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一个属灵的人

 

      一个重生的信徒,虽然他的灵已经活过来了,虽然也有圣灵住在他里面了,然而这人,尚可依然为一个属肉体的信徒,他的灵依然受他魂或体的压制。一个重生的信徒,要成功为一个属灵的信徒,乃是有专一的步武,为他所应当专一行为的。

      简单说来,一个人最少在他的生命上最少可有两次的大改变──从沉沦的罪人,变作得救的信徒;和从属乎肉体的信徒,变为属灵的。罪人变作一个信徒,如何是一个实在的事实,属肉体的变作属灵的,也如何是实在可能的。神能叫一个罪人成为一个信徒,有祂的生命;神也能叫一个属肉体的信徒,成为一个属灵的信徒,有祂的生命更丰富。凡人一相信基督,他就成功为一个重生的信徒;凡人一顺服圣灵,也就能够成功为一个属灵的信徒。一个人因为与基督有正当的关系,所以成功为一个基督徒;一个人因为与圣灵有正当的关系,所以成功为一个属灵人。

      惟有圣灵会叫信徒属灵。使人属灵的,乃是圣灵的工作。在神救赎法的安排中,十字架乃是消极的,作破坏的工夫,除灭一切从亚当来的;圣灵乃是积极的,作建设的工夫,造就一切从基督来的。使信徒有圣灵的可能者,乃是十字架;使信徒属灵者,乃是圣灵。属灵的意思,就是属于圣灵。圣灵加增人灵的力量,叫祂管治全人。叫以我们若追求属灵,切不可忘记了圣灵。然而我们也切不可放下十字架,因为十字架与圣灵,是工作的左右手。失一下可。此二者,没有一个能单独作工。十字架常是引人就圣灵,圣灵常是引人到十字架。一个属灵的信徒,必须与圣灵有灵上的经历。他如果要成功为一个属灵人,他必须有几步的经历。注意这几步的经历,并非谓必须由一而二,由二而三的,不过为着书写的缘故,就不得不分为先后而写,其实,在经历上多是同时发生的。

虽然有好多事关乎信徒如何进步成功为一个属灵人,是我们所要提起的,但是,信徒不能忘记了我们以往的教训(第二部第四章、第五章)。信徒应当知道拦阻一个人属灵的就是肉体。所以,一个信徒若能持着一个信徒对待肉体所当有的最终态度,他就要很容易的进步,一件很希奇的事,就是惟独人越属灵,他越知道什么是肉体,他对于肉体所发现的越加增。人若不知道什么是肉体,他就不属灵。上文(第二部第五章)所提起一切关乎肉体的事,乃是一个人追求属灵的根基,没有人可以忽略的。如果对于肉体,我们不注意,就无论任何的进步,都是虚浮的、浅薄的,不是真切的。实在说来,如果一个信徒知道如何在凡事上拒绝肉体,肉体的活动;肉体的能力,和肉体的意见,就我们可以说,这个人已经是属灵的了。但是,我们喜欢在这里再提起一点积极方面的事,意即直接与灵发生关系的。

 

灵魂的分开(比较第三部第五章灵和魂的分开条)这里(来四12)主要的点,就是到底我们的生活,是因着灵中直觉的指示,或者是受了我们()天然好恶的影响?神的话要在这样的事上,为我们判别,到底什么是属乎什么。惟有神的利剑才会将我们生活的根源分别凊楚。人的刀如何会剖开骨节和骨髓,神的剑也会将组织最密的灵魂剖开。这样的分开在最初的时候,不过是一个知识,后来必须成为一个经历。其实信徒惟有在经历上才会知道灵魂是如何分开的。信徒必须在经历上让主将他的魂和灵分开。不只这样愿意,这样追求,这样奉献,这样的祷告,这样的让圣灵与十字架作工;必须这样得着,必须有这样的经历。信徒的灵,必须在实际上脱离魂的怀抱。魂和灵,必须分开凊楚,好像主耶稣的灵魂丝毫不搀杂一般。直觉的灵应当完全自由,单独为圣灵的居所和办公处,断不可让魂(指心思和情感)有一点的能力来影响它。灵必须脱离魂一切的纠纆。

