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新约教会

 

 采菊东篱下,幽然见南山,自古以来,离群索居似乎是美丽新世界理想者面对混沌世界的"最佳"抉择。在美洲的爱米许人(Amish People),公开表明他们拒绝现代文明的意念,坚持过着自成一系的自给自足生活。在台湾出世生活型态的拥护者更是多得不可胜数,特别是宗教信徒,例如佛教徒、天主教徒,及新约教徒。

 

  今年五月锡安山新约教会因反抗现有教育体制,演出一场宗教、社会与教育争夺战,造成社会极大的震撼,也引起各界对新约教会的注意。有人批评说这样的宗教信仰过于偏激,但也有人对锡安山新约教会的生活方式露出羡慕的眼光,每逢星期假日,常有数千名的游客来到锡安山,想要暂时远离尘嚣,轻尝神国度的滋味。

 

新约教会历史

  首间新约教会由创始人江端仪于1963年设立于香港。江端仪原为香港长城电影公司演员,因严重胃溃疡在病榻上听闻福音而决志信主。1959年结束演艺生涯,开始在香港各地作见证,造成极大的轰动。19635月出版《生命证道集》,69月更赴星马地带传讲福音、建立教会,组成灵恩布道团,因此新约教会又称基督灵恩布道团(Grace of Jesus Christ Crusade)。故名思义,江端仪强调圣灵充满与说方言。

  起初新约教会活动区域只限于港九星马一带,然而1963年台湾聚会所大分裂,部份信徒因不满会所而离开,他们认定江端仪建立的新约教会才是末世的唯一真教会,因而在台湾成立了新约教会,现在台湾新约教会负责人洪以利亚,就是在1963年离开台南聚会所,成为新约教会信徒。

 

新约教会的分裂

  洪以利亚原名洪三期,台湾省嘉义人,曾于长老会牧会,后来进入聚会所,因阅读江端仪的《生命证道集》,也被江端仪竭力做主工的行为所感动,遂加入新约教会并接受江端仪的按立。1966年江端仪死于舌癌,其女张路得承继母亲职位,继续率领新约教会信徒。

  张路得在台湾布道时,深受台湾信徒的拥戴,洪以利亚还声称他得到启示:神选立张路得为工头,即属灵的母亲,唯有她才能从神的宝座上得到信息。

  张路得有了工头名份后,确实都一直表现的很好,但是后来认识了陈贵芳,不顾洪以利亚的强烈反对,毅然决然与陈贵芳结婚,婚后逐渐退居幕后,一切牧养的讲台信息都交由陈贵芳负责。

  陈贵芳毕业于政大新闻系,也是在民国五十年聚会所大分裂时,离开聚会所进入新约教会的。婚后的陈贵芳一直未能从张路得那里获得宝座来的信息,最后与张路得摊牌,此时的张路得很痛苦、很迷惘,不清楚究竟是怎么回事,一年多后,张路得向丈夫坦承自己根本不是工头,也没有来自神宝座的信息。

  张路得也公开向会友否认自己的工头职份,并对新约教会反对其它宗派教会的心态作了深度的反省,强调在基督里的合一,并非指形式上的合一,而是基督生命的合一,她改变了许多新约教会原本所持守的信条,因而被洪以利亚斥为叛徒,于是二人正式决裂,新约教会也从此分裂为二:在港九星马的新约教会是由张路得所领导的主流新约教会,虽仍坚持灵恩路线,但是承认其它的宗派教会;台湾新约教会则由洪以利亚领导,维持新约教会原来的激烈路线。以下所述乃是针对台湾新约教会。

 

教义与信仰

  台湾新约教会仍然坚持早期江端仪所言,唯有新约教会才是回归主后真正的初代教会模式。他们认为新约时代的神权教会在主后70年耶路撒冷遭罗马帝国毁坏后,就开始渗入了人权的搀杂,特别是后来演变成罗马国教──天主教,更是人权假借神权的表征,因此,以神为主的神权教会已失落了二千年,直至江端仪成立新约教会,乃是教会的再度重建。

  新约教会非常强调使徒和先知的职份,认为教会是由先知和使徒建立的,而神的启示也是透过先知和使徒传达予会众,唯有他们才有资格领受从神宝座而来的信息。这等先知使徒组成灵恩布道团,专门供应从宝座领受来的信息予各地的新约教会,因此全省新约教会的信息都是相同的。灵恩布道团目前以洪以利亚、毕胜、邝迦勒、张约翰为主,尤其是洪以利亚,又被称为列国先知。

  新约教会主要教义有以下三点:

()血水圣灵全备真道

  江端仪在《生命证道集》中写着:作见证有三,就是圣灵、水与血(约壹五:8),这是天父为祂爱子耶稣基督所作的完全见证。基督徒都当完全领受,缺一都是不可的。

  彻底认罪悔改重生,即领受宝血赦罪的恩典是血的见证;信而受洗()归主名下,并受圣经真理的造就是水的见证;接受圣灵的浸,被圣灵充满,有能力为主作见证,是圣灵的见证。

  起初新约教会的这般教导实在是颇具真理性,所以吸引了很多热心追求主的弟兄姊妹,但是后来却因过于强调这三样才是全备的真道,而产生争议。例如特别指出水乃象征分别为圣的真道,因而信徒脱离原宗派、归附使徒带领、建造圣灵所设的新约教会,而形成与各宗派间的间隙。另一例子是他们认为信徒必须受耶稣宝血、水与圣灵的洗礼才算真正得救,而以说方言作为受圣灵浸礼的凭据,显得有些高举方言,藐视因信称义的真理。

