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心思的定律

 

      当信徒心思达到更新的地位之后,信徒要希奇他自己心思的能力。他现在脱离了迟滞和无关紧要的活动。现在信徒的集中力要比前更强,领会力更明,记忆力更好,理性更准确,眼光更远大,工作更紧速,思想更宽广,更容易明白别人的心思,更不时常受自己微少的经历所捆绑,更知道在属灵的知识上是无止境的,所以,当有一个公开的心思来接受。一切的偏见、成见和意见,对于神的工作,都除灭干净。这样的心思能作他平常所不能作的工,并且,能以负担他平常二、三倍的责任。现今信徒的心思无用,就是没有达到更新这一步。但是当信徒达到心思更新这一步之后,并非谓从今之后他再没有老旧心思钳制的可能了;信徒如果不是继续反对老旧的想法,就他在不知不觉之中,还是要照着老旧的想法而思想的。信徒应当怎样天天随从灵而行,拒绝肉体的作为,照样信徒也当怎样天天照着更新的心思而思想,拒绝老旧的想法。儆醒是必须的,不然,信徒就要回到旧日的地位。在属灵的事情上,退步乃是一件实在的事。并且,信徒的心思就是更新了,如果不儆醒,还是有相信邪灵的谎言,被动的留地位给牠们的可能。信徒如果要保守自己的心思常在更新的情形里,并且逐日更新,就他不能不明白心思的定律如何。灵如何有它的律法(这个我们从前已经看见了),心思也如何有它的律法。我们现在要提起几件。信徒若照之而行,就要时常得胜。

 

与灵同工的心思】我们若要分析一位属灵信徒行事所经过的手续,我们可以略为分为以下各层:圣灵将神的旨意启示给信徒的灵知道,信徒借着他的心思明白这启示是什么意思,就借着意志运用他的灵力来运动身体,来执行这件事。在信徒的生活中,可说没有别的比心思是和灵有更亲密的关系的。因为心思是知道思想界和物质界事物的机关,灵是知道灵界里事物的机关。信徒借着心思,知道一切属他自己的事,却借着灵,知道一切属乎神的事。因为此二者都是知识的机关,因此,它们的关系,就比别的都显得更深了。在我们随从灵的生活的中间,我们要看见心思乃是灵最良善的助手。如果我们要完全随从灵而行,就我们不能不知此二者是如何相辅而行的。

      圣经对于灵与心思辅车相依似的工作是说得很清楚的。在随从灵而行的中间,灵和心思的合作,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求我们主耶稣基督的神将那赐人智慧和启示的灵赏给你们,使你们真知道祂;并且照明你们心中的眼睛,使你们知道祂(弗一17~18)。这两节圣经,将灵与心思的关系和盘托出。我们从前已经说过,这智慧和启示的灵的意思,就是神在我们灵中,将祂自己和旨意启示给我们知道了。现在我们就是要注意到这里灵的直觉所得的启示,和我们的心思是如何相辅而行的。

      我们心中的眼睛,就是我们理会的机关,明白事物的机关,就是我们的心思。在这段圣经里,我们看见知道两字一共说过两次。这两次的知道,有两样的意思。头一次的知道,是直觉的知道,第二次的知道,是心思的知道或明白。这启示的灵,是在我们全人最深的地方的。神这样的将祂启示在我们的灵里,就叫我们借着直觉真知道祂。但这不过是直觉上的知道,只有里面的人知道,外面的人还不知道。因此,将这里面的人所知道的,传达到外面的人来,是不可少的工夫。因为非此,就外面的人不知里面的人所要求的是什么,就不会取同一的行动。如何传达出来呢?圣经在此告诉我们说,我们的灵要目光照明我们的心思,叫我们心思明白了灵里面的意思,使我们外面的人也知道。我们外面的人,乃是藉心思以知道事情的,所以,灵必须将它借着直觉知道的告诉心思,心思告诉人的全体,而使之随着灵而行。

