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附录八:权能布道的反思

 

导论

 

    由教会历史中可以看到,教会的问题不是没有神学,教会一向都有神学,但最大的问题是许多时候有极端的神学。今天的讲题并非我最有负担的,我最有负担的是传福音、门徒训练,带组。但最近神给我一分最大的圣诞礼物,我们一家四兄弟姊妹能够在一起,是四十年来的第一次。在这团聚当中,妹妹、妹夫由大陆来此八日游,妹妹是两年前已信主的,妹夫则一向对我说:阿哥,你别逼我了,我信的,但是你知道我的处境。他是共产党员,在他的单位里面实在不容许他有一个信仰。他来到香港后,我没有带他去其它地方玩,每一天带他四处去聚会,廿三日晚带他去布道会,在我呼召时,妹夫正式公开地接受耶稣基督为他个人的救主。在回家路上,他对我说,我知道回大陆的时候,如果有人知道我信耶稣,我知道他们会说什么话、问我什么问题,有可能会失去工作,这是最坏的打算。就算仍有工作,有可能无法升迁、没有加薪,许多权利会被剥夺,但是,阿哥,我已经想清楚了,没有就没有,无所谓。为了这事我心中好感谢神!

    有些人以为时代论者相信神迹已经停止之说,我有些更正。时代论者相信神迹仍然继续不断的存在,但是他们相信其恩赐已停止,亦即那行神迹、说方言的恩赐,即一个人不需要学、是神所给予的、是继续不断可以使用的这种恩赐是已经停止了。所以他们所强调的第一件事是神迹的恩赐已经停止。

    第二件事我要提出正如我的哥哥苏颖睿牧师所指出的,神迹与指标(signs) 不同(注1)。在圣经中,指标有时指神迹,但有时则不一定。到底指标是什么呢?是一个指标。何谓指标?举一个简单的例:例如一个妇人怀孕,即将生产之时,到底何为要生产的指标呢?我太太有两次的经历,我从中知道一些,第一是阵痛。我记得八三年九月十一日清晨三点钟,我太太起来,说开始五分钟一次的阵痛,我知道这是指标,但还不需要这么紧张,还可以等一等。第二个指标便是当羊水破了的时候了,我知道这些指标指向一样东西,便是婴孩要出来了,这便是指标了。

    但是第一世纪时的指标到底为何呢?当耶稣基督来时及使徒时代的指标,是指向神国度的降临,而那指标主要便是神迹异能,各方面的神迹异能。当我们看到那些神迹异能的时候,我们便知道,神的国度已经来临了。但在神的国度来临之后,他是否仍然用那些作为指标?那些指标的本身已经不存在,但是神迹仍然存在,那个指标已经不是指那东西,因为所指的已经来了。

    末世时代有另一些指标,这些指标的内容与第一世纪的指标的内容有所不同。马太福音二十四章314节说到末世时的指标、末世的指标为何呢?亦即在耶稣要再来前,你一定会看到一些指标,这些指标包括但十二章4节所说的,越来越多人来来去去,可能指移民、可能指旅游、也可能指出外公干,太多人来来去去了。第二是知识的爆炸,计算机发明后我们已看到知识爆炸。我们看到这些都是指标,是主再来、末世的指标 ,马太福音廿四章中耶稣告诉我们须要留意到的末世指标:

1.邪教的兴起:假先知、假基督会兴起,并他们可能会行许多的神迹异能,我们需要注意,当那些假先知、假基督行神迹异能时,我们不可以为那是神国度的指标( signs of the kingdom of God),那些可能是耶稣再来、要行审判的指标。

2.民打民、国打国:战争、政治上的不稳定,甚至是同一时间发生的民打民、国打国,可以说是世界大战的开始。这个预言、指标是廿世纪以来一直没有应验,直到廿世纪四十年代才开始出来。

3.接二连三、连续不断的饥荒:这个指标是廿世纪以来都没有的,是直到廿世纪的七十年代开始,当非洲的饥荒出现之后,这个指标就从来没有离开过。接二连三、连续不断、越来越多。

4.地震:将会有越来越多的地震。

5.道德的败坏:世界性的不法事件越来越多(the increase of lawlessness)。

6.人际关系越来越破裂,人的爱心渐渐冷淡。

    这些指标是指向基督的第二次再来及世界末日,并非指向神国度的指标,其含意完全不同。

    由提摩太后书四章34节可见到另外一些的指标(signs) ,时候要到,人必厌烦纯正的道理,耳朵发痒,是继续不断的痒,同时找东西来搔痒,找一些速成的东西来搔痒。至于对真道,则根本不听,耳朵发沈,转面不想听,掩耳不听真道,另外还随从自己的情欲,增添好些师傅,他们喜欢听偏向荒渺的言语,荒渺一字的原文为mythos,是指神秘、奥秘的东西(myth),是不可以言喻的东西,而他们便会喜欢这些东西。

