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政治的赦免

 

在圣经里,有四种不同的赦免。每一种赦免,我们都给它起一个名字:第一种叫作永远的赦免,第二种叫作假借的赦免,第三种叫作交通的赦免,第四种叫作政治的赦免。有的信徒,如果在他的路上是要走得正直的,就要学习知道:什么叫作神政治的赦免?但我们要先把这几个赦免分别一下,然后才能讲到政治的赦免。

永远的赦免

关于我们得救的赦免,可给它起一个名字,叫作神永远的赦免。像主耶稣所说的赦免:并且人要奉祂的名传悔改赦罪的道,从耶路撒冷起直传到万邦。(路廿四47)这就是永远的赦免。罗马书四章七节所说的赦免,也是永远的赦免。

这一类的赦免,所以称它作永远的赦免,乃是因为神一次赦免我们的罪,就永远赦免我们的罪,神把我们的罪永远赦免了!神把我们的罪,扔在大海里,丢在深渊里,祂也不再看见,不再记念了。这就是我们得救的时候所得着的赦免。每一个人,当你一信主耶稣的时候,主耶稣就赦免你一切的罪,除去你一切的罪,你在神面前,再没有留下一个罪,这就叫永远的赦免。

假借的赦免

许多时候,是神自己对人说:我赦免你!也有许多时候,是神借着教会来宣告说:神赦免了你的罪!所以在圣经里,另外有一种赦免,我们称它作假借的赦免。约翰福音二十章二十二至二十三节:说了这话,就向他们吹一口气,说:你们受圣灵!你们赦免谁的罪,谁的罪就赦免了,你们留下谁的罪,谁的罪就留下了。在这里,主是将祂的圣灵赐给祂的教会,叫教会在地上代表祂,作祂的器皿来赦免人的罪。这就叫作假借的赦免。但你们在这里要小心,不要落到天主教那一种赦免里去。这是主自己的话。你们要看那一个根据,是主向教会吹一口气说:你们受圣灵!受圣灵的结果,就是说你们能够知道谁的罪要留下,谁的罪要赦免。你们能够在那里宣告:谁的罪留下,谁的罪赦免。请你们记得:教会所以有这一个权柄,是因在圣灵的权柄底下。主吹一口气,说:你们受圣灵!接下去,才是你们赦免谁的罪,谁的罪就赦免了!你们留下谁的罪,谁的罪就留下了!这一种假借的赦免,乃是神借着教会作器皿来赦免人的罪。

我们传福音的时候,有时遇见这样一个罪人,就是你传福音给他听,他自己觉得有罪。你把他带到神的面前,他承认自己是一个罪人。他求神赦免他的罪,他是痛哭、流泪、懊悔、诚心接受主耶稣。可是,他还是什么都不知道;因为他是一个外教人,他根本不知道什么事。此时,在教会里,如果有代表站起来,说:神赦免了你的罪!这是最好的事。因为这能省去他许多的苦,省去他许多在疑惑里的摸索。你们看见有一个人是真信,你们就能对他说:你今天接受了主,你可以感谢神,神已经赦免了你的罪!教会如果不赦免人的罪,不能留下人的罪,教会就没有法子定规谁可以受浸,谁不可以受浸。为什么有的人你给他施浸,有的人你不给他施浸?有的人你接纳他擘饼,有的人你不接纳他擘饼?这没有别的,就是因为教会在那里运用主所给她的权柄,宣告说:谁是得救的,谁是不得救的;谁的罪是赦免的,谁的罪是留下的。这话,不是可以随便说的。谁的罪赦免,就是赦免;谁的罪留下,就是留下。这乃是在圣灵的权柄底下说的。约翰福音二十章二十二节说:接受圣灵!二十三节就说:你们赦免谁的罪,谁的罪就赦免了!你们留下谁的罪,谁的罪就留下了!乃是教会接受圣灵,在圣灵的权柄底下,然后教会在神面前才能作一个假借的手。主假手于人,才能宣告说:这一个罪人,他的罪赦免了!这一个罪人,他的罪没有赦免!这是圣经里的第二种赦免。神不是直接赦免人的罪,乃是假借教会的手来赦免人的罪。前面所说的永远的赦免,是神直接赦免人的罪;这里所说的假借的赦免,是神借着人的手来宣告说谁的罪得赦免了!

