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疾病

 

      疾病是人生中最常遇的一件事。我们如果要知道如何保守我们的身体在荣耀神的情形里,我们就必须知道,我们对于疾病该取何种态度,应当如何利用我们的疾病,并如何医病。因为疾病是这样普通的,我们如果不知道如何应付,就在我们生活中,难免有了一个大缺欠。

 

疾病与罪】圣经启示我们知道,疾病与罪是紧紧相连的。罪的最终结局是死。疾病就是介在罪和死二者之间。疾病是罪的结果,也是死的先锋。如果世上没有罪,就必定没有死,也没有疾病。一件事是定规的,亚当如果没有犯罪,就世上今日必定没有疾病。疾病像其它的患难一般,乃是罪把它带进来的。

      我们是有属灵和物质两个性情的;此二者当人类堕落的时候,都受了影响。灵魂(我们在此姑把此二者合起来说)受罪恶的伤害,身体受疾病的侵犯。灵魂里的罪恶,身体里的疾病,就是证明人是应当死亡的。

      当主耶稣来拯救的时候,祂不只赦免人的罪过,并且,也医治人的疾病。祂救人的灵魂,也救人。的身体。当祂起首作工的时候,就是医治人的疾病;当祂工作结束的时候,就是为人的罪过在十字架上作挽回的祭。当祂在世的时候,祂所医治的病人是何等的多呢!祂的手常是预备好要摸病人,而使之起来。我们无论看祂自己的行为也好,威者看祂留给使徒的命令也好,我们总不能不看见祂所要施行的拯救,也是有医病在里面的。祂的福音是赦罪并医病,二者并行的。主耶稣乃是要救人脱离罪恶并疾病的,好叫人认识父的爱。我们无论是读福音书,读使徒行传,读书信,或者是读旧约,我们都能看见医病是和赦罪并行的。

      我们都知道以赛亚书五十三章是旧约讲福音最清楚的地方。新约各处论到主耶稣救赎的工夫,应验先知预言的,多是指着以赛亚书五十三章说的。其中第五节说:因祂受的刑罚,我们得平安;因祂受的鞭伤,我们得医治。在这里我们明看见身体的医治,与灵魂的平安是一样晹给我们。还有更明显的,就是在这一章里担当两字有两种的用法,十二节说,祂却担当多人的罪;四节说,祂诚然担当我们的疾病。(原文)主耶稣担当罪,但是,祂也照样担当疾病。我们怎样因为主耶稣担当罪的缘故,就不必自己再担当罪;照样,因为主耶稣担当疾病的缘故,我们自己就不必再担当疾病(不过主耶稣担罪和祂担病的范围是有点不同的)。罪害了我们的灵魂和我们的身体。主耶稣乃是要拯救此二者。所以,祂不只为我们担罪而已,并且,也为我们担病。所以,祂不特会救我们离罪,也会救我们脱病。现在的信徒也可以同大一同歌颂说,我的心哪,你要称颂耶和华祂赦免你一切的罪孽,医治你一切的疾病(诗一○三1~3)。可怜,有许多信徒因为只有一半的救恩,所以,也只能发一半的赞美。自己受苦,神也受损。

      我们所应当在这里注意的,就是如果主耶稣只赦免我们的罪孽,而不医治我们的疾病,就祂的救恩还不完全。因为祂虽然救我们的灵魂,还把我们的身体留着,听疾病的支配。所以,祂在世的时候,都是二者并重。有时祂是先赦罪,然后医病;有时是先医病,然后赦罪。祂乃是照着人叫能接受的给人。我们如果查读福音书,就要看见主耶稣医病的工作,好像比什么都多。因为当时的犹太人相信主的赦罪,好像更难于相信祂的医病(太九5)。但是,现今的信徒与这个是完全相反的。当日人相信主耶稣有能力医病,而疑惑祂赦罪的恩典。但是,今日信徒却相信祂赦罪的能力,而疑惑祂医病的恩典。今日信徒好像以为主耶稣不过就是来救人离罪而已,而忘记了祂也是医病的救主。人的不信总要把一个完全的救主分作两半。但是,基督无论如何总是长远的作人灵魂和身体的救主,能赦免,也能医治。

      在主耶稣看来,人如果得赦免而未得着医治,还是不够的。所以,我们看见祂既对瘫子说,你的罪赦免了之后,父对他说,起来,拿你的褥子回家吧!在我们看来,好像我们虽然是罪病兼有的人,我们只要到主那里得着赦免就够了,让我们自己担当疾病,或者另想法子来医治。但是,主耶稣并不是要什么瘫子见了祂之后,虽然罪得赦免了,还是要人把他抬回家的。

