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属灵的实际──三种观点

 

读经:

时候将到,如今就走了,那真正拜父的,要用灵和实际拜祂,因为父要这样的人拜祂。神是灵,所以拜祂的,必须用灵和实际拜札。(约四23-24另译)

只等实际的圣灵来了,祂要引导你们进入一切的实际;因为祂不是凭自己说的,乃是把祂所听见的都说出来;并要把将来的事告诉你们。(约十六13另译)

耶稣说,我实实在在的告诉你,人若不是从水和圣灵生的,就不能进神的国。(约三5

我是从天上降下来生命的粮;人若吃这粮,就必永远活着;我所要赐的粮,就是我的肉,为世人之生命所赐的。因此,犹太人彼此争论说,这个人怎能把祂的肉给我们吃呢?耶稣说,我实实在在的告诉你们,你们若不吃人子的肉,不喝人子的血,就没有生命在你们里面。吃我肉喝我血的人就有永生;在末日我要叫他复活。(约六51-54

他们吃的时候,耶稣拿起饼来,祝福,就擘开,递给问徒,说,你们拿着吃;这是我的身体。人拿起杯来,祝谢了,递给他们,说,你们都喝这个;因为这是我立约的血,为多人流出来,使罪得赦。但我告诉你们,从今以后,我不再喝这葡萄汁,直到我在我父的国里,同你们喝新的那日子。(太廿六26-29

我还告诉你,你是彼得,我要把我的教会建造在这盘石上;阴间的门不能胜过她。我要把天国的钥匙给你;凡你在地上所捆绑的,在天上也要捆绑;凡你在地上所释放的,在天上也要释放。(太十六18-19

他们事奉主,禁食的时候,圣灵说,要为我分派巴拿巴和扫罗,去作我召他们所作的工。于是禁食祷告,按手在他们头上,就打发他们去了。他们既被圣灵差遣,就下到西流基,从那里坐船往居比路去。(徒十三2-4

岂不知我们这受浸归人基督耶稣的人,是受浸归人和的死么?所以我们藉着浸归入死,和祂一同埋葬;原是叫我们一举一动有新生的样式,像基督藉着父的荣耀,从死里复活一样。我们若在祂死的形状上与祂联合,也要在祂复活的形状上与祂联合。(罗六3-5

我们所祝福的杯,岂不是同领基督的血么!我们所擘开的饼,岂不是同领基督的身体么?我们虽多,仍是一个饼,一个身体;因为我们都是分受这一个饼。(林前十16-17

祝谢了,就擘开,说,这是我的身体,为你们舍的;你们应当如此行,为的是记念我。饭后,也照样拿起杯来,说,这杯是用我的血所立的新约;你们每逢喝的时候,要如此行,为的是纪念我。(徒十一24-25

你们在祂里面,也受了不是人手所行的割体,乃是基督使你们脱去肉体情欲的割礼;你们既受浸与祂一同埋葬,也就在此与祂一同复活;都因信那叫祂从死里复活神的功用。(西二11-12

 

      基督徒的信仰不是由外在事物组成的。它乃是真理,就是实际。今天有太多仅具外表的事物黏附于基督教,以致很难分辨什么是真正出于神的。我们要来看这个要紧的问题──什么是出于神的?什么是实际?

      神的话告诉我们,圣灵乃是实际的灵,祂要引导我们进入一切的实际(约十六13)。任何能使我们离开圣灵引导的就不是实际。神是灵,所以拜祂的,必须在灵里拜祂(四24)。在灵的范围之外,就是在神的范围之外,没有实际。惟有属灵的事物才是真实的,而属灵的事物只能培养在圣灵的范围里。所有属灵的事物,若离开了圣灵,就是死的。我们若要进入任何属灵的实际,只能倚靠实际的灵带我们进入。我们凭思想和研究,凭眼见和耳闻而能进入的,都是在永恒真理的范围之外;那不是实际。让我们在这光中,简要的来看看受浸、擘饼和教会这三件事。对于这几件事有三种不同的观点──物质的观点、理智的观点,以及属灵的观点。换句话说,我们可以说这三种观点是罗马教的观点、改革派的观点,以及基督徒的观点。