()圣灵重建新约教会,拆毁宗派公会

  新约教会认为宗派公会没有得到神的启示,没有圣灵的膏油与光照,所以神拣选江端仪以圣灵重建新约教会,唯有建立在使徒与先知的新约教会,才是末世的真教会。神要重建新约教会就须拆毁宗派公会的教会,也就是将教会中清心爱主的人带离教会,他们也常奉主名拆毁宗派公会教会。

  新约教会对一般宗派公会教会的福音内容也有些微词:认为他们祇会强调神的爱、神的怜悯,却忽略了神的公义。所以新约教会总是以正义的使者自居,不论教会还是政府,只要他们认定是抵挡神旨意的,绝对抗争到底。

()一个人、一座山

  在洪以利亚所著《神所拣选的─一个人一座山》书中93页记载:神的灵突然感动我发出宣告:主说,我已经立我的君在锡安我的圣山了。这启示性的感动是洪以利亚在19781222日祷告时得到的,当时新约教会已建立在高雄县甲仙乡小林村的双连堀,因此新约教徒认为洪以利亚就是神所膏立的那个人,而双连堀就是那座锡安圣山,这也就是此地称为锡安山的典故。

 

锡安山现况

  说起锡安山的开拓,又是新约教会与政府间另一个引人注目的冲突议题,为了解决这事件,政府还特别组成绿野小组做专案处理,限于篇幅缘故,在此不加叙述。简而言之,从1963年至今,锡安山的土地取得问题仍待解决,但新约教会信徒在此建立伊甸家园的心志并没有因此受挫,现在约有一、二百位信徒居民安住在此。他们过着相当简单纯朴的神本生活,很像新约时代凡物共享的初代教会生活。

  每天清晨四点,会有音乐从广播中响起,信徒集体起床祷告、吃早饭,接着展开一天的工作。傍晚六点三十分,信徒们结束工作回到餐厅一起享用晚餐,吃自己种的菜、养的鸡或猪,过着自给自足的生活。以前孩子们在山下受教育,今年五月他们也决定要以圣经为主轴,实践他们所认同的教育理念。笔者问他们怕不怕小孩子长大后可能面临的文凭问题,一位新约教会牧师很肯定的说,他们不相信文凭,也不怕这些问题,神必看顾他们。

  除了高雄县锡安山,新约教会在全省各地计有四十多间教会。在美国、加拿大、马来西亚、新加坡、泰国、阿根廷等地,也有台湾新约教徒的足迹,今年七月,洪以利亚、毕胜更是带着台湾伊甸家园新约教会的孩子们经由纽西兰到大溪地探访当地信徒。

 

最接近神的地方︰伊甸家园?锡安山?

  841014日自由时报第35版,以极大的篇幅介绍高雄县的锡安山新约教会伊甸家园,标题是──最接近神的地方。若对新约教会的历史稍加留意,可以很容易地发现,新约教会的开山元老中不乏忠贞爱主的弟兄姊妹,但是因为无法在自己所属教会中看见神国度的完美,因而离开原来的教会,将希望寄予江端仪创立的新约教会。这些弟兄姊妹竭力追求真理、义无反顾的决心与毅力,也是今日锡安山净土的成因,笔者本身对他们的付出与坚持很是佩服,但心中仍不免怀疑,这真是最接近神的地方吗?

  沈介山教授在圣山风波──从圣山搬家记谈起一文中论到:在教会历史中有一种非常明显的周期性现象。起先,教会有直接受命于主,拥有圣灵能力的非凡领袖来带领﹍随着拥有圣灵权威的领袖逐一离世,缺乏重生得救体验的第二代或第三代信徒所占比例增高,教会就保不住原先优异的特点而不得不靠有形组织的强化﹍风行于初代教会中的预言、方言、医病、行异能等圣灵的恩赐也渐渐稀少而终于消失。这种状态持续一段时间,总会引起某些认真走在信仰道路上的有心人的不满﹍其中的完美主义者更会进一步拒绝既存的教会,以建立合乎初代教会属灵光景的新教会为己任。

  但这新教会的教徒是不是有一天也会为了寻求唯一的真教会而离开原属教会,重新建立更真的唯一真教会。历史证明,新约教会确实也发生了分裂事件。笔者绝对没有论断定罪之意,只是藉此提醒自己与处在自我主义高涨的弟兄姊妹,什么是最接近神的地方,是在伊甸家园、锡安山等试图远离罪恶的世外桃源呢?还是一直竭力实践道成肉身、走入罪恶世界,但目前尚不完美,常遭我们批斗的个人所属教会呢?你又愿意在那个地方亲近神呢?──  郭鸣琴

◎参考数据:

        台湾新闻报八十六年七月十日第十三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