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一、方言

 

    灵恩派的弟兄姐妹们很注重讲方言。然而他们对方言的看法和圣经有差异。

 

1.说方言的动力

 

    灵恩派的弟兄姊妹认为一个人情绪高昂,神志昏迷,发出声音,就是圣经所提的说方言。若有人一说方言,灵恩派的弟兄姊妹,就肯定他受了灵洗,被圣灵充满。

    然而这种方言,从古至今常在异教徒中发生。古今很多异教徒会说方言。

    早在主前十一世纪,威那蒙的报告(Report of Wenamon)就报导,拜阿蒙(Amon)神的人说方言的事。

    在主前第四世纪,希腊哲学家柏拉图(Plato),提到在希腊两座著名的庙宇,一个在底律菲(De1phi)敬拜阿波罗(Apollo),另一个在多多拿(Dodona)敬拜丢斯(Zeus)。那里的女祭司,常被她们所敬拜的神所控制,失去理性,有时甚至全身发抖,说出方言。她们所说的方言平常人听不懂。来庙拜神的人,就付钱请其它的女祭司,替他们解释这些信息,

    主前第一世纪,维基路(Virgil)描写在希腊爱琴海中一小岛底落斯(Delos)的女祭司。她常和她所敬拜的神阿波罗(Apollo)结合,说起方言。她所讲的方言,有时可以听懂,有时就无条理,没有人听懂。

    这些希腊异教背景,给希腊人对方言有了先人为主的观念。这些希腊人信主后,无形中也将这些观念带入信仰生活中。就如同台湾人对民间宗教的某些观念,也会偶尔浮现在信主后的生活里。例如天注定的宿命论变成神早已安排好人的一切事,所以人不须要努力,去做任何的改变。并实上在圣经中找不出任何此观念的根据。

    这些历史背景对哥林多人的影响,也在保罗书信中显露无遗。未信主的希腊人认为一个人有感动,有冲动,尤其是说出方言,就是被他们的神阿波罗(Apol1o)或丢斯(Zeus)所充满。哥林多人(住在哥林多的希腊人)信主后仍保留这观念。所以只要心里有感动、有冲动,他们就认为这是圣灵的工作。这个观念就是受其背景影响的结果,只是将以前祭拜的神名换掉,改成圣灵罢了。

    但是保罗纠正他们这错误的观念。他说你们作外邦人的时候,随事被牵引受迷惑,去服事那哑吧偶像,这是你们知道的(林前十二:2)。保罗根据他们自己过去的经验,来证明他们现在的错误。                                                 

   随事被牵引受迷惑、去服事那哑吧偶像]希腊文的意思是:在你们身上有股冲力、力量,拉着你们去敬拜哑吧偶像。试问,圣灵会不会感动我们去敬拜偶像呢?所以,只有冲动或感动,并不一定就是圣灵的工作。我们可以提出更多,异教徒说方言的例子。

    公元第二世纪路西安(Lucian of samosata)报导,敬拜女神就挪(Juno)的一群叙利亚人说方言。

    在回教徒中有一派叫德维斯(Dervish)。他们口里继续念亚拉(Al1ah),他们的神,而强力摇动他们的身体,直到他们成为狂乱,神志不清,口吐唾沫。在这情形下他们会行神迹,奇事,说方言。

    一九三五年弗浴阵(Peter Freuchen  )写了一本书北极奇遇(Arctic Adventure)。在那本书中,有一章报导他所看到的,住在格林兰(Green1and)爱斯基摩人的宗教活动。在聚会中他们顺着音乐摇摆身体,情绪激昂,然后就有人说方言。

    美国惠顿大学(Wheaton  Col1ege)的院长(chancellor),爱德曼(V. Raymond  Edman),报导西藏喇嘛教的和尚说方言的事。惠顿大学一毕业生住在西藏边界。他听到喇嘛教的和尚们,在他们跳宗教舞的时候,用英文引用沙士比亚(shakespeare)的作品,他们有时候讲德文,有时候讲法文,有时候讲听不懂的语言。最近已退休的内地会宣教师也报导同样的见闻。

