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属灵的工作

 

      当信徒在他的灵程上逐渐进步时,他就逐渐看得凊楚,为自己活着,乃是一个罪恶,一个最大的罪恶。为自己活着的信徒,好像是一粒的麦子不肯落在地里死了,所以他终久不过是一粒。有的信徒,他寻求圣灵的充满,他喜欢成功为一个有能力的属灵人。但是,目的是为什么呢?要叫自己快乐,觉得更舒服!如果要他完全为神和神的工作而活,不管他自己的快乐,自己的感觉,他就退缩不前。这无他,因为他误会了属灵的意思。在他心最深处,魂生命的自爱还未失丧呢。凡作神儿女的人,都是神的仆婢。他们每一个都从主那里得着恩赐,没有一个是没有恩赐的(太廿五15)。神把他们安放在祂的教会里,都有他们所应当作的那一部分工夫,赐给他们去作。神的目的,始终不是要叫信徒的灵,成功一个属灵生命的水池;如果这样,水就要开始干涸。信徒的退步,灵力的减少,大约都是因为这个缘故。神的生命,在灵中一被壅塞,信徒就开始觉得干旱。灵命原是为着灵工,灵工不过就是灵命的发表。灵命生活的秘诀,就是如何使生命不间断的流出,以达到别人的生命里。

      信徒灵命的粮食,就是作神的工作(约四34)。如果属灵(初步的尚未足以语此)的信徒,专顾自己的灵性,将他的读经和祷告,作为自己的娱乐,就当他们顾得自己时,神的国度已经受大亏损了。信徒必须相信神会养活他们──不只在肉体上,也在灵性上。如果信徒饥饿时,肯忍饥而不去找吃食,单作神所要他作的,他就要得着饱足。遵行神的旨意,就是吃灵粮。在供给自己事上注意的,反要一无所得;专心顾念神国的事的,反要得着满足。如果信徒不顾自己,而专以父事为念,他就要看见自己常是饱满的。

      信徒切不要过分的要求新有所得,其实他的需要,乃是保守他所已得的不失去,因为没有失去,就是得着。保守的法子,就是用他所得的,因为埋在地里,乃是失去的法子。当信徒让他灵里的生命到处涌流的时候,他不只得着人,并且也得着自己。但是,这并不是因要得着自己才得着,乃是因要失去自己来得着人。属灵人里面的灵命,必须借着外面的灵工,而涌流出来。如果信徒的灵,常是开放──自然对于仇敌应当关闭──的,神的生命,就要从它涌流出来,以拯救、造就许多的人。属灵的工作一停止,属灵的生命就受阻遏。此二者是不能分开的。

      无论信徒属世的职业是什么,都有他工作的范围。属灵的信徒,知道他自己在基督身体上的地位,所以就也知道他自己工作的范围。因为每一肢体都有它的用处,不负它的用处,就是它的工作──有的恩赐,乃是为着某种肢体的,有的乃是为着全体的。信徒应当知道自己恩赐的范围,而在他那一个范围内工作。许多属灵信徒的失败,就是在此。不是退缩不作工,以致叫灵命没有发展的可能,就是作他范围外之工,以致灵命受了伤损。不用手足与倒用手足,损害是一样的。留存灵命,乃是失去的独一方法,但是胡乱工作,也是叫灵命不得其门而出。

 

属灵的能力】我们如果要得着能力为基督作证,与撒但争战,我们就不能不求经历上的充满圣灵。不错,今日寻求被圣灵充满的人一天多过一天,但是,寻求被圣灵充满,得着属灵的能力,到底是为着什么呢?多少的人寻求能力是为炫耀呢?多少是为着叫自己的肉体更有光彩呢?多少的人,是盼望得着能力,就可以叫人在他的面前倾倒下来,免得他们用苦工去寻求,去争战呢?我们必须看得清楚,我们到底是为着什么,要得圣灵的能力呢?存心若非合乎神,出乎神的,自然得不着。神的圣灵并不降在人肉体之上,祂所降下的地方,只在神所新造的灵的上面。并不是说,我们可以让外面的人(肉体)存活,而求神将我们里面的人(),浸在圣灵里。肉体如果尚未经过对付,神的圣灵就不降在人的灵上面,因为赐能力给属肉体的人,除了叫他夸耀,叫他变成更属肉体之外,并无别的结果。

