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信徒对待肉体最终的态度

 

神对肉体的眼光】在这个时候,信徒最好就是重新记起神对于肉体的断案是什么,主耶稣说:肉体是毫无所益的(约六63)。肉体的罪,和肉体的义,都是毫无所益的!凡是生自肉体的,无论是什么事物都是肉体,总不会叫它不成肉体。讲台上的肉体,堂座间的肉体,祷告中的肉体,奉献中的肉体,读经中的肉体,唱诗中的肉体,行善中的肉体,神告诉我们说,都是毫无益处的!不管信徒如何相信肉体,但是神说无益,于灵命无补。肉体不能成就神的义。

      体贴肉体的乃是死(罗八6)。在神看来,在肉体里头是有灵性的死的。除了将肉体交给十字架以外,别无办法。无论肉体会行什么善,会怎样的思想、计划,会如何得着人的称许,但是,在神看来,在所有从肉体出来的上面,都有大书特书的死字。

      体贴肉体的是与神为仇(罗八7)。肉体乃是与神完全反对的,并没有调和的可能。不只肉体所发生的罪恶,乃是如此,就是肉体最高尚的思想和行为,都是与神为仇的。犯罪自不必说,就是行义也是离神独立而行的。

      不服神的律法,也是不能服(罗八7)。作得越好,而离神越远。世上有几个善人肯信主耶稣的呢?实在自义并非义,乃是不义。神圣径的教训,无论如何,人自己总作不到。无论好歹,他总是不服神的约束的。歹,犯律法;好,要在主耶稣之外另立一义,而失律法的本意。律法本是叫人知罪(罗三20)

      属肉体的人,不能得神的喜欢(罗八8)。这是最终的定规。无论人的行为好到什么地步,但是,凡是出乎自己的,总不会叫神喜欢。神只能喜悦祂的儿子;除祂和祂的工作以外,没有人,也没有人的工作,能得神的喜欢。自己肉体所作的,也许是甚好的,但是,只因其是用自己的能力,是从自己而出,神就不喜欢。人可以想出许多的方法去行善,去改良,去进步,但是,这些行为,既是从肉体出来的,神是不喜欢的。不只对一个未重生的人是这样,就是一个重生的信徒,他如果是借着自己作的事情,无论如何的美好,如何的有功效,神总是不喜欢。神所喜怒的,并非善恶的问题,乃是源头的问题。行为不错,但是从那里出来的呢?

      读了这几节圣经之后,我们真看见人借着肉体所有的行为是何等的虚空。信徒应当看准了神对于肉体的估价,才不会错误。我们人对行为虽然有善恶之分,但是,神所分的,不只限于行为,且及于根源。一个最污秽的恶行,在神面前,和靠着肉体的一个最良善工作,乃是一样的属肉体,一样的不得神的喜欢。神如何恨恶不义,也如何恨恶自义。人所有天然的善行──不必因重生,因联合于基督,因倚靠圣灵而有的善行──在神的面前,并不比奸淫、污秽、邪荡等更为不属肉体。人的善行,无论如何美好,若非完全倚靠祂的圣灵而有的,就是出自肉体,就是为神所弃绝。神反对、拒绝、恨恶一切属乎肉体的,不论这个肉体外貌如何,也不顾这个肉体是在罪人里面,或是在祂的信徒里面。祂的定规,乃是肉体应当死。

 

信徒的经历】但是,信徒怎能看见神所看见的呢?神是如此的恨恶肉体,和肉体的行为;但是,信徒是除了肉体的恶行之外,对于肉体好像尚是留情的,尚不能如神这样的决绝。并且,在许多的事上,信徒乃是借着肉体行事,自信、自恃、自用,以为自己已经满受了神恩,现已经能有义行了──利用肉体。就是因为这个,所以神的圣灵就必须带领信徒经过最羞辱的道路,好叫他认识他的肉体──有了神的眼光。因此,神就允许信徒跌倒、软弱,有时完全至于犯罪,好叫他知道肉体到底有无真善。多是当信徒自己以为灵历是进步的时候,主试炼了他,叫他知道他的自己。在许多的时候,主将自己的圣洁显现给他看,叫他审判肉体的污檅。有时,主应允撒但攻击他,好叫他在苦难中看见了他的自己。但是,这个功课,乃是最难学的,学的时候,也非一朝一夕就可以成功的。真是经过不少的年日,信徒才逐渐明白自己肉体的靠不住。就是在最好中,都有污秽夹杂其中,或者,神需让他多有罗马书七章的经历,好叫信徒最终肯同保罗说:我知道在我里头,就是在我肉体之中,没有良善(18)。要学习说这一句话,也下知是同等的难。信徒若非经过许多苦痛的失败,总是自恃,总是以为自己能,乃是当他千百次失败后,才知道一切的自义都是靠不住的──肉体中没有良善。

