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基督教科学会

 

【基督教科学会历史简介】基督教科学会(Christian Science)的创始人艾迪夫人(Mary Baker Eddy1821~1910),被誉为十九世纪美国最杰出的女性之一,是个极富传奇色彩的人物。五十岁前,她百病缠身,婚姻失败,与家人失和,孤苦无依;当她以八十九岁高龄病逝时,她已集名誉、财富、权力于一身,成为数以万计信徒臣服的宗教领袖。

    艾迪夫人出生在新罕布什尔州康科城(Concord)附近的小农庄,父亲是严谨的改革宗教友,对于加尔文的教训恪守不渝,但她对预定论却是激烈反对,因而与她父亲意见不合。早年因健康欠佳而辍学。少年时代的艾迪夫人,已遭受到疾病的折磨、信仰的冲突并与家人失和的痛苦。

    她二十二岁时结婚,但半年后丈夫便病逝。后来她另与一位牙医结婚,但她的第二次婚姻并不美满,终以离婚收场。由于她一生饱受肉体和精神的折磨,因此对健康与医术很注意追求。主后一八六二年,听说有一位能叫人不药而愈的心理治疗者昆碧(Phineas P. Quimby),乃毅然往访求医,首次会面,她即宣称自己已得痊愈,遂对昆氏的医术非常激赏,追随昆氏左右达数年之久。

    一八六六年,是艾迪夫人一生中最重要的一年──昆碧去世,与第二任丈夫分居,再加上发现了基督教科学──在一次意外中跌倒受伤,自称伤势严重,无生存希望,三日后读了马太福音九章二至八节耶稣医好瘫子的故事,竟立刻康复了,因而发现了基督教科学。自此,她混合了昆碧的方法──用思想医病和催眠术──和她所了解的基督教思想,开始倡导所谓的神医运动。她的第三任丈夫艾迪(Asa Gilbert Eddy),原是她的学生,也是第一位自称为基督教科学行医者(Christian Science Practitioner)

    一八七五年,艾氏出版了《科学与健康──附解经之钥》(Science & Health with Key to the scriptures)一书,宣称此书乃是神逐句口授经她笔录的启示,因此她明订这一年就是基督复临的时候。一八七九年,艾氏正式成立基督教科学会,将她的医疗事业扩展成为宗教活动,而以《科学与健康》一书为该会的教科书和教义权威。

 

【基督教科学会的现状与作法】基督教科学会单是在美国就至少有二千间教会,还有为数不少的教会遍布在世界上说英语的国家如英国、加拿大、澳洲、纽西兰等,以及西德,教友总数不下百万人。该会除了出版大量书籍外,还印制了数以千计的各种小册子和单张,并且出版了各类报刊杂志,其中以《基督教科学箴言报》最为著名,另有《基督教科学前卫周报》、《基督教科学月刊》、《基督教科学先锋月报》、《基督教科学季刊》等。

    基督教科学会从不讲道,这是他们的特征之一。教会没有传道人讲道,但有所谓读经者宣读圣经和艾迪夫人的著作。艾氏在教会中享有无上的权威,他们的《教会手册》规定,任何加入教会三年以上的教友,收到两日前的通知,就要到艾氏的家庭服务,为期不超过三年,违者开除会籍。艾氏又自视为启示录十二章所说的那位妇人,带来启示之光。虽然基督教科学会并没有正式把她当神明供奉,但艾氏有意把自己神化。她不许教友称呼生母或艾氏以外的任何女性为母亲。她把主祷文的第一句修改和解释为我们的父母神。所以有些基督教科学派的人士说:耶稣基督是神父性的男性代表;在这个时代,艾迪夫人是神母性的女性代表。这虽不是他们教会官方的立场,但却是许多教友的看法,相信艾氏亦会暗暗嘉许。这些妄自尊大的行径,正是圣经所批评的大罪人和沉沦之子的表现(参帖后二1~4)

 

【基督教科学会的吸引力】基督教科学会的增长,似乎较摩门教和耶和华见证人略为逊色,但它的影响却有过之而无不及。科学会发展迅速不无理由,普林斯顿大学基督教历史教授荷顿大卫斯(Horton Davis)举出几个理由,撮要如下:

    ()艾迪夫人给许多神经过敏和沮丧的人一种新鲜的、幸福的感觉。在一个物质主义的时代,她强调生命的属灵意义,并且重新发现基督教藉心理治疗的医术。

    ()她认为遵循神的旨意和基督的教训是人生幸福的源头。

    ()她注重那给许多基督徒忽略了的每日定时默想圣经的操练(当然要依据《科学与健康》一书来作)

