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从第三波透视灵恩运动(四)

 

对第三波的聚会实地观察

  对于第三波的活动,单是以圣经真理作基础来向他们提出质疑,已经可以说是很足够了。若是能从实际的观察来加深对他们的认识,那就更能明白第三波的真相,也可以堵住在第三波里面的人说,你们对我们并不了解。所以有相当的日子,心里很想去看看他们的动作。我不盼望只作惊鸿的一瞥,我是想作比较全面性的观察,来印证他们所传讲的道理是严重的偏歪了,把神的儿女领到错谬的路上去。

  经过了多次的观察,又在一年多的时间里反复把所见的作了思考和真理的印证,我有了更明确的把握和更重的负担,要向神的儿女们指明第三波所带给教会的严重危害。人若要追求外面看得见的满足,第三波确实可以向这些人提供他们所以为美的。但是我们进到真理的光中,看到了里面的光景,我们就不能禁止自己不说出事实的真相。我们要明明的说,第三波是撒但欺蒙神儿女的一项十分高明的策略和作法。我们说他们以别样代替主并没有屈枉他们;我们说他们改变了基督的福音也没有说得过火;我们说他们以追求魂的满足当作灵里的成长也是事实。这些光景所带来的结果正是以色列人拜金牛犊的翻版,外表是敬拜耶和华,实际是离弃耶和华。

吹嘘爱能创造神迹的麦海士(MAHESH CHEVDA

  爱若能创造神迹,神就可以向人让位,神迹也可以改为人迹了。因为不需要神,人也可以显出神迹来,行神迹的人也就成了变相的神了。以利亚虽给称作以色列的战车马兵,但人在他身上所看见的却是以利亚的神。给神真正使用的人永不会说自己给神作了什么,因为祂必兴旺,我必衰微。所以不住的夸说自己作了些什么,什么奇事的,这人所作的肯定不是出于神。

  去年春天,麦海士在旧金山湾区有一连串的聚会,他是给第三波捧得很高的传道人,因为他们说他有医病的恩赐,甚至曾叫死人复活过来。爱修葡萄园教会一再的为他安排聚会,这次一连串的聚会也是爱修葡萄园教会主持的,日间在旧金山举行,晚上在库比他诺市(CUPERTINO)举行。在聚会的第二天,我去了。大概有二百多人参加聚会。其中有不少我认识的传道人,在宣圣会任牧师的赵伟彬弟兄也在其中,他们也抱着观察的心情去了解情况的。

  聚会的第一段,有人领唱短诗歌,在约四十五分钟内反复的唱了三首短歌,正如魏格纳教授的书上所写出来的,用震耳欲聋的音响激动会众的情绪,领唱的人用富有情感的话来引发会众的共鸣。在那如雷的声波互相激荡在不太大的礼拜堂内,我的耳膜差点承受不起,高血压的毛病蠢蠢欲动。我一点也感不到在那里有安息,更说不上享用主的同在,我实在怀疑主究竟是不是在那里。但有一部份人却是很起劲的在大声唱,不过维持了不多久,声音带着疲倦渐渐的低弱下去了。

  好不容易挨过了唱诗歌的阶段,证道的阶段开始了,爱修葡萄园教会主要负责人陈仲辉陪麦海士出来,经过简单的介绍,麦海士就开始证道。在不到四十五分钟的证道里,他差不多全是在述说神怎样用他在各处治病,叫死人复活。我一点也没有存心要挑他的毛病,但我不能不说,他的证道只是讲述神迹,真的没有一丁点的基督耶稣的福音,没有提到人在神眼中的光景,也没有十字架的救赎,只有人在发挥他自己的大能。

  证道完毕,紧接着就是宣告施行医治。讲道的人宣告说,他要祷告,圣灵就要来到会场中,圣灵一来到,人就会觉得,人就会嗅到玫瑰花的香味,这叫我不禁的想到中国的旧小说上所说到的,佛祖,真人,西王母,出现时,就在空中飘散着异香,这些太相像了。只是我想知道的,圣经在那里记载着,圣灵来了就发出玫瑰花的香味呢?圣灵不是在我们信主的时候,就住进我们里面么?圣经在那里说到圣灵要借着特定的人祷告,才会显明在信徒的中间呢?

