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价值观的改变

 

读经:马太福音二十三章十六至二十六节

你们这瞎眼领路的有祸了!你们说,凡指着殿起誓的,这算不得什么;只是凡指着殿中金子起誓的,他就该谨守。你们这无知瞎眼的人哪,什么是大的?是金子呢,还是叫金子成圣的殿呢?你们人说,凡指着坛起誓的,这算不得什么;只是凡指着坛上礼物起誓的,他就该谨守。你们这瞎眼的人哪,什么是大的?是礼物呢,还是叫礼物成圣的坛呢?所以人指着坛起誓,就是指着坛和坛上一切所有的起誓。人指着殿起誓,就是指着殿和那住在殿里的起誓。人指着天起誓,就是指着神的宝座和那坐在上面的起誓。你们这假冒为善的文士和法利赛人有祸了!因为你们将薄荷、茴香、芹菜献上十分之一;那律法上更重要的事,就是公义、怜悯、信实,反倒不行了;这更重的是你们当行的,那也是不可不行的。你们这瞎眼领路的,蝝虫你们就滤出来,骆驼你们倒本下去。你们这假冒为善的文士和法利赛人有祸了!因为你们洗净杯盘的外面,里面却盛满了勒索和放荡。你这瞎眼的法利赛人,先洗净杯盘的里面,好叫外面也干净了。

 

      一个人对任何事物价值的衡量,常是看他对那件事物的认识有多少。在马太福音二十三章十六至二十六节的这段话里,我们能看见,有的人看见一个非常大的圣殿,大部分是用金子建成的,就把这殿当作非常贵重的。有的人看见一个祭坛,和献在其上的牛、羊、鸽子,就以祭坛为没有价值的,而以牛、羊、鸽子为贵重的。有人照着律法,将薄荷、茴香、芹菜献上十分之一,但对律法上那更重要的事,就如公义、怜悯、信实,反倒不实行。有人对什么都很小心,就连蠓虫也都滤出来,但却把骆驼吞下去。有人急用杯盘时,只抹净杯盘的外面,杯盘的里面却满了污秽。你可以问问一个初信的人:他如果遇到如上面所说的那种人,应当怎样衡量、定规他的价值?在马太福音二十三章十六至二十六节,主耶稣称以上那些人为无知的、瞎眼的、假冒为善的。因为那些人完全不认识真实的价值,他们所有的价值观全数是错误的。

 

真信徒必定有价值观的改变】一个人在还没有信主之前,他所有的价值观都是巅倒的。但是每一个信主的人,都有一个特点,就是必定有一种价值观的改变:从前所认为宝贝的,现在都不宝贝了;从前所不宝贝的,现在都宝贝了。这就叫作价值观的改观。凡是价值的判断没有改变的,都不是真基督徒。

 

信徒价值观的改变】全本圣经大半都是记载关于价值观的改变。这些价值观的改变能够给初信的弟兄姊妹亮光,叫他们看见一个基督人的价值观是什么。以下我们举几个例子,给弟兄姊妹看见价值观的改变。

 

对于主耶稣的价值】首先,诗篇一百一十八篇二十二节说,匠人所弃的石头,已成了房角的头块石头。这是说到价值观的改变。在匠人的看法里,有这么一块石头是不可用的,所以丢掉它。这就是说,在犹太首领的眼里,基督乃是多余的,因此就除灭祂。然而另有人在建造救恩的时候,就拿这被弃的石头,来安作房角的头块石头。角石的本身,必须至少有二面或三面显出光平,实际上它必须是六面都要光平。这样的角石竟是犹太匠人所弃绝不用的,却是神在它救恩的建造里所宝贵的;这两种价值的认定,是何等的不同。因此,我们也必须把初信的弟兄姊妹,摆在一个价值观的改变里面,问他从前看基督如何,今天看基督又如何。我们总要让他们看见,从前他所认为不值钱的,现在反倒该看为值钱了。从前我们看祂不可靠,今天看祂可靠了。别人弃绝基督,但我们宝贝祂。

