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混乱的异端──罗马教

 

      今天要提起一个题目,可称它作混乱的异端。每一个读预言的人,都知道罗马教要一天比一天进步,更正教要一天比一天衰败。启示录说,女人先是骑在兽上面,后来要被兽杀死。所以,所有神真实的儿女,在末了的时候,要完全预备好,来应付这一个危机。今天,我们不知道,或者五年、十年、二十年之后,也许我们还在这里,或者我们已经走了,那时罗马教的问题要发生。所以我们自己要清楚,也必须给弟兄姊妹们认识这一个异端。若是等到难处来了再去应付,那就太迟了!所以在这一件事没有发生之先,我们作教会守望的人,要早注意,早对付。

 

读经:

祂又设个比喻对他们说:天国好像一粒芥菜种,有人拿去种在田里。这原是百种里最小的,等到长起来,却比各样的菜都大,且成了树,天上的飞鸟来宿在它的枝上。祂又对他们讲个比喻说:天国好像面酵,有妇人拿来,藏在三斗面里,直等全团都发起来。(太十三31~33)

拿着七碗的七位天使中,有一位前来对我说:你到这里来,我将坐在众水上的大淫妇所要受的刑罚指给你看。地上的君王与她行淫,住在地上的人喝醉了她淫乱的酒。我被圣灵感动,天使带我到旷野去,我就看见一个女人,骑在朱红色的兽上;那兽有七头十角,遍体有亵渎的名号。那女人穿着紫色和朱红色的衣服,用金子、宝石、珍珠为妆饰;手拿金杯,杯中盛满了可憎之物,就是她淫乱的污秽。在她额上有名写着说:奥秘哉!大巴比伦,作世上的淫妇和一切可憎之物的母。我又看见那女人喝醉了圣徒的血和为耶稣作见证之人的血。我看见她,就大大的希奇。天使对我说:你为什么希奇呢?我要将这女人和驮着她的那七头十角兽的奥秘告诉你。你所看见的兽,先前有,如今没有,将要从无底坑里上来,又要归于沉沦。凡住在地上、名字从创世以来没有记在生命册上的,见先前有,如今没有,以后再有的兽,就必希奇。智慧的心在此可以思想。那七头就是女人所坐的七座山,又是七位王;五位已经倾倒了,一位还在,一位还没有来到;他来的时候,必须暂时存留。那先前有,如今没有的兽,就是第八位;他也和那七位同列,并且归于沉沦。你所看见的那十角就是十王;他们还没有得国,但他们一时之间要和兽同得权柄,与王一样。他们同心合意,将自己的能力权柄给那兽。他们与羔羊争战,羔羊必胜过他们,因为羔羊是万主之主、万王之王。同着羔羊的,就是蒙召,被选、有忠心的,也必得胜。天使人对我说:你所看见那淫妇坐的众水,就是多民、多人、多国、多方。你所看见的那十角与兽必恨这淫妇,使她冷落赤身,人要吃她的肉,用火将她烧尽。因为神使诸王同心合意,遵行他的旨意,把自己的国给那兽,直等到神的话都应验了。你所看见的那女人就是管辖地上众王的大城。(启十七)

此后,我看见另有一位有大权柄的天使从天降下,比就因他的荣耀发光。他大声喊着说:巴比伦大城倾倒了!倾倒了!成了鬼魔的住处和各样污秽之灵的巢穴,并各样污秽可憎之雀鸟的巢穴;因为列国都被她邪淫大怒的酒倾倒了;地上的君王与她行淫;地上的客商因她奢华太过就发了财。我又听见从天上有声音说:我的民哪,你们要从那城出来,免得与她一同有罪,受她所受的灾殃;因她的罪恶滔天,她的不义,神已经想起来了。她怎样待人,也要怎样待她,按她所行的加倍的报应她;用她调酒的杯加倍的调给她喝。她怎样荣耀自己,怎样奢华,也当叫她照样痛苦悲哀,因她心里说:我坐了皇后的位,并不是寡妇,决不至于悲哀。所以在一天之内,她的灾殃要一齐来到,就是死亡、悲哀、饥荒。她人要被火烧尽了,因为审判她的主神大有能力。地上的君王,素来与她行淫、一同奢莘的,看见烧她的烟,就必为她哭泣哀号;因怕她的痛苦,就远远的站着说;哀哉!哀哉!巴比伦大城,坚固的城啊,一时之间你的刑罚就来到了。地上的客商也都为她哭泣悲哀,因为没有人再买他们的货物了;这货物就是金、银、宝石、珍珠、细麻布、紫色料、绸子、朱红色料、各样香木、各样象牙的器皿,各样极宝贵的木头和铜、铁、汉白玉的器皿,并肉桂、荳蔻、香料、香膏、乳香、酒、油、细面、麦子、牛、羊、车、马、和奴仆、人口。巴比伦哪!你所贪爱的果子离开了你;你一切的珍馐美味和华美的对象也从你中间毁灭,决不能再见了。贩卖这些货物,借着她发了财的客商,因怕她的痛苦,就远远的站着哭泣悲哀,说:哀哉!哀哉!这大城啊,素常穿着细麻,紫色,朱红色的衣服,又用金子、宝石、和珍珠为妆饰;一时之间,这么大的富厚就归于无有了。凡船主和坐船往各处去的,并众水手,连所有靠海为业的,都远远的站着,看见烧她的烟,就喊着说:有何城能比这大城呢?他们又把尘土撒在头上,哭泣悲哀,喊着说:哀哉!哀哉!这大城啊。凡有船在海中的,都因她的珍宝成了富足,她在一时之间就成了荒场。天哪!众圣徒,众使徒,众先知何!你们都要因她欢喜,因为神已经在她身上伸了你们的冤。有一位大力的天使举起一块石头,好像大磨石,扔在海里,说:巴比伦大城也必这样猛力的被扔下去,决不能再见了。弹琴、作乐、吹笛、吹号的声音,在你中间决不能再听见;各行手艺人在你中间决不能再遇见;推磨的声音在你中间决不能再听见;灯光在你中间决不能再照耀;新郎和新妇的声音,在你中间决不能再听见。你的客商原来是地上的尊贵人,万国也被你的邪术迷惑了。先知和圣徒,并地上一切被杀之人的血,都在这城里看见了。(启十八)

