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信徒与他的身体

 

      身体在神的眼光中,到底是站立在什么地位,乃是我们所应当知道的。谁也不能否认身体和灵性的关系。除了灵与魂之外,我们还是有身体。所以,我们灵的直觉、交通和良心,虽然都是非常强健的,我们魂的情感、心思和意志,虽然都是经过更新的,如果我们最外面的身体,没有与我们的灵和魂一致的强健和更新,就我们还不能成功为一个属灵人,还不能算得完全,还是有缺乏的。因为我们人并非光有灵、魂而已,也是有一个身体的。我们不能不顾身体,只顾灵、魂;因为这样,生命就要偏枯。

      身体是需要的,也是要紧的,不然,神就必定不以身体给人。我们若谨慎读过圣经,我们就能看见神是如何重看人的身体的;因为其中的记载,几乎都是论到身体的事。最明显的,最令人哑口无言的,就是道成肉身,神的儿子取一血肉之体,虽然死过,还是披戴这个身体直到永远。

 

圣灵与身体】罗马书八章十至十三节将我们(信徒)身体的情形,圣灵如何帮助我们的身体,我们对待身体的正当态度,都一一告诉我们。明白了这几节圣经,就不会错看一个信徒的身体在神救赎法里的地位。

      十节:基督若在我们里面,身体就因罪而死,灵却因义而活。本来我们的身体和灵都是死的。但是,当我们信主耶稣之后,我们就接受祂进入我们的里面作我们的生命。基督(借着圣灵)住在信徒里面,乃是福音中最紧要的真理。每一个信徒,无论他如何软弱,都有基督住在他的里面。这一位的基督就是我们的生命。当祂进入我们里面的时候,就叫我们的灵活过来。这是我们从前所看见的。因为得着基督住在我们里面的缘故,便叫我们本来体和灵都是死的,现在灵却是活的;从前灵和体都是死的,现在灵活过来,只剩下体是死的。这是每一个信主的人的普通情形──体死灵活。

      这个经历(每一个信徒所共有的)叫信徒的外面和里面有了极大的分别。我们里面的人充满了生命,外面却充满了死亡。我们是活泼的人,充满生命的灵,住在死的身体里。换一句话说,我们灵里的生命,和我们身体的生命是完全不同的。灵里的生命真是生命,身体里的生命不过就是死亡。这是因为我们的身体还是那一个罪的身体,因为无论一位信徒的灵命如何长进,他的身体依然还是罪的身体;复活的身体,荣耀的身体,属灵的身体,我们还没有得着。身体的得赎还是在乎将来。今日的身体不过是个瓦器,是地上的帐棚,还是卑贱的而已。罪虽已从灵里、意志里,赶出去了,但是,身体的得赎还是将来的事,所以,罪尚未从身体里被赶出去。因为罪还是在身体里,所以,身体是死的。这是身体就因罪而死的意思。但是,同时,我们的灵却是活的,或者,更准确说,我们的灵就是生命。这是因为我们的灵因着基督的义的缘故,得着生命。当我们信基督的时候,我们同时得()基督的义,并()神的称义。前者是基督将祂的义分给我们;这是一个实在发生的事情,并非什么比方的话;基督将祂的义分给我们,像分世上实在物质的东西一般。后者是神因基督的缘故,算我们为义;这不过是一个律法上的手续。如果没有分义,就没有称义。当我们接受基督的时候,我们得着神在地位上称我们为义,并在实际上将基督的义分给我们,进入我们里面作我们的生命,使我们已死的灵乂活过来。所以,这里才说灵却因义而活。

      十一节:然而,叫耶稣从死里复活者的灵,若住在你们里面,那叫基督耶稣从死里复活的,也必借着住在你们里面的灵,使你们必死的身体又活过来。上一节说到神怎样使我们的灵变作生命,这一节说到神怎样使我们的身体得着生命。上一节只说到灵如何活着,身体还是死的;这一节继续下去,说到灵活之后,身体如何可以也活。从前说,灵活是因着基督住在我们里面;现在说,身体活是因着圣灵住在我们里面。圣灵要赐生命给我们的身体。

