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救法

 

各各他的审判】因着人类堕落的缘故,死就来了。这个死就是属灵的死,就是远离神的死,乃是由罪而来的,从那时起直到现在,还没改变。因为死总是由罪来的。罪是从一人入了世界,亚当犯罪,就把罪介绍到世界来。死又是从罪来的,罪的永不可改变的结局就是死。于是死就临到众人,为什么缘故呢?因为众人都犯了罪(罗五12)。死不只临到众人,因为若直译的话,此句可译为死就透过众人。众人的灵、魂、体,都被死所透过,无论人的那一部分,都有死在那里。所以人若没有得着神的生命,是不可以的。得救的方法并不在乎人的改良,因为死是不能改良的。罪必须受审判,然后才能脱离由罪来的死。这就是主耶稣的救恩。

      犯罪的人必定死,乃是圣经的定规,所以没有禽兽或是天使,能代替人受罪的刑罚。犯罪的,是人三而一的天性,所以受死的,也必是人的天性方可。惟有人性能为人性赎罪。因为人性都是有罪的,牠的死就不足以赎他的罪。所以主耶稣来了,祂取得人性,好让祂为人性受审判。祂没有罪,祂圣洁的人性,藉着死就救赎罪恶的人性,祂代死,祂受所有的罪罚,祂舍命作多人的赎价,所以凡信祂的人,就不至再受审判了(约五24)

      祂的道成肉身,就是把所有的肉身都包括在祂里面。亚当一人的举动,如何可以代表所有人的举动,照样,基督一人的工作,也可以代表所有人的工作。我们必须看见基督是包括了人类,我们才会明白什么叫作救赎。亚当一人犯罪,就是古今所有的人犯罪,这是因为亚当是人类的元首,所有的人,都是从亚当而生的。照样,一人成义,就是古今所有的人成义,这也是因为基督是新人类的元首,所有的新人,都是从基督而生的。

      希伯来书第七章记一桩事情,表明此意。使徒在这里是表明麦基洗德的祭司职分,是比利未人的祭司职分更大,就说亚伯拉罕曾献上十分之一给麦基洗德,同时受麦基洗德的祝福,所以麦基洗德是比利未更大的。为什么呢?因为麦基洗德迎接亚伯拉罕的时候,利未已经在亚伯拉罕的身中(10)。我们知道,亚伯拉罕生以撒,以撒生雅各,雅各生利未。利未是亚伯拉罕的曾孙,在亚伯拉罕献上十一,并受祝福的时候,虽然利未还没出世,就是他的父、祖父,也还没出世。但是,圣经就以为亚伯拉罕的献十一和受祝福,就是利未的献十一和受祝福。亚伯拉罕既是小于麦基洗德,利未就也必是小于麦基洗德了。这桩事情叫我们明白,为什么亚当犯罪,就算为众人犯罪,基督受审,就算为众人都受审。因为亚当犯罪的时候,众人已经都在亚当的身中;基督受审,所有得着重生的罪人的生命,那时也都在基督的身中。因此,基督为人的罪受了审判,就算为所有信祂的人都受了审判;因此,所有信祂的人,就不必受审判了。

      人性既非受审判不可,神的儿子,就是为人的耶稣基督,就在十字架上,灵、魂、体受了人类所当受的刑罚。

      我们先看祂身体的苦。人犯罪乃是藉身体。叫人犯罪而觉得快乐,乃是身体。所以身体必须成为人受刑罚的器具。人藉身体犯罪,而身体也就引诱人犯罪。所以结局就是以身体来受刑罚。主耶稣在十字架上身体所受的苦,谁能明白尽呢?在旧约的弥赛亚诗篇(就是指着基督的诗篇一里,岂不极其清楚的说祂身体的痛苦么?他们扎我的手、我的脚(诗廿二16)。先知说祂要称为被他们所扎的(亚十二10)。祂的手、祂的脚、祂的额、祂的肋、祂的心,都被人扎,乃是被有罪的人性所扎,也是为着有罪的人性受扎的。当这个时候,因着受伤至极,因着挂在十字架上身体重量无处寄托的缘故,全身的血脉不能循环、流通,以致热度至高,因此祂的口就干渴非常;所以祂呼喊说:我的舌头贴在牙床上(诗廿二15)我渴了,他们拿醋给我喝(诗六九21)。手爱犯罪,所以手应当钉;口爱犯罪,所以口应当受苦;脚爱犯罪,所以脚应当被扎;脑爱犯罪,所以脑应当戴荆棘冕。人的身体所当受的刑罚,都在祂的身上施行。祂就是这样的受身体上的痛苦,直到死时方才了结。虽然祂有能力可以免受痛苦,但祂愿意交出祂的身体来,受无穷的痛苦与难过,而不一刻退缩,直到祂知道各样的事已经成功了(约十九28),祂才舍去生命。