 

天国在地上的历史】在马太福音十三章,主耶稣说了七个比喻。这七个比喻乃是给我们看见,天国在地上的历史。就是当祂来撒种之后,天国在地上所要经过的各种情形,一直等到祂再来为止。在这七个比喻里,从祂第一次的来,从人子来到地上撒种起,一直等到祂第二次来审判,把麦子收到仓里为止。你看见说,有各方面的情形,在这两个来的当中发生。主在这里,用七个比喻来解释,预言那各种的情形。

      好像一粒芥菜种:其中有两个比喻告诉我们,天国在地上走了样子。这两个比喻,第一个是说,天国好像一粒芥菜种。你们要特别注意这里所说的天国好像,都是指着整个比喻说的,都不是指着第一句话说的。马太福音十三章三十一至三十二节:天国好像一粒芥菜种,有人拿去种在田里。这原是百种里最小的,等到长起来,却比各样的菜都大,且成了树,天上的飞鸟来宿在它的枝上。这一个叫作天国好像。天国也好像面酵,有妇人会来,藏在三斗面里,直等全团都发起来。这一个叫作天国好像。换一句话说,天国好像,不是好像第一句话,乃是好像整个比喻。

      祂说:天国好像一粒芥菜种。这一粒芥菜种是祂的道,像前头的种子,是祂的道一样。这一粒芥菜种,完全是出乎神的。这一粒芥菜种里面的生命,一切都是出乎神的。有人掌去种在田里。上面的圣经已经告诉我们,田乃是世界,上面也给我们看见这一个人就是祂自己。这就是说,主要把祂的道种在世界里。是主自己拿着神的道种在世界里。

      按着神所定规的,这原是百种里最小的。芥菜种非常小,是比其它的种子都小。神的目的是;将祂自己的话种在世界里,长出来的时候,芥菜乃是菜蔬。要各从其类的长出菜蔬来,这是神从创世以来所定规的律。一切的东西都要各从其烦。很小的芥菜种,如果长出芥菜来,就没有错。这力是神本来的目的。神差祂自己的儿子到世界来,把自己的道种在世界里,然后在这世界上就生出教会来。神乃是盼望说,这一个教会在地上是充满了生命,可以作粮食,有结果。但是要像菜蔬一样,不是永远的,也不是伟大的,不是受人注意的,也不是可以荫庇别人的。

      神的目的是:这一次种下去,这一次长出来,这一次收回去。下一次再种下去,下一次再长起来,下一次再收回去。像麦子一样,是一直下种,一直收成。一成功菜蔬就要挪去,留着地位,下次再种。留着地位,给别人再来信;留着地位,给别人再来生;留着地位,给别人再来长;留着地位,给别人再来收回去。给别人再信、再生长、再收到神面前去。教会在地上一面是继续下去的;另一面,神的目的,是要一批一批的,把教会里的人,收到祂面前去。可以作人的粮食,可以喂养别人,但是一批一批的要过去像菜蔬那样。

      菜蔬不是为着好看,不是为着伟大,乃是为着粮食。在创世记里,当人犯罪之后,神给人作粮食的,第一样就是菜蔬。神是将菜蔬给人作粮食。这不是花,所以不是为着好看的。这也不是树,所以也不是为着伟大。这乃是菜蔬,在人面前是较弱的,是没有力量的,是不刚强的。