      我们已经多次说过,十字架是在五甸节之前;圣灵不肯将能力赐给未经过十字架对付的男女。耶路撒冷的楼上,惟有各各他有路可通。惟有效法主的死的人,才有接受圣灵能力的可能。神的话是说:圣膏油不可倒在人的肉体上(出卅31~32)。不论是最污秽的肉体也好,或是最文雅的肉体也好,神的圣灵是不能降在它上面的。什么地方没有十字架的钉痕的,什么地方就没有圣灵的膏油。主耶稣的死,就是神对一切在亚当里的人所下的断语:都应当死。神乃是等到主耶稣死后才降下圣灵。照样,信徒如非有了主耶稣死的经历,意思就是向一切属乎旧造的死了,他就不能盼望看见圣灵的能力。历史上的五甸节,是在各各他之后的;灵历上的充满圣灵的能力,也是在背负十字架之后的。

      肉体在神的面前是永远被定罪的,神就是要它死;如果信徒不要它死,反要得着圣灵来装饰它,叫它更有能力为神作工,岂非绝对不可能的事?我们的存心到底为着什么呢?个人的吸力么?名誉么?人的欢迎么?属灵信徒的敬佩么?成功么?叫人悦纳么?建造自己的么?存心不清洁──两意的存心者,都不能得着在圣灵里的浸礼。也许我们以为我们的存心是很清洁的,但是,我们的大祭司要借着境遇,叫我们知道我们的存心,到底真是清洁的否。若非等到我们现在的工作完全失败,当人以我们的名为臭恶,轻看、拒绝我们时,我们恐怕很难知道我们的存心是否完全为神。每一个真为主所用的人,都是打这一条路走。十字架什么时候完成它的工作,什么时候,我们就堪接受圣灵的能力。

      然而,岂非有许多信徒并没有十字架的深经历,但是,他们也有能力为主作见证,并且主很大用他们么?圣经告诉我们,在圣膏油之外,还有与圣膏油相似(出卅33)的膏油呢?可以调和得很相似,但是,并非圣膏油。我们不要羡慕成功和伟大,我们只看我们的旧造──一切从生就带来的──曾否经过十字架。肉体没有经过死,而有能力的,这能力必定不是圣灵的能力。有属灵眼光的信徒,和到了幔子那一边的信徒,都要知道那样的成功是没有一点属灵的价值的。

      乃是当一位信徒真的定罪他的肉体了,且随着灵而行,他才会真得着圣灵的能力。不然,他就是要他的肉体得着属灵的能力。肉体如果未经过死,灵就没有特别得着能力的可能,因为肉体能力的存在,就是说肉体的掌权;肉体掌权,灵就被压制。圣灵的能力乃是降在一个已经满有圣灵的灵上面。因为惟有如此,圣灵的能力才有外流的可能。乃是因为里面已经满了,所以再进来的能力就洋溢出去。所以,信徒一面需向旧造死,另一面需在生活上学习如何与圣灵同行,然后会得着能力。

      这个圣灵的能力是每一个信徒所应当追求得着的。心思上的明白,乃是不够的。必须有圣灵真的环围他的灵方可。工作的有效力与否,全看信徒有无这样的浸在圣灵里的经历。圣灵需要出口。何等的可怜!祂在许多信徒的身上,总找不着一个出口。有的有罪拦阻,有的骄傲,有的冷淡,有的充满已意,有的倚靠魂生命。圣灵的能力,没处发泄!除了圣灵之外,我们的根源已经太多了!