      十字架的工作,对于魂的生命,必须是非常的实在。魂生命受十字架的取缔,必须是非常的确实。魂生命必须有经历上的失丧。魂的机关,必须持守居在下面受灵管理的地位。

      信徒必须这样的有魂和灵分开的经历,叫灵确实的不再受魂的包围,才能成功为一个属灵的信徒。因为一个属灵信徒与人不同的地方,就是他全人乃是他的灵管理。这样,灵的管理并不只是圣灵管理魂和体,并且是人自己的灵,因着圣灵借着十字架作工的缘故,以致高升为全人的首部,不再受魂和体的管理,反而有能力叫魂和体完全受它()的支配。

      魂和灵的分开,乃是信徒进入属灵生活消极方面所不可少的工作。这乃是属灵的预备。没有这个,信徒就无论如何总是受魂的影响,以致在生活中时常灵魂搀杂。有时有了属灵的生活,而有时却又被心思、情感所支配,或者竟靠着天然的生命而活着。生命的表显不能纯一。灵和魂都作信徒的生命原则,没有纯净属灵的生命。这样就要留信徒在属魂的地步里,叫他自己的生命受损失,叫神圣灵不能用他作重要的工。

      如果信徒的灵和魂,有真实的分开,并且顺着灵而行,不顺着魂而行,就当自己的魂一有作用时,立即觉得,并且要立即挣脱它()的能力和影响,好像受了污檅一般。真的,属乎天然的乃是污秽的,并且也会污檅灵。灵魂分开之后,灵的直觉,必定非常敏锐,一有魂的作用,就会立时感受痛苦,而且反抗,就是别人有魂的作用时,也会立时觉得难受。就是当别人以属魂的爱心或情感相对时,灵中也必生了厌烦,好像受不住一般。乃是当信徒灵魂的分开,变成非常实在之后,信徒才有实在清洁的感觉和存心。信徒对于清洁的意思,才有的确的领会。信徒才知道不只罪恶的事乃是污秽的,就是一切属乎天然的,也都是污檅,应当拒绝的。不只知道,并且在灵的直觉里,对于一切属魂的──无论在自己或别人──若一与接触,好像就受了污染,应当立时洁净一般。

 

与主联为一灵的认识】保罗说:与主联合的,便是与主成为一灵,(林前六17)并非成为一魂。复活的主,乃是赐生命的灵(林前十五45),所以祂与信徒的联合,乃是祂与信徒的灵相联合。魂不过是人的人格,乃是属乎天然的,只可作为当主与信徒的灵联合时,所用以发表这个联合结果的器皿。在信徒的魂里,没有什么是与主的生命有同样性质的,惟有灵,才能有这样的联合。这样的联合既是灵的联合,就魂在里面是没有地位的。如果魂和灵还是搀杂的,就要叫这个联合不纯粹。只要在我们的生活中,有了一点随着我们的思想而行,或者在什么事上有了自己的意见,或者在那里有了情感的作用,都足以叫这个联合在经历上不牢固。惟有相同的性质,才会有相贴的联合。混合品是不行的。主的灵是怎样清洁的,没有丝毫的搀杂,就我们的灵也应当如此,才会与祂有真切的结合。信徒如果舍不得自己美妙的思想,不肯除去自己的喜好,不肯将自己的意思放在一边,而顺服神的旨意,就这样的联合在经历上的发表是不可能的。因为这是灵的联合,断不容有什么属魂的搀杂在里面。

      这个联合是从那里来的呢?乃是借着与主同死同复活。我们若在祂死的形状上与祂联合,也要在祂复活的形状上与祂联合(罗六5)。这节圣经,说明我们与主联合的意思,就是联合在祂的死和复活里。这个在死和复活里与主联合是什么意思呢?这并没有别的,就是我们与主完全合为一。我们接受祂的死为我们的死;将这与祂在死里的联合,作为我们与祂联合的入门。同时接受祂的复活,作与祂同死的我们的复活。我们若用信心这样接受,就我们与祂要在经历里同站在复活的地位上。但是,主耶稣是在圣善的灵里复活了(罗一4),祂乃是按着灵复活的(彼前三18)。所以,我们与祂在复活里联合,就是我们在祂复活的灵里与祂联合。这是很明白的。向一切属我们自己的死,向祂的灵而活,就是这里的意思。然而这些都是因着我们运用信心(看第三部第一章脱离罪的途径{\LinkToBook:TopicID=149,Name=脫離罪的途徑})而成的。我们如果这样的联合在祂的死中,失去一切属罪恶的,属天然的,而在复活的生命里,与祂联合,这就是我们的灵,与主联合成为一灵。罗马书七章四、六节说:你们藉基督的身体归于别人,就是归于那从死里复活的(基督)叫我们服事按着灵的新样。我们是借着基督的死,而与基督联合,并且联合在祂的复活生命里。这样联合的结果,就是叫我们有灵的新样以服事,而无所搀杂。