      却长成一棵树:但是,有一件意外的事发生。虽然是意外的事,可是是在主的预言里。祂把芥菜种种在田里面的时候,它本来是百种里最小的,但是等到长起来,却比各样的菜蔬都大,且成了树。主没有意思,让教会在地上成功作一棵树,根很深的扎在地里面。现在却不是一批一批的生长,一批一批的收成,而变作一个长久的,继续生活的,高大广澜能吸引人注意,给人尊重,给人看见,并且能荫庇别人的。

 

罗马教的起头】神对教会的道路,只是预备她跟从拿撒勒人耶稣,是隐藏的、孤单的,也是卑微的。教会是跟从一位卑微谦卑在地上行走过的主。教会在地上的时候,本来是受逼迫,受反对的。有一天教会往地里头扎根,教会长大了。掌管世界的该撒,变作我们的同道。掌管世界列国生死之权的该撒,变作我们的弟兄。基督教变作皇帝所相信的宗教,基督教也变成大臣和将军所相信的宗教。自然而然菜变作树。自然而然在世界的人的眼前,就有地位。自然而然教会在人的面前就大起来,这一个就是罗马教的起头。

      在新约圣经里,教会乃是地方的,散布在各地,没有联合,没有组织。虽然工作有中心,但是教会从来没有变成功作联合会。自从使徒们都去世之后,教会逐渐在那里起首联合。大城巿的教会,就起首与周围的教会联合,与周围小城的教会联合。结果,自然而然,大城的教会,就在那里领头。

      本来监督就是长老。教会里的长老,或者说监督,都是多数的。今天,改作长老是多数的,而在其中设立一个监督。过些日子,这一个监督,不只管一个地方的教会,并且管好些地方的教会。而长老只管一个地方的教会,长老和监督分开了。本来监督就是长老,长老就是监督。但是,今天在长老之中,拣了一个长老来作监督。一个长老有监督的名称,其余的不过是长老,而不称他作监督。或者这一个监督,可以称他作长老,来管理其它的长老,也管理那一个地方的教会。过些日子,这一个监督的权柄大起来,管到其它的地方去。就自然而然教会的情形改变,改变到一个地步,省城的监督能够管理一省的教会。自然而然,首都的监督能够管理一国的教会。也自然而然,罗马的监督,也能够管理整个罗马帝国的教会。你看见这一个长大了。

      本来是芥菜,很小的,今天却变成功了一棵大树。今天在地上,有了人所组织的联合教会了。神在圣经里所给我们看见的,地上的教会的联合,乃是身体的联合;地上的教会的交通,乃是身体的交通。但是今天呢?人忘记了这一个属灵的交通,人忘记了这一个属灵的联合,因为身体的交通,乃是属灵的;身体的联合,乃是属灵的。人今天将组织的联合,拿来代替属灵的联合,教会就逐渐的退化。在第二世组里,逐渐退化到有联合的教会了。

      所以,当有一天,康士坦丁接受基督教的时候,他马上碰着一个教会,那一个教会已经成功作罗马,是受人欢迎的。那一个教会,已经长好了,是一棵树了。不是单独的地方教会,乃是联合的一棵树。所以当罗马帝国接受基督教的时候,马上有许多的鸟,就都到这一棵树枝里面来了。

      鸟,大家都知道,是指着空中的权柄说的。并且在第一个比方里,主耶稣已经给我们看见种子被鸟吃尽了的意思,是说那恶者来,把所撒的种子夺了去。在本章里,这一个鸟,乃是那一个恶者。所以这自然而然是说,撒但带着许多污秽的东西,进到教会的里面来。

      名称是教会,但是是一个错误的伟大,走了样子的伟大。本来教会是被人藐视的,今天教会反而变作一般野心家政治的资本。最少有了这么多的人,在政治上人多就是资本。各种污秽的东西,就带到教会里面来。所以天上的飞鸟就来宿在它的枝上。这里面的情形,就像上面所提起的别迦摩的情形一样──教会与世界联合,教会与世界结婚。今天教会变作一个很大的机关,世界上的机关。你在这里看见说,教会是一个相当大的机关,所以各种人就都到教会里面来。

      这一棵树包括了真实的教会,虽然也包括了不该有的。那一粒种子,还是种子。那一粒种子,还是芥菜。它的错处,乃是长得过大。那一个过大,是人加进去的。可是它总是包括主当初撒的种子。所以一面你看见,那一个时候的教会是错了。另一面你还得承认那一个时候的教会,还是包括主的教会,不过多出来就是了。他们所包括的,不只是主的教会,并且比主的教会还要大。世界大大的进去。教会大起来了。芥菜种变作大树了。