    各位弟兄姊妹,各位同工,现代诸如严新之流的兴起,很容易令信徒失去平衡,一窝蜂的去追随这些东西。我们有时很想与这些东西斗一口气,我们会向神说:神啊,他们这么厉害,我们所信的是那么真的神,没有理由比不上他们吧!我们要更厉害一点,我们的气功要更好、按手祈祷一医就成,练功不需要这么久,练到元气大伤。严新医几个人就不济了,元气走光了。我们要祈祷之后元气不但仍然存在,而且越来越多。很多时候我们拿这些东西来和他们比赛、来斗,如此,我们很容易走向另一个极端。

    我们要相信,只要有神,就一定有神迹,问题是我们肯不肯去使用。我在达拉斯神学院( Dallas )时接受的教导是恩赐本身已经停止,很容易造成一个结果,便是我们不知道如何去应用这一方面的恩赐。不运用的结果,便是许多人当这样东西不存在一样。如此便失去了平衡,需要我们去注意。

    我的另一方面有一些经历导致我对第三波的认识更多。第一,以前我有一位好朋友,我在十三年前已认识他,他第一届开的Total Chruch Mobilization我亦有参加,并在事奉中与他有许多相交的机会,我对这位牧者以前有相当的敬佩,但后来发现他有些改变,因他去Fuller 读完了D. Min.,特别是在参加了神迹奇事(signs and wonder) 的课程之后,我发现他变了,主要的改变在于他开始热切追求方言。有一位同工在与他同工一年之后离开他,来到  Arlington 与我同工,他说他离开时非常不开心,主要原因在于在同工会,那位牧者要求每一位同工长老都要讲方言,甚至说若有不会讲的他愿意教他讲。这位同工因为不肯讲、又不肯学,便被逼离开。他说那一年中先后有五位牧者离开教会。我认识他教会中许多的会友,谈论之下知道有同样的问题,便是他们对方言、对灵恩的看法有许多的不同,因此令到教会产生分裂。至于那位牧者,自转第三波后,讲道纯讲经历,又不预备,什么都要等神要对他说些什么,不是注释圣经,看圣经本身说些什么,乃是用圣经支持自己经历,搀入己见去解经,十分可惜!

    另一个经历,是几年前知道达拉斯神学院有几位教授被迫要辞职,主要原因是他们认可第三波、灵恩。其中一位教授是我十分欣赏,选读他许多科的,他在讲道、教导方面很有恩赐。他甚至尚未到认可第三波的地步,只因为他同情另外二位教授、同情第三波,以致被迫辞职。另外两位我个人认为是应该离开学院的,因学院立场是不容许灵恩的,但他们不但在课堂上教导,还实践灵恩方面的东西,遭神学院禁止,以致产生问题及冲突,学院被逼在董事会中决议请他们辞职。不论如何,我觉得这两位离开的教授变好了,这是我很诚心的说话。曾知道他们以前很枯干,因纯粹依书直说,全部都是在神学,所讲授的我想除了他自己很少有人听得懂。在实践方面,对于如何应用在自己生活及牧会工作上,他们完全不能提供任何实在的建议,以前全部讲圣经,完全不提经历及应用,以致很枯干。现在他们所讲的多了很多的实践,但却走向了另一个极端,全部讲经历,很少讲圣经。我感觉到如果有一些东西可以令弟兄有一些转变,可以由冷淡、枯干转变到更热心的事奉、传福音更加热诚、更愿意追求一个圣洁的生活,只要不脱离真道,我认为无妨;这是我个人的立场。

第三,我看到一些同学、老朋友、师长的一些转变,其中有一些人是我很熟的,所以对他们的蒙召、对他们的救恩我完全没有疑问。虽然是神学立场不同,但我完全相信他们仍然是主里很好的弟兄姊妹,是我在主里面的同工。虽然我的神学立场与他们未必一样,但我会尊重他们,看他们同为主里的弟兄姊妹。这些是我开场白的立场。

现在思考一个问题,为何有人会转为第三波?我发现在下列情况之下,很多人会设法寻找一些急功近利、速成的突破:

 

1 灵性枯干,但是感觉到事奉是欲罢不能的人

 

美国有一份调查结果,转职率比较上最低的两个行业,一为牧师,一为医生。我相信牧师转职率低的可能原因之一,可能是欲罢不能。一进入这一行业之后,若想转回为平信徒,会发现很难面对其它人的质疑。很多人便在这无法不作、但作下去却觉枯干、无法突破,只有苟且勉强维持下去的情况下,既然没有退路,唯有找出路,当他们发现有一条出路是可以很快得到成功、突破时,很容易走上这一条路。我与一些同工谈话后,发现他们都是曾经经过一些极度低落的时期,便开始追求这样的灵恩。我并非说这样做是对与否,只是指出这个现实。