      在我们寻求圣灵能力这件事上,我们必须保守我们的心思清明,保守我们的意志活泼。这是为着预防仇敌的假冒。在另一方面,我们应当让神取缔我们的生命,所有属乎罪恶的、不义的、可疑的,都一一除去,全人奉献给主。用信得着所应许的圣灵(加三14)。安息在神里面,以为神必照着祂的话语,在祂的时候施行。不要忘记这件事。神若迟延,就应当让祂的亮光,多查考自己的生活。如果神叫我们得着能力时,有所感觉,我们也喜欢。如果没有,我们就是这样的信祂已经作了。

信徒得着能力与否,只看其经历够了。得能力者,他的灵的知觉,必定变成非常敏锐。他就必定得着口才(不是属世的),为主作见证。他的工作,必定有效力,有永久的果子。能力是灵工的根本条件。

      信徒得了圣灵的能力之后,叫信徒对于地自己灵的知觉,有极明了的感觉。在神的工作中,当信徒得着能力之后,他必须保守他的灵自由,好让圣灵流出祂的生命来。保守灵自由,就是保守灵常在圣灵能作工的光景里。

      例如:神命一位信徒去领一个会。这信徒的灵,必须是自由的方可。他不应当来到会中时,他的灵里尚是有许多的负担,或是重量。这样,就叫全会好像都有了负担,变成坚硬打不破一般。领会者不应当自己有了负担来到会中,盼望会众有什么作为,或是情形帮助他,叫他自由。倚靠会众的响应,以释放领会者自己灵的负担,乃是一个失败。

      信徒到会场时,他自己的灵,必须轻快无累方可。因为许多聚会的人,当他们来时,他们都是满有负担的。领会者应当用祷告、诗歌,或是真理,先释放他们,然后才传扬神的信息。若领会者自己先有了脱不了的负担,他怎能盼望别人自由呢?

      我们应当知道属灵的聚会,乃是灵与灵的交通。传信息者,乃是从灵中传出他的信息,听者也是从灵中接受神的话语。不论是领者或是听者,他的灵中有了负担、不自由,这灵就不能向神开启,不能感应神的话语。所以信徒自己的灵,必须自由,也必须用功先将会众的灵释放,然后以神的信息告诉他们。

      我们必须得着圣灵的能力,才能作有能力的工作。但是我们必须保守我们的灵自由,能力才能从灵里流露出来。能力在信徒身上所表显的,并不同量。信徒各各他的经历有多少,他五甸节的经历也有多少。如果灵真是轻快,圣灵就能工作。

      但在作工的时候──特别对个人──有时也有灵关闭的经历。这也有是因对方所致的,或是因为你所遇见的人,有特别的情形,所以你的灵觉得关闭。有时是因没有公开的灵和心思,没有领受真理的能干,或者心思里有不正当的思想,以致阻止了灵的流出。别人若有这样的情形,就叫工作者的灵,觉得好像关闭一般。在许多时候,我们只看来者的态度,我们就知道我们能否对他作属灵的工。如果我们觉得我们的灵,被他所关闭,我们就不能将真理传扬给他。

      如果我们的灵觉得关闭,我们勉强作工,就恐怕所作的工,并不是从灵而出,乃是心思的出产品而已。惟有从灵所作出的工,才有永久有效的结果。从心思出产的,无论如何,总是缺乏灵力。如果我们不是先用祷告和预备的工夫,将人的障碍除去,以致我们能有自由的灵,将神的话语传开,我们的工作,就要失去效力。信徒必须学习如何随着灵而行,以致他能知道如何在灵中工作。

 

灵工的开始】开始作一件事是非同小可的事。信徒并不可因这事是美好的,是需要的,是有益于人的,就冒昧去作。这些并不足以表明这工夫是合乎神旨意的。神也许要兴起别人去作这工,或者,祂喜欢这工夫暂时停顿。虽然,在人看来,未免有些难舍,但是,神知道如何办法。所以,美好、需要、有益,都不足为我们工作的指引。