    美国维吉尼雅大学医学院心灵研究所(parapsychologica1 La-boratory University of Virginia Medical Schoo1)报导,在执行玄秘术中,有时交鬼的人(occu1t)有说方言的现象。

    大英百科全书(Encyc1opaedia  Britannica)在方言(G1oso- lalia)项目下,报导很多现在在异教徒中说方言的现象。非洲的异教徒,在他们敬拜中,会讲他们没有学过的外国语言。显然这是鬼附在他们身上,使他们说出他们平时不通晓的外国语言。他们也会在情绪高昂,神志昏迷情况下发出无条理,没有意思的声音。人类学家梅移(May)也收集很多证据,指出在异教徒中有普遍的说方言的现象。

    基督徒和异教徒都报导异教徒会说方言。他们所说的方言,有时是他们未学过的外国语言,有时是无条理没有意思昀声音。一个人会讲他从来没有学过的,平常不通晓的外国语言,必定是由于超自然的力量运行在他身上。圣灵既然不会运行在异教徒身上,当他们说他们从来没有学过的外国语言的时候,必定是邪灵附在他们身上。当异教徒在情绪高昂,神志不清,发出无条理,没有意思的声音的时候,那种方言可能来自邪灵,也可能由于心理作用。

    就是一些自认为基督徒所说的方言,我们也可以确定不是出于神,来自圣灵。因为他们说方言,促进,推广违反圣经的异端。

    大家公认摩门教(Mormon)是异端。他们也说方言。有一大批人不相信圣经是神所默示的。他们也不相信耶稣为我们赎罪而死。但他们也说方言。美国一些宗派坚持只有耶稣(Jesus  On1y)。他们不接受三一真神的真理,他们认为只有耶稣是神,而否认圣父,圣灵的存在。他们说方言,而且教势增长很快。天主教中有很多信徒说方言。他们见证说,说方言使他们更相信弥撒的功效。天主教相信,在做弥撒举杯的时候,耶稣再一次被钉十字架。这显然违反圣经的真理。耶稣只一次被钉死,他的救赎永远有效。这些灵恩派的天主教徒见证说,他们说方言,使他们更确信教皇无误论。说方言使他们更向圣母马利亚虔敬。他们的领袖在新闻周刊(Newsweek)说,说方言使我们与圣灵连在一起。而我们与圣灵合一,就是与圣母马利亚合一。      

    说方言既然使这些人更相信异端,推广违反圣经的论点,我们可以断定,他们说方言并不是出自圣灵。他们说方言要不是出于魔鬼,邪灵,就是出于心理作用,或其它人为的因素。

    从上面的分析,我们可以得到一个结论。说方言的动力有三个不可能:圣灵,邪灵或人为的。其实灵恩派的领袖们,也承认这一个结论。既然如此,我们就不能说,一个人说了方言就证明他受了灵洗,被圣灵充满。

 

2.人为的说方言以及其危险

 

    如上面所说,圣灵可能运行在一个人身上,使他说方言。但今天有很多方言是人为的。灵恩派的领袖们,常到处教导人如何学习说方言。韩特(Char1es  and  Frances  Hunter),到处开讲习班教导人说方言。在他的教导手册中,教导人首先要鼓动感情。开始时先随便讲。就好像抽水机的抽水原理,要先放一点水,才抽得出水来。说方言也是如此,先随便讲,等到情绪高亢时,方言,就会如泉涌出。很多灵恩派的人,会教人重复地念哈利路亚,赞美主。越念越快,到最后舌头失去控制,就自动有声音出来。

