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第二章 用灵

 

昨天我们看见判定的紧要,今天我们要看用灵来感觉的紧要。当你与人来往的时候,你要给人说话的机会,要学习用灵来判定。一个人若不开口,你要认识他是相当难。一个人不开口,你就能认识他,这是不多的事,也许只能认识他灵的性质,但不能在悟性上解释。有时你能认识人的灵是不对的,但如何不对,你不知道。我们在关于工人的生活里,曾说到一个作工的人,在神面前必须学习听人说话,要有听人说话的习惯。即使一个人装模作样,或者说些不相干的话,你也要听。你若没有听话的习惯,就把认识人的路打断了。因为只有藉着别人说话,你才能认识他。我们所怕的是人家不开口,人一开口,乃是神给我们认识人的好机会。特别说话多的人,你认识他就更多。

当人说话的时候,你要预备你的灵去摸他的灵。昨天我们说到,有五种判定的原则。根据这五种判定的原则,我们必须用灵来感觉,来认识人。人的灵乃是在说话的时候显出来,人不能用话来遮盖他的灵。人一说话,灵一定出来。当人说话时,我们一面听,一面要用自己的灵来碰人。人说话如何,他的灵就如何;人的灵如何,他的人也如何,这是一定的。当别人说话时,你自己的灵必须空白、敞开、温柔,让别人在你里面留下印象。我们听人说话,用灵摸别人的灵时,要注意人的几种情形

人的七种情形

灵对不对

我们听别人说话,摸人的灵时,首先要看他的灵对不对。如果你的灵是敞开的,依他所给你的印象,你里头就会看见这个人的灵对或是不对。有人话对,存心不对。有人话里充满的是爱,但灵里是恨;有的人口里所说的是温柔,但不久灵就显出刚硬来。人虽然可以存心和话语不一致。但他的灵能够随着他的话出来。请你记得主说过,人心里所存的,口里就说出来。人的话总不能全受他的意志的约束,而不剖白他的灵。人总是用他自己的话,把他的马脚露出来。人的话不能约束他的灵。人的话迟早要把他的口音露出来。比方,一个加利利人不开口,别人不知道他是加利利人,他一开口就有加利利的口音(可十四70),人就会认出他来。人不能永久压住灵,而不让灵出来。有的人存心是骄傲的、是妒忌的、是恨恶的,他的灵一定是不对的。所以你不要单听他的话,而不认识他的灵。你不应该相信他用意志所勒住的话,因为他用意志所说的话不足以代表事实,不足以代表本人,乃是他的灵才代表他这个人。这是基本的。一个人实际的情形乃是他的灵出来的情形,不是他受意志所支配的话。许多人常受人的欺骗,就因为不会分别话语与灵。不管人说他的存心如何,我们要注意他的灵如何。押沙龙的话是对的,但他的灵是不对的,他的灵有背叛的灵。我们必须学习摸人的灵,这样才能认识人,然后能够知道谁的话是可信的。

人的强点是什么

一个人说话时,他的灵不论对不对,都会出来。人的灵出来,就把他里面的情形表达出来。当你听人说话时,要先找出人最强的地方。你要问,到底这个人给了我什么印象?到底这个人那一部分是最强的?你的灵在神面前如果是敞开的,是温柔的,当人一说话,自然而然人家什么地方是强的,你的灵会感觉得到。当一个人用口说话,他的灵不能不出来,甚至整个人都要出来。一个头脑大的人,你一碰就碰到他的思想。一个主观的人、固执的人,他一说话,他的强项就出来,马上就在你里面有了印象。雅各书三章十七节所说温良柔顺的人,你很容易向他求;但有的人你向他求半天,他是不容易答应的。主观的人、意志强的人,就是难求的人。有的人情感强,你也能感觉到。情感强的人是容易被吹动的,他说爱,不一定是真爱。如果你的灵是洁白的、温柔的,就很容易摸着人的特点。一个人的特点就是他的难处,就是他需要受对付的点。所以我们不只要用灵摸人的灵,也要用灵摸人的特点;我们要知道所对付的人到底是什么种的人。