      我们已经看见过了。我们的身体如何是死的。虽然不是在躯壳上死了,但是,乃是向着坟墓而去。照着灵意而说,这身体也算是死的了。虽然照着人的话说来,身体是有生命的,但是,照着神看来,那一个生命,就是死亡,因为其中充满了罪恶。身体因罪而死。所以,一方面身体虽然有力量,但是,我们却不能让它表显它自己的生命。它不应当有任何举动,因为它生命的举动不过是死亡而已。罪是身体的生命,而罪就是属灵的死亡,所以,身体乃是靠着一种属灵的死亡而活。在另一方面,我们知道我们是应当为神作见证、事奉神,并作神的工作的。这些都是需要身体的能力的。身体在灵意上既然是死的,它的生命也不过是死的,就我们应当怎样才能使用我们的身体,以供给属灵生命的要求,而不利用其死亡的生命呢?我们的身体是不肯,也是不能,按着里面生命的灵的意思而行的;反之,乃是与之反对、争战的。圣灵应当怎样才能使之照着它们的要求呢?就是圣灵要将生命给我们这必死的身体。

      叫耶稣从死里复活者就是神。然而这里不直接说神而称之那叫耶稣从死里复活者,是因为在这里特意要注重神叫主耶稣复活的工作。目的是要叫信徒注意神若能叫耶稣已死的身体复活过来,就神也能叫信徒必死的身体活过来。使徒说,这位神的灵,就是圣灵,就是复活的灵,若住在你们里面,神就要藉祂使你们必死的身体活过来,。这是使徒第二次说若字。他并非疑惑信徒里面或者有没有圣灵。他在九节才已经说过凡与基督有分的人,都已经有圣灵了。他的意思就是:你们是有圣灵的,你们若有圣灵住在你们里面,你们必死的身体就应当得着祂的生命才可以。这是每一个有圣灵住在里面的人所共有的权利,他不愿意有一个信徒不知道这个,而不相信支取,因而失去这一分的福分。

      这一节的圣经就是说,神的灵若住在我们里面,神就必定借着这位住在我们里面的灵,赐生命给我们必死的身体。这里并非说将来复活的时候。这里完全与复活无干。神不过将主耶稣的复活,和我们现在身体的得着生命,作为比较而已。这里并非说列已死的身体;如果是这么说,那就是指复活说的。不过是说必死的身体,尚是未死,不过必死而已。信徒的身体在灵意上是死的(与死了有别),但是在实际上是必死的,是向坟墓而去的。圣灵住在我们里面如何是一个今世的事情,圣灵使我们必死的身体又活过来也如何是一个今世的经历。这里也并非说到我们的重生。因为圣灵在这里并非以生命给我们的灵,乃是以生命给我们的身体。

      神在这一节圣经,将信徒身体的权利告诉了我们。就是祂要借着住在我们里面的圣灵,使我们必死的身体得着生命。并非谓罪的身体变作圣洁的身体了,或者卑贱的身体变作荣耀的身体了,或者必死的身体变作不死的身体了,这个是今生所不能的,这个非等到主提接我们,使我们的身体得赎的时候不可。我们身体的性质,在今生是永远不会改变的。圣灵使我们身体得着生命,意思就是()如果我们的身体曾生了毛病,祂要使我们复原;()如果我们身体是没有毛病的,祂要保守我们不遇见什么毛病。总之,圣灵要使我们的身体变作刚强,能以合乎神的工作和生活所有的要求。叫我们不因着身体的缘故,而使我们自己的生命,或者神的国度受了什么亏损。

      这是神为祂每一个儿女所预备的。但是,有多少信徒真是有主的灵使他必死的身体天天得着生命的经历呢?许多信徒岂非还是受他们生理组织的影响,而危害及自己的属灵生命么?岂非常因身体的软弱,而使自己堕落么?岂非尚是受疾病的捆绑,因而不能为神作活泼的工作么?今日信徒的经历和神的预备尚不能一致。这个原因很多,有的是因为愚昧,不知道神在圣灵里是有这样的预备。有的是因为不信,以为这是不可能的。有的是因为不要,以为这个与他并无多大关系。有的也知道了,也相信了,也要了,但是,他并没有将自己的身体献上当作活祭,乃是盼望神借着圣灵赐给他力量,好为自己活;所以,也得不着。信徒如果真愿为神而活,用信心来到神的面前支取这个应许和预备,他要看见圣灵使身体充满了生命,乃是一件实在的事(这个我们在下文还要说)