    哥林多教会的弟兄姊妹们,以为会说方言的人是属灵的人。他们也可能用这方式,导致说方言。保罗在林前十二:3说所以我告诉你们,被神的灵感动的,没有说耶稣是可咒诅的。我们会觉得奇怪,为什么在教会中有人会说耶稣是可咒诅的。很大的可能是这样。初代教会常用的很短的祷告是maranatha。这是阿兰文,意思是我们的主,求你来。这是求主耶稣快再临的祷告。这祷告在初代教会很普遍。这亚兰文的祷告,也不必翻译成别国的语言。每一个基督徒都知道它的意思。就好像哈利路亚不必翻译成别国的语言一样。哈利路亚是希伯来文。意思是赞美耶和华。一般基督徒都知道这意思。哥林多人为要说方言就重复念maranatha Iesumaranatha Iesu。意思是耶稣,我们的主,求你来。这句话念了很快之后,很容易变成声音相似的anathema Ieusanathema Iesu,意思是耶稣可咒诅。哥林多人以为这样说出方言,就表示他们属灵。(林前十二:1)中文圣经在恩赐旁边点了几个点。这表示原文没有这两个字。原来哥林多人写信问保罗关于属灵的事。保罗在林前十二至十四章给他们回信,讨论恩赐的事。可见哥林多人认为某人有恩赐,就表示他是属灵的人。能说方言的人是属灵的人。但保罗说,如果他们在这样,为要导致说方言的过程中,说出anathema Iesu(耶稣可咒诅)就证明这不是出于圣灵。因为圣灵不会使人说anathema  Iesu(耶稣可咒诅)。

    临床心理学家基路达(John ki1dah1)和精神病医师贵尔宾(Paul Qua1ben)受美国路德教会和美国国家心理卫生研究院(National Institute of Menta1  Hea1th)的委任,对说方言的现象做长期的研究。他们的结论是,说方言是学来的技巧。

    加拿大渥太华卡尔顿(Car1eton)大学的实验研究指出,任何人都可以因被教导和模仿而说方言。他们用六十个人作实验。这些人从来没有说过方言,也没有看过人说方言。经过两次训练之后,他们都会说方言,而百分之七十更会说得很流利。

    心理学家们发现,说方言的人,在心理上有相似的类型。(1)说方言的人比不说方言的人更容易服从,倚靠有权柄的人,而接受他们的建议。(2)当他们开始说方言的时候,常想到有权柄而对他们施过恩的人。他们或者在这种人面前,或者想象在这种人面前开始说方言。(3)他们说方言后会觉得好一点。

    临床心理学家基路达(John Ki1dahl)欠到数百封说方言的人写给他的信。在信中他们述说他们的经验。从这些信中他归纳出下列九点观察。(1)一个人经过五个步骤,达到说方言的经验。一、他有一些需要。他希望有人会告诉他,如何来解决他的问题,满足他的需要。二。他被一个他能信任的领袖所吸引。三、那个领袖有相当多的人跟随他。这会增加他对那领袖的信任。同时使他在这群众中得到温暖的接受,归属感。四、领袖向他解释说方言的一套理论。五、高昂的情绪引发说方言。这五个步骤也是得医病的步骤。(2)容易被催眠的人也容易说方言。催眠术要成功,被催眠者必须信任催眠者。同样地,一个人要信任教导他说方言的人,他才会说方言。一个人第一次被催眠成功后,以后会更容易被催眠。同样地,曾经被教导成功说方言的人,以后更容易说方言。(3)说方言的人有很好的感觉。这是由于他被领袖和其它说方言的人所接受。他的好感觉是由于他和他的同伴相信,神使他发出这种声音。但发出声音本身,不会使他有好感觉。他们必须有同伴继续支持他,鼓励他,他才会维持那好感觉。语言学家撒玛林(Sama-rin)教导他的学生说方言(发出说方言者所发出的声音),但没有赋与这些声音任何宗教价值。结果这些学生没有任何好感觉(4)主观的感觉不能决定一个经验的价值。说方言的人,尤其是刚开始说方言的人,觉得这经验很好。但吸毒者,吸LSD(一种毒品)的人也有很强烈的,很好的感觉。这些人,和灵恩派的人一样地强调,没有这经验的人,没有资格批评他们的经验。英国牛津大学的一英文教授,非常反对德国的希特拉。但有一次他在德国听希特拉的演讲。那时候他竟然和德国群众一起高呼希特拉的口号。他的心情很高昂,他有很好的感觉。从此可见,有好感觉不见得可靠。(5)方言的翻译,很有问题。通常说方言的人,说很长,但翻译都很短。翻译通常只说,说方言的人赞美神,感谢神。或者,说方言的人求神的帮助,神的带领。更妙的是,有人把用方言说的话,用录音机录下来,然后给好几个有翻方言恩赐的人翻译。他们几个人的翻译都不一样。(6)灵恩派的人所说的方言,不是人的语言。数以万计的方言录音带中,还没有确实的记录提示,他们所说的方言是人类的语音。语言学家哈克特(Hockett)找出世界各种语言有十六个共同的特点。但灵恩派所说的方言却缺少很多这些特点。可见他们所说的方言,不是世上人类的语言。(7)说方言的人报导一些好处。他们说方言后,他们觉得更快乐。他们觉得生活、工作更有力量,信心加强。说方言的人中间的关系更温暖,更相爱。(8)说方言有下列的坏处。他们会更倚赖帮助他们说方言的领袖。顺服领袖是开始说方言的必要条件。有了这开头的经验后,他们会继续倚赖领袖。有一些说方言的人,因他们的经验,会认为神用魔术的方法来带领他们。(b)我们该用何种标准来评论说方言?次要的标准是,对个人是否有帮助,有造就。主要的标准应该是对教会是否有帮助,有造就。说方言会使人觉得很好。但人生中也有很多事叫人觉得很好。一个宗教经验应该从客观的,它所结的果子来衡量。

