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心思助灵的原则

 

      信徒如果随从灵而行,就不可不知道灵一切的律法。因为知道灵律法的人,才知道灵中各种的感觉到底是什么意思;这样,才会照着灵中感觉的要求而行。灵所有的要求都是借着它的感觉表明出来的。不理灵的感觉的,就要忽略了灵的要求。因此明白灵的律法,而随之而行是灵程中首要的事。

      但是,随从灵而行的信徒,除了明白灵的律法之外,还得知道一件事,就是心思助灵的原则。这个原则比较灵的律法的紧要,并不少差一点。在随从灵而行的道路上,这个原则是随时当用的。光明白灵的律法而不明白心思助灵的原则,就在许多的时候还是要失败的。

      这是因为灵的律法,不过将灵各种的感觉,和这些感觉的意义,并补满这些感觉要求的方法,对我们解说明白而已。在灵有感觉的时候,我们尽可以按着灵的感觉而行──若是正当,我们就可随之而行;若是反常,我们就可更正我们的生活。在此,有一个问题发生,就是灵的感觉,不一定是常有的。灵不一定时常有声,有时灵并不开口,在许多信徒的经历上,灵常有好几天不开口的事。好像在这样的时候,灵并不活动,就是睡在我们里面一般。灵如果好几天不活动,那是不是说,我们应当好几天不作事,直等灵活动之后才动手呢?我们是不是静坐几天,也不祷告、也不读经、也不作工呢?我们属灵的常识要回答说,不!我们是不应当空发光阴的。但是,我们此时如果要有什么作为,岂不是在灵之外,在肉体里面作的么?

      这就是应当使用心思助灵原则的时候。心思如何扶助灵呢?这里的意思,就是当灵睡觉的时候,我们应当用心思来代替灵的工作。不久我们就要看见灵也加入工作。心思和灵原是紧紧相连的。它们俩是彼此相助的。在许多的时候,乃是灵发出感觉使心思明白,而使令人行动。但是,在有的时候,灵却不动,必须信徒借着他心思的活动,因而引起灵的活动。当灵不动的时候,心思会引起灵的活动。当灵活动之后,信徒就可随从灵而行了。这样用心思来引起灵的活动,就叫作心思助灵的原则。在属灵生命中,有一个原则,就是在起初的时候,我们是用灵的知觉来得着神所赐我们的知识,后来我们应当借着心思保守这知识,而使用这知识。比方:在这里你看见一个需要是重大的。按着你从前从神那里所得的知识而言,你应当祷告,求神补满这需要。但是,当你看见这需要时,你的灵并没有感觉要祷告。那么,你应当怎么作呢?你应当用你的心思来祷告;不要等到有灵中的感觉时才来祷告。一切的需要都是祷告的呼召。如果你在起初不顾你的灵如何寂静,就是一直祷告下去,不久,你就要觉得有了什么好像从你里面升起来了──你的灵现在也加入这祷告的工作里。

      在有的时候,我们的灵因为受了撒但的压制,或天然生命的纆绕,以致我们连灵在什么地方都不觉得。灵因为沉到很低下的地位,以致连知觉都没有了。我们会觉得自己的魂和体,但是,灵的地位好像是虚的。现在怎么作呢?要等到有灵的知觉时才祷告,就恐怕今后再没有祷告的机会了,并且,灵也不会得着自由了。所以,此时的办法,就是照着从前所已经知道的真理,就是你心思所记得的而祷告,而反对黑暗的权势。你虽然觉得没有灵,你就是用你的心思祷告。心思这样的活动,会激动灵叫它活动。

      用悟性的祷告(林前十四15),会鼓动灵。虽然在起初的时候,好像不过是用空话祷告,没有什么意思。但你如果使用你的心思来祷告、来抵挡,不久灵必定升起来。这样它们俩(灵和心思)就要和合作工。所以我们既然学习了一点争战的真理,和祷告的法子,现在虽然没有灵,你尽可先用心思,叫灵因着心思的鼓动,也附和加入。你的灵一来,你就觉得祷告很有意思了,很自由了。这是属灵生活的常度,灵和心思和合同工。

