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关于方言问题的认识

 

  在大部分追求灵恩的弟兄们看来,方言是他们所要的那种经历中最主要的一样。说清楚一点,他们的追求灵浸,目的就是要得到方言,没有得到方言就不停止追求,一直追求到讲了方言,他们就认为得着灵浸了。与其说他们是追求圣灵充满,倒不如说他们是追求方言还来得恰当。既然这些弟兄们那样重视方言,我们也就按着圣经的正意,对方言作一个深入的探讨,好澄清灵恩问题所引起的混乱。

方言是什么

  根据追求灵恩的弟兄们说,方言就是人听不懂的言语,是天上的言语。所以在他们追求的时候,能够说出一些别人不明白的话,就是得着了方言。我也曾听过一些人说方言,我承认我真的不明白他们说些什么,但他们所说的,是否就是圣经上所提到的方言呢?这个我不能不怀疑。

  在新约圣经里,方言这个词是根据希腊文(glw'ssa)这个字和它的变式翻译过来的,它的意思是舌头,或者是言语。徒二章四节这样记载,他们就都被圣灵充满,按着圣灵所赐的口才,说起别国的话来。又第六节,这声音一响,众人都来聚集,各人听见门徒用众人的乡谈说话,就甚纳闷。律法上记着,主说,我要用外邦人的舌头,和外邦人的嘴唇,向这百姓说话,这样看来,说方言(林前十四章2122节)。从上面所引的经文来看,方言就是外国人的言语。这些言语是讲的人本来不会讲的。既是别国的话,就必须是地上的言语,不可能是地上所有的言语以外的言语。

  举个例子来说,我本来不会讲印度尼西亚话的,我突然讲起一种话来,这种话却是印度尼西亚话,或者我本来不会说尼日利亚话,我突然说出尼日利亚话来。是这样情形下讲的话,圣经就称它为方言。无论如何,方言就是别一个国家的言语,可能是德文,也可能是西班牙文,或者是日文,印度文,埃及文,

  但是那些追求灵恩的弟兄们所讲的方言,多不是别国的言语,因为他们讲方言的时候,所发的音都是相差不远的几个音调。在地上的各国有那一种言语是只有几个音调的呢?因此我们没法不怀疑这些弟兄们所说的方言。有些弟兄说,使徒行传的方言和书信里的方言不同,书信里的方言不一定是外国话,但林前十四章很清楚的说,是外邦人的言语。

讲方言的目的

  跟着马上要解决的,就是讲方言是为着什么目的。神让人作的事情,没有一样是没有意思的。在神的话的启示里,我们看到讲方言有两种目的:一个是为了个人的造就,另一个是为了向犹太人作福音的见证。

  那说方言的,原不是对人说,乃是对神说,因为没有人听出来,然而在他心灵里,却是讲说各样的奥秘。(林前十四章2节)说方言的,是造就自己。(4节)这里是提到方言与个人的造就的关系。在个人与神交通的时候,神给他讲起方言来;在他讲的时候,神让他知道好些属灵的奥秘,他就因此得了神的造就。但是问题在这里,有人讲了方言,自己却没有得到造就。两年前,我遇到了两个姊妹,别人带领她们去追求方言,她们也说是接受了。我和她们谈话的时候,我问她们说:你们说了方言以后,对主的认识比过去深入了,是不是?她们回答说:差不多。我再问说:你们现在读经是不是很有亮光?她们说:也不觉得。我就说:圣经上说,方言是造就自己,认识神的奥秘,你们说了方言,对基督的认识没有加深,对领受神的话也没有进步,那么你们为什么要说方言呢?她们说:某人告诉我们说要说方言,我们就去跟她说。说方言的目的都不知道,就去跟着人说方言,说了以后,又跟圣经的话对不上来,这那里能说是方言呢?现今许多人所说的方言,就是这样的方言。按着神的话来看,这些都不是圣经记载的方言,因为没有带出方言的造就自己的果效来。

