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属灵的实际

 

不受时间限制】属灵的实际有这样一个显著的特征:那就是它不受时间影响。你一摸到那个实际,时间的因素马上就消失了。从人的观点看有预言这么一种东西,但是从神的观点看那种东西并不存在。你是我的儿子,我今日生你。(诗二7)在神那边,永远是今天。我们的主说:我是阿拉法,我是俄梅戛;我是首先的,我是末后的;我是初,我是终。(启廿二13)两方面祂都是,祂也同时是这两方面。这不是说祂在一个时候是首先的,在另一个时候是末后的,祂是同时是首先的和末后的。也不是说在有的时候是阿拉法,以后又变成俄梅戛。相反地,祂从永远到永远是阿拉法和俄梅戛,祂一直是首先的和末后的,祂也一直是阿拉法和俄梅戛。在人看来要等到祂显明为俄梅戛时祂才是俄梅戛,可是在神看来祂现在就是俄梅戛;对人来说,过去和将来是分开的,对神来说,他们在时间上是一致的。昨天的我不同于今天的我,而明天的我还要更为不同。但是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来十三8)。神永远是我(现在)是,在这里才可以得到对神的认识。

      我们的主有一次说过:除了那从天降下仍旧在天的人子,没有人升过天。(约三13)请注意这两个不同的位置,在基督里如何同时存在。在祂并没有时间、地点上的变换。论到神,经上记着:众光之父,在祂不会有变动,也不会有因转动而投下的影子。(雅一17美国标准本)祂是在祂自己里所是的,祂是在祂的基督里所是的,祂是在祂教会里所是的。

 

是实际非地位】你有没有理解保罗在哥林多前书六章十一节所叙述的教会?但你们已经洗凈了,但你们已经成圣了,但你们已经称义了,在主耶稣基督的名里,并在我们神的灵里。你说:对,这是讲教会的地位。不,这是讲教会的实际。保罗在写罗马书时比后来翻译他的作品的人更胆大。论到在罗马的信徒,他写他们已经是蒙召的圣徒,或凭着召是圣徒(罗一7)。后来的翻译者认为照此直译太冒险了,因此为了保障他们自己对属灵事物的观念,就写罗马的信徒是蒙召去作圣徒。如果我们只是蒙召去作圣徒,那么在我们实际成为圣徒之先,要用多少时间呢?赞美神,我们是圣徒!那翻作我们是祂的工作的述叙(弗二10)可以更准确地翻作我们是祂的杰作,是神最好的产品。就是说,教会是不能在她上面加以改进的。我们看见了教会的属灵实际,我们就不会希望更多的进步。对于教会来说,并没有什么进步的余地,因为教会已经是神的杰作。

      我们四面环顾,只见到处都是破损,我们会惊骇地对自己说:教会将要到什么样子呢?然而她不是将要到而是已经到达了,我们不要往前看我们的标竿。我们要往后看神在创立世界以前,就已经到了祂的终点(看弗一4)。我们是在已经是的基础上往前走,当我们在神永远事实的基础上往前行的时候,我们就要看见那些事实的彰显。我们不是等祂的定旨──祂的永远定旨──成为事实,我们只是等那些事实的彰显。

 

进步在于看见】属灵的进步不是一个去达到一些抽象标准的问题,不是去强行实现一个遥远的目标。它全然是一个看见神的标准的问题。属灵的进步是从你看见你实在是从什么而来,不是藉着努力要来成为你所希望成为的。即使你极其努力,你也总达不到目标。只有等你看见你已经死了,你才能死;只有当你看见你已经复活了,你才复活。只有当你看见你是圣洁的,你才成为圣洁。是看见了目标才决定到达目标的道路。目标是藉着里面的看见而被启示出来,不是凭你的羡慕或是你的工作。属灵的进步只有一个可能,就是凭着发现神的事实。我们极大的需要就是像神所看见的那样看见真理──关于基督的真理,关于我们在基督里的真理,以及关于教会、基督的身体的真理。

      在罗马书八章三十节里保罗写着:祂所预定的人,祂也召他们;祂所呼召的,祂也称他们为义;祂所称义的,祂也使他们得荣耀。(照美国标准本)。按照神的话,一切被召的都已经得荣耀,标竿已经达到了,教会已经进到荣耀了,没有一个看见了教会属灵的真实的人,还会说那只是地位上的。已经进到荣耀是真实的,在此之外别的东西全是假的,当我们这样说时,我们不是哲学地说的,我们是在述说真理。那最终的实际,任何时候一直都在神的面前,神是在那个实际的光中说话的。

      在圣经里面的时间因素,在人的心思中是最大的难题。然而当人里面对神关于教会的永远思想有了里面的看见时,那个难题就必从他的视域中消失净尽。

      或许由于上面所讲的,你会问说:你对于教会是藉着用道的水的洗而成圣或被洁凈的话语是怎样认为的呢(弗五26)?首先让我们留意上下文,这里告诉我们丈夫和妻子怎样各尽其责。对丈夫的要求是爱,对妻子的要求是顺服,问题不是说怎样成为一个丈夫,或怎样成为一个妻子。问题乃是你是一个丈夫,你就当如何活出丈夫的生活来;或者说你是一个妻子,你就当如何活出妻子的生活来,这里所阐明的点,不是说为了使你能成为丈夫你必须去爱;也不是说,为了使你能成为妻子你就得顺服。而是说你是一个丈夫了,你就应当爱;你是妻子了,你就应当顺服。在教会的关系上也是运用这个同样的原则,蒙召的不是洗净了才成为教会。他们的被洗净是因为他们是教会。这里不是罪的问题,洗的目的不只是为了洁凈,洗的目的也是为了新鲜。教会已经被洗凈了(林前六11),这样藉着继续的洗,她就保持着新鲜。丈夫尽丈夫的职责,因为他是一个丈夫。妻子尽妻子的职责,因为她是一个妻子。洗净教会,因为她已经被洗净。教会已经达到了标准,所以,她活得出来跟这标准相符的生活。那并不是教会的,纵使有多得不得了的极大量的洗,也总不能使她成为教会。

      神看教会是绝对纯洁,绝对完全,在我们一看见那个在天上的、最终的属灵实际的时候,我们就必要靠着那个实际的能力而活在地上。―― 倪柝声《属灵的实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