交通的赦免

圣经里,还有第三种赦免,就是交通的赦免。约翰一书一章七到九节说:我们若在光明中行,如同神在光明中,就彼此相交,祂儿子耶稣的血,也洗净我们一切的罪。我们若说自己无罪,便是自欺,真理不在我们心里了!我们若认我们的罪,神是信实的,是公义的,必要赦免我们的罪,洗净我们一切的不义。二章一至二节:我小子们哪!我将这些话写给你们,是要叫你们不犯罪。若有人犯罪,在父那里,我们有一位中保,就是那义者耶稣基督;他为我们的罪作了挽回祭。不是单为我们的罪,也是为普天下人的罪。这一段圣经所说的赦免,并不是我们得救的时候的赦免,也不是教会所给我们的赦免。这一个赦免与以往的赦免不一样。这一个,乃是一个人已经信主之后,是神的儿女了,但是他还需要有神的赦免。这一个就是我们从前所提起的红母牛的赦免。乃是在我们信了主,作了基督徒,得着了永远的赦免之后,我们又犯了罪,在主面前,又发软弱,又出了事情。这又犯了罪,就叫我与神的交通出了事情。

生命的特点是欢喜交通

生命有一个特点,就是欢喜有交通。或者这样说,生命有两个特点。所有读生物学的人,都知道生命有两个基本的特点:一个就是欢喜自存,自己保存自己,自己要活着不死。生命怕死。同时,生命也怕断绝──没有交通。你把一只鸡,摆在一个地方,就显得无聊;你把许多只鸡摆在一个地方,就显得活泼。你把一个人,关在一个地方,下在监里,他就觉得苦,因为他不能与人交通。人是一个生物,和其它所有的生物同样的欢喜保存生命,也欢喜交通。

你们因着相信耶稣的血拯救你们的缘故,你们生命的问题,绝不发生问题,因为你们永远得救了,罪永远得着赦免了!这个没有难处。

交通出事情

但是,还有一件事,也许会发生难处。就是你相信了主之后,你得救之后,你如果得罪了神,你和神中间的交通就出了事情,你和神众儿女的交通也出事情。什么叫交通出事情?比方有一个女孩子,当她母亲出门的时候,她偷偷的跑到厨房里去,把母亲作的菜,或者橱里的水果,或者别的东西,拿来大吃一顿。吃完之后,也许把厨房的门关得好好的,嘴也洗得干干净净的,桌子也擦得干干净净的。但罪是已经犯了!本来每天晚上,她和母亲是非常亲密的,今天因为偷吃了东西,她就不能像平常那样亲密。母亲在楼上一喊,她在楼下心就跳起来,她以为母亲一定要打她。就是母亲给她东西吃,她也不觉得有味道,因为她怕母亲已经知道她所作的事,所以总得要躲她,你看见她和母亲的交通出了事情。不是说偷吃了东西,女儿不是女儿了,女儿还是女儿,可是与母亲的交通出了事情。不是你犯了罪,就不是神的儿女了,你还是神的儿女,可是与神中间的交通出了事情。犯了罪,马上交通就断绝了!你就不能有那一个无亏的良心。人必须有无亏的良心,才能在神面前享受没有间断的交通。良心一有亏,你到神面前去,就没有法子交通。

和神交通的恢复

神的儿女,不能因犯了罪就变作不是神的儿女,但是能因犯罪的缘故与神失去交通。因此,这们里有一个赦免,我给它起一个名字,叫作交通的赦免。为什么我们称作交通的赦免呢?因为只有你回到神面前去,承认你自己的罪,你才能恢复你和神中间的交通。不然的话,你没有法子与神有交通。恐怕向着神祷告也不成。别人祷告,你连阿们都不会说,你里面难受。那你该怎么作呢?比方刚才所说那偷东西吃的女孩,她必须到母亲的面前,说:我偷吃了一些饼,我偷吃了你所作的菜,我偷吃了你所放在那里的水果,这是不应该的。她要学习站在母亲这一边说:这个是罪。要给罪一个正当的名称。要说:求你赦免我的罪!照样,我们要到神面前来说,我犯了罪,我在某一件事情上得罪了你,求你赦免我!我们若认自己的罪,神是信实的,是公义的,必要赦免我们的罪,洗净我们一切的不义。这一个赦免,与永远的得救不发生关系,但是和神的交通发生关系,所以称它作交通的赦免。

政治的赦免

在圣经里,还有一种赦免,我们给它起一个名字,叫作政治的赦免。这一种赦免见于以下的圣经节。

有人用褥子抬着一个瘫子到耶稣跟前来。耶稣见他们的信心,就对瘫子说:小子,放心吧,你的罪赦了。或说:你的罪赦了;或说:你起来行走;那一样容易呢?但要叫你们知道,人子在地上有赦罪的权柄。就对瘫子说:起来!拿你的褥子回家去吧。(太九25-6

