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认识犹太派()──犹太派在律法上的异端

 

何谓犹太派】在启示录二章九节,主说,我知道你的患难,你的贫穷,(你却是富足的,)也知道那自称是犹太人所说的毁谤话,其实他们不是犹太人,乃是撒但一会的人。士每拿教会所受的苦中,有一样是从那些自称是犹太人而来的毁谤话。这里所提自称犹太人的究竟是什么人呢?按照罗马书二章二十八至二十九节,约翰福音八章三十九至四十七节,凡诚心信主耶稣的人,就是真犹太人。那么那些自称犹太人的,当然不是真犹太人,他们乃是一班肉体上是犹太人,或一班信奉犹太教的人;他们进到教会里,并不诚心相信主,接受救恩,乃是要把犹太教带进教会里来。他们从主耶稣在地上时,就开始毁谤主。等到教会产生之后,他们更是毁谤使徒们。他们的毁谤话,就是毁谤救恩之道(徒十三45,十八6,十九9,廿八22;罗三8)。这班人我们姑且称之为犹太派的人,他们不是一般犹太人,乃是特别进到教会里,想把犹太教的思想混进真理里的人。

      在启示录的书信里,主给我们看见,在士每拿起首打扰教会的,就是这班犹太人,那时他们已经成了撒但一会的人,也就是他们成了有组织,且被撒但利用来破坏教会的人。到了启示录三章九节,说到非拉铁非教会时,他们也是如此打岔教会。从教会的历史里,我们可以看见,基督教受犹太教的打岔是同等的厉害;稍不小心,犹太教就被带进教会来了。旧约的祭司变成了会堂里的牧师,律法变成了要人遵行的行为规范,节期变成了要人守的节日。这些犹太派的搀杂工作,从士每拿起首,到了非拉铁非时才受到限制。犹太派的工作,基本上就是罗马天主教的实行。感谢主,在十九世纪时,教会里有一派的人兴起来,就胜过了犹太派的人,这一班人乃是属于非拉铁非的教会。然而直到今天,在教会中还有犹太派人的行为。这派的人所传的也是严重的异端,所以我们必须留意。现在我们要分三大段,来看犹太派者的三个大错谬。第一是关于异端方面(对律法的态度);第二个是关于救赎方面(对主的救赎的态度);第三是对死后的看法(对刑罚的态度)。我们需要花工夫看看犹太派的教训到底如何,好使初信的弟兄姊妹看见他们的错误,将来碰到时能够应付他们。

 

犹太派关于律法一般性的异端】我们要先来看犹太派在律法上的异端。他们这异端的根据是说,在旧约里律法分二种,一是道德的律法,一是仪式的律法。主来是除去了所有的义文规条,就是除去了仪式的律法,但道德的律法还留着。犹太派的人说,我们应当守着十条诫命,十条诫命里的第四条是守安息日,所以我们也应当守安息日。他们说守安息日应在周六,若在主日就不对。我们要看看他们的教训是不是合乎圣经的。我们不是要辩驳,乃是要检查是否异端;如果是异端,我们就需要小心。我们要说到犹太派在律法上的异端,就必须认识圣经对于律法有何教训。

 

对犹太派关于律法一般性异端的辩正──律法不是赐给外邦人的】

第一,我们要知道,神从来没有把律法赐给外邦人,神只把律法赐给以色列国。诗篇一百四十七篇十九至二十节说,祂将祂的道指示雅各,将祂的律例典章指示以色列。别国祂都没有这样待过;至于祂的典章,他们向来没有知道。这里清楚给我们看见,神只将祂的律例典章指示以色列。至于外邦人,新约在罗马书二章十四节说,没有律法的外邦人,若顺着本性行律法上的事,他们虽然没有律法,自己就是自己的律法。这里说到没有律法的外邦人,可见外邦人不在神的律法之下,这是圣经明显的教训。但外邦人若是得救了如何呢?他们要不要守律法呢?使徒行传十五章二十九节说,就是禁戒祭偶像的物,和血,并勒死的牲畜,和奸淫;这几件你们若能自己禁戒不犯,就好了。这是在保罗传福音后,有许多外邦人信主得救了,就有人从犹太下来说,他们应受割礼,也应遵行摩西的律法。后来在耶路撒冷的使徒和长老们作了这样的定规,他们没有要外邦的信徒守律法,只叫他们要禁戒四件事。由此可见,外邦人在没有得救之先,是没有律法的,得救后圣经也没有要他们遵守律法,只要他们禁戒祭偶像的物和血,并勒死的牲畜和奸淫。所以神没有把律法赐给外邦人,无论他们是没有得救的,或是得救的,都是一样。

