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属魂生活的危害

 

魂生命的表显】我们从前已经说过魂的表显是如何的了。现在让我总结的说一句,就是魂生命的表显可以顶宽泛的分为四类:一,就是用自己天然能力;二,自用、刚愎、不顺服神;三,自作聪明,有顶多的意见和打算;四,要求感觉上的属灵经历。这是因为:()魂的生命自己就是天然的能力;而魂的机关是分为()意志,()心思,和()情感。

因为魂的主要部分,就是心思、情感和意志,所以,有许多基督徒,虽然他们都是属魂的,然而他们的经历,却有许多不同的地方。有的是偏于心思这一方面,有的是偏于情感这一方面,有的是偏于意志这一方面。这几方面的生活,乃是完全不同的,然而,这几方面都是属魂的生活。也许有的信徒自己是偏于心思的,却能看出偏于情感者的属魂。而同时偏于情感的,却要看出偏于心思者的属魂。其实二人彼此都是属魂的。所以,信徒最要紧的,还是将从神得来的亮光,以照明自己的实在情形,叫真理释放我们自由更好,不要以新的知识作为批评人的程度。如果神的儿女肯以神的亮光作为照明自己之用,今日神儿女的灵命,就必定不只如此。

      心思的寻求、接受、传扬真理,乃是属魂的大表示。最属灵的经历,最高深的真理,都不过变为培养心思之用。生命并非绝对的不受影响,不过要叫心思得着饱满,乃是最初的目的。当信徒属魂,而为心思所支配时,他们的心思满有灵性的嗜好。他们倚靠自己的思想,过于神的启示。他们用心思所打算的,多于祷告和倚赖神。

      最被信徒误会为属灵的经历的,就是情感。一个属魂而偏于情感的信徒,在他的生命中,总是寻求感觉。他们要在心头或身体觉官上觉得神的同在,觉得有爱火烧,觉得快乐,觉得灵性高,觉得工作是顺利的。实在属灵的信徒,有时也是有这样的感觉的,不过他并不是倚靠这样的感觉而进前,而欢喜。属情感的信徒,当他有这种的感觉时,才能事奉主。当他没有这种的感觉时,他就一步不前。

      意志乃是属魂生命的普通表显。意志就是人的自主机关。属魂的信徒,就是藉意志以自己为一切思想、话语、行事、生活的中心点。他所要明白的是为自己。他所要的感觉,是为叫自己享受。他所作的工,乃是照着自己的计划。他行为的目的,是要荣耀自己。他的中心点,就是自己。

      我们已经看见了,在圣经里如何将魂字译为活物和动物,而原文这字的意思,如何乃是动物的性命。这个叫我们明白魂生命的表显到底是如何。一个属魂信徒的生活和工作,我们可以用一句最合式的话语来表明,就是:不过都是动物的活动,或动物的活泼而已。打算多,工作多,心思忙,情感乱,全人内外都是纷扰不安静。情感起时,自然全人别的部分,也都随之而奋发。情感落时,虽然在感觉上是冷静了许多,然而在心思里,在自己的意思里,尚是仍旧纷纭。属魂的信徒,他们生活就是终日活动:不是身体活动,就是心思情感活动。这样的生命不过是充满有动物的活泼的生命,去神属灵的生命,作一切的主,尚差得甚远。

      总括来说,魂的工作,就是叫信徒靠着天然的圣灵活着;靠着自己的能力,随着自己的意思而作工,而事奉神;寻求感觉上的认识主,亲近主,觉得主的同在;用心思的能力以明白神的道,以打算,以计划,以推想。

      若一个信徒没有得着神将自己启示给他,而他就是这样的借着他受造的生命的能力来事奉神,来作神的工,他就要叫自己受灵性上最大的损失,而他所作的缺乏真实属灵果子。信徒必须蒙圣灵启示,叫他知道他如此的用受造动物的力来叫神喜悦,来作灵工,神的面前乃是最可羞惭的。我们看见一个雄心的小孩子,自羡自诩,自以为洋洋自得时,如何为之羞惭,神看我们动物的活动也是一样的!愿我们多有灰尘中的经历,过于在人家面前居首位。