 

对于十字架的道】其次,哥林多前书一章十八节说,因为十字架的道理,在那灭亡的人为愚拙;在我们得救的人却为神的大能。十字架原来是那灭亡的人所藐视,并且看为愚拙的;却是得救的人所拿重,并且当作神的大能来接受的。这说出人在信主之前与信主之后,对十字架之价值的判定有何等的不同。人信主之前,看十字架是不中用的;但人信主之后,却看十字架是神的大能,是可喜爱、可宝贝的。一个人一信主,价值观定规立刻改变,他看十字架的救恩乃是宝贵的。

 

对于神的国和神的义与日用所需之间】第三,马太福音六章三十二至三十三节说,你们需用的这一切东西,你们的天父是知道的。你们要先求祂的国和祂的义。一个人(特别是贫穷的人)信主之前,为着每天的日用之物,总是念念不忘。衣食的事,在世人之中总是最大的事,他自然也不例外;但他一信主之后,却能转而先求神的国和神的义。我们信徒总要认识:人活在世上,没有什么比神的国更宝贝。马太福音十三章四十四节说,天国好像宝贝藏在地里;人遇见了,就去变卖一切所有的来买这地。这是指主发现天国的宝贝,就舍了自己和所有的,去买这宝贝。主看见天国是宝贝的,但人看不见它是宝贝的。只有信主的人才有主的眼光,能认识天国的宝贝。

      人还没有信主以前,即使生活艰难时,得着衣食之物还算容易,因为他的生活不与神的国发生关系,他可以撒谎,可以用不义的方法来得着生活的需用。但是他信了主之后,就进入一个新的领域;若是他还为着衣食撒谎,虽然仍能得着饭碗,却会丢了神的国与神的义。另一面,他如果不撒谎,就他虽然能得着神的国与神的义,却得丢掉饭碗。这应当如何拣选呢?不信的人撒谎无所谓,因为他认为衣食重要;但信的人就不是这样,我们信的人,乃是要先求神的国和神的义。所以我们作工的人,总要郑重的帮助初信的人,让也们清楚在这种景况中当如何拣选贵重的。我们要叫人清楚的认识,衣食是为着身体的;但我们的身体活着,乃是为着神的国和神的义。所以作为信主的人,我们总归是要先求神的国和神的义。

 

对于主与亲人之间】第四,马太福音十章三十七至三十八节说,爱父母过于爱我的,不配作我的门徒,爱儿女过于爱我的,不配作我的门徒。不背着他的十字架跟从我的,也不配作我的门徒。父母、妻子、儿女都是人所最爱的,也是人认为最重要的。在不与主比较时,都是人应当爱的。但是,如果我们临到一个环境,是需要在这二者之间有拣选时,我们该如何呢?不必说,人定规是拣选宝贵的。那么请问:那一样是宝贵的呢?我们必须帮助弟兄姊妹认识那宝贵的。你可以问初信的人:你拣选谁呢?他们若不弄清楚,将来遇到试探的时候就不知所措了。带领的责任是在我们身上。我们必须告诉初信的人说,如果为着信主的缘故,需要与父母、妻子、儿女分开,你如何拣选呢?为着替我们受死的主,你当拣选作祂的门徒,跟随祂。亲人固然是人所宝贵的,但比起我们的主,就没得比了,我们的主乃是比亲人更宝贝的。

 