 

律法乃是赐给犹太人的】圣经说到神的律法,乃是说神将律法赐给犹太人。犹太人是生在律法之下的;对他们来说,就算天地废去,律法的一点一画也不能废去。主在马太福音五章十八节说,律法的一点一画不仅不能废去,并且都要成全。在犹太人之中,主没有意思废掉律法,主乃是将犹太人放在律法之下。主说律法要成全,这成全乃是补充,意思就是说,本来是不能杀人,今天下仅不能杀人,更是连恨人都不能。这是补充,也是成全。

 

律法与信主得救的犹太人无关】律法既是赐给犹太人的,那么许多犹太人信主之后该如何,与律法又有何关系?犹太人得救后,自然就成了教会里的人,而不再是犹太人了。引一个比方,罗马书七章一至四节说,犹太人信主就如女人出嫁。这女人原来有一个丈夫(律法),她若要脱离丈夫,只有一个办法,就是丈夫死了。但在这里有一个难处,就是马太福音说,直到天地废去,律法的一点一画也不能废去;律法这丈夫是永远不死的,怎么办呢?所以罗马书七章头四节,就清楚的给我们看见,律法管人是在人活着的时候,律法(丈夫)虽不能死,神却使基督死,叫我们(女人)在基督里与祂同死。这样,我们藉着死就脱离了律法。我们藉着与基督同死,脱离了第一个丈夫,以后父藉着与基督一同复活,我们改嫁给基督这第二个丈夫。然而,这死必须真死,如此,复活再归于基督,就不是淫妇了。神已经使主的死包括了我的死,这是何等的可靠。祂的复活也包括了我的复活,这复活又是何等的可靠。对一个本来在律法以下的人来说,经过了在主里的同死,就能在复活里得着新的生命,这是何等的奇妙!你们不在律法之下,乃在恩典之下(罗六14),因主已经死了。我们既然在捆我们的律法上死了,就脱离了律法(6)。我们因着相信主,有分于主的死与复活,就脱离了律法;犹太人信主正是这样。我们必须清楚罗马书七章所说的,才能对付律法的问题。律法是不能废去的,但是我死了,就自然的脱离了律法。基督徒的地位就是说:我这人已经死了,我是在死的地位上,我与主一同钉死;今天律法与我无关了。律法只与旧人有关,与死而复活的新人无关。

 

律法的功用】许多初信的人也许要问,死法既是捆绑人的,神为何赐给律法呢?首先我们必须知道,律法不是神本来的思想。律法是后来才添进来的,是为着应付某种需要,为着应付某种特别的情形而产生的。加拉太书三章是将律法的功用说得顶凊楚的一章。十七节说,神预先所立的约,不能被那四百三十年以后的律法废掉,叫应许归于虚空。十九节接着说,这样说来,律法是为什么有的呢?原是为过犯添上的,等候那蒙应许的子孙来到。二十一节说,这样,律法是与神的应许反对么?断乎不是:若曾传一个能叫人得生的律法,义就诚然本乎律法了。二十五节又说,但这因信得救的理既然来到,我们从此就不在师傅的手下了。这几节告诉我们,为什么神在旧约里赐下律法。

      照加拉太书所说,神在赐下律法之前四百三十年时,已应心许亚伯拉罕说,你要因信称义,万国要因你得福。亚伯拉罕是信心之父,他的后裔是因信得救。神的应许是恩典的。福音还没有成功,但先有应许。这因信称义的事,乃是神当初所应许的。可见律法并下在神原来的思想里,恩典才是在神原来的思想里。但是人要接受恩典,必须因为人有需要;人要得救恩,必得有过犯。人若没有需要,就不能接受恩典。人若没有过犯,就不想要得救恩。从神的眼光来看,人是十足的罪人,但人自己不知道自己是罪人,所以人就不会到神面前来得恩典。人必得等到犯罪了,才知道自己是罪人,这样他才会来到神面前,接受恩典。但人要如何才能知罪呢?就是藉着赐下律法。律法一来,过犯也就跟着来了。所以保罗给我们看见说,当他没有看见神的律法说不可起贪心之前,他就不知道何为贪心。他本来是贪心的,但不知贪心是罪:乃是等他看见神在律法上说,不可起贪心,他就知道自己犯了贪心的罪(罗七7~8)。神说不可起贪心,人若贪心,那就是犯法,就变作是罪了。这就给我们看见,律法的用处乃是用来显露人的罪恶。摩西对以色列人说,不可拜任何的像。在这之前,以色列人拜一百个牛犊都不知是罪,等到摩西把石版拿下山来,他们就知道拜牛犊是罪了。

