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灵所当有的情形

 

      一个错误的灵,常是领到一个错误的行为的。信徒如果要随从灵而行,他就应当时刻保守他自己在正当的光景中。灵像心思一样是会放纵的、张狂的,也会退缩的。信徒如果不是借着圣灵保守他的灵,就当他的灵一失败,他外面的行为就要失败。我们应当知道,许多外面行为的失败,都是里面的灵在行为尚未失败之先,就已失败了。如果信徒的灵乃是强有力,就无论在什么光景中,它都可以管住魂和礼,不许它们放荡,否则,它们就反要来压制灵,而叫信徒堕落。

      神所注重的就是我们的灵。新生命就是住在这里;圣灵就是在这里作工;我们就是在这里与神交通;就是在这里明白神的旨意;就是在此得着圣灵的启示;我们就是在这里受训练;就是在这里我们有了长大;就是在这里我们抵挡仇敌一切的攻击;就是在这里我们得着权柄以胜过魔鬼和牠的军兵;就是在这里我们得着工作的能力。就是这灵得着复活的生命,后来要变成复活的身体;所以,我们灵的情形如何,我们属灵生活的情形也是如何。所以,最要紧不过的事,就是保守我们的灵在我们灵所当有的情形中。主在基督徒里面所顾念的,并不是外面的人──就是魂,祂所注意的就是我们里面的人──就是灵,如果我们里面的人有了不正当的光景,我们整个的生活,就都颠倒了,虽然我们魂的生命尚是非常发达的。

      圣经中对于信徒的灵所当有的情形,并非默然的。许多老练的信徒已经经历过圣经中所劝勉的,所以,知道信徒如果要保守他得胜的地位,和与神同工的能干,他的灵就应当保守在圣经所教训的各种光景中,我们已经见过灵乃是被信徒更新的意志所管理的。这是最要紧的。因为惟有借着意志,信徒才能安置他的灵在适合的眼光中。自然我们不必再提起灵有合适情形的要紧,因为我们已经说过许多了。

 

痛悔】耶和华拯救灵痛悔的人(诗卅四18)那至高至上,永远长存,名乌圣者的如此说:我住在至高至圣的所在,也与灵痛悔的人同居(赛五七15)

      信徒多多误会以为:当他悔改信主时,或是他跌倒犯罪时,他才应当有痛悔的灵。但是我们知道:神要我们保守我们的灵常在痛悔的情形中。虽然我们没有逐日犯罪,但是神却要我们时常痛悔,因为我们的肉体尚是存在,无论何时,它都可以发动。这样的灵叫我们不至失去儆醒。我们应当时常不犯罪,却有时常犯罪的痛悔。神的同在乃是在这一种的灵中觉出来的。

      神不喜欢我们不时悔改一次,以为这已足了;它要我们活着时常痛悔。因为如此,我们才会在生活和行为上,稍有与圣灵龃龉的时候,立时觉得,立时忧伤。惟有如止,当人告诉你实在是错了的时候,你才会承认说我错了。这个痛悔是很需要的,因为信徒虽然已经与主联合为一灵了,然而,这并非说,他从今永不会错误了。灵可以错误(赛廿九24),就是灵不错误的话,心思可以迷糊,不知如何执行灵的意思,这样痛悔的灵,会叫信徒立刻承认别人所看他在小事上不像主的事,而不掩饰。神只拯救灵性痛悔的人,祂不能救别人,因为祂需要痛悔的灵来启示祂的意思。文过饰非的人,断没有痛悔的灵,神也不能救他到完全的地位。我们需要一种能受圣灵和世人责备的灵,承认自己没有达到所应达到的。这样,我们就要看见神在日常生活中拯救我们。

 

忧伤】神所要的祭,就是忧伤的灵(诗五一17)

      忧伤,在原文有战兢的意思。有的信徒在犯罪之后,他的灵尚是若无其事,自如得很。康健的灵在犯罪之后──如大一般──必定是会发生忧伤的。乃是有忧伤的灵之人,易于复原归神。