 

物质的观点──受浸】物质主义者注视受浸的水,坚持说必须有物质的水才有新生。这就产生罗马教里受洗重生的教训。

 

擘饼】物质主义者看重这是我的身体这话(太廿六26),他们看重物质的饼,坚持说,既然主的话是真的,饼必定发生了变化,才能真实的称为基督的身体。结果就产生了罗马教变质说的教训。

 

教会】物质主义者看见教会外在的形态,又看到圣经说只有一个教会;于是就产生罗马教唯一真教会的教训。

 

理智的观点】理智的人因着神的话和所谓的基督教之间似乎不一致,就感到困惑,所以就用头脑来解决所引起的问题。

 

受浸】理智的人说受浸有真有假,有真实的和不真实的,有外面的仪式和里面的实际。但神在祂的话里并没有这样的区分。

 

擘饼】改革派说,这代表主的身体;这是祂身体的象征。但神的话在此没有说到代表或象征,乃是说到真的事实。主的话是说,这是我的身礼。

 

教会】改革派再次用他所说真和假、真实和不真实的解释,来解决这里的问题。他说,有一个教会内的教会。

 

基督徒的观点──受浸】圣经没有说一个人的受浸象征他得着生命,乃是说他实际上得着了生命。请注意保罗对受浸所作大胆的宣告:岂不知我们这受浸归人基督耶稣的人,是受浸归人和的死么?所以我们藉着浸归入死,和祂一同埋葬;原是叫我们一举一动有新生的样式,像基督藉着父的荣耀,从死里复活一样。(罗六3-4)对保罗来说,受浸不是仅仅外面的仪式,不是仅仅理智的教训,不是仅仅代表永远的实际;对他来说,受浸就是那个实际。他不是说人浸在水里,是表征与基督一同埋葬;他是说,他的浸就是他的埋葬:所以我们藉着浸归入死,和祂一同埋葬。保罗写信给歌罗西人,与写信给罗马人时同样的大胆。他说,你们既受浸与祂一同埋葬,也就在此与祂一同复活。(西二12)在保罗,没有一个受浸不包括与基督同死,没有一个受浸不包括与基督一同复活。他没有一种想法,认为一个基督徒可以在某一天经历受浸,而在以后才经历与基督同死或与基督一同复活。不,受浸归人基督,就是与基督同死,受浸归入基督,也是与基督一同复活。受浸不是象征死,受浸本身就是死。受浸不是象征复活,受浸本身就是复活。保罗认识与主同埋葬的实际,所以他不在意受浸是教训还是表征,他只知道这是实际。当神开启我们的眼睛,看见保罗所看见受浸的实际时,我们就会像他一样,不从理智的观点或物质的观点来看事情,乃从神的观点来看。那时就不再有受浸的道理,也不再有受浸的表征,只有受浸这件事。这事对我们是如此事实,所以不真实的事就没有地位了。那时就没有所谓的外面形式和里面经历;单单有受浸这件事,受浸就要成为这样的实际,以致人若谈论没有实际的受浸,就不过是婴孩的胡言乱语了。你说,受浸不能使人重生。我说,你在那里找到不重生的受浸呢?你说,这就是罗马教所说的,这是何等的异端!我说,我们所说的话可能就是罗马教所说的,但我们看见了罗马教所从未看见的。

 

擘饼】我们的主亲自说到饼和杯的话,没有留下任何余地给罗马教的变质说,或改革派的象征论。祂论到饼说,这是我的身体,论到酒祂说,这是我的血。祂说这是祂的血,同时祂也说这是葡萄汁(路廿二18-20)。在同一个时间,这是祂的血,又是葡萄汁。没有变质的发生。这葡萄汁乃是祂的血。一者就是另一者。这里没有表征和本体,代表和实体;只有那真实的。但我们的眼睛需要被膏抹,才能看见。惟有藉着实际的灵,我们才能被带进擘饼的实际里。保罗与我们的主说了同样的话。他说,这杯是用我的血所立的新约。(林前十一25)这仍然是葡萄酒的杯,但这仍然是血。保罗又说,我们虽多,仍是一个饼,一个身体。(林前十17)这里的我们,无疑是按字面指真正的人。所以一个饼又怎会是象征性的呢?一句话里不可以同时有字面和象征的说法。我们虽多,是按字面解,仍是一个饼同样也是按字面解。我们虽多是个事实;仍是一个饼也同样是个事实。那些在主的桌子上摸着属灵实际的人,不会想到我们所看见的饼和杯,是表征还是道理。我们只看到被擘开的身体,和流出的血。对那些看见了终极实际的人,道理就是实际,表征也是实际。只有那个实际。

