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被动与被动的危险

 

      今日的信徒缺乏两种的知识;因着这缺乏的缘故,叫他们陷入无穷的苦恼,而不能自拔。我的民因无知识而灭亡(何四6),真是为今日的信徒写的。有许多的知识──人所称为知识的知识──不过都是人世的理想而已,所以,是没有用处的。但是,在此之外,还有一种真实属神的知识是信徒不可不有的;不然,结局就是大受损害。最令人难过的,在今日愚昧这样普遍的时候,信徒还不谦卑在神的面前,还不寻求神所要启示的真理,依然是自高自大,夸口自己圣经的娴熟,经历的众多。一方面自己陷入危险而不知回头,别人陷入绝地而不知拯救,而另一方面却自夸其知识的丰富,这是何等的可怜呢!这两种的知识,就是()邪灵作工的条件,()属灵生命的原则。就是因为这样愚昧的缘故,就叫撒但和牠的邪灵得着最大的利益,而叫神的教会受着最大的苦害。

 

被鬼柎】我们知道四福音书里有许多被鬼附的事的记载,我们也知道现今还有许多的外教人是被鬼附的。我们如果对一位信徒说,基督徒是会被鬼(或称邪灵)附的,他必定很惊奇。中国普通信徒都是以为惟独外教人才有被鬼附的可能。我们基督徒是不会的。此外还有一个误会,就是如果是被鬼附了,就必定像疯人那样的癫狂才可以。岂知圣经告诉我们说,鬼不只使人忽然跌在水里,忽然跌在火里(太十七15),有的不过使人腰弯(路十三11)而已,其人还是很文雅、很安静的。

      现今的信徒知道他们是有受引诱、受试探、受攻击、受欺骗的可能;但是却不知道他们也有受凭依──被鬼附──的可能。这都是因为他们在信道初步的时候,得了许多错误的教训,以为基督徒有了基督是不会被鬼附的;他们以为只要看基督徒并没有发狂如外教人那样疯狂就可知了。这样的教训是圣经所没有说的,并且是圣徒的经历所不许的。因为神的儿女对于邪灵的事太为模糊,就叫邪灵改变了外貌,而附在信徒身上。今天被鬼附的信徒数目之多,真是人所意想不到的。但是今日有很多的信徒被鬼附,乃是一件不可更变的事实。

      到底什么叫作被鬼附呢?明白这一句话的意思之后,就叫信徒知道基督徒是有被鬼附的可能的。被鬼附──或简称被附──意思就是邪灵依附在人身上的全部或局部。因为邪灵是附在牠所得着的地位里,无论这地位是何等的微小,只要有了一个立足点,牠便可以往前作工,得着全人。普通的信徒都是以为被鬼附的,必须都是像福音书里所记几个极厉害的才是。他们却不知道那些都是极端的。并且,照着福音书看来,人被鬼附,所受苦害的程度并非一样的,并且,有的竟然是相差甚远的。我们刚才所说的两个,就是完全不同的。

      圣徒──完全奉献的圣徒,也能被邪灵所附,一如别人一样。这是因为圣徒在许多的时候,竟然不知不觉的履行了邪灵作工的条件,因而就被邪灵所凭依了。今日有甚多的信徒都是被鬼所附的,不过他们被附的程度有所不同而已。但是,他们自己并不知道;他们不过将他们的特别、反常的经历算为天然的,或者以为是出乎自己的,或者以为是出乎罪恶的;他们所以把他们的经历如此解说的缘故,乃是因为这些经历的外面并不像是出自邪灵的。