    根据精神病医师磨连滋(Morentz)的研究,说方言的人,在灵恩派的教会中的作为,表现和他们在不说方言的教会中的作为,表现大有不同。他们在很多人说方言,认为说方言是属灵的表现的环境中,比较会说方言。在没有人说方言,或认为不该说方言的环境中,他们就不会说方言。

    根据上述的观察,因素的分析,我们可以说,目前灵恩派中的说方言,大部份是人为的心理作用。人为的说方言有很多危险。

    当一个人碰到一些无法解决的事,而长久压抑在心里,一旦有舒解心里重担的机会就渲泄出心中的郁闷。这时候他便会有一种释放的快乐。这经验在心理学上称作净化(Catharsis)。人为的说方言有这净化作用,使人有快感。因此很多人羡慕这经验。但因他们以为这是圣灵充满,他们就不再求真正的圣灵充满,而失去真正圣灵充满的福份。

    大多数的人初次说方言的时候,能够得到一种满足。但是随着时间和次数的增加,会越来越求更大的满足。这和上瘾一样,一次比一次的刺激要更大才会过瘾。他们所追求,所引发的高亢的情绪一次胜于一次,到最后,终于无法承受,而濒临精神崩溃。这种例子在灵恩派信徒中,时常发生。

    曾经说过方言,而曾是灵恩派的一位领袖的巴尔特(BenByrd),在书上说:今日有人说,说方言没有什么坏处,这是欺骗人的,与证据完全相反。说方言会上瘾。上瘾之后为了追求更高更深的经验,常会造成心理上的破坏。这也导致误会圣经的真理。

    很多人为要引发人为的说方言,就鼓励人不要运用理性,因为如此才比较容易引发说方言的行为。当一个人不运用理性的时候,他就很容易被魔鬼所驱使。加底拿(George  E.Gardiner)曾经是灵恩派的一位领袖,他有说方言的经验。后来他发现灵恩派的错误而离开。他在书上如此说:我们的敌人(魔鬼)最喜欢的是一个人没有理性、不思想。如此它就能在数以千万计的基督徒身上,完成它的工作但是,后来有此经验的人,一个个感到遗憾而离开。当你减少理性说方言时,这是给魔鬼诈取你最好的机会。舌音式的方言,对心理的破坏性非常大,有危险性。就好像吸毒一样会上瘾,与日俱增追求更多经验。说方言之后会有些沮丧失望。他会认为这是魔鬼的工作,所以要求更多说方言的次数。这些人除了以方言满足心理的需要外,还会打滚、在房间内乱跑、有病态的笑、等类似的作法。甚至有时会作假,为的是要比别人更属灵。有时候就干脆放弃信仰,因为自己无法像别人那么属灵。加底拿认为说方言的害处很多、很大。