      十二节:弟兄们,这样看来,我们不是欠肉体的债,去顺从肉体活着。这一节的圣经,将信徒与身体的正当关系,说得净尽无遗了。今日也不知道有多少的信徒是完全作身体的奴隶的。多少信徒属灵的生命,乃是完全关闭在他身体的里面!他们好像是两个人一般:当他们回到自己里面的时候,他们要觉得自己是很属灵的,与神很亲近的,生命很高的;但是,当他们活在外面的肉体时,他们要觉得自己是堕落的、属乎肉体的、与神隔断的,他们顺服他们的身体。身体好像是他们的重担。只要稍有不适,他们的生活就改变了。只要稍有软弱,稍有疾病,或者稍有苦痛,他们就要手足无措,自爱自怜,心里忐忑不安。在这样的光景中,自然属灵的生活是不可能的。

      使徒在这里所说的这样看来,乃是承上文而言的。我相信这一句话是承着十节和十一节而来的。十节说到身体是死的,十一节说到圣灵使身体得生;使徒就承着身体这两种的光景,发言说:这样看来,我们并不是欠肉体的债,去顺着肉体活着。()身体既然是因罪而死的,就我们断不可顺从它而活;不然,我们就要犯罪。()圣灵既然使我们必死的身体得生,就我们已经不必顺从肉体而活,因为我们的肉体已没有权柄再来捆绑我们的灵命了,借着圣灵的预备,我们里面的生命可以直接使令外面的身体无阻了。从前我们好像欠肉体的债:它的要求、嗜好、和私欲,是我们所没法制止的;所以,我们才顺从它而活,而犯许多的罪。但是,现今有了圣灵这样的预备,不只肉体的情欲不能勉强我们什么,就是肉体的软弱、疾病、苦痛等,也不能支配我们什么。

      许多人以为肉体有它合法的要求与欲好,是我们所应当补满的。但是,使徒告诉我们说,我们并不是欠肉体的债,什么债我们都不欠。除了保守肉体在一种正当的情形里以作神的器皿之外,我们并不欠肉体什么债。自然,圣经并没有禁止我们稍微照顾身体,因为不然,若发生了毛病,反要给它更多的工夫。衣、食、住宿,都是需要的。有时休息也是不可少的。但是,我们所注重的,就是不要让你的生命专向这些。饥当食、渴当饮、倦当息、寒当衣。但是,我们必定不应当让这些深深的进入我们的心,也不应当使之变成我们生活目的的一部分。我们不应当爱慕这些。这些事情应当随着需要而来,也随着需要而去,决不可久留在我们的里面,如果一变为欲好,就是不应当的。就是有时,身体有了这一类的需要,但是,因着神的工作,或者别的更重大的需要,我们也应当能以攻克自己,不受其支配。门徒们在客西马尼园的贪睡,和主耶稣在鈙加井旁的忍饥,就是表明合法的要求也是应当胜过的,不然也是一个失败。这是因为我们是不欠肉体的债的。所以,我们不应当因着肉体的情欲去犯罪,也不应当因着肉体的软弱而减少了属灵的工作。

      十三节:你们若顺着肉体活着必要死;若靠着圣灵治死身体的行为必要活着。神既然有了这样的预备,信徒如果不肯接受,反要顺从肉体活着,就他们必定要受刑罚。

      你们若顺从肉体活着必要死;这里的死和下句的活,乃是有好几个意思。我们在这里只提起一个,就是身体的死。照着罪来说,我们的身体是死的;照着结局来说,我们的身体是必死的;但是,我们如果顺着肉体活着,就必死的身体要变作快死的身体。(这里的必要死,原文就是快要死。)这是因为随从肉体而活,一方面我们要得不着圣灵将生命赐给身体;另一方面要催促身体的寿数。因为所有的罪,都是害身体的。所有的罪,都要在身体里彰显其效力,这个效力就是死。我们信徒必须靠着圣灵赐生命给我们的身体,以与身体里的死亡反抗。不然,死亡在身体里就要赶快结束它的工作。

