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是基督,不是第四度空间

 

  神荣耀的旨意,从永远到永远,都是借着祂怀里的独生子来执行的。是创造也好,是救赎也好,没有一样不是借着祂的儿子来作成功的。所以神的儿子是父神的彰显,是神荣耀所发的光辉,因此神一切的工作都在高举祂的儿子,然后因着儿子使父得荣耀。这是神作工的法则,是圣经真理所启示出来的事实。但是聪明的人总是有意无意的拒绝神自己所定规的法则。自由派的人根本就不相信神,我们也不去说他们。但是在一般称为信仰纯正的基督教里,仍然是有好些人在作着以主以外的事物来代替主的事情。在另一个角度来看,这些人所作的又好像是很成功,这就使不少神的儿女们困惑了。

  去年在台湾的基督教会看见了一些事,叫我心里着实难过,我为此曾对一些主内年长的弟兄说,在那些聚会里,我若是闭上眼睛,只凭耳朵来听声音,我就无法说我是置身在一个聚会里。因为我感觉上所有的反应,好像我是给安放在类似夜总会的地方。后来我发现这些现象却是根源在学韩国教会这个口号而来的,而学韩国教会的实质,却是以赵镛基先生为榜样。

  提起赵镛基来,就不能不说到他所写的《第四度空间》这套书,这书的第一集以见证为主要的内容,第二集是以自然科学,和哲学的理论并现象去印证他所鼓吹的第四度空间。总的方向是为了推广灵恩派的主张。事实上,赵镛基是韩国灵恩派有名望的领袖之一,他有极大的雄心要影响台湾及亚洲地区的基督教。但是要指出的一件事,与其说他要推广灵恩派的神医与方言,倒不如说他要推广他的工作方式。若仅仅是一种工作方式,那也就罢了,只是这工作方式的主流却是叫人看不见主,而是让人看见所谓的神迹奇事。从另一方面说,就是鼓励人去追求物欲的满足,误导人对属灵追求的方向,忽略了神在宇宙中所要显明的永远计划。这是十分严重的不准确。

对第四度空间这名词的商榷

  赵先生自己也承认,空间原本是物理学和数学常用的术语。也就是用来说明物质世界范围的事物的,即使加上爱恩斯坦所说的时间因素,也仍然是脱不出物质世界的范围。因为是在相同的物质世界范围内,所以平面涵盖线,立体涵盖平面,一点难处也没有。现在赵先生所说的第四度空间,假如我没有领会错的话,他是指着灵界的活动范围来说的,第四度空间的法则就是灵的活动的法则。既然是灵界事物的说明,那就与物质世界没有直接的关系了,也不发生涵盖的关系。线,平面,立体,在外形上虽然不一样,但却是在同一的范围内,也是直接构成较高度空间的因素,没有线就不可能有平面,没有平面就不可能有立体。但是在灵与物质之间,就没有这样的相互间的关系。

  赵先生创出第四度空间的理论,目的为要说明圣灵在属灵生活中的重要地位。爱主的基督徒都不会反对圣灵,但是必须要指明,神奇的事不一定是出于圣灵,这一点赵先生也认同。还要再说清楚的,出于圣灵的工作一定不会与神的性情相违反。因此,有一件可以确定的事。第四度空间的理论,并不能遮盖那些不在神的光中的事物,也不能叫清心爱主的人接受著作人的工作方式。

圣灵在神荣耀计划中的地位

  圣灵是三而一的神当中的一位,子作成了救赎的方法,圣灵便接上把救赎的果效作在信的人身上。在神的工作过程中,父先差遣子到地上来,然后因子的请求而差遣圣灵来地上接替子。站在工作的立场上,子与圣灵都是受父差遣的,要在地上执行父的定规。

