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认识先知的职事

 

  前 言

 

  先知的职事几乎全是为着恢复--恢复所失去的。那些失去的,对于神完全的满足来说,是不可或缺的。因此在先知身上有一个显著的记号,就是不满足。再加上因着种种显然的原因,大体神的子民,鲜有愿意为着神完满的旨意,不计代价以赴的。因此,先知难得受人欢迎。但是他的不受欢迎并非证明他是多余的,或是本身有错。因为至终有神的证明和表白,然而神的子民却须为此经过苦难和羞辱。

 

  倘若先知的职事真是为着神在祂子民中完满旨意的恢复,那么这职事正是今日最迫切的时需。没有一个诚实并有思想的人,能够满意于今日教会的光景。把初期教会的情景,和从那时起一直到现在,千百年来教会的情景作一简单比较,就显出那对照的强烈。

 

  试以保罗的一生来看:

 

  主后卅三年,有几个不知名的人,当日被认为是贫寒之辈,他们是和拿撒勒人耶稣有关系的。拿撒勒人耶稣这名,被那时所有有名望、有势力的人所鄙视,然而当耶稣钉十字架之后,这些人却起来传讲耶稣是主,是救主,因而受到官府严厉的对付。

 

  及至保罗离世,时在主后六十七或六十八年(亦即卅四年之后),情势发展至各处都有了教会,不仅在耶路撒冷、拿撒勒、该撒利亚、安提阿,和整个叙利亚都有了教会,连加拉太、撒狄、老底嘉、以弗所以及在小亚细亚西海岸一带城市,腓立比、帖撒罗尼迦、雅典、哥林多和希腊诸岛、希腊大陆上的主要城市也有了教会,甚至在罗马和西罗马殖民地并亚历山大亦都有了教会。

 

  反观历代的传道事业,虽有累千盈万的传道人,集大量金钱,具恢宏组织,用有力的宣传和鼓吹,仍不足与当初的情形相比。今日正临着全球宣教组织传道事业的末路,因为他们存在虽已为时甚久,世界却仍未福音化。

 

  似此情形,能无原因?我们知道必有原因,而且原因决不在神的旨意有了什么改变或者神对于祂旨意的成全已不若起初那样热切。原因乃在人对神工作的根基、方法、目的之认识有了差异。

 

  就在这一个时代里,也能找到一些证据。神曾借着一个中国人(倪柝声弟兄),在不到一生的年日里,将有相当深度属灵性质的聚会,遍植于整个大陆。为数约四百处之多的聚会,在开头的几年被兴起来。迄中共占据大陆时,这属灵的行动不但遍及全国,且远达海外,如今在远东也有了多处活的聚会。这工作多年来所承受的是人的藐视、逼迫、排斥;然而当差会的组织和工作被逼离开大陆时,这属灵的工作却继续不衰,虽有多人殉道,这工作却仍继续着。那被神兴起并使用的人虽仍被囚在监里,然而工作却不受捆绑。

 

  印度也有同样的事,主在那里得着了一个人(巴新弟兄),在短短的几年中,印度各地有了许多真正新约性质的聚会,反对的势力虽然很大,但主所兴起的工作,其影响力却远达国外。那工作是出于神的,无人能使它停止。

 

  这又当怎样解释呢?这问题的答不在热心传扬福音的这一面,乃在于一开始,人对于基督和神之于祂所有的永远旨意,就有一种绝对原初并崭新的认识,这是至上的因素。当圣灵将这一种认识启示给使徒们和教会的时候,它就带来一种具有毁坏性和革命性的能力。他们不是承接一个祖先遗留的传统,一种现成的制度,一切都建立好了,只要进入就好了。不对!对每一个使徒来说,这启示好像是才从天上掉下来的,事实也正是如此。

 

  这一个出之于神的运动,借着十字架实际的经历,对所有的传统和陈腐的事物,带来了破坏。这运动有下列三方面的特点:

 

  一、全然是属天的、属灵的。

 

  二、是宇宙性的、否认一切的成见、闭关和偏见。

 

  三、基督居元首的地位,藉圣灵的运行,并主宰,绝对掌王权。

 