出于信心的祈祷,要救那病人,主必叫他起来,他若犯了罪,也必蒙赦免。(雅五15

你们饶恕人的过犯,你们的天父也必饶恕你们的过犯;你们不饶恕人的过犯,你们的天父也必不饶恕你们的过犯。(太六14-15

那时,彼得进前来,对耶稣说:主啊,我弟兄得罪我,我当饶恕他几几次呢?到七次可以吗?耶稣说:我对你说,不是到七次,乃是到七十个七次。天国好像一个王要和他仆人算帐。才算的时候,有人带了一个欠一千万银子的来。因为他没有什么偿还之物,主人吩咐把他和他妻子儿女,并一切所有的都卖了偿还。那仆人就俯伏拜他,说:主啊,宽容我,将来我都要还清。那仆人的主人就动了慈心,把他释放了,并且免了他的债。那仆人出来,遇见他的一个同伴欠他十两银子,便揪着他,掐住他的喉咙,说:你把所欠的还我!他的同伴就俯伏央求他,说:宽容我吧,将来我必还清。他不肯,竟去把他下在监里,等他还了所欠的债。众同伴看见他所作的事就甚忧愁,去把这事都告诉了主人。于是主人叫了他来,对他说:你这恶奴才!你央求我,我就把你所欠的都免了;你不应当怜恤你的同伴,像我怜恤你吗?主人就大怒,把他交给掌刑的,等他还清了所欠的债。你们各人若不从心里饶恕你的弟兄,我天父也要这样待你们了。(太十八21-35

这些地方,我们都称它作神政治的赦免。

也许有人要问:什么是神政治的赦免?我常常这样的信:如果在我一信主之后,就知道神的政治,就能省去许多的麻烦,省去许多的难处。

神的政治就是神的办法

我想可以再引刚才那一个女孩子的比喻:本来她母亲每一次出门的时候,家里所有房间的门都是开着的,厨房的门,碗橱的门,都是开着。碗橱里有许多吃的东西,都是不锁上的,就是这一次,她母亲回家后,发觉她把橱里的东西已经吃的差不多了。她母亲既然知道了,她没有法子,只好承认她的罪,来求母亲赦免,母亲赦免了她,也和她亲嘴,说:我原谅你。这一件事是过去了,交通是恢复了。但是,母亲下一次出门的时候,却把所有的门都关起来。你看,办法改了!交通是一件事,政治又是一件事。

什么叫作政治?政治就是办法。用我们的话来说,神的政治,就是神的办法,神的管理。母亲能赦免这一个孩子的罪,对她说:你吃了,就算了。能赦免她的罪,能恢复交通。她看见母亲,也能照旧的很快乐,很亲密。但是下一次母亲出门的时候,橱要锁起来,厨房的门要锁起来。换一句话说,办法两样了!交通可以恢复,办法不那么容易恢复。因为母亲怕这一个孩子再那样作。母亲不给她自由了,母亲给她一个限制。办法改变了!请你们记得,神对待我们,也是一样的。交通的赦免是容易的!所有诚心认罪的人,肯承认得罪神的人,交通的恢复,是容易的事。当他一承认罪的时候,神和他就有交通。但是,也许神对他的办法,马上就要两样。神的管教,也许就在他身上;也许神就不让他再那样自由,不让他再那样随便。

等到有一天,神把这一个管教的手拿去了,我们就称它作政治的赦免。等到有一天,母亲觉得说,这一个孩子靠得住了,厨房的门可以不锁了,这一个就叫作政治的赦免。

政治的赦免就是神管制的手挪开

交通的赦免是一件事,政治的赦免又是一件事。比方:有一个父亲有几个儿子,天天四点钟的时候,父亲放他们出去玩,六点回家吃晚饭。假定说,有一天,他们出去和外面的小孩子打架,起头父亲赦免他们,还是让他们出去。但是他们出去后,还是和外面的孩子打架,天天打架。事情弄到这样,你想父亲要怎样作?他们能够天天来认罪,他也能够天天赦免他们,但是他要觉得说,我的办法不对,我的政治不对,天天这样放他们出去不对。父亲要说:因为你们天天出去打架,从明天起,都关在家里,不许出去。这就是父亲的手。你犯罪,你在那里得罪神,每一次一认罪,神都赦免,但是你不能拦阻神不给你一个新管教。神赦免你,你能够恢复和神的交通,但是神要把一个新的办法放在你身上。所以人在神面前,要学习知道:神管教的手,是不容易动的,也是不容易挪开的。你不容易叫神管治的手显出来,你也不容易叫神管治的手挪开。如果神不是有十分的把握说,祂的儿女行了,神政治的手是不容易挪开的!所以,请你们记得:作父亲的人,看见儿子这样一直出事情,就要把儿子关在家里,不给他们自由。关一天,关两天,关一个礼拜,关两个礼拜,关一个月,关两个月,总得等到父亲满意了,觉得说:我的儿子不会闯祸了,我的儿子不会和人相骂打架了,到了那一个时候,也许父亲可以对儿子说:这两个月,你们很不错,明天可以出去十分钟,政治的手就起首挪开。看见么?这一个十分钟,我们称它作政治的赦免。政治起首改变,不过他是要看你出去这十分钟,到底你对外面的孩子怎样?如果不打架,也许后天可以给你出去半个钟头;再过一些时候可以出去一个钟头;也许再过一个月、两个月,每天四点到六点可以照旧出去玩。到了那一天,可以说,政治的赦免,完全给儿子们了!所以,弟兄们,什么叫作政治的赦免?政治的赦免,和永远的赦免,和假借的赦免,和交通的赦免,完全不同。政治的赦免是说:神怎样料理我们,神怎样管理我们,神怎样对付我们。

