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交通

 

      我们人如何借着体与物质的世界交通,我们也如何借着灵与属灵的世界交通。这个与灵界的交通,并不是用心思的,也不是用情感的,乃是用灵的,用灵的直觉的。当我们明白了直觉的功用之后,我们就很自然的明白了神人交通的性质。人要敬拜神,要与神交通,必须有与神相同之性质才可以。神是灵,所以拜祂的必须用灵(约四24)。不同的性质断不能交通。因此,未重生者──灵未复活的,和已重生而不用灵来敬拜者;都不会与神有切实的交通。虽然有许多美好的感想,强烈的情意,但是,总不会进入属灵的实际里,而与神有个人的交通。我们与神的交通,是在我们全人的最深处,是在比我们的思想、感觉和主意更深的地方,是在直觉上与神交通的。

      哥林多前书二章九节至三章二节那一段的圣经,将人借着灵的直觉与神交通,而明白神的事,说得很清楚,我们现在要详细一看。

 

人心】九节:神为爱祂的人所预备的,是眼睛未曾看见,耳朵未曾听见,人心未曾想到的。这里是说神和神的事。祂所有的作为是人的外体(眼睛、耳朵)所未见过、听过的,并且也是人的内心所未曾想到的。这人心是人的悟性、心思、智力。人的思想不能想到神的作为。神的作为是远超过人的思想的。因此要明白神,与神交通的人,光用思想就达不到神那里。

 

圣灵】十节:只有神借着圣灵向我们显明了;因为圣灵参透万事,就是神深奥的事也参透了。圣灵参透万事,灵非用心思将万事想出来。圣灵知道神极深奥的事。人所不知道的,祂都知道,祂借着祂的直觉参透了一切。所以神能够借着祂向我们显明我们心所想不到的事。

      这是一个显明,并非用思想而后有的明白。我们人的心已经是不会想到的,所以,现在断非再用思想来想。现在乃是一个显明,就是一个启示。不必思想的辅助,神不用我们的耳朵、眼睛和心思而显明叫我们知道。怎样显明呢?下二节就答复我们。

 

人的灵】十一至十二节:除了在人里头的灵,谁知道人的事;这样,除了神的灵,也没有人知道神的事。我们所领受的,并不是世上的灵,乃是从神来的灵,叫我们能知道神开恩给我们的事。惟有人灵知道(不是明白或领会)人的事。也惟有圣灵知道神的事。人灵和圣灵都是直接知道事情,并非推想,也非搜索。所以他们都是借着直觉(非心思)而知道的。

      既是惟有圣灵知道神的事,我们就惟有领受圣灵才会叫我们也知道神的事。世上的灵,乃是与神断绝交通的灵,它虽仍是一个灵,但是,已经死了,所以,它不能叫我们与神交通。

      神的圣灵知道神的事,所以,我们在灵里接受圣灵在直觉上所已知道的,我们就也知道神的事了。所以这里就说:我们领受从神来的灵,叫我们知道神的事。

      但是,我们怎样知道呢?十一节告诉我们说:我们人是借着我们的灵来知道。这样就很明白了。圣灵将祂在直觉中所知道的一切事,启示给我们的灵看,叫我们也在灵的直觉上知道祂所知道的。这样看来,我们乃是借着直觉知道圣灵所显明的事了。并且圣灵显明神的事时,也是显明在我们的灵里,因为从神看来,除了人的灵之外,没有别的机关在人里面实在会知道人的事了。因此,圣灵并不是将神的事显明给我们的心思晓得,因为祂知道心思是没有知道神的事的本事的。心思并不是知道属人的事的机关。心思虽然会思想,也会想出许多的事来,但它并不能说,它知道这些事,因为知道人的事,除了灵之外,再没有别的了。

      在这里我们就看见,神是如何重看人重生的灵。人如果还未重生,他的灵就还是死的,神就没法子将属神的事显明给他看。虽然他可以有一个最聪明的头脑,但他对于神的事总是莫名其妙的。神同人的交通和人对神的敬拜,惟有靠着这个重生的灵作结合的地方;没有这个重生的灵,神人中间就是隔绝的,祂不能到这边来,他也不能到那边去。这是因为除了人的心思、情感和意志之外,人的直觉还是死的,不会知道圣灵的意思,所以,无从晓得圣灵的启示,灵先活过来,乃是神人交通的第一步。