      不只祂的身体,祂的魂也受苦。魂乃是人自觉机关。当主耶稣在十字架上时,人以没药调和的酒给祂喝,要叫祂昏迷过去,免觉得痛。但祂却不肯受。祂不愿意失去祂的知觉。人的魂满觉得罪恶的快乐,现在应当满觉得罪恶的痛苦。祂宁可喝神所给祂的杯,祂不肯喝失去知觉的杯。

      十字架是同等羞辱的刑具呢!这乃是审判逃奴的刑法。因为一个奴仆没有产业,没有公权,没有所有物,他的身体乃是主人所有的,可以用这十字架最羞辱的刑法。主耶稣就是取一个奴仆的地位而被人钉死。以赛亚称祂为奴仆,保罗也说祂是个奴仆。祂以奴仆的资格来拯救我们这些一生一世为撒但奴仆的人。我们乃是情欲、脾气、尝好、世界的奴仆,已经卖给罪了;但他为着我们的为奴而死,而担当我们一切的羞辱。

      圣经告诉我们,兵丁脱去主耶稣的衣服(约十九23),祂被钉时,几乎是完全赤身露体的。这乃是钉十字架的羞辱。罪恶脱去我们光明的衣服。罪恶叫我们变成赤身露体。主耶稣一在彼拉多面前裸体,再在各各他山上赤露。祂圣洁的魂,对于这个要如何感觉呢?这岂非摧残祂人格的神圣,而叫祂感受羞惭么?谁能明白祂此时魂中的感觉呢?但众人既享罪中的荣耀,救主就当受罪中的羞辱。真的,此时主使祂蒙羞,仇敌用羞辱羞辱了神的仆人,羞辱了神受膏者的脚踪(诗八九4551);但祂却轻看羞辱,忍受十字架(来十二2)

      实在没有一人能够明白祂的魂在十字架上是如同的受苦。我们常注意到祂身体上的痛苦,却忘记了祂魂的感觉。在逾越节前一礼拜时,祂就说,我现在魂里忧愁(约十二27)。这句话是说到十字架的。当祂在客西马尼园时,祂就说,我魂里甚是忧伤,几乎要死(太廿六38)。如果没有这两句话,我们几乎难想到祂魂中的痛苦。以赛亚书五十三章十至十二节,三次说到祂舍去祂的魂,倾倒祂的魂以致于死。就是因为祂如此的担当了十字架的咒诅和羞辱,就叫那一切信靠祂的,不至于再受咒诅和羞辱。

      祂的灵也受重大的痛苦。灵就是人与神交通的部分。神的儿子,圣洁无罪,远离罪人。祂的灵与圣灵相联合,未曾有一刻的暗昧和搅扰。祂无时无刻不有神的同在:不是我独自在这里,还有差我来的父与我同在(约八16)那差我来的,是与我同在(29)。所以祂能祷告说:父阿,我感谢你,因为你已经听我,我也知道你常听我(十一41~42)。但是,当祂在十字架上时──如果有一日需要神的同在,恐怕没有一日比今日更需要──祂却呼喊说:我的神,我的神,为什么离弃我(太廿七46)?祂的灵竟然与神分开了。现在祂觉得孤单、弃绝和分离。现在尚是顺服,尚是遵行神的旨意;但是现在被厌弃──不是为着自己,乃是为着别人的罪。

      罪最大的影响,就是在于灵。所以圣洁如神的儿子,只因着担当别人的罪的缘故,竟然与神分开了。在不可计算的永世里,我与父原为一(约十30),都是真实的。就是当祂在世的时候,也是如此。人性不能叫祂与神分开。但是罪能──虽然罪是别人的。祂代替我们受灵的分开,好叫我们的灵能以归回到神那里。