 

战兢】我所看顾的,就是灵里痛悔,因我话而战兢的人(赛六六2)

      痛悔,在原文是被打。所以,神所喜悦的,就是信徒的灵好像常是被责打而小心翼翼,敬畏神和祂的话语。信徒的灵必须达到一个时常敬畏神的地位。自恃自用的心,必须完全破碎,让神的话语作一切的引导者。信徒自己必须有这圣洁的尊敬,绝对的不信任自己,好像他的灵已经受责打,不敢抬头,惟以神的命令为主。刚强的灵常是遵行神旨的阻碍。乃是因为十字架作了深工夫,叫信徒自知甚明,知道自己的理想、感觉和欲望是何等的靠不住,所以他才不敢自恃,在一切的事上,都是战战竞竞的,以为若非神的能力干预保守,就必定会失败。我们必定不应当在神的外面独立。我们的灵几时不战竞,它几时就有了独立(自恃)的心了。乃是当我们自觉处在无倚靠的情形里,我们才会倚靠神。战竞的灵会保守我们不失败,会叫我们实在的认识神。

 

谦卑】灵里谦卑,与穷人来往(箴十六19)灵里谦逊的,必得尊荣(箴廿九23)我也与心谦卑的人同居,要使谦卑人的灵苏醒(赛五七15)

      谦卑并非小觑自己,谦卑乃是不看自己。信徒的灵一存有狂傲的态度,就是他跌倒的证据。谦卑不只是在神面前的,也是在人面前的。谦卑的灵乃是在与穷人来往看出来的。惟有谦卑的灵才能不轻看神所造的任何等人。神的同在和尊荣。就是在灵里谦卑的人身上显明出来。

      一个谦卑的灵,乃是一个受教的灵、受劝的灵、受解释的灵。多少信徒的灵乃是太高大的,以致除了教人之外,不能再受人教。多少信徒的灵乃是顽固不移的,以致难于受教,就是明知错误,也是固执己见的。多少信徒的灵乃是太刚硬的,以致不听别人解释误会。一个谦卑的灵才有容纳的度量。神需要一个谦卑的灵来表明祂的美德。一个骄傲的灵怎会听见圣灵的声音,而与圣灵同工呢?灵里必须没有丝毫的骄傲,常是柔软的、细嫩的、可曲可屈的。灵里一点的刚硬,都是不像主的,所以不能与主交通。灵要谦卑,常等候主,没有什么抵挡主,才会与主同行。

 

贫穷】灵里贫穷的人有福了(太五3)

      灵里贫穷就是认为自己是一无所有的。信徒的危险,就是他灵里的东西太多了。惟有灵里自知贫穷的人,才能谦卑。信徒的经历、长大和进步,在许多的时候,都变成他灵里自贵的珍品,以致失去它的贫穷。默想自己所得着的,和注意自己所经历的,乃是最诡诈的危险,在许多的时候,为信徒所不及知的。什么贫穷呢?贫穷就是没有。一位信徒若有了最高深的经历,而不时自念其经历,这经历就是他灵中的货物,作他的陷阱。虚空的灵才会叫信徒在神里面失去自己。富足的灵就会叫信徒以自己为中心。救恩的完全,就是要叫信徒脱离自己,出而归于神。信徒如果为着自己留下什么,他的灵就立刻要转向里面,而不能出外和合于神里面。

 

温柔】温柔的灵(加六1)

      这是灵所当有的一个最要紧的情形。温柔是与刚硬顽固相反的。柔温的灵,是神所要求于我们的。不能迁就的灵时常要失去神的引导。温柔的灵,就是在最短的期间里,舍除己意顺服神。温柔的灵就是信徒在作工最发达的时候,能不必受神的预先通知,能一得着引导,就立即停止,像腓力在撒玛利亚蒙召往旷野一般。温柔的灵,能在神的手里,随祂转动。温柔的灵,不知道如何抵挡神,如何随从己意。神需要这样顺服祂的灵,来成功祂的意思。

