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马太福音第五章一至十二节的话,是主对门徒说的,就是对全教会说的;虽然众人在旁,但是这些话不是对他们说的。所以这些话是基督对教会说的,而被世界的人听见的。世人听见了,他们自知作不到,但是他们还是以这个程度来测量信徒!

     祂开口就教训他们;(太五2)因为人多,所以声音当大。他们是指信徒,已得救的人;他们蒙拯救,所当行的当与蒙召的恩相称;所以主教训他们。

     虚心的人有福了,因为天国是他们的。虚心当译作穷灵或灵中贫穷,主首一步就是注重人的灵性。灵穷是人的性情,是人所是的,不是人所作的。神看人是什么,过去人作什么。生命比工作更要紧得多。

      穷灵的人是对罪不留情的(诗五一5-61016-17),是谦卑的(赛六六2,比较十八3)。

      天国就是千禧年的乐国。天国是他们的,意是与基督一同操权在千年国度里。在今世是贫穷的、卑下的;然而在来世是荣耀的、尊贵的。贫于灵而富于基督。灵常是安静的、空虚的,除圣灵之外,灵中并无别的事物──这是真贫穷。有个贫灵才能随圣灵的引导,而有自治;所以在千年国度里才会操权治人。最高是从最卑得来的。

     哀恸的人有福了;因为他们必得安慰。信徒在今世是背负十字架的,所以他们哀恸。世界的人以喜乐为有福;但是与世界反对的人怎能喜乐呢?世界是充满罪恶的,在罪世里能喜乐的,必是随流合污。信徒现在对于世界悲观的,对于一个弃绝基督的世界是哀恸的;主怎样为耶路撒冷哭,信徒也照样为世界哭。世界是与神极端反对的,信徒是完全赞成神的,所以哀恸。他们要受着安慰,因为世界不是永远这样的;一日,主要再来,千禧年国要立在地上,地要得着重生,那时不能再哀恸了;在无罪的世界里忧愁的就是罪。

     温柔的人有福了;因为他们必承受地土。什么叫作温柔?温柔就是忍忍耐耐的接受不义的待遇。虽然,按诸律法、公义,可以起诉;却是甘心的受苦。虽有能力能够报复,却是无声的接受非礼,不发一声的对待恶语和恐吓。这一语的意思,是有一班的信徒,是放弃他们合法的权利的。人家侵犯他们的自由,他们并不响声,以保守他们的权利。他们并不报复人,他们将来要得着地土。

      温柔人常是被人从他们的地土挤去。今世的地土多是金钱、势力之所有;然而温柔的人要得着地土。

      得地土是今世么?不是,在来世──千年国度。今世他们都是受亏,无地上的喜乐、财富和权势,不能保他们所有的;强硬人才能守成他们的家业。千禧年的时候,这些人就要受地土了。现今的损失,就是他日的得着。你要得地土,切不可被地土得去。

     饥渴慕义的人有福了;因为他们必得饱足。并不是说义人是有福的,乃是慕义像饥渴的人是有福的。作门徒的虽然是不完全的,虽然尚有罪性的;但是迫切要得着义(信主后的行为上的义),这些人是有福的。盼望得着实际的成圣、得胜,因寻求的殷勤,好像饥渴一样的热切要饮食。他们有福了。

      得饱足,因为在今世罪必不能掌权;管辖我们(罗六14另译)。这是一小部分的饱足。主再来时,信徒要得着复活的身体,永远无罪,罪身不再与他们同在。到新天新地的时候,圣城将下降,惟有义者住在其中(彼后三13)。

     怜恤人的人有福了;因为他们必蒙怜恤。怜恤意是人侵犯我们的权利和自由,我们的能力也能够刑罚他们;但是我们因怜恤他们的缘故,宁可自己受损。人遇苦难时,善待他,也叫作怜恤。怜恤和公义是反对的。公义是只顾行律法,不顾人家的光景;怜恤宁可舍去律法上一己合法的权利,而为因施行律法,对人所要陷入可怜的光景着想。信徒是由神的怜恤得救;所以也当怜恤人。

      信徒将来要到基督的审判台前,那时,在世怜恤人的,主也要怜恤他(诗十八25);不是说不怜恤人的在那日不得救,不过说他要受主公义审判的责备;或者不得入千年国度操权。请看提摩太后书一章十六至十八节(信徒不可作律师、知事、审判官并海陆军将领)。