对于人的灵魂与世界之间】第五,马太福音十六章二十六节说,人若赚得全世界,赔上自己的生命(魂),有什么益处呢?这里是拿人的灵魂和全世界来比较。到底是灵魂宝贵,还是世界宝贵呢?人常常看重世界的宝贵,而不认识灵魂的宝贵。今天撒但想要人的灵魂,许多人不必牠出价都愿意卖,因为人不信自己的灵魂有什么价值。路加福音十五章的浪子离家,不是人用筵席将他请去的,乃是猪的豆荚将他拉下去的,灵魂在不信的人身上,是何等的不值钱!然而主说,纵然是全世界,都不能买到人的灵魂。只有一次撒但是出高价的,那就是当撒但把主带到山上,指着万国与万国的荣华给主看,要在拜牠一下,就把一切都给主。全本圣经就这么一次,记载撒但出这极高的价,要买人的灵魂。当然撒但没有成功。假定有这么一次,撒但也要将全世界给一个拜牠一下的人,你想这人怎么拣选呢?这里完全是价值观的问题。要是舍灵魂来得世界呢,还是得灵魂而舍世界?今天撒但没有拿全世界来和我们换灵魂,牠看我们的生命不值那么多;牠只用小利益、小便宜来引诱我们。许多神的儿女为着少纳五斤大米就撒谎,可以因为五斤大米就不跟随主的道;这就如巴兰为利自甘堕落,咒诅神的百姓。所以我们必须要初信的人看见,诚实是比金子、比世界、比大米都值钱的。为着保守灵魂的清洁,我们是可以牺牲任何东西的。当一个人初信的时候,你就要在起头时好好带领他,使他对价值的看法有改变,你要叫他在正路上走。这是极其重要的,这个责任乃是在我们身上。

 

对于身体与罪之间】第六,马太福音十八章八至九节说,倘若你一只手,或是一只脚,叫你跌倒,就砍下来去掉;你缺一只手,或是一只脚,进入永生,强如有两手两脚,被丢在水火里。倘若你一只眼叫你跌倒,就把它剜出来去掉;你只有一只眼进入永生,强如有两只眼被丢在地狱的火里。在这里我们又看见价值的变更。一个人能够不宝贝世界,却不能不宝贝他的身体。约伯记二章三节、十节说,撒但头一次试探约伯后,约伯仍然持守纯正。但撒但第二次试探约伯时,乃是伤他的身体;结果后来,约伯就开始咒诅自己的生日。他失败了。这给我们看见,人看自己的身体是极宝贝的。但在马太福音十八章这里,对于身体,主给了我们一个解决的办法,就是要我们认识,若保全身体就是保全罪恶时,为了除掉罪,就宁可舍掉身体。这就是说,跌倒是比丢掉身体更为严重的。一个信主的人,必须改变价值,必须看清跌倒的严重。人没有信主前,许多罪恶的事可以作,许多污秽的东,西可以看。但人信主以后,他的手、他的眼就要受限制。人一信了主,从起头就要他地看见,犯罪是何等严重的事。砍手、剜眼不过是引喻,乃是指除去罪的痛苦,就如同砍掉手脚、剜出眼晴那样的痛苦。一个基督徒总要看见犯罪的严重;基督徒对付罪,总要厉害到甚至宁可弃掉肢体的地步,好保守自己的清洁无罪。

 

对于地位】第七,马太福音二十章二十五至二十七节说,你们知道外邦人有君王为主治理他们,有大臣操权管束他们。只是在你们中间不可这样;你们中间谁愿为大,就必作你们的用人;谁愿为首,就必作你们的仆人。外邦人有君王治理他们,有大臣操权管束他们,这是在不信主的人中间的事;只是在信徒中间却不可这样。在信徒中间,乃是谁愿为大的,就要作用人;谁愿为首的,就要作仆人。这是价值观的变更,就是对地位看法的改变。一个人没有信主以前,乃是看作君王是有价值的,作治理的是很尊贵的。但是信了主之后,他就必须以用人为大,以仆人为首;而看作大臣、居操权的地位是可轻视的。我们是改变了地位的价值观;我们宝贵作仆人,宝贵作用人。主所给我们的价值观乃是:一个人服事人越多,他的地位就越高,也越大。教会中许多争论谁为大的事,都是因为将社会的价值观带进教会里。在教会中,若是人人以作仆人、作用人为大,教会中许多的难处就没有了,教会也就会蒙福。这并不是说,我们要劝初信的人去作仆人、作用人;这乃是说,人一得救,他的价值观就当改变,必须情愿作仆人、作用人;总要给他有清楚的认识,看见作仆人、作用人,才是为大为首。基督徒信仰的中心思想,乃是价值观的变更。如果每个初信者,都能有这样一种价值观的改变,教会就有路可走了。