  子在地上时是高举父,荣耀父。圣灵在地上的工作是高举子,荣耀子,并且把子所交付给祂的向人显明(参约十六章1314节)。圣灵的一切所作是为了荣耀子,像子的一切所作是为了荣耀父。这是三而一的神中间的分工。由于这个事实,圣灵是不单独接受敬拜和赞美,祂是引领神的儿女去敬拜,却不接受人的敬拜。祂是引导并帮助神的儿女向父或子祷告,祂自己却不接受人向祂祷告。我们没有在圣经中找到一处向圣灵祷告或敬拜的记录,更找不到教导人要向圣灵祷告和敬拜的教训。一切有关祷告和敬拜的记录,都是向着坐宝座的父,和作为被杀的羔羊的子。神如今在地上的工作的确是以圣灵站在最前线,但圣灵却是最知道隐藏祂自己。祂感动人,引导人,教训人,光照人,赐下恩赐祂作的一切全是为了荣耀子,正如主所说的,祂要荣耀我。

  圣灵在神荣耀计划中,主持着在人中间的一切所作的工,但祂不是庄稼的主。庄稼的主是父,子代表庄稼的主;但子不是庄稼的主,因为子是受差遣的。圣灵在神的工作中也是受差遣的,所以也不是庄稼的主。因此不能专凭圣灵说,要为我分派巴拿巴和扫罗去作我召他们的工这句话,就说圣灵是庄稼的主,所以要向圣灵祈求。若是这样,启示录十四章里那在天上主持收割庄稼的又是谁呢?

圣灵孵育的根据

  第四度空间的理论基础就是圣灵的孵育,先是有了圣灵的孵育,然后才有神的工作。属灵的历史果真是这样么?我十分的怀疑。我很佩服赵先生的大胆,他自己也说,大胆是圣灵给他的恩赐,我连圣灵的恩赐中是否有大胆这一样,也一样的十分怀疑。退一步来说,圣灵的恩赐中果真有大胆这一样,那大胆也不会是叫人谬讲神的话。在这方面,赵先生确实是有大胆的表现。不过这样的大胆,就是没有也不是一项损失。

  神的灵运行在水面上这句话中,赵先生指出那运行在原文有孵育的意思,所以这句经文可以说是神的灵孵育在水面上,因着圣灵的孵育才有神在那六天创造的工作。那意思就是说,没有圣灵的孵育,神就没有工作,神一切的工作都要先经过圣灵的孵育。我不知道赵先生把箴言第八章二十二至三十一节这一段话中所说的那位工程师看作是谁,但是会读圣经的人都承认,那是指著作为神子的主耶稣基督。

  不错,运行这一个词在原文里具有孵育的意思,但孵育却不是唯一的意思。这一个词除孵育以外,还有徘徊。盘旋,覆庇,运行,甚至是犹豫等意思。在这许多的意思中,该选用那一个才合适呢?这不能凭着个人的喜爱去决定,必须要留意上下文的意思而作选用的决定。不懂得注意上下文,只是牵强附会的使用原文,不出乱子那才是希奇的事。

  在六日的创造中,我们可以清楚的看见,一切的定意都在乎神自己,事情的成就也在乎神自己。在三而一的神的基础上,我不敢说在创造的历史里一定没有圣灵在其中,但我从本文及其它地方的经文上的记载,我敢说,在创造的过程中并没有圣灵孵育这一回事,在救赎中也同样的是没有。圣灵运行在水面上是准确的表达。在下面,我们还要指出,人在圣灵的孵育的实行上,那是何等无稽的事。在这里只是先说明圣灵的孵育是没有真理根据的虚谎的话。

  有关创世记第一章二节运行这动词,经请教我国希伯来文专家林道亮博士,下面是林博士答复的原文:

  该动词运行,在旧约共见三次,二次系加强式,一次普通式,原意松弛,舒展。加强式除创一章二节译作运行外,申卅二章十一节译作搧展;普通式译作发颤,并无孵育之意!

  孵育之意,源来自叙利亚文,因在叙文该字确有柔和地移动和孵育等意义,该字在阿拉伯文有震动,颤抖等意义;可是在希伯来文只有加强式展翅飞翔和普通式发颤二意义。犹太拉比对此的注释是: As a dove hovering(飞翔)over its young without touching them.

