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从第三波透视灵恩运动(二)

 

圣灵工作的总方向

  耶稣对他说,你因看见了我才信,那没有看见就信的,有福了。(约二十章29节)

  因我们行事为人,是凭着信心,不是凭着眼见。(林后五章7节)

  在灵恩运动里的人,从第一波到第三波,在属灵的追求上都犯了同一的毛病。主自己和使徒都把话说得那样清楚,是凭着信心,不是凭着眼见,只有在信心里摸着主的人,才是真正蒙福的人。不在信心里的人,不管他们有多热烈的表现,却不能碰到真正的祝福。我们不要忘记,真正的祝福不是得着恩赐,乃是得着赐恩的主自己。

  追求灵恩的弟兄很难承认他们是不在信心里的,因为他们根本看不见信心的实际是什么。第一波的人强调方言与一些特殊经历作为人得着圣灵的证据,没有这些表现就是没有受圣灵。第二波的人有了一点修正,但仍然认为没有灵恩的表现就是没有受圣灵的浸。第三波又多作了一些修正,但仍然不放弃灵恩的表现为神国度的记号。第三波这名称的创始人彼得魏格纳进入灵恩的经历正好说明他们都是在追求眼见的明证。在他所写的《THE THIRD WAVE OF THE HOLY SPIRIT》(这书还没有中译本)书中,他就说出他自己是在十九岁时就为主的大使命献身,他在玻利维亚作了十六年宣教士,他又在美国当了十七年的宣教学教授,但是因为不注重圣灵的工作,也反对灵恩,所以工作没有能力。等到他看见南美洲的灵恩教会的表现,接受了灵恩,他的工作就大有能力。所以他极力鼓吹追求灵恩。说实在的,他以前没有能力,不是因为反对灵恩,而是因为落在神学的教条上,并没有追求基督的生命与丰富。现在他以为有能力,但还是没有追求得着基督,而把追求的中心放在灵恩的表现。这就是落在眼见里。追求灵恩的人一开始就追求眼见,所以在他们手中所鼓动起来的运动也是追求眼见。

圣经中所启示的圣灵作工的总方向

  为了要确实的明白灵恩运动的属灵价值和意义,我们先要确实的认识圣灵的工作内容,和祂的工作方向。有了这样的真理基础,我们就有根据来给灵恩运动作个明确的评估。不然的话,要从许多眼见的事物中找出使人信服的评估,那实在不是容易的事。我们不否认那些弟兄有特异的经历,我们也不否认不少平平淡淡的基督徒在灵恩运动中变成火热追求的人。但是我们要用圣经真理的话(不是神学教条),去辨认这些现象是不是真的是由圣灵发起的工作所带出的结果。

  我们先来看看神在祂的永远计划中的分工,在这个启示的光中,我们可以看见圣灵作工的总方向。圣灵所作的一切都是朝着这一个方向去,没有一丁点是例外的。所有接受圣灵作工的人,他们也一定是给领往这一个方向去。因此我们就可以辨别出,什么工作是出于圣灵,什么工作像是出于圣灵,实际上不是出于圣灵,而是出自假冒的灵。太初有道,道与神同在,道就是神。这道太初与神同在。万物是借着祂造的。凡被造的,没有一样不是借着祂造的。生命在祂里头,这生命就是人的光。(约一章14节)

  爱子是那不能看见之神的像,是首生的,在一切被造的以先。因为万有都是靠祂造的,无论是天上的,地上的,能看见的,不能看见的,或是有位的,主治的,执政的,掌权的,一概都是借着祂造的,又是为祂造的。祂在万有之先,万有也靠祂而立。祂也是教会全体之首。祂是元始,是从死里首先复活的,使祂可以在凡事上居首位。因为父喜欢叫一切的丰盛在祂里面居住。既然借着祂在十字架上所流的血成就了和平,便借着祂叫万有,无论是地上的,天上的,都与自己和好了。(西一章1520节)

  在上面那两处经文,我们已经可以领会,神要高举祂的儿子,祂要借着祂的儿子的所作来显明祂自己,成就祂永远的计划,使这个给撒但弄糟的宇宙,和因人的背逆而抗拒神的地,都和神恢复正常的关系。这一个恢复的工作全是借着子来作成,因此神在祂永远计划中的一切安排,都是以子来作中心。