什么是神政治的手

在圣经里,有许多地方的话,都是与这一个有关的。比方说:人种的是什么,收的也是什么。这是神政治的手。比方说:一个父亲,从来都是放松他的儿女惯了的,自然而然,将来他的儿女都不行。一个父亲总是不管他自己的家,自然整个家都不行。这是必然的结局。一个人,常常和人争,常常和人闹,常常和人意见不合,结果,当然一个朋友都没有。你看见说,人种的是什么,收的也是什么。这是神的政治,是神安排的一个律。这一个律,是没有法子更改的。所以神的儿女,在神面前,必须小心,不要惹动神政治的手,一惹动神政治的手,就不容易叫神挪去。

瘫子的医治和赦免

有人把一个瘫子抬到主面前,法利赛人也在那里,主耶稣对那瘫子说:小子,你的罪赦了!我告诉你们,你们如果不知道什么叫作政治的赦免,就主耶稣的话,的确是大难处。这一个瘫子,并没有表示相信,是人把他抬到主的面前。主对他说:小子,你的罪赦了!这是不是说,这个瘫子一抬到主的面前,他的灵魂就得救了呢?如果是这样,得救就变作非常容易,只要抬到主的面前,罪就得赦免了!不。这一定不是永远赦免的问题。这与假借的赦免无关,也与交通的赦免无关,这是另外一种的赦免。因为在这里,主是给我们看见两方面的事:一面,是你的罪赦了!另一面,是起来,拿着你的褥子走!请你们记得:许多的疾病,都是神政治的手。所以要叫这个瘫子得着医治,要叫他起来,还得先给他一个政治的赦免才可以。所以这一个赦免,乃是与神的政治发生关系;这一个赦免,乃是与疾病发生关系,而不光是与永生发生关系。因为在这里,是人把一个瘫子抬到主耶稣面前,主耶稣说:我赦免你!这一个赦免,是明显的与瘫痪病发生关系的。这一个人来到主耶稣面前,要得着医治,主耶稣没有说别的,就是说:你的罪能得着赦免。换一句话说,你的罪赦免了之后,你的病就好了。他的病是和罪有关系。主耶稣说这话,是因为这一个人所以生病,是因他在神面前的罪。他有一个罪没有过去,所以他病;等这一个罪过去了,他的病就也过去了。这个,我们称它作政治的赦免。政治的赦免一来,疾病就得着医治。所以这一个病,明显的是有政治的得罪。他有一个得罪神政冶的地方,所以他生病。今天主把这一个罪赦免了,他就可以起来,拿了他的褥子回家去。你看见这一个赦免,与其它的赦免不同,是拿着褥子回家去的赦免。这就叫作政治的赦免。

教会长老抹油祷告

雅各书五章十四至十五节说:你们中间有病了的呢,他就该请教会的长老来,他们可以奉主的名用油抹他,为他祷告,出于信心的祈祷,要救那病人,主必叫他起来。他若犯了罪。也必蒙赦免。这一个赦免,好像非常的特别。在这里有一个弟兄生病,就该把教会的长老请来,替他抹油祷告,出于信心的祈祷,主必定叫这一个人起来;他若犯了罪,也必定蒙赦免。我们已经看见,疾病有许多原因,有的疾病,不一定因有罪;但是有的疾病,是因为有罪。并且这一个罪,不是病人认罪得着赦免的,乃是因着教会长老的祷告而得着赦免的。为什么教会的长老来祷告抹油,能叫他的罪得着赦免呢?这一个罪,是什么罪呢?在永远的赦免里,你不能用这一个办法;在假借的赦免里,也不能用这一个办法;就是交通的赦免,也不能用这一个办法。恐怕这一个,也是关于神的政治。假定说:有一个弟兄生病,乃是落到神政治的手底下。因为他有罪,因为他跌倒,所以神管教他。虽然他在神面前认罪,神赦免他,叫他与神有交通。但是那一个管教的手没有离开,要等到有一天,教会的长老来,替他求神说:弟兄们都赦免他的罪,弟兄们都盼望他能起来。教会盼望这一个弟兄能恢复生命的流通,所以。们将油抹在。身上,将元首的膏油流通到他身上。当教会替他这样作的时候,我们看见能把弟兄挽回过来。许多时候,他犯了罪,有得罪神政治的地方,神一把政治的手挪开,他外面的病就好了。神把政治的手挪开了,这个叫作他若犯了罪,也必蒙赦免。因为这一个与普通的罪不一样。我们读圣经,要看见雅各书五章是讲到神政治的手。你落到神政治的手里去,神就不让你过去,一直要等到得着了赦免,才让你过去。