      在神所造的一切事物里,都有定律,意思就是它们的活动,乃是顺着一定的规则的。邪灵作工也是有一定规则的。有一因,必生一果。邪灵作工的条件,如果有人履行了(不管他是有意的履行,如巫婆、交鬼者、扶乩者,或者是无心的履行,像基督徒这等的人),邪灵就必定在其人身上作工。我们应当知道,邪灵所有的活动,是有定律的。只要人履行了这定律所要求的条件,这人就可立即得着邪灵的活动。这是因果之道,火会灼人,水会淹人,乃是一个定律。断没有人把自己放在火里而不受灼,浸在水里而不被淹之理。对于邪灵的工作也是一样。只要你履行邪灵可以凭依在你身上的条件,邪灵就必定依在你身上。既然有了因,就必定有果。所以,不论你是基督徒与否,只要你履行了邪灵的条件,牠们就要作工。邪灵乃是附在一切履行牠作工条件的人的身上的,所以,基督徒不能因其是基督徒而脱离这样的危险。基督徒如何不能把自己放在火里烧、水里浸,而说因我是基督徒所以必不伤不死,也如何不能履行了邪灵作工的条件,而说因我是基督徒所以我必定不会被鬼附。火灼一切把自己放在里面烧的人,水淹一切把自己放在里面浸的人,邪灵也附在一切给牠们以凭依的地位的人。不论他是否基督徒。

      因此,信徒如果给了邪鬼以可作工的机会,牠们就必定不稍退让,趁着机会,附在信徒的身上。

      到底邪灵依附的条件是什么呢?人应当如何才会得着邪灵的依附呢?人应当履行了什么条件,才会得着邪灵作工呢?这是最紧要的问题。圣经称这条件为地位(弗四27)。这地位或地步,就是在人身上所留下空旷的地方,为着邪灵的。这地位就是邪灵在人身上所得的立足地。邪灵是照着牠所得的地位而依附于人。牠所得的地位有多少,牠就依附在人身上多少。不论这地位是在外教人身上,或是基督徒身上,鬼都是要因之而依附在其人身上的。凡人身上给邪灵以可攻之点,可侵犯的机会,可立足的所在,都可通称之为地位。人如果以地位给了邪灵,他就不能不被邪灵所附。有了因,就必有果。信徒如果以地位给了邪灵,而倚靠自己是基督徒所以不至被附,乃是已经深受邪灵欺骗的人。

      总而言之,信徒给邪灵的地位就是罪。罪包括所有的地位。信徒容留罪,因而容留在罪后面的邪灵。无论什么罪都是给邪灵以地位的。不过罪分为二种:一是积极的,一是消极的。积极的罪就是人所犯的罪,就如:以手作坏事,目看邪色,耳听淫声,口说秽语;这些就是给邪灵以附在手、目、耳、口的机会。人在身体的那一部分犯罪,都是招请邪灵来那一部分居住。对于积极的罪,如何与邪灵发生关系,我们应当注意三件事:()有的罪犯了,没有邪灵的依附。()有的罪犯了,叫邪灵来依附;()有的罪犯了,乃是因已被邪灵所依附。信徒如果是因犯罪而被邪灵所附的,就当他专一的弃绝那罪,将那地位收回之后,就要得着拯救。如果不然,他就要看见他所给邪灵的地位,要逐渐加增,不至全人被附不止。许多信徒所以接受了十字架同死的事实之后,依然不能脱离其容易缠累的罪的缘故,就是他们的病源还不只是肉体的问题而已,乃是有超然的邪灵依附在他身上。

      这一方面因着积极犯罪,而给邪灵以工作的机会,乃是比较上更易为领会的,也是普通信徒所相信的,并且是在我们范围之外的,我们就不多说。我们现要注意罪的第二方面──消极──所给邪灵的地位。这是现今信徒所最不明白的,也是最常如此错误的,并且,是在意志范围之内的,所以,我们要详细的说。

      罪有积极和消极的分别。普通的思想都是以积极的罪为罪,消极的罪不为罪,圣经除了说各种的不义,就是各种从人所主动而行出来的不义是罪之外,圣经也说:人若知道行善,却不去行,这就是他的罪了(雅四17)。圣经不只以人所行的为罪,圣经也以人所不行的为罪。是邪灵依附(以下简称鬼附)的地位。所以除了积极去行的罪可作鬼附的地位之外,消极不行的罪,也是鬼附的地位。