是否闭关的灵

当你和一个弟兄谈话时,一般说来,你能摸着他的灵。但有时人的灵不出来,也许谈了许多话,你却碰不着他的灵。他的真人总是躲在背后,叫你不知道他是怎么一回事。他的真人深到一个地步,叫你不知道他本人的情形。这样的人必定有大毛病。神的儿女应当是容易和人接触,总是活在阿们的原则上。一个人作一件事,或说一些话,总是叫我里面阿们的。这才是对的。但有的人总是躲在背后,躲在里面,让人不能阿们。这样的人是隐藏的人,谁都不认识他,他是没有交通的,这是相当严重的情形。这样的人,乃是个人主义强到一个地步,叫人摸不到他的真人,这叫他从身体的交通隔绝了。不错,基督徒虽然应当深,但不能不流露真情,不能让人摸不着他的灵。凡是一个人不能让人摸着他的灵的,乃是断了交通的;他在身体的功课上没有学习,根本不知道什么叫交通。有的人作了基督徒十年、八年,你从他说的话里,没有法子摸着他的灵,这乃是闭关的灵。我们要试验能否摸着一个人的灵,凡是一个人不能让人摸着他的灵的,这乃是个大难处。世人是心中城越赸深越好,但基督徒不可以如此,基督徒的灵必须是开起来,是能和人有交通的。

是否反常的人

一个人说话的时候,你听他,他的话表明他的灵是强的,也许他是思想突出的,或者也是主观的人。虽然这样的人有一部分是特别强的,但他还是正规的人。另有的人,情感是特别强的,但也是平常的。但有的人不仅思想特殊,或情感特殊,并且是厉害到反常的地步。当你接触这样的人,你就不能用普通的方法来对付他。这样的人思想是畸形的,他是怪异、极端的。他心理的结构上与普通人不同,他是一个别扭的人。这样的人不少,在一百个人中,总有几个完全反常的。他们的思想和行事,与常人不一样,他们在意志上是和人闹别扭的。这种人的难处顶大,按普通的方法绝无用处。这样的人要用特别的方法,要重重的对付才行,因他人的成分根本就是别扭的。你若用普通的方法,也许二十次好好的劝他,也有二十次要叫你失望。因为这样的人,乃是在性格上已经构成的人。你特别要打开眼睛来看,他是不是一个闹别扭的人。

有没有虚伪

当你去判定人时,你要找出这个人有没有虚伪。一个虚伪的人,在神面前是很难进步的,因为他需要神双重的拆毁。普通人只有肉体,而虚伪的人不只有肉体的败坏,还有虚伪的壳。所以普通的人只要对付肉体;但虚伪的人要对付肉体,再加上虚伪的壳,就如虚伪的良善、虚伪的敬虔、虚伪的谦卑、虚伪的温柔,或者神学生的派头。这样的人要得拯救,比别人需要多两倍的工夫。神要先拆毁他的虚伪,拆毁他所有的装作,拆毁他的不自然,拆毁那些超过他本来所是的,然后再拆毁他的肉体。

你和一个弟兄接触,你要知道他是自然的,或是装作的;是只有外表的样子,还是受过神对付的。你必须找出人的虚伪来。也许今天在你面前笑的人,不是他的真笑,只是外表的样子。有的人外面的话语很好,态度很好;但再谈一点,有经验的人就觉得完全不对。凡是要学作神儿女的人,必须先认识虚伪。有的人在这点上受欺,因为自己也有虚伪、不诚实。你要对付别人,自己就要先学习审判自己一切的虚伪;一切只有外面的装作,没有里面存心的,都要对付干净。你把自己的虚伪都对付过,你自己的灵就相当的敏锐、清洁,人的虚假一来,你就踫得着。人一有虚假,你的灵就起反应,就不舒服,甚至有忿怒,因为你的灵受了污秽。

灵的情形

你的灵要摸着人的时候,要越仔细越好,要能摸着人灵的情形。有些人的灵好像是害羞的,要出来时又怕出来。当你的灵是干净的,你就能摸着他的灵好像是害羞的。你和这样的人谈话时,就要鼓励他一点。或者有的人灵受了伤,也许是因前些日子有家庭的难处,或是受了冤枉,或是受他人的责打。当你知道这些情形,你就要寻求如何帮助他。你也许要用酒倒在其上,或用油来涂他;你要有把握。有些人,你再击打他,叫他伤上加伤,反而对他有益。但有些人,你再把他伤一伤,他就了了。有些人的伤也许只是外面的,你就要把他再打一下。但你对付人时,自己要有数,有的该加油,有的该加酒,或者反过来。有的人你要用些主的话来安慰他,有的人你要用严厉的话责备他。又有的人,他的灵好像是睡着了,你应该把他苏醒一下。你要先找出他实际的情形是如何。至于要轻,或要重的带领是在乎你。有的人灵里打盹,有的人好像被东西压在下面,有的人被压碎了,有的人对属灵的事好像无所谓,人的情形各有不同。总之,你要对付人,就要找出人灵的情形和原因。对方的情形必须是你所知道的,不是莫名奇妙的。作工的人总该客观,总该知道人的灵。有的人用脑子、用心思的知识帮助人,这一点都没有属灵的价值。学一套话告诉人,也是没有用的,必须自己有对付,才能帮助别人。

