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第二章 行──我们在世上的生活

 

      我们已经说清楚,基督徒的经历不是以行开始,乃是以坐开始。每次我们颠倒了这神圣的次序,就必产生不幸后果。主耶稣已经为我们作了每一件事,我们现在的需要就是确信地安息在祂里面。当我们跑出来,在自己的能力里要作任何事时,我们立刻发现犹如面对着一堵无法通过的石墙一般。只有当我们信靠主时,才能在祂的能力里被带领过去。这不是过分强调,一切真实属灵的经历总是从安息开始。

但那并不是终点。虽然基督徒的生活是以坐开始,而坐总是随着有行的。当我们一旦已经妥当了,真的就座了,并因着坐下已经得到了力量,那么我们在事实上定规开始行。坐说出我们和基督在天上的地位。行是属天地位在这地上实行的活出。我们既是一个属天的人,我们就要在地上的行动中带着那属天的印记。这就带进了些新的问题。那么以弗所书关于行对我们说了什么?我们要看见,这卷书信劝告我们两件事。我们现在来看其中的第一件。

所以我为主被囚的劝你们,既然蒙召,行事为人就当与蒙召的恩相称,凡事谦虚,温柔(四12

所以我说你们行事不要再像外邦人存虚妄的心行事人要将你们的心志改换一新。(四1723

也要凭爱心行事,正如基督爱我们,为我们舍了自己。(五2

行事为人就当像光明之子总要察验何为主所喜悦的事。(五810

      在以弗所书中行这个字用过八次,这字字面的意思是走动,保罗在这里就象征性的用以表明持身处己、整饬品行。这字立刻将基督徒行为的问题带到我们跟前,这书信的第二段大部份就是说到这个。行为的试验乃是在我们与人的交往关系之中,这就是这里行为问题所要对付的主要方面。信徒之间、邻舍之间、夫妻之间、父子之间、主仆之间,这些关系在这里都很实际的论到。行事忍耐互相宽容,要弃绝谎言,各人与邻舍说实话,生气却不要犯罪,不要再偷,一切的苦毒都从你们中间除去,要以恩慈相待彼此饶恕,彼此顺服,不要惹气,要听从,不要威吓。没有比这些命令更实际的了。

      让我提醒你,主耶稣自己就是在这点上开始祂的教训。请细心注意祂登山宝训中这一段话的说法:你们听见有话说,以眼还眼,以牙还牙,只是我告诉你们,不要与恶人作对;有人打你的右脸,连左脸也转过来由他打。有人想要告你,要拿你的里衣,连外衣也由他拿去。有人强逼你走一里路,你就同他走二里。有求你的就给他;有向你借贷的不可推辞。你们听见有话说,当爱你的邻舍,恨你的仇敌;只是我告诉你们,要爱你们的仇敌;为那逼迫你们的祷告。这样就可作你们天父的儿子;因为祂叫日头照好人,也照歹人,降雨给义人,也给不义的人。你们若单爱那爱你们的人,有什么赏赐呢;就是税史不也是这样行吗?你们单请你弟兄的安,比人有什么长处呢;就是外邦人不也是这样行吗?所以你们要完全,像你们的天父完全一样。(太五38-48

      你说:可是我作不到,这是不可能的要求。就如那位工程师一样,你觉得你被人亏待了──可能是极厉害的亏待,你不能使自己赦免人。你是有理的,而你的仇敌所行的完全不义。要爱他可能很理想,但不可能。

 

天父的完全】自从亚当吃了知识树上果子的那日起,人已经落在分辨什么是善,什么是恶之中。天然的人已为自己定出一个对与错,义与不义的标准,而努力靠此而活。我们作了基督徒自然是不同的。是的,但怎样不同呢?自从我们悔改之后,一种新的公义感已经发展在我们里面,结果我们也是一样,充塞着书与恶的问题。但我们有没有确知,对于我们,出发点是不同的?基督是我们的生命树。我们并不从道德的对错上开始,我们不从那善恶树开始,我们是从祂开始,我们所有的问题乃是一个生命的问题。

