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信心的生活

 

      圣经将信徒生活的正轨告诉我们说:义人必因信而生(罗一17)我如今在肉身活着,是因信神的儿子而活(加二20)我们行事为人,是凭着信心,不是凭着眼见(林后五7)。读了这几节圣经之后,我们自然知道信心乃是信徒所借着而活的。但是心思里的领会固然很快,生命上的经历,却是不易。

      信心的生活和感觉的生活,乃是完全不同的,而且相反的。感觉的生活,乃是在有兴奋感觉的时候,才会遵行神的旨意,才能以天上的事为念;当这美好的感觉一停止时,什么就也都随之而停止了。信心的生活就不是如此。因为信心生活的意思,就是凭着信心而活。信心是以它所信者为主脑,不是以这相信者,以他自己为主脑。信心不是看它自己的遭遇怎样,信心乃是看它所信者是怎样。虽然它自己的什么都改变了,如果它所信者没有改变,就它依然能进前不懈。信心乃是与神发生关系的。信心不是看它自己的感觉如何,乃是看它所相信的神如何。信心乃是随它所信的为转移,感觉乃是随它所觉得的为转移。因此,信心所看的是神,感觉所看的是自己。神是永不更变的,天阴天晴,祂都是一样的为神;所以,靠着信心而活的,也要像神那样的不更变,无论黑暗光明,都要有一样的生活。信徒的感觉是时常更变的,因此凭着感觉而活的人,就不能不有高高低低的生活。

      神所要求于祂儿女的,就是他们不要以享受快乐作为他们生活的目的。神要他们只因着信祂而活。在有舒服的感觉时,如何在灵程上奔跑,在有苦楚的感觉时,也如何继续进前。并不因一己的感觉,而改变了对神的态度。虽然觉得枯干,觉得没有趣味,觉得黑暗,但只因知道这件事是合乎神旨意的,便一直进前──信靠神而进前。虽然在许多的时候,心里的感觉好像是反叛了,叫我们觉得非常难过、郁闷、颓丧,要叫我们停止灵程上一切的活动;但是,因为我们知道灵程上的工作是应当继续的,便不顾一切反对的感觉,而依然进行。这就是信心的生活。信心的生活,就是不顾感觉如何,只管神的旨意如何。如果相信这是神的旨意,就虽然自己觉得没有趣味,也是遵行的。感觉的生活,就是只作自己所觉得有趣味的;信心的生活,就是作神一切的旨意,不管其有趣味与否。

      感觉的生活,乃是引人活在神(自己)之外,叫人困得着一点的快乐而满足。信心的生活,乃是叫人靠着神而活,以得着神而满足;因为已经得着神,就不因自己觉得快乐而增加其快乐,也不因觉得苦楚而随之苦楚。感觉生活,叫信徒为自己活着。信心的生活,乃是叫人因神而活着,因而没留下余地给己的生活。己在什么地方有了什么可以娱乐、喜悦的,就在那里并没有信心的生活,不过是感觉的生活而已。因为乃是美好的感觉,才会叫己喜欢。信徒所以要靠着感觉而活的,就是因为他没有将己的生命交给十字架;所以,还是为己留下余地,要他在奔走灵程时,还是有什么可以使之觉得快乐的。

      基督徒的生活,从始至终都是一个信心的生活。这是因为我们当初得着新生命时,乃是因着相信,因此,后来我们如果要靠着这新生命而活,我们就不能不继续用信心。信心乃是信徒生活的原则。基督徒的生活,实在没有别的,就是信心生活而已。这自然是信徒所承认、所知道的;但是,许多信徒在他的经历上好像忘记了他们平常所知道、所承认的。他们忘记了借着情感,借着觉得的快乐而活、而动、而盼望,乃是凭着眼见为人,不是凭着信心了。什么是信心的生活呢?信心的生活,意思就是不顾感觉的生活,因为它们俩是完全相反的,所以,信徒若要靠着信心而活,就当他们觉得冷淡,枯干,虚空,苦楚的时候,他们就不应当改变了常度而痛哭,以为自己已经失去属灵的生活了。我们是因信而活,不是因快乐而活阿。

