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第四章 医治

 

当你用灵,摸着弟兄姊妹的情形,摸着弟兄姊妹的难处之后,你就可以开始诊断,并且你开始对他们说话,叫他们怎样得着拯救,得着医治。我们在这里说的容易,但碰到实际问题时,我们要让人看得见才行。你要能够叫人得着拯救,你就必须自己经历够,并且说得透,才能帮助人,才能让人得着亮光,得着拯救。我们帮助人的难处,第一是自己的经历不够,第二是话语不够。我们的经历和话语若够,就叫人容易看见光。我记得好几年前,我在上海时没有法子帮助一位弟兄,因为我自己经历不够。他的意志非常刚强,非常骄傲,脾气又急躁。有许多人脾气急躁,但不骄傲。这位弟兄意志强,脾气又急,所以相当不容易对付。意志刚强是可以,只要情感不易受冲动,难处就只在自己身上。他生气了,认罪就罢了。但一个人意志强,又配上情感容易冲动,并且非常主观,结果他受冲动,他坚持他的冲动,又不肯悔改;这种的配合就变成大难处。有的人只有一个难处,有的人有两三个难处,互相影响,就叫他的难处更大。在医学上,有时一种病与另一种病摆在一起时,是容易医的;但有时是很难医的,因为互相影响,叫病更重。人的性情也是这样。你必须明白别人的性情相互的关系。像这样意志强、骄傲、脾气急的人,需要很重的对付。当你明白一位弟兄的情形以后,有两条路可以帮助他。

劝勉

帮助人的第一条路是劝勉。你把得拯救的路指给他看。有的人从来没有看见过光,对于自己一直是迷糊的,也没有人对他说过直的话。当你与他谈话时,你要把你所看见的摆在他面前。你要把你的经历告诉他,你要对他说,他该受对付,该受圣灵的管治。他的路不直,他这人乃是靠心思、情感活着,他的灵不强。他有很多地方没有接受圣灵的管治,他在神面前有毛病。如果你的亮光够准确,你就能拯救他,你自己不能迷糊。亮光总是带进拯救,亮光也带来释放。你可以请他来,告诉他,在这件事,在那件事上,没有接受圣灵的管治。你劝人的话要相当积极,不可用马虎的话,要用准确的话。你要给他看见在那几件事上,证明你所说的话。每一个人很少犯偶然的错误,大都犯性情上的错误。慢的人总是慢,快的人总是快。性情的错乃是人的问题。我们是帮助人性情的错误,而不是帮助人偶然的错误。

我们帮助人,不是笼统的,必须是专一的,并且有一定的步骤。第一,记下事实。你要准备一本簿子,来记下人的错处。譬如有一个弟兄说话不准确,你头一次听到时,就记下他说什么话,在那里说的。如果是性格上的错误,他必要再说不准确的话。你一次过一次记下他说话不够准确,也许要记下十次或二十次。这样你就知道他是性情上的错误。等到有了机会,在合式的时间你要给他看见,他的话语不准确。第二,你里头要加强。你自己在神面前,需要建造起来,才有力量来帮助人。你的簿子记载加增,你里头的力量也要加增。你里头必须越过越紧,越爬越高,越过越有能力,等到你里头的情形增加到够强时,再来帮助他。例如,一个弟兄说谎话,他一次说谎,二次说谎,你就一次一次记下。他的错误每加一次,你里面帮助的力量也强过一次。强到一个时候,你就要对付他。第三,等候合式的时间,对他说话。经过一段时间,你里面的负担加重,越过越有怒气时,你就求神安排机会,来和他谈话。当你和他谈话时,要注意以下几点:(一)你对他说,我要对你说几句话,你不必答我,错也好,不错也好,你去神面前考虑我所说的话。你不要给他说话的余地。(二)你再对他说,这些话完全是为着你的好处;我没有兴趣管你的事,我不是随便干涉人的事,乃是为帮助你。(三)你可以对他说,我说这些话,没有个人的用意。你把他说谎的例子指给他看,叫他看见他是一个说谎的人。你要对他说,你要在神面前悔改,不然你就没有路可走。你说话的时候,要一直对着他说下去。对于有些问题,如撒谎等,你需要重重的说;对于另外的问题,你只需要轻说。重的罪要重说,轻的罪要轻说。