      但是,并不是如此就终止了。这样的自审,乃是应当继续不断的。什么时候,信徒不审判自己,不以为肉体是最无用,最不堪的,而稍微自用自荣,神就不得已又当叫他过火,好烧尽他的渣滓。自居卑微,自认污秽的人,是何等的少呢!但是,若非如此,神总不肯终止祂的工作。因为信徒没有一刻是可以脱离肉体的影响的,所以,这样自己审判自己的心,也是不可一刻或断的。不然,就要重新流入肉体的自夸里。

      许多人以为圣灵叫人知罪,为罪自己责备自己的工作,乃是对世人说的。祂叫罪人知罪来信主耶稣。当知圣灵这样的工作,在圣徒中也是与在罪人中一样的要紧。祂不只应当叫圣徒一次二次为自己的罪责备自己,并且应当天天如此不间断的自责。哦!愿我们多得着圣灵的责备,好叫我们将肉体永远安置在一个受审判的地位,而不让其掌权。愿我们没有一刻忘记我们肉体的真相,和神对于它的估价。愿我们永远不再相信我们自己──肉体──能作什么叫神喜欢的。愿我们永远倚靠圣灵,不以丝毫的地位给自己。

      如果从前世上有人可以靠着肉体夸口,那就是保罗,因为他在律法的义上,是无瑕疵的。如果现今有人可以靠着肉体夸口,那也就是保罗,因为他是使徒,是亲眼见过主的,是大为主用的。然而,他并不如此,因为他认识了肉体。他在罗马书七章的经历里,已经认识了他自己到底是怎样。神已经叫他的眼睛在生命的经历中开起来,知道肉体中所有的,除了罪之外,并没有别的。他从前所夸口的自己的义,现在都明白不过乃是粪土一般,不过都是罪恶而已。他已经学过了这个功课,并且学会了,所以,并不敢再靠肉体。实在说来,他所学的,他并没有忘记,乃是继续着学。所以,他能说:我们不相信肉体;其实我也可以相信肉体;若别人想他可以相信肉体,我更可以相信了(腓三3~4)。虽然有许多理由,叫他可以相信他的肉体,但是,他不只知道了神对于肉体是如何看法,并且自己已经知道肉体是何等靠不住,何等不足信托。如果我们读以下圣经,我们就看见他是如何的谦卑:不是有自己的义(9)或者我也得以从死里复活(11)这并不是说,我已得着了,已经完全了;我乃竭力追求,或者可以得着基督耶稣所要我得的(12)。如果信徒要达到完全属灵的地位,他就不能不有尚未得着的思念,而不敢稍微自信、自满、自乐,就是证明相信肉体。

      如果神的儿女们,乃是诚心寻求丰富的生命,愿意接受神对他肉体的估价,无论自己是如何的长进,总不以为自己是比别人更强,也不说,我这个本来就比别人不同话,而愿意让圣灵将神圣洁,和自己肉体的败坏启示给他看,而无退缩不愿看得太清楚的心,圣灵就能在合宜的时候,叫这明白自己的败坏。这样,也许可以叫他减少失败一点。但是,何等的可怜,信徒的存心,虽并非完全倚靠肉体的,然并不纯一,仍然稍微以为自己有点力量。因此,神就不能不任他经过失败,叫他除掉那一点自恃的心。

 

十字架与圣灵更深的工作】因为肉体是非常诡诈的缘故,信徒没有一刻可以用不着圣灵借着十字架作更深的工夫的。当信徒看见自己的肉体,在神面前的地位时,十字架和圣灵更深的工夫是不可少的。借着十字架,信徒脱离肉体的罪;也是借着十字架,信徒脱离肉体的义。顺着圣灵而行,信徒就不随从肉体而犯罪;也是顺着圣灵而行,信徒就不随从肉体而行义。

      十字架在事实方面是已经绝对的、完全的、无限的成功了,这是不能再深的了。但是,在基督徒经历这个事实的过程中,是会有一步一步更深的事情。圣灵是会将十字架的原则,一点一点更多的指教信徒。如果他是忠心顺服的,就必定会逐渐的,更深的经历十字架所已经成功的。这意思就是说,十字架在客观方面,是绝对的,是无以复加了的;但是,在主观方面,是进步的,是可以进到更深的地步的。