 

十字架更深的工夫】我们本来以为舍外面身体的欢乐和世界的宴乐,已经是十字架最完全的工作了。岂知神在除灭我们旧造的工作里,还有更深的十字架要叫我们经过。祂要我们向祂的快乐死,向祂的旨意活。虽然我们这样感觉上的快乐,乃是因着神而乐,乃是因着神的亲近而乐,并不是因着什么肉体和世界的事物而乐;但是,神的目的,并不是要我们享受祂的快乐,乃是要我们顺服祂的旨意。十字架必须作工,直到只剩下神旨意的时候。信徒若只喜欢神所给他的快乐,而不喜欢神所给他的苦楚,他就还未经过十字架更深的工作。

      在神的旨意和神的快乐中,是有一个极大分别的。神旨意是随时随处都有的,因为我们能在神的安排里看出神的旨意来。但是,神的快乐并不是常有的,乃是有时在有的地方得着的。信徒如果贪求神的快乐,就他还不过是喜欢神叫他快乐那一段的旨意,并非喜欢神所有一切的旨意。在神叫他快乐的时候,他就会顺服神的旨意,在神叫他苦楚的时候,就要反抗神的旨意。如果信徒是以神的旨意为他的生命,就神叫他觉得怎样,他都是顺服的。因为他在快乐和苦楚的感觉中,都看出神的安排来。

      当信徒才在灵命生活的初步时,神却允许他们享受祂的快乐;但是,当他们更进步时,就将他们的快乐感觉收回;因为这是与他们有益的。神知道信徒如果长久寻求,并享受这一种的快乐,他就要不靠着神口中所出的每一句话而活,而要靠着他所觉得使他快乐那些的话而活。这样,信徒就活在神的安慰里,而不活在安慰的神里。因此,神必须将一切快乐的感觉收回,好叫信徒完全是因着祂而活。

      我们知道在灵程首站的时候,当信徒为主受苦的时候,主常常安慰他,叫他觉得祂的同在,看见祂的笑脸,觉得祂的慈爱,看见祂的照顾,盼望信徒因而不灰心疲倦。此时信徒如果知道了什么是神的旨意而去遵行,神就要叫他在遵行时,心中充满了快乐,觉得虽然为主出了代价,然而所得的快乐,却比所失去的好得万倍,因而就喜欢作神的旨意。但是,神在此看见有一个危险,就是信徒当为主受苦得着安慰,行神旨意得着快乐之后,他若再为主受苦,或遵行神旨,他的目的就是要得着平常受苦遵行所得着的安慰和快乐。或者当他一为主受苦,一行神旨意的时候,就盼望得着安慰快乐来扶助他进前。这样一来,信徒为主受苦,遵行神旨意,都不是为着神了,乃是为着要得着这样作的赏赐──安慰和快乐而已。这样,信徒如果没有安慰和快乐作他的杖,他就不会进前。这么一来,神的旨意,反不及神因着遵行祂旨意所赐的快乐了!

      神知道当祂安慰信徒的时候,他是非常愿意为祂受苦的,当祂赐给信徒快乐的时候,他是喜欢行祂旨意的。但是神现在要知道信徒的存心,果是如何:到底是为主的缘故而为主受苦呢?还是为着受苦能得安慰而受苦呢?到底是因着这是神的旨意,所以应当遵行呢?还是因为遵行神旨,会使他自己快乐才遵行呢?因此,神就在信徒的灵程稍微进步的时候,将信徒为祂受苦遵行神旨意时所有安慰和快乐都收回。叫信徒在为祂受苦的时候,丝毫觉不得神安慰他。不只外面受苦,并且连心里也觉得苦,没有安慰。叫信徒遵行祂旨意时,一点没有兴趣,觉得枯干,没有乐趣。现在神就能知道:信徒到底是为着什么而为祂受苦,而遵行祂的旨意。神此时就是问信徒说:你肯否丝毫不得着我的安慰,只因这是为我忍受的,因而忍受呢?你肯否作你一点没有兴趣的事,只因其是我的旨意呢?在苦楚、平淡、枯干的感觉中,你能否为我工作,只因其是我的工作呢?我给你身体的苦难,同时没有丝毫油润的感觉时,你能否因其是我给的,因而喜欢领受呢?