 

2 工作事奉没有果效

 

    当传福音没有人决志,弟兄姊妹没有长进、没有改变,只知评道、不知听而行道的时候,感觉到自己牧养的工夫好象白费了一样。我自己本身都是一个很重果效

result-oriented) 的人,都很向往一些很快、很有效的方法,谁不想带组有效、传福音许多人信主、婚姻辅导一骂人就听的能力?我不想花这么多时间,我想要有权能,我希望有这个权能,能令我在婚姻辅导中有效、能立即帮助精神衰弱或是其它有需要的人,使他们即刻痊愈的。很多人在这种情况下想找一条快捷方式,希望能够尽快得着。

3 急功近利

 

特别是听到某一教会成长很快,同时是由于推行某运动的结果时,便很想效法。

 

4 摆锤效果(pendulum effect

 

    以前可能对灵恩方面的东西完全不信,但经过一次经历立刻转变,相信不疑,开始完全追求这一方面。

 

5 权威及权能

 

    有一同学与我分享,发现在他的教会中很难与人沟通,每一次开会都闹到面红耳热,同工有同工的意见、长执有长执的意见,有时他们的声音大过他的,以致于他发现在同工会、执事会中无法推行自己的计划,他说:Power comes from power,亦即当自己有权能的时候,便自然有权威,当会众看到你有权能的时候,便很容易相信你有权威。所以若发现自己可以有这权能,便很容易走上这一方向。我并没有批评此为正确与否,但却看到这是一个事实。这位同工也曾问我是否也曾经历过与同工执事意见不同,以致无法推行自己的计划。我回答有,特别是在建堂这件事,更是令人头痛,若我们一早便有异象、有野心,早就可以用一千五百万元买下一块一万五千多尺的地方,可以在该处毫无后顾之忧的发展,但是就是没有信心,整天算来算去,算一个月十万多元如何维持?一年移民走八十多人,怎么办?他们只计算走的人,不计算回来的人,这种不可能思想使我十分失望。更失望的,是执事中有八、九成的人持此态度与看法,令我在推行异象时感到很孤单,也曾经想到过要放弃,去另一间有异象的教会重新做起,但神让我学习忍耐,忍了两三年的时间,现在终于买了一间一万二千多尺的地方,在装修中,虽然是比较小,但都感谢神,他们肯投入。同时大家一肯投入时,我见到神的祝福真的来了。一年前我们只有一百多万的建堂基金,在一年内我们已筹到六百多万,真令人难以置信,这是神的工作,当神的工作一来到,我们一看到末世时代的挑战、使命时,人的心就受到感动。

 

6 单方面的接触

 

    有些人因为没有听到另一方面的意见、或是比较平衡的意见,所以当他们一接触第三波的时候便很容易偏向这一边。有一些反对第三波的人也都可能是单方面的接触,造成另一方面的结果,我希望大家能够有一个更平衡的看法。

现在想和大家分享一下我所观察到第三波的优点,他们当中有些东西是值得我们去学习的。我与一位持第三波立场的同学谈过两次,他说:福音派只是名义上的福音派罢了,我们才是真正的福音派。当然,我们看到现在的教会中,大部份的福音派教会都是虚有其名,很少有教会真正注重传福音的热诚,将传福音当作生活的方式,无论去到那里,我们心中应该挂念到要将人带到耶稣里面,要带人信主,要带人成为主的门徒。当我见到一间教会一年内只有一两个人受洗时,我心里真的很伤心。我相信,只要我在这间教会,绝对不会只有一两个人受洗。就算全教会都不传福音,只有我一个人传,也没有理由只有一两个人信主啊!这是没有可能的事啊!所以有时我心里真的有一个很大的感慨,我感到我所接触到几位转向第三波的弟兄姊妹真的好有传福音的热诚,常常记得传福音,随身携带传福音的小册子,无论去那里都向人分享福音,我觉得这是很值得我们学效的。