      使徒行传是我们工作最好的借鉴。在那里我们并没有看见谁献身作传道、立志作主的工夫、变作教士、来当牧师等等;我们所看见的,乃是圣灵自己分派人,自己差遣人去作工。神并没有征求人献身来作工,神只差遣祂所要的人。我们看见,没有一个人是自己拣选要作这工的,都是神拣选祂工作的工人。人肉体的意思,在此并没有地位可站。神如果要,就是一个扫罗也没法抵挡;神如果不要,就是西门也没法用钱买。神是一切的主,神管理祂自己的工作,不许一点属人的夹杂在里面。并不是人来作工,乃是祂打发工人出去。所以,灵工的起始,必须亲受主自己的呼召;并非因传道者的劝勉,亲友的怂恿,或自己的性质和圣道更为接近,所以出来作工。没有穿肉体的鞋的人,能够立在神工作的圣地上。多少的失败、虚费和纷乱,都是因有人自己来作工,没有受差遣去作工。

      就是人已经选定了,也不是被选的工人就可以自由行动了。就肉体看来,世人实在没有别的工作比属灵工作更束缚了!我们在使徒行传里所读的,都是圣灵对说、主对他说、圣灵向他说、被圣灵差遣、圣灵禁止他们;作工者除了听命之外,并没有权柄,可以自己主张什么。当日使徒们的工作,并没有别的,就是在直觉中知道了圣灵的意思,就顺着去行而已。这是何等的简单呢?如果灵工是要信徒自己怎样用功来筹划、来打算、来支配、来操心,就除了那些天然有才干、聪明和学问的人以外,就无人会作了。但是,神乃是将一切属肉体的完全丢开。只要信徒的灵向主是圣洁的,是活泼的,是充满能力的,他就可以听主的调度。而作最有效力的工。神从来没有将支配工作的权柄交给信徒,祂只要信徒听祂在灵中所要告诉他们的。

      虽然撒玛利亚有了大复兴,然而,腓利并不负在那里作继续培养的工作,他应当立即离开,到旷野去救一个外邦的太监。虽然,亚拿尼亚从来没有听见过扫罗归主的事,照着理性看,到他那里去代祷,乃是送命,但是,他不能自己作主。虽然犹太人的规矩是不应当到外邦人的家,和他们交往的,但是,圣灵既说了,彼得也不能抵挡。虽然保罗与巴拿巴已经被圣灵差遣了,然而,圣灵仍有权柄禁止他们往亚西亚;然而,下一次却引导他到亚西亚设立了以弗所的教会。所有的工作,都在圣灵的手中,信徒不过服从而已。如果照着人的思想和好恶,就当日有许多当去的地方不去了,不当去的地方却去了。这些经历就是告诉我们说,我们所跟随的,并非我们自己的思想、理由、好恶、决断,乃是圣灵在灵中的引导;这些也是告诉我们说,圣灵并非借着我们的思想、好恶和决断来引导我们,反之,我们的思想、好恶和决断,多是与圣灵在灵中所引导我们的完全相反。如果使徒们不能随着他们的心思、情感和主意而作工,就我们呢?

      神所有呼召我们去作的工,都是在灵的直觉中(看第五部第一章)启示我们的。信徒如果就是照着心思的思想、情感的作用,和意志的欲望而行为,就要走出神的旨意之外。惟有从灵生的才是灵,别的都不是。信徒所有的工作,必须在相信等候神以后,而在灵中受启示才可以,不然,肉体就要进来了。神所有召我们去作的,祂都必定赐给我们灵力去作。所以,这里有一个最好的原则,就是千万不要作工过于我们灵里的力量。我们如果作工过于我们的灵,我们就汲取自己的能力来帮助;这是苦脑的初步。伸张着作工,叫我们不能随从灵而行,也不能作实在的灵工。

