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基督的身体

读经:

 

以弗所书一章二十三节:教会是祂的身体,是那充满万有者所充满的。

 

五章二十九至三十节:从来没有人恨恶自己的身子,总是保养顾惜,正像基督待教会一样;因我们是祂身上的肢体。

 

创世记二章二十一至二十四节:耶和华神使他沉睡,他就睡了;于是取下他的一条肋骨,又把肉合起来。耶和华神就用那人身上所取的肋骨,造成一个女人,领她到那人跟前。那人说,这是我骨中的骨,肉中的肉,可以称她为女人,因为她是从男人身上取出来的。因此,人要离开父母,与妻子连合,二人成为一体。

 

哥林多前书十二章十二至三十节:就如身子是一个,却有许多肢体;而且肢体虽多,仍是一个身子;基督也是这样。我们不拘是犹太人,是希利尼人,是为奴的,是自主的,都从一位圣灵受浸,成了一个身体;饮于一位圣灵。身子原不是一个肢体,乃是许多肢体。设若脚说,我不是手,所以不属乎身子;牠不能因此就不属乎身子。设若耳说,我不是眼,所以不属乎身子;牠也不能因此就不属乎身子。若全身是眼,从那里听声呢?若全身是耳,从那里闻味呢?但如今神随自己的意思,把肢体俱各安排在身上了。若都是一个肢体,身子在那里呢?但如今肢体是多的,身子却是一个。眼不能对手说,我用不着你;头也不能对脚说,我用不着你。不但如此,身上肢体人以为软弱的,更是不可少的;身上肢体,我们看为不体面的,越发给他加上体面;不俊美的,越发得着俊美;我们俊美的肢体,自然用不着装饰;但神配搭这身子,把加倍的体面给那有缺欠的肢体;免得身上分门别类;总要肢体彼此相顾。若一个肢体受苦,所有的肢体就一同受苦;若一个肢体得荣耀,所有的肢体就一同快乐。你们就是基督的身子,并且各自作肢体。神在教会所设立的,第一是使徒;第二是先知;第三是教师;其次是行异能的;再次是得恩赐医病的;帮助人的;治理事的;说方言的。岂都是使徒么?岂都是先知么?岂都是教师么?岂都是行异能的么?岂都是得恩赐医病的么?岂都是说方言的么?岂都是翻方言的么?

 

罗马书十二章四至八节:正如我们一个身子上有好些肢体,肢体也不都是一样的用处。我们这许多人,在基督里成为一身,互相联络作肢体,也是如此。按我们所得的恩赐,各有不同:或说预言,就当照着信心的程度说;或作执事,就当执事;或作教导的,就当教导;或作劝化的,就当劝化;施舍的,就当诚实;治理的,就当殷勤;怜悯人的,就当甘心。

 

以弗所书四章十一至十三节:祂所赐的有使徒,有先知;有传福音的;有牧师和教师;为要成全圣徒,各尽其职,建立基督的身体;直等到我们众人在真道上同归于一,认识神的儿子,得以长大成人,满有基督长成的身量。

 

哥林多前书十章十六至十七节:我们所祝福的杯,岂不是同领基督的血么?我们所擘开的饼,岂不是同领基督的身体么?我们虽多,仍是一个饼,一个身体;因为我们都是分受这一个饼。

 

壹 教会是出于基督的

 

创世记二章给我们看见,神从亚当身上取下一条肋骨来造成夏娃。这是预表教会与基督的关系:夏娃是从亚当出来的,教会是从基督出来的。神如何从亚当身上造出夏娃来,照样神也从基督身上造出教会来。神不只将基督的恩典、能力、性情给我们,祂并且将基督的身体给了我们。神将祂的骨、祂的肉、祂的自己给了我们,像神将亚当的骨给了夏娃一样。所以什么是教会呢?教会就是从基督出来的那一个。圣经里给我们看见,基督乃是教会的头,教会乃是基督的身体。以个人来说,每一个基督徒都是基督身上的肢体,都是从基督出来的。

 