      这一种消极的罪所给邪灵的地位,就是信徒的被动。不用和错用自己的任何部分,在神看来,都是罪。神赋我们以各种的本能,并非为着错用,也非为着不用。信徒不用自己本能的任何部分,而使之陷入被动的,都是与邪灵以代替信徒使用的机会,这就是叫鬼附地位。所有的信徒虽然承认罪是被鬼附的条件,他们却不知道被动也是罪之一种,也是被鬼附的条件。地位既给,就不能不被附;被附就不能不受苦害了。

 

被动】外教人和属肉体的信徒被鬼附的原因,多是因为罪;但是,在奉献信徒中被鬼附的主要原因,一言以蔽之就是被动。被动的意思,就是意志不再活泼的管理他自己的灵、魂、体或其中的任何部分;并不用意志拣选一切与自己有关系的事,应当如何。被动的意思就是与主动相反的。信徒的被动是有二方面的:()失去自治──不能管治自己的全部或局部;()失去自由──不能自己作主,以与神的旨意相合。信徒的被动就是信徒不用自己各种的本能,而任之陷入被动的地步。他虽然有口,他自己却不肯说话,要圣灵用他的口说出话来。他虽然有手,他自己却不肯使用,要神用他的手。他不肯动他自己的任何部分,乃是要神来动他。他以为自己是完全奉献给神的,所以,他不再用自己的任何部分。他就是这样的陷入被动,使邪灵能够欺骗他,而附在他被动的肢体上。

      许多信徒接受了上一章所说的与神意志的联合。他们误会了以为这样的与神联合,体会神的心肠,而不要自己的意思,乃是要被动的顺服神。他们自己的意志应当取消,叫他们变成一个好像机械的人。他们以为顺服神的意思,就是自己不应当再用自己的意志,也不应当借着自己的意志使用身体的任何部分。他就不再()拣选,()定规,()运用自己的意志而行动。在外面乍看一下,好像这是一件极大的胜利,因为一个本来是固执己意的,现今忽然变作非常的顺服──像水那样的软弱。在一切的事情上,他竟然连意见都没有了,完全听从命令。他不用自己的心思,不用自己的意志,也不用自己良心的分别,乃是作一个完全听命的人──神什么时候动他,他什么时候就动。但这是鬼附的动机。

      信徒既这样奉献给神,他就天然的陷入一种被动的状态里。信徒现在自己什么都不动,终日就是安静的等候外来的力量来动他。当有这外面的力量来动他时,他才动,不然,他就依旧寂静。这样的情形继续到很久的时候,他就要看见,就是在有的时候,他是应当动的,只因着没有那外来的强制力量,他竟然不能动。或者他自己也爱动,但是,却因没有外来催促的力量,就也不能动。这样迟之又久,信徒要看见,如果没有一种外来的力量来动他,他自己是一步不能动的。就是有时意志好像也是爱动的,但是,好像是受了什么压制一般(在身上有了一种捆绑,叫自己不能照着所爱动的而动),必须等到那一种外来的力量催促时,他才会动。在这样的情形中,信徒以为他自己是最顺服神的;他自己并没有一点的活动,就是爱动也不能。

 

信徒的愚昧】当信徒深深陷入被动的时候,在他看来,他乃是顺服神。但是岂知邪灵就是利用他被动的状态,来成功牠们的诡计。信徒以为他必须这样的被动才真是顺服神,才真是完全与神在意志上联合。他并不知道神并用不着他的被动,用得着他被动的乃是黑暗的权势。不特如此,神是要信徒用他自己的意志活泼的与祂同工。这是圣经所常说的:人若立志遵着祂的旨意行,就必晓得(约七17)凡你们所愿意的,祈求就给你们成就(约十五7)。神并不抹煞我们的意志。