 

圣经里女人代表教会】这一个撒种的人,乃是主自己。女人是代表教会。圣经从来是用女性代表教会,因为教会在圣经里的地位,乃是基督的妻子。丈夫怎样爱妻子,乃是像基督怎样爱教会。神怎样用亚当的肋骨造出夏娃,也就是像基督怎样借着祂的死造出教会来一样。圣经里总是把女人拿来代表教会。所以教会到了将来的时候,乃是变作羔羊的妻子。先是羔羊的新妇,后是羔羊的妻子。一个人可以撒种,但女人不可撒种。换一句话说,基督可以撒种,教会不可以撒种,教会不能自己定规什么事,教会没有任何的权柄。

      等到有一天,教会在地上像树一样,根又深,枝子又广;教会又属世,又有势力,连各种罪恶的势力都躲到教会里面来,要得着教会的荫庇。因为教会里面有该撒,结果这一个女人就大起来了。结果这一个女人就有权柄起来了。

      马太福音十三章三十三节:天国好像面酵,有妇人拿来,藏在三斗面里。换句话说:这一个女人就是罗马教。这一个女人,就是这一个堕落的教会。这一个女人,就起首运用自己的权柄。许多的姊妹不明白为什么缘故圣经不许女人教训?因为换一句话说,圣经就是不许教会教训。在预表上,教会没有权柄教训。所以不许女人教训的原则,就是给我们看见说,教会没有教训的权柄。在这里,女人起首把面酵放在面里面,就是说女人起首用她的权怲。换一句话说,教会起首教训。

      罗马教给我们看见说,圣经是神的话,但是教会也能说话。这是罗马教的那一个教会。罗马教的那一个教会,现在变作有权柄。所以呢,他们就将许多的东西带到教会里面来。你说,圣经没有这样说:他们说,教会这样定规。你说,圣经里没有像,他们说,我们的教皇说可以有。你说,圣经里没有拜马利亚的事;他们说,教会觉得应该拜马利亚。女人起头教训了。

      我们从推雅推喇看见罗马教在神面前乃是耶洗别,是女先知,是女人起来教训。是女人把淫乱带到教会里来,是女人把偶像带到教会里来。用女人作代表,意思说,是教会出主张,不是主出主张。是耶洗别来教训,是女先知来教训,不是主来教训。今天,教会自己有权柄教训的时候,远不如从元首领受的时候。今天,教会可以讲道,反而不如从元首领受。今天,教会自己可以有权柄的时候,结果就将各种的异端带到教会里面来。所以,我们说:天国好像一个女人,把面酵拿来放在三斗面里。

 

错误的道理】面酵乃是指着错误的道理说的。因为主耶稣说法利赛人的酵,撒都该人的酵。马可福音八章十五节,还有希律的酵。你看见说,面酵在圣经里,乃是指着错误的道理说的。细面,在利未记二章十一节里是够清楚的,是说神的子民的粮食,特别是指着主耶稣说的。神的话给我们看见,主耶稣是细面,是神给祂的子民作粮食的,这一个是不可以把酵摆进去的。当以色列人出埃及的时候,神要求说,应当吃无酵饼。换一句话说,把酵放在细面里,乃是把主耶稣破坏了。本来是细面,现在把酵放在里面。

      一点酵放在细面里,到底是什么种作用?如果一块饼没有用酵,就非常结实,难吃。又硬,又重,不容易吃。如果用酵发一发,就很松,容易吃。所以,酵是叫面可口而容易吃。许多人对于接受主,接受真理,觉得说,硬很很,吃不下。读旧约预表的人,都清楚细面是特别指着主的生命说的。有人觉得说,这一个太重,太硬,太实,受不了。这一个女人来,把许多异端带到教会里面来,把细面发一发,叫许多人接受主便当多了!把世界带到教会里面来,把各种的异端、各种的道理,带到教会里面来。今天接受主耶稣容易多了。今天相信道理,容易多了!这就是罗马的作为。

      在教会的真理里,以上这些情形乃是大混乱。混乱到一个地步是:世界和教会混合在一起,恩典和律法也混合在一起,信和不信的也混合在一起。还不只,连公义和怜恤都混合在一起,外教和基督教都混合在一起。还不只,把宗教和政治也混合在一起。你没有看见一个混乱,一个奸淫,像罗马一样。这是奸淫,这是混乱。把基督教和犹太教也混在一起,把希腊的美术和神的敬拜也混合在一起。什么世界的东西都拉进来。天上的飞鸟进来了。面酵也放在面里把面发得很松很轻,叫谁都可以接受,叫人受洗就可以进来了。有罪,可以买赎罪券。今生的罪,可以解决;来生的炼狱,也可以解决。