      主耶稣看罪孽和疾病彼此的关系,和我们是两样的。在我们看来,罪是属乎灵界里的事,是神所不喜欢的、所定罪的;疾病不过是我们人生的一种景况而已,好像与神什么关系都没有的。但是,在主耶稣看来,灵魂里的罪,和身体里的疾病,都是撒但的工作;祂就是来除灭魔鬼的作为(约壹三8),所以,祂见鬼就逐,见病就医。使徒被圣灵默示说到他医病的事,这样写道:医好凡被魔鬼压制的人(徒十38)。罪与病,像我们灵魂和身体一样紧紧相连的。赦罪与治病彼此相依辅的。

 

神的鞭责】我们已经很普通的看过了一点关乎疾病的事情了;我们现在要特别注意到信徒疾病的原因。

      使徒说:因此,在你们中间有好些软弱的、与患病的、睡的也不少。我们若是先分辨自己,就不至于受审。我们受审的时候,乃是被主惩治,免得我们和世人一同定罪(林前十一30~32)。使徒在这里以为患病乃是主惩治的一种。乃是因为信徒在主的面前,有了错误的缘故,所以,主使他们患病,惩治他们,要叫他们自审,除去他们的错误。神这样的惩治祂的儿女,乃是恩待他们,要叫他们不与世人一同定罪。如果信徒悔改,神就不再惩治他们。这样看起来,我们如果肯自审,岂不是可以免去患病么?

      我们时常以为疾病不过完全是身体的问题,与神的公义,圣洁、并审判,是没有关系的。但是,使徒在这里已经最清楚的告诉我们说,患病是我们犯罪的结局,是神施行的惩治。信徒们多因约翰福音九章的瞎子的故事,以为他们的疾病,并不是因为犯罪的缘故而受神的惩治。岂知主耶稣所说的话,并非谓罪与疾病是没有关系的,祂乃是警戒祂的门徒不要以罪咎每一个的病人而已。当日亚当如果没有犯罪,就这人断不至于瞎眼。还有一点,就是这人是生来瞎眼的。这与信徒疾病的性质是完全不同的。一切生来就有的病,也许与自己的罪无关,但是,当我们信主之后而有的病,照着圣经看来,乃是与罪有关的。雅各书五章十六节说:你们要彼此认罪,互相代求,使你们可以得医治。罪必须先认,然后才会得着医治。罪是疾病的根源。

      所以,无论如何,疾病常是神的鞭打,要叫我们注意并弃绝我们所轻忽的罪。神所以允许疾病临到我们身上,乃是要惩治我们,洁净我们,使我们看见我们的错处。也许是因我们有了不义,亏负了谁;或者得罪了谁没有弄好;或者有了骄傲,和贪爱世界的心;或者在工作中起了自恃和贪利的心;或者在什么地方,神说了,还不顺服,所以,神的手就重重的加在我们的身上,叫我们注意到这些事。所以,疾病就是神对于罪的明显审判。这并非谓那一个患病的,就必定是比别人的罪加重(比较路十三2)。反之,受神惩治的,多是那些最圣洁的;约伯就是一个例。

      信徒每一次因着受神的管教,以至患病的,都有得极大祝福的可能。因为万灵的父管教我们,是要我们得益处,使我们在祂的圣洁上有分(来十二10)。疾病叫我们有时候回想,有时候来查验已往的生活,知道有什么隐藏的罪恶、强项和已意,以致叫神这样的惩治我们。在这样的时候,我们才会看见我们到底在那里与祂尚是有间隔的。我们才会搜求我们心里最深的地方,才会知道在以往的日子,我们的生命是何等的充满了自己,并不像神圣洁的生命。因此,就能在灵命上进步,并得着神的医治。

      所以,患病信徒的第一件事,并非要急急寻求医治,和医治的法子。他不必慌,也不必怕。他所应当作的,就是将自己完全摆在神的亮光中审查,诚心要知道,到底他是因为什么缺欠受了神的鞭打。他应当自审,自己定罪。这样,圣灵就要将他失败的地方指明给他看。凡他所已经看见的,他应当立即弃绝,应当对神认罪;加果这罪是有损害于人的,就是应当尽其所能来赔偿;并且相信神是纳悦的。应当将自己重新献给神,愿意遵行祂所有的旨意。