      人乃是自由意志的,他有主权能定规他自己的事情。所以,就是当一个罪人得着重生成功为一位信徒之后,他尚有许多的试探。因为愚昧或成见的缘故,许多信徒并不让他的灵和灵的直觉,得着正当的地位。神是看这个灵是祂与人交通的独一地方,也是人要敬拜祂与祂往来的唯一所在。但是信徒却随着他的心思或情感而行,在许多的时候,几乎置直觉的声音于不顾。他行事为人的规则,就是随着他自己所看为有理由的、美好的、喜欢的、有兴趣的去行为。就是有愿意遵行神的旨意的心,也是多以心中忽然的思想,或者较为有理由的思想,算为神的旨意而行,并不知道他所当跟从的,乃是灵借着直觉所发表出来的意见,并非他自己的思想。就是有时愿意听直觉的声音,但是却没有保守自己的情感在安静的地位,以致心潮起落,混乱了直觉的声音。因此,随从灵而行,就变为信徒生活中偶然的事情,并非日常生活长久的经历。

      对于如此初步的明白神的旨意,既都如此,就难怪没有更深奥的启示了。这样自然无论是神对这世代末了的计划,属灵争战的实际,和圣经深妙的真理,都不会真正在灵中知道了。并且就是在敬拜神的事上,也不过是随着自己所想为好的,或者随着一时情感的作用而行罢了。在直觉中与主的交通,自然变作绝无仅有的事。

      信徒必须知道,惟有圣灵知道神的事,而祂知道神的事的法子,乃是借着直觉,并非借着思想,所以惟有祂能将这知识传给人。然而接受知识者必须照着祂接受这知识的法子才可以。这意思就是,我们也应当借着直觉来知道祂(圣灵)借着直觉所知道的。这两个直觉的联合,就是说人得以知道神的事。

      十三节:并且我们讲这些事,不是用人智慧所指教的言语,乃是用灵所指教的言语,将属灵的话,解释属灵的事。现在是说到怎样将这在灵中直觉所知道的神的事讲给别人听。属神的事已经在灵中知道了,现在的责任就是将这些事传扬出来。使徒说,他讲这些在灵中所知道的事,并不是用人智慧所指教的言语。人的智慧乃是属乎人的心思的,乃是人头脑的出产品。使徒说,他并不用心思里所想出来的言语,来讲他在灵中所知道的神的事。使徒保罗的智慧本来是甚大的。他很会想出许多新奇的言语,他知道他应当如何讲法,用什么比喻,分多少段落,他会利用天然的口才,使听他的人完全明白他的意思。但是,他说,他不用这些从人智慧而来的言语。这就是说,人的心思,不特在知道神的事上,是没有用处的,就是在述说属灵的智慧上,也是没有首要的用处。

      他乃是用灵所指教的言语来讲。这就是他在直觉里所得着圣灵的指教。一个信徒的生活,除了在灵的里面,并没有别的是再有价值的了。就是述说属灵的知识时,还应当用属灵的话语。直觉不只会知道圣灵所启示给我们的是什么事,并且会知道圣灵指教我们用什么话语来述说祂所显明的事。在许多的时候,信徒受了神的启示知道了一件属神的事,他打算将这事传给别人,好像自己是顶清楚的,顶知道意思的,但是,无论如何说法,说来说去,总是觉得词不达意。这就是因没有得着灵中的话语。有的时候,当信徒在主面前等候的时候,好像在他中心的地方有了什么升起来一般,也许不过就是几个字。他借着这几个字就会在一个聚会里将神所启示的完全述说出来。他就看见神真用他为祂作见证。

      这样的经历都是对我们说,圣灵赐给我们口才的紧要。口才是有两种的,一是我们天然所有的,一是圣灵在灵中所赐的。使徒行传二章四节的口才,在灵工上是不可缺少的。天然的口才无论怎样好,总不会把神的事真说出来。就是自己以为都说好了,还不能达出圣灵的意思来。惟独属灵──在灵得着──的话语,才会说出属灵的知识。有时我们有了主的信息在我们的灵中了,它在里面好像是迫着我们,焚烧我们,叫我们觉得有一个负担压在那里,但是,我们没法解除。在这个时候,我们就是等候圣灵赐口才,好让我们将这灵中的信息讲说出来,叫我们卸去负担。如果我们没有在直觉里得着圣灵所赐给我们的言语,而径用人智慧的言语来代替,我们要看见所有属灵的用处都没有了。这些言语,不过叫人觉得你所讲的理想真是不错而已。有时我们有了许多属灵的经历,自己不知道如何发表,但是经了别的信徒一语道破之后,我们才知道当日经历原来是有这个意思的,但是,我们自己还不明白。这就是因为主还没有在我们的灵中以明白的言语指教我们。但到了这时,我们才听人用最平常的言语说出我们从前的经历。