      没有一件事损害我们基督徒的见证,比要求自己对和要求别人对更大的了。我们贯注于什么对或什么不对。我们问自己受人的待遇公平,不公平。我们就以这些来确定自己的行为。但那不是我们的标准,对于我们整个问题乃是一个背十字架的问题。你问我:有人打我的脸是对的吗?我回答:当然不对!但问题是,你只要对吗?我们基督徒生活的标准绝不能是对或错,而是十字架。十字架的原则就是我们行动的原则。赞美神,祂叫日头照好人也照歹人。就祂而论,这乃是祂恩典的问题,并不是对或错的问题。那也要作为我们的标准,彼此饶恕,正如神在基督里饶恕了你们一样。(四32)对或错乃是外邦人和税吏的原则。我们的生活乃要受十字架原则和天父完全的原则来支配。所以你们要完全,像你们的天父完全一样。

      在中国南方,有一位弟兄,在山腰间有一块稻田。在缺水的时候,他就用一个脚踏的水车,从灌溉的水圳踏水到他的田中。他的邻居有两块田在他的下面,一天晚上,在田边挖了一个裂口,排去了他所有的水。这位弟兄补好裂口,打进更多的水,他的邻居又照样的作,就这样重复了三四次。于是他就和弟兄们商量。他说:我曾试着忍耐,不要去报复,但这样对吗?他们一同为这事祷告,以后有一位弟兄回答说:我们若仅仅作对的事,我们就真是可怜的基督徒了,我们必须作得比对更多。这弟兄非常的受感动。第二天早晨,他去先为着下面的两块田踏水,然后到下午再为自己的田踏水。此后水就留在他的田里。他的邻居非常惊异他的行动,因此来寻求这原因,过了一些时候也成了基督徒。

      所以,我的弟兄们,不要站在你的对上。不要以为你已经走了第二里路,你就是行了义。第二里路仅仅是第三里和第四里路的象征说法。那个原则就是模成基督。我们不袒护,不要求,不命令;我们只有给出去。当主耶稣死在十字架上时,祂并不是为了护我们的权利而作。乃是恩典把祂带到十字架上。现在既是祂的儿女,我们也常要给别人,无论是他们该得的,或超过他们该得的。

      我们已经说过,我们常是不对的。我们失败,而从我们的失败中学到功课,那总是好的──要承认失败并要行超过所当行的事。主所要的就是这个。为什么?因为这样就可以作你们天父的儿子(太五45)。这是一个实际儿子名分的问题。神真的已经预定我们,藉着耶稣基督得儿子的名分(一5),但我们领会错了,以为我们已经成年──我们已经是长大成人的儿子。登山宝训教训我们,儿女在度量上要达到儿子应负的责任,这样,他们就与他们的父一同表明共同的灵和态度。我们被呼召要在爱中得以完全,以显明祂的恩典。所以保罗也说:所以你们该效法神,好像蒙慈爱的儿女一样,也要凭爱心行事,正如基督爱我们,为我们舍了自己。(五1-2

      我们现面对着挑战,马太福音五章立了一个标准,我们会觉得那是高得不可能的,但保罗在以弗所书这一段里却附议这标准。困难乃是在于我们不能在自己天然方面找出方法来达到那个标准──行事为人要合乎圣徒的体统(五3)。神所确实要求我们的这个问题,我们的答案在那里呢?

 

行的力量何处来】在保罗的话里,这秘诀就是运行在我们里面的大力(三20)。在另一篇信息中他说:我也为此劳苦,照着祂在我里面运行的大能。(西一29

我们再回到以弗所书的第一段。基督徒生活秘密的能力是什么?从那里得来这能力呢?让我用一句话回答:基督徒的秘诀就是他在基督里的安息。他的能力乃是从神所赐的地位而来的。所有坐的人就能行,因为在神的思想中,后者自然就随着前者。我们一直与基督同坐,我们就可以在人前继续的行。一放弃在祂里面安息的地位,立刻我们就要绊跌,我们在世上的见证就要被毁损。但若住在基督里面,我们这地位就获得主的能力,使我们地上的行动能配得过祂。你若想要这种行动的例证,先不要想在赛跑中跑的人,试想一个在车里的人──或者更好是一个瘸子坐在一辆机动的残废车中。他在作什么呢?他在行──但他也在坐着。他不断的在行,因为他继续着。他的前进,根据他所在地位。自然这是一个基督徒生活不十分恰切的比方,但可用以提醒我们,我们的行事为人基本是倚赖我们在基督里内在的安息。