      神本来并不甘心使人受苦,使人忧愁(哀三33)的;所以,当祂看见祂所要的自审已经达到了,祂就要停止祂的责打。当祂的惩治用不着的时候,祂是很喜欢将其收回的。圣经告诉我们,如果我们这样自审,祂就不定我们的罪。神要我们脱离罪与己,所以,当这个成功的时候,疾病就要停止,因为疾病已经完成了它的使命。今日信徒的大需要,就是知道神惩治我们乃是有一个专一的目的;所以,应当让圣灵来指摘他的罪,好叫神的目的得以成功,当神的目的达到的时候,惩治已经无用了,神就能,也要医治他。

      当信徒认罪、除罪,并相信罪得赦免之后,他就能相信神的应许,坦然无惧的知道神要叫他起来。现在良心没有什么控告他的了,所以,他有胆量来到神的面前求恩。乃是当我们远离神的时候,才觉得难以相信,或者不敢相信;但是,顺服圣灵的光照,除去罪恶,和得着赦免,就把我们领到神的面前来。疾病的原因既然除去,就疾病也可以随之而去。现在患病信徒不难相信,主因罪鞭打他的身体,罪既得着赦免,他的身体也要蒙恩得着赦免。在这样的时候,主的同在要特别的显明,主的生命要进入身体,使之又活过来。

      我们知道不知道天父对于我们有许多不满意的地方,要更正我们呢?祂就是借着疾病,帮助我们来明白自己的缺点。我们如果不压制良心的声音,就圣灵必定借着良心将我们受惩治的原因一一告诉我们。神是喜欢赦免我们的罪恶,医治我们的疾病。主耶稣救赎的大工原是包括赦罪与医病的。不过祂不愿意我们和祂的中间有了什么隔膜。祂要我们空前的倚靠祂而活着。所以,现今是我们完全顺服投靠祂的时候。天父巴不得不要责打我们。祂何等的愿意医治我们,使我们因着多看见祂的爱心和能力的缘故,便与祂有更亲密的交通。

 

疾病与自己】所有的不良,和仇视的环境,都是要表明我们的真相的。这些环境并不会以我们所没有的罪恶给我们,乃是将我们里面所有实在的情形表明出来而已。疾病也是这些环境中之一。疾病也是要叫我们看出自己的真相来的。

      我们从来不知道,我们到底为神活着是多少,为己活着是多少;乃是当我们患病,特别长久患病的时候,才看出来。我们平日可以说,我们是完全愿意顺服神,无论神怎样对待我们都是满意的;但是,当我们患病的时候,我们才知道平日所说,到底是否真实。神在祂儿女身上所要成功的,就是要他们以祂的旨意为满足,以祂安排的旨意为满足。神不要他们因为自己的什么感觉,而对祂的旨意──特别祂的安排──有了什么微言。因此,祂就不时容许疾病临到祂最亲爱的儿女身上,要看他们用什么态度对待祂所安排的旨意。

      最可惜的,就是信徒受神的试炼的时候,因为有自己欲好的缘故,便埋怨神为什么使他陷入这样的地步。他不会以神所给他的为最好,(我们在这里所说的神给疾病,意思不过是神允许疾病临到人身上而已。直接给疾病的乃是撒但。不过疾病所以临到身上都是经过神的允许的,也是有目的的。约伯的经历,是一个最好的例子。)他心中充满了许多欲望,要求早日痊愈。因此,神不得已就只得延长疾病在他身上的期间。因为神的目的若未成功,神是不肯除去祂的工具的。神所有与信徒来往的目的,就是要信徒无条件的顺服祂,无论祂怎样待他都好,他就是甘心乐意的顺服。神不喜欢看见信徒在顺适的时候,就赞美祂;在患难的时候,就埋怨祂,或者疑惑祂的爱心,或者误会祂的作为。神要信徒顺服祂到一个地步,就是把他摆在死地,也是不肯抵挡祂的。

      神要祂的儿女们知道,一切临到他身上的都是祂所给的。无论身体的情形,环境的情形如何险恶,都是经过祂的手定的。凡于他有关的事,就是像一根头发的脱落,也有祂的旨意在内。他如果抵挡临到他身上的事,他就不能不也抵挡那让这些事临到他身上的神。他如果因疾病太苦而生恨恶,他就也不能不抵挡容让疾病临到他身上的神。现在的问题,并不是信徒应当不应当患病;乃是信徒应当不应当抵挡神。神是要信徒在病中,忘记了病──忘记了自己的病,只仰目看祂。现在的问题,就是:如果是神要我这样病,将来还要这样病,我到底愿意不愿意?我能否顺服祂大能的手,而不抵挡呢?我会不会在受苦的时候,起了贪求祂(现时)旨意之外的健康呢?我们会不会顺服到祂所要成功的已作成功了之后,才顺着祂的旨意来求医治呢?我会不会在祂管教我的时候,不在祂之外去寻求医治呢?我会不会在极端痛苦的时候,并没有发出什么恶心,盼望来得着祂这时所不给的呢?这些问题,应当深深剌入每一个患病信徒的心里。