      这就是一个实行的十字架。主要借着这个启示给我们看,到底我们是借着信心为祂而活呢,或是借着感觉为自己而活呢?我们时常听见人说到我为基督而活。这一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呢?许多信徒以为:为主活不过为主作工,或者爱主而已。但是,这还差得甚远。为主而活,意思就是为主的旨意而活,为主的兴趣而活,为主的国度而活。在这样的生活中,没有丝毫是可以为着自己的。不留下一点的地位为自己的安舒,为自己的快乐,为自己的荣耀。在这里不许我们因为要觉得安慰或喜欢的缘故,才来遵行神的旨意。在这里不许我们在遵行神的旨意时,因为觉得(指心里)苦楚,觉得没有趣味,觉得颓丧的缘故而退后,而停止顺服,或者迟延顺服。我们应当知道,不是身体为主受苦,就算得为主受苦;因为在许多时候,身体虽然受苦,心里却是满有快乐。我们若是为主而活,意思就是不特身体受苦,就是心里也是觉得苦楚,完全没有乐意,我们也是一直进前的。信徒应当知道:为主而活,意思就是不为自己留一点地步,愿意完全将自己交于死地。谁能在黑暗、枯干、乏味、颠沛中,不顾自己,喜欢接受一切从主来的,谁就是为主而活的人。

      如果我们是靠着情感而活的,就我们只能因着快乐的感觉而遵行神的旨意。如果我们是靠着信心而活的,就我们要看见我们要在一切的事上顺服主。在许多的时候,我们明知道一件事是出乎神旨意的,但是,我们自己对之丝毫没有趣味,并且去作的时候,还要觉得枯燥,并不觉得主是喜欢的,是祝福的,是加力的,反要因着与仇敌争战的缘故,好像是在死荫的幽谷里行走一般,此时,如非靠着信心而前,就必定逃跑到他施了。嗳,今日信徒不行神旨的不必说,只说那些遵行神旨的,有多少是不过遵行那些自己对之有兴趣的呢!多少信徒,只行那些投合他情感欲好的神旨呢!

      让我们重新问说,什么是信心的生活?信心的生活,就是无论如何都要因着信神的缘故而活的生活。约伯说:祂虽杀我,然而我还是信祂(伯十三15)!这才叫作相信。一次既然信神、爱神、仰望神之后,就无论神把我放在什么地方,如何苦待我,叫我经过火炼,叫我的身心都受苦,然而,我还要信祂,还要爱祂,还要仰望祂!现在的信徒,多是盼望身受苦痛,心得平安;但是,有谁能因着信神的缘故,连心中的安慰都不要呢?这是最高的生命。谁能当他觉得神是恨他,是要杀他,是厌弃了他,依然不灰心,依然喜欢神的旨意,依然把自己交给神呢?应当知道神不会如此待我们的。但是,在灵程进步的信徒,多有这样好像受神厌弃的经历。当我们如此感觉的时候,我们是否不改变我们对神的信心呢?当人要绞死天路历程的著者时,他说:神如果不干涉,我要就是这样瞎着眼睛跳入永世里;天堂,你来吧!地狱,你来吧!这是信心的英雄!在我们觉得颓丧的时候,我们能否说,神阿,你就是弃绝了我,我还是信你呢?情感当觉得黑暗的时候,便疑惑了;但是,信心是虽死不肯放松神的。