大卫的故事

要明白政治赦免的意义,还得把旧约大卫的例子拿来看。全部圣经,没有一个地方,讲到神政治的赦免,像大卫和乌利亚妻子的故事那样清楚。大卫犯了两个罪,他犯了奸淫,杀了人。犯奸淫,是得罪乌利亚的妻子;杀人,是得罪乌利亚。大卫犯了这两个罪之后,你们读诗篇五十一篇和其它的诗篇,就知道大卫在神面前是那样认罪,他觉得说,我所作的是何等的不好,是何等的污秽,是何等的得罪神!他是诚心的在神面前认罪。这给我们清楚的看见,大卫在诗篇五十一篇的认罪之后,乃是与神交通的恢复,这就等于约翰一书第一章。

可是,神对大卫怎么说?神差遣拿单去告诉大卫,我要你们特别注意拿单所说的话。撒母耳记下十二章十三节:大卫对拿单说:我得罪耶和华了!拿单说:耶和华已经除掉你的罪,你必不至于死!大卫说:我得罪耶和华了!他认罪,他承认他犯了罪,他承认他污秽,他承认他得罪了耶和华。神借着拿单说:耶和华已经除掉你的罪,你必不至于死!明明他的罪得着了赦免,神已经除掉大卫的罪。可是神对大卫怎样说?第一,只是你行这事,叫耶和华的仇敌大得亵渎的机会,故此你所得的孩子,必定要死。14节)第二,你既藐视我,娶了赫人乌利亚的妻为妻,所以刀剑必永不离开你的家。10节)第三,耶和华如此说:我必从你家中兴起祸患攻击你;我必在你眼前,把你的妃嫔赐给别人,他在日光之下就与她们同寝。你在暗中行这事,我却要在以色列众人面前,日光之下,报应你。11-12节)神已经除掉了大卫的罪,可是神要叫乌利亚的妻子怀孕所生的儿子死掉;神已经除掉了大卫的罪,可是神要叫刀剑永不离开他的家;神已经除掉了大卫的罪,可是神让押沙龙造反,让押沙龙玷污他的妃嫔。所以,换一句话说:罪可以得着赦免,但管教并不马上离开你!

我顶直的说:任何的罪,你到神面前去求赦免,神都赦免你,交通的恢复,是很快的事。大卫可以很快的与神恢复交通。但是神的管教,一直要到大卫死了之后。神的管教在作身上的时候,神的政治就不离开他。所以,你们看见:接下去,就是孩子生病。大卫为此禁食,终夜躺在地上都没有用。神管教的手落到大卫的身上,这一个儿子就死了。接下去,长子暗嫩被杀了。接下去,押沙龙造反了。刀剑永不离开大卫的家!可是神还是对大卫说:我已经赦免你的罪!弟兄们!你们所犯的一切罪,神能赦免你,但是在神赦免你之后,你总不能拦阻神,叫神不管教你,叫神政治的手不落在你身上。

学习服在神大能的手下

我们的神是政治的神。一个人得罪了神,神不会立刻就动政治的手,许多时候,神不动,神让你去。但是,神如果动了政治的手,你除了服在神大能的手下之外,你不能作别的事。你没有法子逃!神不像人马马虎虎的,神不能让你过去!与神失去交通的罪,很容易赦免,很容易恢复。但是,在环境里,在家庭里,在事业里,在个人的身体上,神所给你的管治,你不能动。你在那里,只有学习服在神大能的手下。我们越服在祂大能的手下,越不抵挡,神政治的手段,越容易挪开。越是在那里不服,越是性急,在里面有话,在里面不平,我告诉你们说,神政治的手越难挪开!这是一个很严重的事!前二十年你随着自己的意思作了一件事,到今天你还会碰着那一件事,你还要吃那一个果子。那一件事还要回头来找你。当你碰着那样的事的时候,你就得低下头来说:主!这是我的错!你要服在神的手下,不要抵挡;你越抵挡,神的手就越重。因此我一直说,你们必须服在神大能的手下。你越拒绝神政治的手,越要出事情。一有神政治的手在你身上,你必须服下来,欢欢喜喜的说:主,你所作的不错!我该得着这一个。你必须服在那里,不只不想造反,并且没有不平,没有埋怨。