      神本来并不喜欢祂的儿女生病。祂的爱心叫祂更愿意让祂的儿女经过顺适的日子。但是,祂知道在这里有一个危险,就是当信徒顺适的时候,他们所有爱祂的心,赞美祂的话,为祂作的事,不过都是因为他们顺适的缘故。祂知道我们的心是最会远离祂和祂的旨意,而转向祂的恩赐的。所以,祂只允许疾病和其它类似的事临到我们身上,使我们看见到底我们是要神,还是要神的恩赐呢?如果在诸般的逆境中,我们并不藉自己,也不为自己而怎样追求,就我们真是要神的。疾病最会表明人是要自己的意思,还是要神的安排。

      我们还有自己的意思。都是因为我们在平日的时候,真是太充满自己的意思了;在神的工作上,在我们待人接物中,在我们的思想和主张上,真有太多牢不可破的意思;所以,神不得已带领我们亲近死门,使我们看见抵挡祂的真是无幸。神让我们经过极深的痛苦,好叫我们破碎,舍弃祂最不喜欢的己意。也不知道有多少的信徒,在平日主对他说话,好像都是听不见的;乃是当主叫他身体受苦之后,才肯完全顺服。主的法子是:如果爱心的劝勉失去效力,就惟有用鞭打了。祂鞭打的目的就是要把己意打碎。每一个患病的信徒,最好当在这里自审。

      除了我们自己的欲望和意思之外,神所最恨的,就是我们自爱的心。自爱的心是危害属灵生命,并破坏属灵工作的。神如果不能从我们里面把自爱的心撵出去,就我们总不会在灵程上猛进腾飞。我们的自爱乃是与我们的身体特别发生关系的。说我们自爱,就是说,我们爱自己的身体和性命。所以,因为要灭绝我们自爱的心的缘故,神也最多让疾病临到我们的身上。我们因为自爱的缘故,怕身体衰弱,神却叫它衰弱下来。我们怕身体苦痛,神却叫它苦痛。我们巴不得痊愈,但是,症候却一天坏似一天。我们要保守性命,但是,至终连性命的盼望都没有了。自然,在神这一种的对付中,是因人而异的,有的更重,有的甚轻;但是,神要除去自爱的心都是一样的。也不知道有多少刚强的信徒,必须等到临近死门的时候,才会减少他的自爱。现在身体已经败坏了,性命已经危险了,疾病已经蚕食了他的健康,疼痛已经销灭了他的能力,现在什么都是破碎的,还有什么是可爱的呢?信徒到了此刻,真是愿死,真知道自己是绝望的,自爱的心已经无可存留了。所可惜的,就是他到了这样的地位时,不知回转过来支取神医冶的应许。

      最难的,就是信徒和神太不同心。神的目的乃是使信徒失去自爱的心,所以才让他病。但是,信徒却越患病越爱自己,越软弱越顾念自己。神的目的是要他忘记他自己,但是,他却念念不忘的想到自己的病状,想到身体的苦痛,想到医治的法子,想到症候是变好或变坏。他所有的思想,几乎都是自己!现在他是何等的注意自己的饮食,要禁这个,要忌那个!如果稍有不当,他是何等的忧愁呢!他是何等注意自己的冷暖和睡眠。只要发一点热,或者着一点凉,或者有一夜睡不好,他是何等的难受呢!好像这些是会致他命的。他是何等的会想到别人如何对待他的。到底人思念他够多与否,人看护他够好与否,人来看他够常与否,都是他所极会感觉的。这样,也不知道有多少的时候,都是花在思念自己的身体和其情形里,而不思念主,和祂所要成功在他身上的。真的,也不知道有多少的信徒在病中,是完全迷在自己里面的!真的,我们平日并不知道我们是怎样爱自己的,乃是当我们生病的时候,我们才知道我们是这样爱自己的!

