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 大卫与儿子的名分()

 

你看父赐给我们是何等的慈爱,使我们得称为神的儿女。(约翰壹书三章一节)

今天早晨我们继续来看大卫与儿子名分的信息,昨天早晨我们只讲了一半,今天还得继续讲下去。

我们曾指出大厂在新约中占了何等的地位,新约中说到大卫有四十九次之多;也看见大卫和主耶稣是如何紧连一起,并且一直是在儿子名分的原则上向前。神曾和大卫立了一个约,神在那约中应许大卫在他后裔中立一位永远坐在宝座上。那约在所罗门身上并没有完全应验,但新约在几处告诉我们,那个约乃是在主耶稣基督身上应验了。神对大卫应许说:我要作他的父,他要作我的儿子。新约说,这句话已应验在主耶稣身上。所以支配大卫的原则乃是儿子名分的原则。

今天是我最后一次讲这件事,我愿再重复我最开头说的话。这就是我们刚才唱过的,第八十九首说到主的爱的诗歌。我们在基督里所得着的儿子名分乃是神的爱给人最大的东西。我不知道在这几天早晨你们听过这信息后,到底认识不认识这件事。使徙约翰会呼喊说:你看父赐给我们是何等的慈爱,使我们得称为神的儿女。神呼召我们作祂的儿女是何等大的事!所以再请求你们把这件伟大的事思想一下。

 

【一、神将一切信托大卫】昨天早晨我们说到大卫末了一件事是这样:圣经第二次题到大卫的名字,乃是和他受膏联在一起。他的受膏需要和扫罗家完全分开。扫罗这个人有一种光景完全和受膏相反,他的生活完全和受膏的意义相冲突。他完全是属肉体而不是属灵,他整个的生活破坏了属灵的价值。他反对神所膏的大卫,用了一生大部分的时间来毁坏神的受膏者。所以主把十字架带进来摆在扫罗的地位上。当大卫和扫罗以及扫罗冢完全分开的时候,神就把一切从扫罗传递到大卫身上。神常是把祂的责任给祂属灵的儿女。主没有办法把祂自己信托像扫罗那样属肉体的人。主能把自已信托我们乃是一件大事。圣经论到主耶稣曾说:耶稣却不将目己交托他们,因为祂知道万人。若主站在一边说:我不能把自己托给那个人,我知道那人不可信,否则定规把我代表错了,羞辱了我。我需要取一个态度把一切都保留起来。这是何等可怜!假如主能说:我能信托那个男人或女人主在他们身上无可保留,祂把自己完全托给了他们,这实在是一件重大的事。当大卫和扫罗以及扫罗家完全分开的时候,神就把一切托给了大卫。扫罗死了,约拿单也死了,大卫就开始和扫罗家分开,从那时起神就把一切都给了大卫。扫罗是便雅悯人,在以色列中有一个地位,得着神给他所有的机会,甚至于神把祂的受膏者都摆在祂的手下。神对扫罗非常体谅,尽可能的帮助他,但扫罗却站在肉体的一面,代表围肉体的基督徒,代表属肉体的教会。在这一方面,神尽量把自己保守起来,不把自己交托给人。当神得着像大卫那样的人时,他是完全和肉体分开,在膏油之下,随灵而行,神就开始把一切事交托给这个人。

 

【二、撒但的破坏】与撒但的国度联结也仇敌永不放弃。你们看见仇敌在大卫一生中最诡诈的作为:大卫在早年,就娶了扫罗的女儿为妻,这实在是撒但一件深奥的事,是魔鬼极其聪明的作为。很清楚的,扫罗女儿米甲这名字有很深的意义:就是谁像神呢?这成为大卫一生很实际的事,在这里面和扫罗家的一个联结。撒但籍着扫罗女儿就叫大卫和撒但的国度有了联结,撒但这样做乃是用相当宗教的方法。扫罗女儿米甲名字意思是谁像神呢?你们目前也许还不能领会此意。