  父高举子,子借着自己的所是和所作来彰显父,叫父因儿子得荣耀。从下面所引述的经文里,我们可以很清楚的领会这一点,也可以看见子在神永远的计划中所作成的是什么。

  从来没有人看见神,只有在父怀里的独生子将祂表明出来。(约一章18节)

  耶稣对他们说,我实实在在的告诉你们,子凭着自己不能作什么,惟有看见父所作的,子才能作。父所作的事,子也照样作。父爱子,将自己所作的一切事指给祂看。还要将比这更大的事指给祂看,叫你们希奇。父怎样叫死人起来,使他们活着,子也照样随自己的意思使人活着。父不审判什么人,乃将审判的事全交与子。叫人都尊敬子如同尊敬父一样。不尊敬子的,就是不尊敬差子来的父。(约五章1923节)

  耶稣对他们说,腓力,我与你们同在这样长久,你还不认识我么?人看见了我,就是看见了父。(约十四章9节)

  所以神将祂升为至高,又赐给祂那超乎万名之上的名,叫一切在天上的,地上的,和地底下的,因耶稣的名,无不屈膝,无不口称耶稣基督为主,使荣耀归与父神。(腓二章911节)

  祂是神荣耀所发的光辉,是神本体的真像。(来一章3节)

  这些经文也是很清楚的指出,作子的耶稣基督就是父的显出。祂作成了神永远计划所安排的,借着祂在十字架上所成就的,把人带到神面前,与神恢复和好,并且重新接上神起初在人身上的定意。彰显神的荣耀与权柄。子所作的一切都是把父的心意彰显出来,使荣耀与称赞都归与父神。

  在神永远的计划中,父作出了规划与安排,子把父所规划的执行出来,然后圣灵就把子所作成的显明在人的身上。这是三而一的神在工作上的分工,按着次序,父差遣子到地上来,子从死里复活,升天以后,再差遣圣灵来。子完成父的差遣,圣灵完成子的差遣。因此我们可以明确的说,子是根据父来作工,圣灵是根据子来作工。我们再看看下面的经文。

  耶稣站着高声说,人若渴了,可以到我这里来喝。信我的人,就如经上所说,从他腹中要流出活水的江河来。耶稣这话是指着信祂的人要受灵说的。那时还没有灵。因为耶稣还没有得荣耀。(约七章3739节取消了在原文外加上去的字)这经文说明圣灵来是根据主耶稣得着了荣耀。

  但我要从父那里差保惠师来,就是从父出来的真理的圣灵。祂来了就要为我作见证。(约十五章26节)

  祂(圣灵)要荣耀我。因为祂要将受于我的,告诉你们。(约十六章14节)

  这些经文明确的指出了圣灵作工的总方向,乃是要荣耀主耶稣,高举主耶稣。就是把父在创世以前所定规的,要让主在万有之上为元首的事显明出来。所以圣灵一切的工作都是朝这一个方向去的,祂不荣耀自己,也不高举自己,祂是单单的荣耀主耶稣,领人归向主耶稣。除了荣耀并高举主,圣灵是不要作别的工。所以一切不朝着主去的,都不可能是出于圣灵的。因为被神的灵感动的,没有说耶稣是可咒诅的。若不是被圣灵感动的,也没有能说耶稣是主的。(林前十二章3节)

圣灵在人中间所作的工

  父所要作的是高举祂儿子,圣灵所要作的是荣耀神的儿子。神的儿子是神永远计划的中心点,神一切的工作都不离开神的儿子,圣灵在人中间所作的一切工作全是为了显明神的儿子。我们按着圣经上所说人接受圣灵在人中间作工的经历的次序,列举出圣灵在人中间所作的原则性的工作,叫我们明白圣灵作工的总方向,也知道圣灵实际作工的内容,我们就能看出灵恩运动的本质是如何的偏离了真理。

  首先,神让我们看到圣灵的工作是叫人知罪。祂既来了,就要叫世人为罪,为义,为审判,自己责备自己。(约十六章8节)

  其次,圣灵在悔改归信主耶稣的人身上作了重生的工作,就是叫信主的人接受神儿子的生命。人若不是从水和圣灵生的,就不能进神的国。(约三章5节)

  在重生了的人身上,圣灵就永远住在他里面,这是圣灵的内住。(参约十四章16节)

  再次,圣灵带领信的人去认识主和祂的所作,并遵行主的一切教导。

  保惠师,就是父因我的名所要差来的圣灵,祂要将一切的事指教你们,并且要叫你们想起我对你们所说的一切话。(约十四章16节)