      当祂看见拉撒路死时──也许想到祂自己的死,祂就灵里悲叹(约十一33)。当祂宣告有人要卖祂,以致祂死于十字架时,祂就灵里忧愁(十三21)。因此,当祂在各各地山上受神的审判时,祂就喊说:我的神,我的神,为什么离弃我。因为我想念神,就烦燥不安;我沉吟悲伤,灵便发昏(诗七七3)。就是因为灵如此的与神的灵隔绝,以致祂平时在灵中所得的圣灵力量(弗三16)也没有了。所以祂说,我如水被倒出来,我的骨头都脱了节,我心在我里面如蜡镕化。我的精力枯干,如同瓦片,我的舌头贴在牙床上,你将我安置在死地的尘土中(诗廿二14~15)

      一方面,神的圣灵离开祂,一方面,撒但的邪灵又来讥笑祂。诗篇二十二篇十一至十三节的话,好像是指着这个说的。你不要远离我没有人帮助我。有许多公牛围绕我,巴珊大力的公牛四面困住我。牠们向我张口,好像抓撕吼叫的狮子。

      祂的灵一方面又感受神的厌弃,而一方面又抵挡邪灵的冷笑和戏弄。人的灵与神隔绝,自高自大,而又受邪灵的运行(弗二2)。现在这灵应当完全破碎,叫人不能再抵挡神,而与仇敌联合。主耶稣在十字架上,为我们成了罪。在祂里面圣洁的人性,因着神审判有罪的人性,而完全破碎。基督被神弃绝,受了神审判罪最苦痛的部分,神的爱心、慈容、亮光,都一一隐藏,叫救主在黑暗中承受神罚罪的怒气。被神弃绝,就是罪的结果。

      现在我们罪恶的人性、灵、魂、体,都受了刑罚了。罪恶的人性在主耶稣圣洁的人性里,受了审判。而圣洁的人性已经在主耶稣里得胜了。罪人的体,罪人的魂,罪人的灵所应当得着的审判,都已经在主耶稣里审判过了。祂是我们的代表。我们藉着信心与祂联合。祂就是我们。祂的死,就是我们的死。祂的受审,就是我们的受审。在祂里面,我们的灵、魂、体,已经完全受审判了,也已经受刑罚了。就是我们自己亲自受刑罚,也不过是如此。从今以后,凡在基督耶稣里的,就不再受审判了。

      这乃是祂为我们成功的。这乃是我们在律法眼光中的地位。已死的人,乃是脱离了罪。我们的地位,乃是我们已经在主耶稣里面死了。现在应当有圣灵作工,将这个事实,化作我们的经历。十字架乃是审判罪人──灵魂体──的地方,就是藉着祂的死和复活,神的圣灵能将神的性情分给我们。十字架担当罪人的罪罚,十字架估定了罪人的价值,十字架钉死了所有的罪人,十字架释放了主耶稣的生命。所以今后,凡人肯接受十字架的,圣灵就叫他重生,得着主耶稣的生命。

 

重生】人未重生时,他的灵是远离神的,是死的。按死的意思,是离生命。神就是生命最终的称呼。死既是离生命,而神又是生命,是死就是离神。人的灵离神如死,不能和祂交通。魂操纵全身,生存于理想中,或是刺激中,体的私欲和嗜好,叫魂反服从它。

      人的灵原是死的,所以,灵应当复活起来才可以。主耶稣对尼哥底母所说的重生,就是灵的重生。重生不是身体上的事,如尼哥底母所想的;也不是魂里面的事,因为不只罪身是要灭绝的(罗六6),并且凡属基督耶稣的人,是已经把肉体,连肉体的邪情私欲(这是魂)同钉在十字上了(加五24)。我们应当特别的注重,就是重生是将神的生命分给人的灵。就是因为基督已经为我们的魂赎罪,也已经除灭肉体的原则了;所以,我们这些与祂联合的人,就有分于祂复活──无死──的生命。我们与基督的死联合,而得祂复活生命的首步起点,就是在我们的灵里。重生完全是灵里面的事,与魂和体是没有关系的。