      这个说明了保罗这里的话。他已经先学了坐,他已经来到在神里面安息的地位。结果他的行并不是基于他的努力,乃是基于神在他里面大能的工作。这里就含着他里面能力的秘诀。因为保罗已经看见他自己坐在基督里,他在人前的行,藉着基督的内住就成为可能。因此他为着以弗所信徒的祷告乃是:使基督因你们的信,住在你们心里。(三17

      我的手表如何走呢?是先动呢?还是先被动呢?当然是因先受了外面力量的动,它才能走,然后它只能作所指定的工。我们也有所指定要作的工,我们原是祂的工作,在基督耶稣里造成的,为要叫我们行善的工(照原文另译),就是神所预备叫我们行的。(二10

      使徒保罗在生活中所显于外面的,不过都是神在他里面工作的表明而已。神自己正在保罗里面作事──祂是在他里面大能的运行(西一29另译)。结果就叫保罗能在外面有所作为。他写给腓立比人说:就当恐惧战兢,作成你们得救的工夫,因为你们立志行事都是神在你们心里运行,为要成就祂的美意。(腓二12-13)神先作进来,再作出去!这就是秘诀。但除非我们让神在我们里面作,否则我们就不要想作出去。我们常想要谦卑和温柔,却不知道让神把基督的谦卑和温柔作在我们里面是什么意思。我们想要显出爱,既发现自己没有,就向主求这爱,于是我们就惊奇,祂好像并不把爱给我们。

      让我再用前面的例子。或者有某一位弟兄,你觉得非常为难,你和他常发生难处。每当你遇到他时,他说话行事都会引起你的愤怒。这叫你受困扰。你说:我是一个基督徒,应该爱他,我要爱他,的确我定规要爱他!于是你非常热切的祷告:主阿,加添我对他的爱。哦神,赐给我爱!于是你加强控制自己,并鼓起你所有意志的力量,立了一个真实的心愿,要向他表示你所祈求的爱。但是,啊呀,当你一来到他的面前,不知什么东西就把你的好意都赶跑了。他对你的反应,不仅不是鼓励,甚且是相反的,于是旧怒又被点燃,你最多只能再一次对他以礼貌相待。这是为什么?你向神寻求爱,自然没有错,你的错是在于把爱当作一些事物来寻求。你想要用神的恩赐,靠自己天然的能力,而来作神凭自己的爱所要藉着你作的,那就错了。不同的地方就在此。但愿我们看见这个。

      那是积极的方面,消极方面呢?你如何控制那些别的成分,诸如愤怒和恶意的思想感觉呢?因为你稍受激动,这些就要显于形色。在此我要请大家注意我们所曾提过的,就是一个命令,那几乎都是用被动的说法:让一切苦毒、恼恨,忿怒、嚷闹、毁谤、并一切的恶毒,都从你们中间除掉。(四31另译)对于这样的话你毫无疑问会回答说:那是太难了,我如何能答应这一切的要求,使这些东西一点都不留下呢?没有办法。要想彻底除去这一切,并不值得去挣扎,因为我知道我绝不会成功。对于这话,我是这样答复:自然你是不能──但祂能。保罗的话岂不就是含意说:祂确实要如此作吗?祂十字架的能力足能把从你老旧天性所发出的一切,带到死亡和坟墓之中,你的责任并不是要向那些东西挣扎反抗,而是要信靠祂,让祂的十字架来作工。还要记得你安息在基督里的地位。一直站在那里,而让那一切东西从你身上除去。

      神已经把基督给了我们,在祂之外现在再没有什么要我们来接受,圣灵已经被差遣把基督的所是──不是一些和祂分开的,或祂以外的任何东西──产生在我们里面。我们是藉着祂的灵,用能力得以在里面的人里刚强起来以致知道基督的爱(三1619另译)。我们在外面所彰显的乃是神已经先放在我们里面的。