      信徒现今应当看见他和主耶稣在十字架上的死更为明白,因为圣灵只能够借着十字架而作工。圣灵的工具,除了十字架之外,并没有别的。信徒应当重新领会加拉太书五章二十四节的教训。不只肉体的邪情私欲,已经钉十字架上了,并且肉体(包括它所有一切的义,和行义的能力)也已经钉在十字架上。十字架并非光钉邪情私欲的地方,也是钉邪情私欲所自出的肉体──不管它是同等的受人敬爱的!当信徒看见这个,愿意拒绝一切属乎肉体的(无论好歹),他才能够顺着圣灵而行,而叫神喜悦,而得着完全属灵的生活。这个愿意是不可少的。因为十字架在事实方面所成功的虽然是完全的,但是,人在经历方面所实得的多少,乃是照着他的知识、愿意和信心而定的。

      如果信徒不拒绝一切良善的肉体,他就要看见,虽然在许多的事上,好像肉体是最有能力,最会作工的,但是,当神实在的宣召一来,叫他预备受苦,往各各地时,他就要软弱如水,退缩不前了。肉体无论好到什么地步,强到什么地位,总不能满足神的要求的。门徒们为什么缘故,在客西马尼园失败呢?乃是因为灵固然愿意,肉体却软弱了(太廿六41)。就是在此一软弱,所以后来有更大的失败。肉体所有能力和工作──也许是美好的──只能在合乎它自己胃口的事物上,显出才干来,但是,对于神真实的要求,就难免乎退缩了。所以死是不可免的,不然,神旨就不能完成。

      我们的肉体,就是一切从我们里面出来,我们的欲望,我们的意见,一切要叫我们自己发达,被人看见,被人尊重的,都是我们的肉体。在这肉体之中,有天然的歹,也有天然的善。约翰福音一章十三节说到肉体的意思。它会立志,会定规,会打萛要行善,要得着神的喜悦。但是,这乃是出乎人的肉体的。这个应当往十字架去。

      歌罗西书二章十八节说到肉体的心思。基督徒所有一切的自信,其实都是相信自己有智慧;知道如何服事神,明白了圣经的教训。哥林多后书一章十二节说到肉体的智慧。人用着他的智慧接受圣经的真理,乃是比什么都危险的;因为这个乃是最隐密最诡诈的方法,叫信徒靠着肉体以成全圣灵的工作。一个最宝页的真理,可以只藏在记性里,只在肉体的心思里!惟有灵会叫人活,肉体毫无益处。所有的真理,若非随时蒙主重新叫它活过来,就对已对人都是无益的。我们并非说到罪恶,乃是说与基督联合的生命里,人本来生命那一部分里所必有的事。这样作,乃是天然的;但非属灵的。我们不只应当拒绝我们的义,并且也应当拒绝我们心思里的智慧。这个必须往十字架去。

      歌罗西书二章二十三节说到一个肉体的敬拜。这是我们自己对于神灵的事的意见。我们利用以鼓动、寻求,得着敬拜的感觉的一切法子,都是肉体的敬拜。不肯按着圣经的教训,或不肯靠着圣灵的引导。在基督徒的工作中,在圣经的知识中,在拯救人的灵魂中,都有顺着肉体而行的可能!

      圣经最常说到肉体的生命。肉体的生命,若非经过十字架的工作,它就活在信徒里面,一如它活在罪人里面一般;不过在信徒里面有灵命的反对而已。这生命可以作信徒的生机,信徒可以从它支取能力以活在世上。它可以作辅助信徒事奉神,默想真理,立志奉献作工的能力。它可以作许多良善事工的动机。实在,它可以叫信徒一面以它为生命,而另一面以遵行圣旨的话语为目的。

      我们应当切实知道在人生命里面乃是有两个不同生活的原则的。许多的信徒乃是有一个混合的生命,时而顺服这个,时而顺服那个。有时完全靠着灵力,而有时则兼有自恃的心。没有一种的坚定。我所起的意,岂是从肉体起的,叫我忽是忽非么(林后一17)?肉体的特性,就是改变,忽是忽非。但是神的旨意乃是不──永不,非一刻──随从肉体,只随从圣灵(罗八4)。我们应当接受神的旨意。

      你们在他里面,也受了不是人手所行的割礼,乃是基督使你们脱去肉体的割礼(西二11)。我们应当愿意让十字架的能力好像割礼的刀,将我们一切属肉体的完全割断了。这样的割,应当深,应当明白分开,叫一切属乎肉体的不能隐藏,不能遗留。十字架与咒诅乃是不能分开的(加三13)。我们如将我们的肉体交给十字架,就是将它交给咒诅,承认里面没有好的,除了受神的咒诅之外,并没有其它的结果。如果我们没有如此的心,恐怕我们很难受肉体的割礼。肉体的情爱、私欲、思想、知识、意思、敬拜、工作,都应当往十字架去。