      这岂是神所喜欢的么?祂要我们知道自爱害我们是比什么都大的,祂也要我们知道我们是极乎自爱的。祂要我们学习在疾病中间,不看自己的症候,不顾自己的疼痛,专心仰望祂。祂要我们将身体完全交在祂的手里,让祂去看顾。每一次有不良的症候发现的时候,都是警告我们不要再思念身体,只要完全思念主。

      但是,信徒因为自爱的缘故,所以,一生病就是寻求医治。他从来不曾想到,他应当先除去心里的恶行,然后再求神医冶。他的眼目只盼望得着医治。他并不查问为什么神使疾病临到他的身上,到底他应当悔改什么,应当除去什么,应当离弃什么,才不枉费神这一番的工作。他就是顾念自己,舍不得自己衰弱,巴不得立即强壮。所以,他就到处寻求医治的法子。他向人求问,向神求告,盼望早日痊愈。神在这样的光景中,并没有达到祂的目的。所以,我们时常看见这样的信徒,虽然得一时的医治,究竟不能长久。过了一时,旧疾还要复发。病的根源未曾除去,而想有侵入的医治,那里是可能的呢?

      疾病原是神对我们说话的一个法子。祂并不是要我们慌乱并求医,乃是要我们顺从并祷告。最可惜的,就是信徒并不对主说:请说,仆人敬听,乃是仰望早日得着痊愈。我们的目的乃是要立时脱离痛苦与软弱。我们尽力赶快的寻求最好的药方。疾病好像催促我们去发明各种的治法。每一点的症候,都叫我们惧怕,都使我们的头脑作工。神好像是离我们很远。我们灵性方面的光景,都忘记了。我们所思想的就是自己的苦楚,和医治的方法。如果迟延难治,我们就要误会父的爱心。如果医药顺利,我们也要赞美神的恩典。但是,让我们问说,专心要脱离苦痛,真是圣灵的引导么?这样的用肉体的力量会荣耀神么?

 

医药】自爱天然生出己法。就是因为信徒这样自爱,而不在根本上和神解决的缘故,当他们病的时候,就去求人世医药的医治。我们在这里,并非要断定医药到底是否可用。我们现在没有工夫来辩论这个问题。不过我们所能说的,就是主耶稣既然为着我们在十字架上,预备好了救恩,叫我们的身体能以得着祂的医治了,好像我们若再转向人世寻求医药的帮助,若非不信,就是无知。

      许多人总要辩论以为医药到底是否可用,好像这个问题一解决了,就什么问题都解决了。岂知不然。属灵生活的原则,并不在乎可否,乃是在乎神有没有引导,是不是出乎自己的活动。所以,我们的问题是当信徒因着自爱而热切寻求医治,倚靠医药,这到底是出乎自己的活动,还是受圣灵的引导呢?照着天性而言,人对于神的救恩,都是要倚靠自己的工作而得救的,乃是经过神许多的打击之后,他才肯由信心而得救。对于身体的医治,人岂非也是如此么?恐怕比罪孽赦免的挣扎还要厉害。这是因为他知道除了倚靠主耶稣的救恩之外,天堂的门是没有法子可以开的;但是,身体的医治还有许多医药的法子可用,他何必倚靠主耶稣的救恩呢?我们现在所注意的点,并非医药是否可用的,乃是我们使用医药是否出自自己的活动,是否辜负神的救恩。对于拯救人脱离罪恶,世人岂非有许多的法子么?他们岂非有许多的哲学、心理、伦理,道德、礼教、规矩和教育,用以使人向上,脱离罪恶么?我们信徒是否以为这些法子是完美的呢?我们到底是要主耶稣在十字架所成功的救恩,或者是要这些人世的法子呢?照样,世人也有许多的医药,用以拯救人脱离疾病;主耶稣在十字架上也已经成功了拯救人脱离疾病的救恩;我们到底是要照着人世的法子去得着医治,或是倚靠主耶稣呢?