      各种的异端都进来,结果叫细面发起来,叫人容易接受。罗马教不是叫人吃面酵,罗马教是叫人吃发包来的细面。罗马教不光给我们异端,也给我们真理。罗马教还相信基督是神的儿子,还相信主耶稣死在十字架上是为着赎罪,这两个基本的信仰都在,不过细面是用酵发过的。

      为什么这里说三斗呢?三斗,在圣经里是常用的数字。亚伯拉罕看见天使来,就拿出三斗面来作饼,好像一拿就是三斗。这是普通的数字,这是普通的单位。好像我们说面是一袋一袋,米是讲一包一包。那一个时起,他们顶便当的单位是三斗。

      问题乃是说,在这里有一位妇人,将神子民的粮食弄乱了;将神子民的粮食毁坏了;将各种各样的异端拿到教会里来。女人把异端,罗马教把异端拿到教会里来的时候,没有别的,乃是将神的真道弄混乱了,就是将世界拿到教会里来。

 

得着宗教和政治的势力】这一个女人是大大的掌权。他们管属灵的事,也管属世的事。他们不只在地上设立一个大的教会,而同时这一个教会,还管理了地上的列国。换一句话说,他们得着了宗教的势力,也得着了政治的势力。他们实实在在是一棵大树,同时他们也实实在在将面酵藏在细面里。

      主在这里所说的话相当重,就是三十三节下半节:直等全团都发起来。所以请你们记得:到了今天,我们还得承认说,这团面还没有发得够。所有正宗读预言的人都承认说,罗马教的势力还没有尽。主是说,直等到全团都发起来。今天也许发得很厉害,因为发到今天已经一千几百年了。但是,今天还不能说全团发起来了。主说,有一天全团要发起来。罗马的势力要一直加增,没有停止的加增,一直到火里面为止。所以,在今天还要发。主所说的话相当重,是全团都发起来。主在这里给我们看见,罗马的势力还要进步,光是马太福音十三章这一节,就已经够了。

      在这里,你们能够看见他们是多大。你们也看见他们各种各样的异端,是有多少。那一个面酵逐渐的来了。晚餐变作弥撒,饼变质,变作基督的肉,他们相信变质的道理。他们说,你的手去拿那一个饼的时候,那一个饼,就的的确确的变作是基督的肉。他们相信那么多的香,那么多的十字架,那么多的仪式。他们相信那么多的组织,那么多的名称。罗马教的组织是最严密的。我想地上还没有一个国家的组织法,像他们那样严密。他们有各种各样的组织,你花几年的工夫去研究,都没有法子明白。他们一面是把基督的道理弄乱了,一面是树长大了。

      我在这里特意找出有的教皇所说的话。教皇称自己作普世的监督。本来监督是一个地方教会里的长老,地方教会里的长老,都叫监督。后来变作说是一个监督来管其它的长老。又后来变作一个监督,管理好几个附属的教会。再后来变作一个监督管理整个的教会,管理全世界的教会。所以教皇称自己作普世的监督。教皇的书里有话说:我教皇,乃是万王之王。我的律法,在一切律法之先。教皇在他的书里面,定规教皇权柄的时候,是这样的宣告。这像一个跟从卑微的拿撒勒人耶稣的门徒么?不像。

      一八七○年梵谛冈的会议,教皇下的诏书有:罗马教皇的话他自己是没有法子更改,进步的。你们看,罗马的权柄有多大?什么东西都能改,罗马教皇的话,是没有法子改的。他的话是最高的,是没有法子进步的。我告诉你们,这是什么种的灵来说话?人的权柄夺了神的权柄。任何罗马教皇的话,都是这样,像这样的话,是相当的多。

      罗马有一个教皇,发表了一篇东西,叫作士基马(Schema)。本来罗马教是相信教会是不能错误的,没有错误的可能。这一个士基马告诉我们说:不只教会是不能错误的,教皇也是不能错误的。教皇凭着他自己,是不能错误的。不能错误这数个字,在中文是不怎么重的。但是,在希腊文里,在拉丁文里,在英文里,是非常重的。只有神能不错。他说,教皇是不能错的。这一句话,你看见是异端,是面酵。

 

神对罗马的态度】到底神对罗马的态度是如何呢?我们看所示录十七章讲到那一个大淫妇。其实,原文不是淫妇,乃是妓女。结了婚再犯罪叫作淫妇。没有结婚而犯罪是妓女。圣经在这里说罗马教是妓女。