      对人这一方面,温柔的灵也并非更为不要的。温柔的灵,就是羔羊似的灵,就是十字架的灵。被不还口,受害不说威吓的话(彼前二23),就是温柔的灵。温柔的灵,就是愿意受亏;虽然有能力可以报复,虽然有律法可以保护,也决不肯用肉体的手臂,来为自己伸冤。这就是受苦受害,而无伤无损于人的灵。他以公义自处,却不求公义于人。他充满了爱心和恩慈,所以能溶化那些环围他的人。

 

火热】殷勤不可懒惰,要灵里火热,常常服事主(罗十二11)

      肉体可以在一时受刺激而热心,可以因有情感的作用而热心;但是这不过是一时的,绝不会长久。肉体可以在它最殷勤的时候,还是最懒惰的;因为它所殷勤的不过是那些合乎它心意的事,不过是情感帮助它这样作。对它所不喜悦的事,当它情感冷淡的时候,它就不能服事主。不管阴睛,继续、慢慢的、一步一步与主同受劳苦的事,乃是肉体所作不来的。灵里火热乃是一件长久的事,惟有如此,才能常常服事主。我们应当避免一切属肉体的热心,应当让圣灵这样充满了我们的灵,以致祂能保守我们的灵火热,不至当情感冷落时,灵也随之而冷落,以致在主的工作上,也像有拉不动的情形。

      使徒在这里所说的,乃是一个命令。所以,这乃是我们更新的意志所得以主张的事。我们应当运用意志,以拣选火热。我的灵要火热,不愿意冷淡,是我们所当说的。当我们的情感最没有兴味的时候,我们应当让我们灵的火热来支配一切,不应当让冷淡的感觉来胜过我们。时常专一的服事主,就是火热的灵的表示。

 

冷静】灵冷静的有聪明(箴十七27)

      我们的灵应当火热,但我们的灵也应当冷静。火热是对殷勤不懒惰,常常服事主说的;冷静是对知识说的。

      如果我们的灵不冷静,我们就要有太过的举动。仇敌的目的,就是常要促圣徒走出常轨之外,叫他的灵和圣灵失去了接触。我们时常看见圣徒当他的灵不冷静的时候,就改他原则的生活,变作情感的生活。灵和心思原是紧紧相连的。灵一不冷静,心思就要受刺激;心思一变火热,信徒许多的行为就不能自主了,就要反常了。所以,保守灵冷静乃是永远有益的。时常不理情感的兴奋、欲望的加增、思想的混乱,而退一步的在冷静的灵中考虑过一切的问题,就要保守我们的行径常在主的道路的中间。当我们的灵受刺激时,我们若有所举动,恐怕那些都是违反神旨意的。

      我们应当因为认识自己、认识神、知道撒但、也看透了万事,所以在灵中就有一种的镇定,为属魂信徒始终没有的。圣灵应当充满信徒的灵,魂应当完全交在死地,好叫灵有说不出来的安静。无论魂或体或环境有了什么变动,灵里面的镇定,总是下会夫去的。好像海面的风波,无论如何澎湃,海底总是安静不动的一般。当信徒魂未与灵分开之前,若稍有偶遇的事,全人就立刻纷乱,或是慌忙,或是手足无措,或是心志摇移。这都是因为没有属灵的知识,及魂和灵没有分开的缘故。所以保守灵和魂的分开,就是保守灵冷静。这样,信徒就有一种不动心的经历。无论外面如何纷扰,总不能叫他失去他在里面的镇静、和平。真的,就是泰山崩于前,也是不能改变他的镇定的。这个并不能用人的进修而得的,乃是信徒倚赖圣灵启示他以一切事的真相,并管束他的魂,以致它不再能支配灵。

      这里的问题,就是意志管治的问题。我们的灵应当受我们意志的管治。火热是我们意志所要的,冷静也是我们意志所要的。我们必定不应当让我们灵的情况出乎我们意志所能管治的。应当叫它在主的工作上热心,在作主工时又有冷静的态度。