    一位已经退出灵恩派的牧师,巴德(Ben  Byrd)曾在他的著作中说:我常常闭着眼睛走上讲台而不会跌倒。甚至可以知道和我擦肩而过的是谁。但是,请记往!这种能力不是全部从神而来的。他承认有时这能力是由邪灵来的。

    拉巴特(Oral  Roberts),一个很有名的灵恩派领袖,因为做了异梦而设立一个医学院,后来因负债垒垒而关闭,因此害了不少教授。他的新闻秘书罗宾逊(Wayne  Robinson)说:过去几年来我认为说方言和其它的宗教经验,是无法以逻辑来解释的我知道有些人说方言对自己很有帮助,但是很多人却破坏了教会、破坏了生活、破坏了与人的关系。

 

3、方言与灵的祷告

 

    保罗在林前十四:14说我若用方言祷告,是我的灵祷告。但我的悟性没有果效。灵恩派的弟兄姐妹们,就认为灵比悟性更高,更靠近神。因此,用方言祷告比用悟性祷告,更属灵,更靠近神。但保罗并没有这种观念。保罗所用的你的灵就是你。这可以从下列的经文看出来。他常用祷告,祝福来结束他的书信。

    加六:18愿我主耶稣基督的恩常与你们的灵(原文,metatou pneumatos humon)同在。

    林后十三:14愿主耶稣基督的恩惠,神的慈爱,圣灵的感动,常与你们众人同在。

    腓四:23愿主耶稣基督的恩常与你们的灵(原文,meta tou pneumatos humon)同在。

    提后四:22愿主与你的灵同在。愿恩惠常与你们同在。

    25愿我们主耶稣基督的恩常与你们的灵(原文,meta tou pneumatos humon)同在。

    西四:18愿恩惠常与你们同在。

    从这些结束的祷告,祝福我们可以看出,你们的灵就是你们。灵并不是人比较靠近神的部分。

    在林前十四:12你们也是如此。既是切慕属灵的恩赐,就当求多得造就教会的恩赐中属灵的恩赐]那个字,原文是pneu-maton,复数的灵。显然的,哥林多的基督徒不会追求(追求和切慕原文是同一字根)多数的灵,就是圣灵以外其它的灵。我们从上下文可以看出,在这里pneumaton(复数的灵)乃指多种属灵的恩赐。来二:4神又按自己的旨意,用神迹奇事,和百般的异能,并圣灵的恩赐,同他们作见证。在这一节圣经里,圣灵的恩赐原文是pneumatos  hagiou  merismois(圣灵的分配,意思是分配圣灵)。神不会按照他自己的旨意分配圣灵。但他会照他自己的旨意分配圣灵的恩赐,同使徒们所传的福音作见证。所以来二:4的圣灵(pneumatos  hagiou)就是圣灵的恩赐。

    在林前十四:12复数的灵(pneumaton)既然是属灵的恩赐,林前十四:14的灵(pneuma)也就是属灵的恩赐。所以林前十四:14的意思是,我若用方言祷告,是我的属灵的恩赐祷告。我的理性没有作用。林前十四:  1516的灵也都是属灵的恩赐。林前十四:16澄清这一点。因为你用属灵的恩赐(方言)祝谢,那在坐不通方言的人,就不明白你的话了。所以用方言祷告,并不是用人比较靠近神的部分祷告。用方言祷告,并不比用理性祷告更属灵,更亲近神,更会蒙神垂听。如果用方言祷告,会比用理性祷告更属灵,更亲近神,更蒙神垂听,保罗一定要全用方言祷告,而不会说他也要用悟性祷告了(林前十四:15)。