     清心的人有福了;因为他们必得见神。清心不是清手;清手固然好,然需清心。清心比清生命更难。

     非圣洁没有人能见主。(来十二14)信徒在台前的见祂,这是审判;因为清心的缘故,能够见祂,这是奖赏。至高的神,祂的同在、祂的圣洁.祂的美德、祂的自己,被人看见,这真是喜乐之极。在国度的期间,恐有信徒因心不清,没有这样的奖赏。本章第二十七至二十八节,主说到心的问题。你要保守你的心,胜过保守一切;因为一生的果效是由心发出。(箴四23

     使人和睦的人有福了;因为他们必称为神的儿子。到处──教会、世界──都是纷争;所以信徒到扈都可以作使人和睦的人。信徒不仅当自己和平,而且当使人和平:唉!砭对我们的人也不知那漾的难,与尥和睦而更难的就是使人也都互柑和睦亍.

      当神使世界太平的时侯,千禧的年就到了;在千年国度里,他们要尊称为神的儿子,信徒因圣灵的重生,已都成了神的儿子了。但是,这里有点分别:称为神的儿子。意是接受特别的尊衔。人现在争取好头衔;然而在国度的时候,有一班信徒必要特别的得着尊衔,就是至高的神所赐的(所以信徒不应当作军界中人)。

     为义受逼迫的人有福了;因为天国是他们的。这是指旧约为主作证的人;受逼迫原文是已受逼迫(过去)。义是律法的根基,这些人为遵守神的命令的缘故,受了许多的苦难。天国是他们的奖赏。请读路加福音十三章二十八至二十九节,基督人当不仅为义受逼迫,当为基督受苦,所以基督人不当为义受逼迫,而只当为基督。

     人若因我辱你们、逼迫你们、捏造各样坏话毁谤你们,你们就有福了。应当欢喜快乐;因为你们在天上的赏赐(奖赏更好,因赐字有白给之意)是大的;在你们以前的先知,人也是这样逼迫他们。辱;因我为你的缘故受了辱,满面羞愧;辱你人的辱,都落在我身上。(诗六九79)逼迫:行善受苦。(彼前二20-21)。

     凡立志在基督耶稣里敬虔度日的,也要受逼迫。(提后三12)这都是为爱我们的主的缘故。不特如此,还有坏话要来。口的辱、手的逼迫还是不够,尚有关于名誉的事要到。信徒当为主的缘故,舍弃名誉。坏话不是真的,乃是捏造的;不仅一种,乃是各样都有的。凡信徒愿意与主一同受苦的,无怪谤声要至,这是意中的事。名誉阿;还是使主喜悦呢?

      但是,这都是为主,就是为我们的爱主,为了我们舍弃一切的主。祂爱我们,我们爱祂;所以为祂受苦,也不觉苦,却以为甜。注意!彼得前书二章二十节,因他受苦才有福。人困主受的辱、逼迫、毁谤,多忿忿不平,或懊丧为声,或忧愁伤心;然而主说:你们应当欢喜快乐。为主受苦是荣耀的、至高的、尊贵的、可喜乐的。当日使徒们受了人的辱(徒五28)、逼迫(徒五17-1840)。然而圣经记说:他们离开公会,心里欢喜;因被算是配为这名受辱。(徒五41)有信心自然会喜乐。为主受苦,所以会喜乐;因为将来有国度的荣耀,所以喜乐。何故会喜乐呢?

      1.因为在天有奖赏。今日在地受苦,他日在天有莫。这奖赏是在天上,尥日必显现出来。不特有奖;并且这奖赏是大的!今日怎样在地受苦,他日也照样在天上受奖。苦难在奖赏是比例的。我们的主说这奖赏是大的,则其大可知!实在是不可知,也不知有多大;不过主看作大,必定是大罢了。

      2.应当喜乐;因为先知们也受过这样的逼迫。先知们为义受逼迫,他们尚且靠主得着安慰;何况我们呢?他们将来要接受国度,何况我们呢?不要希奇,在这世上为主受苦的人,不仅你一人;从前有先知;现在尚有许多人同你一样的受苦;不过你不知道罢了。信徒们应当知道,他们现在的业分,不是大、高、美、权、富、贵,现在他们的业分是和基督同受凌辱。基督现在尚是被人弃绝,教会中人也有许多卖祂的,现在尚未操权;我们岂可先作王么?

      这一条路,虽然卑微、孤寂、又窄、又长,但是这条路就是往荣耀操权的路;由此一步一步的走,就进入荣耀。现在我们知道万事为主,体贴祂的心,作祂的工,当祂的苦,受祂的辱。虽然甚苦,但是现在的苦楚,若比起将来要显于我们的荣耀,就不足介意了(罗八18)。―― 倪柝声《十二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