      我们人是自由意志的。神从来不侵犯这个,也不改变这个。祂要人活泼的与祂同工。祂虽然要我们顺服祂,但是,祂并不抹煞我们的人格。(注:在这一本书内所用人格二字,都是指着人的位格说的,并非指着人的品格说的。读者应当注意。)祂乃是要我们出主张来要祂所要的。祂并不代替我们要,而叫我们的意志陷入死寂的状态。祂需要我们最活泼的同工。神喜欢人达到他受造者至高的登造,就是他的意志完全自由。神的创造是定人为自由意志的;神的救赎是叫人自由意志的。神在创造时既不要人机械式的服从祂,因此,在救赎之后,就也必定不是要人变作机械,听祂指挥。实在,神的伟大并不需要人变作木石来顺服祂。祂的方法,乃是藉祂的灵在我们里面运行,使我们愿意服从祂,但是,祂绝不代替我们出主张。这里的分别真是不可以道里计的。

      总之,神和撒但在人里面作工的规则都是一样的。当神造人的时候,祂喜欢人是自由意志的,所以,就使人自由意志。意思就是人是有权柄拣选、定规一切关乎自己的事。神虽然是宇宙之主,但是祂却喜欢受限制,而不侵犯人的自由意志,强迫人忠心于祂。照样,如果没有人同意──不论其有心无心,撒但也是不能占据人的任何部分的。神和鬼需要人意志的允许,才能在人里面作工。人要一件善事时,神如何为之成功;照样当人要一件坏事时,邪灵也如何为之成功。这就是我们在伊甸园所看见的。

      当人未重生时,他的意志是作撒但的奴隶,不能自由。但是,重生而又得胜的信徒,他的意志是自由的,能以拣选一切属神的。但是,撒但对于这一种的人是不肯罢休的,所以牠就想法子来得着他们。牠知道,牠是不能得着他们明白允许邪灵进入他们里面,而管治他们的。所以,牠就用诡计来得着这个必须的允许。注意:撒但必须得着信徒的允许,但是,信徒又是必定不肯允许的,所以,牠只能借着欺骗的手段而偷得这允许。邪灵如果没有得着人意志的允许是不能进来的;至于牠们进来多深,也是照着人意志的规定的。

      邪灵知道那一位的信徒是完全顺服神的,是肯跟从神到路终,愿意出代价的;所以牠就假冒作神的自己,假冒神的声音,假冒神的工作和神的同在来欺骗信徒。在一班与灵界有了接触的信徒中,多是因为接受了感觉上超凡经历,以为这些都是出乎神的,因而也接受了许多邪灵的假冒,以致陷入危险。信徒就是这样的受欺,接受邪灵的假冒以之为真,以致允许其继续在他身上作工;起初不过是受欺,但是允许之后,就被动的让其作工了!邪灵就是这样的得着人意志的允许;使信徒往下再受牠的欺骗,而在心身的那一部分受牠的依附。被动是鬼附的头一步。

      信徒如果知道邪灵作工的条件,和属灵生命的原刵,就不至陷入这样的危险。都是因为信徒不知被动是与邪灵以便利的,也不知道属灵的生命需要活泼的意志以与神同工,就让自己的意志变作被动。我们所当特别注意的,就是神从来没有用祂的旨意代替人的意志,人所作的,人自己应当负责。神并不肯替他主张。

      实在说来,如果没有邪灵在那被动的人身上作工,就被动不过是懒惰,不活动而已。在平常的不活动里(意思就是没有邪灵在那里作工),就这样不活动的人,无论何时都是能以活动的。但是,当他陷入被动而被鬼附时,就他虽然要──自己的意志要──活动,也是不能的。

      在这里,我们可以看见撒但和神在人身上作工不同的地方。神虽然要人奉献给祂,然而要人用他全人所有的本能,与祂的圣灵同工。撒但乃是要人的意志完全被动,停止所有的动作,让牠的邪灵代替他动。神要人主动的,有意识的;愿意、拣选、遵行祂的旨意,叫人的灵、魂、体都是自由的;撒但乃是要人作牠一个被动的奴隶和囚虏。神是要人自主──自由,有意识的作自己的主;撒但乃是要人作牠的傀儡、机械和工具。神从来用不着人停止他的活动,才能作工;撒但却要人完全被动,停止活动。神要我们有意识的与祂同工;撒但要人被动,牠才好强人顺服牠。神所要求的乃是人停止他罪恶的──无论是出自性情或是生命──活动,因为惟独如此,他才能与圣灵同工;但是撒但要人停止所有的活动──连魂的功用都在内,因为牠要替人活动,人除了作没有意识的机械之外,是什么责任都不负的。

