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爱情

 

神的要求】在信徒的经历上,爱情的顺服主,可说是一件最难的事。但是主却注意信徒的爱情过于别的。主的要求乃是信徒将爱情完全交给祂,任祂作主。主要求在信徒的爱情中居首泣。我们常听人说到奉献的问题。我们知道奉献乃是信徒属灵生活的首步。奉献并非灵性的目的,乃是灵性的开端。奉献领导信徒到成圣的地位。一句话可以说的,就是:如果没有奉献,就必定没有属灵的生活。但是,信徒从奉献中最首要的莫如爱情。爱情的奉献与否,就足以定规信徒的奉献是真是假,爱情就是奉献的试验品。我们很容易的献上我们的时间、金钱、能力、以及许多别的,但是,我们很难献上我们的爱情。这并非说,我们不爱基督,也许我们是很爱我们的主的;但是我们如果不是以首位给了什么人,而以次位给主,就是在爱主之外,又另外爱上什么人,或者自己主张自己的爱情,这都算不得奉献,因为我们还未将爱情奉献上。每一个属灵的信徒都知道,爱情乃是应当最先献上的;如果爱情没有献上,就可说什么都没献上。

      在信徒的爱情中,神要求信徒完全爱祂。主不愿意祂和别人(或事或物),来平分信徒的心;就是主以大分,主也是不喜欢的。主要求完全。这是信徒魂生命为己的致命伤。主要我们与我们自己所爱恋的分手──分心。主要我们完全爱祂,也完全随着祂而爱。你要尽心,尽性,尽意、爱主你的神(太廿二37)。尽就是涓滴为主。主并不愿意我们留下一点的爱情随着自己的意思而爱。祂要完全。祂是妒忌(出廿5)的神,祂不许什么人得着祂儿女的爱心。

      但是,信徒在神之外,所爱的人是何等的多呢!有的也许不过就是什么一个特别亲爱的人。也许不过就是一个以撒,一个约拿单,或者一个拉结。然而,神要一切所爱的,都放在祭坛上。神受不住看见我们留下谁与祂竞争。我们所有的一切都当献上。这乃是信徒得着属灵能力的途径。祭物一放在祭坛上──不只!乃是末了的一个祭物放在祭坛上时──火就要从天降临。没有祭坛,就没有天火。没有背十字架,将一切所爱的献给主,那里有圣灵的力量呢?这祭坛也不当是空的,火要烧其上的祭物。没有祭物,火将烧什么呢?弟兄们哪,并不是我们脑中明白十字架,口中谈论十字架,就会得着圣灵的能力的,乃是我们切实的将一切献上。如果我们有什么秘密的绳索尚未割断,我们的心还向神私留下什么牛、羊、亚甲,我们就不能看见圣灵的能力在我们身上显明。

      就是因为信徒在爱情上不让主作主,以致神的工作受了阻挡。多少的父母因为舍不得儿女的缘故,便将儿女留下,以致神的国度受了亏损呢!多少的夫妻,因为彼此舍不得,因而使禾田缺乏收割的人呢!多少的信徒因为舍不得朋友的缘故,因而坐在后方,让他的弟兄在前面单独争战。最可惜的就是信徒想:他能同时爱他的爱人和主。不知他们若爱了爱人,便不能爱主;爱主使不能爱他们的爱人。我们如果不能同亚萨说:除你以外,在天上我有谁呢?除你以外,在地上我也没有所爱慕的(诗七三25)。就我们还是活在魂里。

      我们不能不注重信徒全心爱主的重要。没有什么满足主的心像我们的爱一般。主并不是要看见我们怎样为祂作工,为祂活动,主喜欢看见我们爱祂。以弗所(启二)的教会虽然为主劳碌作工,但是,只因他们离了当初的爱心,主便不喜欢。如果我们的工作是因着爱主而作的,主就喜欢。如果我们并没有为着基督,我们和祂没有感情,我们并不爱祂,就虽然在外面为祂作了许多的工,究有何用呢?我们应当知道,为主劳碌而不爱主乃是一件可能的事。当日的以弗所人就是如此。让我们稍微求神的光,照着我们的活动到底是为着何故?爱主的心,在我们里面是否浓厚?口口声声说主,终日劳碌为主,而心里并不爱主,有何用呢?哦!愿我们有一个完全的心为着我们的爱主!