      但是,达到这样的地位的信徒是何其少呢!我们的肉体是如何反对这样无我有神的生活呢!因为我们天性不喜欢这样背十字架的缘故,就有许多的信徒,在灵程上滞留不前了。他们总要留下一点的快乐给他们来享受。如果在主里面失去一切,连叫自己觉得快乐的也失去了,那真是一个太深的死,太重的十字架!完全奉献给主,可以作得到,为主受苦可以作得到;出代价遵行神的旨意,也可以作得到;但是将娱乐自己的一点感觉也弃绝了,真是作不到。许多的信徒就是宝贵不时一点的安慰,叫他们的灵命休息在这样微小的感觉上。他们如果有胆量,肯将自己交在神烈火的炉中,不稍微自怜自爱,他们在灵程上就要猛进飞腾呢!但是,信徒还是被天然生命所支配,以为自己所看得见的,所觉得来的,乃是稳固可靠的,而无胆量、无信心、无进取性,向他所觉不来,看不见的灵程里探地,好叫他发明前人足迹所未经的途径。他们现在已经到了划地为界的地位,以小失小得为苦乐的原因,不再盼望更高深的了。他们被微小的己所限制。

      信徒如果知道神是要他靠着信心而活的,他就不至于时常发出怨叹的声音,或者生出不满的意念。他如果肯接受神所给他的干燥感觉,而以凡神给他的都是美好的,就他的天然生命,要何等的快被十字架对付呢!但是,不知道与不愿意阻挡了信徒。不然,这一种枯干的经历,就变成实行对付我们魂的生命的十字架,而使我们能够真活在灵里面。何等的可惜,许多的信徒,一生除了寻求一点感觉上的快乐之外,并没有成功别的。但是那些忠心的信徒,被神带入真正属灵的生命里,他们的生活,是何等属神呢!当他们回顾他们所经历的,他们知道主的安排真是不错。因为不是有了这些的经历,他们的魂生命是难以失去的。今日的需要,就是信徒不顾自己如何觉得,而将自己完全交在神的手里。

      但是,这并不是说,我们从今以后,要成为一个没有喜乐的人。在圣灵里喜乐,乃是神国中最大的福分。并且,圣灵的果子也就是喜乐。这怎么说呢?这意思就是我们虽然失了感觉上的快乐,但是,因着清洁的信心所得的喜乐是不会消灭的。这是比感觉更深的。当我们嘱灵的时候,我们乃是失去从前以自娱为中心的心,所以,就没有从前火热求乐的心。因着信心而有的灵里平安和喜乐,总是有的。

 

随从灵】信徒如果要随从灵而行,他就不能不拒绝一切感觉的生活。随从灵而行的信徒,就必凭着信心而行。随从灵而行,就是捐除肉体所抓住、所要求、所贪爱的美好感觉,以为他行事为人的杖和保证。当信徒随从灵而行时,他就一方面不怕没有感觉的辅助,另一方面,不怕感觉的反对。信徒的信心一软弱,一不随从灵而行,他就要寻求他所能看见、所能觉得、所能摸着的,作为他的后盾。每一次灵命衰弱的时候,感觉就要代替直觉引导。过感觉生活的信徒,都会看见,他自己在起初是要求美好的感觉,但是,不久他乃是要有人世的帮助。因为如果不能拒绝感觉的美好作用,就感觉还要引导你去倚靠人世。因为感觉需要人世作为它的休息所。因此,情感的信徒就常是用自己的法子,寻求人的帮助。随从灵的引导,比什么都需要信心。因为直觉的引导,常是与感觉完全相反的。没有信心的,就不会进前。属魂的信徒,当感颓丧的时候,就停止他的事奉神。但是,凭着信心而活的信徒,不是等到感觉兴奋时方行工作,乃是求神加增他灵的力量,以胜过这颓丧的感觉。

 