      神在赐给律法之前四百三十年,已经传福音给亚伯拉罕说,你要因信称义。这是主的约。神立了这约,盟定规了,其后四百三十年所赐的律法,也不能废去那个约。加拉太书三章十五节说,弟兄们,我且照着人的常话说,虽然是人的文约,若已经立定了,就没有能废弃或加增的。约既已立好了,再要把条件加进去,或者再要把条件减去,都是不可能的。所以人也许要问,神既然已经和亚伯拉罕立了约,为什么过了四百三十年,又来把律法赐给人呢?神赐下律法的用意在那里呢?保罗接着在十九节说到律法的功用,他说,律法原是为过犯添上的。律法是为什么有的?乃是因着过犯添上的;而因着添上了律法,就有了过犯。罗马书四章十五节说,那里没有律法,那里就没有过犯。五章二十节又说,律法本是外添的,叫过犯显多。从亚当到摩西,罪已经入了世界,且在世界中,但因着没有律法的显明,人不知道自己的罪;乃是到了律法颁布后,才把人里面的罪显为过犯。人本来有罪,却因不知自己的情形,而不能接受神的恩典。所以神赐下律法,乃是叫人犯罪,使人明白自己的真相,而谦卑下来接受恩典。所以神颁布律法,就是为叫祂的约变作可用的──人只有知道自己是罪人,才会到神面前接受恩典。

      律法乃是一直在等候主耶稣的来到。马太福音十一章十三节说,众先知和律法说预言,到约翰为止。律法的功用乃是成全应许。神的目的是恩典,律法不过是手段。人必须藉着律法,才能被带到恩典里。这样,律法是与神的恩典反对么?断乎不是。保罗说,但这因信得救的理,还未来以先,我们被看守在律法之下,直圈到那将来的真道显明出来。这样,律法是我们训蒙的师傅,引我们到基督那里。律法是神的仆人,引我们到基督那里。因此我们既已摸着基督,从此就不在师傅手下,也就是不在律法之下了。结果,神还是没有把我们摆在律法底下。我们乃是被律法带到基督面前;从此就不再跟着律法走。所以律法并不是拦阻我们。人在没有到基督面前时,人越守律法,就越没有办法,最后就必须到基督面前。这样律法就成全了恩典。这就是律法的功用。

 

信徒得救后,不靠律法成全】有人说,我们虽是靠基督得救,不靠律法得救;但得救之后,不也得守律法么?我们要看加拉太书,那里专门对付这样的问题。许多人从前的错误,是以为要靠律法称义;今天信主之后,又以为应当守律法。但保罗说,人得称义前,守律法没有用,人得称义后,也不需要守律法。保罗要加拉太人看见,以往守不了的,现今还是守不了。我们看保罗如何对付叫信徒守律法的人。有人劝加拉太人说,得救后仍当守律法。保罗就在加拉太书一章六节说,我希奇你们这么快离开那藉着基督之恩召你们的,去从别的福音。七节说,那并不是福音,不过有些人搅扰你们,要把基督的福音更改了。那些人把基督的福音弄成不是福音了。八节保罗说了很重的话:就是连天使来传福音,若与保罗所传的不同,都应当受咒诅。九节又说,若有人传福音给你们,与你们所领受的不同,他就应当被咒诅。对那些搅扰加拉太人的,保罗说,他们是当被咒诅的。在二章十八节保罗说,我素来所拆毁的,若重新建造,这就证明自己是犯罪的人。保罗说,传不同福音的是当受咒诅,又说,他自己若重新建造所拆毁的,就是叫得救的人去守律法,那他就证明自己还是犯罪的人。因着基督向律法死了,就叫我们可以向基督活着。二十节说,我已经与基督同钉十字架,我们既已和基督同钉十字架,如果再将人放在律法以下,就是不法的。我虽是活的人,但已与基督同死了,现在活着的不再是我,乃是基督在我里面活着。我这向基督活着的人,绝不能再被放在律法以下。律法只对天然的人说话,不能对已死的人说话。