      现在的人几乎都是以理性、思想、理由、感情,感觉、喜好,愿意、欲望等作为作工的标准。但是,这些都是出于魂,所以,没有属灵的价值。我们必须知道这些东西,乃是一个好仆人,并非一位好主人,我们若跟从了它们,就要失败。属灵的工作,必须出自灵才可以。神并不在灵以外的地方,将祂的旨意相启示。

      不只如此,当人家需要属灵帮助的时候,工人千万不要让属魂的感觉来胜过属灵的关系。除了清清洁洁的要帮助灵性之外,其它属魂的感觉,都是害人的。这常是工人的危险和陷阱他爱心、爱情、挂心、担忧、趣味、热心等等,都应当完全受灵的指引才可以。就是因为不遵守这个律法,所以,有的基督工人竟然因之而有道德和灵性的失败。如果我们一方面让天然的吸力和属人的爱慕,另一方面让天然的恨恶和属人的寡情,来支配我们的工作,结果就是失败的,工人的生命是荒凉的。在许多的时候,就是在最亲爱的人身上,肉体上的关系也应当放在次要的地位──有时还是完全不理──才能得着属灵的结果。我们的意思和愿望,必需完全奉献给主。

      我们所当作的工,只有我们在直觉上知道是圣灵引导的,才可以作。肉体从来没有参加神工作的可能。我们属灵用处的大小,只看我们让十字架斩割我们的肉体有多深。并不是表面所成功的有多少,乃是神借着钉十字架的男女所作的有多少。就是存心为主啦,为好起见啦,热心啦,劳碌啦,奉主耶稣的名啦,为着天国的事工啦,都不足遮掩肉体。神只要祂自己作工,祂不要肉体来干涉祂。我们应当知道就是在事奉神上也是有献上凡火,非属灵的可能。这个乃是惹神的怒气的。一切的火,如果非圣灵自己在我们灵中点着的,就不过都是凡火,都是神所看为罪的。所有为神工作的,不一定都是神的工。为祂作,是不够的,问题是:到底是谁作?如果不是神自己从信徒的灵里作出来的,而是信徒自己的活动,和用自己的力量,就在神面前并不算数。一切出自肉体的,要和肉体一同败坏;所有出自神的,才会永远长存。惟有作神所吩咐的工,才会不落空。

 

灵工的目的】没有别的,就是要人的灵得着生命,或者已有生命的灵得着造就。如果我们工作的目的,并非注意到在人里面最深的灵,我们的工作就没有一点属灵的价值和效果。罪人所需要的,并非一种佳美的思想,乃是生命。信徒所需要的,也非更多的圣经知识,乃是什么足以喂养他的灵命的。如果我们所有的,不过就是佳美的段落、巧妙的比喻,深奥的意思,智慧的言语、明通的理论,我们就不过只会使人的心思多一种的思想,使人的情感多一番的刺激,使人的意志多一次的定规而已。作了许多的工夫,依然叫经过我们工作的人,灵死而来,灵死而去。罪人的需要,并非更好的理论,更多的眼泪,更坚的立志,他所需要的,乃是灵的复活。就是一位信徒,他也非需要外面的人的造就,他所缺乏的,就是更丰盛的生命,可以叫他的灵长大的。我们如果专注意人外面的人,而忘记了人里面的人,就是人的灵,就我们所有的工作,是完全的、绝对的、始终的虚空。这样的工作,和没有工作是一样的,也许更坏,因为反空废了光阴!