责备

我们遇见有难处的人,大概可以分为三种:第一种,难处不大的人。你可以个人和他在一起,把他的难处说出来,你一人对付就够了;第二种,是有大难处的人。事情是根深柢固在他身上,那件事已经组织在他身上。你要向他说出相当重的话,他才能回头。当你一个人觉得不够时,你要邀请两三位有经历的弟兄一同去,当着弟兄们的面,向他说重的话。第三种,是在他身上有更重的难处,他的难处重到一个地步,是不容易更改的。你就要带二、三位弟兄,与你去和他一同谈话。你里面要已经有了怒气,并且里头厌烦这件事,弃绝这件事,是预备要严严的责备他。在你里面是有了判定,也有了责备。于是你当着弟兄们的面,不只劝他,乃是严严的责备他。你代表神,不只向他说话,并且责备他。你要责备人,里面必须是有怒气的。听的人若肯接受,就能蒙拯救,他的难处也就要被带过去。

一个人怎样能胜过软弱?怎样能把难处带过去?乃是在光照够厉害的时候,他的难处、他的软弱就过去了。当神的光照进来时,叫人没处躲,一切不是出于神的东西,就都枯了,萎了。光照越厉害,萎下去越快。一个弟兄的难处能否过去,乃是根据我们所给他光的大小而定。凡在神面前不是神所种的,都要拔出来。隐存的大痲疯没有法子过去,但大痲疯一显露出来是大痳疯,就容易过去了。我们要给人够强的光,就必须自己没有个人的感觉,没有个人的兴趣,只纯粹为着他。当你有自己的感觉时,你就不能解决人的难处;你有个人的兴趣,你也不能作别人的帮助。你如果顶直的对人说话,把人的软弱摆在神的光中,人就会萎下去,不能再起来,他的难处就要过去。

有人也许问说,为何需要带二、三个人同去呢?一个人说话,有时候好像光不够强,显露不够。所以要带二、三个人,为要加强光的力量,增加对方的错处,增加那事的显露,增加那事的羞辱。他就能一下子萎下去了,难处就被带过去了。二、三个人所带出光的力量,比一个人更强。现在的问题是在他身上,就是他肯不肯接受。

还有,为什么要责备呢?圣经里有许多责备的话。今天在教会中,我们不敢责备人,为什么呢?因为自己生活上不对,不配责备人;一责备人,就自责。责备人的,有个人的感觉,所以就无法责备人。一个人要能责备别人,必须没有自己的感觉。圣经里的责备,没有个人的兴趣,乃是为着神,为着教会,为着弟兄姊妹。我们为着弟兄姊妹的益处,非说直话不可。一个人要责备别人,就应更深的恨恶那件错事,够强的反对那件错事,并且里头有够强的怒气。你自己在神面前若不是这样,你就没有办法责备人。你的话若是从神来的,你厉害的当着别的弟兄的面说他,光就照在那人身上,叫他变胡涂了。过了二、三天,他就渐渐看见光;他身上被割了一下,就有了伤口。他的难处就萎下去了。

我称这个信息的题目为判决,也就是审判,或者叫判定。神的审判乃是利用祂的怒气,祂一审判,一切就洁净了。有一天神真发怒的时候,这个世界就洁净了,撒但的工作就不能存在了。一个跟随主三十年或五十年的人,如果能代表神在人的身上发怒,这是一件好事。年长的弟兄有怒气,就能把有些弟兄的难处带过去。但年轻的弟兄不能受试探作这件事,你的时候还没有到,你只能学习背十字架,接受圣灵的管治。因你只能在自己里面发脾气,发了脾气还必须回到神那里。有些年老的弟兄,就是发了怒,也不必认罪悔改,不必回到神面前。出于自己的怒气,与出于神的怒气,大不相同。出于自己的,要认罪,不然不能与神有交通;出于神的,不必回到神面前去,仍然能有交通。普通的弟兄只能作到劝勉而已,不能责备弟兄,必须是年长的弟兄,里头有把握,才能带着神的怒气审判弟兄们的难处。这些问题,我是不大提起的,因为不是普通的事,我们要战战兢兢的作。我们在用灵判定人的事上,应当有更多的学习。

祷告:

主阿,为着弟兄姊妹,我要特别为他们祷告。使他们从里面得着拯救,能彻底认识自己,不自爱,不灰心;使他们能帮助许多人,带入到光明的路上,不在黑暗里;使他们一天过一天,更活在你里面,不活在自己里面,叫他们在你里面能得着更多的光照,有圣灵的管治,学习敬畏你,并学习脱离自己。奉主耶稣基督的名求。阿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