      十八节:你所看见的那女人,就是管辖地上众王的大城。九节:智慧的心在此可以思相,那七头就是女人所坐的七座山。这一个女人是谁?神借着约翰给我们看见,这一个女人是辖管地上众王的大城。这一个城,乃是建造在七座山上。这是一个城,有一个女人坐在上面。全世界只有一个城,名字叫作七山,就是罗马。所有地上的城,人都给他另外一个名字。像广州称穗,上海称沪等等。罗马有另外一个名字,叫作七山之城。还不只,罗马有许多运动家,竞赛得了胜,他们所得着的奖状,或者是银牌,或者是金牌,二千年来,后面都是刻着七座山。该撒所发的钱,也是这样一面是该撒的像,一面是七座山。请你们记得,七座山是罗马另外的一个名字。在启示录十七章里给我们看见,这一个女人就是坐在七座山上。它说她乃是管辖地上众王的大城,建造在七座山上,这就很明显的给我们看见,这一个女人是罗马。

      在这里有一个问题:不错,这一个女人是罗马,但是,是政治的罗马呢?还是宗教的罗马呢?因为有两个不同的罗马,这到底是罗马教的罗马呢?是罗马帝国的罗马呢?我们在这里解释一下,就能看见到底是什么?

      三至四节:我被圣灵感动,天使带我到旷野去,我就看见一个女人骑在朱红色的兽上;耶兽有七头十角,遍体有亵渎的名号。那女人穿着紫色和朱红色的衣服,用金子、宝石、珍珠为妆饰;手拿金杯,杯中盛满了可憎之物,就是她淫乱的污秽。

      在这里,你看见有两个东西,摆在我们前面:一个是女人,一个是兽。女人骑在兽的身上,兽有七个头、十个角。这七个头在兽的身上是什么呢?就是七个王。这十个角也是十个王。七个王是大王,十个王是小王。这一个字,在希腊文不一样。一个是大王,一个是小王。我想读圣经的人,都知道这一个兽,乃是帝国的罗马。如果兽是包括七个王,十个王的帝国的罗马,就自然而然,这一个女人是宗教的罗马了。因为只有两个罗马:一个是帝国的罗马,一个是宗教的罗马;一个是政治的罗马,一个是教会的罗马。这一个女人骑在兽上,就是说教会骑在帝国上。如果看见了兽是帝国的罗马,自然而然,女人是宗教的罗马。

 

罗马的过去、现在和将来】在这里,神的灵给我们看见,罗马以往是如何?今天是如何?将来又是如何?神的话是够清楚的。

      四节:那女人穿着紫色和朱红色的衣服。什么叫作紫色?紫色是作王的颜色。教皇从来都是说他自己是作王的,从来都是承认他自己是作王的。同时,红色呢?我想每一个到过罗马的人都知道,红色是罗马特别的颜色。他们的主教叫什么?叫作红衣主教。外面穿红的袍子,里面穿红的衣服,连袜子也是红的。教皇的车子也是红的。他的队,四分之三都是穿红的衣服。他的地毯也是红的。教皇出来的时候,是把红的地毯一路铺过去。你看见罗马的颜色是充满了红。一面是穿紫色,另一面没有一个国家像罗马那样充满了红色。

      用金子、宝石、珍珠为装饰。难得有一个人有那么多的金子、宝石、珍珠像罗马那样。罗马的礼拜堂和罗马礼拜堂里所有的像,罗马教皇所有的装饰、冠冕,完全是金子的、宝石的、珍珠的。比方说,教皇有一粒金钢钻,值得八十三万三千英磅,叫作客汝格金钢钻(Krugger diamond)

      教皇的冠冕 教皇在加冕的时候,戴两个冠冕,一个是代表他作教会的王;还有一个是代表他作世界的王。作教会的王的时候,有一个冠冕叫作马爱他(Mitre),当他加冕作教会的头的时候,就给他这一个马爱他。当他把马爱他接过来的时候,他承认是管理教会。接下去,就又给他一个冠冕,叫作铁爱喇(Tiara),这是一个七层的冠冕,用精金打的。这一个是代表他在全地上作王。主耶稣在地上的国还没有立,但是在地上已经有了一千几百年的王。你们没有看见国,但是已经有了王。这一个铁爱喇的冠冕,都是嵌的珍珠、宝石。都是大的,都是非常贵重的。这样大的、贵重的宝石,一共有一百四十六颗,珍珠有五百四十颗。

      圣彼得堂 教皇自己常常出现的那一个圣彼得堂,是纪念彼得的。是花了九千万镑造的,为的是纪念一个在加利利海边打鱼的彼得。

      梵谛冈的城 我自己到过梵谛冈。梵谛冈这一个城,真不知值多少钱,没有一样不是贵重的。整个圣彼得礼拜堂的天花板,都是用十八开的金子刷的。梵谛冈城每一个地方,都是金光在那里闪耀。教皇所住的地方的设备,世界上任何帝王的家,都被他压倒了。地上没有这样的奢华,可是他们是代表拿撒勒人耶稣在地上。

