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属肉体的基督徒

 

      每一个信徒,本来都可以像保罗一样,当他信而受洗时,就被圣灵充满(徒九17~18)。但是,因为许多的信徒对于基督所替他成功的死而复活的事实,没有切实的相信;同时对于圣灵所呼召来顺服死而复活的原则,也没有诚心的遵行。所以照着基督所成功的来说,他是已经死了,也是已经复活了;照着他作门徒的本分来说,也是应当向自己死,向神活着:但是他却仍然被肉体所辖管,好像一个没有死,也没有复活的人一样。这一类的信徒,可说是反常的信徒。不过,反常的信徒不是今天才有的,当使徒的时候就已经有了。哥林多的人就是一个例。我们可从保罗对哥林多人所说的话,看出来:

弟兄们,我从前对你们说话,不能把你们当作属灵的,只得把你们当作属肉体,在基督里为婴孩的。我是用奶喂你们,没有用饭喂你们。那时你们不能吃,就是如今还是不能。你们仍是属肉体的,因为在你们中间有嫉妒、分争,这岂不是属乎肉体,照着世人的样子行么?(林前三1~3)

 

      使徒在这里,将所有的基督徒分为属灵与属肉体两等。实在属灵的基督徒,并非是了不得的基督徒,他们不过是按着常度的。属肉体的基督徒,才是不得了的基督徒,因为他们实是反常的。这些在哥林多的基督徒,已是基督徒了,然而他们并非属灵的,乃是属肉体的。在这章圣经里,使徒三次说他们是属肉体的。使徒借着圣灵所赐给他的智慧,知道他应当先认识他们到底是属于那一等的人,才知道将什么道理传给他们。

      照着圣经看来,重生乃是一个诞生。人得了重生,就是他的最里面,最深隐的灵得着更新,蒙神的灵住在里面。但必须经过一些时候,才会叫这新生命的能力达到外面来──从中心达到圆周。所以我们不能盼望一个在基督里的婴孩,有少年人的力量,或父老的经历。就是才重生的信徒,最爱主、最热心、最忠实的进前,然而总得有时候给他机会,叫他更知罪和己的可恶,更明白神的旨意和属灵的路程。许多时候,其中自然也有非常热切爱主的,非常喜欢真理的,但这仍不过是情感和心思的作用,尚未经火烧,未能耐久。一个才重生的信徒,无论如何,总难免属乎肉体的。因为圣灵虽然充满他,但是,他并不认识肉体。人不能除去肉体的工作,如果他不知道这些工作是从肉体出来。所以照着实在的情形来说,有许多才生的信徒,实在是属乎肉体的。

这样才信主的基督徒,圣经并没有盼望他立时变为属灵的。但是他若几年、几十年老不进步,停止于为婴孩的地位,那就是不应当的,并且是最可怜的。使徒在此说出在基督里为婴孩的是属肉体的之后,就说长久作婴孩的人,也是属肉体的。自然是如此。从前保罗以他们是属肉体,在基督里为婴孩的,但他们如今仍是属肉体的。按着时候而言,他们此时应当长大成人了,然而他们竟然枯瘪,终于为婴孩,所以他们仍然是属肉体的信徒。

      一个信徒属肉体的情形,进入属灵的情形中所目的时候,并不像如今人所设想之多。哥林多的信徒,从完全罪恶的外邦人,改变为基督徒,还没有数年之久,而使徒已经以他们作婴孩太久了!属肉体太久了!他们应当早就已属灵了。基督救赎的目的,就是要除灭一切的阻碍,叫圣灵完全管理全人,叫他属灵。这样的救赎,是不会失败的。圣灵的能力,也并非寻常的。属肉体的罪人,如何能成为重生的信徒,照样重生而尚属肉体的信徒,也能变为属灵的。最可怜的,就是现在的信徒,有的不只几年继续为婴孩,并且有的竟然几十年,都是依然故我,毫无进步的。并且就是有会在几年中进入属灵的生命的,就很惊奇的以为这是非常了;岂知这不过乃是平常──最平常不过──按部就班的长大而已。读者,你已经信主几年了呢?你已经属灵了没有?我们切不要作一个老年的婴孩,叫圣灵担忧,叫自己损失。凡已重生的信徒,都当切慕完全属灵的生命,应当在凡事上让圣灵作主,好叫他在最短的时间中,带领我们进入神所为我们预备的。切勿空废时日,老不长进。这样长久的为婴孩而不长大,也是罪有攸归的。大概有两个原因:若不是看守灵魂的人,只注重神的恩典,和信徒在基督里的地位,而不勉励信徒追求灵性的经历,或不知道在圣灵里的生命,以致不能引导他所看守的人进入更丰盛的生命中;就是因为信徒自己对于属灵的事,不大有趣味,以为得救已经是够好了,或对寻求属灵的事,没有完全的饥渴,或知道了条件,而因代价太大就不肯出,因此教会中偌大的婴孩就不少了。