 

灵战】在属灵的争战上,信徒因为忘记了灵和心思同工的原则,以致他在那里等候神的负担,而不时常向仇敌攻击。他以为现在还没有战争的感觉,需等到有时,才开始用祷告向仇敌进攻。岂知只要他先用心思来稍微祷告一下,灵里的感觉,立时就要响应。我们明知道邪灵是何等的可恶,牠们是如何的害主的儿女和世人。我们也明知道我们应当用祷告反对牠们,使牠们快到无底坑去。我们既是这样的知道,我们就不要等到有灵中的感觉时才祷告。你虽然没有感觉,但是,你应当祷告。你先用你的心思来发起祷告。你先用你所知道的话语来咒诅邪灵,随后你的灵就要活动,你刚才所咒诅的话语,就都有灵的力量在后面了。比方:你在早晨的时候,圣灵给许多的恩膏,使你能在灵中咒诅邪灵。到了中午你已经失去这灵了。现在你应当怎么作呢?你灵在早晨时怎样作的,你现在应当用心思照样作。这是一个属灵的原则。在灵里所已经得着的,必须用心思保守并使用。

 

被提】对于被提的信心也是这样。你在起初的时候,已经得着被提的灵了,但是,过了不久,你觉得你的灵好像变成虚空,好像丝毫并不觉得主再临的伊迩,和你自己被提的实在。此时,你就应当记得灵和心思相助的原则。你应当在没有灵的感觉中间,用心思祷告。你如果光是盼望你的灵再满有你要被提的感觉,你是得不着的。你只要在你的心思里思想、祷告过,你从前所已有的,就会充满你的灵。

 

传道】对于传扬神的真理,这个原则更是不可忘记的。我们知道我们在旧日所学习的道理,现在不过是藏储在我们的脑府里而已。我们如果就是如此以之与人,是不会有什么属灵效果的。不错,在当初的时候,我们乃是在灵中知道了这些真理,但是,现在好像灵已经退了,不过光记得而已。现在应当怎么作,才会使我们在灵中再充满了这些真理,好让我们从我们的灵将这真理传扬给别人呢?没有别的,就是用我们的心思。我们应当在神的面前,从新想过这些真理,从新祷告过──这些的真理为中心,而环着这些真理来祷告──不久,我们就要看见我们又充满了我们的灵从前所充满的了。这些的真理,起初是在灵中得的,后来保留在信徒的心思里,现在因着用心思来祷告,使这些真理又进入我们的灵中。这样我们就会在灵中传扬我们从前所已知道的真理。

 

代祷】我们都知道代祷是一件最重要的事。但是,在许多的时候,我们是有时间可以代祷的,我们却没有灵中的感动,以为应当为什么代祷。这并非对我们说,我们现在不必代祷,可以将这时闲空花了,或者改作别的用处,这个时候乃是对我们说,我们应当用心思来代祷,盼望因之而引起灵的同工。所以,在这样的时候,你就是使用你的心思去思念你的朋友、家人、同工有什么需要没有。你想到一个,就为一个代祷。如果你这样作了之后,你里面的灵,还是仍旧冷淡,你就知道祂不是要你为这些人祷告了。或者你此时就想到你本地的教会在某方面有缺点,或者现今各地的教会有什么试探,或者主的工作在某个地方有了阻挡,或者现今神的儿女需要什么特别的真理。你既想出一件,就应当为着那一件代祷,如果经过一时之后,你的灵还是没有响应,还不过是你的心思在那里祷告,你就知道这些祷告并不是主今日要你祷告的了。如果当你祷告到某事时,好像圣灵涂抹膏油在上面,好像你灵中的感觉也响应了,你就知道你已经想到,也已经祷告到你所应当代祷的了。这个原则就是当用心思来帮助灵寻着它所倾向的。有时,只要我们稍用心思一想,灵就感应;但是,有时因为我们的心思太狭窄了,或者想不到圣灵借着灵所喜欢的,就应当过了一时,才会得着灵的附和。有的时候,神喜欢扩充我们祷告的范围,要我们为国家祷告,使撒但在背后所作的一切工作失败,或者祂要我们为天下所有的罪人祷告,或者为全教会祷告。如果我们的心思只顾到目前的,就要经过一个时候,才会想到这些,才会得着圣灵与心思合而为一的祷告。当我们得着灵的感觉同工之后,我们就应当倾倒灵中为这事所有的负担。应当详细的、周到的,将关乎这事的各点祷告过,必须等到灵中轻省的时候,才可以再为别的事情代祷。