      所以,圣经的话,已经是每一个字都应验了。

      用金子、宝石、珍珠为装饰,手拿金杯,杯中盛满了可憎之物。所有读圣经的人,都知道可憎之物,就是偶像。可憎这一个字,在全部圣经里都是指着偶像说的。像历代志下三十三章、以西结书二十章、但以理书九章、申命记七章所说的可憎之物,都是指偶像。可憎之物,在圣经里,只有一个意思,就是偶像。

      杯中盛满了可憎之物,就是她淫乱的污秽。意思说,把所有外教的东西,都带到基督教里来。这实实在在是一个污秽。

      地上的君王与她行淫,住在地上的人喝醉了她淫乱的酒。我愿意你们知道全世界只有这一个机构是国际的。罗马教的势力是国际的。

      地上的人,都喝醉了她的酒,各处都有相信罗马教的人。她的的确确是巴比伦,巴比伦就是混乱,淫乱。她的的确确是混乱、淫乱。我已经说了,她把世界和教会混在一起,把外教和基督教混在一起,把信的和不信的混在一起,把恩典和律法混在一起,把新约和旧约混在一起,把神和偶像混在一起,没有一样不混,没有一样不是淫乱。这是罗马教所作的事。

 

喝醉了圣徒的血】六节:我又看见那女人喝醉了圣徒的血,和为耶稣作见证的人的血。他喝醉了圣徒的血。所有读圣经的人都知道,罗马帝国的逼迫,到主后三百十三年停止了。但是,罗马教会的逼迫,到今年一九四八年,还没有停止。不要说别的书,只要读像佛克斯(Fox)所著的《殉道者》(Martyrs),你就看见说,罗马教杀死了多少人,罗马帝国杀死了多少人。实在死在罗马教底下的人,是超过死在罗马帝国底下的人。

      读历史的人,都知道在西班牙的逼迫。他们说相信耶稣的人是异端的人,在头十二个月,就放火杀死一万零二百二十个人。读历史的人,都相当清楚,在察验院(Inquisition)里面,死了许多人。一个人一相信耶稣,他们就要杀死他。在罗马教底下的人,所有的法官,都遵守教会的命令。教会自己难得下手。教会看有一个人该死,就送到法底去,请他们把他杀死。教会不能杀人,可是罗马教会叫地方的政权来执行。

      每一个礼拜四的时候,教皇都得讲二十七个咒诅,咒诅所有他们看为是异端的人。并且分支还不只二十七个。教皇咒诅一切相信异端的人。咒诅完了以后,就把一个大火把点着,然后又摔在地上把它弄熄了。这意思是说,每一个相信异端的人,都要受永远的灭亡。请你们记得,所有罗马所说的异端,就是你和我所有的信仰。

      从路德马丁起,一直下来,罗马所有的监督,都是在他的起誓里面有一条,必须逼迫相信异端的人。换一句话说,罗马教就是要逼迫一切像我们这样信仰的人。如果有一个人相信了异端,像罗马教很出名的一个人圣多玛特阿奎纳斯(St. Thomas Diaquinas)所说的,你第二次劝他之后,就得把他交给属世的官员来毁灭他。他们自己不下手,是交给地方官去下手。罗马教公开的承认特阿奎纳斯所说的话,乃是直接受圣灵默示的。

      你们千万不要以为说,这一件事了了,没有了,还在这里,所有有眼睛的人都要看见,罗马还要回来。

      在罗马王家的律法里这样写着:所有属世的君王,都得在他那一省里面把所有异端的人都灭绝了。不然的话,要把他革除,或者失去他的宝座。

      罗马教的教皇夏路纳斯第三(Holonesis III)、益恪纳斯第三(Ignas III)、益格纳斯第四(Ignas IV)、亚力山大第三(Alexander III),这几个教皇都曾发诏书说,所有罗马教的人,应当完全消灭一切异端的人。格利葛来十三(Gregory XIII)告诉却尔斯第九(Charles IX)说,你如果要保守你的国家,能够敬虔,能够宗教化的话,你必须在全地上亵渎所有相信异端的人,把他们除灭净尽。一八九五年七月十三日,在英国泰晤士报(Times)上,发表了一个教皇的话说,你如果暗杀了一个更正教的人,就能够赎你暗杀一个罗马教人的罪。这是教皇说的话。还有一个教皇说一句话,暗杀人不是杀人,如果是奉神甫的命令去杀的话。如果奉神甫的命令去杀人,就不是杀人,这是罗马教的律令。

      到一八○九年,有人在西班牙的苜都马德里还看见说,有许多西班牙人,就是更正教的人,就是所谓相信异端的人,都被弄死。他们看见有刚刚死的,有只剩下骨头的,有的人还活着,有的人已经死了。男女都有,年轻的也有,年老的也有,老到七十岁的也有。有的把他全身都露体了,关在监狱里。他们的那些刑具,只有撒但和人合起来,才能发明。一八○九年,在马德里还是这一种情形。