意志的生活】这样信心的生活,可说就是意志的生活。因为信心既是不顾情感的,就在枯燥的时候,借着意志出来,发出主意要照着神的旨意而行。虽然信徒不觉得应当顺服神,但是他却会要顺服神。在这里我们看见两种的基督徒:一是靠着感觉的,一是靠意志的(指更新)的。感觉的信徒,乃是当他有感觉的帮助,觉得高兴的时候才会顺服神。意志的信徒,就无论环境如何,感觉如何,他总是一样的定规要顺服神。我们的意志乃是表明我们自己真我的意见如何的;我们的感觉,不过是我们所受的一种外面的刺激而已。因此,当信徒在感觉快乐的时候,来遵行神的旨意,在神看来,是没有什么价值的;因为这乃是神的快乐,鼓动他来遵行的,并不是他诚心要遵行的。乃是当信徒丝毫不觉得快乐,没有什么美好的感觉来扶助他进前,他却愿意,却定规要遵行神的旨意,神才以之为有真实价值的;因为这是出自信徒的诚心,乃是信徒尊重神、降服神、不顾自己、不为自己活的表示。实在说来,属灵和属魂信徒的分别,就是在此。属魂的信徒,乃是当有什么感觉,足以满足他的喜好的,他才会顺服神,这是以自己为前提。属灵的信徒,乃是以他更新的意志完全与神联合,听神的安排,虽然没有什么外来的帮助,也是不变其节的。

      当我们身体快乐,感觉快乐的时候,顺服神到底有什么可夸的呢?当我们身体受苦,而觉得主的安慰时,顺服主也有什么可夸的呢?乃是当身体受苦,感觉也受苦,没有(自然是指觉不得而言)主的安慰、爱心、扶助,同在和快乐时,仍能决定要顺服主,要遵行祂的旨意,才是神所宝贵的。

      多少信徒并不知道靠着灵而活,意思就是靠着与神联合的意志而活。(没有与神联合的意志是靠不住的,不能持久的,乃是完全服降神的旨意,才会时常要灵所要的。)他们当初听见别的信徒告诉他:顺服主、为主受苦是何等的快乐的;他们因为羡慕这一种的生活,就也完全把自己奉献给主,盼望来得着这更高的生命。真的,在他们奉献之后,他们有许多主亲近、主钟爱的经历,他们就以为现在什么真是如愿以偿了。岂知,不久,所有这美好的经历,都成为过去的陈迹。

      他们因为不知道真实灵命的表现,不是在感觉,乃是在乎意志,就生了无穷的苦楚,以为他已经失去他属灵的生活了。这样的信徒应当知道,现今真的已经不觉得什么了,但是,当初奉献的心,有没有改变?要遵行神旨意的心,有没有改变,愿意为神无论如何受苦的心,有没有改变?诚心肯为神作任何事工,到任何地方的心,有没有改变?如果这些并没有改变?就他的灵命,并没有丝毫的退步。如果改变了,那么灵命就真的退步了。

      如果信徒真退步,并不是因他的快乐失去了,乃是因为他的意志,并不如从前那样的要顺服神。他如果真进步,就也并非因他有了许多美好的感觉为他从前所没有的,乃是因为他的意志与神有更深的联合,更愿意遵守神的旨意,与神的旨意更表同情。实在属灵的生命,乃是以意志如何与神的旨意联合为标准,并不是以感觉的美恶为记号。感觉虽然美好,如果没有无条件的顺服神的心,就灵命是低落不过的。感觉虽然枯燥,如果愿意到死忠心的顺服神,就灵命是高尚不过的。灵命乃是以意志为权度。这是因为意志就是表明我们的自己怎样。意志如果降服神了,就是说,我们自己已经降服神,不再自己为主了。自己与灵命乃是站立在对峙的地位。自己如破坏了,灵命就必定长大。自己如果尚是刚强,灵命就必定受亏损,因此,我们要看人灵命如何,只要看他的意志如何。感觉则不然。因为就是当情感有最好的感觉时,信徒仍可以满有自己──要自娱自悦。

      因此,诚心追求上进的信徒,切不要受了迷惑,以为感觉乃是他的生命,因而斤斤然以感觉上的快乐为念。应当知道自己的意志是否已经完全降服神。快乐与否都没有关系。神是要我们靠着信心而活的。祂也许喜欢叫我们长久没有什么感觉上的慰藉,而欲我们单靠着信心而活,单以遵行祂的旨意为足;我们愿意么?我们的快乐,只可因我们已经遵行神旨了,不可因我们自己觉得快乐才快乐。祂的旨意应当够叫我们快乐。

 