      在三章一节和三节里,保罗又对加拉太人说,无知的加拉太人哪,你们既靠圣灵入门,如今还靠肉体(原文)成全么?保罗的意思是,律法只对肉体的人说话。五章二十二至二十三节说到,圣灵所结的果子,没有律法禁止,也就是没有律法管制。圣灵的果子既不受律法管制,所以圣灵在我们里面,不是叫我们去守律法。律法来,乃是叫属肉体的人去守。凡犯律法的就是肉体,守律法的也是肉体。律法一来,肉体就活动,圣灵就不动,因为肉体是与圣灵相争的。人一想要守律法,肉体就出来了。一个人如果不守律法就好了,肉体就不动了,因律法的对象乃是肉体。加拉太书三章清楚给我们看见,为什么律法不能给我们称义。因此,我们既靠圣灵入门,就不能再回到律法去。今天许多基督徒有犹太人的味道;我们必须留意。不只有犹太派的人在教会里,我们自己一不小心,就成了犹太派的人。有人不明白神救赎的计划与安排,总是注意律法的事,那就成了犹太派的人。

      这样说来,基督徒既无须守律法,就可以犯律法么?请注意,神赐律法给人,目的不是为着叫人来守律法。神不是说,守律法能满足祂的心。神赐律法给人,目的不是叫人守律法,乃是要人能得着律法的义。我们要分辨律法本身与律法的义。不贪心、孝顺、不拜隅像等,这些都是律法的义。神不是要人遵守律法,乃是要人得着律法的义。总括来说,神颁布律法的用意,第一,表面上是要人守律法,藉此暴露人,叫人知道肉体无用;第二,要人得着律法的义;第三,至终要人在神面前得生命。说到得生命,下能因人没有行律法,没有律法的义,就不能得生命;当人得着基督的义时,也就得着生命。本来律法说,人行律法,得着律法的义,就得生命(利十八5)。但今天我们不必靠行律法,就得着律法的义而得生命。我们只要相信主,就得着义(加二16),也就得生命了。然而得着生命之后,犹太人说,你还得守律法,以得着律法的义。这是错的。人一守律法,旧人、老我就跑出来了。我们的得救,乃是因神把我们摆在基督的死里;我们又因主的血得着了义,也就得着了生命。这生命是不守律法的。如果再守律法,就还得是肉体守律法,因此肉体就出来了。我们要知道,主给我们的新生命是不守律法的;它在我们里面是自然的成就律法上的义。

 

律法之义的成就】我们得着生命之后,就要看见律法的义不必藉着我们守律法而得。罗马书八章四节说,使律法的义,成就在我们这不随从肉体,只随从圣灵的人身上。我们既在灵里得生命,就不需要再守律法,以得着律法的义。不要贪心是律法,不贪心是律法的义。犹太派的人说,不要贪心,但他们不能不贪心。他们又说,必须守律法,但律法又守不来(罗三20)。所以他们没有义。我们能够不贪心,乃是由基督的生命来的义。我们不必守律法,而能有这律法的义,这就是福音。作基督徒不贪心,并不是从不要贪心的律法而来,乃是因随从圣灵而行,就满足了律法的义的要求,这是真的福音。律法不是以律法本身为终点,律法的结局乃是在义上面。在我们身上,神乃是用其它方法产生义,绝不要我们用守律法以得着义。无论是得救前,或得救后,守律法都是无用的。得救时,我们因着与主在十字架上同死,不守律法就得着义,我们乃是靠神的义得救的;得救后,我们是既靠圣灵入门,也是靠圣灵成全,乃是圣灵在我身上成功那义的。

      加拉太书四章九节说,现在你们既然认识神,更可说是被神所认识的,怎么还要归回那懦弱无用的小学,情愿再给它作奴仆呢?五章一节就接着说,基督释放了我们,叫我们得以自由,所以要站立得稳,不要再被奴仆的轭挟制。神叫我们不作律法的奴仆,使我们不再受其挟制。罗马书七章四节也说,我的弟兄们,这样说来,你们藉着基督的身体,在律法上也是死了;叫你们归于别人,就是归于那从死里复活的。每一个得生命的人,是已经归于基督的人。基督徒藉着主的死,与主一同死了,也与主一同复活,而嫁给基督。其实我们不只是得着生命,乃是归于基督的生命。得救的人,是从死里复活,而与基督联合。我们归于基督,就是嫁给基督。加拉太人乃是想要回到前夫(律法)去。但无论何人使我们再回到律法去,那就是使我们作淫妇了。这是被咒诅的事。