      若靠着圣灵治死身体的行为,必要活着。我们不只应当接受圣灵作我们身体的赐命者,并且应当接受祂作我们身体行为的治死者。如果我们忽略了靠着圣灵治死身体的行为,就我们不能盼望圣灵将生命赐给我们的身体。因为惟独靠祂治死身体的行为,我们才会活着。身体若要活着,就身体行为必须先死。不然,死是快来的结果。我们在这里可以看见许多人的错误。信徒以为他可以为着自己活着,用自己的身体,作自己所喜好的,而得着圣灵赐生命给他的身体,叫他的身体强壮,不生毛病。圣灵赐生命和能力给人,使人好为自己活着!这那里是可能的呢?神所赐给我们身体的生命,乃是为着祂自己的,要我们自今之后为着祂活着,如果我们没有将自己完全献上,而圣灵却将康健、强壮和能力赐给我们,就是叫我们更为自己活着!许多追求圣灵作他身体生命的信徒,都要看见,如果他们没有注意这一点,他并不能得着他所求的。

      我们的身体本来是我们自己所管治不了的。然而我们如果借着圣灵就能。祂叫我们有能力治死身体的行为。信徒都有经历,看见自己肢体中的私欲怎样鼓动身体,叫它再起来,使用它的肢体来满足自己私欲的要求;也看见自己是如何没有力量来对付这个的。但是,他如果借着──或说由着──圣灵,就能。这是最重要的一点。自己钉死自己,无论在同时都是没有用处的。现今在信徒中间,明白十字架同钉真理的人也算不少了;但是,实在彰显这个生命的实在很少。几乎同钉的真理,在许多人的生命里不过是一种的教训而已。这就是因为没有看清楚圣灵在救恩里的地位──不知道圣灵是如何与十字架联合作工的。我们必须看见,如果光有十字架,没有圣灵,就十字架是一点的用处都没有的。十字架所成功的一切,惟独圣灵能够引用,能够使之成为信徒的经历。我们如果听见了十字架的真理之后,而不借着圣灵使这真理成功在我们的生命里,我们要看见什么不过都是理想而已。

      知道旧人与祂同钉十字架,使罪身灭绝,固然是好;但是,如果没有借着圣灵──借着圣灵的能力,而在圣灵里,──治死身体的行为;就知道了这种真理,也是不会使我们脱离肉体行为的。我们也不知道看见了多少的信徒,都是顶清楚的明白,并接受十字架的道,但是,竟然得不着一点的效力。这个叫他疑惑,十字架在实行方面的拯救,到底是否实在的。这自然无怪,因为他们忘记了那一位会使十字架变成经历的圣灵。惟独祂会使救恩变为实在,然而祂却被人忘记。所以,信徒今日如果不是完全遗弃自己,而完全借着圣灵能力──乘着圣灵的能力──来治死身体的行为,就他叫认识的真理,不过都是理论。因为惟有借着圣灵能力的治死,才会以生命给身体。

 

荣耀神】哥林多前书六章十二至二十节一段的圣经,对于信徒的身体,加增不少的亮光,我们现逐节略为一看。

      十二节:凡事我都可行;但不都有益处。凡事我都可行,但无论那一件,我总不受它的辖制。使徒在这里是论到身体的问题(这是下文就表明的)。他以为一切的事,都是可行的;因为照着天性来说,身体所有的要求都是天然的,应当的、合法的:如饮食、性欲等(13)。但是,他以为这些事:()不都有益处,()不应当辖制人。换一句话说,信徒对于他的身体,虽然有许多的事,照着他为人方面说来,是可以作的,但是因为他是属主的人,他可以不必作来荣耀神。

      十三节:食物是为肚腹,肚腹是为食物;但神要叫这两样都败坏。身子不是为淫乱,乃是为主;主也是为身子。这节的上一半就是与前一节的上一半相对。食物是可行的,但是食物和肚腹都要败坏,所以,不都是有益的。下一半就是与前一节下一半相对。信徒能以完全不受性欲的辖制,而将身子完全归给主(34)

      身子乃是为主这一句话,乃是非常紧要的。使徒才对我们说到食物的问题。饮食叫信徒有一个机会可以实行身体是为主的教训。人类的堕落原是为着食物;主耶稣在旷野里也是受食物的试探。许多信徒并不知道在吃喝的事上来荣耀神。他们并不以为吃喝不过是要使身体能以合乎主用,乃是为着他们的欲好而吃喝。我们应当知道身子乃是为主的,并非为自己的,所以,我们并不应当使用身子来使自己喜欢。饮食总不应当拦阻我们与神的交通,不过要使身子不失常度已。