      属肉体的人到底有什么特征呢?长久为婴孩(来五11~14),就是头一个的特征!婴孩的期间,最多不应当过几年的。人得重生,乃是因为相信神的儿子,为他在十字架上的赎罪;他这样相信的时候,就应当同时相信他自己是已经与救主一同钉死的,好让圣灵释放他脱离肉体的权势。不知道这个,自然就难免于多年属肉体。

      不能接受属灵教训,乃是第二个特征。弟兄们我是用奶喂你们,没有用饭喂你们,那时你们不能吃,就是如今,还是不能。哥林多人,自夸其知识智能,是非常之高大的。我们知道,当日诸教会中,恐怕哥林多乃是最有知识的教会。保罗因着他们知识都全备(5)的缘故,就为他们感谢神。如果保罗将属灵的道对他们说,他们句句都能领悟。但是,这不过只在于心思里!虽然他们都知道了,却不能叫他们得着能力,叫他们在生命上表明出来。恐怕今日有许多属肉体的信徒,他所明白道理,真是不少,也许还会把属灵的道传给别人听,但是他自己还未属灵!真实属灵的知识,并非奇妙深奥的思想,乃是因信徒的生命与真理联合起来,在灵性上所得的实在经历。聪明是无用的,热切欲知真理,也是不够的,乃是一个完全顺服圣灵的生命,才能盼望圣灵教训他。不然,不过是脑袋里互相授受而已。这样的知识,并不会叫一个属肉体的人属灵。反之,属肉体的生命,叫他所有的知识也变成属肉体的。这样的人所缺乏的,并非更多属灵的教训(因为使徒以为这是不必说的),乃是一个顺服的心,愿意将生命交与圣灵,听从祂的命令,来走十字架的道路,属灵的知识,对于此等人,不过坚固他属乎肉体,帮助他自欺,以为自己是属灵的。不然,我怎么能知道这么多属灵的事呢?但你所知道的,究有几件是从生活里学习得的,或者不过就是思想出来的呢?愿神施恩给我们!

      还有一个最大属肉体的凭据。你们仍是属肉体的。为什么缘故呢?因为在你们中间,有嫉妒分争,这岂不是属乎肉体,照着世人的样子行么?嫉妒和分争的罪,乃是属乎肉体的凭据。在哥林多的教会,彼此分争,以为我是属保罗的,我是属亚波罗的,我是属矶法的,我是属基督的(林前一12)。然而,有的却是为基督而争,以为我是属基督的,这也是属肉体的作为!肉体的精神,乃是嫉妒与分争。以这样的精神,来高举主,也是属肉体的!所以宗派的夸张,最好的话,也不过是婴孩的咿唔。教酓的分裂,并非别的缘故,神在此说,乃是因为缺乏爱心,随从肉体。道不过是题目而已。

      属肉体的人,乃是世上的罪人,他们尚未重生,他们的魂和体,作他们的主人,所以他们属肉体。如果信徒也属肉体,就是照着世人的样子行了。世人自然属肉体。才重生的,若属肉体,情有可原,但是,照着你们信主的年日来看,你们当早就属灵了,为何尚照着世人的样子行呢?