  只等真理的圣灵来了,祂要引导你们明白(进入)一切的真理。因为祂要将受于我的,告诉你们。凡父所有的,都是我的,所以我说,祂要将受于我的,告诉你们。(约十六章1315节)

  还有,圣灵在属灵的事上给神的儿女引导与保护。你们从主所受的恩膏,常存在你们心里,并不用人教训你们。自有主的恩膏在凡事上教训你们。你们要按这恩膏的教训住在主里面。(约壹二章27节)

  此外,圣灵又赐下各样属灵的恩赐给神的儿女,借着恩赐的配搭来建立基督的身体。

  恩赐原有分别,圣灵却是一位。圣灵显在各人身上,是要叫人得益处。这一切都是这位圣灵所运行,随己意分给各人的。(林前十二章411节)我们各人蒙恩,都是照着基督所量给各人的恩赐。祂所赐的有使徒,有先知,有传福音的,有牧师和教师。为要成全圣徒,各尽其职建立基督的身体。(弗四章712节)

  再有一样,就是圣灵要带领神的儿女活出合一的见证。在我们重生的时候,圣灵已经让我们在祂里面受了浸,这浸使我们成了一个身体(林前十二章13节),从那时起,祂就不住领我们活在合一的见证上。我为主被囚的劝你们,既然蒙恩,行事为人就当与蒙召的恩相称。竭力保守圣灵所赐合而为一的心。(弗四章13节)

  归总来说,圣灵所作的一切,内容是显明主自己,目的就是要建立基督的身体。因为圣灵是为了荣耀主而受差遣到地上来。

灵恩运动的症结

  真正投身在灵恩运动里的人,他们多是向神有热心,为主的工作复兴有渴慕的人。他们的心意会是对的,他们等候神的态度也是对的,但是我们不能因他们具备了这些对的条件,就把他们不在圣经真理里的主张也给肯定下来。这就是上文用了那么些的篇幅来说及圣灵工作的方向与内容的原因,我们必须在真理上把不是出于神的事物过滤出来。

  灵恩运动有一个大症结,这症结使灵恩运动不能在正路上往前行,并且越走越偏离主。那就是所有历史上的灵恩运动所鼓吹的圣灵充满。圣灵充满是圣经上所记录下来的圣灵工作的表现,原是非常美的事,也是在神的见证人身上很自然发生的事。但是经过灵恩运动里的人的手一触摸,这原来是美极的事却成了真正爱主的人心里难过的事。因为人的手一加上去,圣灵本身和祂的所作全给扭曲了,圣灵受了限制,圣灵的工作也变了质。

  在第三波的名字创始人彼得魏格纳所写的《圣灵能力与教会增长》(台北橄榄出版)一书中,他引述了一个智利灵恩运动的大将威利斯胡佛的话说,我相信这整件事的真正秘诀在于我们真心且确实相信圣灵──我们真正信靠祂,真正荣耀祂,真正顺服祂,真正给祂自由掌权,真正相信使徒行传一章四至五节和约珥书二章二十八至二十九节的应许是为我们预备的他很认同胡佛。问题就是出在这里。我没有看到原本书,也许当中有些译文的用词不准确,但这并不妨碍这样的意思的表达。

  如果我的记忆没有出毛病,或是我查考圣经不够精细,不然的话,底下所说及的事实是肯定的。圣经中只有倚靠圣灵,却没有信靠圣灵。这两者的差别是太大了。我在圣经中没有看到有荣耀圣灵的教导,我只看见在天上的敬拜中(启四至五章)敬拜的对象只是坐宝座的和被杀的羔羊。圣灵在天上的敬拜中好像是个观礼的贵宾,祂是在敬拜的盛会里,但祂却没有接受敬拜。说确实一点,祂不单是在观看敬拜,祂也在带领着敬拜的进行。圣经里有顺从圣灵,却没有顺服圣灵,这两者的差别也是非常的大。不是说胡佛所说的其余两句话没有要保留的地方,因为说与实际的作法可能是两回事。但是有上述的那三点也已经很够了,因为那已经是很严重的有关圣灵的定位问题。