      人可以受感动,流眼泪,认罪过,明白道理,承认赎罪的有理由的,对于宗教生了兴趣、立志、悔改、签名、读经、祈祷、复兴得着快乐、作见证,然而,其人的灵可以尚未得着神的生命,和从前是一样的死,因为这些,人的魂都可以作得来的,不管他的灵是死是活。我们并不轻看这些,然而我们知道灵若没有活过来,这些就不过是没有根的麦芽,一经日暴,就要完全枯槁。灵的重生在魂外面可以有这些的表显,然而在他全人的最深处,却接受了一个新生命,叫他能认识神,和祂所差来的耶稣基督。如果灵没有复活,以致会在直觉上认识神,就所有的工作没有一点的属灵效果。

      我们应当知道,假信、假重生乃是一件可能的事。许多人将会悟和相信混了。会悟不过是心思里明白了这道是有理由的,是可信的。相信在圣经里的意思,就是联合;相信主耶稣为我们死,就是联合自己于主耶稣的死里。人可以明白道理,但他不一定相信主耶稣。我们所最注意的,就是人不是因着自己的行为得救恩,乃是因着相信神的儿子得永生。但是,人总得相信神的儿子。许多人相信赎罪的道了,但是,他并没有相信赎罪的救主。人可以将羔羊的血盛在盆里,但他也可以不将这血涂在心门上。重生也是可以假冒的!多少所谓的基督徒,他们的生活,和已经真重生的比起来,好像都是一样的。他们也很清湿,也很敬虔,也很肯助人,也会祷告,也常读经,也常来聚会,也很有爱心!并且也出力救人来信基督。他们虽然有了这些,并且也说主耶稣是他们的救主,他们有一个根本的缺欠,就是他们没有直觉上的认识神。他们可以听,也可以谈到神,但是,他们并不认识神,对神没有个人的认识。我的羊认识我,也认识我的声音(约十1416)。不认识主,不认得主的声音的,并不是主的羊。

      人与神的关系既是从重生起首,而且都是在于灵里面的,就我们所有的工作,都当在此点着重才可以。如果信徒要有表面的成功,目的不过要使人热心,奋兴,他就要看见,他所有的工作没有一点属神的在里面。我们知道了灵的地位之后,我们的工作应当有一个根本的推翻才可以。我们并非没有目标,随着我们以为善的去作,乃是明有目的,要建造人的灵。从前虽然注重属乎天然的,现在应当注重属于神灵的。所以,灵工的意思,并没有别的,不过就是我们藉灵而作工,要叫人的灵活过来而已。其它的工作,都不是灵工。

      我们如果真知道我们自己所有的一切,没有一点足以叫人得生命,我们就要看见自己是何等的没有用处。如果真丝毫不靠也不用自己的什么,我们就要看见自己是何等的软弱。到了此时,我们才知道,我们里面的人,我们的新我,我们的属灵生命,到底有多大能力。平日因为我们太常靠着魂而活了,所以,我们不知道我们的灵是何等的没力。现今旁的魂的帮助都取消了,专倚靠灵的能力,才知道自己的灵命只有这么大。如果我们也不再要使人心思明白,使人的情感受感动,使人的意志立志,而只要人的灵得生命,我们就要看见除了圣灵真用我们之外,我们实在绝对的没法叫人得生命。这等人不是从血气生的,不是从情欲生的,也不是从人意生的,乃是从神生的(约一13)。神如果不生他们,我们真没法子生他们。到了此时,我们才知道所有的工作,都是神作的,我们不过是虚空的器皿而已。我们里面没有什么能生人的,人里面也没有可以生自己的。乃是神由我们的灵倾倒出祂的生命。所以,灵工没有别的,不过神自己所作的工而已。凡不是神所作的,都算不得灵工。

      我们应当求神启示给我们看,叫我们知道祂的工作是什么性质,是何等伟大;也知道要作祂的工是如何的需要祂的大能大力,我们才会知道我们的己意真是愚顽,我们的自恃真是好笑,我们所有的工作,不过都是死行而已。虽然在许多时候,神也曾施特恩,叫我们的工作,得着越过我们所当得的效果;但我们不应当以为我们现在更可以如此作了。这样属乎自己的作为乃是无用的,也是危险的。我们必须知道,神的工作并不是热切的空气、吸引人的环境、浪漫的思想、诗意的想象、理想的眼光、理智的暗示、热情的感动,和不时意志的奋兴,好叫人能够长久热心所得作成功的。如果灵工不过是梦想的,并非实际,就这些的方法尽可以用。如果灵工真是可以叫人的灵重生、复活、得着新生命就若非神自己叫主耶稣从死复活的大能大力来作工,是不行的。