      何等的奇妙!十字架常是一切的根基。十字架工作的目的和结果,就是信徒的灵得以与复活的主联合成为一灵。十字架必须在消极方面、破坏方面,作了深工夫,叫信徒真是失去一切属罪恶的、属天然的,然后信徒才能与主樍极的复活生命相联合而成为一灵。信徒的灵,必须带同信徒所有的一切而经过死,以致那些属乎天然的、不能永存的,都在死中失去,而让灵在复活的新鲜里,完全纯凈、毫无搀杂的,与主联为一灵。信徒的灵,联于主的灵,灵灵相联,成为一灵。这样联合一灵的结果,就是能在灵的新样里服事主。没有天然的、自我的,以及一切动物的活泼混调在生活和工作里。此后魂和体,只作发表主自己生命的旨意、工作和生命的用处而已。这样灵的生命,就要在诸事上表显它的性质。这样,就时常有流出主的灵来的经历。

      这是升天的生命。信徒乃是与在神右边的主相联合。在宝座上的主的灵,流通到信徒在──不是属──世的灵来,宝座上的生命在地上活出来。元首与身体,有一贯流通的生命。当信徒与复活的主相联合之后──信徒必须天天保守他的萛和献──主就能够借着信徒的灵,倾倒出祂赐生命的能力来。一个水管连接在泉源上,如何会流通活水,信徒的灵联合在主的灵里也会涌流生命。这是因为主不只是灵,并且是赐生命的灵(林前十五45)。在这样信徒的面前,没有什么能拦阻他。他的灵里充满了生命,并且,没有什么能限量这生命,因为他的灵就是紧联于赐生命的灵。我们需要生命在我们的灵里,叫我们能在日常生活中时常得胜。主耶稣所有的得胜,我们都可因着这样的联合而得着。祂所有的旨意和思想,我们都可因着这样的联合而知道。这样的联合,就叫信徒多得着主的生命和性情。而建造主在他里面的新造。因着死和复活,信徒的灵,就高升像主高升一般,在经历上到了天上的境界,将一切属世的,都践踏在脚下。这样与主的联合为一灵。就叫信徒的灵,不能再受什么阻遏,不能再受什么搅扰,乃是翱翔天际,超越云表之上,常是自由的,常是新鲜的,对于一切事物,都是有极明了的天上的眼光。这与一时受情感作用的,大不相同,乃是在地上活出天上的生命来。这样的生活中,乃是常有天的性质在内,常是属灵的。

 

圣灵已住在里面的认识】圣灵已经在信徒的里面了,但是,他尚不知道,或者不肯顺服祂。所以现在他必须认识住在他里面的圣灵,而完全顺服祂。信徒必须知道神的圣灵,乃是成位的,住在他的里面要教训,要引导,要将在基督里的实质、真理赐给信徒。圣灵这样的工作,惟有当信徒愿意承认他自己的魂是何等的蒙昧,何等的迟钝,愿意从今以后,真实自居愚昧,喜悦受教时,才得实行。信徒必须愿意让圣灵掌管一切,让祂启示真理。乃是当信徒知道在他全人的最深处,在他的灵里面,有神的圣灵住在那里,而在那里等候祂的教训,圣灵才能作工。乃是不自己追求什么,完全愿意受教,圣灵才能以我们心思所能消化的真理,教训我们。不然,就要发生危险。当我们知道在我们里面有一个灵,就是神的至圣所,乃是比思想和感觉更深的,乃是用以与圣灵交通的,而在那里等候神的圣灵,我们才知道祂实在是住在我们里面。当我们在里面承认祂,尊敬祂,祂才肯从我们里面的隐密处,显现祂的能力和工作,叫我们的魂和知觉的生命,得着祂的生命。