 

信徒的愚昧】许多信徒,不能看出属魂经历的害处。他们以为犯罪,行那属乎肉体的事,灵性受了污秽,才真是应当拒绝的,应当弃除的。魂的生命力是世人所共有的生命,凡为动物的都有这个生命。我们若靠着这个生命来生活,岂非很应当的么?我们并非犯罪,不过乃是靠着天然的生命活着,这有什么错处呢?许多信徒,若徒在心思里受教,就无论他反对或是赞成,这圣经的教训,在他的心里,总是看不见魂生命应当拒绝的理由。例如:他若是犯神的律法得罪神,那就真是不应当,他现在乃是尽他的力量行善,启发他本来所有的善德,这为什么不可呢?他现在乃是热切作神的工夫,虽然不是倚靠神的力量,但是,所作的总是神的工作。也许有许多不是神为他所定的旨意,然而,他所作的,并非罪恶,乃是最美好的。这些有什么过犯呢?神既将许多的恩赐和天才赐给我,为什么不可借着这些而工作呢?当作工时,岂非我利用我才干的时候么?没有才干的人,自然不必说,有的岂非好机会拿出来用么?

      并且从前不留心神的话语,自然是错了,难道现在用心思极力搜求圣经的意义也是错的么?难道在读圣经里,也有罪恶么?许多的真道,我现在都不明白,如果不用心思脑想来研究,岂非要等到好久,才有明白的机会么?神赐心思,岂非给我们用的么?我们用思想来打算计划神的事工,并非犯罪,都是为着神的缘故,这怎么不可呢?

      并且,寻求觉得神的同在,也是出于极诚心的。我的生命枯干,我的工作没有趣味;神在许多的时候,叫我觉得主耶稣的爱,叫我在心头里好像有暖火在那里烧,叫我觉得非常之快乐,觉得祂是和我同在的,好像我能摸得到一般。这岂不是灵命的高点么?我在许多的时候,失去这样的感觉,我觉得我生命非常之枯燥、乏味、冷淡、平庸。当此时,我诚心羡慕、追求、祷告,要再得着那样的感觉,难道也是错的么?

      这是许多的信徒,在心中所说的。他们不能分别什么是属乎灵的,什么是属魂的。他们还没有亲自得着圣灵启示,叫他们知道他天然生命的可恶。他们必须多在神的面前,多愿意受教,求圣灵启示给他看,自己天然良善的生命中许多可恶的地方。这个必须诚实,必须谦卑,也必须愿意除去圣灵所指示叫他除去的。这样在合适的时候,圣灵就必定指示给他看,他自己天然的生命,到底是如何败坏的。

      圣灵要叫他明白:他所有工作和生活,不过都是以自己为中心,为主动,并非以祂作一切的主。他所有的善,都是靠自己行的,其中有不少都是为着自己的荣耀的。他所作的工,都非寻求神的旨意,都非愿意顺服神,照着神的引导,而靠着神能力行为出来的。不过是照着自己的意思,一味孤行,所有在外面的祷告和寻求神旨,都是虚假的。他虽然利用神所赐给他的恩赐,然而他却专心想念,夸奖自己所得的恩赐,却将赐恩赐的主放在一边。他虽然有许多的恩赐,然而,他乃是使用这些恩赐的人,赐恩赐的主的意思,反倒不是他所顾念的。他虽然热心爱慕主的道,然而,不肯等候神的时候,要求圣灵启示给他明白,乃是徒要寻求知识,以叫心思的欲望得以饱满而已。他虽然寻求神的同在,要在感觉上觉得主的慈爱和亲近,然而这并非为着主,不过要叫自己快活而已。并非亲爱主,乃是亲爱那个感觉──因为那个感觉,会叫他觉得滋润,觉得快乐,觉得三层天的荣耀。他所有的生活和工作,不过都是以自己为中心,盼望叫自己得着快乐而已。