  许多说方言的弟兄,连圣经也没有读准确,就在那里大声疾呼的高举方言,这实在是要深深的警惕的。他们所说的方言,经不起圣经的考验,也经不起时间的考验。若果不是被别一个灵控制着,叫他们看不见自己在作什么,他们终究会看出自己的愚昧来。

  方言的另一个目的:律法上记着,主说,我要用外邦人的舌头,和外邦人的嘴唇,向这百姓说话,虽然如此,他们还是不听我。这样看来,说方言乃是为不信的人作证据。(林前十四章2122节)神要用方言向犹太人说话,叫他们承认耶稣是基督,但是他们拒绝了。使徒行传二章,门徒们讲方言,这是应验了以赛亚先知的预言,又借着起初信主的人说方言,证明神的应许的确实。但是因着犹太人的拒绝,以后就不再多讲方言,这类的方言也就减少了。

  现今追求灵恩的弟兄们,常在聚会中讲方言,我禁不住要问,他们的聚会中有没有犹太人呢?他们讲方言是不是向不信的人作见证?明显就不是,既然不是,那为什么要说方言呢?

  我们看准了方言的作用,就决不会离开了神的话,糊里胡涂的跟着人去追求方言了。

是不是每个人都能说方言

  追求灵恩的弟兄们十分重视方言,没有得着方言,就等于没有得着他们所渴想的经历。虽然有了别样的凭据,还是要追求得着方言才肯罢休。既然他们是这样重视说方言,非要说方言不可,我们又要回到圣经里去看看,是不是每一个人都能说方言。当然他们说:是,但我们要看圣经给不给他们说阿门。

  神在教会所设立的,第一是使徒,第二是先知,第三是教师,其次是行异能的,再次是得恩赐医病的,帮助人的,治理事的,说方言的。岂都是使徒么?岂都是说方言的么?(林前十二章2830节)圣灵显在各人身上,是叫各人得益处。这人蒙圣灵赐他智慧的言语,那人也蒙圣灵赐他知识的言语,又有一人蒙这位圣灵赐他信心,还有一人蒙这位圣灵赐他医病的恩赐,又叫一人能行异能,又叫一人能作先知,又叫一人能辨别诸灵,又叫一人能说方言,又叫一人能翻方言。这都是这位圣灵所运行,随己意分给各人的。(林前十二章711节)从上面的经文,我们清楚的看见了两点。第一,方言是一种恩赐,不是每一个人都能得着的;第二,恩赐的赐给,不是根据人自己的愿望,而是由于圣灵自己的定意。

  由此看来,我们肯定的说,不是每一个人都能说方言。若说每一个人都能说方言,这就是人的道理,却不是圣经的真理。不单只不是每一个人都能说方言,而且还是圣灵给谁能说,谁才能说。圣灵给,你不求也给你,圣灵不给,不管是怎样苦苦的求,也求不到方言来。因为方言是圣灵随己意分给人的恩赐,没有一个人有权柄吩咐圣灵去作祂不要作的事。因此,我们要告诉追求灵恩的弟兄们,你们追求方言是追求错了,你们这样的追求,圣灵不给你们说阿门。既然圣灵不给你们说阿门,为什么还要坚持这个错误的追求呢?放下人的偏见,回到神的话里来,按着主的心意走在主的道路上吧!

方言的限制

  圣灵所结的果子,就是仁爱,喜乐,和平,忍耐,恩慈,良善,信实,温柔,节制。这样的事,没有律法禁止。(加五章2223节)圣灵所管治的生活,是没有限制的,但是说方言却是有限制的。神早就看到人在说方言的事上要搞出事来,所以对于其它恩赐的运用,神没有加以限制,唯独在说方言上,神要给它一点限制。