    第二,我觉得他们对教会的成长、医治方面,特别有信心。我不一定同意他们的一个说法,他们认为祈祷时若说神啊!若是你的旨意,求你医治他是没有信心的表现,我听了之后都吓一跳,因为很多时候我都是这样祷告的。经过详细的思想,我觉得那不一定是没有信心的表现,我们只不过是承认自己的有限,我们告诉神,神啊!我不知道你的旨意为何,我深深相信,如果你要医,绝对没有任何东西可以拦阻你去医治。如果你让他继续病,我相信你仍然有恩典流露在他的身上。所以我相信,当我为一个病人祷告时,我会将整个的主权都交在神手上,但我亦可大胆的求,如果这是你的旨意,我深深的相信没有任何东西可以拦阻这位弟兄或姊妹得到医治的。我感谢神,过去很多次我的祷告不灵,但亦有很多次是灵的,这些经历都令我振奋,看到神真的是有权能。有很多次我完全没有信心,有一位年仅十七岁,患了脑癌的弟兄,他已开了二次刀,第三次开刀后一个星期,他的脑袋胀大,住在医院里。我去探他时,他的母亲对着我不停流眼泪,当时我向他传福音,带这位青年人信了主,信主后,他母亲向我诉说他们家经济的情况,她是在医院中作清洁的,爸爸失业,三兄弟都在读书,经济很有问题。当时我安慰她说,我回教会时会和弟兄姊妹们说,你不需要挂虑,我深深相信神会供应你的。当我为她儿子祷告时,心里面真的没有很大的信心,我心想,不知一两个星期后会不会真的要作安息礼拜,因为连医生都说他未必能出院。但感谢神,他在医院坚持了几个月后,有一天竟然说要回学校读书,他中五考不上会考,现在想要重读中五,他向妈妈要求出院复学,妈妈很惊奇,不知他能不能够做到,但医生批准了,他出院后住在家中,没有中断过来教会崇拜,我每一次见到他心中都有一种无限的感恩,我心中惊讶神的大能,有时在人完全没有信心的情况下面,神仍然医治,现在已经过了大半年,他仍然继续来聚会,不单只是来,他的头也越来越小、越来越正常。最近他寄了一张他亲自设计、拿了奖的圣诞卡给我,我心中真是为了这位弟兄十分开心,他的母亲也信了主,一家人都很开心,我也希望神继续彰显他的权能。我心中深深感觉到许多时候神的旨意是超过我们可以想象之外,我们在这时不算没有信心,但要承认我不知道你的旨意为何,但愿你的旨意行在地上,按着你的心意来作你要作的事。

    第三方面,我们要看一看他们非常引人注意及喜好的,但是我们所忽略的,便是他们着重到人现实的需要,例如贫穷之人经济上的需要,病的人需要医治,婚姻破裂的人需要婚姻的和好,这些现实的需要是我们过去传福音时往往忽略的。初到香港时,我自己都感觉到香港人所需要的,是一针见血的福音,不单只是有关永生,也有关一个丰富的人生,是一针见血的,是能够让他们见到神的大能足以帮助他们在现实的生活中体验、享受一个丰富的人生的。我们需要一个平衡,需给人一个全备、整全的福音。这是今日教会所需要学习的。

    第四方面,我们也需要一个活泼的崇拜,在我们崇拜时,我很少见到一个人在发圣餐时真的流泪,很少见到人唱诗时真的流泪、全然的投入。我在出席大陆的教会时见到这样的情形,他们在祷告时有时声泪俱下,为了神在中国大陆的复兴,为了神感动中国的掌权者,为了神在没有自由的环境中仍然能复兴他的工作。有一间教会原有八百人,六四事件后在短短的时间内增加至一千二百多人,我为他们而感谢神,虽然政府禁止他们聚会,但有十几位弟兄姊妹一起祷告,政府没有禁止,结果由十几人增至廿几、卅几,到现在增长致一千多人几堂的崇拜。我心里面深深为他们感谢神,每次和他们在一起时心中都有说不出来的喜乐,有时甚至流出一些热泪。弟兄姊妹,我们在一个舒适环境里的教会,我觉得我们好象老底嘉,已经不冷不热、完全没有感情,这是一个悲剧,我希望藉神的一些责备、一些击打、或是末世之前的一些逼迫能带给我们一些的复兴、警醒。

    第五方面,他们的另一个好处,是谋求最好的,大胆的求、大胆的经历,但有时大胆得过分,大胆到一个地步,我不敢讲的,他们敢讲神告诉我说你应该,这是我有最大保留之处,有很大的危险在其中。我有两次的经历,发现他们不是很灵,我对他们说:我不知是谁搞错了?是你?是我?还是圣灵?如果不是圣灵搞错了,可能是我搞错了。但是我真的感受不同,没有那种感动。几年前,教会有一位姊妹患癌症,有一位很有恩赐、灵恩派的姊妹去探她,同时也探了另外一位姊妹。她告诉我,另外一位姊妹不会好的了,应叫她作好心理准备,但她对这位患癌症的姊妹说神会医好她。我不知道这样说会有什么好的结果。后来我去美国,一回来,她妈妈便打电话给我,说她女儿急着见我,说一直等着我回来,我在医院见到她时,她就问了一个问题:为什么?为什么神不医治我?原来她的癌病复发。我在医院见到她的时候,她已是很末期了,但是等着我回来,我和她一起祷告,对她说:有时神的恩典不一定是医好的时候才彰显出来,有可能神的恩典在没有医好的时候都会彰显出来。我读了一段圣经给她听:一粒麦子不落在地里死了,仍旧是一粒;若是死了,就结出许多子粒来。我鼓励她说:耶稣基督的经历,可能都会成为你的经历。我叫她大胆求神给她一些真的可以看得到的东西,我叫她求,她便求她妈妈能够信主,甚至求她爸爸、弟弟、弟妇都能够信主,最好一家人都能信主。感谢神,在一个星期之内,我见到她全家的人一个一个地信主,当她见到全家的人一个一个了信主之后,那位姊妹平平安安的安息。有一样我们应注意的,便是不应该代替神作决定,告诉别人神会医好你,也不需要告诉别人神不会医你,因为这不能造成任何好的结果,反而会有坏影响。