      人在神造物中之所以特别的,并不是他有一个魂,乃是因为他有一个灵,而这个灵又是联合一个魂成功为一个人。这样的联合,叫人在宇宙中成为一非常突出的。照着圣经来看,单以人魂来说,人魂与神是没有关系的。人是以灵与神发生关系。神是个灵,所以拜祂的必须用灵。惟有灵能够与灵发生关系。惟有灵能敬拜灵。所以我们在圣经中看见:惟有灵能事奉灵(罗一9,七6,十二11);惟有灵能知道灵(林前二9~12);惟有灵能崇拜灵的神(约四23~24;腓三3);惟有灵能从灵的神得着启示(启一10;林前二10)

      所以,我们必须记得:神是定规要经过人的灵来对付人,要藉着人的灵以成功祂的计划。然而,如果人的灵要这样的成全神的目的,灵当继续不断的与神自己有活泼的联合,而不可有一刻随从外面魂的情感、欲望、理想而行,以致违反这样神圣的律法。如果人一这样,死就来了,这个死,就是灵离开神的联合,而不能与神的生命相通。我们已经说过了,这并不是说,此后人就没有灵了,意思乃是灵将它高贵的地位,禅让给魂。人的灵听从外面的人的理想和欲望的催促,而失去它与神的交通,这就是死。死在过犯罪恶之中的人,就是随着心中所喜好的去行的人(弗二13)

      一个未重生人的生活几乎都是为魂所支配。在一方面,人就有忧惧、希奇、喜乐、骄傲、怜恤、宴乐、喜爱、诧异、羞耻、爱恋、懊悔、刺激、快活等情形。在另一方面,人就有理想、想象、迷信、疑惑、设想、研究、推求、查考、分析、沉思等的作用。在第三方面,人就有取得能力、财物、社会、自由、地位、名誉、称赞、知识等的欲望;而同时有许多的决断、倚靠、勇敢、忍耐、畏惧、寡断、自立、固执、主张等的事情。这些就是魂在情感、心思、意志三方面的作用。人生岂不是充满了这些么?然而人的得着重生,并不是从这些的作用来的。就是懊悔过犯,为罪悲伤,痛哭流涕以立志,这并不是得救。认罪、决心,以及许多宗教上的感觉,也并不是重生。就是理性上的断案,智力里的知识,心思里的接受,决志要得着那善的、美的和高尚的,也是魂中的作用,灵里可以尚是丝毫没有动静的。在得救的事上,人的理性、情感和主意,并不是根本的、基要的,乃是次要的、附属的,它们是仆人,并不是主人。所以,不论是从身体上的刻苦,或情感的冲动,意志的要求,心思的明白所生出的改造、进修,都不是圣经所谓的重生。圣经的重生是发生在比人身体和魂更深的地方里面的。是人在他的灵里得着圣灵将神的生命赐给他。

      所以,每一个为主作工的人,应当明白:我们天然的才干,不会叫人得着重生,基督徒生活和工作,从起初一直到末了,总不能借重于魂的能力。不然所有的结果,就是在魂的境界而已,并不能再深达到人的灵里。我们应当靠着圣灵,将神的生命赐给人。

      人用什么方法来得着这灵里的重生呢?

      主耶稣的死,乃是代替罪人受刑罚的,罪人──灵魂体──所有的罪,都在十字架上,在主耶稣的身上,受过审判了。在神的眼光和目的中,乃是以主耶稣的死,算为世人的死,以祂圣洁的人性,代表所有罪恶的人性受死。但是在人这一方面,还应当有一个工作,就是用信心把自己──灵魂体──联合在主耶稣里。这意思就是说,算主耶稣就是自己,算主耶稣的死,就是自己的死,主耶稣的复活,就是自己的复活。这就是约翰福音三章十六节的意思。一切信人(原文)祂的,得永生。罪人必须以信心,信入主耶稣里,与祂的死联合,才能与祂的复活联合,才能盼望得着永生,就是属灵的生命(约十七3),得着重生。

