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附录三)今天的方言运动是从神来的吗?

 

不是的,这可从下列事实清楚看见:

    ()今日的方言运动者说:说方言是被圣灵充满的惟一决定性证据。然而主耶稣的先锋,施洗约翰从未说过方言,圣经却记载说:他从母腹里就被圣灵充满了(路一15)。甚至我们的主耶稣,一生也从未说过方言,但谁能说主耶稣从未被圣灵充满呢?

    另一方面,说方言者更断言:若一个人没有说过方言,就是没有受过圣灵的洗。他们常常坚持这样的宣言,明显与圣经最清楚和基本的教训相悖。任何诚实爱慕明白神藉自己话语所启示的真理,是不可能误解神的心意的。这种说法并非坚持一条理论。因为圣灵只有一位,灵洗也只有一次(参林前十二13;弗四4)。当你细心阅读哥林多前书第十二章四至十一节,你自己都可看见,圣灵的洗可从很多不同方面表明出来的。神的灵藉使徒保罗在这章圣经问那些自称受过圣灵的洗的人说:岂都是说方言的么(参林前十二1330)?其简单含意就是并非全体都说方言,所以这章圣经明确地说出受圣灵的洗,却不一定都说方言。那么说方言者所论:不说方言就未受圣灵的洗,很明显地与圣经真理相违了。

    ()方言运动的教训实际影响是使说方言成为所有圣灵同在和能力最重要的彰显。这又一次明显地与神真理教导相冲突,神的话明明地宣告:说方言是圣灵显明同在和能力最不重要的一点。在林前十二10表列圣灵所给的恩赐时,特别将说方言放在末后;说方言也在本章2930节被同样置于末后。就是在以弗所书中,升天的基督透过圣灵赐给教会的诸般恩赐,根本没有提到说方言(参弗四7~12)。并且在林前十四5清楚地告诉我们,作先知讲道的强过说方言,使徒保罗在19节也自己声明,他宁可用悟性说五句教导人的话,强如说万句方言。

    ()虽然圣经清楚教导我们,应当追求其它更多的恩赐,但方言运动却使它的跟从者追求说方言胜过其它任何的恩赐。林前十二31说:要切切的求(切慕)那更大的恩赐。经文内容(即上下文)清楚显示这更大的恩赐与说方言无关。在林前十四1说:要切慕属灵的恩赐,其中更要羡慕的,是作先知讲道。保罗在下面的经文告诉我们,为什么拣选作先知讲道过于说方言。所以方言运动中最突出的追求和等候说方言之能是全没有圣经支持,这与圣经一致明显的教训直接相违背。

    ()方言运动的领袖们继续顽梗地不服从圣经有关说方言在公众聚会的一贯教训。神的话在林前十四章清楚教导:私下说方言比在公众说更好。保罗在林前十四19说:但在教会中(即公众聚会),宁可用悟性说五句教导人的话,强如说万句方言。他继续说在聚会中若有说方言的,只好两个人,至多三个人,且要轮流着说,不可两个人或以上同时说,也要一个人翻出来,若没有人翻,就当在会中闭口,只对自己和神说就是了(林前十四27~28)。现在说方言者的聚会中,经常在一处聚会中有很多人同时说,并且是在没有人翻译之下说。在这些事上,他们显然违背了神;而这运动也显然继续违背了神那明显的吩咐,因而肯定不是从神来的。

    ()方言运动同时带着最严重的混乱和最不道德的行为。神的话在林前十四33清楚地说:神不是叫人混乱。(混乱这字解作混乱的情况、杂乱和令人困惑之意)。最近在洛杉矶说方言者一次极重大的聚会中,发生了很严重和难以形容的混乱,众多男男女女肩并肩地横卧在地上或讲台上,仪态极不庄重和失礼,并且呈现昏迷状况,像被催眠似的维持至深夜,骚动和杂乱的情况,使过路的人为之侧目和不屑。在一个确实的个案中,有一位男童把手举起最少一小时,直至他晕倒在所谓的能力之下。这些事与新约所记载的毫无类似的地方,反倒很像那些非洲野蛮人、印度的婆罗门僧和本国的催眠师所行。整件事都令那些真正明白圣经教导的和明白圣灵所作的人极嫌恶。在提摩太后书第一章七节教导我们说:神所赐给我们,不是胆怯的心,乃是刚强、仁爱、谨守的心。在那些说方言的人聚集时显现的灵,却不是使人有谨守的心。那些混乱的情况,不但羞辱了神的话,也受神的话所斥责。但这还不是方言运动最坏的一面;最糟的是与上文题到的罪恶昭彰的不道德行为扣上关系。现时方言运动的主持者,因犯了不道德的罪而被拘捕,他所作的事不能用言词来形容,或者就像罗马书第一章所说的。而在俄亥俄州一个出名的、可能最著名的领袖,本已结了婚,却和一名女子被判犯了罪。在一些案件中,这运动的一些男女领袖,都被证实有可耻的关系;这许多的例子使整个运动充满不道德的色彩。这不是说当中没有一个是思想和行动清洁的人,但整体来说,这运动的发展比现代任何一个运动更不道德,除了一些行催眠术的法师,他们两者反而有很多相像之处。

    ()在方言运动发展的过程中,有很多事件证明这运动是出自魔鬼的。有迹象显示,那说方言者所说的话,确是他们所不能明白的,但他们所说的是恶劣的话,表明那感动他们说话的灵,并非圣灵,而是邪灵。在澳门和中国,有很多聚会的表现,极像一些行催眠术或邪灵者聚集时所行的;有些人曾经说过方言,后来却被发现是被鬼附着的,而不是被圣灵充满。在德国,也有这方面使人注意和吃惊的发展。

    事实上,有很多人渴望被一些超自然的灵所管理,而又不谨慎地分辨,那管辖他们的灵是圣灵或是邪灵,而方言运动就朝着这方向有惊人的发展。

    ()方言运动和它那些明显的特征,不是现代才有的。在一八三○年至一八四○年间,同样的事情也在英国发生过。那时在说方言这事上也有一些了不起的现象,以致一些谨慎的男女也被引进去,后来却明确地发现那控制他们的灵不是圣灵,而是邪灵。摩门教说方言已有很长的日子,在他们的历史中,聚会中也经常有人说方言。

   总括来说,神已经透过自己的话,明明的表示不喜悦这类方言运动和其中有关的事情。每一个相信并听从神的话的人,应立刻远远地离开这运动,特别在这些众多的错谬和败坏的情况。我们并不绝对否定在现今的日子,神在特殊的情形下仍然会赐给说方言的恩赐,若神看为合适,祂能作并且会作;但说方言在早期的教会备受非议,而当中的谬误与现今的方言运动却十分相似,以致在保罗时期,对说方言就已发出警告,叫人小心当中的错处。因此,神因祂的智慧和爱的缘故,有一段时间从教会收回这恩赐,所以现今的世代也没有一个好的理由,使祂重新普遍地赐与。所以目下所谓的方言运动肯定不是从神来的。―― 叨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