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我们可以相信新神学的高等批评学么?

 

      高等批评学是一个不信有神启示的人所创始的;创始的人既是这样,基督徒怎能跟随他呢?

      基督教只有一本书,说出基督徒对神的观念;这本书就是圣经。圣经是神的启示,说圣经是假的,不是神的话,就是说神没有启示祂自己,如果神没有启示祂自己,则我们怎能知道有一位神,和我们到祂面前的法子呢?我们(从前)作罪人的人,怎能知道相信主耶稣代替我们死在十字架上而得救呢?圣经是神的启示。批评家说到圣经的不足靠,毁坏它著作的证据;就是不承认世上有神启示祂自己的事。神没有启示祂自己,批评家诸君怎能知道神而服事祂呢?

      论到默示的问题,高等批评学要查出圣经几分是默示的,几分不是。然而相信高等批评学的批评家们,不能下一定语说,圣经几分是默示的,几分不是。几乎世界上有几个的批评家,世界上也有几个论圣经不同的定语!批评家自己先不能有个相同的信仰和断定,怎能叫人相信他们所信的呢?

      他们不相信圣经是永不错误的;他们自立一个核对的程度,以为这程度是不永错误的!他们把圣径的永不错误,迁到他们的程度去。他们所说某段某段的圣经不真,乃是因为他们的理想和核对的能力这样的告诉他们。这样,他们明把他们的理想和核对能力,当作独一无二,永不误谬的引导者。理想是真靠得住么?核对的能力真不误谬么?是基督和圣经的自证,是靠得住呢,还是人的脑筋中的理想呢?

      他们以为人在二十世纪所知道的事,较清楚于数千年前的犹太历史家!他们是二十世纪的人,却要知道前数千年人的思想,和神怎样启示他们!他们以为那些古人一生的思想都是一样的,文字的体裁也是没有改变的!没有新思想么?没有新的体裁么?

      我听见闽中三一学校的一位教授说:有人用高等批评学的法子去批评拿破仑。结果,世上从来没有拿破仑的那一个人!

      批评家的理想,实与主耶稣基督的宣言相反。批评家要建立他们的理想,总要先攻击主耶稣。

      他们的理想实在没有事实来证明;不过都是假定罢了!所有古物学的事实,都是反对他们的理想。他们的假定,已多证为不真。例如:他们以为在摩西时文字并不通行;现已证为虚假。

      新神学家要把圣经中拦阻人用智力相信的部分除去,反叫人没有圣经可以相信!一段的圣经可以除,多段的圣经也可以除。因为创世的故事,和进化论不合,所以就厌弃了摩西所记的创世故事。约拿在鱼腹的事,太为超乎天然,所以也厌弃了。主耶稣由童贞女诞生,太为神奇,相信不过,所以不得已,也就说主耶稣是约瑟的子了!复活,人所作不到,所以不得已就将基督永远埋在坟墓中!这样说来,圣经还是圣经么?慢说他们没有除去拦阻,恐怕拦阻被他们创造得更多了!他们所创造的拦阻,就是他们不能解决的,比他们所除去的更多!

      实在新神学是进化论的儿子;未证实过,也不能证实的,达尔文主义真是它的父亲。

      评判学不能叫人得救,不能叫人灵性进步。看他们的果子,就知道他们;评判学除与圣经寻仇,并羞辱着圣经的神之外,在世界上,在教会里,实在有作过什么事业呢?不能引人就基督,反败坏人的信仰,就是批评学工作的结果。

      与批评家有同等或更高学智的人,曾指出他们的理想是靠不住的。近今的学问已渐推翻批评学的地位了。许多批斥批评学的书籍,批评家都不能一答之。即最近出版的《高等评判学通不通?》就是前年(一九二三)来华的威尔逊博士所著的;批评家们不敢措一词。

      不论一个批评家,或是所有批评家,合起他们的知识来,还不够来说圣经不是真实的啊!威博士说:我现在已承认:无人的知识多到足以反对旧约的真实的。

      高等批评学实在不过是魔鬼所说的神岂是真实说的变相,就是了。古物学的事实,都是反对批评家的思想。赛博士(Dr. A. H. Sayce,一个出名的亚述学者)说:照科学法子而搜掘的古物学,已除去本义的批评学的假定和断案。(不说太过,)三十年来古物学的发明,都是──并无例外──反对那文字批评家所最信得过的断案,而赞成我们的记事(圣经)的可信靠。近东的早用文字于文学的事,亚伯拉罕和摩西时代的高级教育,和利便的交通,并圣经记事的细微准确,都曾证实过了。

      如果圣经是一本一人作的书;则圣经中所有由抄录而误的数目,就老早除去了;还待批评家们寻找出来么?

      如果没有一部默示的圣经,那么,人的信仰要放在那里呢?没有圣经作信仰的根基,圣经所表明的神道,自然是不足信的。

      批评家是唯物的,因为他们把所有属于超乎天然之外的,都列在不可信之列。

      批评学的历史,证明它是与主耶稣在一故事中所说的话是相同的。若不听从摩西和先知的话,就是有一位从死里复活的,他们也是不听劝(路十六31)。批评家最先取消摩西五经的著作证据;后来就怀疑到先知的话,以为以赛亚书不是出自一人的手笔,但以理书不是但以理所写的,约拿的故事是一篇的寓言;最后就怀疑到福音书的话。真是先不听摩西和先知,后不信那从死里复活的基督的话了!

      批评家以为写圣经的人,不过是人类的大理想家;其实,他们是把他们当作最会说谎,特等伪善的人!着圣经者都是说他们是蒙神默示的;如果没有默示的事,像批评家所想的;那么,他们所说的高圣的道德和灵性,岂不就定他们的罪,叫他们堕下最深的地狱么?这样,圣经若不是神的话,就是魔鬼的话。魔鬼真能假作(真的)光明天使,教人以敬神、恨魔、重生、称义、成圣的道理么,魔鬼所传的是这个么?

      他们以为他们也是基督徒,是神的仆人;然而照他们的理想,是没有启示,没有福音的;圣经不过是怪诞的神话的。这是基督徒,神的仆人吗?

      现在的光景既是这样,我们就应当为从前一次交付圣徒的真道,竭力的争辩(3);对这些存疑心的人,我们要怜悯他们(23),用温柔劝戒他们,或者主赐给他们悔改的心,可以明白真道(提后二25)。至于对待不信的传道者,经有明训:若有人到你们那里,不是传这(基督的)教训,不要接他到家里,也不要问他的安(约贰11)。教会现在的危险,就是因为谋各会的联合,以致牺牲了真理;我们相信根本道理的人,和新神学的高等批评学家实在没有交通。时候已到,利未人应当从十二支派分别出来;时候已到,中国的传道士、基督徒应当为神的缘故立起,发表他们的信仰。我最伤心的,就是教会中许多作领袖的人,他们的信仰是不知所谓的:新也可,旧也可;而不知他们不是作新,就当作旧;新旧中间并没有中立的地位。各教会的各分宗派,原是不好;然而,与其牺牲真理,以求协和的话,还是各分宗派为得!主耶稣现在被人厌弃,其人就是名称作基督徒,和神的仆人者;谁肯来与主耶稣同被人弃呢?宁可着无人看的书,过于违反神的真理,以迎合宗教的社会心理;宁可办无人看的报,过于数千的报分,而在神看来是抵挡祂的;宁可讲无人听的讲台,过于粉垩罪人,又叫他们又作地狱中人!

      不要疑惑,只要信;没有看见就信的有福了!―― 倪柝声《儆醒谨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