      哥林多的信徒乃是属肉体的(林前三1)。我们看见保罗当劝他们离开肉体的景况时,如何不只一次的劝告他们,以为他们乃是圣灵的殿,圣灵乃是住在他们里面的。知道圣灵住在信徒里面,乃是脱离肉体景况的助力。信徒必须用信心知道,完全知道,明白知道,长久知道,圣灵乃是住在他里面的。信徒不应只知圣经讲论圣灵的道理,他应当认识圣灵自己。就是在这样的知识中,信徒当将他的自己,毫无留恋的交与圣灵更新,愿意将魂和体的各部分,一概降服于祂,让祂引导,让祂更正。

      使徒问哥林多的信徒说:岂不知神的灵,住在你们里头么(林前三16)?他好像很希奇这样真确的事,他们还不知道。他好像以为圣灵住在信徒里面的事,乃是一个救恩最首先的一个效果,你们还不知道么?无论信徒的程度如何,就是低如哥林多信徒的──但是,可叹,许多信徒,恐怕也不比他们更高──也应当清楚知道这个事实了。不理这个,要叫一个信徒侵入属肉体,不能属灵。你如果尚未在经历里知道祂住在你里头,你曾否在信心里知道祂是住在你里头呢?

      想到圣灵是神,想到祂乃是三而一的神中之一,想到祂乃是父和子的生命,想到祂的尊贵,再想到祂如何居住在我们这属乎肉体的人的里面,就要叫我们敬畏、尊重而赞美。主耶稣取了罪身的形状,但是圣灵住在罪身的形状里,这是什么恩典呢!

 

圣灵的加力】人的灵要掌管全人的魂与体,要作圣灵生命的运河,流出生命给众人,必须得着圣灵的加力方可。以弗所书三章十六节说:求祂按着他丰盛的荣耀,借着祂的灵,叫你们里面的人的力量刚强起来。这是使徒为信徒祷告的话。若不是十分紧要的,使徒就必不如是祷告。他求神借着祂的灵,叫信徒里面的人的力量刚强起来。这里面的人,就是信徒的新人,就是信徒信主之后方有的。所以就是信徒的灵──重生的灵。使徒的祷告,就是要信徒的灵,蒙着圣灵的加力,能以刚强起来。

      看此,我们就知道有的信徒的灵是软弱的,有的是刚强的。至于信徒的灵刚强与否,都是看他有否特别蒙着圣灵以能力赐给他。以弗所的信徒,早已有圣灵的印记了一(13~14)。所以使徒为他们的祷告,必定是在圣灵住在他们里面之外的恩赐。使徒的祷告意思以为他们不只应当得着圣灵,住在他们的灵里,他们并且应当得着圣灵特别的能力,灌输入他们的灵里,叫他们里面的人刚强起来。信徒可以有圣灵住在他的灵里,而有一个软弱的灵。

      信徒应当觉悟自己的灵的软弱,然后他才会祈求圣灵将能力充满他的灵,灵里充满力量乃是信徒的需要。在许多的时候,信徒的身体很好,但他自己的感觉有一点懒惰,在那个时候,若要为主作工,好像心里很不愿意,有了受不住的情形,这就是灵软弱,不能管治情感。有时信徒的感觉很兴奋,但他的身体却有一点懒惰,在那个时候,若要为主效劳,好像也是不能的。门徒在客西马尼园就有这样的光景。这是为什么缘故呢?因为灵虽然愿意,肉体却软弱了。灵愿意是不够的,灵也应当刚强。灵若有力量,就可以胜过肉体的较弱,有时,信徒当对人讲道作工的时候,好像有一种没奈他何的情形,自己觉得没有法子可以支配他。这也是为着灵没有力量的缘故。不然,虽然人救不来,是因他自己不要,并非因自己缺乏力量。对于环境也是这样。因为外面纷乱的缘故,信徒就觉得自己也受影响了。灵如果刚强,就信徒能泰然处最纷乱的光景。祷告是灵强弱最大的试验。灵有力的就会多祷告,并且在未答应之先,是不肯罢休的。灵无力的,就难以不疲倦、不灰心,而几年、几十年的求神。在一切的事上都是如此。有刚强的灵者才有毅力,不管环境,不管感觉,一直进前。否则,不久就觉得不能支持了。至于与撒但的交战,更是需要灵的力量。真在灵里有力量的,才知道如何运用灵的力量,以抵挡、以攻击仇敌。不然就所有的交战,不过是戏剧中的争斗,不是出自心思的想象,就是出自刺激的感觉,有时也许还是血气的力量。

