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认识神医

 

【神医是什么】所谓神医,广义的说,是以超自然的方式,即神迹式地治愈疾病。狭义的说,神医(Divine Healing)与信心治疗(Faith Healing)不同,前者是神藉有医病恩赐的人医治,后者是神因病人的信心而医治。今天在基督教里,有些极端的神医主义者,认为疾病全然肇因于人的罪恶,和邪灵的作祟,因此信徒生病了,不该看医生,不该吃药,而该对付罪恶和邪灵,自然就会使疾病得着医治。也有些灵恩运动者,将神医的对象延伸到不信的世人,利用超自然医治的方式,来传扬福音,美其名为权能布道。由于人们的好奇心,和不求甚解,以致有很多人对神医趋之若鹜,认为它是唯一属灵,唯一合乎圣经的医治方式。

 

【主张神医者的圣经根据】主张神医的人,常引用许多有关神要医治我们的疾病的应许,作为应当寻求神医的根据,其中最主要的有:

        又说,你若留意听耶和华你神的话,又行我眼中看为正的事...我就不将所加与埃及人的疾病加在你身上,因为我耶和华是医治你的(出十五26)

        祂代替我们的软弱,担当我们的疾病(太八17;参赛五十三4)

        因祂受的鞭伤,你们便得了医治(彼前二24;参赛五十三5)

        上述这些应许诚然告诉我们,神必要医治我们的疾病,但并没有说神必要在何时、用何种方式来医治我们。

        主张神医的人,也引用这些经节,将身体的得医治,包括在基督的救恩之内。他们认为疾病既是从罪恶来的,而主耶稣的救赎既然担当了我们的罪,当然也担当了我们的疾病,所以吃药、看医生,是不相信主耶稣救赎的能力,因此是一种犯罪的行为。其实,基督所成功的救赎虽然包括了我们的灵魂身体(帖前五23;约参2),但这整个救赎的完满成就──身体的得赎──还有待将来(罗八23)。在这之前,我们的身体还会衰、老、病、死,严格地说,世上难有一个完全健康的人,我们身上都有不同程度的疾病。因此,我们的身体得医治,不能与灵魂的得救相题并论。今天,神也许医治,也许不医治;神也许用超自然的方式来医治,也许用自然的方式来医治。无论如何,都有祂的美意。

 

【圣经中的神医和今日的神医不同之处】

    ()动机不同:今日所谓的权能布道,动辄以神医为号召,吸引人来听福音、相信主耶稣。但当日主耶稣和祂的门徒们传道时,从来不打神医的旗号,只是在遇见病人时,自自然然地行了出来,绝不是在事先特意声明而为;并且在病人得了医治之后,还常常嘱咐他们不可宣扬(参阅太八4;九30;可三12;五43;七36)

        ()方式不同:说来奇怪,今日那些声称有医病恩赐的人,差不多总是在他们预先妥为安排的环境中,在教堂里,在电视摄影棚前,在舞台上,按着他们特定的节目演出,进行他们的医病。但圣经记载的医病方式,或在家里,或在街道上,随遇而为,绝无预先的安排。

        ()效果不同:今日的神医,虽然治愈了一些病人,但大部分却医不好,并且许多当场宣扬得着医治的事例,在过后很短的时间内(快者次日),旧症复发。对于这些没有奏效的情形,神医家往往诿咎于病人,说他们没有信心。但当日主耶稣自己医病,不只是话出病除或手到病除,祂还应许门徒说:手按病人,病人就必好了(可十六18),并未设定任何得医治的先决条件;其后使徒们的医病,也是全都得了医治(徒五16),效果百分之百,没有一个不是当时立即好了的,绝没有过了许久才渐渐好的,更没有不能医好的。

        ()施医与否不同:今日的神医,虽然效果不彰,却企图医治所有到他们跟前的病人。但主耶稣并不对所有的病人都施予医治,像在毕士大池旁有许多病人,圣经只记载祂医好那个病了卅八年的病人(约五3~5)。使徒保罗虽曾医治过好些病人(徒十四8~10;廿9~12;廿八8~9),但对他的同工提摩太、以巴弗提、特罗非摩,当他们病了,却都不曾施行超自然的医治(提前五23;腓二25~30;提后四20)

        ()态度不同:今日的神医喜欢吹嘘自己的成就,夸耀自己的虔诚和恩赐。但彼得却特意否定自己,他说:为什么定睛看我们,以为我们凭自己的能力和虔诚,使这人行走呢?(徒三12)

 