      神的儿女们从来没有想到他们的爱人是何等的会阻挡他们灵性生命长大的。当信徒在神之外,别有所爱时,他就要看见神在他的身上是如何逐渐显为无关紧要。就是他所爱的人也是爱神的,然而,恐怕他从今之后为着他所爱的人而爱神,比他为着神而爱神的心更多了。这样就他与神的关系从属灵的降低变为属肉体的。我们断不可因什么人事物来爱神,我们只能因神而爱神。信徒如果是因着他所爱的人而爱神,就他的爱心乃是为他所爱的人所主张。神不过是受他所爱的人的惠,才会得他的爱心。这样,就目前他所爱的人影响他来爱神,将来他也可以影响他失去爱神的心。

      并且,当我们的心倾向什么人时,我们很难保得我们的心冷静,反之,我们多是受了情感的作用,而发了狂热的心去求他的喜欢。在这样的时候,恐怕亲近神的趣味,反不如亲近情人了。恐怕所有一切属灵──直觉──的事物都要减少了趣味。也许外面依旧不改,但是,心已经盘桓在所爱的人的身旁了。在这样的光景中,属灵的趣味,若不完全销灭,也要减少许多。这么一来,世界虚荣的心必定勃发不可制止。因为信徒此时只藉这些使他所爱的人喜悦。属世的事物、态度、美丽、荣耀,以及许多不胜念的事物都要逐渐为信徒所寻求,以博他所爱者的欢心。神和祂的要求,要被信徒所忽略、所不顾。在这个时候,信徒要知道他只能爱一人,事一主;爱了人就不能再爱神了。所以,我们与人一切的秘密关系,都当斩断。

      实在说来,惟独神能够满足信徒的心,人并不能满足信徒的心。多少信徒的失败,就是因他要在人的身上去寻求他只能在神身上得着的。一切属人的情爱不过都是虚空的,神的爱乃是满足信徒的欲望的。信徒一在神之外去追求什么情爱,他的灵性立时就要堕落了。我们只能靠着神的爱而活。

      这样说来,我们都不必爱人么?我们看圣经如何一再吩咐我们应当爱弟兄、爱仇敌,我们就知道神并非要我们不爱人;祂不过要掌管我们的爱情而已。祂要我们不为自己而爱什么人,要为着祂而爱人,也在祂里面而爱人。我们天然的好恶在此并没有地位。天然的亲情也失去它的能力。神要我们能够因着爱祂的缘故,而受祂的支配。当祂要我们爱谁时,我们就能顺服;当祂要我们与谁断绝时,我们也能听从。

      这是十字架的生活。乃是当我们真蒙圣灵将十字架的工作,深深加在我们的身上,叫我们有了将魂生命交给死地的经历时,我们才会在我们的情爱上失去为己的心。但是,当我们真经过死时,我们就不会贴在什么人身上,而专以神的命令为引导。当我们魂的生命经过这一步时,它就失去它的能力,它就在情爱这件事上,如同死了。然后,神才指示我们应当怎样重新在祂里面爱他们。神要我们和我们从前所爱的人在祂里面有了一个新关系。一切天然的关系都当断绝。应当经过死,而后在复活的新境地上,重新发生关系。

      但是,信徒看这样的生活是何等的难呢!那些真如此生活的人,就知道这是何等的有福呢!神因为信徒奉献的缘故,或者为着信徒好处的缘故,就常有剥夺信徒所爱者的事。神如果不是作工叫我们的爱心顺服了祂,就是夺去我们所爱的,当祂用后者的法子时,祂如果不是使我们所爱者改变了心不爱我们,就是使环境拦阻我们不得爱他。或者他要远徒,或者他竟离世,或者有其它的遭遇。如果我们奉献的心在神面前是诚实的,神就要剥夺一切,等到我们只剩了祂。信徒如果要得着真实属灵的生活,就不能不甘心的舍去他所亲爱的一切。凡与爱神的心有冲突的,神都要求我们舍弃。属灵的生命是不许我们的情爱分散、流荡的。我们的爱情,无论是错在存心,错在太过,或者错在目的者,在神看来,和我们的恨恶错了,乃是一样的。从自己所出来的爱情和恨恶,在神看来,是一样污秽的。

      当信徒经过这样的程途时,他就要看见,他现今爱人的心是何等的清洁呢?没有什么属自己的搀杂在里面。一切都是为着神,也都是在神里面。从前虽然爱人,然而爱自己更多,以自己比别人更为重要。现在乃是与人同忧同乐,背负他们的重担,用爱心服事他们。不是爱自己所要他爱的,乃是爱神所要他爱的,不是爱己过人,乃是爱人如己。因为现今我们乃是在神里为着神而爱自己,也是在神里为着神而爱别人,所以,我们能爱人如己。

      信徒应当知道,他这样的让神掌管他的爱情,乃是他灵命长大所不可少的条件。我们的爱情是何等放荡不羁呢!如果不是伏在神旨意之下,就时时有危害我们灵性生命的可能。错误的思想还容易纠正,错误的情爱真难以收拾。我们应当全心爱主,随主支配我们的爱心。

 