      这是我们灵命中的一个原则。当神赐给我们什么新的祷告,这都是在我们灵中得着的;但过了一时,我们就不能盼望神再把这新的祷告充满我们的灵,我们必须用我们的心思去继续这祷告,不理我们的感觉如何。到了后来,我们才会重新在灵中得着这个祷告。

 

知道神旨】并且我们已经知道了,神的引导不一定都是直接的,也有是间接的。在直接的引导里,神的灵亲自在我们的灵中运行,使我们知道祂的旨意是什么;只要我们用心注意灵中的动静,就可以明白神的旨意了。但是,我们一生所作的事,不一定都是神直接告诉我们的。也有许多的需要是我们人所见得的,我们应当怎么办呢?比方:人请我们到某地方去作工。或者,有了一件忽然临到我们身上的事。这些不是从灵直接发起的,乃是由别人达到我们身上来的。我们的心思,已经看见了这些事解决的紧要,但是我们的灵,还没有影响;我们应当如何,才会得着神的引导呢?我们这样看见了事的发生,来求神在灵中引导我们,就是所谓间接的引导。

      这就是心思扶助灵的时候。当信徒看见他的灵没有动静的时候,他就应当用他的心思。如果灵是不间断的发出它的意思,心思就没有扶助灵的必须了。乃是因为灵有时无语无声,所以,心思就当补满灵的地位。

      在这样的时候,信徒就应当用他的心思将他所疑难的事在神面前思想过、考虑过。虽然这样的祷告、思想和考虑,不过都是出自心思的,然而,在不久的时候,信徒就要看见他的灵也来加入这祷告、思想和考虑了。他刚才所觉不得的灵现在既经觉得,不久圣灵就要在灵中引导了。我们乃是这样的用心思来扶助灵。我们在起初的时候,不能因为灵没有动作的缘故,就以为这事是不应当作的;乃是应当用心思勾起我们的灵,使它活泼,使它解决这事究竟是否神旨。

 

灵活动的原则】这样看来,在我们属灵的生活中,是有许多的事应当作的。心思的工作是不可少的。我们灵里的充满并非像海潮一般自来自去的。我们必须履行充满灵的条件,我们才能被充满。这就是说,心思必须发起灵所快要、但还未作的。我们如果坐着等灵充满的感觉来,这感觉是不来的。我们也不过于重看心思的工作。我们应当知道我们所有的举动,惟有在灵里面作的,才有属灵的价值;所以,我们不是应当随从心思而行的。那么,为什么我们这样用心思呢?我们这样的用心思,并不是以用心思为目的,我们的目的是要引起灵来作工。所以,我们还是以灵为重要。使用心思不过要使灵兴起作工而已。因此,我们使用心思以引领灵的时候,如果过了许久,还没有响应,还没有一种涂油似的经历,我们心思在那一方面的工作,就应当停止,应当另换一方面。在灵战的时候,如果我们觉得里面长久空虚,没有灵的感觉,我们也是应当停止的;但是,我们切不要因肉体怕烦而停止。有的时候,我们虽然疲倦了,但我们知道应当继续。有的时候,我们知道我们应当停止。这是没有定律的。