      我们是先在直觉上得着神的旨意,然后,心思才来使我们明白这是神的旨意。圣灵感动我们的灵,使我们觉得有了灵的知觉,我们就使用心思来查读,来理会这知觉是什么意思。我们要完全晓得神的旨意,必须有灵和心思的同工。灵使我们里面的人知道,心思使我们外面的人明白。灵和心思这样的合作,使信徒完全晓得神的旨意,乃是在一刻之中即成功的。我们用笔墨说来好像是很长久的,其实它们俩好像是左右手一般;有工作时,只要一霎时、一眨眼之间,灵已经将其所知道的,使心思明白了。这样看来,所有的启示都是从圣灵而来,达到人的灵(不是心思);人灵借着它的直觉知道,或者得着这神的启示;然后心思才来查读这灵中直觉的意思而明白理会。

      我们应当拒绝心思作为我们接受神启示的首要机关,但是,我们不应当取销心思作为明白神启示的次要机关。属肉体的信徒因为没有学习如何随从灵而行,他就要以心思里的思想,作为他步履的规则。属灵的信徒,应当随从灵而行,但是,他不应当不使他的心思明白灵的意思。在真实的引导里面,灵和心思都是一致的。心思的理性,并没有反对灵中所得引导的事。灵中引导,可以是反对一般普通人所谓的理性;但是,在灵中得着这引导的信徒,因为他的心思与他的灵同工,已经明白了神的旨意,就照着他的理性看来,灵中这样的引导,乃是完全不错的。自然这是讲论属灵信徒的心思已经更新过的。但信徒的灵还没有得着最高位时,就心思常是反对灵中的引导的。

      在这两节的圣经里(弗一17~18),我们看见灵是如何帮助心思的。灵自己是先从圣灵那里得看敨示,然后它以光照明心思:屡灵人的心思,既不是靠着天然的生命而活,它就必须靠着灵的亮光照耀它,不然,它就要陷入黑暗。更新的心思是需要灵的亮光来指引它的。因此,当信徒的灵被邪灵所闭塞的时候,信徒就觉得他的思路昏暗,思想纷乱,全人都有散漫不能集中的样子。这是因为属灵信徒的脑力是靠着灵而活的,现在灵被封锁,能力达不到心思来,因此心思就失了指挥一般。所以,我们如果要保守我们的灵和心思在正当的关系上,我们就应当儆醒,不让灵被邪灵所包围,好叫我们的心思能照着常度而工作。

      信徒的心思乃是圣灵的出口。我们知道圣灵是住在人的灵里的;但是,我们曾想到圣灵如何发表祂的自己么?圣灵并不只要人觉得或者相信祂是在他的灵里就算了的,祂的目的乃是要借着人来发表自己,使别人也得着祂。此外尚有千百的事都是圣灵需要人作的。圣灵光住在灵里是不够的,祂必须从灵里发表出来。发表人的灵的,就是心思。心思如果是雍塞的,灵就不能开通,圣灵就也不能从灵里涌流到别人身上。并且我们也需要心思来读直觉的意义,好让圣灵借着我们发表祂的意思。如果我们的心思是狭小的、愚昧的,就圣灵不能按着祂的意思与信徒交通。信徒应当小心,不要将圣灵关锁在他们的灵中。

 

思念灵和属灵的心思】当信徒越属灵时,他就越知道随从灵而行的紧要,和随从肉体而行的危险。但是,实在说来,什么是随从灵而行呢?罗马书八章为我们回答说,不过就是思念灵,和有一个属灵的心思而已。因为随从肉体的人,思念肉体的事,随从灵的人,思念灵的事。肉体的心思就是死,属灵的心思就是生命平安(5~6节直译)。心思察看灵的事,和灵管理心思,就是随从灵而行的意思了。因为随从灵的人,不过就是思念灵的事,并有属灵的心思的人而已。我们若要随从灵而行,没有别的,不过就是借着灵所管理的心思,来思念察看灵的事而已。这意思就是我们的心思必须先更新过,成功为一个属灵──被灵管理──的心思,然后借着这心思来注意一切灵的事──灵的动静。这样就可以随从灵而行。