  所以那说方言的,就当求能翻出来,我若用方言祷告,是我的灵祷告,但我的悟性没有果效。这却怎么样呢?我要用灵祷告,也要用悟性祷告;我要用灵歌唱,也要用悟性歌唱;不然你用灵祝谢,那在座不通方言的人,既然不明白你的话,怎能在你感谢的时候说阿门呢?(林前十四章1316节)若有说方言的也要一个人翻出来,若没有人翻,就当在会中闭口。(2728节)从这些经文里看,说方言不能随便说的。只有一个人的时候还好,但若有其它的人在座,若没有能翻方言的人,方言是不许可说的。再一方面,用方言祷告也要顾到别人。所以神给保罗看见,不要单用灵祷告,也要同时用悟性祷告;用灵接触到神的奥秘,就通过悟性说出人能明白的话来,不要在那里说人不能明白的话。保罗很体会到这一点,因此他说:我感谢神,我说方言必你们还多,但在教会中,我宁可用悟性说五句教导人的话,强如说万句方言。(林前十四章1819节)

  但是追求灵恩的弟兄们,常在一块追求说方言。你在这里说方言,他也在这里说方言,大家都在一起说方言,却不注意要有一个人把方言翻出来。若没有人翻,就不许说。但他们实在是说了,越过了圣经的限制。这样看来,他们的方言就不是圣经认可的方言,他们的追求也不是圣灵带领的追求,因为圣灵必定不会带领人越过神的话的范围。

方言是否能作得着圣灵充满的根据

  上面已经说过,要用凭据来证实圣灵充满是不对的。连得救这么重大的事,神也没有叫我们去注意眼见的凭据。上面提到,使徒行传里所记载的说方言的事,除了第二章以外,几处都是在得救接受圣灵的时候说的,不是在圣灵充满的时候说的,从圣经的历史来看,方言与圣灵充满是没有多大的关系的。

为什么现在信主得救时没有方言

  使徒行传中,说方言既多是在受圣灵的时候说的,那么现今人信主的时候,为什么没有方言呢?在没有说明这个事例以前,让我们先来认识神作事的一个法则。

  第二年正月初一日,帐幕就立起来。当时云彩遮盖会幕,耶和华的荣光就充满了帐幕。(出四十章1734节)

  亚伦的儿子拿答,亚比户,各拿自己的香炉,盛上火,加上香,在耶和华面前献上凡火,是耶和华所没有吩咐他们的。就有火从耶和华面前出来,把他们烧灭,他们就死在耶和华面前。(利十章12节)

  耶和华对摩西说,你从以色列的长老中招聚七十个人,就是你所知道作百姓的长老,和官长的,到我这里来,领他们到会幕前,使他们和你一同站立,我要在那里降临与他们说话,也要把降于你身上的灵分赐他们。他们就和你同当管这百姓的重任,免得你独自担当。摩西出去将耶和华的话告诉百姓,又招聚百姓的长老中七十个人来,使他们站在会幕的周围。耶和华在云中降临,对摩西说话,把降于他身上的灵分赐那七十个长老。灵停在他们身上的时候,他们就受感说话,以后却没有再说。(民十一章16172425节)

  人应当自己省察,然后吃这饼,喝这杯。因为人吃喝,若不分辨是主的身体,就是吃喝自己的罪了。因此,在你们中间有好些软弱的,与患病的,死的也不少。(林前十一章2930节)

  从上面所引出来的经文,我们可以找出神作事的一个法则来。就是神每作一件新的事情,在开始的时候,神总是给人有眼看的事,来证实神的应许,吩咐,和祂的作为。会幕一立起来,神的荣光就充满,显明了神的荣耀在他们中间,以后就不常充满荣光。这不等于神的荣耀不在他们中间。虽然没有眼见的荣光,但神还是在他们中间。七十个长老的事,也是一样,神要证实祂拣选长老们来帮助摩西,他们就受感说话,以后也没有再说。等到后来神拣选约书亚代替摩西,神也没有给他受感说话,但神实在是使用了约书亚。神作了一件事,以后再作同样的事,神就不再给人凭据,叫人知道神说的,神都算数,就是没有眼见的事,神也负责祂所应许的事。亚伦的两个儿子献上凡火,神立刻叫他们死了,但以后以色列人中的祭司也有不少是像他们一样,如同以利的两个儿子,神却没有立刻叫他们死。哥林多教会在擘饼记念主的事上混乱,主立刻给他们惩治,现今记念主的混乱也不少,但主却没有惩治。这并不是说因为没有眼见的击打与惩治,就可以说神不再定罪了。不是的,神不立刻处理,早晚也一定按这原则处理的。神在作一件新事的时候,神屡屡给人有眼见的事,叫人知道神的真实,以后就在信心里接受神的真实。