谁能从神的手里逃出来

你如果不服,想要从神的手里逃出来,那是不容易的事!谁能逃脱神的手?你们要看见:是你从前所作的事,叫你今天落到这一个地步。比方说,有的弟兄,从年幼就欢喜吃糖,吃糖太多,牙齿被虫蛀了。有一天觉得说,我吃糖太多,所以牙齿生病,就求神赦免你胡涂吃糖的罪。这一个罪很容易的得到神的赦免。但是不是说,牙齿就不蛀了,牙齿还是蛀,因为这是神的政治。你吃糖,牙齿就得蛀,你认罪,交通可以恢复。并不是说,你认了罪,就长出好的牙齿来。当你看见神政治的时候,你要学习在这一个下面。当然像牙齿的蛀是不能恢复的。但有的事情,神政治的手可以挪去,可以恢复。

我想可以引一段圣经的事来看:从米利巴击打盘石那一件事以后(民廿10-12)。摩西和亚伦两个人,都落在神政治的手下。亚伦失败了,神也让他作祭司,恢复他与神中间的交通,但是等他穿上祭司的衣服,神说你要离开世界。摩西在盘石的旁边,没有尊耶和华为圣。神是要他吩咐盘石流出水来,摩西却是用杖击打盘石,失去了体统,没有尊耶和华为圣。神的手加在祂仆人身上,所以摩西就不能进入迦南。你看见这一个基本的原则么?这就是神的政治!你没有法子抓住神,你不能担保神还能像从前那样的对待你!也许从今以后,要改变你的路,你所看为最好的路,也要改变。

在圣经里,是充满了这样的事。比方说:当年以色列人,到了巴兰旷野的加低斯(民十三至十四),有探子上去窥探那地。他们看见一挂葡萄要两个人抬,他们知道那地方果然是流奶与蜜之地。但是,因为看见在里面住的人是那么身量高大,看自己就如蚱蜢一样,他们就怕起来了,所以他们不肯进去。但是,结果除了约书亚和迦勒两个人进去之外,其余的都倒毙在旷野里。后来,他们认罪了,要进去,神也还是当他们是祂的子民,神还是恩待他们,但是他们对于迦南地没有分。神的政治改变了!所以,弟兄们,要学习一出来作基督徒的时候,就盼望说,神头一天给你安排的路,你末了一天还是走在上面。不要马马虎虎的生活!不要犯罪!请你们记得:就是你可以蒙怜悯,但是那一条路神把它改变了!神政治的手,是不肯放松的!

神的政治是我们不能支配的

神政治的手,的确是相当严重!我认识一个弟兄,主呼召他出来作工,很清楚的,要他放下职业。他回到家里一看,舍不得,不肯丢。当然他盼望好好的作基督徒,祇是不放下职业,也不要去传福音。到后来,他有时软弱,也有时刚强。但是要他回来再走在这条路上,就再没有机会了!所以请你们记得:我们所怕的,就是神管教的手,不知道什么时候下来!有的人,神让你去!你悖逆十次,都让你过去;但是到十一次,神不让你过去。有的人悖逆一次,神就不让你过去。你没有法子知道!弟兄们!请你们记得:神的政治是我们不能支配的!祂要怎样!就是怎样!

我认识一位姊妹,她本要出来作工,好好的事奉主。后来她结婚了。这婚姻不是太好的。就是因为她这样一作,光就从她身上断掉了!你要她再回到这一条路上来,没有办法。神政治的手落在她的身上。到了今天,你怎么作,也没有法子把她转过来!光,变作不能看见,好像有一幅幔子挂在那里,怎么作都没有办法。

学习顺服主

所以,弟兄们,第一件事总是要尽力量学习顺服主。愿意神怜悯你们,恩待你们,保护你们不落在神政治的手里。但是,如果你落在神政治的手里,千万不要急,千万不要抵挡,千万不要自己跑出来,总要看见这一个基本的原则,就是出任何的代价,都要顺服。当然这不是你所能顺服的,你自己顺服不来,要求主怜悯你,求主叫你能顺服。只有主怜悯我们,才能过去。主阿!你怜悯我,叫我能过去。常常求主的怜悯,把你带过去,免得主政治的手落在你身上。假定说,神政治的手已经落在我们的身上了,也许是主叫你生病,也许是主叫你遭遇了什么事情,也许是主叫你有了什么难处。请你记得:你绝不能用你肉体的手来抵挡神的政治,一有神的政冶落到你身上,你就要服在神大能的手下。你要说:主!这是你作的事!这是你的安排!我欢欢喜喜的服在这里,我肯,我接受!当神政冶的手落在约伯身上的时候(神政治的手,可以不落到约伯身上),约伯在那里越接受,越好;他越说自己所行的义,他的情形就越不好。