      乃是当圣灵如此的启示信徒,叫他知道他自己生命的可恨恶之后,信徒才明白他从前紧握着他自己魂生命的愚顽。这样的启示,并非一下子的,乃是逐渐的;非一次而已的,乃多次的。当圣灵首次以亮光照耀信徒时,他就要在亮光中懊悔,自愿将魂生命交于死地。但是,人心是最诡诈的,所以,过了一时──也许没有几日,信徒自信的心,自爱的心,自娱的心,又重行恢复了。所以,这样的启示,乃是不时都有的,好叫信徒愿意舍弃他魂的生命。但是最可怜的,就是自动的在这几件事上顺服主的,有主的眼光的,真是绝无仅有。总是等圣灵允许信徒有无数的失败,经过不少的羞辱,信徒才肯舍弃他的魂生命。但是就是愿意了,这愿意是何等的不完全呢?又是何等的容易改变呢?

      信徒应当除去愚昧。应当取神的眼光,以为我们的生命真是不会叫神喜悦的。应当毫无畏缩的心,让圣灵将魂生命不堪的地方,一一显明出来。我们应当用信心相信神对于我们生命的估价,并愿意等候圣灵将在圣经上启示我们的生命给我们看。这样祂才能领导我们到脱离魂生命的路上来。

 

信徒属魂的危险】信徒没有达到,或者是不愿意达到神所要他们达到的,他们都难免有危险。神的目的,乃是要信徒们活在灵中间,而不活在魂或体中间。信徒若不是生活在灵里面,他就要受亏。这样的危险,最少有三:

      灵受压制的危险:圣灵所有的工作,都是在人灵里面作的,神作工的秩序,乃是先运行在人的灵里,然后,以亮光照耀于心思()里,再后就从体实行出来。这秩序,乃是最要紧的。

      信徒既然由灵得生,就应当借着灵行事;这样,才能明白神的旨意,与圣灵同工,并胜过仇敌一切的计谋。信徒的灵本来应当非常的活泼。信徒应当知道如何随从灵的活动,而不销灭它的动作,好让圣灵借着它作出祂的工夫来。圣灵需要人灵的同工,祂才能叫信徒每日的平常生活里都是得胜的,都是预备好,能够待命即发的作工。(不久,我们就说到灵的问题。)

    是,多少信徒并不明白灵的工作,不能分别什么是属灵的,什么是属魂的。有时反以属灵的当作属魂的,属魂的当作属灵的。因此就多多汲用魂的能力以生活,以作工,而反压制灵的生命。他们顺着魂而行,却以为自己乃是顺着灵而行;这样的愚昧,就叫他的灵不能与圣灵同工。因此,就停止了圣灵在他身上所能有的工作。

      信徒活在魂里面时,他就时常随着心思的思想、想象、筹算、异象而行;他就追求所有喜乐的感觉,随着感觉而行。这样的结果,就是他若时常有感觉上的经历,就会喜乐;他若没有,好像就受了压制,连匍匐都不能一般。因此,就叫他不活在他灵的生命中,而活于感觉里面,随着感觉而改变其生活。这就是说信徒不再从他里面的中心点──灵──而行事为人,乃是吸引而生活在外面魂和体的感觉中。这样灵的知觉,就被体和魂所胜过,叫信徒对于灵的知觉,变成非常的麻木,以致信徒的知觉都是在魂中,或体中觉得,就失去灵真正对神的知觉了。这样,灵与神的同工,就要失去;灵生命的长大就要受压阻;灵就不能工作以叫信徒得着能力、引导,去争战和敬拜。如果灵不是完全自由在人里面掌权,人如果不是汲引它的能力以生活在世,让它作一切的主,他就不能长大成人。本来灵的知觉乃是最细嫩的,人若非学习如何跟从、审知,已不能觉,何况加之外面粗强魂生命感觉的搅扰呢?不特魂的感觉会混乱了灵的知觉,并且是会压制它的。