  由于这个定位的不准确,引发了灵恩运动的一连串的不准确。圣灵既然代替了子成为属灵事物的焦点,圣灵的浸就成了次于救赎的属灵经验。也就是某种接续于救赎的一劳永逸的经验。因着这个认定,第一波和第二波都强调方言是受灵浸的证据,就是没有方言,也必须有灵舞。魏格纳虽然否定了第一和第二波的灵浸解说,但他却说了这样的一段话,但我看不出有任何理由要为这点争论不休。我与第三波中的其它人在第四层信心这点上与五旬节派和灵恩派相结合,而在那里,神迹奇事乃是每天基督徒生活方式的一部分,这点最要紧,至于证明谁对谁错并不重要。这就是灵恩运动的特写,他们可以不顾真理,甚至是放弃真理,也要维持他们自以为是的信念。

  灵浸在他们的意念中就等于圣灵充满,方言和其它的神奇表现就是圣灵充满的标志。第三波的人对灵浸的认识虽是回归到正意上,但他们的权能布道还是接上了神奇表现的在线去。所以在灵恩运动中,第三波的知识的言语也是可以透过学习而得着的。我们尊重灵恩运动中的弟兄渴慕得着能力来服事主的心意,但我们不能接受他们这种主张和作法,这实在是对圣灵的越位。

  圣灵给神的见证人供应恩赐和能力,但圣灵是主动的作这事,不是被动的跟随人来作这事。更叫人难以说阿门的,竟然有这样荒唐的事。一位姊妹告诉我这样的事,她的朋友在今年的夏天,在台北参加一个灵恩特会。主持人在全体祷告后发了一个问题,谁在祷告中有特别的感觉?那朋友首先回答说她感觉肚子疼。主持人又再问,有那些人也感觉肚子疼?当时有其它的人表示说肚子疼。主持人就宣告说,不要以为肚子疼是小事,那是圣灵选召的信号,圣灵已经选召了第一个表示肚子疼的人,给她有知识的言语的恩赐。(第三波所说的知识的言语乃是对个人说预言。)并且可以有权柄为别人按手祷告治病。我不知道那姊妹有没有陈说得不准确,但我确实知道,创办新约教会的江端仪就是在这样的原则的作法下成了近代的女先知。看看现存的新约教会的光景,我们一面肯定圣灵不会作这样的工作,一面求主怜悯那些弟兄,使他们醒悟过来,也求主怜悯我们,叫我们不追求神迹奇事,免得我们偏离了主自己。

  神的儿女在祂面前活得对,留心活出主自己的见证,圣灵定规是及时供应能力与恩赐。这是非常自然发生的,因为圣灵就是为这个目的给差遣到地上来,使徒行传所记录的就是这样的史实。父神的心意是注意子,圣灵所要表明的也是子,灵恩运动里的弟兄却注意了圣灵而忽略了子。原来自称为北美华人第一个祷告山(第二波),现在又与第三波合流的爱修祈祷园,出版了一本叫《更丰盛的生命》的书,这书若是作为一般信徒在属灵上操练的书,其中的一部分尚有可取,若是整本来说,那就完全暴露了灵恩运动的大漏洞。在书上的第一章里,再三的提出一个事实。圣灵工作的显出,必须每天与神同行住在基督里。这不是倒果为因么!说清楚一点,父与子都要为圣灵服务了。为什么会产生这样的迷混呢?原因就是主客易位,把圣灵放在主位上。

  不注意神所启示的话,只是闭上眼睛去追求特异的经历,这样追求的路一定是错的。好像圣灵浇灌明明就是指着接受救恩说的,提多书三章六节上说,圣灵就是神借着耶稣基督我们救主曾经厚厚浇灌了在我们身上的,好叫我们因祂的恩得称为义,可以凭着永生的盼望成为后嗣。(照原意加上时式)神的话是那样明确和清楚,灵恩运动的弟兄还是要把它说成是圣灵充满。看看爱修祈祷团三周年特刊,陈仲辉写的《爱修园的转折点》一文中,说出他们与第三波合流而成立了北美第一个华人的爱修葡萄园教会。这教会的发展方向有七点,其中的第一点是救恩与灵恩并重,第二点是,神的话与神的灵并重,第七点是,全人医治与全家事奉的平衡发展。灵恩本身已经是一个疑问,怎能与救恩相比呢?神的话与神的灵怎么可以不调合,而提出并重呢?神的灵难道还会在神的话以外创新什么吗?神的话不正是把神的灵发表么?放下十字架的学习,魂的活动就能自动停止叫全人得医治么?那里有应许说身体在今世一定得医治的呢?若是这样,人就不会再朽坏,教会也不需要等候复活被提了。