 

如何达成神一切的要求】请再读一遍哥林多前书一章三十节的话。神不仅把我们放在基督里面,神又使祂成为我们的智慧、公义、圣洁、救赎。这是圣经中一个最大的记述。祂成为我们。我们若相信这个,我们能把我们所需要的任何东西放在这句话里,并且能知道神已经把它好,因为藉着圣灵在我们里面,主耶稣已叫祂自己成为我们所缺乏的任何东西。我们常认为圣洁是一种德行,谦卑是一种恩典,爱是从神那里求来的一种恩赐。但神的基督乃是以祂自己作我们所需要的一切。

      许多时候,在我需要之中,我常常以为基督是另外一个人,而没有实际的把祂当作就是我所最感缺乏的事物。有两年之久我在暗中摸索,想要建立起我所认为基督徒生活中该有的德行,却徒劳无益。于是有一天──那是在一九三三年──亮光从天上向我打开,我就看见基督被神命定,在祂的丰满中成了我的一切。何等的不同!哦,事物都是虚空!凡与基督无关的,我们抓住的时候不过都是死的。我们一旦看见了这个,那对我们将是一个新生活的开始。我们的圣洁从此以后将要成为一个有位格的圣洁,我们的爱也是一个有位格的爱。我们得到启示,祂的自己在我们里面,就是对于神一切要求的答案。

      现在再到那位难以相处的弟兄那里去,但这次在你要去以前,这样向神说:主,我最终已经非常清楚,在我自己里面我完全不能爱他,但我现在知道,有一个生命在我里面──你儿子的生命这生命的律就是爱。祂不能不爱。你不需要勉强自己,安息在祂里面,依靠祂的生命,这样就敢去见那位弟兄,并对他说话──就有奇妙的事发生!极其不知不觉地(我要强调这个不知不觉,因为知觉只在以后才来),你发现自己能十分愉快地和他谈话,不知不觉地爱他,不知不觉地认他是你的弟兄。你很自由地和他晤谈,而有真实的交通,你在回来的时候会惊奇的说:怎么?我刚才一点都没有紧张罣虑,但是我竟然一点怒气都没有!很不可思议的主与我同在,并且祂的爱得胜了。

      祂的生命运行在我们里面,乃是一种真实的自动自发──那就是说,不需要我们的努力。一个绝对重要的定律乃是不要试(Try)而要信(Trust)──不要靠我们自己的力量,乃要靠祂的力量。因为生命的流通才显出我们在基督里真实的所是。乃是从生命的泉源才发出甜水来。

      我们很多人都是要去作基督徒。今天许多基督徒的生活,大部分是假装的。他们过属灵的生活,说属灵的话,用属灵的态度,但他们是靠自己来作这一切的事。这里所含蓄的努力,该叫他们知道有些地方不对了。他们强迫自己不作这个,不说那个,不欺骗别人,他们发现这一切是何等的离呢!这就像我们中国人要说外国话一样,无论我们多努力,总不能那样自然;我们必须勉强自己那样的说。但当我们说本国的言语时,没有比这再容易的了。甚至当我们完全忘了自己在作什么的时候,我们仍然能说。这话是流出来的,是完全自然而来的,这种自然就向人显出我们是如何。

      我们的生命乃是基督的生命,藉着内住的圣灵进到我们里面,同时那生命的律也是自然的。我们一旦看见这事实,我们必要停止挣扎,除去假冒为装。没有一件事比装作更伤害基督徒的生命了。没有一件事比我们停下外面的努力,使我们的态度成为自然更有福了。那时我们的话语、祷告、生活,就完全成为内在生命的自然流露。我们有没有发现主是何等美善?祂在我们里面就是那样的美善!祂的能力是否浩大?祂在我们里面的能力也不稍差!赞美神,祂的生命永远是大能的,而在那些敢于相信神话的人的生活中,这神圣的生命将在权能中彰显出来,丝毫不逊于古时所表现的。