      我们应当谨慎,切不要将主耶稣的代死,和我们的与主耶稣同死,分为两件事。注重知识上理解的人,就要如此。但是在灵命上,并不能如此。代死和同死是应当分别的,但切不可分开。人若相信主耶稣的代死,这人就已经是与主耶稣同死(罗六2)了。相信主耶稣代替我受刑罚,就是说相信我是已经在主耶稣里面受刑罚了。罪的刑罚乃是死。主耶稣所替我受的刑罚也是死,所以,我是已经在主耶稣里面死了。不然的话,就没有救法。祂代替我死,就是说我在祂里面死了,受过刑罚了。(相信这事实的人就有这经历。)

      所以一个罪人相信主耶稣替死的信心,就是相信入基督,而与祂联合。虽然在许多的时候,他只看见罪恶刑罚的问题,而未明白罪恶能力的方面;但是,与主联合这件事,乃是每一个信主的人所共有的。没有与主联合,就是没有信主,就是与主无干的人。

      这样的信入主,就是与主联合。与主联合,意即凡主所经历的,他都经历了。在这章(约三)圣经的前几节(14),主耶稣已经说出到底是与祂的什么联合的。就是与祂的被钉十字架,与祂的死联合的。每一个信主耶稣的人,(最少)都是在地位上与主的死联合了。但是,我们若在祂死的形状上与祂联合,也要在祂复活的形状上与祂联合(罗六5)。所以每一个信主耶稣代死的人,乃是天然的与主耶稣(在地位上)同复活了。虽然他此时没有完全经历过主耶稣复活生命的意义,像他没有完全经历过主耶稣死的意义一般;然而,就是在这时候,神就叫他和主耶稣一同活过来,就是在这个时候,他就在主耶稣的复活生命里,得着一个新生命,得着重生了。

      我们必须谨慎。不要以为人应当有如何与主同死同活的经历,才是得着重生的。圣经中只以为人一信主耶稣,就是已经重生的了。凡接受祂的,就是信祂名的人,乃是从神生的(约一12~13)

      我们应当知道,与主同复活,并非重生之后所才有的经历。我们的重生,就是我们的与主同复活。因为主的死(换一句话说,我们与祂同死),结束了我们罪恶生命的问题。主复活的时候(换一句话说,我们与祂复活的时候),给我们一个新生命,使我们起首作基督徒。所以圣经才说,神藉耶稣基督从死里复活,重生了我们(彼前一3)。这样看来,每一个重生的基督徒,都是已经与主同复活的基督徒。不过,使徒在腓立比书三章告诉我们,一个基督徒还应当追求晓得祂复活的大能(10)。许多基督徒是重生了,是与主同复活了,不过缺乏复活大能的表显而已。

      所以,我们切不要将地位与经历混了。当一个人才相信主耶稣时,虽然他乃是最软弱的,最愚昧的,但是,神却把他放在一个地位上,以为他是已经与主同死,同复活,同升天,完全无缺了。在基督里蒙悦纳的人,都是像基督蒙悦纳一样,这是地位。但是,信徒不一定都有这样的经历。所以一个信主的人,他的地位乃是耶稣所有的经历,都已经是他的了。他的经历──最低的限度──乃是已经蒙重生了。人蒙重生,并非他经历过主耶稣的死、复活和升天到什么程度,乃是因他相信主耶稣。他的地位,叫他有重生的经历。虽然在经历上,他尚不完全知道基督复活的大能(腓三10),但他却已经与基督一同活过来一同复活,一同坐在天上(弗二5~6)了。

      人的灵是耶和华的灯(箴廿27)。当重生的时候,圣灵来了,祂进入人的灵,好像把灯点起来一般。这就是以西结书三十六章二十六节所说的新灵。因为旧有的灵,像死了一般;现在圣灵把神的非受造的生命,放在里面,那灵就有生命活了。

      人未重生,他的魂管治他的灵,他的己管治他的魂,他的情欲管治他的体。魂作了灵的生命,己作了魂的生命,情欲作了体的生命。人重生了,圣灵管治他的灵,叫他的灵能管治他的魂,能由魂管治他的体。圣灵作灵的生命,灵作全人的生命。

      在重生的时候,圣灵叫人的灵活过来,并且更新这个灵。重生在圣经里的意思,乃是用以讲论一个人出死入生的那一步。这重生好像肉体的产生一般,乃是一次的,并且一次也就够了。就是在这重生的时候,人接受神自己的生命,为神所生,成为神的儿女。更新,在圣经里的意思,乃是用以说到圣灵藉着祂的生命,更充满的进我们里面,而完全胜过我们的肉体生命的那长久、继续、进步的工作。在一个重生人的里面,灵与魂原有的秩序,就得恢复了。