  孵育的意义,也可能是由弥尔登(Milton)的失落的乐园来,因为他说: His brooding(孵)wings the Spirit of God outspread, and vital virtua infused, and vital warmth throughout the fluid mass.

  希伯来文的注释家 H. C. Leupold 非常反对这样说法,因为这是近乎神话──宇宙是由世界蛋孵化出来的。

传基督还是传第四度空间

  突出神迹的果效似乎是第四度空间的目的。这不得不叫人提出一个问题,就是神的教会是单单的传基督呢?还是传神迹呢?我看到一卷在中国大陆的家庭教会聚会的录像带,我想是那称为复兴教会所作的工作。我看过以后,我没有兴奋,反倒感到悲哀。因为我看到的只是一个医病的耶稣,而不是一位作罪人救主的基督耶稣。聚会中只有人的吵闹,没有救恩的讯息与见证。不传救人的基督,只传行神迹的耶稣,特别是医病的耶稣。这并不是神的救恩。他们似乎是忘记,主也不一定给人治病的。(参可一章3239节)

  高举行神迹的人都是不自觉的把救恩贬值的,因此在真理和生命上都是贫乏的。千万不要把热闹哄动的气氛看成是生命,这是毫不相干的两回事。像《第四度空间》所说的有那么多的神奇的事,便以为他们这些人一定是生命很成长的。事实并不是这样。且看他们在建筑所夸耀的礼拜堂的过程中所发生的事,就可以明白了。用世俗的手段贷款的事,在以后再提,先看由于石油危机引起南韩失业潮时,建堂的工程出事了,会友减少了,赵镛基一家也被迫迁到还没建成的礼拜堂去,在那里受饥受寒,还要承受贷款的债务,以致走投无路,甚至想到要自杀一死了之。会众并不乏富有的人,用三万美元购下破碗,筷子和汤匙的也大有人在,但是这些人起初都不出现,他们都没有想到神的见证,也没有留意教会落到这地步,是何等羞辱主的名字。就是后来有人发起一个运动来挽救这困境,所喊出的口号竟是救救我们的牧师,而不是不让主的名受辱。人的感情很热,生命却是贫乏得可怜。人心里所注意的是人,并不是神和神的名。

  《第四度空间》是以信心作标榜,实际却是鼓吹神迹。神迹可以满足人心思上的好奇,同时又可满足人的肉体。我不是不相信神迹,祂毫无疑问能作人理解不来的事。问题是神迹一定是出于神,并且也是显出一定的属灵功用。所以超然的事不一定能说是神迹。神也曾用我们使医生束手的病人得医治,祂也使用过我们驱逐附在人身上的鬼,所以我们对神迹一点也不怀疑,但是我不能不怀疑《第四度空间》里的神迹。要闹得满城风雨说牧师的肚里怀着脚踏车,椅子和书桌,然后才得着所祈求的。这是神迹吗?他自己说是,我却想起数年前那个称为罗柏士牧师的事来,他说他一定要在某一个日子前得到四百五十万美元来支持他的国外工作,若是到期得不着,神就要他死去。结果到了日期,他并没有得着所宣告的,但他也没有死。为了让他好下台,他的一个以赌博为事业的德州朋友给他凑足了,救他免死。这能说是神迹吗?

  神迹并不一定能使人遇见神。当日亲自看见主自己行神迹的人,结果有几个人得救呢?不多,甚至连那个几乎把主所行的神迹全看过的犹大,他不单没有信主,至终还把主出卖了。因此,看见神迹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重要的是人遇见了主,认识了主,全心的跟随主,毫无保留的高举主。所以绝对不能传第四度空间,只能传基督耶稣。退一步说,即使第四度空间没有可争议之处,也不过是一种工作方法,绝没有根据可以代替基督。

是人主观的努力,还是神作的工?