      我们的主说:你们的义若不胜过文士和法利赛人的义,断不能进天国。(太五20)这是什么意思呢?我们在前面已经看见,祂在这句话之后,如何重复的说:你们听见古人说只是我告诉你们。而在摩西律法的要求与祂自己那极大的要求之间作一个对比。但既然已过许多世纪之中,人曾想达到前者标准已经失败了,怎么主还敢把祂标准提得更高呢?祂所以能这样作,只因祂相信祂自己的生命。祂并不害怕对祂自己定下更高更苛刻的要求。的确,我们可以放心愉快地读马太福音五至七章天国的律法,因为它们显示主完全确信祂的生命对祂的儿女是有效的。这三章说出这神圣生命的神圣责任。祂在我们身上这样大的要求,显示祂有大的信心,信任祂所放在我们里面的资源,足够来答应那些要求。

      有没有一些困难的情形对抗着我们?那是不是一个对或错、好或坏的问题?我们不需要去寻求智慧。我们不需要再在知识树上下功夫。我们有基督,祂乃是我们从神而来的智慧。生命圣灵的律在基督耶稣里不断的告诉我们,祂对于对或错的标准,以及圣灵的态度,藉此困难的情形就得以应付。

      许许多多的事情要兴起来伤害我们基督徒义的感觉,并且试验我们要有什么样的反应。我们需要学习十字架的原则──我们现在的标准不再是旧的,而是新人。这新人乃是照着神在真理的义和圣里面创造的。(四22-24另译)主,我没有权利来抗辩。我一切所有的都是因着你的恩典。一切都在于你!我认识一位日本女基督徒,她有一次遇到一个窃贼挖洞进到她的房子里来。在她简单而实际对主的信心里,她给这人做了一顿饭吃──然后还把她的钥匙交给他。那贼因她的行动感到羞愧,神就对他说了话。藉着她的见证,那人今天成了在基督里的一位弟兄。

      许多基督徒懂得一切的道理,但却过着与这一切道理相反的生活。他们知道一切关于以弗所书一至三章的事,但他们却不把四至六章付之于实行。与其这样矛盾,倒不如没有这些道理好些。神不是已经要求一些事么?那么再回到神面前,寻求方法来遵行祂所要求的。但愿主教导我们,基督徒生活的整个原则就是我们超出那些对的,而去作那些讨祂喜悦的。

 

爱惜光阴】关于我们基督徒的行事,还有一些事要注意。行这个字除了已经说过的,还有更进一步的意义。它首先是指着行动或行为,但也包括有进步的观念。行就是前进、进步。我们现在就是要简单来看,我们如何向着目标前进。

你们要谨慎行事,不要像愚昧人,当像智慧人;要爱惜光阴,因为现今的世代邪恶。不要作胡涂人,要明白主的旨意如何。(五15-17

      你会注意到,在上面的经节中,时间的观念,和聪明愚昧的不同,两者之间有所关连。行事像智慧人,爱惜光阴不要作胡涂人。这是重要的,我现在要提到两处别的经节,也是类似的和这些事连在一起。

那时天国好比十个童女其中五个是愚拙的,五个是聪明的。愚拙的拿着灯,却不预备油半夜有人喊说新郎来了!你们出来迎接他。那些童女就都起来收拾灯。愚拙的对聪明的说我们的灯要灭了她们去买的时候新郎到了,那预备好了的,同他进去坐席,门就关了。其余的童女随后也来了(太廿五1-13)。

我又观看,见羔羊站在钖安山,同祂又有十四万四千人,都有祂的名,和祂父的名,写在额上。他们原是童身,羔羊无论往那里去,他们都跟随祂,他们是从人间买来的,作初熟的果子归与神和羔羊。在他们口中察不出谎言来;他们是没有瑕疵的(启十四1-5

 

      有许多圣经经节向我们保证,神所起头的祂必完成。我们的救主乃是一位拯救到底的救主。没有一个基督徒最终是半得救的,即使我们现在在某种意义上可以这样说,神必要使每一个信祂的人得以完全。这是我们所信的,我们必须记牢,当作我们再要往下说的根据。我们和保罗一样深信那在你们里面动了善工的,必成全这工,直到耶稣基督的日子(腓一6)。神的能力是无限量的,祂能保守你们不失脚,叫你们无瑕无疵站在祂荣耀之前(犹24;提后一12;弗三20)。