      最可怕的,就是信徒不知道神在人里面,和神借着人作工的原则。他们以为神要他们变作木石那样的死,随着神的调动。他们应当完全陷入被动的状态中,自己不会主张什么,就是毫无意见的随着神的支配。他并不知道,神造人时,是神使人自由意志的。神不喜欢人的意志在祂之外有所要求,有所活动;但是,神也并不要人没有主意,变作机械来顺服祂。如果信徒的意志是要神所要的,神就满意了;神并不要求人变作一个没有意志的人。有许多的事是信徒自己应当作的,神并不替信徒作。现今有一个错误的教训,就是以为我们应当把所有的事都交托祂,让祂替我们作;以为我们连手也不必自举,脚也不必自动,神要替我们举动。以为我们应当完全顺服我们里面的圣灵,让祂替我们安排一切。此中并非没有真理,但是,此中所搀杂的错误,恐怕比真理还要多!(下章要说其详)

 

危险】因为信徒这样无知的缘故,他就受了黑暗权势的欺骗,因而不知不觉的接受了撒但的诡计,同时,履行了邪灵作工的条件,就被鬼附了。我们应当注意这里的次序,因为这是最紧要的。()无知,()受欺,()被动,()鬼附。这样看来,信徒的无知是鬼附的最初原因。都是因为信徒不知邪灵作工的原则,和圣灵的要求,所以,撒但才有欺骗的可能。如果信徒知道什么是真理,知道如何与神同工,知道神作工的章程,就不至于接受撒但的欺骗了。因为受了邪灵的欺骗,就以为全人应当被动,让神从他身上活出来,工作出来;就接受了许多邪灵超凡的表显,以为这些是属神的了。因此,就受欺更深,得着邪灵依附在身上。

      信徒()每一次将地位给邪灵,都是招请邪灵进来的;()邪灵进来之后就必定有牠们的表显,意即有牠们的活动;()徒如果误认了这些活动,而不知其是出自魔鬼,信徒就是将更多的地位给邪灵,因为信徒已经相信邪灵更多的谎言了。这是一个圆周的:自始至终,周而复始,叫信徒被鬼附的程度一天深过一天。信徒一陷入被动──将地位给邪灵之后──他的危险是不可尽言。

      当信徒陷入被动,自己不拣选一切关乎自己的事时,他就要被动顺服一切从环境临到他身上的事。他以为神现在代替他在环境里,和在与他有关系的人身上出主张,他只要被动的顺服。一切临到他身上的事,都是神的旨意,是神所安排的,是神所给他的,所以,他就是静默的接受一切。过了一时,在他日常的生活中,他竟然不能拣选什么;在许多应行的事上,他竟然不能决定什么,也不能主动什么。他惧怕说出他自己所喜欢的,更不愿意说出他自己所定规的。别人能够拣选、定规、主动、行为,但是他却如水上的浮萍,任凭风浪的吹送。他最盼望就是有人代替他出主张,或者环境所为他安排的只有一条路好走,并用不着他出主意拣选。他受人的强迫去作什么,反倒是他所愿意的,因为这样免得他操心。他宁可受环境的强制去作什么,胜似环境给他自由,让他拣选,因为他觉得拣选是甚难的。