我们要特别注意一件事,就是基督的身体是在地上的,却不是属地的;是属天的,却是在地上的。当扫罗逼迫教会的时候,主耶稣在他往大马色的路上问他说,扫罗,扫罗,你为什么逼迫我?(徒九4。)主在这里所说的话是相当奇妙,主不说扫罗,扫罗,你为什么逼迫我的门徒,而说扫罗,扫罗,你为什么逼迫我。主不是说,扫罗,扫罗,你为什么逼迫我的教会,而是说,扫罗,扫罗,你为什么逼迫我。这就是要给扫罗看见,教会与基督是合而为一的。教会与基督合一到一个地步,人逼迫教会就是逼迫主。这也给我们看见,基督的身体是在地上的,因为如果是在天上的话,那是逼迫不到的。基督的身体是在地上,所以扫罗能彀逼迫得到;基督的身体就是在地上的教会,所以扫罗逼迫教会就是逼迫主自己。有许多人说,基督的身体的彰显是在天上的事,要等到有一天到了天上,才能有身体的彰显。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么扫罗逼迫教会就不能说是逼迫主了。可是事实上,扫罗逼迫教会,主说就是逼迫祂。所以,彰显基督的身体是在地上,不是在天上。教会作基督的身体,乃是在地上的事。我们在地上的时候就得彰显基督的身体。头虽然是在天上,可是身体与头是合一的,地上的身体与天上的头是合一的。逼迫身体就是逼迫头,逼迫教会就是逼迫主。在这里面是完全合而为一的,是没有方法分开的。

 

也许有人会问:在扫罗的时候,基督的身体怎能在地上彰显呢?从那时候到今天,已经有一千九百多年了,世界上年年有许多人得救,有许多人加到基督的身体里去,今后还有许多人要加进去,教会怎能在那个时候就作基督的身体呢?对于这一个问题,在前一个世纪有一位弟兄说得很好,他说教会好像一只鸟,牠刚从蛋里孵出来的时候,虽然羽毛还没有长好,但是我们已经可以说牠是一只鸟了,等到牠长大起来以后,我们仍旧说牠是一只鸟。羽毛不是从外面插进去的,羽毛乃是从里面慢慢的长出来的。所有的长大成形,都是从里面出来的。教会在地上也是如此。虽然扫罗逼迫教会是在教会刚起头的时候,但是那时候的教会已经是基督的身体了。到了今天,也没有把另外的东西插进去,不过是比从前长大一些罢了。

 

教会在地上,虽然到今天为止,人数还是差得多,但是里面却是完全的。教会的长大,是从里面长出来的,是从基督里面长出来的。今天在地上的教会,就是基督的身体。从外表看来,好像是得救的人加入教会,但是从属灵的实际来说,不是人来加入教会,乃是基督的身体从里面生长,是出乎元首的一直生长。所以教会不是别的,教会乃是从主身体上出来而住在地上的。教会是从天上的元首出来的,是住在地上,同时又是一个身体,是与元首合一的。

 

我们在神的面前必须清楚什么是教会。教会是基督的身体,所以如果比基督的身体小的,就不彀作为设立教会的根据。我们不能因注重某一个道理而设立教会,我们不能因注重某一种制度而设立教会,我们不能因注重某一种仪式而设立教会,我们也不能根据首创人或起源地的名字而设立教会,因为这些根据都比基督的身体小。我们如果在一个地方要设立教会,就得学习站在身体的地位上,欢迎接纳所有在基督身体里有交通的肢体。凡在基督身体里的人,属乎这一个身体的人,都是在教会里的弟兄姊妹。如果是站在基督的身体的地位上,那么即使人数不多,也就有根据可以设立教会;如果不是站在基督的身体的地位上,那么即使人数很多,也没有根据可以设立教会。

 

在一个地方,有了这样以基督的身体为根据的教会之后,就不可因着有几个弟兄有道理、看法、意见的不同,而分出去另外设立教会。因为教会的根据是基督的身体,如果是为着要维持某一个道理而去设立教会,那就不彀作根据。如果原有的教会不是根据基督的身体,那当然可以出去根据基督的身体设立教会;可是,如果原有的教会已经是根据基督的身体的教会,我们就非与他们交通不可,我们不可出去另外设立教会。

 

一个地方的教会应包括当地所有神的儿女。教会是以基督的身体为单位的。弟兄姊妹自己不来,那是他们的事;但是,在教会这一边总应该没有在身体之外的条件,只有身体是设立教会的惟一条件。教会不能比基督的身体小。换句话说,凡是属乎基督的,都应该在教会里;凡是在基督身体里的,都不可以拒绝。

