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圣经眼光中的时事──圣诞纪念

 

十二月已经在我们的面前,公会里的人们又要庆贺圣诞了。照着许多信徒的意见,庆贺圣诞,每年都有一日的记念救主诞生,乃是一件最好不过的事。我不敢轻看神的儿女的意见,不过,照我看来,除了人的意见之外,尚有一个独一无二最高的标准──神的话(圣经)──在。我们的问题,我们所管的,不是人如何说,乃是神如何说。主如此说,乃是万事最高的法庭。

圣经有记念主耶稣诞生的命令么?如果神的儿女肯问这一句话,他们就要得着神的亮光照耀他们。但是,可怜!多少人已经忘记了有问这一句话的必要。照着圣经的命令,主只叫我们在晚餐里记念祂的死而已。祂并没有命我们作圣诞节,也没有命我们守复活节!这些都是罗马教的流毒!一个笃信圣经的人,自然知道,神所不命令的,和神所命令的,是一样的有意思。神总未禁止作圣诞节,是有的人所要说的。但是,神曾否命令守圣诞节呢?现今有一件最可悲叹的事,就是信徒搜索圣经的记载,以为他们犯罪或纵情之张本:圣经都没有禁止,我们为什么不可作呢?哦,我何等的盼望,神的儿女不如此说话!愿神加增我们的力量,叫我们能说,神若没有命令,我怎么敢作?

哦!处今背道、遗传之时,神的儿女应当更为小心。我们行事为人的标准,并不是看神有无禁止,乃是看神有无命令。我们不只不作神所禁止的,并且,也不作神所没有命令的。如果神的儿女肯如此顺服神的话,则人的遗传、人的制度,那里有立足的余地。但是,可怜!人都是要闪避圣灵利剑的锋刃。一事没有禁止──虽然无神的命令,且与主耶稣十字架的精神大相径庭庭但只因其没有明白禁止──就可顺着肉身而行为!服从神话语的心是何其少呢!

我们回到救主圣诞的题目来。智慧的主早已知道记念这日是没有用处的,所以,我们在圣经里找不着基督降生的月日。圣灵默示圣经时,特意隐去此日,就可见主对此日的心意了。可怜,许多人还在那里,用人们的理想来推敲。圣经没有说,十二月二十五日,人怎么发明其为十二月二十五日呢?

古力斯威(Mr. Greswell)先生是这个问题最有研究的一人。据他的考证和理由,基督的诞日应当是在四月五日方可。但是,这也不过是推想,究非历史定论。圣经既无明文,谁也不能说定主耶稣是在何日降生。但是,无论如何,十二月二十五日总非基督诞日,这是可以断言的。路加福音二章八节以为主耶稣降生时,有牧人在旷野看守羊群。按着当地的规矩、惯例,十月一到,牧人就不在旷野按着更次看守羊群了。谓在十二月尾尚有牧人在野,是必无的事。再看,如果主耶稣是降生在十二月严冬的时候,则怀孕十月满足的马利亚怎能从拿撒勒旅行到伯利恒呢?我们的主自己的话是说,你们应当祈求,叫你们逃走的时候,不遇见冬天!(太廿四20

主的诞日既非在十二月二十五日,则救主圣诞节,从什么地方来呢?谁定之为十二月二十五日呢?

我们可以看古圣太土林的话。他所说的,乃是表明基督徒在第二世纪末、第三世纪始的光景。他说:

如果我们没有权利可以与外人同守外教的节期,则弟兄们彼此聚集于里面,是何等的有罪呢!谁能忍受这个呢?圣灵叫犹太人因着他们的节期而羞愧。祂说,月朔和安息日,并宣召的大会,也是我所憎恶的。(赛一14)则我们既然没有这些神从前所爱的月朔、安息日,和宣召的大会,岂可转来记念土星节、元日、冬至么?我们应当有许多的馈送么?新年礼物的叮当声?游戏?宴会的呼声?阿!列国若更忠心于其所崇奉的宗教,则不要基督徒参与其圣礼了!他们就是知道主日,他们肯与我们一同有分么?那么他们就怕被人看作基督徒了;然而我们并不怕人以为我们为道外人!

这段的言语,表明许多基督教圣节的来源,不过从拜偶像者改形而已。基督徒因为不愿在山上(太五14),所以,稍为退入深谷,不作太特别的人,使世人注目!(我们在此还要用爱心说一句话,现今协进会,以及其它不知神的心和神的话的人,正在利用吾国本来的节期,而使之基督化;岂知这乃是基督徒的世俗化呢?何等的可惜!)所以,也跟从道外人守世俗改头换面的节期。但是,救主诞为何定为十二月二十五日呢?此日前三日就是冬至,就是一年中最短之日。自二十五以后,日就渐渐长了。所以,拜偶像者,在世界各处,就以此日为太阳神的诞日。当日在罗马地方,就在大戏院演大娱乐以纪念。基督徒就是利用此日以为救主诞。我们若看教父古利梭士顿的话,就知道此日不过是人们所定的了。他说:

这日(十二月二十五日)最近在罗马定为基督的诞日,好叫当拜偶像者忙行属世的义式时,基督徒能安静成功其圣洁的礼仪。他们称此日为那永不败者(指太阳)的诞日;然而,谁能永远不败像那除灭死亡的主呢?他们称此日为太阳的诞日;主正是公义的太阳哩!

当日的教会就是如此的将拜偶像者的节期收为螟蛉子。这个是污秽基督真理的原因。

这是何等明白呢?圣诞节是人造的!既是人造的,为什么守它呢?神并没有命人记念祂儿子的生辰!祂既没有命令,为什么守它呢?神忠心的儿女们知道如何响应这个问题。

人为什么记念救主诞呢?我恐怕属肉的实际,比他们属灵的寄托更多!那样的热闹、笑林、俱乐,以及许多放纵安静心灵的事,不特无益人的身心,并且反使灵性受了致命伤。当我才信主时,我也曾聚过如此的纪念会;我回家以后,并不快乐,反要在主面前认罪,因为我曾涉足于此种会中。实在说来,圣诞纪念会之下乘的,是为肉身安排;上乘的是鼓动魂,便之纷乱。最裨益灵性的,就是遵行主话──单记念主的死,而不记念其它。所以,要得最大的益处,就是不作救主诞。

我们不知神的儿女要等到什么时候,才肯将属世和属灵的分开,属人的和属神的分别。若有一日,我们的弟兄姊妹,喜欢不与什么吟诗会、音乐会、欢迎会、俱乐会、社交会有分,而与世界作极明显的分别时,他们就要得着能力,作神的见证。嗳哟!嬉笑是敬虔生命的最大破坏者!开心爽心的事乃是灵性生活的蛀虫!社交欢乐的聚会,乃是信徒成圣生命和能力的包围缴械!青年男女信徒,在此应当小心!── 倪柝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