  主复活以后,主多次显现给门徒看见,但现在主就不多显给信的人看了,因为主要求我们在信心里接受复活的事实:耶稣对他说,你因看见了我才信,那没有看见就信的,有福了。(约二十章29节)因我们行事为人,是凭着信心,不是凭着眼见。(林后五章7节)凭信心不凭眼见,是新约里一条很重要的原则,在一切属灵的事上,我们都依据这原则来接触。

  根据神作事的法则,和信心的原则,我们来看现今信主得救的时候,为什么没有方言的问题。教会起头的日子,神应许把圣灵赐给凡信祂的人,这是神在历史中要作的一件新事。以前神没有作过这样的事,因此,人对于接受圣灵的事是一无所知,因此在圣灵开始普遍降临的时候,神在每一种不同的情况下,就给头一批接受圣灵的人有眼见的事。五旬节时的门徒有,但当天信主的人却没有。哥尼流家里的人有,以后的外邦人信主时就没有。在各种不同的背景下,头一批信主的都有眼见的凭据,为要证明神应许的确实。彼得给撒玛利亚的门徒补课,也是给他们确实的经历神所应许的。神头一次给人眼见的事,以后就在信心里使人去经历。所以现今人信主得救的时候,不再有方言,因为我们是活在信心里──神的应许──不是活在眼见里。

方言还是谎言

  根据上面我们所看见的,关于方言各方面的问题,我们对现今追求灵恩的弟兄们所说的方言,不能不怀疑它的真实性。一位在主里经历很深的姊妹说,她所见过的许许多多人说的方言,只有两三个人说的是真的,其余的都是假的。我不知道她是否根据神给她辨别诸灵的恩赐来分辨,还是根据什么来分辨。但是根据圣经的亮光来分辨,我们也得承认这位姊妹的话,很有分量和真实。

  一九五○年冬天,弟兄们和我在一块聚会的时候,从内地来了一位弟兄,他也到我们中间来,祷告的时候,他讲起方言来,自己讲,又自己翻。我们心里就起了怀疑,后来我问他,他说自己翻就等于有人翻。过了不久,我又有机会和这位弟兄在一起事奉,在一同查考关于灵恩的问题以后,这位弟兄很老实的对人说,他的方言是假的。他说这些方言的起源,是因为过去和一些追求方言的弟兄们在一起,大家都说方言,他觉得自己不会说,很没有面子,因此他也就说起来了。

  又在一九五三年夏天,又有另外一个弟兄,从广西梧州来到我们的地方,带领人去求圣灵充满,说方言。我和几位弟兄去看,我们按着约翰壹书四章的方法去试验他,就觉得他的灵不大对。他又不剪发,又不刮胡子,须发都长长的,他说是在方言里主吩咐他一生不许他剪发刮胡子。他又不穿鞋子,又说神不许他穿,要他光着脚走路还福音债。他还对我们说,他是从梧州走了十多天的路来的。他来的时候,没有带雨伞,但是天也没有下雨,因为他在起行那天祷告,神给他方言,使他知道神的奥秘。我们问他是什么奥秘,他说神在方言中给他说了NO FINS(译音),意思就是说不会下雨。我想只要稍微有点圣经知识的弟兄,听了都会发笑,简直是一大堆的谎言。过了不久,在路上又遇到他,样子都变了,西装革履,剃了须,理了发,光光鲜鲜的。神不许他一生理发的话不知道到那里去了。那些方言不是谎言是什么?