      属灵的事,必须用属灵的话来解释。我们必须用属灵的方法,来达到属灵的目的。这是主今日所特别用功指教我们的。目的是属灵的了,这不完全,方法手续也必须是属灵的。属肉体的,无论是什么,总不会成功属灵的。我们若盼望我们的心思和情感,来成功属灵的目的,就是要苦水的泉源发出甜水来。无论是寻求神的旨意,是遵守神的命令,是传扬神的信息,凡一切与神交通的事,惟独在直觉里和神交通而行的,才有用处。如果我们是借着自己的思想,利用自己的天才,使用自己的方法,就我们所作的,在神看来,都是死的。

      我们的圣经还有小注,以为这末了两句或可译为:将属灵的事,讲与属灵的人。这也是最有意思的。这是与下一节相连的,我们合在下一节看。

 

属魂与属灵】十四节:然而属魂的人不能接受属圣灵的事,反倒以为愚拙,并且不能知道,因为这些事乃是用灵来看透的。我看这样翻,更会达出原文的意思。

      属魂的人就是那些尚未重生,没有一个新的灵的人。他们没有直觉,他们所有的不过是魂的心思、情感和意志而已。叫他想理由,按着情理来决断,说自己所喜欢的是什么,那是会的,但是在根本上他们没有重生的灵,所以,他们不能接受神圣灵的事。神是在人的直觉里将祂的事显明给人知道,属魂的人虽会思想观察,但是,他缺乏这个直觉的本能,所以不能接受神所显明的,所以,在这里我们看见人本来所有的是没有用的。人自己所有虽多,但是,没有一件能代替直觉的工作。神并非故意这样的居奇,以为祂在重生时所赐给人的灵和这灵的直觉,是怎样远超过人本来所有的一切。因为人在灵性对神乃是的的确确的死了。所以,神实在是没有法子将祂的自己,和属祂的事,传递给人知道。在人里面没有一个机关是会接受神的事。一个属魂的人,他所包括的一切,其中没有一件是会与神交通的。就是人所最看重的心思、智力、理性,也是与人的情欲等一样的败坏,一样的不明白神。所以,不特未重生者欲借着思想和神来交通是永不可能的事,就是已重生的信徒,如果不是借着他重生的灵来与神交通,而欲用他的思想和观察来明白属神的事,也是绝对不行的。因为一切属乎我们的,即或在重生之后,它的功用总是不改变的。思想还是思想;决断还是决断;总不会变作与神交通的机关。

      属魂的人不特不能接受而已,并且,他反要以为愚拙。这又是说到人的心思。照着他的心思看来,借着直觉所知道的事完全是愚拙的。因为多是说理说不通的,出乎人情之外的,和世界的理性是反对的,连与常人的常识也是抵触的。心思喜欢一切合乎逻辑的,可以让它分析的,迎合自己天然心理的。但是,神一切的行为却不按着人的定律而行,所以在他看来是愚拙的。这章所说的愚拙,乃是指到主耶稣钉十字架的。这十字架的道,不只说出一位代死的救主,并且也说出一切同死的信徒。凡一切属乎信徒自己的,都应当经过十字架的死。这个如果是一个理想,心思就也许要接受,但若要实行,心思就要反对了。

      属魂的人既不能接受,自然他就不能知道。接受是在先,知道是在后。能否接受是试验这人有没有灵。能否知道,是表明这人有没有直觉。应当先有灵,然后才有接受神的事的可能。既然有灵,也接受了神的事,直觉就才有机会知道神的事。除了人的灵之外,没有能知道人的事,属魂的人所以不能知道的缘故,是因他没有(新的)灵。所以,没有直觉来知道。

      使徒底下就说出属魂的人两个不能的缘故,因为这些事乃是用灵来看透的。我们能否看见圣灵在这里一再的注重人的灵是人与神交通的机关昵?这一段圣经的中心点,没有别的,就是证明、表明、阐明人的灵借着神的灵是与神交通、知道神的事的根本,除此以外,再没有别的了。

      物各有它的用处,灵的用处就是看透神的事。我们并非抹煞心思、情感和意志。这些也有它们的用处。这些乃是站立在次要的位,它们应当受约束,它们不应当管理。心思应当俯伏在灵的约束之下,随着直觉所知道的神旨而行。心思不应当自己出了思想,叫全人来随着它的思想而行。情感也应当服从灵的指挥。它所有的爱和恨恶,都当照着灵的主张,不应当自随已意。意志也应当听从神在直觉里所表明的旨意。意志不得不顾直觉所知道的神旨,而另有意思。如果心思、情感和意志都是保守在次要的地位,信徒就会在灵程上很快的前进。乃竟不出此,而以心思、情感和意志为主,将灵的地位销灭了。自然难怪没有属灵的生活,也没有属灵的用处。灵必须归到它自己的地位,信徒必须在灵那里等候神的启示。灵如果不高升上来,人就自然不会看透惟独灵才会看透的事。因此,上一节就说,将属灵的事,讲与属灵的人。因为惟有灵锐利的人才会知道灵里的事。