      所以如要得着这圣灵的能力,信徒这一方面,必定也有当作的工。应当有专一的降服,应当除去一切生命上有疑惑的事物和行为,应当愿意遵行神一切的旨意,应当相信神会以圣灵的能力灌入他的灵,应当祷告这件事。信徒这方面若没有所阻碍,神就必定立时成功他所盼望要作的。信徒不必等待圣灵来充满,因为圣灵早已降下了。信徒所应当等待的,不过就是让十字架在他里面作够深的工夫,履行圣灵充满他的条件。如果信徒忠心、顺服,相信,圣灵的力量,就要在最短的期间,灌入他的灵,叫他刚强,叫他有力生活,有力工作。也许有的信徒,在一次降服主的时候,就能立刻得着,并不必有什么等待,因为他早已履行圣灵充满的条件了。

      这个圣灵以祂自己的能力灌射入信徒里面,或称为信徒被圣灵充满,乃是一件发生在灵里面即里面的人──的事。圣灵并非充满人的感觉、或者身体,乃是充满人的灵。乃是里面的人,被圣灵的能力所奋兴,而变为刚强,并非外面的人。这是最要紧的,因为这个要叫我们在寻求圣灵充满的时候,不去寻求身体上的感觉、震动、拘挛、摔倒,而单用信心(加三14)。但是信徒应当小心,切不要以信心为搪塞,而竟然没有得着圣灵的加力。条件必须履行,态度必须坚持。神要成功祂的应许。

      我们若读使徒在下文所说的,如何知道、明白,并充满,我们就知道这灵中的得能力,要叫我们灵的知觉,变为非常的明显。灵像体一样,也是有它的作用和知觉的。在信徒未得着圣灵能力大量的灌入他的灵中时,信徒很难察知他灵的直觉。当信徒有这个灵里刚强的新经历之后,信徒的灵的直觉,就变为明显。许多信徒,就也更容易的知道他自己灵的直觉。这是因为里面的人,已经刚强起来,所以他的直觉,也刚强起来了。因之信徒就更能觉得出他灵微细的动作。

      这样灵里满有圣灵能力的结果,就是能以管理自己的魂和体,叫它们完全归顺它。无论思想、爱慕、感觉、主意,都受灵的支配。这样叫魂不能再独立行事,乃是作灵的管家。不特如此,并且叫圣灵能以借着信徒的灵流出神的生命来,以滋润、苏活枯干、死亡的人。这与在圣灵中的浸礼是有分别的;因为这里的加力,是注重在生命或生活的问题(自然,也影响到工作);而在圣灵里的浸礼,乃是专为工作的用处。

 

随从灵而行】我们已经看见过,一个属魂的信徒,如何变成为一个属灵的信徒了。但是这并非说他从今之后,就不再随着肉体而行了。反之,他乃是时刻有堕落到属肉体的危险。撒但乃是时刻儆醒的,他一有机会,就立即要叫信徒失去了他的高位,而降到卑下的生活里。所以信徒最要紧的,就是时常儆醒,随从灵而行,才能保守他长久属灵。

      罗马书八章将随从灵而行的紧要,说得很清楚。第四至六节说:使律法的义,成就在我们这不随从肉体,只随从灵的人身上随从灵的人,思念灵的事思念灵的,乃是生命平安。随从灵,就是与随从肉体反对。信徒若不是随从灵,就是随从肉体。有的信徒有时随从灵,有时却随从肉体。但是他应当只随从灵。信徒必须学习如同只随从灵,就是只随从灵的直觉而不一刻随从魂或体而行。这样随从灵的人,有一个结果,就是他思念灵的事。他这样思念灵的事,叫他全人都放为生命平安。所以随从灵的结果,就是生命平安。

      随从灵的意思,就是顺着直觉(看第五部第一章)而行。随从灵,就是生活、工作、举动在灵的里面,也用着灵的能力,并被灵所支配。这样,就要时常保守生命与平安。信徒若非随从灵而行,就不能保守他的属灵。所以信徒应当知道灵的种种作用,以及它的律法,好叫他知道如何行走。