 

可是,如果把不是身体里的人也接纳进去,把不信的人也吸收进去,那是越过了基督的身体,就不是基督的教会,而是一个混杂的团体。总之,构不上基督的身体的,或者越过基督的身体的,都不能说是教会。

 

贰 教会是合一于圣灵的

 

林前十二章十二至十三节:就如身子是一个,却有许多肢体;而且肢体虽多,仍是一个身子;基督也是这样。我们不拘是犹太人,是希利尼人,是为奴的,是自主的,都从一位圣灵受浸,成了一个身体;饮于一位圣灵。

 

我们已经认识了教会乃是出于基督的,现在要来看教会是合一于圣灵的。

 

教会出于基督,这是说到来源的问题。每一个基督徒,都有新的生命。一个基督的生命,化成了千万个基督徒。约翰十二章给我们看见,一粒麦子落在地里死了,就结出许多子粒来。(24。)这些结出来的子粒,都有原来那粒麦子的成分;一粒化成许多粒,许多粒都是出于那一粒。那么,这许多有同一生命的基督徒,怎样合成一个基督的身体呢?这是靠圣灵的工作。从一位基督化成千万的基督徒,圣灵又将千万的基督徒都浸在一起,使他们成为一个身体,这是林前十二章十二至十三节所说的基本教训。身体是一个,却分成许多肢体;这许多肢体,怎样能合成一个身体呢?都从一位圣灵受浸,成了一个身体。换句话说,这一个身体是浸成功的。借着圣灵的浸,就把这许多的基督徒浸成一个身体。说个比方:我们每一个基督徒都像从盘石里打出来的石头,圣灵好像水泥,把我们这许多石头浸在一起,合成一块。

 

所以,基督的身体有两个基本的原则:第一,没有出于基督的,就没有基督的身体;第二,没有圣灵的功用,也没有基督的身体。必须浸在圣灵里,充满了圣灵,让圣灵把神的众儿女浸在一起,才能浸成一个身体。这就是行传二章所记的五旬节那件事。许多人从主那里接受了生命,成了许多肢体;主又把这许多肢体浸在圣灵里,浸成一个身体。凡认识主的人,凡认识圣灵的人,就认识这一个身体。人的身体上有许多肢体,可是头借着神经能管理这许多肢体;照样,教会的元首,也借着圣灵把许多肢体合成一个身体。

 

教会是出于基督,是在圣灵里合成一个身体,因此,基督徒的交通,基督徒来往的根据,就应当是在基督身体的地位上。我们彼此之间没有其它的关系,我们不是一同作犹太人,我们也不是一同作希利尼人。我们都是基督身体上的肢体,所以我们彼此来往。我们彼此来往是根据于身体。

 

在教会里的交通,只有一个根据,就是我们都在身体里作肢体。我们不能在其它的根据上有交通。在基督身体之外的任何其它的交通,都是分门别类。任何的交通,凡构不上身体那么大的,比身体小的,就不是身体的交通。并且,凡离开了基督身体的范围而另外有一个范围的,即使不直接反对这一个整体的范围,但是这一个整体的范围必定受这一个小的范围的拦阻。小的范围,总是阻碍整体的交通,这是一定的。我们不能接受任何与身体不一样的交通。我们所要保守的,是基督徒的交通,而不是比基督的身体小的交通。

 

参 身体的事奉

 

林前十二章十四至二十一节:身子原不是一个肢体,乃是许多肢体。设若脚说,我不是手,所以不属乎身子;牠不能因此就不属乎身子。设若耳说,我不是眼,所以不属乎身子;牠也不能因此就不属乎身子。若全身是眼,从那里听声呢?若全身是耳,从那里闻味呢?但如今神随自己的意思,把肢体俱各安排在身上了。若都是一个肢体,身子在那里呢?但如今肢体是多的,身子却是一个。眼不能对手说,我用不着你;头也不能对脚说,我用不着你。二十八至三十节:神在教会所设立的,第一是使徒;第二是先知;第三是教师;其次是行异能的;再次是得恩赐医病的;帮助人的;治理事的;说方言的。岂都是使徒么?岂都是先知么?岂都是教师么?岂都是行异能的么?岂都是得恩赐医病的么?岂都是说方言的么?岂都是翻方言的么?