      十五节:属灵的人能看透万事,却没有一人能看透了他。属灵的人,就是一位以灵为主的人,他灵的直觉是非常锐利的。并没有属魂的心思、情感和意志来搅扰灵的安静。他的灵是能执行它的职务的。

      为什么属灵的人能看透万事呢?因为直觉靠着圣灵来得着它的知识。为什么没有一人能看透了他呢?因为没有一人知道圣灵如何感动他的直觉,和他直觉所感觉的是什么。如果信徒的知识是借着他的智力而有的,就除了一些天分高的人之外,没有一个能看透万事了。这样,就学问、属世的知识教育,是不可少的了。如此就人也会看透了他。因为和他一样或更聪明的人,就会明白他思想的来踪去迹。但是,属灵的知识却是以灵的直觉为根本;如果其是属灵的,有了敏锐的直觉,他的知识就是无限无量的了。因为虽然他的心思是很迟钝的,但是圣灵会带领他进入属灵的实际里,并且他的灵也会光照他的心思。圣灵这样的启示,真有出人意料之外的。

      十六节:谁曾知道主的心去教导祂呢?但我们是有基督的心了。这里是一个问题。世上没有一人曾知道主的心去教导祂。因为所有的人都是属魂的。知道神的方法惟独是借着直觉。那里有一个没有灵的人曾知道神的心呢?这一个问题就是证明上一节末了一句的话。为什么没有一人能看透了属灵人呢?因为尚没有一人曾知道主的心。这些人自然都是指着属魂的人说的。属灵的人知道主的心,因为他们有锐利的直觉。但是属魂的人不能知道,因为他们没有直觉,所以不能与神交通。属魂的人既不能知道主的心,就也不能知道完全顺服主心的属灵人。这就是这里的意思。

      但我们──意即我们与那些属魂人是有分别的。这个我们,包括所有得救的信徒,虽然其中也许还有许多是属乎肉体的。但我们是有基督的心了。我们这些已经得着重生的,无论其是婴孩,或者已经成人,都有基督的心了,都知道基督的意思了。因为我们都已经得着这复活的直觉了。所以,我们能知,也已知基督对于我们的将来是如何预备(9)。属魂的人不知,但我们这些重生的能知,分别就是在乎有灵无灵(19)

 

属灵与属肉体】三章一至二节:弟兄们,从前我对你们说话,不能把你们当作属灵的,只得把你们当作属肉体,在基督里为婴孩的。我是用奶喂你们,没有用饭喂你们;那时你们不能吃,就是如今还是不能。这几句话是紧连着上文的。并且这里的教训,是从上文一气贯下来的,都是讲论人的灵的问题。我们知道圣经的分章分节,乃是后人为着便利,故如此分,并非圣灵如此默示。所以这几句话,应当与上一章的话合起来看。

      当我们还未说这两节的正意之先,让我们先看使徒保罗,他的属灵知觉是如何的清楚。他知道受信的人到底是那一种的人,是属灵的,还是属肉体的,完全受灵管理的,还是常被肉体的支配。他并不以为他的言语既都是讲论属灵的事,他就不管听他的人能接受与否,任意倾倒出来给他们。他乃将属灵的事,讲与属灵的人。并不是他自己有了多少,乃是听他的人能接受多少。这里并没有丝毫夸耀自己知识的意思。我们在此就看使徒如何是在灵中得着他所当说的言语。他有了属灵的知识,他也有属灵的言语,所以,知道如何对付程度不一的信徒。所以我们应当明白什么叫作属灵的言语,或圣灵所指教的言语。并不是装满神圣灵深奥的事的言语,就是属灵的言语。属灵的言语,乃是圣灵在灵中所启示的言语。不一定是很高深的,也许是很平常的,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但只因这些话是从直觉里知道是圣灵所指教的,就是属灵的言语了。讲了这些,就大有属灵的效果。

      使徒在上文已经告诉我们了,直觉是认识神,和与神交通,及知道神的事的独一机关。他也告诉我们了,每一个重生的灵都有基督的心,意思就是都明白基督所预备给我们的,将来到底是如何。现在他就更进一步,将所有的基督徒分作两等,一是属灵的,一是属肉体的。并将这两等基督徒的直觉能力不同的地方告诉我们。他在这两节所说的就是答应一种的疑问:如果人的灵会知道一切属人的事,如果属灵人会看透万事,为什么还有许多的基督徒,他们的灵已经童生了,还不大觉得自己是一个有灵的,并且,也不会借着这灵来知道许多深奥属神的事呢?