 

对于义的价值】第八,约伯记二十二章二十三至二十八节说,你若归向全能者,从你帐棚中远除不义,就必得建立。要将你的珍宝丢在尘土里,将俄斐的黄金丢在溪河石头之间;全能者就必为你的珍宝,作你的宝银。你就要以全能者为喜乐,向神仰起脸来。你要祷告祂,祂就听你;你也要还你的愿。你定意要作何事,必然给你成就;亮光也必照耀你的路。从二十四节以下,都是根据二十三节所说的。珍宝、黄金、宝银,都与二十三节的不义有关。人将珍宝、黄金、宝银丢在尘土里,丢在溪河的石头间,是为什么缘故呢?乃是为了对付不义,为了要以耶和华为他的喜乐。这又是价值观的改变。如果你站在一个试炼的关口,你是拣选珍宝、黄金、宝银,还是拣选耶和华?这要分别出你是属神的人,还是不属神的人。凡属耶和华的,定规拣选耶和华为他的喜乐。因这缘故,他就能向神仰起脸来,并且也要蒙神三样的祝福。首先,他的祷告必蒙垂听;但拣选珍宝、黄金、宝银的,神就不听他的祷告。其次,他定意要作什么事,耶和华必给他成就,因为主耶和华喜悦他的定案与拣选。第三,亮光也必照耀他的路,在他所行的每一步上都有亮光。这就是属神之人价值观改变的结果。我们迟早都必须将初信的人,从他原有的环境中救出来,从他原有的价值观中拔出来,当有环境临到时,你要问他们一句话:你是如何拣选的?你要帮助他们拣选神的义,丢弃珍宝、黄金和宝银。义的价值乃是远超一切珍宝的价值。

 

对于罪中之乐与看不见的赏赐之间】第九,希伯来书十一章二十四至二十六节说出苫乐价值的改变。摩西在这里看见另一个东西,就是所有在埃及的享乐,都是罪中之乐。他看与神的百姓同受苦害,乃是最宝贵的。摩西能享受罪中之乐,因为他是法老女儿的儿子,是全地上最有财有势的人。但他不肯称为法老女儿之子;因他看为基督受的凌辱,比埃及的财物更宝贵。对于价值的改变,他看得最清楚。任何的苦害、凌辱,他都愿意受,因为他看见那不能看见之赏赐的重大。

 

对于基督的认识与世上的万事之间】第十,腓立比书三章七至八节说,我先前以为与我有益的,我现在因基督都当作有损的。不但如此,我也将万事当作有损的,因我以认识我主基督耶稣为至宝。我为祂已经丢弃万事,看作粪土,为要得着基督。在这里我们看见,保罗也改变了他的价值观;他先前以为与他有益的,现在因基督的缘故,他都当作有损的了。保罗为什么能丢弃有益的东西,他为什么能以属世的一切、有损的?这乃是因为他以认识基督耶稣为至宝。他以神所立为主为王的基督为至宝,因此他丢弃万事,并且看如粪土。这乃是标准基督徒价值的改变。

 

要分别宝贵的与下贱的才能作口】最末了,我们引耶利米书十五章十九节的话作结论,那里的话告诉我们,我们若将宝贵的与下贱的分别出来,就能作神的口。今天你我如果不会分别价值的问题,神就会弃而不用我们了。神要求我们能分别尊卑贵贱,好作祂的口。所以我们必须认识价值观改变的重要。求神给我们亮光,叫我们的价值观有彻底的改变,叫我们知道如何拣选上好的。―― 倪柝声《基督徒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