人的本分】当信徒被感觉生活所支配的时候,他就要忽略他对人的本分。感觉的生活,因为是以自己为中心的,因而,就不能顾到别人的需要。信徒履行本分,是需要信心和意志的。因为本分的责任是不顾感觉的;我们对人的本分,乃是一定的,我们事业的本分,也是一定的,并不能因着我们的感觉改变,本分也可随之而改变的。本分是应当按着原则而尽的,并非可以随着我们的感觉而改变。

      当信徒只在感觉里明白真理的时候,他就必定不尽他的本分。因为他看见自己与主交通的时候,是何等快乐的,他就羡慕这样的时候。当信徒有了美好感觉的快乐时,他最大的试探,就是终日能够不闻不问别的事情,只单独在主面前享受这样的快乐。他很不喜欢他自己本来的工作,因为里面难免有许多的试探和艰难。他觉得当他与主相对时,他是何等的圣洁,何等的得胜;但是,当他一出来作他日常的本分时,他就看见自己又是如从前一样的失败,一样的污秽,因此,他就喜欢逃避他自己的本分,盼望自己能够长久在主面前,好叫他自己长久圣洁得胜。他以为这些的本分,不过都是属世的事,像他这样圣洁得胜的人,是不应当过问的。因为他是这样羡慕与主来往的时候和地方,并且是这样恨恶他自己本分的工作,因其阻挡他的快乐,他就因着寻求与主来往的时候和地方的缘故,而不顾到别人的需要和幸福。为父母者,因此而不细心照顾他的儿女;为仆人者,常因此而不忠心服事他的主人;因为他们想这些的事,不过乃是属世的,他们所追求的,乃是更属灵的,所以可以不管。

      这不是因为别的缘故,就是因为信徒还没有靠着信心而活,他还是要求自养。这是因为他还没有与神完全联合,因此他应当在特别的时候,在特别的地方,才得与神往来。这是因为他还不能在诸事上学习用信心看见主,而与主同工。他还不知道如何在日常的琐事里与主联合。这是因为他对神的经历,不过只在感觉里而已。因此便喜欢在山上支搭帐棚与主长久同居,而不欲下山去赶鬼。

      信徒当知道基督徒最高的生命,与他生活的本分是不会相背的。当我们读过罗马书、歌罗西书、和以弗所书诸书信的时候,我们看见信徒在人方面的本分,是应当如何完全作尽的。基督徒最高的生命,并不是在什么特别时候和地方表现出来的。如果这样,就这生命,也不过尔尔了。乃是无论在什么时候和地方,这个生命,都有完全表现的可能。在操作家事时,和在对人讲道,或向主祷告时,并没有两样的地方。基督的生命,是可以在各种的事工上显明出来的。

      我们所有不满意于我们现在的地位,和不愿意尽这地位所当尽的本分的心,都不过是情感生活所给我们的。我们的反抗,就是因为在这些事里,并没有我们所贪爱的快乐。但是,我们的生命并非为着快乐,我们为何又寻求快乐呢?感觉的生活,需要我们违背我们的本分;信心的生活,并不如此。我们爱神的心,并不要我们舍弃我们对朋友、对仇敌的本分。如果我们在诸事上与神联合,就我们知道我们对各人正当的本分是什么,当如何来尽这本分。

 

对神的工作】拒绝情感的生活,而完全靠着信心活着,乃是为神作工最要紧的条件。情感的信徒在神手里乃是没有用处的。感觉的信徒,叫他享受是会的,叫他作工是不会的。他还没有达到作工的资格。他们是为自己活的人,他们尚未为神活。惟有为神活的,才能作神的工。这怎么说呢?难道情感的信徒所作的工,都算不得么?