 

基督的身体上有许多肢体,圣灵按着身体的需要,给他们各种各样不同的恩赐和职事。主给他们有各种各样不同的恩赐和职事,乃是为了供应整个身体的需要。主自己知道,祂不会给一个身体都是眼睛,祂不会给一个身体都是耳朵。主要给肢体有各种不同的恩赐和职事,来供应整个的身体。人的身体,如何需要许多的肢体,教会也如何需要许多不同的恩赐和职事,为着属灵的事奉。有的是话语的事奉,有的是行异能,有的是得恩赐医病,有的是帮助人,有的是说方言,有的是翻方言等等。所以,教会必须给所有的弟兄姊妹都有机会来事奉。所有的肢体,连不俊美的也在内,都有属灵职事上的用处。身体上不可能有许多肢体是没有用处的。每一个弟兄姊妹在身体上都是肢体,每一个肢体都有他的用处,每一个肢体都该有他的事奉。你如果是一个基督徒,你就是基督身体里面的一个肢体;你是身体里面的一个肢体,你就得在神面前有你的事奉。我们必须看重这一个普遍的事奉。我们每一个基督徒都应该有我们各人的事奉,我们非在神的面前好好的事奉不可。

 

所以,在教会里所有作肢体的人,都应该有事奉,个个都要在那里事奉,不该有包办的制度。一个肢体,或者几个肢体,不该代替所有的肢体来作事。凡没有余地给肢体事奉的,那一个制度必定不是身体的制度。在身体里面,眼可以非常忙,口也可以非常忙,脚也可以非常忙,手也可以非常忙,彼此之间,一点不会抵触。如果只有眼睛动,口、脚、手都不动,那就有毛病;如果眼睛动、口也动、脚也动、手也动,在一个身体里能有配搭,这就是身体。如果有的人事奉,有的人不事奉,让一个人或少数几个人去事奉,那就不像基督的身体。这一个原则,我们必须认识清楚。

 

罗马十二章四至八节:正如我们一个身子上有好些肢体,肢体也不都是一样的用处。我们这许多人,在基督里成为一身,互相联络作肢体,也是如此。按我们所得的恩赐,各有不同:或说预言,就当照着信心的程度说;或作执事,就当执事;或作教导的,就当教导;或作劝化的,就当劝化;施舍的,就当诚实;治理的,就当殷勤;怜悯人的,就当甘心。

 

还有一件事,也是在身体里特别要注意的,就是各人所蒙的恩典不一样。因为各人所蒙的恩典不一样,所以各人在神面前所得的恩赐也不一样。前面所引的林前十二章,注重的乃是话语的职事和神奇的恩赐。这里所引的罗马十二章,除了有话语的职事以外,还有教会中服事的职事。有的人施舍,有的人治理,有的人怜悯人,这些都好像是利未人的工作-事务上的事奉。

 

在罗马十二章给我们看见,每一个有恩赐的,不管是话语的职事,或者是服事的职事,都要按着神所给他的恩赐来作:说预言的人,就当说预言;作执事的人,就当执事;作教导的人,就当教导;劝化的人,就当劝化;治理事的人,就当在教会里殷勤的治理。换句话说,每一个人都应当事奉,每一个人都应当专一的事奉,专一的作他所该作的事。每一个人在神面前都应该知道他能作什么,都应该知道主所给他的恩赐是什么;知道了,就当专一的去作。同时也不要越过自己所当作的事而去作别人分内的事。每一个肢体不占去别的肢体的地位,每一个肢体也不丢掉他自己的地位,大家一同事奉,个个在那里专一的作,就彰显了基督的身体。

 

身体不能让一个肢体失职。眼睛如果不看,全身就黑暗。脚如果不走路,全身就不能走。眼睛应当看,脚应当走。即使你从神那里所得的恩赐是非常小的,也盼望你不把这一个恩赐藏起来。你所得着的恩赐,即使不过是一千银子,(太二五1430,)你也不可藏起来不用。不管所得着的是大的恩赐,或者是小的恩赐,是五千的也好,是二千的也好,是一千的也好,每一个人都应当把他所得的拿出来事奉。如果有人不专一的事奉,把他的一千埋起来,就使教会受亏损。一个身体上如果有几个肢体不动,就使身体大大的受亏损。