      在这里我们又看见心思怎样的与灵发生关系。随从肉体的人,思念肉体的事;随从灵的人,思念灵的事。人的心思是可以思念肉体的,也是可以思念灵的。我们的心思()是站立在灵和肉体(在这里可说其为身体)的中间。心思所思念的是那一个,就他所随从的也是那一个。心思如果思念肉体,我们就要随从肉体而行,如果思念灵,我们就要随从灵而行。所以,我们并不必问说,我们到底是否随从灵而行,只要问说,我们到底是否思念灵、注意灵、察看灵的动静呢?断没有我们所思念的是肉体的事,却会随从灵而行的理。思念的是什么,随从的也必定是什么。这是不可更改的。在我们日常的生活中,我们的心思所思念、所注意、所体贴的是什么呢?我们所注意的是什么呢,我们所要顺服的是什么呢?我们是思念灵,还是肉体呢?思念灵的事,要叫我们成功为一个属灵的人;思念肉体的事,要叫我们成功为一个属肉体的人。我们的心思若非受灵的支配,就是受肉体的支配,若非受属天的支配;就是受属地的支配;若非受上头的支配,就是受下面的支配。这样的随从灵的结局,就是生活在生命和平安里。信徒如果思念而又随从肉体,他就要生活在死里。他所作的、所说的,都没有属灵的价值,不过都是死的罢了。因为他所有的一切,从神一方面看来,乃是从没有灵命的肉体出来的。信徒可以是有生命的,然而同时,他可以活在死里面。

      为什么思念灵的事,在随从灵而行的生活上,是这样的要紧呢?因为这是我们得着灵中引导的最大的条件。多少的信徒总是希望神为他怎样安排,怎样指引(指用环境而言),但是他却不思念灵──不注意自己灵的动作。不少的时候,住在我们里面的圣灵,已经在我们的灵里引导我们了;但是,因为我们的心思太昏昧的缘故,就叫我们看不清楚圣灵的引导。不少的时候,圣灵已经在灵中启示给我们知道什么事了;但是,因为我们的心思并不注意灵中的动静,也许正思念千百其它的事情,以致灵的知觉就被我们忽略过。在别的时候,我们的灵原是不错的,但是,我们的心思却错了,以致我们不能随从灵而行。灵借着直觉所表明的意思,乃是微细、安静、柔软的,如果我们不是时常思念灵的事,我们就怎能知道灵的意思,随着灵而行呢?我们的心思应当像一个看守的人,时常注意、理会、明白灵中的意思,好叫我们外面的人都完全顺服。

      神所有的引导,都是用微小的感觉将其旨意相启示。祂从来不用一种冲倒人、漫过人的感觉(或者别的),使人不能作主,而来顺服祂。祂总是给我们以拣选的机会。信徒所有好像受着一种强迫而有的行为,都不是从神来的。邪灵才如此作法。所以我们不能光仰望圣灵的引导,我们如果不履行圣灵作工的条件,圣灵是不作工的。我们的灵和心思必须活泼的与圣灵同工,圣灵才会引导我们,我们不要空试看随从灵而行,到底是可能否?只要我们使用我们的灵与圣灵同工,而使用心思注意灵中所有动静,我们就会随从灵而行。

 

心思的开放】神除了直接告诉我们的真理之外,神也常(最常)借着祂别的儿女将祂的真理传扬给我们。这样的真理乃是先在心思里接受,然后才达到灵。因为我们乃是借着心思以与人的话语或者文字相接触。如果没有心思,就真理没有达到我们生命的可能。所以,一个开放的心思对于灵命是紧要的。如果我们的心思里充满了一种成见,无论其是对真理也好,或者对传真理的人也好,就真理不得进入我们的心思,也不得以进入我们的生命。信徒如果在他读书听道的时候,就早已定规要听要读什么道理了。就难怪他们得不着什么益处。