    ()她否定那些不受欢迎的有关神的看法,主张神不会叫人遭受痛苦。

    ()她表明女性也可以在有组织的宗教运动中担当重要的任务。

    除了上术的原因之外,我们也不能抹煞艾迪夫人确实促使现代的医学重视身体健康与心理健康的关系。这些主张,我们不知道应否是艾迪夫人的贡献,但是,她的理论,对现代许多心灵受到创伤和逃避现实的人,却具有相当的吸引力。

 

【基督教科学会的错谬】基督教科学会像其它的旁门及异端一样,自认为是最纯正的、最原初的基督教。他们虽然想把自己列在复原教的行列,可是他们的教义却与正统的基督教大异其趣。基督教科学会的教义其实搀杂了印度教、黑格尔的哲学和信心治疗(不一定是基督教的)的理论而成,其中非基督教的因素较基督教的因素为多;而他们的主张不单没有科学的根据,且简直与科学相违背。故此,我们可以肯定的说,基督教科学既不是基督教,也不是科学。基督教科学会的错谬至少有下列几大项:

    ()否认圣经的最高权威:虽然艾迪夫人说过,圣经是她唯一的权威,但事实上,《科学与健康》才是基督教科学会的最高权威。他们相信艾迪夫人蒙受神直接的启示,而艾迪夫人说她得到的启示,是最后的启示。艾迪夫人认为圣经古抄本有许多明显的错误,证明人为或人为的事物渗进了神圣的记载中,以致原本是神的灵所感动的话语,已被弄得面目全非。因此,当她发觉自己的理论与圣经相矛盾时,她不但不承认自己的错误,反而指称圣经的记载发生错误。由此可见,基督教科学会否定了圣经的最高权威。对他们而言,《科学与健康》这本书,不仅是用来解释圣经的钥匙而已,它实际的地位已经超过圣经了。

    ()主张泛神论:艾迪夫人所说的神,乃是指一个万有的神圣原则:生命、真理、慈爱、灵和心智就是神,神是一切的一切。她认为耶和华乃是一个受犹太人崇拜的宗族之神,是好战的一个武人,而非真神;真神乃是生活和慈爱所依据的原则。

    归结艾氏的理论,她所相信的神是一切,一切就是神。祂就是心智,就是善。换言之,心智和善就是神。由此可知,她的信仰是彻头彻尾的泛神论。艾迪夫人有时论到三位一体,但也不是指有位格的神的三位一体,而是生命、真理和爱这三个所谓神圣原则的结合。

    ()否认耶稣基督的神性:艾氏把耶稣和基督分开,认为拿撒勒人耶稣只是一个属肉体而会朽坏的人,而基督则是属灵且永存的;耶稣的人性和基督的神性是互不相通的,所以她不承认有道成肉身这回事。基督是一个永恒的观念,耶稣是这个观念的暂时的形式而已,所以祂并非神,正如祂自己宣称,祂只是神的儿子而已,因此不能把耶稣看作与神同一。

    艾氏又认为耶稣从未死在十字架上,所以没有所谓死而复活这一件事。耶稣的众门徒,原先误以为祂死了,并被埋葬在坟墓里,实际上,耶稣并没有死,祂在狭窄的坟墓里仍然活着;直到后来门徒们看见祂,知道祂没有死,他们就因此而醒悟,超越过物质的感觉,而变得更属灵,更明白主耶稣的教训了。

    ()否定物质、罪恶、疾病和死亡:艾氏曾经把她思想的要义,总结为四个否定──否定物质、否定罪恶、否定疾病和否定死亡。她认为世界上根本没有物质这回事,因为在物质里根本没有生命、真理和智慧;她也认为罪恶并非真实,因为它是善的反面;她同时又认为疾病和死亡都不过是幻觉。

    基督教科学会主张物质、罪恶、疾病和死亡都不是事实,而是由于错误的信仰观念而产生的幻象罢了。他们胜过物质、罪恶、疾病和死亡的方法,就是借着否认它们,来挪去它们的假面具,指出其幻觉,这样就可以征服它们了。但是最叫基督教科学会觉得尴尬的,就是艾迪夫人自己竟也胜不过死亡,别人怎能证实死亡是虚假的呢?

    ()否定救赎的需要:艾迪夫人不期望基督作代赎的工作,因为罪恶是不存在的。基督的工作只是以身作则,现身说法,道明真理和真正的人生,从而纠正人们的思想和信念。所谓救恩,只是不再相信罪恶是事实而已。这些言论,除了与圣经一贯的真理矛盾之外,本身也自相矛盾。基督教科学会宣扬一种解脱罪恶、疾病和死亡的完备救恩,消除一切罪恶、疾病和死亡。可是,既然这些东西是不存在的,何需救恩?如果对某些人来说是存在的,基督教科学会的论说则又不能贯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