      罗马书七章四节下半说,叫你们归于别人,就是归于那从死里复活的,叫我们结果子给神。因此,我们不是因律法说不可拜偶像,所以我们不拜偶像,乃是因着圣灵在我们身上结出果子,所以我们不拜偶像。我们有律法的义,但不是因守律法而生的,乃是圣灵结出的果子。我们得生命以后,不用守律法,就能有律法的义。所以我们不是说,得救后不必守律法,就可以随便犯罪。我们乃是靠恩得救,有主的生命在我们里血,就自然而然下犯罪,这就是有圣灵的果子。

 

犹太派关于安息日特别的错谬】在摩西所颁布的十条诫命里,说到当守安息日,这乃是犹太人至今仍坚定持守的。在教会里守安息日,是从士每拿起首。因为当时在罗马失败的犹太人,回到了士每拿,把犹太人所持守的旧约律法,都带进教会来。等到罗马教得势时,犹太教与基督教就混合得更深了。一千多年来,他们称主日为基督教的安息日。前一个世纪中,犹太派的人又出来,叫人守安息日。他们把十条诫高挂在他们的礼拜堂内,守着礼拜六为他们的安息日。他们把犹太人的安息日变为基督徒的安息日,就是把安息日变为主日。然而基督徒不守安息日,不守十诫的第四条诫命。我们不能把第七日改为安息日。问题不在安息日是第几日,问题乃在基督徒根本不守安息日,因为基督徒不在律法以下。

 

对犹太派关于安息日特别错谬的辩正──安息日是给犹太人的】现在我们要来看,圣经对安息日有何教训。在圣经里,安息日第一次的记载是在创世记二章三节,神歇了祂一切创造的工后,就在第七日安息了。从那天起,直到二千五百年后,神才再次提到安息日。圣经第二次提到安息日,是在出埃及记十六章二十九节,那里说神将安息日赐给祂的子民。第三,接着神就将守安息日定为律法,要以色列民遵守:当记念安息日,守为圣日(二十8~11)。第四次是在出埃及记三十一章十三、十七节,耶和华对以色列民说,你们务要守我的安息日,因为这是你我之间世世代代的证据。这是我和以色列人永远的证据。在以西结书二十章十二节祂又说,神将祂的安息日赐给以色列人,乃为将他们分别为圣,归于神作祂的子民。第五,神对以色列人说,守安息日乃是他们蒙救赎的记号(申五12-15)。从这些经节来看,安息日明显的是神给犹太人的,为着作记号,要他们特别看见,他们是蒙救赎的。

 

全部律法的字据已撤去】我们接着来看保罗对安息日的教训,保罗说,安息日乃是过去的事。第一,保罗在歌罗西书二章十三至十四节说,你们从前在过犯和未受割礼的肉体中死了,神赦免了你们一切过犯,又涂抹了在律例上所写,攻击我们有碍于我们的字据,把它撤去,钉在十字架上。字据是指完整的律法。主在十字架上,把整个的律法撤去,因为这律法乃是攻击我们的。主的要求是圣洁的,而我们是有罪的。根据律法,我们不得被神称义,因此律法是攻击我们的。所以主为我们钉在十字架上,把律法撤去,这样我们才能到神面前。犹太派的人说,主钉在十字架上,所撤去的是礼义的律法,不是道德的律法;道德的律法并没有撤去。但这不是保罗的意思;保罗乃是说,主已经将整个律法的字据都撤去了。

      事实上,圣经里并不分礼仪的律法与道德的律法。犹太派的人说月朔、节期、安息日等,是礼仪的律法,是已经撤去的;但十条诫属于道德的律法,所以我们还得守。圣经里并没有这样的教训。圣经并没有将礼仪律法与道德律法分开。所有礼仪的律法,都是为着道德;献祭是为着道德,饮食的规条也是为着道德,这些就如十诫的第四条守安息日一样,乃是为着道德的。歌罗西书清楚给我们看见,不是单单礼仪的律法被涂去,乃是整个字据的律法被涂抹了。字据是指着一个立约的凭据,等于合同,等于我们今天签过字的合同。出埃及记十九章八节记载,当神在那里颁赐十条诫命后,以色列人立即回答说,凡耶和华所说的,我们都要遵行。他们并不分礼仪律法或道德律法。所以字据乃是包括道德的律法,而不是单指礼仪的律法。我们要将这字据指给初信的弟兄姊妹看见,好使他们明白所有攻击我们,有碍我们的律法字据都已被撤去,钉在十字架上了。