  说完了玫瑰花的香味要散发在会场以后,他就问有没有人嗅到玫瑰花的香味,我没有在会场中听见有任何的响应,只是听到台上面说,你们会嗅到玫瑰花的香味。这以后,他们邀请寻求医治的人到讲台前面去,并吩咐他们的人也都到前面去,站在那些求医治的人的后边,他说当他给病人按手的时候,病人会倒在地上,所以要及时扶他们,不让他们因跌倒而受伤。当时,座位上少了一半左右的人,都挤到前面去了。我清楚看到他给多人按了手,我也清楚看到没有给按了手的人倒下,我也没有看到有给按了手的人说得了医治。这些就是当日我在现场所看到的经过。

  但是事情并不停止在这里,邸摩西弟兄知道我去看了他们的集会,他来问我说,他早一天也去看了他们的集会,他们那时宣告说有一个长短脚的男孩子得了医治,明天这男孩子要在集会中作见证。究竟这男孩子有没有在集会中见证他已经得了医治?说实在的,在会中我没有看到有这样一个男孩子出现,也没有听说有人在会中说到这事。

  当天晚上,与我们在同一个聚会的谭弟兄,他在库比他诺去看他们的集会;麦海士在会中宣称当日下午在旧金山集会时,圣灵来到会中,人都闻到玫瑰花的香气,又有多人得医治。谭弟兄问我们,你们真的闻到玫瑰花的香气?与我们一同去看集会的一位弟兄回答说,玫瑰花的香气没有闻到,倒是闻到坐在前排的妇女所发散着浓郁的香水气味。

在巴西圣保罗市的一个不寻常的聚会

  九二年四月,我应邀到巴西在圣徒们中间有一点的服事,在那里停留了十多天。在那一段日子里,再在三处属于第三波的集会里看了三种不同内容的集会。看到这样多方面的集会,不是出于事先的安排,全是出于偶遇,但是对我来说,却是有了比较全面的收获。我不会葡萄牙语,也不熟悉巴西的环境,但是几位热心的弟兄作了我的向导,也作了我的翻译员,我实在感谢他们,没有他们的帮助,我也不能得到这些所见所闻。

  在圣保罗市有一个很大的第三波的集会,我不敢说这集会有代表性,但在显明第三波的气势这方面,这集会有它可夸耀的地方。南美洲的灵恩运动可以说是第三波的主要诱因,所以在南美洲的灵恩集会中,也可以透视到第三波的实质。

  这集会的气势表现在人数方面是显而易见的,他们自己有的聚会地方不能容纳那么多人,就在每个晚上都租下了圣保罗市的教师会馆的聚会厅,这聚会厅的座椅少说也能容纳一千五。我们到晚了一点点,已经不能进入聚会厅了,只能站在外面的通道上听扬声器,因为里面的走道都已挤满了人。我们站在外面差不多一小时,因着来集会的人流动性很大,我们才能一寸一寸的往前移,终于进到聚会厅的入口大门,但仍旧是站着,终究可以看见讲台上的一举一动。

  另一个特点是这集会比较着重传讲讯息,那天晚上有几个人轮流讲道,所讲的内容还不错,集中在生命追求这一点,引述了戴德生先生,穆勒弟兄,宾路易师母,还有倪柝声弟兄的一些话,很强调神口中所出的一切话,就是雷玛。在讯息的交通方面,对我来说还是有好感,我也确实看到在会中有一些敬虔渴慕主话的人,有年老的,也有年青的。弟兄们曾告诉我,这一个集会比较纯稳,也是比较多讲神的话,是一处不可多得的当地人的聚会。他们作得对的,我觉得还是该给他们肯定。

  若是转一个观察的角度来看这一个集会,我仍然是有一些沮丧的感觉。在集会中不该有的情形都有出现,我怀疑那些人来那里聚集的目的,尽管讲台上的人是如何卖气力来传讲,那些人全无反应,进进出出的人不少,他们似乎是来凑热闹的。还有糟糕的,三五成群在闲谈,谈得比台上讲得还起劲,甚至还有男女青年人在调情,也拥抱在一起。这样那里能说是个聚会呢?