    林前十四:2那说方言的,原不是对人说,乃是对神说。因为没有人听出来。然而他在心灵里(pneumati)却是讲说各样的奥秘。有人就以为说方言,就是用人比较靠近神的部分和神交谈。在心灵里,原文是pneumati。这个字可以有在灵里的意思,也可以有用灵的意思。当我们讨论林前十四:14的时候已经指出,灵(pneuma)不能指人比较靠近神的部分。所以pneumati的意思是用灵。林前十四:14的灵是属灵的恩赐。用方言祷告,是属灵的恩赐祷告。同样地,林前十四:2的用灵乃是用属灵的恩赐。所以林前十四:2的意思是那说方言的,原不是对人说,乃是对神说。因为没有人听出来。然而他用属灵的恩赐讲说各样的奥秘。

    从上面的分析,我们可以知道,用方言祷告,或说方言并不是比不用方言更属灵。

 

4.方言与圣灵充满

 

    根据徒二章,门徒们在五旬节被圣灵充满,就说方言。徒十章,哥尼流一家人被圣灵充满也说方言。徒十九章,圣灵降临在以弗所的门徒们,他们就说方言。因此灵恩派的弟兄姐妹就认定,被圣灵充满,一定会说方言,而说方言就是被圣灵充满的证据。

    这种看法,完全和保罗相反。保罗在弗五:18命令基督徒要被圣灵充满。接着在弗五:1921提到被圣灵充满的后果。在那里他根本没有提到说方言的事。一方面,保罗要每一个基督徒都被圣灵充满。另一方面,他在林前十二:2930问,岂都是使徒么,岂都是先知么、岂都是教师么、岂都是行异能的么、岂都是得恩赐医病的么、岂都是说方言的么、岂都是翻方言的吗。

    希腊文有两种问句文法。一种是完全不知答案的问法。例如:我不知道如何去车站,你可以告诉我吗?另外一种问句形式,是已经知道答案而反问的问句形式。例如:难道我不爱你吗?绝不是!林前十二:2930便是属于第二种问句形式。所以这段经文的意思应该是岂都是使徒么?绝不是!岂都是先知么?绝不是!岂都是教师么?绝不是!岂都是行异能的么?绝不是!岂都是得恩赐医病的么?绝不是!岂都是说方言的么?绝不是!岂都是翻方言的么?绝不是!保罗强调,每一个基督徒都要被圣灵充满,但不是每一个人都会说方言。被圣灵充满后,有一些人会说方言,有一些人不会说方言。

    美国某一教会的牧师因会友人数锐减,求助于灵恩派的弟兄姊妹们。他们就为他祷告,求圣灵充满这位牧师,并教导他如何说方言。尔后,这位牧师果真说了方言。他们就声称他已被圣灵充满,因为他有说方言的凭据。可是以后他教会的人数仍然是有减无增。这位牧师不会了解,为什么被圣灵充满以后,工作的效果越来越差。他不禁怀疑圣经应许的可靠性,甚至考虑离开圣工。从此可见教导错误观念的可怕。

 

5.方言的本质

 

    方言的希腊文是g1ossag1ossa这个字有两个意思。一个是舌头,另一个是语言。灵恩派的一些弟兄姐妹们,却一口咬定说g1ossa是舌音。这解释是没有根据的。他们又说,说方言的说的希腊原文是laleo。另一个希腊文的圣经常用的说是lego。他们说lego是有组织的,有逻辑的说,而laleo是没有组织的,没有逻辑的说。因此,说方言就是没有组织的,没有逻辑的发出舌音。这说法完全错误。保罗在林前十四:3说但作先知讲道的,是对人说(laleo),要造就,安慰,劝勉人。他也在林前二:6说然而在完全的人中,我们也讲(laleo)智慧。  1a1eo常用在传讲福音上,如在腓一:14;西四:3;徒八:25等。难道传福音,讲智慧,安慰,劝勉人,能造就人的信息是没有组织,没有逻辑,混杂不清的声音么?