 

喜乐】我灵以神我的救主为乐(路一47)

      信徒的灵对于自己应当取忧伤(诗五一17)的态度;但是,同时它却当以神为乐。不是因喜乐才喜乐,也不是因自己有什么经历、工作、祝福、环境才喜乐,乃是因为神是他中心的缘故。实在说来,除了神以外,没有什么是可以叫信徒喜乐的。

      如果信徒的灵被挂虑、忧伤、愁苦所压住了,他的灵就要立刻失职而沉下来,失去它正当的地位,不能成就圣灵的引导。信徒的灵一被这些重担所压住,它就立刻失去它的轻快、自由、光明,叫它从升天的地位,又堕落下来的。如果忧伤的期间延长了,灵命所受的害处,就真是说不尽。在这样的时候,什么都不能救济,惟有以神为乐,以神之所以为神者为乐,以神之一切如何成功为我的救主为乐。信徒必定不可失去他阿利路亚的声调。

 

不是胆怯】因为神赐给我们,不是胆怯的灵,乃是刚强,仁爱、谨守的灵(提后一7)

      胆怯并不是谦卑。谦卑乃是绝对忘记自己──忘记了自己的弱点和强处。瞻怯乃是记念自己的弱点,因而记念了自己。事事退缩,畏首畏尾,并不是神所喜悦的。神要我们在一方面因着自己虚无的缘故而战兢,在另一方面却因着祂能力的缘故而大胆进前。大胆为主作见证、受苦、蒙羞,失去一切倚靠主,以祂的爱心、智慧、能力、诚实、应许为可信,乃是主所要求于我们的。我们在什么时候,看见自己对于为主作见证等事一有退缩,我们就应当知道自己的灵已经离开它所当有的情形了。我们应当保守我们的灵在无畏之中。

      刚强的灵、仁爱的灵、谨守的灵,都是我们所应当有的。我们的灵必须刚强,但是,却不应当刚强到不仁爱的地步。安静自约,不受刺激,也是要紧的。抵挡仇敌,我们的灵要刚强;对待世人,我们的灵要仁爱;持守自己,我们的灵要谨守。

 

安静】只要以里面存着温柔安静的灵为妆饰(彼前三4)

      这一句话虽然是对姊妹说的,但是,在灵性上,弟兄也是一样的需要这个教训。

      立志作安静人(帖前四11),乃是每一位信徒的本分。现在信徒中的话语,真是太多了。有时,不言之语比有声之语还来得多。纷乱的思想,哓喋的话语,都足以叫我们的灵流荡在意志管治之外;放灵,乃常是叫人随从肉体而行的。当信徒的灵放的时候,最难保守自己不犯罪。一个错误的灵,常是领到错误的行为。

      应当先有安静的灵,才会有安静的口;因为灵里所存的,必从口里发出来。我们应当时常谨慎,保守我们的灵安静,好叫当诸事纷纭的时候,我们还会单独安静。我们若要随从灵而行,就一个安静的灵,是不可缺少的,否则我们就要堕入罪恶。如果我们的灵是安静的,圣灵在灵里所发出的声音,我们就能听见;我们就能行神的旨意;我们就能明白我们在纷乱中所不能明白的。这样安静的灵乃是信徒的妆饰,意即信徒在外面所当表显的。

 

新鲜】灵的新样(罗七6)

      这是属灵生命和工作中最要紧的一步。陈旧的灵不能感动人,最多只会以一种思想给人。就是如此,也是没有能力的,也不会叫人如何恳切的思想。陈旧的灵,只会发出陈旧的思想。活泼的生命,从来不会从陈旧的灵里流出来的。陈旧的灵所发出的一切──它的言语、教训、态度、思想、生活──都是旧的、老的、从前所有的。也许许多的道理只达到信徒的脑子里,在灵里面并没有根基;所以,在他教训的后面,就没有灵来摸别人的灵。也许有的道理也曾一次被他经历过;但是,现在这个道理已经成了过去的了,成为一种纪念品,成为脑中所记忆的──从灵转到心思来。有时,也许这思想是很新鲜的,是新从心思里得着的;但只因其不过是一个思想,尚未在生命里证实过,所以,听的人、接近他的人,就不觉得有新鲜的灵来摸他们。