      时常照世人的样子而失败,而犯罪,就是表明这人是属肉体的。如果信徒尚未胜过他的癖性,脾气,尚是自私,尚是与人争执意见,尚是存留好胜的心,尚是不赦免人的罪,尚是说话不用完全的爱心,就无论他所知道的灵道有多少,自己设想的灵历有多少,作工是如何热心而有功效,他还是绝对的属乎肉体。

      属乎肉体的意思,没有别的,就是照着世人的样子行。我们应当自问,我是否已经完全不照着世人的样子行念?如果在你的生命上,尚有许多世人的样子在,你就尚是属肉体的。我们切不要争执一个名词,以为我们是属灵的,或是属肉体的。如果我们不是为圣灵所管理的,就是有了属灵的称呼,究有何益呢?这是一个生命的问题,并非一个称呼阿。

 

肉体的罪】使徒在罗马书七章里所奋斗的,乃是与在身体里的罪奋斗。他说:罪趁着机会引诱我罪叫我死我已经卖给罪的乃是住在我里头的罪作的(1113141720)。信徒属肉体的时候,多是被这里面的罪所胜过,以致有许多的争战,犯出许多罪来。

      我们人身体的工夫,总括来说,可以分为三部分:一是补养,一是生育,一是保。这三件当人未堕落之先,都是正当的,没有罪恶才杂在里面的。但是自从人犯罪,里面有罪性之后,这三者就成为犯罪的媒介。就是因为要补养,所以世界就以饮食引诱我们。人类最初所受的试探,就是在食物这件事上。当日知识善恶果,如何诱惑夏娃,今曰饮食的宴乐,也如何成为肉体罪恶。我们切不要轻看饮食这件事,因为许多属肉体的信徒,就是在这一点,也不知如何失败过了。属肉体的哥林多信徒,也是因为饮食的缘故,叫许多的弟兄跌倒(林前八)。因此当日教会的执事和长老,必须是在饮食的事上得胜方可(提前三38)。惟有属灵的人,才知道在饮食上专心的人无益处的,所以他的或吃或喝,无论作什么,都当为荣耀神而行。

      第二的生育,当人堕落后,就变作人的情欲。在圣经里面,情欲与肉体,是特别相联的。就是在伊甸园里,贪吃的罪,也是立刻就引起情欲和羞愧的。保罗在哥林多前书里,也是将此二者相连在一起(1315),他并以为醉酒和污秽是有关系的(9~10)

      还有一部分就是人的自。罪掌权之后,身体的能力显出它的刚强来,以图自存;凡摧残我们的安乐和舒服的,都在反对之列。人所谓的脾气,所结的怒气和纷争的果子,也都是从肉体来的,也是属肉体的罪。由自这件事,因为有罪在里面主动的缘故,也不知道在直接和间接里生出多少的罪恶来。就是因为保存自己的利益,自己的存在,自己的名誉,自己的意见,和自己其它千百的事,就生出世界上许多最黑暗的罪恶来。

      如果我们将世上许多的罪恶,一一拿来分析,就要见得大概都是与这三部分有关系的。一个属肉体的基督徒,就是一个被这三部分,或这三部分中之一所管理的人。世人都是被身体的罪所管理,但这也无奇,因为他们尚未重生,尚是属乎肉体的。但一个重生的基督徒,若仍时胜时败,脱离不了罪恶的权力,长久属乎肉体,那就是反常的。信徒应当让圣灵鉴察他的心,好叫他被神的亮光所照耀,知道在他肉体中有什么是圣灵的律,和天然的律所不许的,有什么是阻碍他的节制和自治的,有什么是辖管他,叫他不能自由在灵中服事神的。这些罪恶,若不除去,就没有进入属灵生命里的可能。

 

肉体的事】肉体有许多的出路,对于神那一面,我们已经看见了,它是加何与神为敌,如何不能叫神喜欢;但是这个若非有圣灵所示,信徒和罪人就不知道肉体在神面前是这样的无价值,这样可恨恶,这样的污秽的。乃是当神自己借着祂的灵叫人知道肉体的实情时,人才有神的眼光以对待肉体。

      但是,属肉体在人这一方面的表显,乃是人人所可得知的。人若不自如恕,若不随着肉体的喜好(弗二3)去行事为人,像从前一样,就要看出肉体自人一方面的表显,是何等的污秽的。加拉太书五章十九至二十一节,将肉体的罪列为一单,叫人没有误会的可能。