    以下是一些有关神学的需要注意之处,我不要求大家一定同意我,这是我个人的看法,第一点是不少很有影响力的第三波领袖对圣经之看法,他们说圣经只是menu(菜牌),是不足够的,真正的菜是什么?是经历!这是我最有保留的。不少读圣经者没有改变,不是圣经不足够,乃是他们根本没有将神的话吃下去(应用、跟从)。圣经明言它乃我们脚前的灯、路上的光,是我们生命之粮。我们必须用这种态度视圣经。

    第二方面,有关于神迹方面的看法。对此我有一些不同意的地方,因为其中有几位同工,都是很有代表性的同工,我问其中一位:在你过去医病的经历中,是不是每一个都会医好的呢?他说:不是。我问:既然如此,那与我们弟兄姊妹祈祷为人治病有何不同呢?他说:有些情况下是一定会被医好的,如果不能医好,则有几个可能的原因,第一可能为医治者没有信心,第二可能是被医者没有信心,第三可能是会众没有信心。保罗肯定有信心,但未必一定医得好,他自己都说他自己身上有一根刺,是医不好的。提摩太有没有信心呢?以巴弗提呢?保罗为以巴弗提的病祷告,你说他有没有信心呢?很多地方是超过我们想象力之外,我们需要平衡,有信心不一定便可以医病的。

    第三方面,到底我们的焦点是在神、还是在神医上面?我感到自古以来都有神迹,我相信,我自己也都经历过神迹,我试过赶鬼、医病,我也深深感到我到病人面前若不为他的病祷告的话,我的心很不安,我一定要为他的病祷告,有时也会和弟兄姊妹一起为他的病祷告,但我发现,保罗有许多神迹的经历,也有许多奥秘的经历,甚至他说他去过第三层天,面对面和耶稣谈话,听见隐秘者的言语。但我们发现他自己绝少绝少在他的书信中提起、甚至从来没有讲过。是使徒行传记载教会增长的时间,从一个旁观者来记载这样的事迹,但他自己从来不曾用第一人称如此说:我曾经医好某某人,曾经行过某某神迹。我发觉我们很多时候很容易有意无意间将这些光荣史拿出来讲,所以很容易抢夺神的荣耀,但圣经中的保罗,甚至到逼不得已的情况下,直到他写哥林多后书十二章,经过逾二十年时间,才将他那么多年前一次这样的经历说出来。我所认识的第三波人士若有类似这样的经历一定会惟恐人不知,到处讲。但保罗不讲,是直到那些哥林多教会的弟兄姊妹不相信他是使徒,要他拿印证出来证明他是如彼得一样的使徒。保罗这时才说清楚,我所领受的不是从人领受的,是直接从神领受的。他说出那样的领受,来印证他的确是被耶稣呼召的。我希望我们能有一个平衡,一方面有信心为病人祷告,另一方面我绝对相信若我们与神的关系真的很密切,我们会有一些神秘的经历的。我自己都有很多的异梦、异像,有许多在我自美国回来后已经一一实现了的。我回来前一年,曾同达拉斯神学院一些同学谈起神为何要呼召我回来的原因,我梦见我在电台广播,许多人听,这是第一个梦。我又梦见一个学生(她后来成为香港小姐),梦见她在那里听道,也梦见许多艺人在那里听道,这是第二个梦。第三个梦是梦见许多小册子,许多福音性的书被传入中国大陆,周围流传给人读。我又梦见乡下地方捉田鸡,捉到田鸡卖了之后建了一间屋,便在那里开教会,在乡下地方开教会。我将这些梦讲给太太听时,她觉得好多的梦都很奇怪,但是我们回来之后,我现在已经看到有许多的梦已一步步的迈向实现。虽然我尚未去大陆捉田鸡,但我相信不须太久,我会见到这个梦的实现,我会在该处致力传福音。我个人相信,很多爱主的弟兄姊妹都会有不同的异象,只是,他们不会将自己感觉到、看到的异象当作是神直接启示,将自己的期望当作是神直接的命令去表达出来而已。