感谢神!许多时候,神政治的手,不是一直在人的身上。我个人相信,有的时候,神政治的手,落在一个人身上,教会的祷告,很容易把它挪开。这就是雅各书五章宝贝的地方。雅各书五章是告诉我们,教会的长老能把神政治的手挪开。他说:出于信心的祈祷,能叫这个人起来,他若犯了罪,也可以蒙赦免。所以当弟兄摸着路的时候,教会如果替他祷告,许多时候,神会把政治的手,管教的手,替他挪开。

不能弯不能逃避

我记得有一次我碰着和教士的时候,她说一句话,非常好。有一个弟兄作了一件很不好的事,后来这个弟兄悔改了,来见和教士。和教士对他说:你现在悔改了,回来了,是不是?你要到神面前去,告诉神说:我本来是一个器皿,摆在窑匠的手里作,现在这一个器皿已经破了。你不要在那里逼着主说:主,你还要作这一个器皿。你现在要谦卑的祷告说:主!你怜悯我,再给我作一个器皿!我永远不能勉强这一件事,主把我作尊贵的器皿也好,主把我作卑贱的器皿也好,都是对的。许多人总是想:一直是这一个器皿,要主把他变成更荣耀。有的时候,是可以对主说:主!求你造出更好的器皿来!有的时候,是能从咒诅里拿出祝福来。不过有一件事,我告诉你们,我们都是经过许多对付的人。许多时候,我们都是落在神的手里,神政治的手,常常在我们身上。我们要承认说,神借着政治的手,反而叫我们知道祂的旨意是如何。这是没有法子湾的,这只得服。像这样的事,我们一点没有办法,只有服祂!你越过越要学习,知道这是不能湾,不能逃避的,你总得服在神的旨意之下。你要说:主!你替我安排的总是最好的,我的心服在你的面前!

这些事,是不能马虎,不能随便的。我认识一位姊妹,当她要和某一个人结婚时,她来找我。我说:按我看,你不应该这样作,因为这个人,不像是一个靠得住的基督徒。她说,她有把握。后来她就嫁了!过了七八个月,她写了一封很长的信给我,她说:我知道我不对。我不听你的话,现在我知道大错了!怎么办?我回一封信给她说:从今以后,只有一个办法,就是服在神大能的手下。第二次,你再来对我说的时候,我也是没有办法,任何的人都没有办法,你已经落在神政治的手里。当你落在神政治的手里的时候,你想在那里挣扎不服,你这一个器皿就会破,就再也没有前途。我很重的给她一封信说:你下一次再写信给我,都是错的。所以我们要记得,神的政治,是严肃到不能再严肃的事!

我常常想:今天教会里的情形是怎样呢?就像我们跑到一个窑匠家里去,看见在他的空场上,都是些破碗、破缸、破瓶子,都是毁坏了的器皿。这就是今天基督徒的情形。这是非常严肃的事。我再说,我们要学习服在神大能的手下。

作一个敬畏神的人

还有两处圣经节──马太福音六章十五节,十八章二十三至三十五节,都是一样的说到神政治的手。有一件事,也是特别要紧的,就是不要随便定别人的罪。这一件事,是非常的严肃!请你们记得:你在某件事上如果随便的说人,你要看见这一件事很容易就落在你身上。你在什么事情上不原谅人,不赦免人,这一件事就到你身上来!这自然是神政治的手。你如果不赦免人的罪,神也不赦免你的罪。这是政治的赦免。这一个赦免,是另外一个问题。这里是讲我们在天上的父,我们已经称祂为父,那一个永远的问题老早解决了!可是,如果有一个兄弟得罪你,你不赦免他,神就不赦免你。政治的手,就落在你身上!所以,我告诉你们说:要学习作一个宽大赦免人的人!对于别人,要学习宽大,要常常学习作一个赦免别人的人。你老在那里抱怨别人的行为,老在那里说别人对你不好,请你记得,这一件事,要叫你落在神的政治里!你不容易出来,神要把你挖得更深。你如果对人紧,神对你也紧。当那仆人出来,遇见欠他十两银子的那个同伴,就掐住他的喉咙的时候,主人知道了就不喜欢,结果,主人就把他交给掌刑的,等他还清了所欠的债(太十八23-35)。如果他不还清,就不得出来。神在那里管治他,神政治的手在他身上,他就不容易出来。

所以,不只在赦免的事情上要学习宽大,并且千万不要随便说人,随便批评人。请你们记得:许多时候,你们随便说人,随便批评人,结果你所说所批评的事,就要显明在你身上。那你怎么办?许多时候,我们看见有的弟兄,是那样严厉对待人的时候,我们看见管教就来了。也许很快的他就病了!许多时候,你或者看见人家里的孩子出事情,你在旁边批评说,这一个人,老是有神的手在他身上。我告诉你,过些日子,你也会有同样的事情发生,那你怎么办?弟兄们!真是愿意我们学习作一个惧怕神的政治的人!我们要学习敬畏神。所以,我前些日子才对你们说,说话要小心,就是为着这个缘故。因为许多的事,都是从说话不小心才临到你身上来的。