      然而当我们回到这事主观方面──就是关于它在我们今生地上生活中实际的行出,我们就遇到时间的问题。在启示录十四章里,有初熟的果子(4节),和熟透的庄稼(15节)。成熟和初熟之间的不同是什么?当然不是性质的不同,因为所有的收成都是一样的。它们的不同只在于成熟的时间。有些果子达到成熟先于别的果子,因此就成了初熟的果子。

      我的故乡福建省的橘子是很著名的。我可以说(也许是偏见)世界上任何地方的橘子都没有那样的。在橘子季节才开始的时候,你看到满山的果树都是青绿的,但你若再仔细看一下,就看见在树丛中闪着金色的橘子。这一群金色的点子散布在深绿的树荫中,真是一幅美丽的景色。过后所有的果子都要成熟,树丛就要变成金色,但现在只有这些初熟的被摘下来。它们被小心的用手摘下来,获得最高的巿价──常有盛产时节三倍的价格。

    部总会达到成熟。但羔羊乃是寻求初熟的果子。在比喻中的那些聪明的,并没有比别人作的更好,但他们是在较早的时间里作好了。请注意,其余的也是童女──无疑是愚拙的,但并不是假的。她们也是与聪明的在一起去迎接新郎,她们也有油在灯里,并且他们的灯也是点着的。但愚拙的没有想到祂会迟来,现在她们的灯要灭了,她们却没有预备油在器皿里,别人也没有够用的油供应她们。

      有些人听到主对愚拙的童女说,我不认识你,感到困惑不解。他们觉得,若她们是主真正的儿女,许配如同童贞女献给基督(林后十二2),那主怎么会对她们说这话呢?但我们必须明白这比喻的教训,神的儿女在将来,确实有一些事奉主的特权,会因着没有预备而丧失。圣经说,其余的五个来到门口说:主阿,主阿,给我们开门。什么门呢?一定不是救恩的门。你若失丧了,你就不能到天门来叩门。因此当主说,我不认识你,祂必定是在某种有限的意义中用这句话,就像下面所举的例子一样:

      在上海有一个违警法庭法官的儿子,因着不小心驾驶而违警了。他被带到法庭,看见他的父亲坐在推事席上。审案程序全世界差不多都是一样的,推事审问说:你叫什么名字?你住在什么地方?你作什么职业?等等。这孩子很惊奇的对他父亲说:父亲,难道你不认识我?这位父亲严厉地敲着桌子说:青年人,我不认识你。你叫什么名字?自然这并不是说,他完全不认识他。在家里面他认识他,但在那个地方,那个时候,他不认识他。纵然仍是他父亲的儿子,这孩子还必须遵守法庭的程序付出的罚金。

      是的,十个童女都有油在灯里。但那些显出是愚拙的,乃是没有预备油在器皿中。既是真实的基督徒,他们就在基督里有生命,也在人面前有见证。但他们的见证并不持久,因为他们是过着一种随手得来,随口吃掉的生活。他们有圣灵,但我们可以说,他们并不是被圣灵充满。当紧要关头来到,他们必须出去再买油。到了最后,自然十个人全都够了。但不同的点在于一件事实,就是聪明的及时有足够的油,而愚拙的虽然到末了也有足够的油,却失去了预备油的目的。那完全是一个时间的问题,就是主所要归结的点。因此,在这比喻的末了,祂劝门徒们不要仅仅作门徒,而要作儆醒的门徒。

     不要醉酒,酒能使人放荡,乃要被圣灵充满。(五18)在马太福音二十五章,那并不是开始接受耶稣基督的问题,也不是圣灵降在祂的仆人身上,赐给属灵恩赐的问题,那乃是在器皿中另外预备油的问题──无论等候多长的时间,藉着在里面的圣灵继续不断奇妙的供应,能以继续不断的发光?(在这比喻中有灯,有器皿;实际上我们是灯,也是器皿。)有谁不知道这里面的丰满,而能活在属天永远中?没有一个童女能避免这个。所以主现在逐步带领我们,使我们对那丰满有认识。所以要儆醒,因为那日子、那时辰,你们不知道。