请看主耶稣:主耶稣被带到旷野受试探,最大的试探是把世上所有的国度荣耀指给主耶稣看,说:你若俯伏拜我,我就把这一切都赐给你。撒但要藉肴宗教这条织,叫主耶稣和它的国度有一个联结。撒但要在主耶稣的国度里得到踏脚之地,并把基督陷在撒但的国度里。若主耶稣当时降服了而落到那陷阱中,那真是不堪设想。当然主耶稣绝不会接受撒但的意见,更不会拜它,这是不可想象的事,也是永不会发生的事,可是撒但确曾如此试探过。撒但想要藉妥协把它和主耶稣的国度联结起来。妥协是撒但毁坏儿子名分的杰作。撒但常试探说:你若是神的儿子,撒但所要对付和毁坏的,就是儿子的名分,因为他知道在儿子名分上,它的国度将要完全倾倒毁灭。

撒但在扫罗身上藉扫罗所做的也是这件事。我们记得有一个邪灵降在扫罗身上,撒但抓住了扫罗。撒但当知道全部事情的意义,它知道大卫的意义。神在永远里那个儿子名分的思想完全集中在大厂身上。一有儿子名分在这里,就是对撒但一个大的威胁,所以撒但无论如何要做到一个妥协的地步,把大卫和扫罗女儿结婚,这是撒但一个诡诈的举动,是大卫生平中最混杂的一件事。这就是保罗所谓的魔鬼的诡计,撒但常要把神的儿女陷到妥协的境地!

 

【三、进入属灵争战】请再回头看一点大卫受膏的事。大卫受膏后不久,他的父亲要他到军队中去,看看哥哥们的光景,并送点礼物,大卫就照着父亲的吩咐去了。大卫到了战场,正和人说话的时候,非利士伟人歌利亚前来挑战。以色列众人看见他,就都逃跑,极其害怕。大卫却把歌利亚端详了一下,问说:这未受割礼的非利士人是谁呢?旁边的人,就把故事讲给他听;大卫说,我要去争战。你们都知道这事以后的经过,最后歌利亚被打死了。我的意思是这样:在大卫受膏以后,就有一个争战对付歌利亚,同样在主耶稣受膏之后,也要到旷野对付神的仇敌神的儿子,受膏的王,到旷野对付今世的王。我们都知道,神的儿子在旷野如何推翻了今世君王的宝座,撒但在那里完全失败了。我们在大卫身上看见这件事的预表。他一受膏,就去对付预表今世君王的歌利亚,这就是为着儿子名分一个大的争战。受膏后最先一个结果就是属灵争战,这也许对你们是一个新的思想。我们常常祷告,求主用圣灵充满我们、用圣灵膏我们,我们常想只要得到圣灵充满,就能成为很大的布道冢:只要得着生命的膏油,就可以做许多奇妙的事。但请大冢注意,大卫一受膏,就进入争战,主耶稣也是如此。

若你真进入了属灵争战,不是说主不与你同在,相反的,主是与你同在,这是根自然的事。表面上是大卫的父亲叫他去,但原则上乃是受膏这件事叫他进入战场。一点没有疑问大卫不是靠自己,而是靠受膏的能力才打死歌利亚,撒母耳膏了他,从这日起,耶和华的灵降在大卫身上。扫罗轻视大卫,看大卫不过是一个童子,不能出去打仗。但神的灵临到大卫,神的灵比歌利亚不知道要大多少。不是我们自己能做什么,乃是神的灵才能做来。可能我们受人轻祝,算不得什么;仍是我们若得并圣灵的膏油,就不知道要比天然能力大多少。大卫打死歌利亚,乃是靠圣灵的能力。主耶稣到旷野受试探,也是被圣灵引导的,正如那膏大卫的灵把大卫引去打歌利亚一样。这个仇敌有什么结果呢?为什么神把我们带到属灵争战里?这是因为在属灵争战中,我们才证实神儿子的名分。就在那里,大卫证实了他是神的受膏者;也就是在那次旷野的战争中,证实了主耶稣是神的儿子。这个原则在所有神儿女身上都是如此。当我们遇到属灵争战时,那就是我们身上儿子名分的试验,也是一个机会证明我们有儿子的灵。我们实在是神的儿子,愿主帮助我们记牢这一点。