      罗马书七章七节,说出律法的存在;歌罗西书二章十四节给我们看见,律法已被撤去,钉在十字架上。十六节接在十四节之后说,所以不拘在饮食上,或节期、月朔、安息日,都不可让人论断你们。因为整个的律法,在神面前都已被撤去了。你可以再引出埃及记十九章八节,告诉他们,从前犹太人并下把礼仪律法和道德律法分开。我们对付他们的理由只有一个办法,就是说:律法是没有分开的。歌罗西书二章十六节说,因着律法被撤去,一切关于饮食、节期、月朔、安息日等的事,也应该都过去了;这些与基督徒无关了。犹太派的人也许马上就说,这里的安息日不是一周的安息日,乃是节期内的安息日。但他们自己应该够清楚,在歌罗西书这里,安息日乃是多数的,节期也是多数的,包括了犹太人一切的安息日和节期。这里所说既是多数的,就不管是节期的安息日,或一周的安息日,都包括在内了。大的总能包括小的。安息日就是包括所有的安息日。在这里谁也没有权柄说,每周的安息日不包括在其内。保罗注意到歌罗西的犹太人,他们从来不注意节期的安息日,只注意每周的安息日。所以保罗给他们一封信说,无论是节期、月朔、安息日,基督徒都已脱离了。只有现在的人分节期的安息日和每周的安息日。十七节保罗接着说,这些原是后事的影儿,不值得论断。每一个基督徒都不可让人因此论断你们。十七节的这些,指十六节所说的一切,乃是后事的影儿,那形体却是基督。你再往下看,就能够清楚,礼义的律法与道德的律法都过去了。

      至于罗马书七章三节所说脱离了丈夫的律法,犹太派的又说,这是指着礼仪的律法。这实在是无稽之谈。对于七节:非律法说不可起贪心,我就不知何为贪心。犹太派的人就说,不可起贪心是十条诫内的律法,是道德的,不是礼仪的。但从上下文来看,这十诫中的一条,就是三节里丈夫的律法。所以犹太派的人是彼此矛盾了。事实上,无论是道德的律法,或礼仪的律法,我们都脱离了。保罗所说,我们所脱离的丈夫,就是指十条诫的律法说的。藉着与基督的同死,我们脱离了第一个丈夫,就是脱离了所有的律法。

            哥林多后书三章七节、九节、十节和十三节给我们看见,律法的职事与属灵的职事不同;摩西的职事与基督的职事不同。刻在石头上的律法是属死的职事,是定罪的职事,是已经废掉的。那将废者的结局,明显的是指律法。在犹太派的人中,他们承认律法是叫人死的,但又用唯一的话语说:那是指礼仪的律法说的。但我们知道不是所有的律法都刻在石版上,只有道德的律法,就是十条诫刻在石版上;礼仪的律法并没有刻在其上。摩西的职事,乃是刻在石版上属死的职事。所以明显的这废掉的职事,乃是包括道德的律法。今天对我们来说,律法乃是刻在我们的心版上。在哥林多后书三章三节里,只有心版与石版相对。这样看来,所有的律法,包括礼仪的或道德的律法,我们都绝对的脱离了。

 

守日不守日都可】今天神是藉着圣灵给了我们基督的义,所以守律法就再也不需要了。安息日的问题,乃是一个已经过去的事。罗马书十四章五节说到,有人看这日比那日强,有人看日日都一样。罗马书十四章一至六节这段话是对付二件事:第一,守日与不守日;第二,吃肉与不吃肉。有人吃素不吃肉,保罗说,这种人是信心软弱的人,或者良心软弱的人。对那要守口的人,保罗也说,他们是信心软弱的人。在旧约里,若有人不守安息日,就要用石头打死。到了新约,主耶稣来了,犹太人因主不守安息日,就要置祂于死地。(只因有了神迹,他们不能动手。)到了保罗的时候,他就说,不管这日或那日,日日都一样。这是有同等大的改变!日日都一样。安息日是道德律法,是其中的一条。如果换一条说,不可奸淫,如果有人看行奸淫也好,不行也好,行的是为主,不行的也是为主,这就不能了。守安息日不能有守律法的义,守安息日乃是后事的影儿。所以在律法里有一部分是预表,有一部分是为着义。预表的已经应验了。所以律法不能像犹太派的人所说的,将其分为礼仪的与道德的。但律法的确有一部分是预表的,这部分预表的都在主耶稣身上得着应验了。所以在这里必定是有一个时代的改变。