      使徒也说到淫乱的问题。这一种罪是污秽身体的,所以,乃是与身子是为主完全相反的。在这里所说的淫乱,不只包括婚姻之外的放纵,并且,连夫妇之间的都包括在内。身子乃是为主的,身子乃是完全为主的,不是为自己的,所以,就是合法的纵欲,也是在所当禁的。

      使徒在这里就是要我们看见,一切的过度与无度,无论是关乎那一件的事,都应当绝对的抵挡。身子既是为主的,就除了主之外,没有人是应当使用这身子的。一切使用身子,无论那一部分,来娱乐自己的,都非神所喜悦的。除了作义的器皿之外,身子不应当再作别的了。身子像我们全人一般,是不应当服事两个主的。虽然事之天然如食、性二者,也不过只容其有需要时,得着补满。虽然满足了它们,然而,身子还是为主的,并非为着食、性。现今许多的信徒,只为着他们的灵与魂,来追求圣洁;却不知道灵与魂的得圣洁,也不知道有多少的地方是靠着身体的圣洁的。他们忘记了他们身体上所有的神经、知觉、举动、生活、工作、饮食、话语等等都是应当完全为主的。不然,就不能达到完全的地位。

      身子乃是为主的,意思就是身子是属乎主的,然而,又是交在人的手里,要他为主来保守。但是,今日知道这个,或者说,实行这个的人是何等的少呢!多少神的儿女现今所以软弱、患病、痛苦,乃是神责打他们,要叫他们的身体完全献上,然后,才医治他们。祂要他们知道,身子不是他们自己的,乃是主的。如果他们今日还是随着己意来生活,他们就要看见神的鞭打还不能离开他们。如果我们中间有人害病的话,真应当注意这里的话。

      主也是为身子,这是一句顶希奇的话!我们平常以为主来是只救灵魂的,但是,这里竟然告诉我们说,主也是为身子的。真的,许多信徒太轻看身体了。他们以为主耶稣只来拯救灵魂而已,身体是没有用处的,所以,不特在灵命上没有什么价值,就是在神的救赎法里,也是没有恩典为之预备的。但是,这里告诉我们说,主也是为身子的。人所轻看的身子,神说,主也是为着它的。

      因为信徒这样轻看身体的缘故,他们就以为主耶稣只救灵魂的罪恶,并不救身体的疾病,所以,当身体软弱和疾病的时候,是只可以人世的法子来补救的。虽然,他们一读四福音书,就能看见主耶稣拯救身体是比拯救灵魂更多,但是,他们却将那些事完全灵然解了。他们以为那些疾病都是指着灵性的疾病。他们承认主耶稣当日在世是医治人身体的疾病,但是,他们却相信主耶稣今日只医他们灵性的疾病。他们肯将自己灵性的疾病交托给主,求祂医治,但是他们却以为身体的疾病是主所不过问的,是他们自己应当寻求法子来医治的。他们却忘记了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来十三8);所以,他们以为主耶稣在世时是医治身体疾病的,今日只医治灵性疾病而已。

      在今日普通的信徒中,我们能以看见,身体是完全抹煞的,神并没有为信徒的身体预备什么似的。所有基督的救赎都限定在灵魂里,身体一点的分都没有。当日主耶稣如何在世医病,使徒们如何继续经历医病的权能,都是他们所不顾的。自然,这些原因除了不信之外,并没有别的。神的话语,在这里是对我们说,主也是为身体的。主是为身体,主的一切都是为着我们的身体。

      这一句话是接着上文说的,我们的身子是为主的,同时,主也是为我们身子的。在这里我们看见神和人的连环关系。神所以将祂完全给我们,就是要叫我们也完全将自己给祂。当我们把自己给祂之后,祂又照着我们怎样给祂,把祂的自己又给我们。神要我们知道祂曾为我们舍去身体。祂也要我们知道,如果我们身子真是为祂,就我们要经历祂是为我们身子的。身子为主的意思,就是我们将自己的身子完全奉献给主,为主而活。主为身子的意思,就是我们的奉献,主已经悦纳了,主要将祂的生命和能力赐给我们的身体。祂要照顾、保守、培养这个身体。

      我们身体是软弱的、污秽的、罪恶的、必死的。好像很难以相信主怎样是为我们身体的。但是,当我们看神的救法的时候,就可以明白。主耶稣降生时是道成肉身的。祂有一个身体,当祂在十字架上时,乃是亲身(身体)担当我们的罪。我们用信心与祂联合,就叫我们的身体也已经与祂同钉了。因此,祂便释放我们的身体脱离罪的权能。在基督里,这个身体现今已复活升天了。现今圣灵住在我们里面。所以,我们能够说,主是为我们身子的──不只为灵,为魂,也是为身子的。