      当他这样被动之后,就是要他稍微决定一件极小的事,在他看来也是极重的担子。他总是四向寻助,要得着外面的帮助,使他能以定规一件事。他自己觉得非常难过,因他在日常生活的小事上好像都不能应付一般。人对他说话,他好像是难以理会的;如果要记一件事,或忆一件事,他就觉得甚苦;如果要他决断一件事,他就手足无措;如果商议要作一件事,他就非常觉得恐慌,因为他被动的意志是不能负这样的重责。他自己的意志就是这样的薄弱,他不是等环境的帮助,就是要人的帮助。但是,如果都是一人帮助他,他一方面虽然喜欢这人这样的替他主张,同时他却要觉得这人是掳掠他的意志的!在这样等候外来力量帮助的时候,也不知道有多少的光阴是空花了的。然而,我们的意思并非谓这样被动的信徒是不喜欢作事的。在受了一种冲动的时候,他就要作某件事,或者以为他能作某件事;但是,当他应当动工的时候,那冲动停止了,他就觉得他的力量是不够的。许多有始无终的工夫,大概都是因着意志是被动的。

      这样被动的状态是何等的不便当呢!在这样的时候,信徒必须有许多的字条,才会使他记忆;必须开口出声才会帮助自己思想,还有其它百十的拐杖,为信徒个人所发明的,用以扶助自己过日。到了最终,信徒就要看见自己的感觉逐渐麻木,在不知不觉中有了许多希奇的嗜好和习惯;与人说话,不敢直目看人;弯着腰背走路;如果不是极端顾念身体的需要,就是极端压制身体的需要;作事不必用,或不必全用自己的心思、意志、理性和想象。

      信徒因为愚昧的缘故,不知这些病症都是从被动和鬼附而来,就以为这些不过是自己天然的软弱。信徒自慰,以为这是因为他没有人所有的恩赐,他的秉赋与人不同,他的本能不及人,所以,他如此是无足怪的。岂知道都是邪灵的谎言,要使他受欺更深而已。他不敢作工,不敢承当什么事,因他以为自己是畏事的,神经软弱的,没有口才的,不会思想的,从前作工过度的,或者,身体力量不足的。他从来没有问过,为什么别的信徒不会如此呢?恩赐比他更不如的人都不会如此呢?为什么他自己从前并非如此呢?他以为这些都是先天的、自然的、秉性如此的,岂知这些不过是邪灵的工作而已。这样的愚昧,叫邪灵可以得着更多的地位,而使信徒受更多的苦。

      黑暗的权势知道信徒现在的情形,就在他的环境中造出许多难处来缠扰信徒。信徒的意志既是被动,不能作工,邪灵就常把信徒放在必须用意志的地位上来挫折信徒,使他在人前闹笑话。信徒此时是笼中之鸟,邪灵好像顽童,随着自己所喜好的来戏弄。牠们总是兴风作浪,用许多的事来与信徒为难。信徒现在竟然没有力量提出抗议并抵挡。他的环境越变越坏,也越没有意思。信徒是有权柄对付的,但是,他却一声不响,黑暗权势逐渐得手,使信徒从无知、受欺、被动,后被鬼附,而受鬼的苦。然而,神的儿女竟不知这样的光景必定不是神给他们的,反被动的接受。

      在信徒达到这样的光景时,他在不知不觉中也许要倚赖邪灵帮助他!我们已经知道信徒自己(里面)是如何的没有力量来出主张,乃是靠外面的力量来扶助他。在许多时候,信徒因着被邪灵所磨难(自然他自己不知是邪灵),反倒盼望平常帮助他的外面力量赶快来帮助他!邪灵要信徒被动就是为着这个目的。信徒身上各种不用的本能都是在邪灵的手中,现今如果用出来,就是叫邪灵有机会从信徒身上显明牠们的自己。邪灵是最喜欢代替人出主意的。人既这样的仰望牠们,牠们自然是不拒绝的,牠们就常在这样的时候,将已经想好的思想注射入信徒的心思,将各种的异象、奇梦、声音、亮光、火焰和断章取义的经文更多的给信徒;借着这些代替信徒出主意定规。信徒不知个中的情形,反倒以为这真是神的启示,是合乎神的旨意的,并且用不着自己苦痛来定规决断的,便贸然从之。邪灵是最喜欢帮助人,不用思想,不用意志,而楜里猢涂的随着外面的启示去行;所以,他们最常将这样神奇的事情给信徒。