      旧约里守安息日的命令甚多,这是给犹太人的,甚至到了国度里,犹太人仍然要守安息日、献祭等。然而在新约里,保罗没有一次劝人守安息日。如果安息日是应该守的,而新约不提,那就很希奇。我们看见时代改变了。我们在使徒行传十五章的会议里能够顶明显的看见,二十二节说到使徒、长老,和全教会那时都在那里。如果守安息日是顶重要的,那么在那次的会议中,必然有所定规。若是当时的基督徒要守安息日,而那次的定规里没有提,那就很特别。可见安息日必是过去了。新约圣经告诉我们:在神的计划里,众先知和律法说预言,到约翰为止(太十一13)。在神的工作中,基督是律法的总结,因此在新约里,主不叫人守律法。歌罗西书说,安息日过去了;保罗说,守日也可以,不守日也可以。因为我们没有一人是为自己活,也没有一人是为自己死。我们或活或死,总是主的人。

      末了,我们要看见,任何的事物若是新约的,还得拿旧约来帮助,就根本不能成功。罗马教说,守主日就是守基督教的安息日,这是把犹太教与基督教混合在一起了。现在犹太派的人来,要将整个犹太教带进来。所以如果有人守安息日,那人就不是基督徒了。基督徒如何不守中秋节,也不要守安息日。犹太派的人一来,索性就摔掉基督徒的色彩,成了纯粹的犹太人。保罗在加拉太书四章十至十一节,对当时的加拉太人说,你们谨守日子、月分、节期、年分(就是包括安息日以至禧年等)。我为你们害怕;惟恐我在你们身上是枉费了工夫。守安息日就把恩典完全废了。我们要提防犹太派的人把守安息日的事带进来。

 

至终的断定──律法和安息日完全过去了】使徒行传所记的是历史的基督教,没有对事实的解释;只有历史,没有教义。神给人的整个真理,合成一本圣经,乃是在主后九十六年,就是主对门徒说,直等到真理的圣灵来,要带你们进入一切的真理的时候。也就在那时,这些犹太派的力量和影响,才逐步从基督徒中脱掉。主死的时候,还没有完整的基督徒的信仰。基督徒完整的信仰,乃是一步一步的出来,到了书信时才有了完成。我们必须明白基督徒信仰的进步。在使徒行传十五章,我们没有看见为安息日争辩的事,反而有为受割礼争辩的情形。并且后来保罗自己还到圣殿去许愿。我们要知道,犹太人行割礼并不希奇,因为犹太人是要退步。所以盼望弟兄们要看见基督徒信仰的发展与起止,才能断定什么是基督徒正确的信仰。

      在新约开始的时候,当我们的主在地上时,祂也守安息日,也受割礼。然而,到了加拉太书,我们看见安息日的问题结束了,割礼的问题也结束了。保罗的书信乃是到了主后七十年之后,才得以站在基督徒正当信仰的地位上。因为那时之前,圣殿、祭司、律法都还在,人就很容易骑墙,很容易在那里享受二个羊羔,很容易一边抓犹太教,一边信耶稣。为着这样的光景,保罗才写了希伯来书。希伯来书十章二十六节末句说,赎罪的祭就再没有了,因基督已经为我们被杀献祭了,人再也不能骑墙了。在那里,我们看见基督徒信仰的进步与发展,到如何的地步!对于一个真理,到末了,我们总必须以神的一句话来作最后的断定。关于律法与安息日,断定的话就是歌罗西书二章十四节:又涂抹了在律例上所写,攻击我们有碍于我们的字据,把它撤去,钉在十字架上。律法和安息日是完全过去了。如果今天圣殿、祭司仍然存在,就还是会有难处。这些犹太派的人很容易把半路上的东西拿出来。我们必须记得,基本的原则是,对圣经里每一个真理的断定,都不可停在半途中。安息日与律法的问题都是在半路上的,对于犹太派的人守安息日的教训,乃是摸着旧约最后的东西。―― 倪柝声《儆醒谨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