 

在教会中,有五千那么大的恩赐的人,是不常有的;可是,任何神的儿女即使是恩赐最小的,还有一千。凡有一千恩赐的人,如果都出来事奉,比只靠少数有五千恩赐的人的事奉有效得多。所以,如果有一千的人都出来事奉,教会必定兴旺。凡有一千的人,都应当出来事奉。教会能否兴旺,就看有一千恩赐的人是否都出来事奉。如果只有少数人在那里忙碌工作,就不像教会。如果是全体弟兄姊妹都在那里作,都在那里忙,那就是教会在那里事奉,那就是身体在那里活动,而不是几个肢体代替身体在那里活动。盼望每一个有一千的人,都从地里头拿出一千来。但愿有银子的人都知道,手巾是擦汗用的,不是包银子用的。(路十九20。)我们要学习按着我们所能作的去作,个个人都起来事奉神,没有一个人把责任推到别人身上,这样,就像教会。

 

肆 身体的建立

 

以弗所四章十一至十三节:祂所赐的有使徒,有先知;有传福音的;有牧师和教师;为要成全圣徒,各尽其职,建立基督的身体;直等到我们众人在真道上同归于一,认识神的儿子,得以长大成人,满有基督长成的身量。

 

这里所说的几种不同的人与罗马十二章所说的有一点不同,与林前十二章所说的也有一点不同。这几种人,完全是话语的执事。神赐下这些话语的执事,目的是为什么呢?乃是为着建立基督的身体。话语的执事乃是特别能叫基督的身体得着建立的。所以,为了要基督的身体被建立,我们应当求神赐下话语的执事。

 

另一面,教会应该有机会让初信的人显明他是不是一个话语的执事。不要把神所赐下的恩赐堵住了,不给人机会显出他是不是话语的执事。要基督的身体被建立,就得求神赐下话语的执事,也给人有机会显明他是不是一个话语的执事。

 

伍 身体的见证

 

林前十章十六至十七节:我们所祝福的杯,岂不是同领基督的血么?我们所擘开的饼,岂不是同领基督的身体么?我们虽多,仍是一个饼,一个身体;因为我们都是分受这一个饼。

 

教会是基督的身体,所以,教会在地上的工作,乃是要显明这一个身体,并且要显明这一个身体是合一的,显明这一个身体是一个。教会不是要到了天上才彰显身体的合一,教会是要在地上就彰显身体的合一。

 

我们虽多,仍是一个饼。在新约中,擘饼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我们每逢主日擘饼记念主的时候,一面是表明主替我们擘开身体,另一面也表明这一个身体是合一的。擘开,是主在十字架上为着爱我们的缘故,把自己舍了;合一,是神的儿女在这里合而为一。每一个主日,我们都到主的面前来,承认主的身体为我们擘开了,也承认神所有的儿女是合一的;一面是见证主替我们舍了身体,一面是见证教会就是基督的身体,身体乃是一个。我们虽多,仍是一个饼。我们是一个饼,一个身体,我们彰显这一个合一。凡明白什么叫作基督的身体的人,每一个主日都要作这一个见证,每一个主日都要见证这饼是一个。在神面前,这一个饼是一切聚会的中心,神的儿女聚集在一起,就是为着擘饼交通。越认识基督的身体的人,就越明白应当借着擘饼来作身体合一的见证。擘饼一面是记念主的死,另一面乃是彰显身体的合一。我们虽多,仍是一个饼,一个身体。我们要作出来给世人看,作出来给宇宙看,作出来给一切的活物看,教会是一个身体!

 

但愿神恩待我们,使我们清楚知道,设立教会的根据是基督的身体。我们在身体里是互相作肢体的,因着圣灵的浸,合成一个身体,所以我们的交通也只应该根据基督的身体。我们在身体里,每一个肢体都有功用,每一个肢体都应该有事奉。我们应当求神把话语的执事赐给教会,成全圣徒,各尽其职,建立基督的身体。我们也应当借着擘饼彰显身体合一的见证。但愿神赐福给我们!── 倪柝声《初信造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