      这个主为身子是有好几个意思。第一,主为身子就是主要拯救身子脱离罪。几乎所有的罪都是与身体发生关系的。有许多的罪都是从生理上的特别构造而生的。例如:人的醉酒,是因着他的身体有这个嗜好;宴乐,是因着他的身体有这样的要求。许多人的忿怒,乃是因着受他们身体构造的影响。过敏的神经和易受刺激的生理组织,叫人容易发生冷硬、厉害、伤人的话语。许多人的性情特别,乃是因他们生理的构造特别。许多特别污秽、放荡、淫乱、不法的人,多是因为这些人身体的组织和常人不同,所以,他们因为受了身体的支配,就发出这些罪恶来。但是,主是为身体的,所以,我们如果将身体先献上给祂,承认祂是一切的主,并用信心支取祂的应许,我们就要看见,主是为身体的罪的,祂要救我们脱离罪。所以,不论我们生理的组织有什么比别人软弱的地方,都可借着主得胜。

      第二,主也是为我们身子的疾病的。祂怎样除灭罪恶,祂也怎样医治疾病。凡与我们身体有关的,祂都是为我们的,所以,祂也是为我们疾病的。疾病不过是表明罪在我们身体上的权势而已。主耶稣是要完全拯救我们的,所以,无论是罪恶,是疾病,祂都要拯救我们脱离。

      第三,主也是为我们身子的生活的。主要作我们身体的力量和生命,使我们的身体也是靠着祂而活的。祂要使我们在日常的生活中,经历祂复活的大能,看见我们的身子也是靠着祂而活在世的。(以上两点,我们要有专章详说,故不赘。)

      第四,主也是为着我们身子的荣耀的。这是在乎将来。我们今日的身子所能达到的最高点,就是靠着主而活。但是,这并不改变我们身体的性质。日子到时,主要救赎我们的身体,使我们的身体和祂荣耀的身体一样。

      我们不能不注重说,身子为主乃是非常紧要的。如果我们真要经历主为身子的话,我们就必须先实行身子为主。我们如果不奉献自己的身子,完全为着主活着,而随自己的意思使用自己的身子,来使自己畅快,我们要看见主为身子的经历是不可能的。乃是当我们将自己完全交在神的手里,凡事听神的吩咐而动,将自己的肢体献给义作器皿,我们才会证实主真是为我们身子的。祂要给我们生命和能力。我们的身子如果不是为主的,我们要看见主为我们的身子乃是我们所经历不来的。

      十四节:并且,神已经叫主复活,也要用自己的能力叫我们复活。这是解释上一节末了一句,主也是为身子那一句的话。主耶稣的复活是身礼的复活,我们将来的复活也是身体的复活。神已经叫主耶稣的身体复活了,神也要叫我们的身体复活;这两件是一样的确的事实。主怎么为我们的身体呢?借着祂的能力,要叫我们复活。这是说到主为身子的最高点。这是在乎将来。但是,今日呢?我们就能预先尝着祂复活的大能。

      十五节:岂不知你们的身子是基督的肢体么?我可以将基督的肢体作为娼妓的肢体么?断乎不可。这里第一个的问题是最奇妙的。别的地方(十二27)不过说,你们就是基督的肢体;但是,惟独这一个地方说,你们的身子是基督的肢体。不错,你们整个人都是基督的肢体,但是,为什么在这里特别提起身子呢?我们好像只能相信我们的灵命是基督的肢体,因为那是属灵的。但是,这个物质的身体怎么能,也怎么是基督的肢体呢?在此我们看见一件极奇妙的事。

      在这里我们必须明白我们与基督的联合。神并不单独看什么信徒。神是把所有的信徒包括在基督里。没有一个信徒能够在基督之外,因为他日常的生命,乃是基督供给他的。信徒与基督的联合,在神看来,乃是一件极乎的确的事。基督的身体并不是一个属灵的名词,乃是一个实在的事实。头与身体怎样联合,基督与所有的信徒也是有同样联合的。我们与基督的联合,在神看来,乃是完全的、无限的、绝对的。换一句话说,我们的灵与基督的灵相联合(这是最紧要的),我们的魂与基督的魂相联合(这是意志的联合、情爱的联合、和心思的联合),我们的身子也是与基督的身子相联合的。如果我们与基督的联合是无间隙的,就我们的身体断不能独外。如果我们是基督的肢体,就我们的身体也是基督的肢体。