属魂的爱主】然而,在此让我们提出一个警告。我们不要想,只要自己怎样一下,便会爱主了。一切从我们自己出来的,都是主所拒绝的,就是爱祂,也没有用处。在一方面我们看见信徒和主没有深切的情爱,令主忧伤;在另一方面我们看见就是爱主的,仍然还是在魂中爱主。信徒如果利用他魂的能力以爱主,就这样的爱也是主所不喜欢的。信徒的爱,就是用以爱主,也应当完全受灵的支配方可。现今用属世的爱以爱主的太多了;属神的爱我们很少看见。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今日信徒多用属人的心来接受属神的事。他们谈说他们的父神,他们称呼主为他们亲爱的主,他们想念到主的苦难;当他们这样作时,他们心中充满了快乐,和爱主的感觉。他们以为这是从神来的。或者当他们想到主的十字架时,他们也不免流泪,对于主耶稣好像有了说不出的热爱。但是,这些事从他们生命经过,如同航船过海没有痕迹。这样的爱心就是许多信徒的爱心了。但是,这到底是什么呢?这样的爱心不过要使自己觉得快乐而已。这并非爱神,乃是爱快乐的感觉。主苦难的外观感动了他的心;但是,内里的真理尚未影响他的生命。

      主耶稣的受苦在今日信徒心中是何等的没有能力呢!就是想到这些时,反倒使信徒骄傲起来,以为自己是同等的爱主,别人远不及他!当他们说到这些事时,他们好像乃是天上的人,但是,实在他们还没有离开他们可怜的自己半寸。当你听见他们的谈话时,你要想他们是何等爱主的人。你要称羡。但是,他们完全乃是自爱。他们所以这样想念主、谈论主、爱慕主,乃是因为他们这样作时,要觉得快乐,所以,他们才这样作。他们的目的乃是得着这样作的快乐,并非为着主阿。因为这样的想念,会使他们的灵性()舒服,所以,他们便继续如此想念。这是属魂的、属地的,并不是出乎神的,因此,不是属灵的。

      到底属灵和属魂的爱心如何分别呢?在外面分别人这是最难的,然而,每一个信徒自己却可以分别自己爱心的源头。魂就是我们的己,所以,一切属魂的总脱离不了己之一字。属魂爱主的心就是有己的作用在里面的爱心。为自己感觉快乐的缘故而爱神,就是属魂爱神的心。如果爱心是属灵的,就没有私下为己的搀杂在爱神的心里:就是因为神的缘故而爱神,因为爱神的缘故而爱神。无论全部或一部为己的快乐或别的缘故而爱神的,都是从魂来的。并且,我们若看这爱心的结果,也可知道其来源。如果是属魂的,就这样的爱心并没有能力帮助他长久脱离世界。他应当操心、用力,以挣脱世界的吸引。如果是属灵的,就世界的事物自然要在这爱心面前脱落,信徒要轻看它们,以之为可厌可憎。他好像今后不会再看见世界了,因为神的荣光把他属肉体的眼睛弄瞎了。并且,他有这样爱神经历之后,他并不因之而自高,反要自卑,好像在人前枯落了一般。

      神的爱的性质乃是历久不变的。我们的爱是最会变动的。我们如果用自己的爱来爱神,我们就要看见当我们感觉不快乐的时候,我们对神的爱就冷淡了。如果经长期间的试炼,他就要失败了。这是因他是用自己的爱来爱神,是为自己──为自己的快乐等等──来爱神,所以,当自己得不着所希望的快乐时,就退后了。加果是神的爱,就无论是陷入什么光景,处在什么地位,都是丝毫不变的依然爱神。真的爱情()如死之坚强,嫉恨如阴间之残忍爱情,众水不能息灭,大水也不能淹没(歌八6~7)。信徒如果是真的爱神,就无论他的遭遇如何,感觉如何,他总是爱神的。属魂的爱在情感作用停止后,也停止了;属灵的爱是坚强的、残忍的,无论如何不放的。