  再说一件事,又有一位姊妹,是常常讲方言的。一天他来见我的一位结了婚的同工,对他说,神在方言中告诉她,要她和他结婚。这是什么话呢?这不单是谎言,简直是胡言了。

  不要说这些真真实实是谎言的方言,就算不归入这类,只要所说的越过了圣经的轨道,那也是谎言。追求方言的弟兄们,我真愿意你们在正直的神面前鉴察自己一下,究竟你们说的是方言,还是谎言。丢掉人的愚昧和固执吧!让自己转回到真道里,那不是失面子和羞耻的事。

天使的言语不是方言

  方言是否有可能是天使的话语,而不一定是地上的言语呢?这也是一个在灵恩问题里的疑问。一些在灵恩里的弟兄说:方言是天上的言语,也就是天使的言语。我个人是不敢同意的。我们可以看一看这道理的来源,我若能说万人的方言,并天使的话语,却没有爱,我就成了鸣的锣,响的钹。(林前十三章1节)首先我们得注意这节经文的语气,清清楚楚是假设的语气,为要使人不要去注意所得恩赐的多寡或大小,而要注意追求爱;若没有爱,就是极大的恩赐也算不得什么。其次,我们也要注意,究竟有没有人能说万人的方言呢?我们可以肯定的说没有。能讲十多种言语的人已经是少之又少了,何况是万人的方言呢?既然没有一个人能讲万人的方言,同样的,也没有一个人能讲天使的话语。第三,这里明明是把人的方言和天使的言语分开的,方言就是方言,天使的言语就是天使的言语。圣经从没有记载人讲天使的话语的历史。我十分不明白为什么要把天使的言语抬出来。大概一般人都有这样不正确的思想,以为天使的地位是比信主的人高。但神的话却说:天使岂不都是服役的灵,受差遣为那将要承受救恩的人效力么?(来一章14节)这样看来,虽然天使是活在天上,但天使的地位就比蒙恩得救的人低了,他们是无法表达我们得救的人的心意,更何况他们根本就没有救恩的经历呢?我们还要留意,说方言之能终必停止。(林前十三章八节。原文里没有之能字。)如果方言是天使的言语,或天上的言语,那么等到方言停止的时候,天使和活在天上的岂不是没有言语可用了吗?

  圣经上既然明说,方言就是外邦人的言语。(林前十四章21节)我们为什么要在圣经的原文以外制造方言呢?不管人把方言解释成天上的言语也好,是神给受灵浸的儿女们的一种清洁的言语也好,如果那些方言不是地上的人的言语,那就不是圣经上的方言。

  一些追求灵恩的弟兄以为我是反对方言,把说方言和邪灵的工作连在一起,这是他们的偏见,我自己虽然没有讲过方言,但主却给我明白关于方言的真理。方言既然是一种恩赐,(这点是追求灵恩的弟兄们也承认的)主没有把这恩赐给我,我就不强求主给我说方言。因为我知道祂是我的主,我不是祂的主,祂看为好的,祂不会不给我,祂既然已经把祂自己都给了我,难道还会有一些东西比祂自己更宝贝,使祂留下不赏赐吗?神既说了祂把万物连同祂自己白白的给了我们,(罗八章32节)这万物岂不也把方言包括在里面么?祂未尝留下一样好处,不给那些行动正直的人。(诗八十四篇11节)我按着主的话来生活,祂必把那些按祂看来是对我好的给我。一位在灵恩里的弟兄这样说,有些人没有方言的经验,并非神不赐给他们,是他们没有向神要而已。我想,说这话的弟兄大概还没有认识恩赐究竟是什么。我不反对别人讲方言,但我不得不提醒常说方言的弟兄们,要留心的对比一下,你们所讲的方言是不是圣经里的方言?若果不是圣经所承认的方言,倒不如不要多说。追求方言的弟兄们常对我们说:你们没有这种经历,你们根本不明白圣灵的工作,等到你们有了这种经历,你们就会知道。他们这样说,目的是要用经历来堵住我们的口。我要在这里回答他们说:你们的经历没有圣经真理的支持,那些经历一点属灵的价值也没有。

 