      要被充满。这是关于圣灵一个很不平常的说法,原文的意思是:你要不断的被充满。那并不是过一个关,像在五旬节一样,乃是一种情形,是我们在任何时候都要有的。那也不是外面的事,乃是里面的事;不是一个属灵恩赐和外面彰显的问题,乃是圣灵在我们灵里一种个人同在和行动的问题。祂保持器皿里的光不暗淡,在需要时可以维持到深夜。

      再者,那也不完全是一个个人的事。就如下面一节(五19)明确的指出,那乃是我们和别的基督徒共同依靠所享有的。因为要被圣灵充满,在那节圣经的话语中,不仅是口唱心和的赞美主,更是用诗章、颂词、灵歌、彼此对说。许多人很容易独唱,却很难在四部合唱,甚至二部合唱中唱得合拍和谐。这个在灵里合一的信息乃是放在以弗所书第二段的中心(看四31516)。圣灵的丰满赐给我们,是叫我们能在宝座前一同唱新歌(启十四3)。

为要守住我们主要的重点,让我再重复的说愚拙或聪明只依据一点而定:你若是聪明的,你要马上去寻求这丰满;但你若是愚拙的,你要把这丰满搁在一边,直到太迟的时候。我们有些人是作父母的,已经有了儿女。那些孩子们在天性上会有何等大的差异,一个立刻就顺服,另一个就想要拖延,免得去作。若确实有这情形,而你不够刚强,准许他有漏洞逃避,那么拖延的那个就实在是一个聪明的,因为他得以不作什么。但你若坚持你的话、你的命令,不许规避,最终必须服从,那么那个立刻规规矩矩服从命令就是聪明的了。

      要清清楚楚明白神的旨意。神的话若是能够不算数的,那么你想要逃避那些旨意,可能不是愚拙的。假若神是一位不改变的神,并有一个不改变的旨意,那么就要聪明,爱惜光阴。要在器皿里另外准备油远超过寻求别的一切事,叫神一切的丰满充满了你们(三19)。

      这个比喻并没有解决我们所有的问题。愚拙的如何去买呢?这里并没有告诉我们,我们无从得知。神到底用什么步骤来带领祂所有的儿女最终达到成熟,那不是我们所关心的,我们在这里乃是说到初熟的果子。我们是受到鼓励要往前去,而不是推究若不这样会发生什么事。

      你不能够藉着躲避而免去达到成熟,或者免去付出达到成熟的代价。聪明乃是连在时间上。是聪明的人就爱惜光阴。正如我的自来水笔现在是满着的,准备好给我的手实时应用;同样,聪明的藉着与主合作,就应付神的需要──成为合用器皿,随时供祂使用。

      请看使徒保罗,他的全人热情如焚。他曾看见神对人的旨意乃是系于日期满足的时候(一10)。他是一个安息于后来的世代中要丰满显现的救恩,而首先在基督里有盼堂的人(一12,二7)。就这一切而论,他作什么呢?他行。他不仅行,他并且跑。我奔跑并不是无定向的。(林前九26向着标竿直跑,要得神在基督耶稣里从上面召我来得的奖赏。(腓三14

      当人真实认识属灵的事物,开始与主往前去时,心中总常感觉:哦,我若早五年看见这些,那是多好!时间是如此短促,即使我们是往前的,实在需要迫切。请记得,这还不是我们有所得着的问题,乃是主现在必须得着的问题。主今天的需要乃是准备好的器皿。为什么?因为现今的世代邪恶。今日基督教的局势实在险恶,但愿我们能看见这个!

      主可能给我们非常强烈的带领。保罗曾说:我是未到产期而生的婴孩。他曾经过极大的关口,才达到他当时的光景──而他仍然竭力奔跑。这里总是一个时间的问题,神可能在我们里面很快的作一些事,缩短时间的距离,但祂已经作了许多。愿我们心中的眼睛得以明亮,知道祂的呼召有何等指望,愿我们行──更是跑,就像那些认识神的旨意是如何的人(一18,五17)。主特别喜欢这样拼命努力的人。―― 倪柝声《坐行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