    我们要小心,异象只不过是我个人的经历,不能将之绝对化,不可以强加诸于人的身上,是个人的,我称之为异象(vision),我从来不称之为启示(revelation)。

    第四,是其中一位葡萄园的同工特别强调的,有三种医治,一是使徒式( apostolic) 的医治,第二种是牧者式(pastoral )的医治,第三种是事工式( ministerial) 的医治。使徒式的医治与其它医治不同之处在于能够预先知道谁能得医治,谁不能得医治,以致是百分之一百灵的。对这一点我有很大的保留,因为找不到任何圣经的根据。另一方面我也不相信现在仍然有如彼得保罗一样的使徒,有以前使徒一样的印证(vindication),用使死人复活、医治等神迹来印证他们使徒的身份。(参罗十五18;林后十二12等)。我相信有神迹,甚至可能有死人复活,但我不相信那些是用来印证一个人是使徒,神迹异能有可能是敌基督、假先知的印证(太廿四24)。

    第五,我们需要有一个平衡,要小心,个人的经历必须要在真理里面,若有时个人的经历超乎真理之外,我们需要小心。另一方面,真理、圣经始终都是我们绝对的权威,任何东西、甚至如经历、所谓的特别启示,都不可将之高举到一个地步,以致比圣经更具权威性。若我们高举一些经历,高举一些神秘的经历、特别的领受、知识的恩赐到比真理还重要的地步时,我们需要很小心,这很容易会导致末世的一种危机,我们知道末世的假先知、敌基督有很多异能神迹的能力,如此连选民都很容易受迷惑,我们必须留意其平衡,看其分野为何。

    我自己对于知识的启示、知识的恩赐有一些保留,因为若那纯粹是个人性的异象(vision),则我没有问题,但如果将之视为规范性、正典性(normative)的启示时,我便有很大的保留。何谓规范性、正典性的启示?举例而言,若有人领受某一异象,例如有人说:神告诉我,要我们教会在某一处地方买一块地。又如某一电视布道家说:神告诉我,今日我们要筹八百万,若筹不到时,神要拿我的命。诸如此类,我有很大的保留,因为这与真理有很大的砥触,我个人相信,圣经的启示录写成之后,神规范性、正典性的启示已经完整了;不再需要规范性、正典性的启示,但不表示没有个人的异象。换而言之,我相信正典本身已是我们的神足够(sufficient)的启示,否则,信徒面对新的启示将觉很混乱。这些新的知识的言语若被高举,将会变成异端的温床。

    第七,我感到很重要的,是何为传道人主要的责任、使命?何为命令,我相信是大使命,马太福音廿八章1920节:所以,你们要去使万民作我的门徒,奉父子圣灵的名,给他们施洗。凡我所吩咐你们的,都教训他们遵守,我就常与你们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有几个同工对我说他们相信神迹异能都是大使命之一,对此我有很大的保留,我相信有神迹、有奇事,但那不是使命的一部份,我们需要有一个平衡,绝不能将主的榜样视作绝对的命令(注2)。将神迹治病视为大使命之一,部份的结果会导致一个人所传的福音亦会变质的。

    第八点,我们需要注意的,便是并非每一个病痛都与撒但有关。有几位长者,其中一位是我很熟的弟兄,他说:我们受了西方文化的教育,很容易将灵性及属肉体的方面分开,于是病了只知道找医生,灵性问题才看圣经、祷告、圣灵。其实不是如此,一切的病离不开撒但。我自己有很大的保留,因并不是所有的病都与罪、灵命、撒但有关,如果真如此,则现在应只有巫医,没有西医了。但神很明显地容许有西医,他用许多不同的

恩赐来医治人,保罗亦都如此说,甚至当他见到提摩太的胃不清的时候,他都劝他在食物中加一点酒,用这样的方法来医治、保养。这是我们需要小心、留意的。

    第九点,在几次公开的聚会中,一些第三波的领袖鼓励甚至教导人去讲方言。我们教会中一姊妹参加完聆听神的话讲座后,说讲者教导那些讲不出方言的人只要学效婴孩一样ba-ba-ba-ba的声音,若变成小孩子的一样说话,会使人更亲近主。另一位我认识的牧者则在教会中叫会众跟着他学讲方言,一句一句学。这样的教导与哥林多前书第十四章的教导根本是相背而驰的!神重视的,是我们每一个人追求作神的代言人,将神的话宣讲(作先知讲道),叫人能用理性明白且信服神。自己所说的若不是会众所明白的方言(有关解释请参阅第八章及第九章),他就应该闭口。