  这运动,全在于对基督在神永远计划里那伟大意义有原初并继续不断的认识。以教会就是祂的身体而论,也是这样。凡是合于表现起初性质的事物,都必合于这个事实,这事实就是越过传统、制度、事业、阶级、主义和组织等等,回到神对于祂儿子完满的心意那原初和新的开启。

 

  先知职事的本质,就是要叫人看见神这个完满的旨意,这也就是先知的职事。我们所说的先知,并不是一班名之为先知的特殊人物,我们所说的乃是一班有先知职事的人。这职事仍存于今日。并且职事的重要性远胜于职务。

 

  第一章 什么是先知职事

 

  读经:

 

  申命记第十八章十五、十八节:耶和华你的神要从你们弟兄中间,给你兴起一位先知像我,你们要听从他。我必在他们弟兄中间给他们兴起一位先知像你,我要将当说的话传给他;他要将我一切所吩咐的都传给他们。

 

  使徒行传第三章廿二节:摩西曾说,主神要从你们弟兄中间给你们兴起一位先知像我,凡他向你们所说的,你们都要听从。

 

  路加福音第廿四章十九节:耶稣说,什么事呢?他们说,就是拿撒勒人耶稣的事,他是个先知,在神和众百姓面前,说话行事都有大能。

 

  启示录第十九章十节:我就俯伏在他脚前要拜他。他说,千万不可,我和你,并你那些为耶稣作见证的弟兄同是作仆人的,你要敬拜神。

 

  以弗所书第四章八至十三节:所以经上说,他升上高天的时候,掳掠了仇敌,将各样的恩赐赏给人。他所赐的有使徒、有先知;有传福音的;有牧师和教师;为要成全圣徒,各尽其职,建立基督的身体;直等到我们众人在真道上同归于一,认识神的儿子,得以长大成人,满有基督长成的身量。

 

  我们现在要来看先知职事的这一件事。他所赐的有先知。首先必须有一点说明,因为一说到先知的职事,大多数人都有一种观念,认为先知总是和将来要发生的事有关,就如时候、日期等等。换句话说,他们认为先知的职事主要是说预言。这就是一般人观念中先知的职事。

 

  要认识先知职事的真实价值,首先必须除去一题到先知,就以为他的职事主要是说预言的狭窄观念。说预言是它的一方面,但不过是一方面而已。先知的职事,远比说预言宽广。也许这样说更好,先知的职事不仅是预言将发生的事,以及时候、日期等等,它主要的职责乃在将属灵的事解开。这句话概括的说明了我们现在所注意的事。先知讲道就是将属灵的事解开。倘若你从神话语的光中来看先知的职事,你就会同意这话的真实。先知的职事就是用属灵的观点来说明每一件事物,将事物背后的属灵涵意,无论是已往、现在或将来的,摆在神子民的面前,好使他们明白那些事情的属灵意义和价值。这正是历来先知职事的本质。

 

  不错,圣经告诉我们,先知是神子民中一班特别的人,但是我们要记得,先知亦常常兼有其它的职任。就如撒母耳不仅是先知,他也是士师和祭司。摩西是先知,此外他也兼有别的职任。我相信保罗是先知,但他也是使徒,是传福音的,在我看来,他样样都是。因此说到先知的职事,所注重的不在一班被称为先知的特殊人物,我们所注重的乃是先知的职事,这才是此刻我们所注意的,借着认识职事的成全,方能明白器皿的本身,我们看见神之所以使他成为器皿,方能明白他之所是。所以容我再说,当我们说到先知或先知的职事时,我们所注重的乃是职事和功用,不是称为先知的那些人。

 

  我相信凡是对于这时代属灵的光景有些认识的人,都能同意今日最紧迫的需要乃是先知的职事。今日各处都在等待,迫切的等待,那能将神心意向人阐明的职事,其迫切是前所未曾有的。人多不愿听见夸大其辞,或极端夸张的说法,然而我们论到将神心意向祂子民说明的先知职事时,今日世界正面临着破产的危机;这样说丝毫没有过份,绝非夸大其辞。这种职事可能在某些地方有微弱的出现,但距它完满的成全甚远。我们的心常常为此叹息、呼喊,巴不得神对于这世代的心意能够首先给祂的子民知道,然后借着祂的子民再临到万民。哦!先知的职事正是这时代最急迫的需要。