从希腊文圣经看方言问题

  方言运动给神的儿女们带来了许多真道上的混乱,这运动所举证的道理对一些真理根基不够稳的基督徒起了冲击的作用,使他们在自己无法澄清这些混乱的情况下,倒进了方言运动的网罗里,糊里胡涂的随从另一个灵所管辖的人去作胡涂的事。

  有一些在方言运动里的人,无知地引用希腊文的新约来支持他们的方言道理,主张说方言是开启那属灵宝库的宝贝钥匙,他们愚昧地乱译圣经来蒙蔽基督徒。哥林多前书十四章五节的中文翻译是相当准确的,而他们却要改变这段经文的意思。我愿意你们都说方言;更愿意你们作先知讲道;因为说方言的,若不翻出来,使教会受造就,那作先知讲道的,就比他强了。从上下文看来,总不能看出保罗叫哥林多教会的弟兄们要说方言,为的是使他们可以作先知讲道(或作说预言)的这种解释来。如果勉强要作这种解释,不连接下文还可以,一接上下文因为说方言的若不翻出来,这种解释就站不住脚了。事实上圣经的本意也没有把说方言的目的说成是为了作先知讲道的桥梁,更没有要求神的儿女们作先知讲道以前,必须先要有说方言的事实。

  所以会产生这一种论调,乃是由于那些人对希腊文的一知半解。在原文圣经里,林前十四章五节是这样的:qevlw de; pavnta" uJma'" lalei'n glwvssai" ma'llon de; i{na profhteuvhte  问题就是出在  i{na 这一个介词上。 i{na 这一个介词在希腊文的使用上有很多的解释的;其中有为的是(如英文的 in order that)的意思,但这不是唯一的意思,而不过是许多的解释中的一种。方言运动的人就硬把为的是这个意思套用进去,把一切的 i{na 都当作为的是,结果把林前十四章五节翻成了与原意不相配的见解──我愿意你们都说方言,为的是更愿意你们都说预言。这一个翻出来的意思是大错特错了。在这一节圣经里,i{na 不能作为的是解释的。照希腊文的用法,在一些最终的意思不够明朗的句子里,i{na 这个介词就作为补充受事格或动词用的不定词(Infinitive)的代替字,而不是作为连接词。(参考 Greek-English Lexicon of The New Testament and other Early Christian Literature 378 The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 出版)。因此在中文里这节经文的 i{na 只能作一个虚字用,没有特别的意义。所以在这一节圣经里就不能把  i{na 当作为的是解。如果照原文字对字的直译,就应当是我愿意你们都说方言,但更(或母宁) i{na 作先知讲道。这样在第二句里的意思就很不明朗,所以这里的 i{na 就使这一句当译作但我更愿意你们作先知讲道,而不该译作为的是要你们作先知讲道。

  这个用法不只是在这一节圣经里出现,我们还可以从太七章十二节:你们愿意人怎样待你们,你们也要怎样待人,可九章三十节:他们离开那地方,耶稣不愿人知道,于是教训门徒这些经文上看到。如果一定要把  i{na 译作为的是,把它作为连接词用,那么这两节经文就要变成你们愿意人怎样待你们,为的是你们也要怎样待人,和耶稣不愿意人知道,为的是于是教训门徒。这样子只有破坏了圣经的原意,而且也不知所云。在原文圣经中还有不少的  i{na,如果只能译作为的是,那就不知道要闹出多少的笑话了。

  我们还可以从 de;(但是)这个词和 ma'llon (更或母宁)这个字来看林前十四章五节。有了但是这一个词,就把一个句子的上下文意思限制在不相调和的情形里,绝不能引出因果的关系来。而母宁这一个词(英文作 rather)更不允许在一个句子里出现因果关系。所以要根据这些词另译这一节经文,我们可以把它译成:我愿意你们与其说方言,母宁你们作先知讲道。这个意思也能和下文因为说方言的若不翻出来,使教会受造就,那作先知讲道的,就比他强了吻合起来。因此,要把方言说成是作先知讲道的桥梁,那是毫无根据的,只不过是自欺欺人的虚谎的话。