    我强调我们所追求的是圣灵,不是追求某一个运动,我们追求圣灵,圣灵到底产生什么样的结果?到底如何知道我们是被圣灵充满?有几样很重要的:

    第一,圣灵的充满一定是在我们圣洁的生活中可以看得出来的。圣经中有两个不同的字,一为 "pleroo" ,是继续不断的被圣灵充满,或 "pleres" (形容词),是继续被圣灵充满的一种境界。另一为 "pimplemi" ,是过去的、一次的、曾经试过的。这两个不同,一为描述式的动词,是神主动的,不是人追求的、不是人寻求的,此与人的事奉、工作有关,另一个是命令式的,如以弗所书第五章18节所说:总要被圣灵充满,此 "pleroo" 所命令带来的结果是生活上的见证,包括圣洁的生活、对罪的敏锐、见证的热心、事奉的能力、爱心,都与现实生活中的表达有关,我认为我们今日必需追求的,是这一种的圣灵充满。有一位姊妹生病入院开刀,有许多弟兄姊妹轮流煲汤煮饭给她吃、服事她,另外也有弟兄姊妹为她按手祷告医病、也有用方言为她祷告的,我几次听到她分享时,感到很不舒服,因为她在分享中特别提出那位用方言为她祷告的姊妹,而因为在方言祷告中神有一个特别的应许,应许她会康复。至于其它弟兄姊妹的摆上她则很少提到,在神眼中,到底什么更重要呢?是弟兄姊妹继续不断煲汤给她喝、煮饭给她吃、照顾她更加重要、更加需要学习呢?还是一个有恩赐的人,当她的恩赐使用出来,让她得到那果效而更加感谢神呢?有许多时候我们过分看重果效,但是好容易忽略一样东西,便是人默默不断地摆上的忠心、爱心,我们今日需要的平衡,不能过分看重恩赐,恩赐在神的眼中不是最重要,神的眼中看爱心、忠心、圣洁的生活更加重要。

    第二点需要平衡的地方,是我们需要用最好的安排,但要作最坏的打算(Plan for the best, prepare for the worst.)。因有时病或是死都是神的恩典,我觉得更大的信心不是医好的信心,更大的信心是告诉神:无论你医好我也好,不医好我也好,我对你始终不变,我会深深相信,你是掌管王权的。

    第三,我们需要有一个均衡的生活,也需要有一个支持的系统,不要以为自己枯干、完全没有果效是因为不够劲、不够能力,很多时候是因为我们忽略了一个均衡的生活。例如我回港后觉得老了很多,因为根本没有运动的时间,一路冲,冲到没力为止,我觉得我需要有一个均衡的生活,需要定期的在神里面有安静、有默想,有定期的运动,我们如果忽略了这两样,则不论参加多少聚会都好,不一定有帮助,我们迟早都会枯干。另外我们都需要有一个支持的系统,需要有一班真的可以赤胆相照的弟兄姊妹,能够将自己的内心世界在他们面前赤露敞开,他知道你的需要,你知道他的需要,互相信任,而且互相之间能够成为生死之交,你有没有这样的弟兄姊妹呢?有时我们作了传道人,很容易忽略这一点,我们感到有很多东西不能与人分享,很多时候我们是错了。我看到保罗,他的支持者几乎都是他带领信主的那一班门徒,成为他的支持系统,最好的朋友如亚居拉、百基拉、提摩太、西拉,这些人都是他亲手扶持起来的人,我们都需要。当我们带组的时候,这些弟兄姊妹可以成为我们最好的支持系统。记得有一次好累,太太也累、又病,我由早到晚,一晚聚会完毕,回到家时已经七点钟了,打算不煮饭出去吃了,回到家时见到门口挂着一包东西,打开之后发现是一只烧鸡,香得不得了,有一张卡写着:牧师,我知道你今晚是煮不成饭的了,希望你享受这一餐。原来是信主不到三个月的一对夫妻送来的,有时分享时会讲到最近很忙,聚会接二连三的来到,太太又病、孩子也病,但不知他们如何得知那一天是我最忙的一天,烧了一只鸡来挂在门囗,当晚我们便吃烧鸡餐。老实说,我们发现我们的支持来自我们所牧养的小组,甚至包括初信的弟兄姊妹,当然,我们同工当中都可以成为很好的支持。