 

教会】今天许多基督徒一提到教会,就变得很忧虑。每逢提到,都小心翼翼的澄清立场,免得在听者心里引起混乱。他们很仔细的区分真教会和假教会。但在主的话和主的思想里,没有这样的区分;主在圣经里提到教会时没有下脚注。祂没有尝试保护属灵的实际,区分出真实和虚假、真的和不真的教会,也没有区分地方和宇宙的教会。在神的话中,只有教会。

      我们对于教会何等紧张!我们何等不信靠教会!我们说,教会若犯了错误怎么办?教会若下了错误的断案怎么办?但主不容许教会中有任同的失败。在祂的思想里,没有这种可能发生。我们以为哥林多的教会是非常低的教会,但保罗却写信给这教会说,你们已经洗净,成圣称义。(林前六11)保罗在他的书信里,每次提到教会时,就说到教会是完全的,他没有插入修饰的语句以避免误会。约翰也是这样。在启示录二、三章,我们的眼睛看到教会中许多失败与错误;但约翰并没有区分对的教会和错的教会。他说七个教会就是七个金灯台,都是精金的。

      保罗看见教会永远是完全的。他只看见终极的实际。他没有看见底马和铜匠亚力山大(提后四1014),以及许多别的假弟兄,构成假教会,叫我们要从真教会区分出来。保罗不知道有真教会与假教会之分;他只知道教会。所有像保罗那样看见教会,看见基督身体的人,就看见属灵的实际,并且单单看见那实际。对他们而言,除了教会以外,就没有教会了。

      我们说,从神的眼光看,教会应该是这样或那样。不,教会就是这样或那样。教会就是神所看为的那样。我们一旦看见那个永远的事实,我们就不再区别教会地位上的所是,与实际上的所是。我们一旦有这样的看见时,当我们遇到只有几个人,或甚至只有一个人站在教会的立场上,我们就不会说,哦,这里的人数怎么这么少,或说,这里怎么只有一个人。我们不再因着使徒行传十三章里只有少数信徒,就作出如此重要的决定而感到困扰。我们不再想说,这里不够有教会的代表;这样重大的决定应该由教会全体一致议决通过才能达成。不,只要那些信徒看见了属灵的实际,我们就满意了,技术上的问题不会困扰他们。当我们像他们那样看见教会的实际时,我们无论在那里遇到教会,都会看得出来,那怕那只是一小群信徒尝试站在教会的立场上。虽然他们没有特别的地位,也没有特别被指派为教会的代表,他们其实就是教会。

      当亚拿尼亚去见扫罗时,他是单独一个人去,单独一个人按手在扫罗身上(徒九17)。你会喊说,这不合规矩!违反了身体的原则!这定然是单独的行动。事实却不然!亚拿尼亚清楚的是在身体的立场上,所以当他行动的时候,全身体都行动了。如果你已经进到教会永远的实际里,你自己就能作为全教会说话并行动。身体上任何一个肢体若是为着身礼属灵的益处,他那一方的行动,就是基督全身礼的行动。这样一位的生命超越了一切外表的事物,超越过所有的道理规条。

      这一切所包含的意义非常重大。我们不该从物质一面或理智一面来看事情,我们只要从神的观点来看。神只认识教会,当我们让实际的灵带我们进入教会属灵的实际时,我们就单单看见神所看见的那个教会。买不起珍珠的人,会买一串塑料珠,以之为仿造的珍珠。但那买得起珍珠的人,甚至不会把塑料珠视为仿造珠。对他来说,没有真珍珠或假珍珠,只有珍珠。在他看,塑料珠与珍珠没有任同关系;他所看为珍珠的,都是真的珍珠。―― 倪柝声《真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