      心思这样的扶助灵,好像我们用机器抽水一般。有的抽水机,必须先倒一碗水在机器的上面,叫我们抽时,有吸力将水吸到上面来。我们的心思之于灵,也像这一碗水之于抽水机然。你若不用一碗的水为引端,水就抽不上来;你若不用心思为起首,灵就也是不上来的。如果我们不用心思来起首祷告,就好像人不先倒下一碗水,只把机器抽了两下,便说这个井没有水。

      我们的灵的工作真是不同。有时它好像一个狮子,很有力量。有时却像个婴孩,不能作主。当我们的灵软弱不能自助的时候,心思就应当作灵的乳母来看护它。心思并不会代替灵,但是,心思却会扶助灵使之活泼起来。当灵降下它管治的地位,信徒就当用心思的力量把它祷告上来。如果灵受了压制而下沉时,信徒当用他的心思察知情形,而用力祷告,等到灵再高升,再得自由。属灵的心思是会保守灵在安定的地位的。心思能限制灵过度活动,也会提高灵过度的沉落。

      简单说来,灵只能因着我们心思(自然这里都是指着属灵的说)活动,而重得充满。这个原则,就是无论什么,凡你从前是在灵中作的,现今应当用心思作。后来圣灵如果给你膏油,就是对你说,你是在灵中作这件事。你起初虽然没有灵的感觉,但是,后来所得的灵的感觉就是对你说,灵起初原是要这样作,只因其太软弱,所以不能,现在受了心思的扶助,就发表它从前所欲发表而未能的。无论我们在灵中需要什么,只要我们在心思里思念、祷告,我们就会得着。这样作,就叫我们充满了灵。

      对于心思的扶助灵,还有一点是应当注意的。就是在属灵的争战里,原是灵与灵的争战。但是,在我们的灵与邪灵摔跤的时候,全人的力量,都是与灵联合共同作战的。其中最紧要的部分,就是我们的心思。灵和心思所有的力量,乃是联合出征。如果此时灵受了压制,失去抵挡的能力,心思就应当继续为灵争战。当心思这样争战、抵挡、反对、祷告的时候,灵就好像受了补充,又要升起争战。

 

心思的情形】因为心思是能这样扶助灵的,虽然它自己的地位远不及灵,所以,信徒必须保守他的心思在正当的情形里,好叫它能查读灵的意思,也能扶助灵的软弱。灵的活动是有它的定律的,心思的活动,也是有它的定律的。当心思能自由工作时,它就很轻快。如果它受了伸张(好像人把弓伸张起来一般),它就不能自由作工。仇敌知道我们怎样的需要我们的心思来扶助灵,好叫我们能随从灵而行,牠就常常催促我们,使我们的心思伸张过甚,以致不能照着常度而作工,以致当灵软弱的时候,就没有谁来救援灵。

      我们的心思,不特是扶助灵的机关,并且,我们乃是借着它而得着亮光。神的圣灵是从我们的灵里将亮光赐给心思。心思有过度的用力,就没有接受圣灵亮光的可能。邪灵知道我们的心思如果黑暗了,全人就也都黑暗了,所以,牠用力使我们过度思想,以致我们不能安静作工。信徒在随从灵的路程上,必须禁止自己的心思旋转不已。一直注想一个题目,挂虑,忧愁,以及过度思想什么是神的旨意,都会使心思负担不起,以致不能工作。保守一个安定的心思,才会随从灵而行。

      因为心思的地位是这样重要的,所以,信徒与人同工的时候,应当谨慎,不要打断他弟兄的思想。打断心思最会使心思受苦的。当圣灵借着灵引导信徒思想时,最怕的就是被人打断。如果打断了,就叫心思受了伸张,因而难与其灵同工。所以我们不只应当保守自己的心思自由,并且也当顾念我们弟兄的心思。当我们还未与弟兄说话之先,应当先探知其思路,然后才可对之说话。不然,就要叫他受苦。―― 倪柝声《属灵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