  基督教的人士很推崇第三波的所谓教会增长,第三波的人也很以这事自豪,像这样的一个聚会,有相当准确的教导,但却活不出相称的实际,人数虽然众多,但表达出来的属灵意义和价值是什么呢?这不是等于什么也没有么?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是什么呢?一如所有的第三波的集会一样,他们集会的重点是在紧接讯息后的权能布道,把医病,赶鬼作为集会的重点。人的心思不是真的向着主,怎样可能有敬畏神的态度和生活表现呢?人的拥挤不正像主当日也曾给许多人拥挤过,人也亲自听了主亲口说的许多话,只是在这众多的人中间,真正得着主的有几个呢?真正给主得着的又有几个呢?

异乎寻常的祷告集会

  对于第三波的祷告会,我是有极大的兴趣去观察的,因为在灵恩运动中的人,都十分喜欢标榜并夸耀他们的祷告,和他们的祷告样式,像很长的时间的祷告,甚至是通宵祷告,禁食祷告。我把这个意思告诉弟兄们,他们就领我到一处在平日集会有很多人的地方,那儿是在巴西很有影响力的灵恩教会的分堂。那礼拜堂也算是很大的,估计可坐上五六百人,但是那天晚上参加祷告的人数却是出乎我意外的稀少,把我们四个人也加上去也没有超过四十人。坐在那儿,在感觉上是非常的冷清。

  在这冷清的场所里,主持的牧师尽他所能的在制造气氛。透过音响设备,在台上的两个电子结他手,几个带领唱歌的男女,一边摇摆着身体,一边在放声歌唱,牧师也领着稀疏的会众跟着唱。唱歌的时间足够了,牧师也开腔讲话了,但不是讲道,而是告诉会众该怎么祷告,祷告些什么。从开始祷告到末了,全场都照着牧师的指示进行各种各样的动作。祷告了一个段落,会众又跟着弹奏出的乐声高唱一阵子,然后又开始另一个段落的祷告,就是这样周而复始。在我看来,这不像是在祷告,而是像一个游艺晚会。先是牧师叫人在座位上自己祷告,然后他就问在座中有没有人心中感觉不愉快的,请站起来到讲台前,他要为他们祷告。有一些人就到了前面,他就举手为他们祷告,祷告完了,就请各人回到自己的位子上。这就是一个段落。第二个段落开始,他问说,有没有人在家中有难处?有一些人举手。他就说,请那些有难处的人同坐在一排的,大家站起来手牵手的一同祷告,待他宣告祷告完毕,他说,有难处的人要有信心,因为祷告了,难处就不存在了。所有的难处,不管是夫妻不和,孩子不听话,生活上有缺乏,都是邪灵来扰乱,祷告把鬼赶走了,难处就没有了。(作者按,这与麦海士用施浸来给人赶鬼有异曲同工之妙。)会众站起来唱过短歌以后,牧师又说要为彼此同心祷告。这祷告的题目蛮好,但是他说下去,好好的一个祷告内容就给糟塌了。他说,要同心就不能彼此有间隔,他就吩咐坐在前后左右的人走出座位,彼此勾肩搭背拥抱在一起,这样就祷告起来,但不是那些人祷告,而是牧师在高声祷告。就是这样花样百出,一次一次的祷告,集会就不停的继续下去。

  我们在这集会中观看了一个多小时,他们就是坐坐站站,走走跳跳,时而拥抱在一块,时而站着把身子左右的摇摆,牧师怎样指挥,人们就怎样跟随。为病人祷告的时候,一些与病人无关的人就在座位上谈话调情,等到祷告到与他们有关的事情,他们又高举双手,一副十分敬虔的样貌在听牧师祷告。经过观看了这样的祷告集会,我不能不说我更领会魏格纳教授所说的上教会乐趣多的真实意义了。

难忘的擘饼记念主的集会

  在圣保罗市第三次去看第三波的集会是在称为 IGREJA EVANGELICA DO FUNDAMENTO APOSTOLICO 的礼拜堂里。弟兄们告诉我说,这集会的总会是在阿根廷,是在南美洲具有很大影响力的一个鼓吹灵恩的宗派,很有代表性。我们到了那集会的时候,才知道当天是他们擘饼记念主的集会。这太好了,让我可更全面的了解他们集会的内容。