 

  先知的职事是关乎神完满的旨意

 

  现在我们来看先知的功用到底是什么。什么是先知职事的功用?先知职事的功用乃是要各样事物符合神完满的心意,因此它往往是一种反应。我们能看见先知之被兴起,乃是神对于祂子民种种偏离光景的反应,是一个回头的呼召,重新的宣告,神心意的重申,是神要人再次清楚的看见祂的心意。因此,先知常常像急流中的砥柱,虽然洪流湍急汹涌,他们却屹立不移,不但抵挡它们,并向它们挑战。他们在急流中屹立,正是神的心意反对情势所趋的说明。在旧约时,每当神子民属灵的情形恶劣,一切都离开了神的心意,以至充满了邪恶、紊乱、掺杂、混沌!同时许多欺骗和虚假应运而生,有时光景甚至比这些更坏,就在这种时候,先知开始尽他的职事。所以先知职事全然是关乎神在祂子民中,并借着祂子民那原初并终极的目的。这里我们摸着了一切问题的中心。我们要再问说,什么是先知的职事?什么是先知的功用?先知的功用究竟和什么有关?惟一的答案就是,先知职事的功用是关乎神在祂子民中并借着祂子民所有完满的旨意,是原初的,也是终极的。

 

  如果这样说是准确的,这结论立刻使我们看见今日的需要。就一般来说,今日神的子民往往将神旨意中的部分当作神整体的旨意;由是导致对神旨意片面和局部的着重,以致损伤了整体。神的子民将一些凭借、方法、热心和虔诚,与神实际的目的相混淆,不明白神的旨意惟有凭借神的方法方能成功,而且方法与凭借是和旨意同样的重要。换句话说,你不能仅凭所能用的任何方法,照着你自己的主张和程序并计划,来成就神的目的。神有祂自己的方法,和达到祂目的之凭借。神的思想缜密,即使是关乎祂旨意中最细微的小节,都已周详的定下,倘若你不在每个细节上都照着神的心意,你就不能成全神的旨意。

 

  照我们想,神很可以吩咐摩西说:为我造一个帐幕;你知道我所要的帐幕,所以材料等全由你定规,你只要替我造一个帐幕就是。摩西也可能知道神所要的是什么,于是他就照着自己的意思为神造出一个帐幕。但是我们知道神没有将任何一点细节留给摩西去定规,即便是一针、一线、一橛,都要照着神的意思。我相信只此一例,已足显示先知职事乃要照着神的心意,将神原初并终极的丰满旨意表明出来,并为神持守这旨意,在一切关乎神旨意的事物上阐明神的心意,且要使所有的细节,都与神的旨意相符合,让神的旨意支配一切。

 

  先知的职事与膏油涂抹

 

一、对神旨意的深切认识

 

  这事关连着许多方面,这些都是先知职事的特点,我们能从神的话清楚看见,其中首要的一项乃是膏油。膏油涂抹的意义和其价值,主要在于惟有神的灵知道神那完满和详尽的计划,也惟有祂能使每一件事在原则上符合神的心意。我再说,惟有神的灵能。这也是圣经告诉我们的一件最奇妙的事,当你在神的话语中,摸着那些表达神计划最原始最单纯的启示时,其中的每一点在原则上都与以后更丰满的启示相符合。神是如此保守一切使之均合于原则,任何一件事不论发展到如何完全的地步,原则始终不变,你无法离开原初的原则。同样当你在神的话中去看一件已经相当发展的事物,你也能看见,在原则上与当初的毫无二致。

 

  神作事总是使一切事物都符合那些原初的原则,祂从无丝毫偏差,这里有神的律,而神的律是不改变的。关于这一切惟有圣灵知道,圣灵知道那些律法和法则,以及所有在属灵上支配着神旨意的事物。惟有祂知道神的计划和其细节,也惟有祂能使一切与那些法则和律法相符,每一点都必须合于那些法则。有一件事是可以确定的,如果在根基上有一点与神原初的、属灵的原则不符,早晚必然带进悲惨的结局。因此不只在根基上,就是连每一个细节,都必须与根基或是根源相符。许多人在这一点上不明白。虽然我们亦在摸一条路,正在摸索着往前,但我们正慢慢的,也是一点一点的摸着亮光。先知的职事是一种照亮的职事,它在膏油涂抹之下,将一事物带回到绝对安全,绝对稳固的地位里,因为那是符合神的原则的。