      我们在许多的时候,曾看见有一种的基督徒,他们在主里面常是有所新得的。当我们站在这样的人面前,好像能够觉得他是新从主面前来的,好像他把你带到主面前一般。这就是新鲜。此外,都是陈旧的。他们好像时刻从新得力,如同鹰鸟一般,如同少年一般。他们所给人的,并不是脑子里枯涩、腐败、生虫的吗哪,乃是灵里炭火上的鱼饼。意思的高深奇妙,无论如何,总不会感动人如新鲜的灵一般。

      我们必须保守我们的灵新鲜。如果我们的灵不像是才在主里面,才受过主祝福的。我们的灵就不足以见人。无论是生活、思想、经历,如果已经变成过去的纪念了,就是陈旧的了。我们的一切必须是时刻新从主那里得来的方可。模仿别人,而无生命上的阅历的,原已非计,然而就是模仿自己已过的经历,也是没有功效的。这个叫我们知道我又因父活着(约六57)的要紧。乃是当我们时刻吸取父的生命以为我们的生命时,我们的灵才时常是新鲜的。不新鲜的灵,在工作上不能结果,在生命上不能随从灵而行,在争战上不能得胜。陈旧的灵不能见人,因为它尚未见过神。灵若要没有一刻不新鲜,灵就应当没有一刻与神不接触。

 

圣洁】要身体和灵都圣洁(林前七34)除去身体和灵的污秽(林后七1)

      我们若要随从灵而行,我们就当时常保持我们的灵圣洁。不圣洁的灵,会引人走错。不正当的思想以论人、拟物;纪念人的罪恶、缺乏爱心、多言、苛刻的批评、自是、不听人劝、妒嫉弟兄、自高自大等等,都是足以污秽灵。灵不圣洁,就不能新鲜。

      在我们追求属灵的生活中,我们切不可一刻小觑了罪。罪害了我们,比什么都多。虽然我们已经明白了如何脱离罪,如何随从灵而行;但是我们必须小心,不要在不知不觉中又回到旧日犯罪的地步。如果罪恶来了,随从灵而行就是一件绝对不可能的事。我们必须时刻儆醒取死的态度,免得罪又胜过我们,进入了我们的灵,毒害了它。没有圣洁,没有人能看见主。

 

强健】灵强健(路一80)

      我们的灵是会逐渐长大,逐渐强健的。这是属灵生活中所不可缺少的。多少时候,我们觉得我们的灵不够强健,不足以支配我们的魂和体──特别当魂受刺激,身体软弱的时候。有时,当我们要帮助人的时候,看见他们的灵有了重担,我们就是觉得我们的灵是何等的没有能力,不能释放他们。有时,在和仇敌争战的时候,我们就看见我们灵里的力量不够强健,不易与仇敌作长期间的摔跤,以至于得胜。在多少时候,我们真觉得自己的灵力不够,不足以支配一切,在生命和工作上,总有许多勉强的地方。我们何等的愿意,我们有更强健的灵呢!

      灵一强健起来,就要有极锐利的直觉和鉴别力,并且也能拒绝一切不是属乎灵的事物。有的信徒打算随着灵而行,但是他却不能,因为灵的力量不够来管治一切,并且反受别的管治。我们不能盼望圣灵来代替我们作一切的工,我们重生的灵必须与圣灵同工。我们必须学习如何使用我们的灵,尽我们所知道的来使用它。信徒若使用他的灵,他的灵就要逐渐强壮,灵就有能力去破除一切阻挡圣灵的──无论是顽固的意志,纷乱的思想,或奔驰的情感。