    第四,我们必须顺服神的话绝对的权威,人没有一个是绝对的,唯有神是绝对的。我最近看明报,深觉我们应感惭愧。候赛因为了要争取民心,向国人编织美梦,他们的国家将变成最富裕、最多财产的国家,他们也会与支国分享他们的财产,明报说他为了争取民心而编织美梦,我自己却看到候赛因很熟圣经。若看启示录十七、十八章,你可以看到另一个指标(signs) ,是指向末世的。那指标是什么呢?启示录写成的时候,以色列国、巴比伦都是已灭亡、不存在的。但他已经预言到巴比伦会成为一个大城,十八章说世界各地的金银、珠宝、最漂亮的丝绸、布匹、香膏、香水、佣人(包括苏佣、菲佣、中佣、泰佣等)都会蜂涌至该地,来换取货物,换取什么货物?我相信是石油。候赛因在电视上引用圣经来骂美国总统布殊,所以我相信他以为启示录所说大巴比伦的复兴,以为现在便是时候了。难怪四年前他在巴比伦的旧址起了一个纪念碑,纪念在两伊战争阵亡的那些人。那个纪念碑的门口有两个大象,一个是尼布甲尼撒,一个便是他自己。电视节目六十分钟时事杂志访问他时,问他最大的理想与计划是什么,他说:我最大的理想与计划是成为尼布甲尼撒第二。所以我相信他真的好熟圣经,真要令我们惭愧。不过他熟圣经,只引用一半,不引用另一半,他没有看到大巴比伦会受审判、会灭亡,若是他看到,相信他不会这么耀武扬威了。所以我们今日训练门徒,不但要训练他们熟圣经、读圣经、明白圣经、确信圣经,最重要的是要行出来,行出里面的真理。过去的问题不在于我们没有教导圣经,也不是因为圣经本身不足够,过去教会不增长、门徒不争气,最主要是因为他们只是读,没有活出来,这是最大的问题。所以我们今日不但要教导,更加要鼓励弟兄姊妹要顺服,行出圣经真理。我自己觉得深度的门徒训练是今日教会非常之需要的。虽然需要很久的时间,但那是最有实质、最扎实的。基督徒一起的生活,要教导他,将异象传递给他,和他一起查经、一起有团契,一起互相支持鼓励,一起服事,我相信这个方法能够直接在教会里带来复兴。弟兄姊妹,我希望我们能够大胆的尝试一些新的东西,譬如今日人与人如此疏离的情况里,不妨学一学小组牧养的工作,分担牧养方面的需要。最重要的是不断地追求圣灵的充满,以致我们这一生都是为主委身。我个人觉得现在已有许多的指标(signs)已经出现了,我无法不相信。而当这些指标(signs)依照马太福音廿四章、提摩太后书第四章、启示录所讲的指标(signs) 出来的时候,对我最大的提醒是什么呢?便是时候无多,现在时候无多,如果现在仍不去传福音、带人归主、训练门徒,我们还要等到几时?我希望我们都能得到激励,一起努力,向着神所给我们的大使命一起进行。

    当权能布道的风吹到香港时,有些人听到我提出一些不同意见,便挑战我:你觉得这运动是出于圣灵还是出于邪灵?言下之意,是如果我们同意这运动是出于圣灵,我们便不应反对它,若这运动不是出于圣灵,它岂会叫人得医治,岂会叫教会复兴?老实说,从开始到现在,我不敢用审判的眼光看整个运动,便是因圣灵借着神的话让我看到这运动之中,有些是我们应加以检讨、加以学习的;但同样有些地方是我有很大保留,是我们要提高醒觉,应避免甚至要制止的,否则会被撒但利用。就如彼得虽然是使徒,他受差遣到外邦人那里传福音也是我们所认许的,但保罗并不因他是出于神,到外邦人那里传福音是出于圣灵,便认同彼得所有的说话,当他看到彼得因怕犹太信徒之言论故意避开外邦信徒时,保罗毫不客气地按真理指出他随伙装假的虚伪表现(加二11-16)。我愿意信徒在末世提高警觉,用真理、神的话作为分辨的准绳,免得走向极端,甚至被一些异端邪教迷惑!

 

注释

 

1.指标、预兆、神迹(sign)的原希腊文是同一个字,σymειον,很多人以为此字一定是指神迹,其实不一定,试看太廿四3-14之σymειον,末世之预兆与今日人所追求之神迹、治病、异能是不同的。

2.在希腊文中,述事性的榜样是用 indicative 的动词,但命令性的吩咐却是用 imperative 的动词,是不能混淆的。有些第三波人士以太十5-11支持他们的论点,但那经文明显是单对十二门徒,也只针对当时的情形发出的。若我们硬要把它视作任何时候之使命,除非我们也教导人看那些在同一段经文的其它吩咐如外邦人的路不要走,撒玛利亚的城不要进....腰袋里不要带钱,不要带多过一套衣服,也不要带鞋和拐杖....为使命。否则,在解经上,我们便犯了很大的毛病。── 苏颖智《认识圣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