      最可怜的,就是信徒因为不知神作工的原则并非如此的缘故,在他这样受欺骗的中间,反以为他是顺服神的。在这样的时候,信徒可以()相信邪灵,()倚靠邪灵,()顺服邪灵,()奉献自己给邪灵,()听邪灵说话,()向邪灵祷告,()受邪灵引导,()接受邪灵的信息,()接受邪灵所给的经文,()与邪灵同工,(十一)为邪灵作工,(十二)帮助邪灵成功其心愿与工作,而以为自己是这样的对神,这样的为神。一件事是应当注意的:献上自己作奴仆,顺从谁,就作谁的奴仆(罗六16)。我们在名义上虽然是奉献自己给神,而在实际上若是将自己奉献给邪灵,我们就难免作邪灵的奴仆了。我们虽然是受欺骗的,然而,我们明明是把自己献给这假冒的神,所以,我们没有法子卸责。信徒应当知道:他如果不照着与神交通的条件,而与神来往,并且,反照着鬼附的条件,而与神来往,就他的祷告,乃是祷告给邪灵听,他的奉献,乃是奉献给邪灵,他的倚靠乃是倚靠邪灵。虽然他心里以为他乃是与神来往,他所得的乃是从神来的;但是,在实际上,他是与邪灵来往,是接受邪灵的恩赐。

      我们应当知道此中的手续。信徒因为贪求感觉上的与神同在和其它的经历(像我们在第三、第七两部里所说过的)的缘故,邪灵就欺骗他,以假冒的给他。他因无知的缘故,便贸然受之,以为是出自神的;因而使自己陷入被动。当信徒陷入被动的时候,他以为自己不必动,有神为他动,所以,他就不动,相信神要为他动。但是,神并不来动他,因为神是要人活泼与祂同工的,神不要人变作一个没有意识的机械。邪灵因着信徒是履行牠们作工的条件,就来动他。人自己不动,神也不动,所以邪灵来替人动。信徒必须知道,当他在灵的直觉里清楚明白神的旨意之后,需要他的全人都活泼的来遵行神的旨意,并不可被动。当信徒被鬼附之后,他虽然自己不知自己的实情,也许以为自己是最属灵的,有许多超奇的经历;但那些在主里经过训练,有属灵鉴别力的人,就知道这样的信徒在别的事上虽然是超奇的,但是其人必定是有二重人格的。二重人格就是人被鬼附的明微。

 

二重人格】二重人格,意思就是一个人里面有二个人格,或者两个主人。这与我们平常所说的新我与旧我是不同的。在一个深被鬼附的人身上,我们能够清楚看见这二重人格的作用。当人被鬼附到极端的时候,我们看见好像另外有一个头脑管治这个人,他要作出与他天性相反的事,他的身体上好像是被一种外来的力量所抓住,神经和肌肉不从心的伸缩发抖,口里说出本人所不知,或稍知的话语,声音好像是另一人的。在许多外教人被鬼附的身上,我们能以看见,鬼在人身上的表显(人称之为来),是隔了一时才有一次的。在鬼没有来的时候,人是安静的、如常的;但是,当鬼来时,就立刻改变了常度,如同疯狂一般。在这里我们能够看见一件事,就是:当人被鬼附时,他是有二重人格的。意思就是:在他本人之外,还有一个人在他里面使用他的魂和体的各机关。当鬼表显的时候,几乎是鬼操了全权,在那里活动,人自己的人格并没有加入。所以许多被鬼附的人,在鬼去的时候,并不知道他刚才在鬼来的时候,所作、所说、所表显的是什么。这是因为刚才是鬼的人格在那里活动,人的人格没有活动,所以人的人格就不知或不全知刚才的经过如何。

      但是,鬼的表显有时是很文雅的。在不少的时候,鬼使人说话行事一如常人一样,其实乃是鬼的人格在那里活动,人的人格依然是冷静的。在这一种的表显之中,我们很常误会以为这是人自己作的,难以知道乃是鬼在那里活动。乃是当鬼有一种反常的表显时,我们才知道这二重人格是如何在一个人身上发现。