      信徒必须达到信心生活的地位,才有为神作工的实际,才实在是神手里的工具。不然,他的目的,乃是在乎快乐──不是身体,就是感觉──当觉得不快乐的时候,他就要停止了。他为着感觉而作工,也为感觉而停工。他心里是满有自爱的心,当神把他放在一个工场里,充满了身体和感觉的苦楚时,他就要自怜自惜,而不再进前了。主耶稣的工作,是十字架的工作,信徒的工作,也是十字架性的工作;这有什么可乐的呢?所以,如果不是将情感自爱的心完全交给死,神就很难得着一个实在的工人。

      神今日需要一班肯跟从祂到底的人,来作祂的工人。太多的信徒,在工作兴旺的时候,在工作与他趣味投合的时候,在自己的感觉没有受伤损的时候,他是会为主作工的;当十字架临到,要求他死,要他除了用信心抓住神之外,没有别的帮助他,使他喜欢时,他就不前了。我们知道,真是神作的工,是不能不有效果的。但是,谁能领受神的命令,作十年八年的工,不见一点的效果,只因其是神的命令,而依然忠心进前呢?有多少的信徒作工,只是为着神的命令呢?或者作工,是为着要看见效果呢?神需要信心的信徒为祂作工,因为神的工作都是为着永世的;因为祂的工作是这样的满有永久性,人在暂时,就很难看见,也难以明白;因此,那些尚是靠着感觉而活的,就不能加入这样的工作中,因为没有什么足以叫他的感觉喜悦的。十字架的死如果不是深深的对付这信徒的自己,叫他不为着自己留下什么,他就要看见,在主的工作上,他只能跟从主到了一个界限,过此就不能再前了。神需要完全破碎的人,肯跟从祂到死亡地方的人,来为祂作工。

 

对仇敌的争战】感觉的信徒,在属灵的争战上,更是不足用的。因为用祷告向魔鬼进攻的属灵争战,乃是一个的确舍己的工作。这是何等苦呢!没有什么可以自娱的,乃是为着基督的身体,和神的国度倾倒出自己的生命来。灵中的抵挡和摔跤,是何等的难受呢!为着神的缘故,灵里负了说不出话来的重担,是有什么可乐的呢!全人的力量,都会合向邪灵进攻,有什么趣味呢!这是一个祷告的争战。然而,为谁祷告呢?不是为着自己,乃是为神的事工。这样的祷告,是为着争战的,那里像平常表情祷告那样的有趣味呢!在魂中为信徒受生产的痛苦,用祷告来破坏并建设,到底有什么能使人觉得舒服呢!灵战是没有什么可以叫肉体喜欢的,除非你是在理想里作战。

      情感的信徒,就是和撒但争战,也是非常容易失败的。当他用祷告来攻击撒但时,撒但就要用牠的邪灵来攻击信徒的感觉。牠要叫信徒觉得这样的争战是苦楚的,这样的祷告是枯燥的。当信徒觉得难过、没有趣味、黑暗、干燥的时候,他就要停止了争战。因此,情感的信徒,是不会和撒但争战的。因为只要撒但一攻击他的感觉,他就受不住了。感觉如果尚未经过死,就无论何时,撒但对信徒总是有懈可击的。每一次无论要反对撒但什么,牠只要在此一下手,信徒便失败了。我们自己若未胜过感觉,就怎能盼望胜撒但呢?

      因此,属灵的争战,需要完全向感觉持着死的态度,单独靠着信心的人。这样的人,能忍受单独的病苦,能不求人的喜悦和伴侣,而向仇敌作战。这样的人,能在各种难过的感觉中,依然进前。这样的人,不顾自己的死活,只看神如何引导。这样的人,没有自己的兴趣、羡慕和喜好。这样的人,已经将己交于死地,完全为神活着。这样的人,不错怪神,不误会神,以祂所有的道路,都是可爱的。这样的人,能堵住破口,虽然好像神遗弃了他,没有人来救援他,但是,他却能独当一面。就是这样的人,是会作祈祷的战士,而胜过撒但的。

 