  这集会的规模算是很大的,聚会厅可以坐上七百人,当天出席人数估计在六百以上,差不多坐满了。会中有一个小型乐队,当然是包括一座敲击的鼓台,和很完备的音响设计。我们走进去时,几疑是置身音乐会中。因为演奏的水平也不坏。

  集会的进行跟那个祷告会差不多,气氛当然是极其的热烈,几百人跟着音乐的节奏大大的拍手,呼叫,情绪的高涨达到沸点。若是说这就是圣灵的充满,恐怕只是魂的激动,激动到一个地步,就有好些人在蹦跳,也许就是他们说的舞蹈了。一切暂时静止的时候,牧师就请心绪不宁的人举手。他说,心绪不宁是邪魔的骚扰,他要祷告赶鬼,两个电子结他手弹奏高调的乐曲,他就喃喃祷告。接下去就是治病的那玩意,叫要得医治的人站出来,各人用手按着自己感觉不舒服的地方,就听他祷告。

  这一切都作过了,就开始擘饼。在分饼的时候,没有发现异常的事,但在分杯以前,主持人就讲了一小段话,好像是作宣告一样。他说,杯里所盛的是耶稣所流的血,凡喝过血的人,他的身体和他的所有都要得到洁净。说实在的,他说的这一番话,我承认我一点都不懂,人的身体和人的所有究竟是指着什么说的呢?主流血仅是为了人的身体和所有么?记念主的时候,人仍是在念念不忘自己身体和世上的好处,这样只能说是记念自己而不是记念主了。

  分饼分杯的整个过程,那四个结他手一直在奏着乐,在集会中的人并不都专心注重记念主的动作,和前面所提到的那两次集会一样,多人在谈私下的话,也有人在舞蹈,也有人在拥抱。我不期然的又想起上教会,乐趣多这话题来。吃饼喝杯完了,主持集会的人宣告散会。宣告完毕,乐队就奏起雄壮的进行曲,也有不少人在唱,场面真的是很热闹,正像是在一个歌咏的音乐会中。我们没有参与擘饼,因为我们不觉得我们是在记念主。人潮在雄壮的乐声中散去,但我的心思里留下一个问号,我们究竟是去参加了一个什么聚会呢?

一些值得思考的问题

  仅仅凭着在几次集会中的所见所闻,就给灵恩运动下个结论似乎是不够公正,但是把他们的所作与他们的所说结连起来,就这样下个结论也不能算是过份。在接二连三的观察里,发现有一些真理性和原则性的问题。不能不提出来作深入的思考,让神的儿女们能看见主的道路,因为真正属灵的路不可能是让一些搧动性的口号喊出来的。

一 灵恩运动真的是圣灵的工作吗?

  我不想用一些特殊的例子来给灵恩运动定位,好像邪灵的活动,或是人的性情改变到常人不容易忍受的地步。我宁愿看这些情形是属于个别人的问题,但是从真理的角度来衡量,我不得不问这个问题,灵恩运动果真是圣灵的工作么?我承认神会给祂所要用的人有特殊的经历,但神从来没有让某一种的特殊经历演进成为一个运动,在圣经的记载里没有这样的记录,在教会的历史中也没有这样的记录,所有以特殊经历为基础的运动,都是人自己制造出来的。在这里我要明确的指出,对于特殊经历,自然发生与蓄意制造是有分别的。

  在第一篇里已经提说到,灵恩运动高举圣灵过于主,这是违反了三而一的神的次序,在真理上是通不过的。灵恩运动若是出自圣灵,是不应该有这种现象出现的。其实单凭圣经的真理,已经有足够的理由来指明这运动不是出自圣灵的引导。

  再从这运动所鼓吹的和所作出来的事看。比方说,第三波以前的方言,第三波所鼓吹的知识的言语,都不是按着圣经真理的正意来作基础的。比较好的还可以找个圣经上的榜样作根据,其余的却是连一个圣经上的榜样也找不到,不是胡乱的解说,就是自创一个内容如知识的言语就是明显的例子。牵强附会的说,主在叙加井旁和那撒玛利亚妇人所说的话,就是知识的言语。圣灵不会向人说神从来没有说过的话,也不会领人作神不要人作的事,如他们所谓的敬拜赞美的样式也是一个例子。