      退后人体境界的危险:加拉太书五章里,他们所看见的肉体的事,有许多自然是人体所发出来的私欲,但是也有不少乃是魂的工作。结党、纷争、宗派(20)等等,明是人魂──就是人格──里所发出来的。就是因为信徒有许多不同的思想和意见,所以生出这些事来,但是,我们所要注意的,就是这些魂的作用,乃是与奸淫、邪荡、醉酒、荒宴、污秽等体的罪同列的!这个就提醒我们:魂与体乃是如深深相联合的。实在说来,魂与体是没有分开的可能;因为现今我们所有的身体,就是属魂的身体(林前十五44)。所以,信徒如果只求能够胜过他罪恶的性情,而不求胜过他天然的生命,虽然他可以有一时胜罪的经历,不久,他就要又坠入身体和罪的范围里了。自然他或者不会再犯那些污秽的罪,但是罪这一字,总是他所脱不了的。

      我们应当知道十字架乃是神对待旧造的地方和法子。十字架并不是和我们讲件数多少的,它乃是将整个的旧造,完全都在上面对付的。信徒不能到十字架的地方来接受代死的救恩,而不接受同死的拯救。你一次用信心接受了主作你的救主,就不论你所明白的,只是代死一方面,或者更多,祂的圣灵就在你里面借着新生命一直作工,叫你天然的恨罪,指引你向追求同死经历的那一方面而去。你如果一直抵挡这新生命的欲望,就虽然你不至于失去生命,但是享受生命的福乐──救恩的快乐──已经失去了。照样,你若知道十字架拯救的能力,叫你能胜过罪恶的性情,圣灵又是借着十字架一直指引你往前走,去追求胜过天然生命的经历。十字架是不肯作片段的工就停止的。十字架不肯停止它的工作,它乃是一次作工深过一次。如果旧造没有完全──在经历上──钉死,十字架就断不肯半途而废。它的目标,是完全败坏属乎亚当的。

      神的儿女如果蒙恩有脱离罪的经历了,而再不进前追求胜过天然的生命,而一味的生活在魂的生命中;他就要看见,魂又与体联合起来,带领他退后,叫他又犯他从前所已经一次脱离的罪。逆水行舟,不进则退。如果十字架是在我们里面作更深的工夫,就不久它所已作的,就要变成未作。这告诉我们所以许多信徒已经一时有脱离罪的经历,而后又复堕落的原因。如果旧造的生命尚在,他不久就要与旧造的性情联合。

      黑暗权势利用的危险:雅各的书,乃是对信徒说的,在第三章十四至十五节里,将魂生命与撒但工作的关系,说得很清楚。你们心里若怀着苦毒的嫉妒和分争,就不可自夸,也不可说谎话抵挡真道。这样的智慧,不是从上头来的,乃是属地的,属魂的,属鬼魔的。我们在此看见有一种的智慧,乃是从撒但来的。这样的智慧,也是从人的魂出来的。这叫我们断定说,这样的智慧,乃是撒但在人的魂里工作的结果。这是很明白的。肉体是魔鬼的工厂,然而,魔鬼在魂部分里的工作,并不亚于牠在体里的工作。这两节圣经告诉我们以因寻求知识的缘故,而发生的嫉妒和分争,乃是因为鬼魔在人魂生命里作工所发生的。信徒只知道仇敌能引诱人犯罪,却不知道牠也能以思想给人。人类的堕落,就是爱知识,爱智能。现今撒但尚是利用这个,叫信徒留着他的魂生命,为牠工作的机关。

      撒但的计划,就是要保守信徒的旧造越多越好。如果牠不能叫信徒保守他的罪,牠就利用信徒的愚昧和不愿意,来保守信徒天然的生命。否则,阴府的军兵,不久快要失业了。信徒若越在灵中与主联合,圣灵的生命越流通入他的灵里,而十字架天天作更深的工作,信徒就要越脱离旧造,而魔鬼也少有工作的地方了。我们应当知道:撒但所有引诱、攻击,以及牠一切的工作,都是在我们的旧造里。我们的新造,乃是神自己的生命,牠决不费神来作工。所以牠必须设法叫信徒存留一点的旧造──无论是罪,或是美好的天然生命──给牠借着作工。所以,仇敌层层与信徒为难,迷惑信徒,叫他虽然已经恨恶罪恶了,却爱惜自己的生命。