  推行方言运动的人又从另外两个希腊文的字上制造道理,鼓励信徒跟从他们去追求方言,高举方言,以方言为万能。他们根据原文的 dwrea' (译赏赐)和 carivsma(译恩赐)这两个字,把方言分成赏赐的方言和恩赐的方言。他们主张一切信主的人都该有赏赐的方言,因为赏赐是神白白赐给的,而恩赐的方言就不是每一个信徒都有,而是神特别赐给在教会中少数被神按立有职事的人。换句话说,信主的人都一定要说赏赐的方言。

  他们从林前一章七节;七章七节;十二章四节;罗十一章六节;提前四章十四节;提后一章六节;彼后四章十四节。这些经文中确定是 cavrisma(恩赐)是关于职事的,所以林前十二章三十至三十一节的岂都是说方言的么的方言解释为属于恩赐的方言,不是每一个信徒都有的。他们又从徒二章三十八节;八章二十节;约四章十节;罗五章十五,十七节;弗三章七节;林后九章十五节这些经文中确定 dwrea'/(赏赐)是属于普遍性的,所以徒十章四十五节的方言是赏赐的方言。每一个信徒都该有的方言。事实上,他们并没有把有关这两个字的经文全部引出来,只是把能支持他们的主张的经节引出来。

  我们先来看这两个字的意义:

  carivsma 恩典的礼物,包括物质的与非物质的。

  dwrea; 白白给予的礼物,常用于属灵的事物上。(可详叁 A Greek-English Lexicon of the New Testament6887页,Expository of New Testament Words. By W. E. Vine. 146-147页)

  从字义上来说,这两个字并没有多大的差别,但在使用上,是否像推行方言运动的人所说的一样,分成职事的和普遍性的呢?我们不敢说这是对的。我们看下面的经文:

  只是过犯不如恩赐 carivsma;若因一人的过犯,众人都死了,何况神的恩典,与那因耶稣基督一人恩典中的赏赐 dwrea;。(罗五章15节)

  因为罪的工价乃是死,唯有神的恩赐 cavrisma 在我们主耶稣基督里,乃是永生。(罗六章23节)

  原来审判是由一人而定罪,恩赐 cavrisma 乃是由许多的过犯而称义。(罗五章16节)

  好叫许多人为我们谢恩,就是为我们因许多人所得的恩 carivsma。(林后一章11节)

  如果恩赐 carivsma 是属于职事性的,那么上面所列的经文里所提到的永生、称义、神的赦免、保罗等人蒙救拔都成了职事性的赏赐,这算是什么话呢!我们又看:

  我作了这福音的执事,是照神的恩赐 dwrea;n。(弗三章7节)

  我们各人蒙恩,都是照基督所给各人的恩赐 dwrea'"。(弗四章7节)

  西门看见使徒按手,便有圣灵赐下,就拿钱给使徒,说:把这权柄也给我,彼得说:你的银子,和你一同灭亡罢!因你想神的恩赐 dwrea;n 是可以用钱买的。(徒八章1820节)

  上面所引的经文里的恩赐,毫无疑问都是属职事性的恩赐,它们都用 dwrea; 这个字和它的变式表明出来。如果 dwrea; 这个字真像方言运动的人所说的,是表明普遍的赏赐,那么每一个信徒都像保罗一样的作了福音的执事,西门也不必愚昧到这样的地步,要拿钱去向彼得买权柄了。

  为着推行方言运动,这些人不惜千方百计的去找圣经里的根据。可是他们所摆在人面前的,只不过是给人一个印象,就是他们落在心劳日拙的光景里。神要给人追求认识的真理,在圣经里是明显的。若是在圣经里不明显的,只有一点的历史事实,而没有书信上的明训,我们就不可越过神的界线来制造真理。圣经上并没有恩赐的方言和赏赐的方言之区别,而人为了达成满足自己的私意而硬说要有,那只是显明人的愚昧,和不敬畏神的事实而已!── 王国显《圣经里的圣灵充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