  在第三波中的一位有份量的狄积奇先生(JACK DEERE),他写了一本为第三波辩护的小册子,书名叫《回应温约翰──是友是敌?》在中文版七十一至七十五页里写了一段话,标题是十字架的中心性。这一段话提到了一些具体的事实。他说到在《温约翰是友是敌?》这本书上,指控了在温约翰或葡萄园的事工中,十字架非其中心点。这指控有五点理由,狄积奇说,这些批评中有些是对我们极有帮助的,我们十分感谢几位作者能指出那些问题。这些话是承认批评者的话至少有相当部分的话是对的。至于批评的内容是什么呢?

  依据狄氏的辩言,他们给批评的其中一点是在不同的聚会和各研讨会里,没有足够的十字架的信息,在权能布道的诗歌本上也一样缺乏十字架的信息。他说,这批评亦给予葡萄园正面的影响。温氏回国后,就召集齐所有葡萄园写作音乐的作曲作词家,承认他没有足够强调十字架的信息,是他的疏忽。他请所有作曲作词家开始在写作默想中,集中注意力于十字架,并研读或再细阅一些有关十字架信息的经典神学作品。他清楚说明他期望我们写作更多有关十字架的信息时,我们的崇拜音乐又可达到某种深度。现今我们已经拥有不少聚焦于十字架的新的崇拜诗歌。另外一点受批评的,是他们的讲座没有高举十字架,权能布道也没有说明福音是什么。狄氏为这点作了如下的说明,至于温氏的书《权能布道》,他说那是他第一本着作,不晓得如何去预期广大的读者有批评性的检查,他乐意承认他不是一位神学家,他全不知道他在第一本书中就走过了一个满布神学地雷之地。他以为读者当然已熟悉福音的基本事实,以及基督教信仰的基要真理,因此,就没有对这些真理加以解释,也没有强调自己在真理上的信念。这缺点已在《权能布道》的修订版中改正了。现在温氏已非常留心要清楚说出这些信条。再者,所有葡萄园的牧者都必须相信这些基要真理。例如葡萄园教会协会的信仰宣言。除了这些宣言以外,我和温氏都录制了一系列十字架信息的录音带,清楚阐明基督代赎和止息神怒的死。他说这样作了,应该可以更正别人对他们的误解。

  接受别人的批评,也改正自己的错误,这样的态度是绝对可以肯定并称许的。但还得要有真实的行动来配合,才能说是纠正错误。狄氏的书英文版出版的日期该是在一九九二年五月,中文版是同年七月出版。而《温约翰──是友是敌》是在九○年四月出版,那就是说第三波的人所作的省察是在九○年春天到九二年春天之间作成的。但是我们上面所提到我去观察的他们聚集的时间是在九二年的春夏天。在麦海士的集会中,正如上文所提到的,一样的没有福音,只有谈论神奇的事。在巴西的所见也是一样。

  只是我要看重的还不是这些,我也不是神学家,我也不以为神学是基督教会的行动最高指导,我只是注意神的话是怎样说,主是怎样用祂自己的话来引导并建立祂的教会。第三波的人说他们是向圣灵的工作敞开的人,既然是向圣灵的工作敞开的人,我就不能不问一个严肃的问题了。圣灵的带领会使人忽略十字架的信息么?圣灵会给人一个不是以基督作中心的福音么?这些自称是向圣灵工作敞开的人,竟然要因着他们看作不向圣灵工作敞开的人的批评,才会注意对十字架的信息进行研读,才会在表面上发表宣言说他们是看重十字架。基于这些现象,我不能不怀疑他们的所作不是根源在圣灵,并且确信灵恩运动绝对不是圣灵的工作。