      另有一点,是我们所应当注意的,就是重生并不只恢复我们到亚当未堕落前的光景,乃是更多。亚当当日虽然有灵,但这个灵乃是神所创造的。这灵并不是神自己非受造的生命──那是生命树所表明的。亚当与神并没有生命上的关系。他被称为神子(路三38),不过也如天使一样,乃因他是神所直接创造的。我们信主耶稣的人,乃是神所生的(约一12~13)。所以与神是有生命上的关系的。父亲所有的生命,就是他儿子从他所得的生命。我们是神生的,所以我们自然有神的生命(彼后一4)。如果亚当肯接受神藉着生命树所要赐给他的生命,亚当就可以得着永生──这就是神非受造的生命。他的灵是从神来的,本来乃是永存的,至于这永存的灵,到底要如何永存,乃是看他如何对待神的命令,如何拣选而定。我们基督徒现今在重生时所得着的,乃是神的生命,就是亚当所可得而未得的生命,重生不只恢复人们灵魂原有混乱黑暗的秩序,并且叫人得着神超凡的生命。

      人黑暗堕落的灵,蒙了圣灵的力,将神的生命加在里面叫它活过来,这就是重生。圣灵使人重生的根据,是在于十字架(请看约三14~15)。约翰福音三章十六节的永生,就是神的生命被圣灵放在人的灵里面的。因为这生命是神的生命,是永不会死的,所以得了重生的人,有了这生命,就说他得着永生了。什么时候神的生命死,什么时候人的永生亡!

      人从重生以后,与神是有生产上的关系的。无论如何,人一次被神所生,神就不能说未曾生他;所以一次蒙神重生的人,永世虽长,决不能取消这关系、这地位,这是因人信主耶稣为救主得重生而得的,并非因人自己信主后的进步、属灵、圣洁而得的。神所赐给重生的人,乃是永生。所以这地位和生命,永远没有消灭的可能。

      人重生就有神的生命。这是基督徒生活的起点,这是每个信徒的最低限度。凡没有因信主耶稣的死,而接受一超凡的生命,为自己本来所没有的生命者,无论他对于宗教、道德、学问,如何的热心长进,在神看来,那人还是一个死人。凡没有神自己的生命的都是死的。

      有了重生为起点,属灵的生命就有长大的可能。这重生是灵命的初步。这时候的灵命乃是完全的,但不是成熟的。这生命的生机是完全的,可以达到最高的境界。但此时不过初生,所以尚未长大成熟。一个果子才生的时候,它的生命是完全的,但是还是生的。完全只完全于生机,但不完全于有机体的各部分。人的重生也是这样的。得了重生以后,在神的生命里尚有伟大的乾坤,可以让他进步无已时的。从此之后,圣灵就能带领他进前,一直到完全胜过体和魂的地步。

 

两等的基督徒】使徒在哥林多前书三章一节里,将所有的基督徒分为属灵的与属肉体的。一个属灵的基督徒,就是一个被圣灵住在他人灵里,掌管一切的基督徒。但属肉体的到底是什么意思呢?肉体,在圣经中就是用以讲一个未重生的人所有的天性和生命──就是整个未重生的人所包含的,就是他们犯罪的灵、魂、体中所包含的一切事物(罗七18)。所以一个属肉体的基督徒,就是一个已经重生,已经得了神的生命,而又无力胜过他的肉体,反被他的肉体所胜过的基督徒。我们已经知道一个堕落的人,他的灵是死的,乃是随着魂与体的支配;所以一个属肉体的基督徒,乃是随从他的魂和体去犯罪,去行事为人的基督徒。

      信徒得着重生之后,若长久作属肉体的人,就神的救法在他的身上尚未显为完全。乃是当他在恩典里长大,到属灵的地位,救恩才要成全在他身上。在各各地的救法里,神已经预备好了救恩,叫每一个罪人都可以得着重生,每一个重生的人,都可以达到完全胜过旧造,成为一个属灵的人的地位。―― 倪柝声《属灵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