当我们进入争战的时期,仇敌常会对我们肉体说话:这种艰苦证明主已反对你了,你做了什么事,主已弃绝你了。像麦弟兄昨天早晨告诉我们的,仇敌常想得着我们的耳朵,听他控告的话。我们如果听他,我们就绝对不能争战。相反的,这却是最合适的时机,对撒但宣告说,主与我同在,主永不丢弃我。我说一点关于马丁路德的故事:有一天,撒但来到马丁路德那里,好象马丁路德看见了魔鬼,鬼在墙上把路德的一切罪都写了出来,它好象知道路德生平的弱点。路德心里难过极了,他就失去了所有的能力。但当撒但在墙上写满了的时候,马丁路德想起一件事.就对撒但说:对我自己。我能告诉你比这些还多,但神的话这样说,祂儿子耶稣的血也洗净我们一切的罪。这一来撒但就逃跑出去了。这乃是主所教导我们的一件事,不是叫我们不遇见属灵争战,而是在儿子名分的原则上在这战争中得胜。

 

【四、儿子名分的荣耀】我们再说一件事:大卫一生最终的结果,乃是儿子名分的荣耀。自然,这件事是显明在他儿子所罗门的身上。大卫说:耶和华阳我许多儿子,在我儿子中,拣选所罗门坐耶和华的国位。所罗门登上宝座乃是神百姓历史中最荣耀的时候。每一个人都知道所罗门的荣耀,甚至主耶稣也曾题起。所以在大卫身上,儿子名分完全在荣耀里显示了出来。我现在问你们一个问题:你们想,你们这一生最大的福气和荣耀是什么?请你们把这个问题想一想。若是神不断的给祂儿女祝福,这在神那一面岂不是荣耀么?若是神一直借着我们,永存的把祝福带给别人,岂不是我们最大的祝福么?这就是在所罗门身上发生的事。在可罗门身上一直有一个祝福流出去到百姓身上;他的能力、他的智能,一直把祝福带给别人。示巴女王耳闻所罗门的荣耀,不远千里而来,要发他智能的话。她听见人告诉她的话,不能相信,必须亲来一见。她见到所罗门后,说:人所告诉我的,还不到一半。这实在是一个祝福,一直流出去,这是荣耀的真实性质。请记得,这就是儿子名分真实的意义。所罗门把一切儿子名分的意义都集中在他的一生,并且结果叫神的百姓得到宇宙性的祝福。

我们来看保罗,从他身上有许多祝福流给神的百姓。就是借着使徒保罗,儿子名分的意义而能完满的启示出来。以弗所书就给我们看见这件事。我们再把使徒约翰所流通出来的祝福想想看,我信大家都喜欢约翰福音过于其它三本福音;这本福音所记载的比任何一本福音更丰富,这是因为约翰说到儿子名分比任何书更多。约翰在他书后中呼喊说:你看父赐给我们是何等的慈爱,使我们得称为神的儿女,这是真实儿子名分里流通出来大的祝福。换句话说,这是神儿子的灵在我们更而流通出去的一个大的祝福。若神在儿子名分的根基上得着我们,不管个人或团体,就有一个莫大祝福的水流涌流出去。所以保罗就这样结束他伟大的祷告:但愿神在教会中,并在基督耶稣里着荣耀,直到世世代代,永永远远。这是一个结束的祷告,给我们大家领会什么是儿子的名分。这是说我们已得着了所有在天上属灵的福气,在基督里都得着了,这是儿子名分的意义。

亲爱的弟兄姊妹们,我不仅仅盼望你们能领会这件事。也许有些话对你们不太合适,若你们不能明白,千说不要以为我是随便说的。我再说,这几天早晨,主在这里对我们所说的事乃是祂心中对人最高的意念。假如这是真实的,也许你们不领会,你们就应该到主面前,对主说:那个人曾说你曾把最大的祝福给了我们,我不明白、我不懂得。但主阿,假如他所说的都是实在的,求.求你开我的眼睛,能清楚的看见,也能明白这事的意义,我信托你这样做。这样,主就要开始在你生命中做工,祂安静的做,一直教导你,叫你明白什么是儿子的名分。不要以为这是你所不能明白,头脑无法了解,也是不可能得着的;请记得,你是蒙神的呼召得儿子的名分,这是神在人身上大得不能再大的观念,是和她祂儿子主耶稣基督一同,成为后嗣。你一直祷告主,主就必定叫你明白这个意义。──  史百克《儿子的名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