      我们应当看见,我们所给人的如果不是神的生命,就我们所作的,在天上是没有称赞的。无论我们的工作是充满了理论、情感,和使人立志的话语也好,或者我们的工作是与理性、感觉,和刺激是完全相反的也好,凡不是从圣灵所住的灵所发出来的,都不会叫人得着生命。假冒的灵力,虽然也会发生类似的结果,但是人的死灵总不会从之得生命。什么都得着了,但是,灵工的目的,却没有得着。

      我们的目的如果真是要人得着生命,就我们所用的能力必须是神的能力方可。如果我们利用魂的能力,我们就要看见自己失败,魂虽然是活的(创二7),但是魂不会叫人活,叫人活的乃是灵(约六63)。主耶稣末后的亚当,(就是)成了叫人活的灵(林前十五45)。祂却将祂的魂倾倒,以致于死(赛五三12)。所以,作主耶稣生命运河的人,也应当将魂生命交于死地,而借着灵生命来作工,才会叫人重生。不然,魂生命虽然美丽,但它却无生产的力量,汲取天然的生命来作灵工的能力,乃是不可能的。旧造断不能作新造的根源。旧造永不是新造的助手。如果我们受圣灵的启示,借着圣灵的力量,我们的听众要在自责之中,就蒙神叫他的灵活过来。不然,我们所讲的道,就要变成佳美的理想,他们也要受一时的刺激,再后就没有别的事发生了。话语虽然是不一样的,但在倚靠灵力的,就要变为灵的生命;倚靠已力的,就要变为人的理想。并且利用魂力所作的工,叫人要求这样的感觉和理想,一次甚于一次;因之,他们就围绕着一个能以这些给他们的人。不知者以为这是属灵的成功,人得的不少了,但知者就看出他们在灵里尚是没有生命的,因为他们的灵还不会活动。这样的工作在宗教的事上,好像鸦片、酒精之于身体一般。人所需要的是生命,并非理想和刺激。所以,信徒们并没有别的责任,不过奉献自己的灵给神作器皿用,而将一切属乎他自己的,交于死地。神本来可以大用祂的儿女作生命的运河,使罪人得救恩,圣徒得造就,都是信徒一面将自己的灵塞住了,另一面将自己所有的给人,以致听众不过接受作工者所有的思想、理由、情感而已,而至终没有接受主为救主,而叫已死的灵活过来。如果我们明白我们的目的乃是使人的灵得生命,我们自己就自然当有相当的预备。如果我们真是失丧魂,倚靠灵,我们就要看见主从我们口里所发生的言语,仍然是灵,是生命。

 

灵工的停止】属灵的工作常是顺流──在圣灵的水流中──而下,没有丝毫的勉强,没有用肉体力量的必须,这并不是说,并没有世人的反对,和仇敌的攻击,意思乃是在主里面,总是觉得有主的膏油抹涂。当信徒的工作尚是为神所需要,他就在无论何种的艰难中,总要觉得自己是在圣灵的水流之中。圣灵原是为着发表灵命的。这种的工作是很自然的,是发展而又发展灵里面的生命的。

      但是,在许多时候,神许多仆人因为受了环境的催促(或者其它的原因),就在不知不觉之中,叫他所作的工变为机械式。信徒一有这样的感觉时,当查考看,到底这种的机械尚为圣灵所需要的,或者已经完成了祂的用处,而神现在要召开祂自己的器皿。主的仆人们应当知道:工作开始是属灵的──属乎圣灵的,不一定继续下去都是属灵的。因为有许多的工作原是从圣灵来的,但是,后来圣灵──不是人──已经不需要这工作了,而人却继续作下去,以为圣灵所开始的,永远都是属灵的。这样,就叫属灵的变成属肉体的。