      等到一八四八年,意大利大革命的时候,在罗马城里的大厦里,找出一堆一堆的骨头,并且里面有两个大炉子,充满了没有烧完的骨头。

      一个对付更正教的信徒的方法:用滑轮把脚吊起来,用细麻绳捆在他身上。用螺丝绞紧,叫绳子陷在肉里面,叫水从天花板上滴下来,刚刚好滴在受刑人的口上,用布盖住这一个人的口,叫他没有法子呼吸,叫他没有法子流通。

      自一五四○年罗马耶稣会(Jesuit)设立以来(更正教起首之后,罗马教就设立耶稣会来抵制),在罗马一个地方,就杀死信主的人一百九十万以上。

      一九○一年,教皇黎屋十三(Leo XIII)就在罗马写一篇文章,他还这样说:从神那里,教会有权柄,就是罗马教有权柄,对于一切相信异端的人,充公他的一切财产,监禁或把这一个人放在火里烧。

      所以,请你们记得,罗马是一直在那里逼迫神的儿女。我从前读了许多关于这一类的事,特别是《殉道者》,有许多美国、德国、西班牙人,受她的逼迫很厉害。她就是给信耶稣的人一个名字叫作异端。人相信耶稣是异端,都要受死的待遇。这一节圣经真是不错──他们喝醉了圣徒的血,和为耶稣作见证的人的血。这是罗马的逼迫,这一个今天还在。

 

罗马要满了全世界】十七章一节:拿着七碗的七位天使中,有一位前来对我说:你到这里来,我将坐在众水上的大淫妇所要受的刑罚指给你看。又十五节:天使又对我说,你所看见那淫妇所坐的众水,就是多民、多人、多国、多方。圣经指给我们看,这一个妓女,乃是坐在多民、多人、多方、多国的地位上。就是说罗马教要大大的进步。十六节是罗马受审判。十五节给我们看见,在她受审判之前,罗马要满了全世界。这是主的预言,是没有办法的。她要坐在多民、多人、多国、多方上。各处都有,要大大进步。

      不只在中国罗马教这样兴旺,在全世界各国罗马教都是这样兴旺。我一直在那里注意这些的统计:美国更正教的人有一个,罗马教的人就有七个,要多七倍。自从一九二○年墨索里尼和教皇立约,承认梵谛冈是一个独立国之后,也不知道进步了多少。一九一三年,在罗马教庭里,有十四国派公使住在那里。罗马派有五个公使住在外国。到一九二二年,就有二十五个国家派公使到教庭来,教庭也派二十五个公使到外国去,到今天,有七十个国家派代表到教庭去,连中国也派了吴经熊去。他们的势力,一直在那里长。

      今天这一个女人还在那里。过些日子,这一个女人要嫁与敌基督。这一个女人,是骑在兽上。你们知道不是马背人,是人骑在马上。在前半节的时候,女人骑在兽上,罗马教要指挥敌基督。过后敌基督要把女人打毁,十个王要起来,使她冷落赤身,又要吃她的肉,用火将她烧尽。这是大灾难起头的时候,她有的结局。

 

神对祂子民的命令】十八章四至五节:我人听见从天上有声音说:我的民哪!你们要从那城里出来,免得与她一同有罪,受她所受的灾殃。因她的罪恶滔天,她的不义,神已经想起来了。这是神对祂所有的子民的命令。

      请你们记得,在罗马还有得救的人,你们千万不要以为里面没有得救的人。因为有两件事,就是基督是神的儿子,基督替人死,这两件事,罗马教是一直保守着。你们是神的子民,神说:你们要从他们中间出来,免得有分于他们所受的灾殃。

      我把这一件事告诉你们所有在神面前负责的人,是要你们看见什么事情在地上要发生。迟早罗马的势力要增加,所以要防备。要告诉弟兄们,不要好奇,不要去摸她们。一面我知道,另一面我不去摸她。这是该有的两种态度。

神禁止任何相信祂的儿女,去摸罗马教里的事。神不说她是淫妇,神说她是妓女。一个人结婚了再犯罪,叫作淫妇。有结婚的关系,才叫作淫妇;没有结婚的关系,连淫妇的资格都没有,简直是妓女。罗马教根本与神没有关系。今天,一个女人进来教训教会,一个女人把面酵摆在三斗面里,一个女人骑在敌基督身上,就是罗马帝国身上。神说:这是大妓女。所以一个初信主的人,千万不要弄错,以为他们也相信主耶稣,我们也相信主耶稣,没有什么两样。要认清楚,我们和罗马教根本不能来往。我们的门要关得紧,不要进去,不要好奇。―― 倪柝声《初信造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