  《第四度空间》列举了好些神迹的例子,我不能说没有发生过那些事,但我要说,世上很多不信神的人,他们也有许多成功的大事业,所以发生一些与众不同的不平凡事,不一定是与神有关系的,也不一定如第四度空间所说的是经由邪灵的支持而获得成功,就像日本创价学会一样。我们必须要承认,人的主观努力也可以作成一些大事。在人间,随处都可以看见这样的例子,我们可不能把这些人主观努力作成功的事,说成是神的工作。是神作的功,人一定在其中看见神。是人主观努力所作成功的事,人只能在其中看见人。

  祷告要具体是原则性的操练,但是不可以具体到指定神要按个人所要求的条件答应人,也不能说祷告不够彻底,神就不应允祷告。赵镛基有这样的经历是他个人的事,但不是真理的原则,不能把个别的经历当作真理去教导人,这要把人误导进心思的迷惑里。这样的误导,在该书中也是一再的提及的,那是一种严重的属灵伤害。圣经的记载不是只有瞎子要求能看见的祷告,单单根据这个记载就制造出一个原则,说得重一点,就是制造出一个真理,那实在是危险顶透。拿因城寡妇的儿子复活,格拉森的那人身上的群鬼给赶走,患血漏的妇人得医治,都是没有经过具体的祷告的,就是毕士大池边的那人的祷告,不单是不具体,而且还是被动的。神要作在人身上的事,主要是根据恩典,不是根据人的祷告,祷告的目的主要不是为着人得恩典,乃是为着神的旨意得着成就。

  提出祷告一定要具体,并且具体到十分细微的地步,那就不再是祷告,而是向神发号施令;命令神答应所求的,就是那些不在神旨意里的事,也非要神答应不可。不错,在祷告的事上,神有寻找、叩门、祈求的应许,但神的话也明说有妄求的事,也明明的说,我们若照祂的旨意求什么,祂就听我们。(约壹五章14节)像《第四度空间》那样教导人祷告,只是让人有借口把自己所不喜欢的事物一概拒绝出去,只留下自己所想要的。天天的想着自己所要的,这个想着就不必再学顺服的功课了。天天的想着就形成了人的主观努力,发展下去也就成了只求目的不择手段的结果。

  说得清楚一点,这个主观的努力就是赵先生所说的圣灵的孵育,在拼命的想象里去追寻自己所想要得到的。因着要孵育,赵先生替亚伯拉罕,以撒,雅各想象了很多东西,都是他们自己没有想象过的,然后再替他们想象出结果来支持自己制造出来的道理,罗马书明明说出以撒是借着复活的大能而生下来的,赵先生却把他说成是亚伯拉罕在想象中得着的。主的应许是说,信是得着的,就必得着。并不是说,想象得着的,就必得着。去年五月间,在台北有一位爱主的年青的弟兄死了,好些基督徒就依着孵育的指导,拼命去想象这弟兄会复活,不住的祷告求这位弟兄复活,结果这位弟兄还是埋葬了,并没有在他们的想象中复活。

  信心并不是想象,也不是想象出来的结果,信心是里面的一个把握,是人信服神的话的结果。神的话就是那实底,神的应许就是那确据,人的想象永远不会使所想的变成那实底,也不会给制造成那确据。信就是信,想象不能使不信成为信。倒是老老实实的向主承认说,我信,但我信不足(原意是不信,就是信不出来)求主帮助。(可九章24节),这样的人倒是可以蒙主怜悯。想象是人主观努力的追寻,是人的魂的活动,与圣灵的工作扯不上关系,别让圣灵孵育这名堂蒙蔽了属灵的眼睛。

是世人的手段,还是圣灵的运行?