【神只用超自然的方式医治疾病吗?】是否只有出于超然的能力所得的医治,才算是神的医治,否则就不是神的医治?是否神只作超自然的事,而不作自然的事?许多主张神医的人,认为有病吃药、看医生,就是不相信神,所以就是犯罪;在他们的潜意识里,认为吃药、看医生所得的医治,不是出于神的能力,因此必然不是神的医治。根据这种观念而去寻求超自然的医治,不只误会了神,并且含有试探神的性质。

        要知道,天地万物在在都显明神的永能(罗一19~20),连世人的生活、动作、存留,都在乎神(徒十七28)。在我们日常生活所遇到的事物中,绝大多数是自然的,它们原就是神所立定的,它们跟神偶然显出的那些神迹奇事同样是出于神的。有些人根本不信超自然的事,因为他们根本不信神的存在;有些人却一味追求超自然的事,他们忽略了神已经立定的那无数自然的规律,他们不自觉地以为只有超自然的事才出于神的作为,便无形中否认了那些自然的事也是出于神的作为。

        神是行超自然之事的神,神也是行自然之事的神。因此神不但行超自然的医治,也行自然的医治。并且,神行超自然的神迹(包括医病),或行自然的作为(包括医病),全在乎祂自己的喜悦与定意,并不在乎人的希望、勉强、与追求。

 

【异教徒也作超自然的医治】著名的灵恩运动者赵镛基,在他那本名叫《第四度空间》的书里也承认说:不是从神而来的人却能行神迹,这种现象我在韩国屡次遇上。我们见过和尚行神迹;有些练瑜迦术的人在冥想中得着痊愈;日本的佛教组织创价学会,在聚会中常叫人得医治。又如北京的一个气功大师严新,曾到旧金山表演许多特异功能,也能用气功治病。

 

【奉主名行的神医一定正确吗?】有人说,我们行神医与异教徒完全不同,因为我们是奉主的名,也是为着传主的道作的。他们忘了主耶稣曾预言说,将来有许多作恶的人,也奉主的名传道,奉主的名行异能(太七22~23)。撒但不但会装作光明的天使(林后十一14),牠也会冒充是基督自己(太廿四23~24)。所以奉主的名行神医,仍然难保必定是正确的。

 

【过度注重神医的不良后果】兹列举其不良后果如下:

    ()容易导致信徒对神和自己产生错误的看法,因为不明白神为何医治别人而不医治自己,因而对神的慈爱发生疑问,更对自己的属灵境况产生不必要的不满和自责。

    ()容易使人受邪灵的欺骗,而不自知地崇拜真神以外的人事物。

    ()容易使人对主产生误会,误认祂是一位治病的耶稣,以为祂的救恩是要给人今世的健康、福乐。

    ()容易使人重视外表能够眼见的异能,而忽略了内在灵命的追求。

 

【有人认为医病的恩赐已经终止了】他们认为:主耶稣和祂的门徒们施行神医,是为证明耶稣是基督,是神的儿子(约廿30~31)。这件事只在主耶稣生前和死后的一段时间,具有时代的需要。一旦证明祂是神的事得着了确立,就再也没有施行神迹奇事的需要,因此神迹就中止了;在新约中,就再也看不见医病的恩赐,在稍后的教会中施行过。由此可见,医病的恩赐有其时代性。

        但是,圣经既然明言神在教会中所设立的,有医病的恩赐(林前十二928),我们最好不要断言其无,宁可相信圣经的话。不过,圣经并未将医病的恩赐放在重要的地位,这是不争的事实,所以我们不宜过度的注重神医,以免招来舍本逐末的不良后果。

 

【信徒对神医该有持平的看法】由于圣经并没有明确地告诉我们神的医治将要中止的话,反而在福音书和书信里有如下应许的话:信的人必有神迹随着他们...手按病人,病人就必好了(可十六17~18);出于信心的祈祷,要救那病人,主必叫他起来(雅五15)。因此我们相信,神在今日仍会施行医治,并且神的医治不只是神迹式超自然的医治,神也使用医生和药物施行自然的医治。只不过圣经里面那种明显的神迹式超自然的医治,今日已不多见,而泰半是在自然的医治中有神手的参与。虽然如此,信徒仍不应漠视神迹医病的可能性。

 

【信徒生病时可以借助医生和药物吗?】我们可以从圣经中找到答案:

        ()主耶稣承认有病的人用得着医生:主耶稣曾经说过:健康的人用不着医生,有病的人才用得着(太九12)。虽然灵恩派的人解释说:这里的医生是指主耶稣自己,但主这话是借用一般人公认的作法──即身体染恙时需看医生──来辩明祂为什么和罪人一同吃饭,主的意思是说这些罪人乃是心灵有病的人,因此他们需要祂这一位属天的大医生。在主的话里隐约暗示,我们生病时看医生乃是一件理所当然的事。