一种不知道的灵

我们对付人时,前面所说的六种情形算是比较普通的。除了上面所说六种情形之外,还有一种光景,是摸着一种不知道的灵,你不知道他的难处何在。你听一个人说话,或见证时,你知道他有病,但你不知道他的病在那里。这种情形,是特别对有知识的弟兄说的。有的人是各种情形都不像,我们不能指出他的难处在那里。你觉得有病,但好像有,又好像没有。这种情形多半是有说不出来的罪,也可能多半是有隐藏的罪。或者有可能比罪还厉害的东西,就是有魔鬼的工作,有撒但的攻击。也许是有意外的罪,以致有魔鬼在人的里面作工。有经历的人应该知道这种特殊的情形,你要学习用灵摸这个说不出来的情形。当你和弟兄姊妹来往,能认识这七种情形,差不多弟兄姊妹的难处你就都能认识了。当然这是指是经验的人而言。

如何用灵判定

现在我再提出一个基本的问题,就是怎样能用灵来摸人的灵,怎样能用灵判定人呢?一个人要能用灵判定人,就必须外面的人受破碎。这是没有快捷方式的。一个人总要在神面前受对付,有学习,外面的人被破碎,自然而然,他的灵就可以用。外面的人没有破碎,他的灵就不能用。一个人的灵之所以不能用,乃是因为灵受外面的人的影响,他外面的人太强,叫灵不能自由出去。他的灵或受思想的捆绑,或受情感的捆绑,或受意志的捆绑。神的儿女只因外面的人太强,把灵包住了。所以我们外面的壳子非打破不可。只有外面的壳子打破了,灵才能出来。在你和另外一个人的中间,有一个东西拦阻,就是外面的人。所以你的灵要摸着别人的灵时,这外面的人必须打破;这样你才能认识别人的灵,好像一粒麦子的外壳要破碎才行,里面的生命才能出来。人不被破碎,灵就不能使用。灵出不来,我们就缺了一个认识人的基本机关。人的灵彼此是非常接近的,理当你的灵出去是很容易帮助人的。但只有外面的人破碎了,你的灵才能和别人的灵非常接近,你与神也才非常近。只有在那些外面的人破碎的人身上,才可以学习使用灵对于别人的感觉,来判定人。

你听人说话时,头一件应注意的事,就是使用灵。当你和弟兄姊妹来往,你听他们说话时,要把全人的一切都停住(但不是被动),好像千军万马一起都勒住;安静的听人的话。你首先不是用脑力,乃是用你的灵,思想只是附属的机关。你灵的情形若是洁净的、温柔的、柔软的,那么人所说的话,自然而然的碰着你的灵。他的灵在你的灵里给你印象,叫你觉得是污秽的还是洁净的,是硬的或是软的。你的灵能碰着他的主观,或是他的情感,或是他的思想。你和人接触时,你的灵必须完全安静、温柔、洁净,才能摸着人的灵。你不是用头来想,乃是用灵来摸。这样认识人,比一个弟兄来向你报告两个小时,更可靠。这是属灵的路,我们要谦卑慢慢的学习,才能学得好。我不盼望你们短期就学好,最少要花三、五年学习,就差不多了。我们的思想不是主要的,我们不信人的脑子。你若是用头来想,就错得太远了。你必须开始学习,在弟兄姊妹中间观察,你就能知道许多弟兄姊妹是错的。然而这个学习不是为着你的知识,不是要去找人的错处,来批评人。这是为着造就人、帮助人,为着事奉,不是为着拆毁,不是为着多找人家的错处。我们若会用灵,多用灵接触,就对人多有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