  在第四度空间这美丽又吸引人的幌子下,遮盖了多少人的虚假。对于一般只要看结果,而不留意事情发生的过程的人来说,第四度空间实在完成了那伪装的任务。我要明确的喊出,圣灵就是圣洁的灵,祂不会作不义和不洁的事,更不会搞诡诈的勾当。一切与圣灵的性情不相调和的事都不是出于圣灵。圣灵的运行是使人更多的认识主,更多的爱慕主永远的荣耀的旨意。

  能把容纳一万人的礼拜堂盖成功,那实在是轰动的大事。但是我们仍留意整个的建筑过程,就是从找地皮开始,到建好为止,人们的心若不是给迷醉在外表的成功,他们一定可以发现,那全是以世人的手段去进行的,跟属世的商人创建企业的过程没有两样。只是叫人看见人的精神,实在看不见神的手在那里。在属地的事上实在有可夸的,但在圣灵的光中恐怕是只有该定罪的份。除了属世的手段以外,还给教会负上五年五百万美元的债务,怎么可以再向世人见证神是丰富的呢?实在是羞辱了神的名字。

  他们建堂时至少该有一万会员,五百万美元的贷款,平均每人负担五百美元,这是债务。十年前美国有一家小教会,他们购堂的时候,大约有六十位弟兄姊妹,多半是才从学校出来的穷小子,没有一个可以用三万美元买破碗、筷子和汤匙的人。但神给他们有信心的把握,他们不贷款,不劝捐,就只摆个奉献箱在聚会的地方,祷告中仰望神的丰富,他们要向世人见证神是丰富的神,是活的神。前后四个多月,他们用现金十三万美元买下了一座小礼拜堂。没有什么轰动的宣扬,但他们每个人却实在的遇见了神。必须要指出的事实是,他们没有让神负债,这些穷小子平均每人负担了二千二百美元。这样才是圣灵的工作,圣灵的工作使他们踏实的成长,在他们当中满了向神的敬拜。神也不住的把得救的人加给他们。

另一个灵的问题

  赵镛基的学识丰富,也很有口才,这是事实,所以他把神的话按着洛高斯和瑞玛的意思讲说得很明确,可是看他所作的却不像是出自瑞玛,而是出自灵恩派的信念,所以在艰困时,他想到自杀。在治病的事上要苦苦的挣扎,正如他自己说,一个五旬节教会的牧师能做的事,我都做了,但却毫无动静。祷告、哭泣、跳、喊都起不了作用,若是以瑞玛作起头,就不该如此痛苦。主耶稣和众使徒都没有这样痛苦而绝望的记录,因为他们都是作在神的旨意里,却不是作在人的信念里。我们不要忘记,撒但也能作神奇的事。我们的主明确的说过了,因为假基督,假先知,将要起来,显大神迹。倘若能行,连选民也就迷惑了。(太二十四章24节)

  赵镛基也承认,不认识耶稣基督的道成肉身的灵,就不是圣灵。既然在灵界中有另外的灵也在活动,神的儿女们就该学习不从表面看神奇的事,而是要学习完整的根据神的真道去辨别诸灵。赵镛基的大胆是不能认同的,他大胆到一个地步,把圣灵的话断章取义的取来创造真理。因此基督徒是不该效法赵镛基的。对于辨别灵,赵镛基只提说不认基督耶稣的灵,却没有提及约翰壹书四章五至六节的话,他们是属世界的,所以论世界的事,世人也听从他们。我们是属神的,认识神的就听从我们,不属神的就不听从我们。从此,我们就可以认出真理的灵和谬妄的灵来。使徒们的教导也是在辨别灵的事上不能忽略的,使徒们从来没有教导人去追求神迹,更没有教导人高举神迹,只是教导人以基督耶稣为至宝,看属地的事物如粪土,不以追求满足肉身的事物作喜乐。

  在神的真道上找不到第四度空间的说法,第四度空间也不是工作方法,赵镛基也不是标准,到韩国取经是毫无根据的。只有基督才是道路,真理和生命。也只有基督才能领人到父那里去。基督教的软弱僵冷,不是因为没有第四度空间,而是因为偏离了基督。

一九九○年五月五日于旧金山

── 王国显《圣经里的圣灵充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