二 在新约时期的敬拜样式

  灵恩派把向神的敬拜确立了一个模式,他们强调照那模式来作的才是敬拜。台湾基督教以琳书房出版了一本书名叫《敬拜与赞美》,是凯萝特(CHARLOTIE BAKER)的写作,她在书中说了许多带着感性的话,很有煽动力。她说,在过去几次的复兴中,神把许多真理加给教会,其中包括了拍掌,赞美,敬拜,唱灵歌和说方言等。今日,神的灵继续运行,教会中出现了另一种新的敬拜方式──在灵里舞蹈。(九十一页)事实上,圣经中大部分的舞蹈都是在团体歌唱方式中进行,可见,神对舞蹈的最高要求,就是全教会同时跳舞。(九十四页)她又特别突出的说明音乐在敬拜中的角色,她说,凡听过神宝座前的乐声者,必确信天上完美的音乐将很快在教会中出现。(九十七页)她确信今日世界涌起大而带着罪恶的音乐浪潮(九十七页)因此要鼓吹,好让属天的旋律,永恒的乐曲能遍及人间。

  这书带给灵恩派很大的影响,好像它的内容就等于是教会敬拜的唯一样式。说起敬拜的样式,新约圣经没有给教会指出一个明确的样式,只是给教会一个敬拜的原则,那就是神是灵,所以拜祂的,必须用心灵和诚实拜祂。(约四章24节)凯萝特也是用这经文来发表她的伟论,但是她却忽略了主说这些话的真意。关于这一方面,在第三篇中已经提过了,为了说得更清楚一点,还是要回头来提说一下。头一样给忽略的是时候将到,所以她引用作根据的经文全是在旧约律法下的记载。第二样给忽略的是不在这山上,也不在耶路撒冷,所以她就用圣殿中的仪文来作敬拜的蓝图。第三样给忽略的是神是灵,所以她仍旧用物质的观点来给敬拜安排内容。结果是有了心灵和诚实的口号,实际却仍旧落在仪文和字句里面。

  若是要寻求明白敬拜的实意,只能在新约圣经中去领会,不能再以旧约律法下的事物作依据。因为主成全了律法,就开始了一个新的时候,这在希伯来书的信息中很明确的表达了。律法下的敬拜是凭着仪文,新约里的敬拜是凭着律法的精意所指明的基督。在新约的日子里,把教会带回律法下的样式,那是不明白主的心意的结果。只凭着人的感性去处理敬拜,不管人作了多少,神还是没有得着敬拜。人仍是在追求感官上的快乐,仍是落在自我的陶醉里。虽说是属天的旋律,实际上还是跟随世界的风格。把第三波的动作与的士高风格作比较就会明白了。

  主指出了在新约里的敬拜是在心灵和诚实里,这是敬拜实行的基础,它决不是一句空洞的话。在新约圣经的记载中,也很明白的说出实行的操练。总括的一句话说,在新约里的敬拜是里面的,不是外面的。因为外面作犹太人的,不是真犹太人,外面肉身的割礼,也不是真割礼。惟有里面作的,才是真犹太人,真割礼也是心里的,在乎灵,不在乎仪文。(罗二章2829节)这经文虽是指着救恩说的,但却是表达了新约的特质。因为在林后三章五至六节里说到在新约里的服事,也是这样的指出,祂叫我们能承当这新约的执事,不是凭着字句,乃是凭着精意。作在外面的,就不是作在新约里。只有作在里面的,才是作在新约里。再说一点关于救恩的话,你若口里认耶稣为主,心里信神叫祂从死里复活,就必得救。(罗十章9节)人若口里认耶稣为主,心里却不相信,这人不会因着口里会说就得救的。在旧约的律法下,赦罪是看献祭的动作,有了外面的献祭就行了。但在新约中,就不是看人口里说什么,而是看人里面信什么。这就是新约的原则,在外面作的不是真的,里面作的才是真的,在乎灵,不在乎仪文。

  因此,我们可以从圣经上的话看见,用心灵和诚实敬拜的实际是如何表达的。我们细读当用诗章,颂词,灵歌,彼此对说,口唱心和的赞美主。(弗五章19节)当用各样的智慧,把基督的道理,丰丰富富的存在心里,用诗章,颂词,灵歌,彼此教导,互相劝戒,心被恩感歌颂神。(西三章16节)我们都能领会赞美,歌颂,敬拜都是直接从人里面出来,直接用人所说的话,把里面的感觉说在神面前。用属灵的话来说明这事实,敬拜与赞美乃是住在我们里面的基督,使用我们的言语去发表那在天上的基督和父神。所以在新约圣经中的记载,教会的敬拜没有一点使用乐器的记录,所有的敬拜都是人直接把里面的感觉向神述说,都是用人的言语向神表明人里面所受的感动。

