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中国异端问题之研究──三班仆人

 

  90年代初期,我们走访大陆安徽,得知一个新的异端三班仆人。当时只听得教会弟兄姊妹由口耳相传所闻,绘声绘影地描述他们的情况。概括来说,有人照圣经将恩赐有五千两、二千两、一千两的不同,把信徒分做三阶等,五千两之上最大、最高层的,则比照主的十二个门徒,自立为使徒。使徒有为人按手,或依信徒表现,评量信徒由一千两升等至二千两,反之则降级的权柄。

  当90年代终曲渐奏,同工们照样从大陆带回三班仆人的消息,但不只从安徽,更从东北,十年间其发展之速,散播面积之广,明显可见。去年中(98年)我们巧遇一位过去该系统的同工,了解一些内部消息,据他说三班仆人号称有百万信徒,信徒分布全国,以安徽、四川、东北为数较多,而其组织不择手段地引人入教,又无所不用其极地控制信徒,使在座闻之哗然,忧心三班仆人的工作与所讲的道理,如果继续传布下去,将贻害更多无辜的驯良百姓,拦阻人归向真神。

  面对这个异端,除了卫道的使命责无旁贷,更希望透过较深入的研讨,把三班仆人的问题与特点作个整理,以提供大陆教会作为护教的利器,避免无知的羊群被带迷了方向,平白失去救恩。只是,有关三班仆人的文字及口头数据都不易取得,据大陆家庭教会的同工们说,三班仆人并没有出版什么文字材料,因此我只得就有限的管道和素材,探悉三班仆人之一豹。

一、创始人

 三班仆人的领袖即大仆人,也是创始人徐圣光,安徽人,年纪大约五、六十,但蓄长须、长发,看来倒像七十多岁的老人。平时以极隐密的方式游走各地,在各接待家庭住宿。凡他所到之处,必将睡卧起居处定为至圣所,非经特别召唤,平常人不能进入;而至圣所外下面同工传道住宿的房间为圣所,只有同工能进出;聚会的地方则称外院。大仆人没有家眷子女,但传说老家有妻子,多年不曾往来。

二、何谓三班仆人

 根据三班仆人的信徒提供的讲道笔记,对于三班仆人的解释,三是三一;班是班次,是神家的规矩,神的教会必须要在神所立的班次之内;仆人是神差派使用的人,有恩赐大小、职位高低的区别。

从看来相当牵强的经文,三班仆人在圣经里拼凑出三班的历史发展,分为以下三个时期:

1.圣父时代的三班仆人

 出埃及记178~16节记载,摩西、亚伦、户珥三个神的仆人带领百姓争战;民数记251624节,以色列人在旷野分三个队伍行走;及士师记716~22节基甸带领的三百个勇士也分成三队,故由以上经文说明在旧约圣父时期,神的仆人如何以三的班次服事。

2.圣子时代的三班仆人

 到了新约耶稣的时代,则用以下经文来说明三班:约翰福音111节,耶稣的朋友马大、马利亚、拉撒路,一家三姊弟服事耶稣;马太福音1323节有结实30倍、60倍、100倍三种好土;马太福音2514~15节,有五千两、二千两、一千两三种才干的仆人。

3.圣灵时代的三班仆人

  从哥林多前书1228节,提到使徒、先知、教师三种恩赐的人;及以弗所书411-12节论教会有使徒、先知、传福音的三种职分,推得圣灵时代的三班仆人。

三、班次组织

  除了从圣经旁征博引地证明了三的道理,班所指的又为何呢?根据受访的同工所述,徐圣光在组织里订定班次,最高的一班是大仆人,地位彷如摩西;其次为小仆人,身分好比约书亚,是组织内的重要干部;再下是使女,这些姊妹负责管理一、两个省分的工作;使女之下还有同工、小同工、教会柱石,分别执掌县以及地方小面积教会的管理和讲道工作。

  信徒组织之外,徐圣光还致力拓展教会生财管道,建构了一个拥有庞大教产的王国,所有教产均由徐的妹妹管理。只要是缺乏口才或讲台恩赐的仆人、使女,以及本来在大仆人身边服事,后来被怀疑忠诚度有问题的人,(一方面为防止他们跑回老家,散布对班次不利的言论;一方面要避免这些人在组织内日久生变,制造内部矛盾。)都根据他们的兴趣和能力,派出去学理发、修理汽车等技术,并在全国各地开设理发店、裁缝店、餐厅、旅馆......,作为接待仆人和赚钱的机构,使得大仆人无论到哪里都可以彻底隐密行踪,还能衣食无虞。

四、救恩与称义

  班次既已定下,教会又必须建立在神所立的班次之内,因此不在班次里或没有获得班次地位的人,不能得救。而顺服则为得救的根源,顺服仆人就是顺服神,因仆人是神所差,神既是昨日、今日永不改变的神,所以仆人也不改变,不听从仆人的就是亵渎圣灵。这样的理论发展到96年,演化成仆人是信徒肉身主人的绝对权威,信徒须得透过肉身主人才能见耶稣,所以只能向仆人认罪,不能直接向神认罪,仆人代替基督成了得救的道路和中保。

  96年兴起鞭打除罪后,信徒日常认罪或触犯戒规,得经由鞭打等刑罚,才能消过除罪获得赦免。仆人、使女可照信徒认罪的内容,按罪项大小决定鞭打次数,最少四十下(保罗被打四十减一下,信徒怎可与保罗同等,鞭打次数只能多不能少),往往动辄被判五十、一百下,立刻领罚,有不能承受的,累积到下次再打,弟兄姊妹常有积欠数百下的,一看到仆人就打颤发抖,怕又要挨鞭被打,天天活在恐惧焦虑当中,完全不懂得因信称义的救恩真理。──  卓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