      一位属灵的信徒,绝不会在机械式的工作里,看见圣灵的膏油。当神已经不再需要一种工作了,信徒若因着那工作外面的组织──这不一定都是有形的──而继续下去,他就在圣灵的能力之外,必须吸取自己的力量,以供给这工作的要求。当灵工应当停止,而信徒尚不停止,他就必须使用他的魂力和体力来作工。在真正属灵的工作里,信徒应当完全弃绝他自己的脑力、天才、恩赐等等,才能为神作有结果的工作。但是,在不是圣灵叫主领的工作里,若非有信徒自己的脑力、天才、恩赐等,就立刻不行。

      工人应当儆醒察看,到底圣灵是在他工作的那一部分抹膏,好叫他知道如何与圣灵同工,而随着圣灵能力水流之所在而作工。信徒的责任就是注视圣灵水流的所在,而跟从那水流。如果一种的工作,再没有神的加油,已经出了圣灵的水流,叫作工的有了一种沉闷停滞的感觉,而在这工作之外,他能够得着一个水流,这工作就是应当停止的了。有属灵分别力之人,要比别人分别得更快。现在的问题,就是圣灵的水流是在那里,是向那里而流。一切工作──不管起初如何──凡会压制灵生命,而不能作发表灵生命之寄托者,或者阻挡圣灵,叫祂不能在生命和胜利上流露,这工作就已经是一个妨碍了。如果不是完全取消,就是应当更正,叫他顺服灵里的生命,或者信徒对这工作的关系应当改变。

      在信徒的灵历中,有不少的人可作那些缠在组织──有形无形都有──里,以致摧残他自己的生命的工作的例子。起初神的仆人受了灵的能力;神大作工。蒙拯救得造就者甚多。现在就应当有一种的组织、办法,以保守所得着的恩。因着需要、请求、(也许有时)命令的缘故,这仆人就应当作培养的工夫。这样,他就被环境所捆绑,不能再自由的跟从圣灵了。这样,他的灵命就渐渐的退下来;然而,那外面有组织的工,仍然是很兴旺的继续着。这是许多人失败的故事。

      今日在灵工中,有一个惨像,就是工人以他的工作为一个重担。也不知道有多少的人常说:我因着事──工作──忙,连与主交通的时候都少了。我盼望能够有机会暂停工作,去灵修一时,再来作工。这真是危险。我们的工作必须是我们的灵与主交通的结果才可以。所有的工作,应当都是一个喜乐,都是灵命的满溢才可以。如果工作变作一个累赘,工作将灵命和主耶稣隔开,这个工作,就应当立刻停止。圣灵的水流,既已更改,就应当找它所在的地方,去跟从它。

      圣灵停止我们的工作,和撒但的阻挡是大有分别的。但是,此二者常是为人所混乱的。如果神已经说停了,而信徒尚是继续,他就要从借着灵作工堕落下来,而用自己的脑力、才干、气力来支持。他虽然抵挡仇敌,然而,并无圣灵的膏油,也不能得胜,因这争战原是假的。当信徒看见一有灵性上的阻挡时,就当分别这个到底是从神来的,或者是从仇敌来的。他如果在灵里抵挡仇敌:如果是仇敌的阻挡,就当他借着祷告与神一同前进时,就要释放自己的灵;如果不是,他若前进,神要叫他自己的灵更受压制,觉得重担,没有自由。

      所以,神的仆人们,在现今的时候,应当除去一切神所没有给他的工作,除去他早已当除的工作,除去一切包揽的工作,除去一切不是从灵来的工作,除去一切压制灵、叫信徒离开灵的工作,除去一切虽然良善、却是看守信徒使他不能更高尚者的工作。―― 倪柝声《属灵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