      在鬼附信徒的身上,也是有这二重人格的。不过因为信徒被附的程度不同,所以,这二重人格就也隐显不同。在那受欺最深的,邪灵竟然能支配其人身体的全部,使之发抖,使之火热,使之有各种奇异的感觉,摔之倒地,使其口说人所不知道的方言,使其耳听人所未听的声音,使其眼见人所未见的异象。同时其人依然在灵里可以平安,可以与神交通。信徒不察,以为自己依然会这样的与神接触,所以,这种的表显必定是出自圣灵的。

      岂知()圣灵从来不代替人而用人身体的任何部分。当保罗看见异象时,他还能管治自己,所以,他自己还能说话(徒九5)。彼得看见异象的时候,也是心思清楚明白,自己会自治的(徒十9~17)。就是约翰看见异象的时候,也是能自治的,所以,他才能把启示录写下来。他起初的仆倒在地,乃是因他受不住主的荣光;但当主加他力量之后,他就起来;他会记得他所看见的,并不像今日自谓被圣灵摔倒在地的人,不知当他倒地时是作什么,是有什么经历。

      ()这是因这位信徒是有圣灵住在他的灵里的,同时他的身体乃是被邪灵所附的。所以,他有这二重人格的经历。他在灵里与神交通,邪灵却在他的身体上表显牠们的工作。信徒绝对不可因为他自己在灵中是会与神交通的,就以为外面身体的作为,乃是神所赐的。当知因他是已重生的,所以,他的新生命是会长久与神交通。一件事是定规的,真正被圣灵充满的生命,并没有这二重人格的经历。所有的二重人格都是表明其人是被鬼附的。

      在那受欺更浅的人身上,这二重的人格,并没有像以上的明显。不过,信徒有时看见,好像在他自己之外,还有别的人抓住他的本能。许多自己没有思想的思想会源源而来。自己的意志好像是痿痹的、麻木的、不能出主张、拣选、定规。自己的想象力和记忆力好像是被人封锁了,什么都不能记忆思想。自己的理性好像有点冷硬,不知道如何推敲。许多不从心的话语、举动和态度,竟然完全出乎意志之外,不能支配。这些是二重人格更隐藏的表显。

      二重人格的意思,就是有两个独立、像人、成位的意思。意思就是不必人用他自己的意志主张什么,人的魂和体的全部或局部,竟然会活动。意思就是在人的意志之外,还有一个意志会直接管治人的魂和体的。被鬼附的信徒,就是在自己意志之外,还有邪灵的意志在他里面。被鬼附的信徒,乃是自己的意志被压制,而邪灵的意志掌权。这就是二重的人格。

      当信徒有这二重的人格时,在他身上就有两种不同的能力:有时圣灵从他里面的人发出祂的能力,有时邪灵却从他外面的人发出牠们的能力。有时圣灵在他身上表明祂的恩典、祝福和亮光;有时邪灵却从他身上发出假冒属神的作为,使人看见异象、狂笑、高歌、哀哭,或觉得有一种麻醉的快乐经过他们的身上。今日这样二重人格的工人真是不少!但是,会鉴别灵的人却不多!撒但就是利用这样的人来成功牠的工作。信徒只因其有许多是出乎神的,有许多是属灵的,就不敢拒绝撒但借着那人后来所加入的。他们就是将其中属神的拿出来说,以为这岂不好么?而忘记了就是在这里,有了邪灵搀杂的工作。

      撒但都是作搀杂的工作。撒稗子在麦子中,乃是牠一切工作的原则。牠不专传谎言,牠也传真理。牠用真理来鼓吹牠的谎言。并且,牠肯多传真理过于谎言,免得牠的诡计败露。当牠得手之后,牠要将当初的成分倒过来!在多少的聚会中,我们都能看见这样的搀杂。信徒必须学习如何分别,并试验万事,不然,就要受二重人格工人的传染,也陷入被动,也被鬼附。―― 倪柝声《属灵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