      圣经告诉我们说,灵是会受伤的(箴十八14),意思就是灵是会感伤的。会受伤的灵,必定是甚为软弱的。如果我们的灵是强壮的,就我们必定会经得魂的刺激,而不摇动。摩西的灵可算为很强壮了,但他不时常保守他的灵强壮,所以,就被以色列人惹动了他的灵(诗一○六33),以致犯罪。如果我们的灵强壮,就无论在那样的光景中,不管身体如何受苦,情感如何难过,都可以借着主夸胜。

      里面的人所需的力量,惟有圣灵能赐给我们。我们灵的力量是从接受圣灵的能力而来。然而,灵自身也有经过训练的必要。当信徒学习如何随从灵而行之后,他就学习如何在工作时,使用灵的能力,而不利用天然的能力;他就知道在生命上靠着灵的生命而活着,而不倚靠属魂的生命;他就学习如何在争战上使用灵的力量以抵挡、攻击、反对撒但和牠的邪灵,而不用他的魂力。这自然是有进步的,也是需要进步的。当信徒这样的随从灵而行时,他就更多得着圣灵的能力,同时也叫他自己的灵更强健。信徒应当保守他的灵常在一个强健的情形中,千万不要让它失去能力,以致当需要来时,却不能应付。

 

合一】一个灵(腓一27)

      我们已经看见过,一个属灵人的生活,如何是与别的信徒相联合的。在灵里的合一乃是最紧要的。因为如果神借着圣灵住在信徒的灵里,而与信徒完全联合,自然信徒的灵就与别的信徒有同样的合一。一位属灵人,不但和基督在神里面合而为一,并且乃是与住在各人里面的神相联合。所以,如果信徒让魂的生命来作工,他就不能随从灵而行。一个信徒如果让他的思想或感觉来支配他的灵,他的灵就不能和别的信徒合一。乃是当思想和感觉俯伏在灵的管治之下,信徒才能不顾或制止思想和感觉的不同意,而在灵里与神其它的儿女相合。信徒必须保守他自己的灵在与所有的信徒都是合一的光景中。不只是小团体,是有同样见解的人,才相联合,乃是与基督的全身体。我们的灵必须没有刚硬,没有苦毒,没有限制,完全公开,完全自由,才能够叫我们与人接近时,没有阻隔。

 

充满恩典】愿我主耶稣基督的恩,常在你们的灵里(加六18)愿我们主耶稣基督的恩,常在你的灵里(25)

      我们的灵需要时刻的保守,所以,主耶稣基督的恩是宝贵的。主恩常在我们的灵里,乃是我们随时的帮助。这是一句祝福的话,这也是信徒的灵所能得的最高点。我们应当保守我们的灵常在主的恩中。

 

被提的灵】除了上述灵的种种光景之外,我们还要时常保守我们的灵在一种时常离开世界,升到天上的光景中。这个我们称它为被提的灵。这个被提的灵是比升天的灵更深的,因为得着这个被提的灵的人,他不只是好像活在天上一般,乃是真被圣灵所领导来相信、仰望主的再临,和他自己的被提。乃是当信徒的灵和基督的灵联为一灵时,他就在经历上作天上的国民,生活在世界上不过像客旅寄居的一般;就在此后,圣灵要召他再走一步,叫他得着被提的灵。本来他的口号是进前,现在是上升。这个叫他的一切都向天而去。被提的灵,就是叫信徒先尝过来世权能(来六5)的灵。

      不一定说,每一个相信再临道理的人,都有这个被提的灵。相信主再临,传扬主再临,就是祷告主再临,也是没有大意思的,人可以有了这些,却没有被提的灵。不一定说,每一个成熟的信徒,都有这个灵。这乃是神的恩赐,有时是随着祂的喜悦而给的,有时是因着信心的要求而赐的。这个被提的灵,就是信徒的灵好像时常都是处在被提的地位。不只相信主的再来,并且相信自己的确实被提。不只相信一种的道理,乃是知道一件的事实。西面如何蒙圣灵启示,以为他会在未死之先看见神的基督,信徒也应当在灵中有确据,相信自己要在未死之前,就被提到主的面前。这样的信心,就是以诺的信心。自然我们并不是顽固的迷信;但是,如果我们是处在被提的期间中,我们就绝不可不满有被提的信心,这样的信心要叫我们更明白神在今世的作为,而得着天上的能力来帮助我们的工作。