      自然,这个在将来复活的时候,才得圆满,但是,今日因着我们与基督联合的缘故,已是一个事实了。这个教训是极乎紧要的,因为我们如果知道基督的身子是为我们的身子的,就我们是有何等的安慰呢?所有的真理,都是可以经历的。我们曾看见我们的身体有了什么生理上的缺点么?疾病么?苦痛么?软弱么?但是,基督的身子是为我们的身子的。我们的身子与祂的身子联合的。所以,我们可以从主耶稣身上得着生命和能力,来供给我们身子一切的需要。凡在身体上有缺乏的人,都应当用信心站住在与主联合的地位上,承认你就是祂,祂就是你,支取祂的一切为着你的身体。

      使徒很希奇以为像这样明白的道理,哥林多的信徒竟然尚不知道。他以为信徒如果知道这个教训,就不特他们可以有许多属灵的经历,并且,还有实行方面的警戒。就是:如果这个身体是基督的肢体,我们怎敢以之与娼妓联合呢?

      十六节:岂不知与娼妓联合的,便是与她成为一体么!因为主说,二人要成为一体。使徒在这里就把联合的道说得最清楚。凡与娼妓联合的,便是与娼妓成为一体,所以,就变为娼妓的肢体。信徒是与基督联合,所以,是基督的肢体。现在将基督的肢体,与娼妓联合,叫之变成娼妓的肢体,就基督要居于何种地位呢?使徒以为这是断乎不可的。

      十七节:但与主联合的,便是与主成为一灵。我们在这三节的圣经里,能够看见我们身体与主联合的奥妙。这三节所最注重的就是联合这一件事。这里十七节的话意思是:如果人用身体与娼妓的身体联合,会变成一体而成为其肢体,就我们信徒与主联合的,是变成一灵的,我们的身体反不会变成祂的肢体么?这是这里最关键的思想。只以身体与娼妓联合,都会使二者的身体合一,就以全人与基督联合的,他们二者的身体反不能合一么?

      使徒以为与主联合的,最初是与主成为一灵的,因为这是灵中的联合。但是,他并不以为信徒的身体乃是独立的。他承认最初的联合是在灵里,但是,灵里的联合叫信徒的身体也成为基督的肢体。现在的话语就是证明他刚才所说的,身子是为主的,主也是为身子的。

      所有的问题就在乎联合。神的儿女必须清楚知道自己在基督里的地位,乃是丝毫无间与祂联合的。因此,他的身体就是主的肢体。主的生命可以在他的身体上表显出来。如果主是软弱的、疼痛的、患病的,他就没有话说,不然,他是可以借着联合,得着主的康健、能力和生命的。

      但是,在这里还有一件事要提醒,就是:并非谓因为身体是基督的肢体,所以我们当在身体上知觉一切属灵的交通和事情。凡事都要在身体上看见证据。以为神的同在应当在身体上觉得的;神是在身体上震动的;神是震动身体的;神要直接管理身体;圣灵要充满身体;圣灵要将祂的意思在身体上表明出来;圣灵要使用身体的口舌说话。这样就是以身体代替灵作工。结果:灵竟然失去功用,身体竟然代替灵作工;有时因为受不住这样劳碌,竟然衰颓下来。并且,邪灵,就是脱体的灵,是最喜欢人的身体的。牠们所有的目的都在乎依附人的身体上。信徒既然将他的身体张大到它所不当有的地位时,牠们就可以趁着机会作工了。这是按着灵界的定律的。信徒以为神和祂的圣灵乃是在身体上与他来往的,就盼望神和圣灵在身体上与他来往。但是,神和圣灵并不直接与信徒的身体来往,乃是借着他的灵而与之来往。然而,信徒却依然追求在身体上的对神经历。邪灵就趁着机会进来,因为这是正投其所仔的。所以,结果没有别的,就是邪灵依附在信徒的身体上。说到身体与基督联合,乃是要表明身体也是可以接受神的生命,而使之强壮的,并因其地位尊贵的缘故,所以,应当谨慎使用,非谓其可以代替灵的工作阿。