安息】当信徒经过了主一切的对付之后,他就要进入信心的生活里。这信心的生活,没有别的,不过就是真实属灵的生活而已。当信徒到了这样的地位之后,他就有一个安息的生命。十字架的炉火已经将他贪求的心取去了。他现在已经学会了他的功课,知道惟有神的旨意是可宝贵的,其它一切虽然是他天然所喜欢的,并非最高的,也非与最高生命相配合的。现在他喜欢失去一切。凡主所看为应当收回的,他都欢欢喜喜的让主的手作工。从前因着盼望、追求、寻找、奋斗所生的叹息、苦恼和忧伤,现在都没有了。因为已经知道,最高的生命乃是为神活着,为着顺服神的旨意。他自己虽然一无所有,什么都失去,但是神的旨意得以成全,他就满意了。虽然没有什么可以给他享受的,但是,他俯伏在神安排的手底下。如果神喜欢了,就无论他自己遭遇什么都不要紧。现在是完全安息,没有什么外面的事可以激动他了。

      现在他靠着意志(与神联合的)而活;他的意志满有灵的力量,可以管治他自己的情感。他的生活,真是平稳、固定、安息。从前高高低低的生活,现在没有了。然而,我们不要误会,以为今后,他不会再偶然被情感所支配,因为当我们还未进入天堂之先,这样无罪的完全是不可能的。不过,将现今的情形和从前的情形相比较,就可说是安息了,固定了、平稳了。从前那样的时常的纷乱,现今的确是没有了;不过,有时偶然受情感的作用而已。因此儆醒祷告乃是不可缺少的。

      我们也不要误会,以为今后他就没有感觉苦乐的可能;那是没有的事,因为除非我们的情感机关完全除灭了,我们的感觉是依然存在的。一切的苦楚、黑暗、枯干,难过,仍然是我们情感所能觉得的。不过苦难好像只能达到我们外面的人,并不会影响到我们里面的人来。因为我们灵与魂有更清明的分开,所以无论我们的魂在外面如何受苦,如何受扰乱,而我们的灵,在里面总是平安稳固,好像无事的。

      当信徒的生命达到这安息的地位时,他就要看见他起初所有为主的损失,现在都一一补满。他此时已经得着神了,因此一切属乎神的他也都得着了。从前神所收回的,现在他都可以在神里面按着正道而享受。神当初所以那样的使他经历忧患,乃是因为他魂的生命是一切的主脑,他自己太有所爱,太有所求,并且,甚至在神旨意之外而贪恋。这样独立的行动,必须经过神的取缔方可。现在他已经失去自己了,他的魂生命已经失丧了,所以,他能在一个正当的地位上,在一个正当的界限里,享受神的快乐。乃是到了现在他才会在神里面与神的快乐有正当的关系。热切为自己贪要什么的心已经死了。他要存着感意接受一切给他的;没有给他的,他也不为着宴乐的缘故而强求。

      信徒到了这个地位,才算到了一个清洁地位。清洁的意思,就是没有什么夹杂在里面。凡有什么搀杂的,都算不得清洁。照着圣经说来,都是污秽的,当信徒还未达到这个地位时,他总没有清洁的生活。为什么呢?因为他生活中,是有许多搀杂的东西的。他为神活着,也为自己活着;他爱神,也爱自己;他的存心为神,同时也有私为自己──为自己的荣耀、快乐、安舒。这是污秽的生活。他靠着信心活着,但也靠着感觉;他随从灵而行,但也随从魂。虽然他所留给己的地位并不大,但是这已足叫他的生活不清洁。纯一的方是清洁;有外来什么东西夹在里面的,都是污秽。

当信徒经过十字架切实作工之后,他就要达到清洁的生活来。一切都是为神,一切也是在神里面,神也是在一切里面。没有什么是为自己的,就是要使自己感觉一点快乐的心也除去了。情感的自爱,已经交给死了。现在的生活,只有一个目的,就是遵行神的旨意。神如果喜悦,就什么都不要紧。顺服神,乃是独一的目的,当顺服神时,自己觉得怎样,乃是无关紧要的。这就是一个清洁的生命。虽然现在神也赐给他平安、安慰和快乐,但他不再是为着饱满自己的欲望,故来享受这些。什么现在都是在神里面看。他自己的属魂生命,现在已经终结了,神将清洁安息、真实、信靠的属灵生命赐给他。破坏他的乃是神,但是建立他的也是神。属魂的破坏了。属灵的建立了。―― 倪柝声《属灵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