      为着回答这一种的疑问,使徒就说:乃是属灵的人能看透万事。基督徒虽然都已经有重生的灵了,然而,不一定所有的基督徒都是属灵的。还有许多是属肉体的呢!人的直觉虽然已经复活了,但是,人应当为直觉留地位,给直觉以工作的机会,不然,直觉就受了压制,不能与神交通,知道它所能知道的了。这里属灵的信徒,意思就是一个不随从心思、情感和意志而作事的人,乃是将这些都交给十字架,叫它们站立在服从的地位,直觉有完全的自由来接受神的启示,而打发心思、情感和意志去遵行的人。但是属肉体的信徒就不然。他们虽然已经重生了,他们的直觉也向神活了,他们很有机会可以成功作一个属灵的信徒;但是却被肉体所捆绑。肉体的情欲还是非常的强而有力,还是压制他们,叫他们去犯罪。肉体的心思,还是有许多放荡的思想、理由和计划;情感还是有许多血气的兴趣、爱好和倾向;意志还是有许多属世的断案、定规和意见。这么一来,信徒一天到晚随从肉体而行,就已经忙碌不休了,那里还有工夫来听直觉的声音呢?并且灵的声音,都是非常微小的,信徒如果非安静了一切,专心的来听,还听不见,何况肉体的各部分尚是一天起落不已呢?就是因为信徒被肉体所支配,受肉体各种的影响太多,就叫他们的灵觉有一点麻木,以致不能吃饭。

      圣经是将一个才重生的信徒比作一个婴孩,因为他在灵里面所得的生命,正像一个肉体婴孩一般的微弱。如果信徒不长久作婴孩,就完全没有错误,因为人未成人之先,总须从作婴孩起始。但是,一位信徒长久为婴孩,叫他的灵在重生时多大,过了几年仍然是那么大,就是不应当的。人的灵是会长大的,这灵里的直觉也是会长大变为更强壮的。一个才生的婴孩,他并没有自觉,他的神经也是很薄弱,是一生下来就是这么锐利的,信徒的直觉,也并非一重生便这样敏捷的。

      但是,属肉体的信徒,就是长久为婴孩而不长大,并非说,这个时候他并没有外面的克制罪恶,并非谓他们对于圣经的知识没有加增,他们并不竭力为主作工,或者得着圣灵的恩赐。哥林多的信徒对于这些都有。他们凡事富足,口才知识都全备,在恩赐上没有一样不及人的(林前一57)。照着人的眼光来看,这些岂不是长大么?口才长大,知识长大,恩赐长大,如果是我们,恐怕就要以为他们是最属灵的信徒了。但是,使徒说,他们仍是婴孩,属乎肉体的。这到底怎么说呢?难道口才、知识、恩赐的加增,都算不得长大么?我们在此看见一个最重要的事实,就是哥林多的信徒在旁的什么都长大了,但是,他们的灵并没有长大,灵里的直觉也没有更强壮。讲道的口才加增,圣经的知识加增,圣灵的恩赐加增,并不是灵命的加长!如果信徒的灵,向神交通的灵,没有变作更强壮、更锐利,就照着神的眼光看来,我们是丝毫没有长大的!今日多少信徒长大的方向错了呢?多少的人以为得救之后,所当求的就是更高的圣经知识,更好的传道口才,更多的圣灵恩赐,却忘记了应当长大的,乃是他与神交通的灵呢?口才、知识和恩赐都不过是外面的,直觉才是里面的。现今最可惜的一件事,就是信徒任他自己的灵为婴孩,而以口才、知识和恩赐,充满了他的心思、情感和意志。这些虽然是可贵的,但是,这些不能与灵的地位相比。神在我们里面所新造的,就是这个灵(或者称为灵命),应当长大成人的,也就是这个灵。如果我们误会了,不去求这灵命和它的直觉的长大,以致能更知道神,和属祂的事,而与祂交通,而要在魂的生命上多加丰富,在神看来,我们还是一点儿的进步都没有。我们的灵在神的眼光看来,乃是包罗万有,祂所顾念的,就是这个灵的长大。在祂看来,心思、情感和意志,无论加增了多少的口才、知识和恩赐,若无灵的长大,就在灵界里一文都不值。