 

  膏油的涂抹是必须的。第一,因为惟有神的灵熟知神所有的心意。只有祂能借着述说及运行,使事物与那支配一切之神的原则相符合。每一件从神那里来的事,必须是这些原则的具体表现。教会的原则(就是支配教会的原则)说出教会是属天的,她不是属地的,她乃是与那位在天上的基督有关连。教会的产生乃在基督升天之后,这说出以基督在天上而论,教会必须在属灵方面亦进入属天的立场。她虽然在地上,却和天上的基督关连,所以必须脱离属地的立场,成为一个真正属天的、属灵的机体。这是新约圣经清楚说明的一个神圣的律和原则。从使徒行传以后,这一点极为显然。

 

  但这并不是说到了新约时期才有的新东西。神把这个律放在一切预表基督和教会的事物里。神不容让以撒离开迦南地到外国去娶妻,他必须等待老仆人去把他妻子带到他那里。这里藏着一个律,如今基督在天上,圣灵却被差来,要把教会带到祂那里--先是灵里,以后是实际的,原则上正是这样。约瑟被弃绝,如同经过死亡一样,最后达到宝座,因着被高举得着了他的妻子亚西纳。约瑟是基督极明显的预表。基督亦是在祂被神高举之后,得着了祂的教会,就是祂的新妇。五旬节实在是基督被高举的结果,那时教会在灵里和被高举的基督有了活的联结。在约瑟的故事里,你也看见这原则。你若继续看下去,你能看出神如何在细节里保守这原则,并且发现旧约里许多简单的事物,就是神那些永远原则的具体表现。这正好应验了圣灵最后的宣告,说:预言中的灵意乃是为耶稣作见证(启十九10),这里告诉我们一个伟大的、属天的真理,那就是预言中的灵是指向基督,见证基督。

 

  我不知道你们对于神在事物中所藏着的原则,其无比的重要性,印象是否深刻。一件事情的成败,往往取决于原则的发现,与对该原则的承认和尊重。只有圣灵知道神一切的原则,只有祂完全知道神的思想和心意。因此若要一切事物都符合神完满的思想和旨意,必须活在膏油的涂抹里--就是由神的灵来负责。一个膏油涂抹的职事,也就是由圣灵负责的职事,圣灵将自己交托给他。我想这一点是没有人反对的,那就是我们需要圣灵,需要祂来管理,需要祂来作一切的说法。哦,这不仅是一个真理,和我们所处的地位,这里所包含的太多了!

 

  二、藉启示而认识

 

  现在要说到关乎先知职事的第二件事,膏油涂抹带来了启示。一般说来,似乎很容易接受这一种说法--我们需要圣灵来作一切,凡事由祂起头、执行、管理,祂是我们的智慧和能力。然而实际上这是我们毕生的功课,它带我们进入对于圣灵的需要,在每一件事上需要祂来启示。这说出先知原先何以被称为先见(看见者)的原因。他们看见了别人所没有看见的,他们看见了别人所不能看见的(连那些虔诚的,敬畏神的人也不能看见),因为他们是借着启示而看见的。

 

  先知的职事需要启示,因为它是启示的职事。这一点我们还需要更仔细的再看。现在我只能着重的点出此一事实。我所说的启示并不是圣经之外的启示。我无法同意今天教会中有一些所谓的先知,在圣经之外说预言。绝不,圣灵的启示乃是根据圣经,就是神已经默示的。神知道圣经是丰富的,圣灵的运行要将眼睛未曾看见,耳朵未曾听见的启示出来。这就是在圣灵里的奇迹。这样活在圣灵里经常有的发现,每一件事都是满了惊异和奇妙。一个在圣灵管治之下的人,决不会陷于停顿和静止,他决不会说已经达到了终点,也不会到了一个地步以拥有许多真理而故步自封。一个真实活在圣灵里的人,会认识在我们所看见、领会、感觉到的事物之外,还存在着许多无限和超越的事。那些以为知道了的人,他们达到一种停滞不前的地步,除了他们原先所看见的,不能再有看见。这正是不认识圣灵思想的代表。在圣灵引领之下的先知职事,乃是在启示上不断增长的职事。