      信徒的随从灵而行,乃是逐日免不了的工夫。他必须知道:我们生活在世上,并不是随着最好的感觉,以为我们应当怎样我们就怎样,也并不是随着我们心思里最好的思想,或是忽然的,或是长久的,以为我们应当这样那样,我们就这样那样;乃是应当随着灵中直觉的引导而行事为人。灵的微小知觉,乃是圣灵表明祂意思的地方。圣灵并不是直接向我们的心思,叫我们忽然想起什么。圣灵的工作,都是在我们的灵里作的。所以,我们如果要明白圣灵的意思,我们就应当顺着灵中的直觉而行。但是,有的时候,我们的灵中有了知觉,但我们并不知道这种知觉的意义是什么──要求什么,表明什么──我们就应当用祷告的工夫,叫我们的心思明白直觉的意思。明白以后,就随之而行。心思可以忽然明白直觉的意思是什么。但是,如果没有直觉,而心思自己所发的忽然思想,乃是不可跟从的。直觉的教训,乃是表明圣灵的意思。我们所当跟从的,只有这个。

      这样的随从灵而行,是需要倚赖和信心的。我们已经看见过,所有属肉体良善的行为,都是独立的,没有倚赖神的。魂的性质就是独立。信徒如要随他自己的思想、感觉和欲望而行,他就不必用工夫来等候神、祷告神、倚赖神来引导。随从肉体和心中所喜好的去行(弗二3)。是用不着倚赖的。乃是当信徒要寻求神的旨意,自知无用,自知靠不住,自知是软弱到不可收拾的地位时,他才会有倚靠神的心。信徒如要得着神在他的灵中引导他,他就必须在他的灵中等候神,而不随便以自己的感觉和思想为引导者。信徒必须记得,凡没有倚靠、等候、倚赖、寻求神,就去作,就会作,就可以作的,都是随从肉体而行。战战兢兢倚赖神在灵中引导的,才是随从灵而行。

      这样的行也是需用信心的。信心和眼见并感觉是相反的。魂的感觉总是要求、抓住、羡慕一切能看见的,能觉得的,以为它行事为人的保证。如果信徒是随从灵而行,就是说他是不随从魂而行。这就是说,他是靠着信心,并不是靠着眼见。所以,随从灵而行的人,在一方面就不因没有属人的帮助而难过,在另一方面也不因有属人的反对而动心。就是因为有信心的缘故,才能够在黑暗中相信神,而不以自己的根源为倚靠;才能够相信那不见的能力,过于得见的自己的能力。

      随从灵而行是有两部分的:一是动工,一是用能力来作工。在许多的时候,信徒并没有在灵的直觉中得着他应当作某事的启示,而他却要求神赐他灵力以作这工。这是不可能的,因为从肉身生的还是肉身。有的时候,信徒所作的,乃是从灵中得着启示,明白神的旨意的;但是,他后来却用自己的能力来作这工(看第二部第四章{\LinkToBook:TopicID=138,Name=第四章 肉體的誇耀})。这也是不可能的,因为靠着圣灵入门,而又欲靠着肉体来成全是不成功的,要跟从主的人,必须被主破坏到一个绝对不能自信的地位。以为没有一个良善的思想是他自己会发起的,也没有一点能力可以成功圣灵所动工的。所有的思想、聪明,知识、才干、恩赐,都必须撇开,来完全倚靠主。世人原是敬拜、迷信这些的。但是,我们应当时刻承认自己的不堪、不配、无能、无用。不敢在神还没有命令之先,就作什么,也不敢稍有自恃的心作神的吩咐。

      我们若要这样的随从灵而行,我们就应当随从灵直觉里微小的知觉而动工,就应当倚靠灵的能力来作直觉所启示的工。不随从思想、意见、感觉和倾向,只随从直觉,就叫我们开始得不错。不倚靠自己的天才、能力、本事,只倚靠灵的能力,就叫我们继续成全得不错。我们应当谨记:什么时候停止随从灵而行,就在什么时候起首随从肉体而行,也是在什么时候体贴肉体的事,而让死在我们灵中活动了。因为不随从肉体,才会随从灵。因为随从肉体的,体贴肉体的事,体贴肉体的就是死(罗八4~6)