      我们天天所希望的,就是能有更大的能力,更大的知识,更多的恩赐,更好的口才;但是圣经说我们就是得着了这些,也非谓我们的灵命已经长大了。反之,我们的灵命可以依然如旧,没有分寸的长大。使徒说哥林多的人,那时不能,如今还是不能。不能什么?不能用直觉来事奉神,用直觉来深切的认识神,用直觉来接受神的启示。哥林多的信徒始终不能这样。那时不能,意思当他们才信主的时候不能;如今还是不能,意思如今信主已经好几年了,已经满有口才、知识和恩赐了,还是不能。照着还是两字来看,使徒的意思,以为他们虽然充满了口才、知识和恩赐,但是他们的灵命,和从前没有口才、知识和恩赐时还是一样的,丝毫没有分别。真实的长大,乃是以灵和直觉的长大为标准,其余都是属肉体的。这几句话应当深深刻在我们的心里。

      最可惜的,就是现今的信徒在什么方面几乎都是有长大的光景,但是他的灵,和神交通的灵,总是没有长大。信主多年了,还是说:我并不觉得我有一个灵。我们的思想和神的思想是何等的不同呢!我们总是像哥林多人一样,打算用心思的智力去搜求许多所谓的属灵的知识,我们也真的得着许多了,但是,心思的长大,并非也不能代替直觉的长大。在神看来,我们是依然故我的。请我们从今记得神:所要我们长大的,并非我们的知识、恩赐和口才,祂只要我们的灵、灵命、灵的直觉长大。祂所盼望的,就是我们在重生时,所接受的新生命长大。旧造必须完全舍弃。不然就当我们满有口才、知识和恩赐时,祂还是说我们不过是属肉体,为婴孩,灵命无寸进的信徒!

      就是因为信徒太受肉体的影响了,所以他就不能成功为一个蜃灵人而吃饭。真实知道深奥的真理,惟独有锐利的直觉,会与神有不间断交通者才会。如果直觉依然是薄弱的,就不能不吃奶了。许多人已说过,奶乃是饭粮经过母者的消化之后而变成的。这意思就是属肉体的信徒,他不能(实在是不会)在直觉上与神有清楚的交通,所以,他们就不得不靠着比他老练的信徒,来将神的事告诉他们。老练的信徒,用直觉去与神交通,将所知道的化为属灵的奶告诉他们。在少年基督徒生活最起初的时候,主允许有这样的事,但主不喜欢祂的子民一生都是麻木不仁,和祂不能直接交通的。吃奶的意思没有别的,不过就是不会直接与神交通,必须经过人的传达而已。一位长大成人的,不过就是他的直觉练习得通达,知道如何分别而已。我们如果不会在直觉上与神往来,并且知道神的事,我们就虽然有许多的理想,也是没有用处的。哥林多信徒在口才、知识和恩赐上是最多的,但是他们的灵却是最不活泼的。所以,哥林多的教会是属肉体的教会。他们所有的,不过都是藏在他们的心思里罢了。

      这样看来,我们就能知道今日信徒和哥林多信徒一样错误的是何等的多呢?所以就用冷静的脑力来查考神学,来搜求圣经的隐意,要得着其中最好的解释。主的话是灵、是生命,他们却不以灵和生命来接受。他们就要饱满自己的知欲,欲将所得的著书告人,或讲给人听。虽然,意思、理论、要义,都是最好的,也好像是顶属灵的,其实在神看来不过都是死的,从这人心思出来转入别人心思里,并不是在灵中得着的。听他读他的人,也会说得着他的帮助,但是,什么帮助呢?叫这人的心思多得着一种的思想而已。此外,就再没有别的事情发生了。这样的知识,在属灵的效果上,是一点没得。惟独从灵出来的,才会进入人的灵;从心思出来的,不过进入人的心思而已。再深一步的说,惟独从圣灵出来的,才会进入我们自己的灵;圣灵借着我们的灵所发出来的,才会进入别人的灵。

 

智慧和启示的灵】在我们与神交通中,智慧和启示的灵是不可缺少的:求荣耀的父,将那赐人智慧和启示的灵赏给你们,使你们真知道祂(弗一17)。我们虽然在重生时已经得着一个新的灵了,然而这灵的功能,仍有许多尚未启发,仍是潜藏在灵里面。所以使徒在这里为那些已经得着重生的以弗所信徒祈求,愿意他们得着智慧和启示的灵,好叫他们能在直觉上真知道神。无论这智能和启示的灵是信徒灵中所已有潜藏的功能,因着祷告的缘故,被神所启发也好,无论是因着祈求的缘故,而圣灵加量进入信徒的灵中,叫他重新得着智慧和启示也好,这智慧和启示的灵,对于信徒与神交通的事上,是不可少的,和信徒因着祈求能够得着这灵,总是定规的。