      与主同钉的意思,就是接受主所受的咒诅。基督钉死在十字架上并非一件荣耀的事(来十二2)。祂挂在木头上的意思,就是祂在那里受咒诅(申廿一23),所以,肉体与主同钉的意思,就是与主同受咒诅。我们不只接受十字架的功劳,并且也当与十字架有交通。信徒应当承认他的肉体除了接受咒诅的死之外,并无其它资格。乃是当信徒看见肉体的价值,一若神的看法然,他才能与十字架有实验的交通。在信徒尚未得圣灵完全掌权之先,肉体必须完全交给十字架。我们祈求神,叫我们明白肉体的真相,和它钉十字架的必须。

      弟兄们哪,我们太不谦卑!我们太不愿意接受主的十字架!我们不肯承认我们是无倚无靠的,是一无所用的,是败坏污秽的,是除死以外,没有别的应当得着。弟兄们哪,我们现在所缺乏的,并不是良好的生活,乃是良好的死,我们需要死,死得好,死得干净。生命、能力、圣洁、公义,我们已经说过太多了。让我们现在来注意死吧!让圣灵将基督的十字架,深深的刺入我们的肉体,叫十字架在我们的生命里成为一个实在的经历吧!如果我们死得不错,我们就要活得不错。我们若在死的形状上与祂联合,我们就要在活的形状上与祂联合。让我们求告主,开启我们的眼睛,叫我们知道:死,是如何的紧要。祂应当如此作么?你预备好了让祂这样作么?你愿主的手指着你的弱点么?你愿意当众人的面前,明显的钉在城门外么?你肯让十字架的灵在你里面作工么?哦!愿我们多得着主的死!愿我们死得透!

      我们应当看清楚:十字架的死,乃是应当继续不断的。我们不能进入了复活的段落,便离弃死的段落。复活生命的实验多少,乃是照着死的实验多少,近来有一个危险,就是寻求升天生命的信徒中,忘记了肉体的死乃是不可间断的,便离弃了死的地位,而进前()。结果:若非轻看了肉体的行为,就是以属乎肉体的,算为属灵的──叫肉体属灵化!哦!死乃是一切的根基,人可以上进,但不可拆毁根基。如果肉体的死,不切实维持着,就是复活升天的生命,也不过都是虚假的。我们切不要以为我们已经属灵了,已经进步了,肉体再无权力可以迷惑我们了。仇敌要叫我们离开十字架的地界,而叫我们变成外面属灵、里面属肉体的人,许多的我感谢主,因为我们现在已经怎样怎样,不怎样怎样了的,不过都是路加福音十八章十一至十二节祷告的和声;都是正在以为脱离肉体的时候,却被肉体所欺骗的。我们应当常常居于主的死里面。

      我们的稳当乃是在圣灵里。完全愿意受教,十分恐惧稍微随从肉体,喜欢降服基督,信靠圣灵要将基督死的生命,用神的能力掌治我们的生命,而生活出来,乃是平稳的道路。肉体本来如何充满我们,我们也当让圣灵如何充满我们。让圣灵掌权,完全推翻肉体的势力,好叫祂自己作我们的新生命,显明基督为我们的生命。那时,我们才能说:我如今在肉体活着,不再是我,乃是基督在我里面活着;然而,这生命尚是根据在我已经和基督同钉十字架(加二20)之上!

      我们若这样的用信心和顺服的心而生活,我们就能盼望圣灵在我们里面作最神圣,最奇妙的工作。我们若是靠圣灵得生──这是我们所当有的信心,相信圣灵是住在我们里面的。就当靠圣灵行事(加五25)──这是我们所当有的顺服。我们应当简单的,安息的相信主曾把祂的灵赐我们,在我们里面。相信祂的恩赐,相信圣灵是在我们里面。看这个作为基督生命在我们里面的秘诀:圣灵乃是住在我们里面最深密的灵里。默想这个,相信这个,记念这个,直等到你在神的面前,因着这个真理的荣耀和实在,而发生圣洁的敬畏和希奇的心,圣灵住在我们的里面!现在应当顺服祂的引导。引导并非在乎心思和思想里。乃是在乎生命和意志里。应当降服神,让圣灵支配一切的行为。祂要将主耶稣显现在我们的生命上。这是祂的工作。

 