  灵恩派的人就只会在旧约找经文来支持他们的举动,第三波的人更是这样。我很认真的说,要领会在心灵和诚实敬拜的实际,只有在天上的敬拜的记载中去寻找,我们才会比较明确的知道神是灵的意思与敬拜神的路。启示录有多处记载天上敬拜的事实。四章,五章,七章,十一章,十四章,十五章,十九章,这七章圣经都记录了天上的敬拜。很希奇的,我们若不是粗枝大叶的读经,我们一定能发现,天上的敬拜没有用乐器来伴奏,敬拜的人面对面的在神面前,我们再也不须要用什么来制造气氛,他们都是直接的用言语把心里的感动表达出来。这才是真正的在灵和真理里的敬拜,没有虚假,也没有粉饰,更不须要加上身体的动作,就是在灵里向神俯伏。

  启示录所记下天上的敬拜,只有一种乐器出现,那就是琴。天上也有号筒,但在敬拜中没有出现过,只是在召聚和宣告的场合使用。我们细看天上的敬拜的时候,我们一定发现敬拜的人只是拿着琴,却不使用琴。五章里的四活物和二十四长老,就俯伏在羔羊面前,各拿着琴,和盛满香的炉,这香就是众圣徒的祷告。(8节)他们拿着琴,但没有使用琴,原因是他们既拿琴,又拿香炉,他们已经再没有可用作弹琴的手,并且他们是向着神俯伏下来,就更不能使用琴了。这是实际的情形,但我还要指明的就是,香炉在这里是表明盛装众圣徒的祷告的器皿,琴在这里的属灵意义就不是琴的本身,而是别有所指,或是表明圣徒的赞美,或是表明向神的称颂。究竟是指着什么说的,我不敢肯定,因为圣经没有明说,但绝对不是指着琴的本身却是可以肯定的。十四章里所记录的是一个声音(单数),这声音(THE VOICE)像众水的声音,和大雷的声音,又好像弹琴的所弹的声音。(2节)要注意了,这不是说有人在弹琴,只是那声音像是高手所演奏的美妙乐声。参考启一章十五节;六章一节;约十二章二十八至三十节,我们就明白了,这声音乃是神自己的声音,神在天上一发声,那十四万四千人就给带动用新歌敬拜来响应。十五章的得胜者又是拿着琴,口里唱神仆人摩西的歌,和羔羊的歌敬拜神。只有这三处的记载提到有琴,其它的记载都没有琴。因此,我们可以明白了,在敬拜中,乐器根本不是重要的,最重要的是人口中说出里面的感动的话,和唱出里面满了感恩的歌。

  诗篇一五○篇反映着在律法下,人在圣殿中的敬拜。用角声,鼓瑟弹琴,击鼓跳舞,用丝弦的乐器,箫,大响的钹,高声的钹。根据圣经的记录和启示,教会没有出现这种光景,天上的敬拜也没有这种光景。为什么有那么急速而明显的变化呢?答案就是因为神是灵。蒙恩得救的人的灵,因着基督的救赎已经苏醒过来了,可以直接在灵里与神相遇,向神敬拜。再也不像在旧约律法下的人那样不能与神直接有交通,必须借着物质的事物来表达人对神的感觉和感情。神的儿女与天上的父在生命中连结了,神是灵,祂喜悦祂的儿女在灵里与祂相交,向祂敬拜。

  神虽然没有给教会定下敬拜的模式,但不是没有规范的。人把聚会中的起立与坐下看作敬拜。把用奉献盘收献金也看作敬拜,还有许多别的动作也看作敬拜的动作,灵恩派把举手,拍掌,跳舞等,看作敬拜。在律法下这样作也许是对的,但在教会再这样作,就是把人从恩典带回律法,也把人从生命推向肉体。属天敬拜的道路是不在仪文中的,真正的敬拜应当是从人里面直接出来献给神,虽然身体不一定在神面前俯伏,但心里一定是向神全然俯伏。