    新约圣经所记载,最早说方言的事发生在五旬节。徒二:4报导说他们就都被圣灵充满,按着圣灵所赐的口才,说起别国的话来。说起别国的话来原文是1a1ein  heterais  g1ossais.laleo就是说方言的说,glossa就是说方言的方言。徒二:4后面一段的字译是按着圣灵所赐的口才,说起别的方言来。从各国来的犹太人说我们各人,怎么听见他们说我们生出来所用的乡谈呢。我们帕提亚人,玛代人,以拦人和住在米所波大米,犹太,加帕多家,本都,亚西亚,弗吕家,旁非利亚,埃及的人,并靠近古利奈的吕彼亚一带地方的人,从罗马来的客旅中,或是犹太人,或是进犹太教的人,革哩底和亚拉伯人,都听见他们用我们的乡谈,讲说神的大作为(徒二:811)。很清楚地,徒二:4的方言(glossa)就是别国的语言。

     一个作者开始使用一个特别的名词之后,如果他要改变那个字的意思,他一定会清楚地声明这事。如果作者不作特别的声明,或特别的指示,我们就可以认为意思一样。徒二章之后,路加再用方言(glossa)这个字是在徒十:46。彼得到哥尼流家传福音。彼得还没有讲完以前,圣灵就降在这些外邦人身上。他们就说方言。本来彼得非常不愿意去哥尼流家传福音。因为他是犹太人,他认为犹太人不应该和外邦人来往。一方面他也认为外邦人没有资格接受福音。跟彼得同去哥尼流家的犹太人也有和彼得一样的看法,态度。虽然神用异象叫彼得去,他还是有一些保留。这可以从徒十:28彼得所说的话看得出来。在这情形下,如果这些外邦人只发出没有组织,没有逻辑,混杂不清的声音,这就能使这些顽固的犹太人相信,他们也在福音上有份,而和犹太人一样被圣灵充满么?除非这些外邦人,超自然地讲别国的语言,和他们自己在五旬节的经历一样,这些顽固的犹太人,绝对不会改变他们根深蒂固的主见,而相信这些外邦人也和他们一样地被圣灵充满,可以和他们一样地接受福音。根据上述的两个理由,我们可以知道,徒十:46所提的方言就是别国的语言。

    同样地,我们可以判断,徒十九:6所报导,以弗所的门徒所说的方言,也是别国的语言。

    既然路加和保罗同工多年,我们就不难想象,保罗所用的特别名词,会和路加所用的特别名词一样。保罗所用,方言(glossa)那个字,和路加一样,指别国的语言。并实上,我们从林前十二至十四章可以找到证据来证明这一点。

    保罗在林前十四:21引用赛二十八:1112主说我要用外邦人的舌头,和外邦人的嘴唇,向这百姓说话。虽然如此,他们还是不听我。紧接着,他在林前十四:22说这样看来,说方言,不是为信的人作证据,乃是为不信的人。林前十四:22的说方言就是林前十四:21的用外邦人的舌头,和外邦人的嘴唇,说话。换句话说,方言就是别国的语言。

    保罗在林前十二至十四章,七次提到翻方言。翻这个字的希腊文是与hermeneuo相关的字。这些与hermeneuo相关的字在希腊文的圣经(包括新约和七十人译的旧约),除了在林前十二至十四章的七次以外,出现二十一次。其中十九次,意思很清楚地是,从一个语言翻译成另一个语言。在圣经外,一般的希腊文,与her-meneuo相关的字的意思很清楚地,是从一个语言翻译成另一个语言。这证据也反映出方言是别国的语言。

    保罗在林前十四:5说说方言的,若不翻出来,使教会被造就;林前十四:17用方言感谢,若不翻出来,不能造就别人;林前十四:26或有方言,或有翻出来的话,凡事都当造就人。这表示,方言绝不是没有组织,没有逻辑,混杂不清的声音。方言是有组织的,有逻辑的信息,只是用外国的语言讲出来而已。经过翻译之后,这信息会造就别人。