      十八节:你们要逃避淫行。人所犯的,无论什么罪,都在身子以外;惟有行淫的,是得罪自己的身子。圣经把淫行看得比什么罪都重。因为淫行是与身子特别发生关系的。而我们的身子又是基督的肢体。我们不要希奇为什么使徒是最注重的、不断的劝信徒们逃避淫行。我们所注意的,就是淫行在道德方面的污秽。但是这个还非使徒所以注重的原因。所有的罪不会叫我们的身体与别人联合,独有淫行。所以,淫行是得罪身子的罪。这就是说,无论什么罪,都不会叫基督的肢体变作娼妓的肢体,惟有淫行。所以,淫行是得罪基督肢体的罪。因着信徒与基督是联合的,所以,淫行变为加倍可憎。反过来说,我们看见淫行是这样可憎的,就知道我们身体与基督联合就必定是非常的确的。

      十九节:岂不知你们的身子就是圣灵的殿么?这圣灵是从神而来,住在你们里头的。这是第二个岂不知。第一个的岂不知(15)是说身子乃是为主的。这里第二个的岂不知乃是说主也是为身子的。使徒从前(16)已经告诉我们说,你们是神的殿了;但是他现今却更专一的说,你们的身子是圣灵的殿。这就是说,圣灵的居住,是从灵里发展到身体来的。我们如果以为身体乃是圣灵最初的住处,我们就是大错了;因为圣灵最初乃是住在我们的灵里,也是只与灵直接交通的。但是,这并不禁止圣灵从灵里发出祂的生命来,叫我们的身体又活过来。我们如果以为圣灵是降临在我们身体上的,我们就要受欺。但是,同时我们如果限定圣灵只当住在我们的灵里,我们就要受亏。

      我们应当知道身体在神的救赎法里,也是有它的地位的。基督乃是要分别我们的身体为圣,被圣灵所充满,来作祂的器皿。因着祂的身体已经死了、复活、得荣的缘故,祂现在能将祂的圣灵赐给我们的身体。我们的魂生命如何充满了我们的身体,祂的圣灵也要那样的充满我们的身体。祂要流通到每一个肢体,祂要给我们生命和力量,过于我们所能想的。

      我们是圣灵的殿,乃是一件已经定规的事实。并且这个也是可以活泼经历的。多少信徒像哥林多的信徒一般,好像忘记了这一件事。所以,圣灵虽然住在里面,竟然虽有若无一般。我们需要信心来相信、来承认、来接受神的事实。我们如果用信心来支取,我们看见圣灵不只将基督的圣洁、喜乐、公义、爱心带到我们的魂里;并且要将基督的生命、能力、健康、强壮带到我们软弱、疲倦、衰病的身体来。祂要将基督自己的生命,和祂荣耀身体的成分带到我们的身体来。当我们的身体肯完全顺服基督,拒绝一切的己意和单独行动,除了作主的圣殿之外,并不再要求别的,简言之,真与主同死,就圣灵必定要在我们的身上彰显出复活基督的生命来。如果信徒真能看见,主借着祂的圣灵住在我们里面,医治我们,加力量给我们,作我们的康健和生命,那是何等的好呢!信徒如果看见他自己的身体怎样是圣灵的殿,他要如何又惊、又喜,充满圣洁和爱心的随从圣灵呢!

      十九至二十节:并且你们不是自己的人;因为你们是重价买来的;所以要在你们的身子上荣耀神。十九节的末了一句,乃是继续十九节头一句的问题。岂不知你们不是自己的人么?你们是基督的肢体,你们是圣灵的殿,你们不是自己的人。你们是神用重价买来的。你们的一切都属乎神,特别是你们的身体。基督与你的联合,圣灵作印记住在你里面,都是证明你的身体特别是属乎神的。所以,要在你们的身子上荣耀神。弟兄们,神要我们在身子上荣耀祂。祂要我们在身子为主的奉献上荣耀祂,并在主为身子的恩典上荣耀祂。让我们谨守,让我们儆醒,不要让自己利用身体,也不要让身体陷入不像主是为身体的样子。这样我们才能荣耀神,让祂自由的彰显祂的能力,使我们一方面脱离自私、自爱和罪恶,另一方面脱离软弱、疾病和疼痛。―― 倪柝声《属灵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