    有些人引用历代志下第十六章十二节的经文,作为他们不该看医生的凭据:亚撒作王卅九年,他脚上有病,而且甚重;病的时候没有求耶和华,只求医生。结果两年后他死了。其实,圣经在这里并没有明言定罪他寻求医生,亚撒的罪是在于他没有求神医治他。据说,那个时代的医生是使用巫术医病;若是这个说法正确的话,则本节圣经根本不能用来和今日的医生相提并论,作为反对看医生的凭据。

        ()圣经并不排斥用药:旧约圣经中多处提到良药(箴四22;十二18;十三17;十七22;耶三十13;四十六11)。当犹大王希西家病得要死的时候,痛哭求神医治,神差遣先知以赛亚去医治他。以赛亚是使用一种天然药物(无花果饼)贴在希西家的疮上,结果使他得了医治(王下廿1~7;赛卅八10~20)

    新约圣经中也有多处提到人在必要时可以借用药物的帮助,例如:主耶稣在好撒玛利亚的比喻中提到用油和酒裹伤(路十34),使徒保罗劝提摩太稍微用点酒以治胃病(提前五23),还有雅各书中的用油抹病人(雅五14),这些东西究竟能产生多少药物的果效,另当别论,值得重视的事实是,新约圣经并不反对借用药物治病。主耶稣复活之后在天上,甚至还曾建议老底嘉教会买眼药擦眼睛(启三18)哩!

 

【求医不可偏于极端】一般基督徒对于生病求医治,持有两种极端的态度:

        ()极端世俗化的求医治:许多基督徒生病时,他们的对策无异于一般世人,只知倚靠医师和药物,几乎不知倚靠神;只知动头脑尽力的去寻求最好的治法和药方,几乎不知运用心灵和诚实去支取神的能力。他们终日所思想的,尽是自己身受的病痛,和如何才能立刻得着痊愈。

    稍微好一点的基督徒,或者也会连想到神,但只一心盼望神祝福医药,却从未在神面前查问生病的原因。如果病情难治,他们就要埋怨神,彷佛祂偏心待人;如果医药顺利,他们就要赞美神的恩典。他们注重医药,过于神的能力;虽然口里也说倚靠神的能力,但是他们的心几乎是完全归向医药。所以,在这样的时候,我们所看见的,就是不安、烦躁、焦灼、慌忙,而急着四处寻求最好的医生和药方,并没有一种因着倚靠神而有的平安。

    等到人世间所有医治的方法都用尽了,仍旧无助于病情,眼见快要脱离这个地上的帐棚了,这时才来孤注一掷,试着寻求神迹治病,到处打听谁有医病的恩赐,盼望神大施怜悯,得以起死回生。

    ()极端敬虔式的求医治:另有一班的基督徒,他们不屑去求助于世上的医生和药物,而专一的寻求神迹医治。他们认为若是信徒又求神医治,又藉助于医药,便表示对神缺乏信心,这是对神极大的侮辱,必不能从神得到医治。

    这种极端敬虔式的求医治,泰半建立在对圣经真理一知半解、人云亦云的错误观念上,结果,很多的人并没有得着神迹医治,反而因延误就医,使病况越发恶化。他们在忍受病痛之余,只是盲目的抓住一节经文,以为必定应验,那是非常愚蠢可怕的事。譬如有人抓住约翰福音十一章四节的经文:这病不至于死,乃是为神的荣耀。坐待神的应许应验在他身上。如果两千年来,主耶稣这句话都应验在每个基督徒身上,那就不会有一个死了的基督徒,这是何等的不切实际!

 

【信徒生病时该怎么办?】信徒生病了,持平且合乎圣经的作法应该是:

    ()先不要急切的去吃药、看医生。这是世人的作法,信徒的第一个反应,该有所不同。

    ()要祷告、求问神。信徒生病的时候,要先找出生病的原因。有的病可能是因为违背了身体健康的律,生活、饮食不正常;有的病是因为犯罪,得罪了神,或亏欠了人;有的病是无缘无故,出于撒但的攻击。

    ()要在神面前对付那个病因。一找出生病的原因,就要在神面前认罪、悔改,并有澈底的对付。若是病出于撒但的攻击,则要抵挡牠。

    ()学习仰望神的医治。相信医治是在神的手里。信心的祷告的确有其治病的功效。

    ()祷告的时候,若是觉得应该吃药或看医生,切莫拖延误事;特别是患了急症的时候,应该立即延医诊治。这并不是说,吃药、看病,就不祷告、不倚靠神了。信徒仍然可以一面看医生,一面仰望神。

    ()祷告的时候,若是感觉应该求助别人(或一般信徒,或教会长老,或有医病恩赐的人)来按手祷告(参雅五14~16),不妨照里面的感觉而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