      主常是使信徒经历过他感觉所以为苦痛的,好叫信徒不为着自己而爱祂。当信徒用自己的爱,为着自己而爱主时,他是要觉得主的爱而爱主。但是,当信徒使用神的爱,为着神而爱神时,神就使他不觉得祂的爱,而要他相信祂的爱。在基督徒生活的开端,主总是多方吸引信徒觉得祂的爱。但是,当信徒经过这个以后,祂就要引导信徒走更深的一程,就是祂不使信徒觉得祂的爱,而要引起信徒相信祂的爱的心。我们应当注意,深尝主的爱,这一步的经历是每一个要走更深路程的信徒所必须经过的。因为信徒惟有受了主的爱的吸引,才会为主舍弃一切,而进前归主。在信徒灵命的前段里,这样在感觉上觉得主的爱,乃是必须的,很有帮助的,也是信徒所应当追求的。但是,既有觉得主爱的经历之后,过了一个合宜的时候之后,信徒就不应当再要抓住这一种的感觉;不然,灵命就受损害。这是因为各种的灵历乃是为着灵命程途中的各站的,在各该站中,那样的经历乃是正当的、有益的;但是,信徒如果在末后的站中,要有前几站的经历,就非退步或滞留不可。神在信徒觉得主的爱之后,乃是要信徒相信主的爱。因此在信徒经历过主爱感觉一时──不是立即──之后,神也是就要使信徒不再觉得主的爱,而要信徒相信主的爱心乃是依然不变的。所以,当信徒有觉得主爱的经历之后,竟然一时不再觉得的,就当知道这时是他相信的时候。他不应当惊奇。

 

当提防的一件事】我们已经知道了我们如果要随从灵而行,就当保守我们的情感寂静,不然,直觉的声音就听不见。我们的爱情如果非完全休静的伏在神的旨意之下,就我们的心不时要纷乱,因而阻挠了灵的引导。信徒在灵里,应当时常注意到刺激他爱情的人物。撒但如果在别的不能得胜,牠就要在这里试探。也不知道有多少的信徒已经在此失败了,所以,我们应当小心。

      最会鼓动爱情的,莫如朋友;而在朋友之中,尤以异性的为最。因为在男女性别之中,不只在生理上需要调剂,并且在心理上亦然。因为天赋有许多不同的地方,就使他们有互相吸引的能力。这是属魂、属天然的,所以,是信徒所应当拒绝的。

      异性最会冲动情爱,乃是一个确定的事实。人从同性所受的刺激,总比异性减少许多。因为心理上互相要求的缘故,就使人以为异性比同性较为可亲。这一种的倾向是普通的、天然的、秉性的。因此,对异性的情爱是最会受了一点挑动而燃炽的。

      这都是说到天然的方面。因为事实是如此,所以,信徒如果要随从灵而行,就不能不在此注意。我们应当知道,在我们的对待人──指爱心──中,如果对于同性是一样,对于异性又是一样,我们就是已经受魂的作用了。如果我们并没有因为别的缘故,只因其是异性的缘故而有不同的待遇,就我们的情感还是属乎天然的。信徒如果觉得有什么奇异的力量正在吸引他亲近什么异性的人,只因其是异性的缘故,他就应当知道他天然的情感在那里作用了。自然有时这样的刺激是搀杂在更正当的目的中,然而,在信徒的友情中,如果有一分异性的观念混和在别的观念中,他就应当知道他们的交往,不是全然属灵的了。

      工人在他的工作上,和作工时,必须注意他的工作有没有被异性的思想所侵入。一切要在异性中得荣耀的心,都必须绝对的抵挡。一切因为受异性影响而说的话语,和所有的态度,都足以销灭实在属灵的能力。所有的事都应当安安静静的在清洁的存心里作。应当记得不只是罪才是污秽的,凡从魂来的都是污秽的。

      这样说来,就信徒不应当有异性之友么?这并不是圣经的教训。我们看主在世时,也曾与马大、马利亚,和其它的女人来往。不过要点是:情爱是否完全在神管治之下,是否没有魂的作用夹杂在其间。弟兄和姊妹来往是正当的,但是,总不应当有魂──不只是罪──的作用。当信徒还未经过十字架作切实的工夫之前,照着普通来说,还是没有异性之友好。但是,无论如何,无论信徒达到什么地位,他如果寻求、羡慕异性的朋友,他就必定是被魂所支配的。一切都应当顺服神的安排。

      总之,信徒的爱情必须完全奉献给神才可以。我们在什么时候觉得我们对于什么人很难舍弃,我们就应当知道我们的魂生命在那里掌权了。在什么地方我们的爱情不能完全顺服神的旨意,就在那个地方必定有许多不属灵的夹杂在里面了。一切属魂的情爱都是引我们到世界和罪恶里。情爱若非从主而出,不久就要变作情欲。在这样事上失败的,古今何止只有一个参孙。大利拉今日还是到处剃人的头发呢!

      我们已经说过这是信徒最难奉献的一点,因此,奉献这个的,就是真实属灵的记号。信徒向他的恋爱和求爱死到什么地步,他就属灵到什么地步。这是一个最大的试验。凡没有向人世的情爱死的,就没有向任何的事物死。向情爱的死就是说出世界的死。贪求友情,贪恋人爱的,都没有向己的生命死。真切向魂生命死的,必定在舍弃在神之外的情爱看出来。属灵的人是何等的超脱呢!这是因为他走在人世情爱的上面。―― 倪柝声《属灵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