劝勉】我们若如此的让圣灵用十字架作深的工夫,我们所受的割礼,就要一天实在过一天。因为真受割礼的,乃是我们这以神的灵敬拜,在基督耶稣里夸口,不相信肉体的(腓三3)。相信肉体的心,因为受了不是人手的割礼,已经失去了。使徒在此,以在基督耶稣里夸口,算为一切的中心,他指明给我们看:一面的危险,和一面的保险。相信肉体,乃是最会败坏在基督耶稣里的夸口的;藉灵敬拜,会使我们得着生命和真理的福乐。圣灵高举主耶稣,但祂降卑肉体。我们若要真以基督为夸口,也愿祂从我们身上得着夸口,我们若要真在经历上常常的单以基督耶稣为荣耀,我们就应当一面受十字架的割礼,一面学习在圣灵里的敬拜。不必强求,因为强求乃是肉体的工作。不必用方法,因为应当有肉体的帮助,方法才用得着。乃是绝对的不相信肉体,无论自己是如何的良善,如何的有本事;光相信圣灵,也光顺服祂。如果有这样的信靠和顺服,肉体就要降卑,就要保守它受诅的地位,就要失去权力。愿神施恩给我们,好叫我们更看不起自己,更以自己为靠不住,更明白自己如何是毫无用处的──绝对不相信自己的肉体。这是真实的死。不是死,就没有这个。

      也不可以机会给肉体(加五13)。死是它的地位。我们在主里面已经得着自由了,但不可以机会给肉体。不要在无意之中,又将圣灵的工作据为己有。应当时常儆醒,不让肉体再死灰复燃。不要将得胜的荣耀,归给自己;这样,它就又得作工的机会了。有了一时得胜之后,不要以为你现在已经隐当了;恐怕你这样给它机会,你的跌倒就在面前了。不要因为肉体失去能力已久,就以为你已经学会一切,现在已经有力量,可以与肉体争战而常得胜;你若这样的自强,失去你完全倚赖的心,肉体已经得着机会,它要叫你再有苦恼的经历。无倚无靠的态度,庞当用圣洁的殷勤来保守。这里是肉体进攻的地方。稍有自用意思,就是肉体得着机会的时候。不要惧怕在人的面前,失去脸面。使徒在钉死的肉体,和随从圣灵的教训之后,就是说:不要贪图虚名(加五26)。在神面前如何自知无用,在人面前也不要夸口。如果因为自己要得荣耀的缘故,而在人前遮掩肉体的软弱,就叫肉体得着作工的机会。圣灵要帮助我们,加力给我们,但祂不代替我们。我们自己必须保守不以机会给肉体的态度,也要真不给它。

      也不要为肉体安排(罗十三14)。肉体的工作,都要有它的先锋。所以,千万不可为它留地位。应当时常看守,看肉体是否居住在受诅的地位。应当察看到底你在思想里曾否为它安排。些微的想到自己的良善,都可以给它以作工的机会。这里(思想)是最要紧的。因为虽然只在思想上为它安排,然而,在隐密地方的思想,要在光明的所在行出来。肉体不应当有地位。在与人谈话时,也要小心,恐怕在话语多的时候,肉体就要工作了。虽然你有许多爱说的话,若非倚靠圣灵而说,就没有一句应当说;不然,你就为肉体安排,让它作工了。在行为上,更是如此。肉体有许多的计划、盼望和法子。肉体有它的意见、能力和才干。这一切在人的面前,在你的眼中,也都是美好的。但千万不可留情,不可留下那最好的,以致干犯主的命令。应当毫无顾惜的,将自己所看为最善的,都交于死地──并无别的缘故,只因它们是属乎自己(肉体)的。肉体的罪,和肉体的义,应当一样恨恶。借着肉体作一件善事,当如借着肉体犯一件大罪那样的悔改。时常取神对肉体的眼光。

      如不幸失败了,就应当自审,应当认罪,应当求宝血洗净。当洁净自己,除去肉体的污秽(林后七1)。切不要留情,不要顾忌,不要不愿割爱,恐怕你要陷入肉体更深。使徒的教训,乃是洁净自己──不只圣灵作工,不只宝血作工,你自己也当作工洁净。应当将所有肉体的污秽,搜索出来,交给主的十字架。虽然你所作的,并非罪恶(照人看法);但是,如果是靠着自己作的,就是最良善的,在神看来,也是污秽的。从肉体生的,就是肉体;无论是人是事,都是一样。发出的到底是有什么壳子,神并不顾;源头乃是神所注意的。所以不只洁净自己的罪恶,并且应当洁净自己脱离肉体一切的行为。亲爱的阿,你们是客旅,是寄居的,我劝你们要禁戒肉体的私欲(彼前二11)。―― 倪柝声《属灵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