      虽然我们的直觉是会与神交通的,但是,直觉需要智慧和启示。我们需要智慧来知道什么是出乎神的,什么是出乎自己的。我们需要智慧来认识仇敌的假冒和攻击。我们需要智慧来对付人。在千万的事情上,我们都是需要神的智慧,才不致于错误。我们是何等的愚昧呢!要事事都合乎神的旨意,是何其难呢!但是,神要赐给我们智慧。不是将智慧给我们的脑府,乃是将智慧的灵赐给我们,叫我们在灵中有智慧。神要叫我们在直觉里知道智慧,祂要借着直觉引我们到智慧的道路。我们的心思也许是依旧愚昧的,但是,直觉里却大有智慧。多少的时候,好像我们的智慧没有用处了;但是,在我们人的里面渐渐发生出一种感觉来,将智慧指示我们。智慧和启示是紧紧相连的,因为神所有的启示,都是智慧的启示。如果我们只是照着天然而活,我们就断没有法子会想出神的什么来。在我们血气里的人,无论什么都不过是黑暗的。神和一切属神的,并不是我们的心思所可得而想出的。就是灵活了,然而没有圣灵的启示,他们也不过是居住在黑暗里的。灵活了,不过是说灵现在有接受神启示的可能,并非谓灵自己会单独怎样行动阿。

      在我们与神的交通里,神常赐启示给我们。我们也当常求神启示。启示的灵,意思就是神在灵中的启示。所以智慧和启示的灵这一句话,不过要使我们明白神到底是在那里启示,在那里将智慧赐给我们。忽然的思想,并不是启示的灵。启示的灵是神在我们灵中运行,而叫我们直觉晓得祂的意思。神所有与我们的交通,除了灵以外,没有再在别地方了。

      这样的得着智慧和启示的灵,就是叫我们真知道祂。惟有在灵中得着神启示的,才会真知道祂,别的话不过是皮面的、想象的、肤浅的,所以,是虚假的。我们常说到神的圣洁、公义、慈悲、仁爱,和祂一切的德性。如果照着人的思想,好像也会想出神是这样的,也算知道神是这样的。但是这样的知识,不只是隔着玻璃观看,可说是隔着石壁观看。当一位信徒受神的启示,叫他知道祂的圣洁时,他才知道神是怎样住在光明里,为属罪恶、属天然的人所不可亲近的。他才会相形见绌,知道自己是如何污秽到无一点清洁的地位。我们中间应当有不少的人,有这个经历。我们试比较看,我们得着启示后,心目中的神的圣洁,和没有得着神启示的人所说的神的圣洁,是否两样的。彼此说的时候,话语也许是一样的,但是,当我们说的时候,好像我们话语的意思,是比别人不知道重了多少倍,并且我们好像是连全人的肺腑都并起来说一般。这就是所说的启示的灵。惟独在灵中这样得着启示的,才会真知道神。许多圣经的道也是如此。许多时候,我们早已在心思里明白了这道,我们也以为是很要紧的;但是,过了一时,神渐渐在灵中将这道启示给我们;那时之后,好像我们传说这道时,有另一种的注重。惟有启示的知道,才是真知道;其它都不过是心思的作用。

      我们如果是在外面搜求了许多关乎神的事,而非从启示中得着的,就这些不会感动我们自己,也不曾感动别人。惟有灵里的启示是有属灵的用处的。与神正确的交通,不过就是在灵中受祂的启示而已。不错,神的启示不多,但是,我们等候神启示,祈求神启示的时候多不多呢?终日劳碌,何如只按着启示而行呢?其实,我们如果肯以机会给神,启示是我们所可常得的。使徒的生活,就证明这个。

 

属灵的悟性】智慧有属魂的,也有属灵的。属魂的智慧,是从人的心思发出来的,但属灵的智慧,乃是神在灵中所赐给我们的。属肉体的人,如果他的悟性不好,智慧有差,虽然可以用教育来补救,却总不会改变一个人天然的秉赋。但是,属灵的智慧就不然。是可以用信心祈求而得的(雅一5)。一件事我们必须记得,就是在神的救赎法里,神是不偏待人的(徒十34)。祂将一切的罪人无论智愚,都安放在同等的地位上,他们无论对于什么,都应当有同样的得救。智者的全人如何是败坏的,愚者也如何都是败坏的。在神看来,智者和愚者的心思,乃是一样的没有用处。智者和愚者应当一样的得着灵的重生;就是重生之后,智者也并不会比愚者更容易明白神的道。我们如果在世人中找出一个非常愚笨的人,要他认识神,自然是非常之难的;但是,你若要使世人中最有智慧者来知道神,也是一样的难。这无他,因为这件事是应当用灵来看透的。他们的心思虽然不同,但他们的灵是死的,却没有两样。所以,是一样愚笨的。人天然的聪明,不会叫他丝毫更容易知道神和祂的真理。不错,智者比愚者容易讲得通,也容易理会得多,但是,这都不过是在心思的境界里,直觉上的不知道,二者并没两样。他们一样的需要灵的复活。