      当信徒还作罪人的时候,他乃是随着肉体──这是指着和身体发生特别关系的罪──和心中──这是指魂的生命──所喜好的去行(弗二3)。但是上一节告诉我们说:此二者都是受邪灵的运行。我们的目的是要信徒明白:不只是身体乃是撒但工作的地方,魂也是仇敌所喜欢的。信徒不特蒙拯救脱离他的罪,并且也当脱离他的天然生命,乃是我们现在所注重的。哦!圣灵开我们的眼目,叫我们知道这步的紧要。如果信徒一层一层脱离了罪的能力和魂的生命,仇敌的工作,就要大大的失败。

      就是因为信徒属魂,不知道如何保他自己的心思,所以,邪灵最容易利用人的天然智慧以成功牠的计谋。牠们很容易的在无意中以误会、成见放在人的心思里面,叫人对于神的真理,对于人的诚实,都发生了问题。圣灵在里面的工作,也不知道受了人自己心思被邪灵所占用的拦阻多大。虽然,存心也许是不错了,但是心意被心思所卖了。这些美好的理想,和世人的愚顽是一样的阻挡圣灵的工作。邪灵的工作,还不只此。有时邪灵可以将异象或别的奇妙思想给信徒,叫他以为这既是超然的,就必是属神的,而受最深的迷惑。魂的生命未交于死之先,信徒的心思总难免好奇,有要、抓、搜求的现象,所以,邪灵才有作工的机会。

      信徒魂生命的情感部分,也是最会受仇敌的催促作工的。因为信徒贪求喜乐的感觉,羡慕在感觉上觉得圣灵,觉得主耶稣的爱,觉得神的同在;所以,邪灵就叫信徒有许多奇异的感觉,兴奋他天然的生命,叫他就是在身体的觉官,也是有许多的奇异的经历;因此,就叫圣灵微小的声音,人灵细嫩的直觉,都受压制,而不得作工。(这些问题,主若愿意,我们要本书后来详论。)

      信徒如果还未取缔他魂的生命,在灵战里面他就要受大亏损。在启示录十二章十一节里,我们看见不爱惜魂生命以至于死,乃是得胜魔鬼的一个大条件。自爱自怜的心,必须交给十字架,不然,就要在仇敌面前失败。就是因为基督的士兵,时常有一种体贴、爱惜,胶漆于他自己的生命,就叫他失去胜利。因为这样的心,叫信徒顾念自己,退思自己,而被仇敌所掣肘。仇敌若能叫信徒满了为自己挂虑的心,就能时常得胜。

      无论我们在什么事物上有所顾惜,都是向仇敌示弱。魂的生命必须交给死,我们才有胜敌的可能。撒但可以借着未受取缔的魂而作工,也可以直接攻击未经过十字架的魂,叫信徒失败。魂生命是仇敌在我们里面的内应。如果信徒利用他为人的力量,而不脱离魂生命的支配,这个就要授敌以隙。无论信徒如何明白真理,如何热心争战,魂总是危险点。最苦的,就是当一位信徒变成属灵时,他属魂的部分更难于侦查。魂的成分越少,取缔的法子越难。在许多时候,在属灵的生活中,只杂了一点儿的属魂表示,几乎叫人鉴察不来。有时在属魂和属灵之间,好像并无些微的分别。信徒若非儆醒,以抵挡魔鬼,就要因他魂生命而大失败。

      信徒属魂生命受魔鬼的工作,而被牠欺骗,或是凭附的,乃是出于信徒平日的意料之外,但是在此,我们只能提出警告,就是神的定规,乃是我们的生命,和我们的性情,凡是从亚当接受的,都应当拒绝;我们若非顺从神,总是危险的。―― 倪柝声《属灵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