  从第一波到第三波,灵恩运动的弟兄对作工的能力入了迷,结果是颠倒了神在永远计划中的分工次序。为了寻求能力的表现,他们的着眼点就落在神迹奇事上面。这是属灵的危机,也是属灵的危险。紧跟着而来的就是突出了工作的表现,忽视了神的见证。

对于神迹奇事的警惕

  我相信神迹,我也相信神在现今的世代在特别有需要的地区还是会使用神迹来显明祂的所是和所作。感谢主,祂也使我有医病赶鬼的经历。但我不追求神迹奇事,因为主自己说,我也必须在别城传神国的福音,因我奉差遣原是为此。(路四章43节)祂不是为行神迹到地上来,祂来的目的乃是传神国的福音。保罗也说他奉差不是为施浸,乃是为传道。传福音是主题,作工的方法不是主题,福音本是神的大能(罗一章16节),不给福音增加或减少,福音本身就有救人的大能,不需要人伸手去为福音加添什么。

  主在地上行神迹,是证明祂的所是(参徒二章22节)。使徒们也曾行神迹,也是为着印证使徒的职分(参林后十二章12节)。圣经没有一处说过神迹是神国度的标志,倒是主一再的说,一个邪恶淫乱的世代求神迹,除了先知约拿的神迹以外,再没有神迹给他们看。(太十二章3940节,十六章4节)我们不能不理会神迹显出的目的,就盲目的去求行异能的表显。还有一点很重要的,请看希伯来书二章三至四节。这救恩神又按自己的旨意,用神迹奇事,和百般的异能,并圣灵的恩赐,同他们作见证。这不是很清楚的指出,使用神迹奇事的主权在神,神会显出神迹,但神不一定要用神迹。

  英国的一位名叫 TERRY VIRGO 弟兄,他也该属于第二波的有名人物,在他写的《恢复》(台北橄榄出版社)的书上,也提到他如何接受了方言的经历,以后又非常热烈的鼓吹方言。但是他又提到一件事,竟有一个从伦敦同来的年轻人起来翻方言──他之前在长程巴士上还一路开玩笑,耍宝逗趣呢!我们承认这些弟兄是有特殊的经历,但我们不能不问,圣灵能使用一个那么轻浮的人来作主的见证么?

  去年在北京来了一个人,在香港作气功表演,他的名字叫严新。今年他也来到旧金山表演气功,说气功能治病,也能表现好些特异功能。当地的世界日报报导他的表演实况,说他发功的时候,在场的许多人都感觉到震动,一些人甚至站立不住。还有一些人不由自主的在原地团团转,更有一些人说出他们本人不明白的话(方言)。当然这些现象一定不是出于圣灵。我们不要以为别的偶像宗教没有方言和异能,不单是印度教有,许多宗教也有。我们不能把头埋在沙堆里,看见异能就说成是圣灵的工作。

  我们不是反对神迹异能,我们乃是要弄清楚神迹异能的源头。不久前,又有一个姊妹告诉我,她在祷告时突然说起方言来。她信主的日子不久,根本不知道有方言这一回事。这样看来,这姊妹说的方言真的是从圣灵来的了。不必忙。我问她究竟当时她知道她在说什么吗?她很坦白的说,她一点都不知道。这就露出马脚来了。那说方言的,他在心灵里却是讲说各样的奥秘。(林前十四章2节)很显然,这明明是邪灵的假冒。

  第三波的崛起,使好些作主工的人也投入其中,好像加增了不少声势。但我们别要忘记主说的话,凡称呼我主阿主阿的人,不能都进天国。惟有遵行我天父旨意的人,才能进去。当那日必有许多人对我说,主阿,我们不是奉的名传道,奉的名赶鬼,奉的名行许多异能么。我就告诉他们说,我从来不认识你们,你们这些作恶的人,离开我去吧。(太七章2123节)主所记念的不是单单的会赶鬼行异能,也不是会传道,而是遵行天父旨意,就是把事奉的根基建立在祂的话上面。我们不要理性到一个地步,把神的话变作字句来推敲,也不要追求感性上的满足而不顾主的话。

  主若许,我们还要在灵恩运动对教会的属灵影响这一方面探索。好激动清心爱主的人紧紧跟从主的话,也使在灵恩中迷失方向的弟兄们苏醒,转回归向主的话。

一九九一年十二月七日于旧金山

── 王国显《圣经里的圣灵充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