肉体的事是显而易见的。就如奸淫,污秽、邪荡、拜偶像,邪术、仇恨、争竞、忌恨、恼怒、结党、纷争、宗派(原文)、嫉妒、醉酒、荒宴等类。

      照着这一张的罪单来看,使徒说,肉体的事是显而易见的,凡愿意看明白的,都能看见。人若要知道自己到底是否属乎肉体的,只问他看自己有否行出肉体的事。一个属肉体的人,他并不必完全有这单上所载的一切行为,才算是属肉体的,只要他有一件,就足以断定地是属肉体而有余了。因为如果肉体已经不掌权了,但这一件是从什么地方来的呢?一件肉体的事的存在,就是证明肉体的存在。

      这里所说许多的罪,大约可分为五类:()极乎污檅的身体上的罪,如奸淫、污秽、邪荡。()与撒但的往来,与牠有罪恶的超凡交通,如拜偶像、邪术。()罪恶的脾气和癖性,如仇恨、争竞、忌恨、恼怒。()宗教上的分门别类,如结党、纷争、宗派、嫉妒。()放纵嗜好,如醉酒、荒宴。这些罪,都是有目共睹。凡有此者,都是属肉体的人。

      我们将这些罪分为这五类之后,我们看见有的罪,好像是比别的罪更为高尚一点,有的好像是比别的更为污秽一点。但是无论人的眼光如何看法,在神看来,这些罪都是由一个恨──肉体──生出来的。不管是污秽的肉体,或是文明的肉体。有的时常犯最污秽的罪的信徒,他们自然知道他们是属乎肉体的;但是最难的,就是那些能胜过比较上更为污秽的罪的人,他们多以为自己是胜过别人的。他们很不容易自认以为尚是属肉体的。他们以为他们并没有多人污秽的罪,所以他们就以为自己已经没有随着肉体而行了。岂知肉体总是肉体,无论它的外表如何文明。争竞、结党,纷争、宗派,虽然在表面上好像是比奸淫、邪荡、污秽、荒宴,更为清洁许多,然而它们同是一棵树所结的果子。愿我们在这个时候,将这三节圣经的话,一一在神面前祷告过,好叫神开启我们的眼目,叫我们认识自己。愿我们因着这样的祷告而自卑,愿我们祷告至流泪,祷告至为我们的罪伤悲,知道我们不过都是顶冒虚名为基督徒,为属灵的基督徒,而其实在我们的生命,尚有许多属肉体的行为。愿我们祷告至心发火热,愿意除去一切属乎肉体的,好叫神施恩给我们。

      圣灵首一步工作,乃是叫这样的人为罪自己责备自己(约十六8)。一个罪人如果没有圣灵叫他知罪,他的眼目就不能看见自己的罪的可恶,而逃避将来的怒气,来归服基督。但是一个这样的人应当有第二次的知罪;基督徒还应当为他的罪自己责备自己。如果我们不是看见我们个人属肉体的特别情形的可恨可恶,而生自责的心,我们就永久不能成为一个属灵的人。哦!我们所犯的罪,虽然不同,但我们的属肉体总是无异的。现在乃是我们应当用时间谦卑俯伏在神的面前,愿意让圣灵重新叫我们为罪自责的时候阿!

 

死的必要】这样的信徒越得着圣灵的光照,叫他知道属肉体景况的可怜,他与肉体的奋斗,就也越厉害,然而他失败也越常,实在是越显明。在他失败的时候,圣灵就更将他肉体的罪恶和软弱显明绐他看,叫他因此就更自怨自艾,而决心与肉体中罪恶争战。这样连环的苦恼,为时很是不少,乃是到了最末后,因为明白了十字架更深的工作,才得着拯救。

      圣灵如此的带领这样的信徒,叫他经过许多的失败和怨艾,乃是深有意思的。因为在十字架未作深的工夫之前,人必须先有一番的预备,才能毫无阻碍的接受十字架的工作。圣灵如此的引导信徒,就是要作预备的工夫。