 

  先知总是再三回到神面前去寻求,除非他得到神的指示,他绝不传讲第二件事。他绝不因为既具先知之名,又受众人寄望,就作职务性的工。不,先知的地位绝不是职务的。先知的职事一旦成为职业化,先知的职事就被悲剧所笼罩。撒母耳建立了先知学校,先知的职事乃趋于职业化。我们必在先知学校和真正的先知职事之间加以分辨。先知学校的毕业生,和那些像撒母耳、以利亚、以利沙所代表的真正先知们是不同的。无论何时,事情一旦演变成职业化,许多东西就失落了,因为先知职事的本性和实质,乃是系于新鲜的启示。一件启示的事是新的,可能它早已有,但是对于相关的人来说,它是全然新鲜的,借着圣灵启示在人心里。它是那样的新鲜、奇妙,以致在他看来,好像从未为人见过,事实上,可能千万人早已经看见了。使一切事物保持活泼新鲜并满有神圣能力的原因全在启示。你无法以老旧的道理,用来恢复老旧的地位。你也不可能借着恢复一个真理的准确说法,来恢复一些已经失落的光景。你很可能将新约时代初期的真理讲得极透澈,而你与当日得着那真理的情形却相距甚远。

 

  先知的传递不是教训的传递。有一些事是借着神的运行,从神而来的。有些事可能很实在、很活泼,是神借着一些器皿带来的,这器皿也许是一些个人或团体,他们之所以是活泼的,因为是神在膏油涂抹之下所带来的。后来有人试着仿效、抄袭,或者有人承袭这事,投票选举或指派继承者,于是事情就如此继续下去,但是某些活的因素已不复存在。因承继必须出之于膏油,不能凭借组织或道理。除非得着新约的膏油,我们断不能仅凭重述新约的教训,就恢复新约的情景。我并非摒弃教训,那也是不可少的。但是使事物充满新鲜活泼和朝气的乃是膏油。每一件事必须经由启示而来。

 

  我信读者知道怎样将圣经条析分明,并以有趣的方式陈述各卷的内容,和其中的道理是怎样的一回事。我们可以用这种方法来读以弗所书和其它各卷。当我们这样来读以弗所书的时候,可以将教会就是基督身体的纲要分条列出,而实际上对于教会是什么,我们可以仍旧像蝙辐一样瞎眼!直等到有一天,神在我们里面作了工,在我们深处有了神深切、厉害、又可怕的工作,我们才看见教会,才看见身体--才看见以弗所书!这里的分野如同两个世界,一个是真理的,在技术细节上准确无误,并且饶有兴趣和吸引,然而却缺少了一些东西。很可能我们能讲论真理的始末,却不知内里到底有些什么,我们还以为我们知了,知道得那么确定,甚至愿意为它舍命,直到有一天,我们经过了那经历,有一些事在我们身上发生,才晓得我们并不知道。对于神的话语,凭着聪明敏捷的头脑,而有的清楚领会,与属灵的启示全然不同,其不同有如两个世界,然而这不同人无法明白,除非在他们身上有一些事发生。我们目前只说这事实,以后再说所发生的事情。要记得,启示是借着膏油来的,并且要看见神所要得的是什么,无论是概括的或详尽的,必须借着膏油来启示。

 

  因此我们可以得到一个这样的结论,先知的职事是借着圣灵看见了神原初并终极的旨意,虽然其中的细节还需要一再的启示。关于这一点,即使在那些最有亮光的神的仆人身上,也是如此。

 

  三、与神的思想全然一致

 

  这是和膏油涂抹有关的第三件事,在大体上我们已经提起过,就是准确性。

 

  膏油的涂抹使我们和神有直接的接触,也就是面对面的看见神。这正是摩西平生的写照,以后以色列中再没有兴起先知像摩西的,他是耶和华面对面所认识的。(申卅四10)到了这时候,你就来到一个境地,对神有直接属灵的认识,和祂有直接的接触,你有了开启的天,这时你不能因着什么顾虑,为任何利益,作一个妥协的人,偏离你心中所得的启示。

 