      信徒必须知道真理进入生命的步骤,才能看见心思开放的紧要。真理乃是先在心思里明白,然后才进入灵,使灵受感动,然后才在生活上表显出来。一切不开放的心思都是拦阻真理达到灵里的。不开放的心思,意思就是已经有了成见的心思,凡不与他理想相同的就反对、就批评;他的意见就是一切真理的程度;与他所想的不同的都不是真理。这样的心思叫许多神的真理没有机会进来,所以,信徒就不能不在生命上受亏损。有经历的信徒都能作见证,论到一个开放心思对真理的启示的紧要。多少时候并非没有真理传给我们,乃是因为我们没有一个开放的心思,以致我们不能明白。也不知道神应当等到多少年数之后,才能叫我们除去一切的阻挡,而接受祂的真理。一个开放的心思连于一个开放的灵,是最会使信徒在真理上长进的。

      心思如果是开放的,就真理虽然有时在心思里好像是很暗昧的,但是,当灵的光照一来,信徒就要看见这真理的宝贵。多少时候,信徒起初接受了一个真理,好像是没有什么意思的,但是,过了一时,灵的光照来了,叫信徒好像领会了一切,把真理的内里都看透了一般。虽然外面不会用什么话语来解释,但是,里面却有说不出来的明白。开放的心思叫真理能以进入,但是如果没有灵的光照,也是没有用处的。

 

心思的管治】信徒全人的每一部分都是需要管治的。心思也是这样需要的。就是更新之后,也是不能忽略的。我们切不可任凭心思自由,不然邪灵又要来利用了。我们应当知道,思想是行为的种子。我们如果在思想上不小心,就不久我们要陷入罪恶。一个思想的种子种在那里,也不知道在什么时候才会生长;但是,迟早总必生长。我们如果谨慎追究我们一切有心无意的过犯,我们总能看见都是我们从前所有某种的思想所结的果子。一个罪恶的思想留在头脑里而不除去,过了一时,也许几年,就要变成一个罪恶的行为。例如:我们如果对一位弟兄有了一个不好的思想,如果没有立时除去干净,就虽然知道错了,求神赦免,那个思想还是要结果的!一切不正当的思想,都必定生出不正当的行为。所以,信徒不能不用全力来对付他自己的思想。思想若不管治得好,他要看见他什么都不能管治。所以,彼得说:要约束你们的心思(彼前一13)。这意思就是应当管治自己一切的思想,不要任之放荡。

      神的目的是要信徒所有的思想都顺服基督。所以信徒应当将他每一个的思想,都在神的亮光中考虑过。不应当让什么思想逃出你自己的统治权之外,也不应当让什么思想逃出你的注意之外,无论什么思想,总当经过你自己的查验和管治。

      信徒在管治他自己的思想时,应当看见没有一个不正当的思想是容留在他里面的。一切不正当的都应当驱除。

      信徒应当不让他自己的心思懒惰。这意思就是在每一件事上都要用思想,应当作一个属灵而又有意识的人。信徒必定不应当让他思想停滞,或者随便,不然,邪灵是要趁机会作工的。心思必定不应当懒惰,没有工作。应当时常都是活动的才可以。就是当信徒在灵中得着启示之后,他还是应当用他思想的,不要以为灵中有了启示,就可以随之而行。信徒应当使用心思来试验、来考虑、来探查,看到底在这个将要举动的事上,是否还有己意,还有什么是不合乎神的,是出自肉体的。这样的行为是否完全随从灵的,是否随从神的时候,或者还有什么是从自己来呢?这样的思想要帮助灵使直觉的启示更显为明亮。如果不是神的启示,也可因之而发现。以自己私意为中心的思想是不能使我们明白神的旨意的;但是这样的不顾自己的思想,乃是最有用处的。神并不要我们盲从。祂要我们清楚明白什么是祂的旨意。一切不十分明白的,都是靠不住的。

      心思作工的时候,信徒应当防备不使单独作工,意即脱离灵的支配而作工。当心思没有己意时,它能帮助信徒更明白神的旨意;但是,如果它是独立的,就它不过发表其肉体的败坏而已。例如:许多的查经,不过都是人用自己的思想,随着自己的意思,靠着自己的能力在那里追求而已。多少人明白的真理不过只在头脑里面而已!这样心思的单独行动,乃是最危险的。因为除了在心思里多了一点思想的数据,并自己多了一点夸口的张本之外,这样的知识在生命上是一点的影响都没有的。信徒必须竭力拒绝一切光在心思里领会的真理。这样的领会要叫撒但有所凭借而作工。信徒必须醒悟,知道一切光靠着心思追求的知识,是以把柄给魔鬼使之作工的。这样的欲好必须受节制。