      信徒如果得着这被提的灵,换一句话说,他的灵如果是处在被提的情形中,我们就要看见他更要属天,现在他归天的道路,并不像从前以为是要经过死的。

      在许多的时候,当一位信徒正在作灵工的时候,他有许多的盼望和计划,他充满了圣灵、智慧和能力,他相信,也仰望神要大大的用他,好像他工作的效力要在不久的时候,就充满了果子;但是,就是在这样发达的光景中,神的制动机压下来了,以为他应当收束一切的工作,预备好走另外一条路。这是令人惊奇的。为什么呢?我的能力岂不是为看作工么?我所得奇妙的知识,岂不是要用以助人么?为什么都是关闭的、死冷的呢?但是,就在这样的引导中间,信徒知道了神的目的,乃是要他易道而行;从前是进前,现在是上升。不是说,没有工作,不过这工作乃是天天可以结束的。

      在别的时候,神也曾利用环境──逼迫、反对、抢夺等──叫信徒知道神要叫他们有被提的灵,而不以为世界的工作是逐渐进步的。主现在要改变祂儿女的程途。神许多的儿女因为不知道,在最好的进步工作之外,还有更好的,就是上升。

      这个被提的灵并不是没有结果的。当信徒尚未得这灵之前,他的经历必定是不时改变的。如果信徒在灵里有了这被提的见证,并且对于自己的被提,也有了坚固的信心,此外,又在生命和工作中保守与这被提的灵相称的行为,就是这个灵要叫信徒预备好以等候主的降临。这样的预备,不只只关于外面的事物的更正,并且,要叫信徒的灵、魂、体完全预备好以迎接主。

      所以,信徒应当祈求圣灵指示他以得着,并保守这被提的灵的法子。信徒应当祈求、仰望、相信,并愿意除去一切的阻碍以得着这被提的灵。应当将生命和工作时常规止于被提的灵,好叫我们知道在那里失败了。有时如果失去这灵,就应当知道何时失去,如何可以恢复。应当祈祷以知道世上诸事如何与我们的灵命有关,好叫我们知道如何得胜。信徒一次得着这个被提的灵之后,是很容易又失去的。这多半是因为他不知道在这一层的生命中,应当有什么特别的祷告和工作,才会保守他在这天上的地位,而有最明晰的眼光。所以,应当祈求圣灵教训我们如何时常保守在这一种的灵中。这样祷告的结局,信徒多是被引导来思念上面的事(西三2),这是保守的一个条件。

      信徒既是站立在天堂的门口,在每一分钟都有被提的可能,他就应当拣选天上的白衣和工作;因为不一定下一分钟他就要被召上升。这样的盼望,应当叫我们与地上的事隔绝,而与天上的联络。

      虽然神现在是要信徒专心仰望上升,然而,这并不是说,他只要管自己提接的事,而忘记了神所分派他在地上当作的末部工夫,而不顾众人的需要。不过神乃是要他不要让神所赐给他的工作来拦阻他的被提。他应当在生活和工作中,常看见天空吸力比地心吸力更为有力。信徒应当学习不只为着主的工作活着,乃是为着主的提接活着。愿意我们的灵天天高举起来,仰望主再临。愿意属世的事物这样的没有能力,以致我们不只不愿意属世,并且就是在世也是不喜欢的。愿意我们的灵是每日向天高升的,以致要求早日与主同在。愿意我们这样专心思念天上的事,以致没有世上最好的工作,会分我们的心。愿意今后,真在灵中、悟性中,恳切祈求说:主耶稣阿,我愿你来。―― 倪柝声《属灵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