要宽大的对待弟兄

今天我只能告诉你们一句话,基督徒的一生,就是在那里学神的政治。我们活在地上作几十年的基督徒,就是在那里学,看神到底怎样管治我们?我们千万不要像是一个作神儿女的人,却又像是没有人管的。请你们记得:没有一件事,是可以随便说的,是可以随便批评的。盼望我们能有一个习惯,不管闲事,也不说闲话,学习作一个敬畏神的人!惹动神管治的手到你身上来,这不是上算的事,这是一个极大的难处,而且是非常严肃的事!千万要小心,不要让别人的事落到我们身上来!我们所定罪的事,因着我们随便说,就临到我们的身上。种的是什么,收的也是什么。这一个,在神的儿女身上,是非常实在的。盼望我们要学习宽大,因为越宽大,越上算。你在神面前,越是宽大的待人,神也越宽大的对待你。我要说,我知道这件事。你如果刻薄的对弟兄,严格的对待弟兄,神在你身上,也要刻薄的对待你,严格的对待你。你要学习温柔的、慈心的、宽大的对待弟兄。许多事情,让人去作,少说闲话,少去批评。人碰着困难的时候,是我们该帮助的时候,不是我们该批评的时候。

请你们记得:犹太人在这末世的时候,人要刑罚他,叫他们下监,叫他们没有衣服穿,叫他们没有东西吃。这些绵羊,是当他们下监的时候去看他,当他们没有衣服的时候给他们穿,当他们没有东西吃的时候给他们吃,这一切反而给他们作蒙恩的机会。你不能说神断定犹太人要经过逼迫,要遭遇苦难,你就加进去,也叫他遭遇苦难。神是叫他们遭遇苦难,但你总得作宽大的人。你不能说神叫人经过逼迫,遭遇苦难,所以我也进去叫他遭遇苦难。政治的管治,是神一边的事,神的儿女们,在这世代里,总是要学习宽大慈心的对待人。在任何的情形里,都要作一个宽大待人的人,这样,你就能看见说,主在许多的事上,要让你过去。

有许多弟兄,今天跌倒得不象样,没有别的,就是因为他们从前批评别人太厉害。他们今天许多的难处,都是他们从前批评人的。神不放松这样的事!所以对人宽大,免得神政治的手落到我们身上来!愿意我们学习爱人,宽大的待人。总是在行为上,在一切事情上,求神怜悯我的愚昧,怜悯我的不行,不要让我落在神政治的手底下!这一个,我们要多多的仰望神的怜悯!我们要学习看见,我们是何等的需要神的智慧来活着!我们要对神说:我是愚昧的人,我所作的事,是愚昧的!我总是不行的。你若把我摆在你政治的手里,我是过不去的。我要求你怜悯!你越是软,越是谦卑,你越是容易出来。你里面越骄傲,极刚强,越觉得行,你越不容易出来,所以要学习谦卑。

着重点是到了时候

如果我们落在神政治的手里,无论是小的事情,是大的事情,我们绝不应该悖逆,悖逆是愚昧的事!落在神的手里,只有一个原则,就是我们从前所说的,服在神大能的手下。你如果真的服在神大能的手下,你就要看见过了一点时候,到了时候到了的时候,神就让你过去,神就放你过去。神觉得说,这一件事可以过去了!我盼望你们能注意到了时候这四个字。彼得前书五章六节:所以你们要自卑,服在神大能的手下,到了时候,祂必叫你们升高。这里着重的点,是到了时候。你们看见说,到了时候,祂就要替你开一条出路;到了时候,祂要给你一条正真的路;到了时候,祂要释放你;到了时候,祂要叫你升高。

当我们在祂大能的手下的时候,请你们记得,这完全是指着管教说的,所以才说服在祂大能的手下。在这里不是保护的意思,如果是保护的意思,就要说永远的手臂。在这里,乃是我服在祂大能的手下,这是顺服的意思。这是神大能的手,你想要摇动是不可能的!你不能抵挡,总得学习服在祂大能的手下,说:主!我肯听话,你随便把我摆在什么地位上,我都不抵挡,我接受,我乐意!你这样的对待我,我没有意见,我乐意听你的话!你要我在里面多少时候,我愿意!然后你就要看见到了时候,不知道是多少时候,总是到了一个时候,主觉得你行了,也许主感动教会,有一个祷告,主就释放你出来。

末了,盼望弟兄们,从起头就知道神的政治。因着许多人不知道什么叫作神的政治,所以出了许多难处。我盼望神的儿女,第一天,第一年,就能知道神的政治。这样,他们在所走的路上,就能非常正直的往前而去。── 倪柝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