      就是在灵复活之后,我们千万不要以为智者因为更会理会的缘故,所以他的进步,就必定比愚者更快。若非他们的忠心和顺服有了不同,就他们在心思里所明白的虽有不同,在灵里的直觉知识仍是一样的。人的旧造,永远不是新造的根源。进步的迟速,可因忠心顺服与否而有异。天然的秉赋,总不会使人在灵程上优异的,在肉体上,人可因其秉赋与人不同之故,而得优先的权利。但在属灵上,所有的人都当从一个地方起首,经过同样的手续,得着同样的结局。因此,每一个重生的信徒,就是他本来已经是比人特别聪明的,也应当来得属灵的悟性,才会与神有正当的往来。没有什么能代替这个。

      愿你们在一切智慧上,属灵的悟性上,满心知道神的旨意,好叫你们行事为人对得起主,凡事蒙祂喜悦,在一切善事上结果子,在与知道神里长大(西一910另译)。这是使徒为歌罗西信徒的祷告。在这里,我们看见应当先有属的悟性,才会知道神的旨意。知道神的旨意之后,才会()行事为人对得起主,光事蒙祂喜悦,()在一切善事上结果子,()在真知道神里长大。

      人的悟性无论如何好,是不足以知道神的旨意的。知道神的旨意,和神交通,需要属灵的悟性。灵界里的悟性,才会进入灵界里知道神的旨意。血气的悟性虽然也可以领悟一些的真理,但是,这些真理不过就是停在他的心思里,而不会流通到生命来。属灵的悟性,因为是从灵里出来的,所以能将其所领悟的化为生命。我们在这里看见如何知道二字,都是与神相联的,没有一个真实的知道,不是从灵出来的。启示的灵,和属灵的悟性,二者是相辅而行的,神赐给我们智慧和启示的灵,神也使我们有属灵的悟性。因为我们在灵中所得的智慧和启示,必须有悟性来明白到底这样的启示有什么意思。启示是我们从神所得的,悟性是明白我们从神所得的启示。属灵的悟性会告诉我们到底我们灵中所有的动静是什么意思,叫我们明白神的旨意如何。我们与神的交通是借着灵来接受神的启示,借着灵的直觉来感觉有这启示,借着属灵的悟性来知道这启示的意思。并不是我们的悟性会想出什么来,乃是我们的灵光照悟性,它才知道到底神的感动是为着什么。

      从这两节圣经,我们看得很清楚,要使神喜悦,要结果,应当在灵里面知道祂的旨意。我们在灵里与神的关系,乃是神喜悦我们,使我们结果的根据。最虚空不过的,就是信徒一方面随着魂而行,而另一方面要得着神的喜悦。神所喜悦的,没有别的,就是祂自己的旨意。别的都不会满足祂的心。而信徒所最苦的,就是不知道神的旨意。我们虽然有许多的推想和搜索,但是,神的旨意好像都摸不着。这里告诉我们,知道神的旨意的法子,不是更多的思想、考虑,和按着人情的断定,乃是属灵的悟性。惟有人的灵会探知灵里神的旨意。因为灵有直觉能够知道神的动静。借着这直觉的悟性,信徒就可以知道神的旨意。

      当信徒如此的知道神的旨意,他就要在真知道神里长大。意思就是信徒对神的真知识要逐渐长大。这又是说到灵。但是,我们如果每事都在灵里寻求神的旨意,就这样作的结果,要叫我们更认识神。我们灵的直觉,就要有无限量的长大。直觉是会长大的。直觉的长大,就是说出信徒全部灵命的长大。我们与神每一次的真交通,都是有结果的,都是训练我们,叫我们下一次更知道如何与祂交通。信徒既已重生,有直觉上的与神交通了,就应当追求完全,利用每一个机会来训练自己的灵来更认识神。我们现在所需要的,就是真知道祂。在我们全人最深的地方知道祂。在多少的时候,我们以为我们真知道祂的旨意了,但是,时过境迁之后,有的竟然证明为错误。真知道祂,和祂的旨意,乃是我们每一个所需要的。所以我们当求在属灵的悟性上,满心知道祂的旨意。―― 倪柝声《属灵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