      我们的目的乃是成功为一个属灵人,并非要成功一个灵。分别这个,才不会叫我们属灵的生活偏枯。我们是人,要永远为人,不过我们为人最高的造就,就是为一个属灵的人而已。天使是灵,不是人,他们没有体,也没有魂;我们人是有魂、有体的。我们作属灵人,不作灵。因此,我们还是有魂有体的。属灵人的意思并非全人只剩下灵,没有魂,也没有体了;因为那是一个灵,并不是一个人。属灵人的意思不过是这一个人乃是服从他的灵管治的,灵为全人的最高机关而已。我们应当非常的注意这个,不然我们就要误会。并非谓因为人属灵了,因此他的魂和体的功用和机关就都取消了。属灵的人仍是有魂和体的。

      一个属灵的人是依然有他魂的意志、心思和情感的。虽然这些是魂生命的各部分,然而,这些功能,乃是人之所以为人的要素;因此,属灵的人虽然不是靠着它们活着的,然而却没有消灭它们。反之,它们乃是死过,更新过,复活过,因而它们与灵完全联合,而作灵发表的工具。属灵人是有情感、心思、意志的,不过它们是完全顺服灵直觉的引导的。

      属灵人有情感,不过他的情感不像从前那样的单独行动,乃是完全受灵的支配的。现在情感不再如从前那样的有自己的欲好,有自己的爱情,有自己的感觉,因而处处掣灵的肘,而反抗灵的举动。现在乃是只好灵所喜欢的,只爱灵所指引的,只觉灵所允许的。灵是它的生命,灵一举动,它就响应。

      屡灵人也有心思,不过他的心思不像从前那样的放荡,乃是与灵同工的。现在的心思不是以它所想的理由、理论,来反对灵的启示,不是以纷纭的思想来扰乱灵的安静,不是以自己的智慧为夸诩,而悖逆灵的启示;乃是与灵同心协力在属灵的程途上进行的。如果灵有启示,它就思想出这启示的意思,如果灵因争战而下沉,它就扶助灵而争战,如果圣灵要教导什么真理,它就帮同灵思想明白。灵有能力停止它的思想,也有能力使之思想。

      属灵人也有他的意志,不过他的意志不像从前那样的以自己为中心,向神独立,乃是以灵的是非定依违的。现在再不像从前那样的有己意,那样的不服神的旨意,那样的刚硬不能软化;乃是完全破碎,不再抵挡神,不再与神相违,不再野性难驯;乃是一得着灵的启示,明白了神的旨意之后,便为灵出主张来遵行。它好像是灵的臣子,站立在灵的门口,等待灵的吩咐。

      属灵人的身体也是服从灵的。他并不是如从前那样的以身体的情欲来吸引魂使之犯许多的罪,现在乃是蒙宝血洗凈,被十字架对付了它的情欲,完全作魂从灵所得命令的仆役。它很快响应灵所有指引。灵借着更新的意志,有完全的权柄能管住它。它并下像从前那样的在迫住软弱的灵。属灵人的灵已经刚强起来了。身体是服在它能力之下。

      使徒在帖撒罗尼迦前书五章二十三节说出一位属灵人的实情:赐平安的神,亲自使你们全然成圣,你们的灵,与魂,与身子,得蒙保守。这里说一位属灵的人,乃是:

      ()他得着神住在他灵的里面,叫一切成圣。灵的生命,灌输全人,叫全人的各机关,都靠着灵命活着,都是靠着灵力而行。

      ()他不靠着魂命而活。他的心思、想象、感觉、理想、情爱、意见,都一一蒙圣灵更新洗凈,完全服在灵的管治之下,而不再单独行动。

      ()他虽然尚有身体,并非一个脱体的灵,但是体的疲倦,痛苦、要求等等,决不能影响灵,而叫它失去升天的地位。全身肢体,都是作义的器具。

      所以,属灵人,就是一位属于灵的人。他的全人,都是被灵所管理,全人所有机关,都是完全服在灵之下,而受它的节制。他的灵,作他生活的特征,无论什么,都是从灵而出。他乃是有绝对的、倚赖的:他所说的话,所作的事,并不随便自己作去,乃是每一次都否认自己的能力,而从灵里支取能力出来。属灵的人,就是靠着灵而活的人。―― 倪柝声《属灵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