    保罗在林前十四章所说的几句话,有时候被误解,使人以为方言是没有组织,没有逻辑,混杂不清的声音。林前十四:2那说方言的,原不是对人说,乃是对神说。因为没有人听出来。然而他在心灵里(这句,如前面所论,应该翻成用属灵的恩赐)却是讲说各样的奥秘。有人以为方言没有人听出来,就表示方言是没有组织,没有逻辑,混杂不清的声音。但保罗在林前十四:1623指出,不通方言的人,听不出方言,通方言的人,听得懂方言。所以林前十四:2的没有人听出来,是指没有通方言的人在场的情况说的。只要有通方言的人在场,就有人听出来。讲说各样的奥秘(mysteriamysterion奥秘,的复数)并不是指发出没有组织,没有逻辑,混杂的声音,使任何人都听不出来。在哥林多前书里,保罗第一次在林前二:1使用奥秘这个字。我们从林前二章可以看出,奥秘指的是神整个救恩的计划。这计划,在神启示出来以前,没有人知道。所以才叫做奥秘。然而,神启示出来以后,就要极力传开,使人知道,明白。保罗在弗六:19写着也为我祈求,使我得着口才,能以放胆,开口讲明福音的奥秘。他在西一:2627说这道理就是历世历代所隐藏的奥秘,但如今向他的圣徒显明了。神愿意叫他们知道,这奥秘在外邦人中有何等丰盛的荣耀,就是基督在你们心里成了有荣耀的盼望。保罗的奥秘的观念不是守秘密或不能了解;而是神的计划,有关神的事。所以林前十四:2的意思是那说方言的,原不是对人说,乃是对神说。因为(若没有通方言的人在场)没有人听出来。然而他用属灵的恩赐,却是讲说各样与神有关的事。

    林前十四:23所以全教会聚在一处的时候,若都说方言,偶然有不通方言的,或是不信的人进来,岂不说你们巅狂么。一个人若继续发出没有组织,没有逻辑,混杂的声音,会被认为巅狂。但一个人若讲外国语言,不懂那语言的人也会认为他巅狂了。所以林前十四:23并不证明,方言是没有组织,没有逻辑,混杂的声音。

    保罗在林前十三:1说我若能说万人的方言,并天使的话语,却没有爱,我就成了鸣的锣,响的钹一般。有人就根据这句话,说方言是天使的语言。但保罗这句话,是用假设语态和夸张法表达出来的。从希腊文可以很清楚地看出,这是假设语态。从下文的明白各样的奥秘,各样的知识,有全备的信,舍己身叫入焚烧可以看出这是夸张的表达。这就好像主耶稣在太十六26说人若赚得全世界,赔上自己的生命,有什么益处呢。太十六:26的文法和林前十三:1的文法完全一样。这两节圣经的夸张法也相同。没有人能赚得全世界。同样地也没有人能说天使的话语。保罗说过方言(林前十四:18),但他没有说天使的话语,好像他没有明白各样的奥秘,各样的知识,没有舍己身叫人焚烧一样。所以方言不是天使的语言。

    可十六:17说,信的人要说新方言。这新方言并不是从来没有人用过的方言。上文提到往普天下去传福音给万民听。说新方言是在这前提之下。因此,新方言,乃是传福音的人以前没有说过的,对他而言是新的语言,使他可以向讲这语言的人传福音。

    上面的分析指出,圣经中的方言是别国的语言。但是当代灵恩派中所有,说方言的现象和圣经的方言有根大的差异。美国圣经公会的奈达(Eugene A. Nida)研究,分析过这些说方言的现象。他有根多语言学家帮助他,做这研究工作。这些语言学家代表二十五个以上的国家,一百五十个以上的原始语言。经过他们仔细的分析,研究,奈达下结论说,这些灵恩派的人所说的方言,一点都不接近这些语言学家所处理过的语言。换句话说,大多灵恩派的弟兄姐妹们所说的方言,并不是语言。所以我们可以说大多灵恩派的弟兄姐妹们所说的方言,并不是圣经上所提的方言。从圣经的观点来看,大部份他们所发出来的声音,不是方言。── 王守仁《从新约圣经看灵恩运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