      按着这样的信徒的经历而言,神虽然以为肉体是无可救药的,败坏不堪的,然而信徒并非如此看法。也许在心思里知道神的估价是这样的,然而他总无一种明白属灵的眼光,以为肉体真是污秽败坏的。他可以设想神所说的是真,但他尚未知道神所看的不错,因此信徒就常有修理肉体之举,这并非明说的,但事实真是如此。

      许多这样的信徒,因为不明白神的救法的缘故,所以打算用争战的法子来胜过肉体。他们以为胜负的解决,是在于能力大小的问题,所以他们就满心盼望神赐给他更大的灵力,好叫他能胜过他的肉体。这样的争战,或者经过不少的时候,但是,总是胜少败多,眼见没有完全征服肉体的可能。

      在此当儿,信徒就一方面进行与之争战,一方面就打算将肉体修理进善,或训练驯良。他们祷告,他们读经,他们设立许多的规章,他们盼望能够冶服、改变、克制肉体,他们立定许多不可拿、不可尝、不可摸等类的规条,他们(无意中)以为肉体的坏处,不过是缺乏规矩、文化和教育,他们如此的叫它受属灵的训练,最后应当不再为患了。岂知这些规条,在克制肉体的情欲上,是毫无功效的(西二21~23)

      就是因为信徒虽然在一方面好像是要除灭肉体,然而在另一方面,他们的行为好像又是要修改肉体;所以圣灵就不得已让信徒去失败,去交战,去难过,去自讼,叫他经过这样的光景数次、十数次之后,知道肉体是不堪救药的,他们自己的方法是无用的,应当有另一种的救法才可以。他从前在心思里所知道肉体的不堪,现在才在经历上知道。

      如果信徒忠心诚心信神的话语,而诚心求圣灵将神的圣洁显现给他看,叫他在神圣洁的亮光中,认识他肉体的实在景况,圣灵也必定肯如此作。这样,也许可以叫他少经过那交战的苦处。但是,这样的信徒,真是不多!人都是要用自己的方法!总是不相信自己到底是坏到这个地位的!然而这功课,总是不可不学,所以圣灵就忍耐的叫信徒在经历上一点一点认识自己。

      现在我们看出来了,我们不能服从肉体,不能修理肉体,不能教育肉体,无论什么属灵的方法,都不能叫肉体稍微一变其性质。那么应当怎么作呢?叫它死。这是神定规的法子。乃是借着死,并非借着别的。我们要争战,要改变,要立志,要用其它说不尽的法子,以胜过肉体;但是神说:死,若死,就都好了。不是得胜,乃是死。

      这是最有理由的。我们人所以成为肉体的缘故,乃是因为是从肉体生的。从肉体生的,就是肉体。从什么地方进来,就应当从什么地方出去。得着的法子,就是失去的法子。我们既是从肉体生的,就成为肉体,那么,我们若死了,我们就要脱离肉体。死是独一无二的方法。因为已死的人,是脱离了罪(罗六7)。比死差一点的都不行。惟独死才有救法。

      因为肉体乃是最污秽的(彼后二10),所以,就是神都不能叫它改变。除了叫它死以外,并无其它的办法。就是主耶稣的宝血,也不能把人的肉体洗干凈的。所以我们在圣经里,只看见主耶稣的血,洗我们的罪──罪恶──总没有宝血洗肉体的事。肉体,乃是要钉死的(加五24)。就是圣灵,也不能叫肉体改良。所以,祂不住在属乎肉体的罪人里面(创六3)。就是住在信徒里面,也并非为要帮助肉体进化,也不过是与肉体交战而已(加五17)圣膏油(圣灵的预表)不可倒在人的肉体上(出卅32)。这样看来,我们许多的祷告,求主叫我们会变好,会进步,会有爱心,会多服事主,岂非都是没有意思的么!我们许多的盼望,以为最好我们后来能至成圣的地位,能天天与主同在,能在凡事上荣耀主的名,岂非都是虚空的么!真的,我们千万不要修补肉体,叫我们的肉体与神的灵合作。肉体命定结局乃是死。惟独将肉体交与死地,我们才能得着拯救,不然,我们就要永作它的奴仆。―― 倪柝声《属灵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