      心思应当作工,也应当安息。信徒如果让心思一直作工而不能有安息的机会,就心思也像身体一样要发生毛病的。信徒必须节制自己心思的工作,不要让它过度活动而不能自约。以利亚当日在罗腾树下的失败(王上十九4),就是因为他的心思过度作工。

      信徒应当保守他的心思常在神的平安里才可以。坚心()倚赖你的,你必保守他十分平安(赛廿六3)。一个不平安的心思乃是一个常受扰乱的心思;这样的心思对于灵命和灵工都是有害的;也不知道要引信徒行了多少错误的道路。不平安的心思是不能照着常度而作工的。使徒所以教训说,必定不应当容让什么忧虑的思想(腓四6)停留在信徒里面,一有这样的思想就应当交给神。这样,神的平安就要保守他的心怀意念(7)。在另一方面,使徒劝信徒应当让他的心思作一点工,不要任之无所事事;他说:弟兄们,我还有未尽的话;凡是真实的,可敬的,公义的、清洁的、可爱的、有美名的;若有什么德行、若有什么称赞,这些事你们都要思念(8)

      心思必定不应当受情感生命的支配。应当借着信心,明白原则,安静休息在神里面而工作。这就是谨守的心思(提后一7)的意思。信徒应当不再以声音、异象和亮光为引导的原则,只当跟从灵里的直觉。不应当追求情感上的感觉,用什么外面的刺激、鼓励和允许来使它作工,只当以神是非的原则断定一切。

      心思也应当保守在谦卑的情形中。骄傲的思想最容易使信徒错误。一切自是、自大、自足的思想,都会使心思思想错误。许多人的知识并非不好的,只因其心思太骄傲,太以自己为念,以致就受自己的欺骗,使之胡涂。所以凡真要事奉主的人非有谦卑的心思(徒廿19)不可。信徒必须失去一切自欺的思想,必须知道神在基督身体上所安排给他的地位是什么。

 

心思充满神的话】神说:我要将我的律法写在他们心思上(来八10)。应当多读圣经,多记圣经,免得在急需的时候去找圣经。我们如果读圣经,神要把祂的律法充满了我们的每一个思想。当你需要亮光走路的时候,你要在一时之中记得圣经的话语。许多信徒并不肯用心思来读圣经,就是爱在祷告之后,随便翻起一节,以为这是从神来的。岂知这是最靠不住的。你的心思里若充满了神的话语。就在一刻之中,圣灵能够借着直觉照耀你的心思,使你记忆合适的经文,知道应当如何。我们并用不着人来告诉我们偷窃是不可以的,因为我们知道神的话如此说:这话已经在我们的心思里了。我们如果在别的事上,都是这样的和圣经联合,就我们会在凡事上知道神的意思。

 

洁净心思的呼求】信徒应当时常求神洁净自己的心思,保守它的新鲜。你应当求神除去一切对神的恶意和妄想,使你所相信的,乃是完全合乎神的永远旨意的。求神不只使你想到祂,并且要想得不错。求神使你的恶性情不发出一个思想来,如果有的话,求神的亮光立刻照耀,立刻除灭。求神使你不用你老旧的想法,想出什么特别的道理来分散神的教会。求神使你也不凭着心思接受了什么特别的教训,以致与神别的儿女隔断。求神使你能与别人有同一的心思,在凡事上未达到同一心思的时候,能有忍耐的等求神使你不用新生命来维持一个错误的思想,和从这思想所来的教训。求神不只使你向着性情并且使你的恶思想也死。求神使你的思想不作基督身体分门别类的原因。求神使你不再受欺。求神也使祂所有的儿女能够靠着祂而活,不再分散,不再彼此伤害,不再流荡,真是不只同得一个生命,并且也同有一样的心思。―― 倪柝声《属灵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