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中国异端问题之研究──肉身成道派

 

 肉身成道派虽然只是地区性的异端组织,但他们所产生的信仰问题却具有代表性。广大的中国大陆农村教会有70%以上的信徒都直接或间接受三元论人观的影响,故此,研究肉身成道派的个案,对于了解其它地区异端的产生有一定的参考价值。盼望这个案分析的结果,能够成为大陆异端研究的范例(paradigm)之一。

  一般的异端研究多从教义入手,但异端的形成涉及多方因素,必须从历史、文化、心理、社会、政治、组织管理、神学和教牧辅导等角度进行探讨。以下我们通过访问记录,叙述肉身成道派的历史源起与发展;借着对原始文件的分析,陈述其主要信仰内容及提出批判;统合各方数据推测其形成的过程;最后,提出防备异端产生的建议及如何帮助辅导已陷入其中的人。

一、历史源起与发展

  肉身成道派的创始人毛世贞(译音)是沈阳人,信主多年,刚开始在长老会谷耀祖(译音)牧师那里聚会,1980年代自己就希望寻找一条出路。早期在教会和别人交通信仰时还没有太大的偏差,但到1994年左右却提出了个人的看法:现在不是传也不是说的时候,乃是行的时候。他对自己要求十分严格,认为他离神最近,是神的儿子,是肉身成道。他要挖三自的根,也要闭男人的口,闭女人的口,只有他能解圣经的灵意,传讲灵化方舟、灵化迦南、灵化伊甸。把圣餐、洗礼都废掉,认为做礼拜也不可形式化,只要坐下,祷告不用很长的话,受圣灵感动一句就够了。活动范围涉及山东省、辽宁省、吉林省,其中包括沈阳、丹东、海城、凤城、长春、天岗、蛟河等城市。他在天岗买了一块地,在那里盖房子,又种庄稼供应跟随者。后来(推算约是1996年的时候)他说道已讲完了,要回天家,预言自己死后三天复活。他死后尸体放屋子里,只有接班人李强(译音)能进去,但三天后没有复活,又改传三年。到了第二年,尸体被公安发现,却没有腐烂(据说公安曾把他手指割下化验了解原因),后被火化,骨灰仍放在天岗,因他曾预言神在此降临。

  接班人李强是山东人,自称是神的代表,是末后的亚当,另外有一位曾经离婚,约四十多岁长春市的妇女当末后的夏娃,传说在聚会中脱光衣服供人观赏。肉身成道派现在有三位核心同工已经离开,回转归正,他们表示在该派的聚会讲道,每次要有鬼的表演才算属灵,要有鬼为神作见证,信徒在聚会时都被鬼附,就得赶鬼。邪灵的活动十分明显。

二、信仰内容的陈述

 要了解肉身成道派的信仰内容,我们可以分析毛氏创作的《默示灵歌》诗集和他与同工交通的信件,又称《路条》。有系统的信仰陈述可在《路条》122-127页找到,以救恩论为核心,分为以下六点:

  1. 神人原始关系:人是神所创造的,神与人是父子关系,正如路加福音338节说亚当是神的儿子,但是神人之间却因为罪的缘故而隔绝。
  2. 消极的世界观:世界是羁押人类灵魂的一座巨大监狱,全人类都伏在撒旦的权势下,撒旦弄瞎了人的心眼,使人满心罪恶。因此,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也变为在罪恶中的交往。这种对于世界的极其负面的观点影响了信徒的社会关系,甚至家庭关系,这些都被认为是囚禁每一个人的生活的牢房。
  3. 对罪恶的理解:人类所有的罪都是从亚当开始,他背叛了神道之约,因而罪与死亡进入世界,使世人有了恶的习性和本能,构成人罪恶行为。其它的罪都只是恶 的具体表现而已。因此,背约的罪成为唯一所犯的罪(可能指人类罪恶的唯一根源,类似原罪的观念)。
  4. 因信称义救恩:人若要得着基督的拯救,必须通过信而称义的方法,所谓信就是从此顺服神的一种诚实和心灵的表白。信是称义的唯一管道。
  5. 得救成圣过程:中保耶稣把罪人从牢门救出,然后才能以真道带进重生的义门。这个过程可以分为改和变两个部分。改所指是耶稣第一个身份以 神新约中保的名义,进入世界的监牢,拯救背约的罪人,体现罪人因信称义;变是指耶稣的第二个身份,是以神新约真道的名义,敞开生命的义门,重生称义的义人,见证义人必因信得生。经过如此改变的人,就好像从恶狼变成为羔羊一般,或者说是从第一个亚当变成第二个亚当(这应该是所谓肉身成道的意思)。
  6. 对教条的批判:对于教条十分反对,认为人从始至终都要以信为基础,是本于信以致于信,极力批判以守教条来代替信心,以为守教条的人是虚假的,像披着羊皮的狼一样,以外表的善遮掩内在的恶。

三、关键性的错谬

  我们若单从以上六点来评估肉身成道派的信仰,顶多只能说他们是一个极端,还难以定他们为异端。不但如此,虽然义理粗糙,但是起码有救恩论的雏形:人神关系破裂的原因,现存世界的属灵光景,人罪性的解释,因信称义的道理,成圣的观念,对行为主义的批判。这可能跟毛氏曾经在长老会聚会,曾接触正统的神学思想有关。肉身成道派最明显的问题是出于认为肉身可以成为道,或说人通过某种的属灵操练方法可以成为神,而成道之后要再进入世界。这可以对照民间佛教思想中,(通过修练)人人皆可成佛,以及轮回的观念,二者颇有类似之处。那莫非是传统的民间信仰为里子,加上了基督教的包装?──  李锦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