三 要脱出眼见的实际

  人若注意了外面的事,定规是落在眼见里,追求的道路是根据眼见,追求的目标也是根据眼见,无可避免的结果必定是这样,追求的内容绝对是眼见的事物。虽然对我们行事为人,是凭着信心,不是凭着眼见(林后五章7节)这话很熟悉,但是人的天然性情总是倾向眼见。只是主的话是那样明确的提醒我们,原来我们不是顾念所见的,乃是顾念所不见的。因为所见的是暂时的,所不见的是永远的。(林后四章18节)我们不是在唱高调,而是主的话是这样说。物质的丰富是可以看见的,恩赐的功用也是可以看见的,工作的果效更是可以看见的,唯有神的儿子基督和祂永远的旨意是我们肉眼所看不见的,但是我们不要忘记,神要显明的乃是祂的儿子。

  不管灵恩运动里的人怎样辩解,实际上他们追求的目的是恩赐,他们所感到满足的是得着恩赐。严格的说,他们所追求的也不是圣灵,只是他们自己所定规要得的现象,因此所有追求要得着的现象都是眼见,医病赶鬼也是眼见,连所谓的热潮高涨的情绪和气氛仍然是眼见。在灵恩运动里减去了眼见的事物,就没有追求的方向、目的、和内容了。

  眼见这一个属灵事实是长久的辖制人,不脱出它的辖制,就不容易走上准确的追求属灵成长的道路。我还是要提到林前一章二十二节的话,犹太人是要神迹,希利尼人是求智慧。我们却是传钉十字架的耶稣。神迹是眼见,智慧也是借着眼见来显明,所以还是眼见。是神迹也好,是智慧也好,都是在眼见里的事,这两样都不是我们所该追求的。神给我们指出准确的道路,乃是在信心里传扬基督,就是那位给钉在十字架上的耶稣,因为只有基督耶稣是神定意要赐给人的。我们不要故意忽略这个事实,在福音书上记录下来的,没有几个人因主亲自行的神迹而跟随主,吃过五饼二鱼的人多有退去的,很可能只留下十二个门徒,但是这十二个人中有一个是卖主的犹大。所以在眼见里跟随主的人,一定走不上神的道路,更不能走到神的道路的终点。

  圣灵的工作一定是领人认识并经历神的儿子耶稣基督,祂作工的果效也一定是叫基督得荣耀,一定是叫人高举基督,以基督耶稣为至宝,轻看基督以外的一切。这些都是只能在信心里接受的,活在眼见里的人绝不能接受那隐藏了荣耀的基督。什么时候看眼见的事,就不能看见神要赐给我们的基督。你们虽不见风,不见雨,这谷却满了水。(王下三章17节)这是信心的要求,不在乎眼见。若是一定要先看见风雨,才肯接受有水作供应的事实,人就永远得不着水,连一小滴也得不到。

  耶稣对他说,你因看见了我才信。那没有看见就信的,有福了。(约二十章29节)不求在肉身的眼睛有看见,单求在信心里有看见。肉身的眼睛看见的,脱不开属地的人、事、物,就是属灵的经历成了一个标准的时候,这原来是属灵的也变成属地的。在信心里看见的,乃是神自己,是神的儿子基督,和神永远荣耀的旨意。在信心里有看见,才会不重看属地的事物与属地的满足。我们必须仰望主,赐下扶持我们在信心中走路的恩典,不让眼见的一切辖制我们,也不让它领我们走在谬妄的路上。

  父神啊!我们仰望,求叫我们更多的看见的儿子,更多爱慕得着的儿子。救我们脱离眼见的辖制,释放我们并领我们进入儿子的丰富,使清心爱的人,都照着的旨意活出儿子的形象。也求使走迷了路的那些在灵恩运动里的弟兄姊妹苏醒,重新看见的路,再次确定追求的目标,要得在儿子里从上面来召我们去得的奖赏。让所有借着儿子被召聚的人,都同心高举已经把祂升为至高的的儿子,使荣耀都归给。阿门。

一九九三年底写于旧金山

── 王国显《圣经里的圣灵充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