  使徒论到摩西时说:摩西为仆人,在神的全家诚然尽忠。(来三5)而摩西的忠诚特别是显在他绝对受神所说之话的支配。在出埃及记末后的几章中,一再重复的说:正如耶和华所吩咐摩西的,见证每一事摩西都照着神所说的而作。神将摩西兴起来,借着他建立整个制度,其中的每一个点都是照着祂所吩咐的。要知道这究竟说明什么,必须明白前面曾说过,那个含着伟大包括性的解释。神的心所注视的乃是基督,从永远到永远,在每一点上神都以基督为着眼点,摩西所建立的制度,不过是代表基督的一部分,因此在每一个细节上,他必须准确。这实在是一条艰难且满了代价的路。但是你不能一面有了启示,并在启示中前行,而同时却在细节上折衷,不全照主所要得着的去作。你不能受办法、政策或众人意见所左右,你必须受主在你心里所启示的祂的旨意所支配。这就是先知的职事。

 

  先知不像一般人,能因境况稍有改进而满意,曲意迁就适应。不,倘若事情只能稍稍改善,他们绝不干休。以耶利米为例,在他的一生中,犹大曾有一位英明的王,力图振兴,他使通国上下守逾越节,百姓也一同欢乐守节。这显然是一件大事,他们诚然在耶路撒冷作了大事。然而这件事不过是外面的,众百姓的心还没有转变,邱坛还没有废去,耶利米原初所说的预言仍要应验。如果这一次显然的革新是真的,那么耶利米预言犹大将要被掳,圣城将要被毁,百姓将要交在仇敌手中的审判,就不会应验了。耶利米却不作如是想。他也许当时不领会,甚至感到困惑,然而他的心却不容他以表面的改善为满意。以后他发现了原因--虽然犹大的革新在某种限度上来说是一件好事,但它并不代表一种从心里发出的深切改变,所以审判仍属必须。

 

  先知无法将一件仅属较好的事,当作是完全的、最终的来接受。自然我们对于世上任何美善,纵然极为细微,都该慷慨欣赏--对于任何一件正直、真实、出于神的事,都当将感谢归给神,然而我们却不能因此说主完全满足了,这就是主所要的。不,先知的职事乃是对于神的思想绝对忠诚,那是一种全然准确的职事。膏油涂抹的意义正是如此--使我们看见一位丰满的基督。

 

  启示录第十九章十节总结了以上所说的一切,圣灵用一句话总结了历代的先知职事。我认为先知的职事始于神应许女人的后裔要伤蛇的头,其后以诺又预言说:看哪,主降临(犹19)从此一路下来,到了启示录的末了,对于这个思想作了一个结论,他说:预言中的灵乃是为耶稣作见证。换句话说从始至终,预言的灵乃是为耶稣的见证。预言的灵是常常以祂为中心,从最初所说女人的后裔,一直到看哪,主降临注意从开头的时候,首末就已摆在一起。从始至终,先知的职事总是叫人看见主耶稣,那位丰满的基督。他所赐的有先知,直等到我们众人都达到基督的丰满。这就是神的目的。神永远不能满足于任何少于祂儿子丰满的事物,而教会正是祂儿子丰满的代表。教会要成为祂的丰满,成为一个长成的人,这就是教会。先知的职事乃是要使基督的丰满,完满的基督就是包罗万有的基督,得以达到。基督是中心,也是圆周。基督是始,也是终。基督是一切,一切都是基督。藉启示看见基督的意义就是说,除祂之外,你再不能接受别的。你一看见就定规了。达到神目的的路乃是借着圣灵而有的看见,这个看见就是先知职事的根基。

 

  这些话已足说明,认识职事的性质,就能以认识器皿。成全这职事的器皿可能是个人,也可能是团体。盼望你们不要把使徒、先知等名称仅仅看为职务,它们更重在是一些活的功用。神十分注意器皿和功用一致,神不要人仅有安排的职务和虚空的衔头。器皿必须具有功用,功用方足证明那是器皿。宣扬自己是先知是无益的。愿神在这一个时代中兴起先知的职事,好使神的子民重新看见并认识,神对于祂儿子的完满旨意。这是神子民的需要,也是主的需要。── 史百克《基督徒基本的认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