      我们承认,神有时也曾借着什么媒介来彰显祂的能力和荣耀,但是,从圣经的教训,和信徒的经历来看,自从人类堕落之后,我们的感觉支配了一切生活,叫我们天然的倾向神的媒介,过于神的自己。因此,在疾病的时候,我们就看见信徒注重医药,过于神的能力。虽然口里也说倚靠神的能力,但是,他们的心几乎是完全归向医药,好像没有医药,神的能力就发不出来一般。所以,在这样的时候,我们所看见的,就是不安、烦躁、焦灼、慌忙,要四处寻求最好的法子,并没有一种因着倚靠神而有的平安。因为医药这样充满我们的心的缘故,便叫我们失去神的同在,而转向世界。这样一下,就神本来是要借着疾病带领我们与祂更亲近,而结果适得其反。也许有人能够使用医药,而不受其害,但是这样的人恐怕很少。多数的信徒总不能使用医药而不残害其灵命的;总是看媒介过于神的能力。

      倚靠医药得着痊愈,和倚靠神得着痊愈,其中是有极大的分别的。医药的能力不过是天然的,神的能力乃是神圣的。得着此二者医治的方法,也是完全不同的。使用药物的医治,乃是靠着其人的聪明;倚靠神的医治,乃是靠着主耶稣的功劳和生命。并且,就是医生是一位信徒,也曾求神赐给智能,并祝福他所使用药物,他也不会使得着医治的人,同时也得着属灵的福气;因为他们在不知不觉之中,已经让他们的心转向医药,过于主的能力了;所以,有时虽然他们在身体上得了医治,但是他们的灵命却大受损害。如果信徒倚靠神,他就不用医药,只将自己交给神的爱心和能力。他就要在神的面前查考自己的病源,到底是自己在那里得不着神的喜悦?这样,就叫他痊愈时,不只身体得益,就是灵性也是得福。

      信徒多要以为医药都是神所给的,所以,他们是可以用的。但是,我们在此所要注意的,就是到底使用医药是否出乎神的引导。医药是否神所给的,我们不欲辩论;不过我们欲问,主耶稣岂非神所明给信徒,作信徒疾病的救主么?我们到底是应当与世上不信的人,或者已信而信心软弱的人,同去寻求医药,借着天然力量的医治,或者应当接受神所预备的主耶稣,而完全倚靠祂的名呢?

      倚靠医药与接受主耶稣的生命,乃是二件完全不同的事。我们承认医药也是会医治人的。医学和药物学曾发明许多医治人病的法子和东西。但是,这样的医治不过是属天然的,并非神为祂儿女所预备的最好。信徒可以求神祝福医药,也可以得着医治,痊愈后也可以感谢神,以为乃是神亲自医治他,但是,这样的医法并非接受主耶稣的生命。这是信徒因着贪求利便,离开信心争战的现象。如果得着痊愈乃是我们在疾病中与撒但奋斗的所有目的,就无论何种的医法都是可以的。如果我们在疾病中是要成功比光得痊愈更紧要的事,就我们怎可不安静的在神的面前,等候祂的方法与时候呢?

      我们并不愿强硬的说,神并不祝福医药;我们知道在许多的时候,神也曾祝福;因为祂是仁慈的,又是宽大的。但是,这样的信徒并非站在救赎的地位上。他们不过与世人站立在同样的地位上;对于疾病这件事,也像世人一样,不能为神作一点的见证。吞服、敷涂、注射,并不会将主耶稣的生命给我们。我们倚靠神,不过是站立在一个比天然更高的地位而已,医药的医治在许多时候是痛苦的、迟缓的;神的医治是迅速的、有福的。

      一件事是定规的,我们如果是因着倚靠神而得着医治,就我们在这样的医治中所得的属灵益处,断非我们倚靠医药痊愈所可得的。在许多人的身上,患病好像比得治是更有益处的。当他在床上的时候,他也不知道是何等的懊悔以往的生活;但是到好了的时候,他要比从前更远离主。如果他是倚靠神得着医治,就不至如此;他就要认罪,舍己,相信神的爱心,倚靠神的能力;他就要接受神的生命和圣洁;他就要与神有一个不能分开的新关系。

      我们所应当学习的功课,就是神在一切疾病里的目的,就是要我们停止自己的活动,而完全投靠祂。多少时候,当我们热切寻求医治的时候,不过是受自爱的心的默示。因为我们自爱的缘故,所以,我们乃是专一的要寻求医治,而忘记了神,和祂所要教训的功课。如果神的儿女没有自爱的心,就他们怎会亟亟寻求医治呢?如果他们停止了自己的活动,就他们怎会转向人世去求医药的帮助呢?他们必定安静的在神面前自审,要先明白神给疾病的意义。然后,因着父的爱的缘故,向祂寻求医治。在这里我们看见倚靠医药的帮助,和倚靠神的能力不同的地方。前者,信徒是急切要求痊愈;后者,信徒是安静的寻求神的旨意。都是因为信徒自己有了强烈的欲好,又充满了自爱的心,并要利用自己的力量的缘故,所以在害病的时候,才那样的寻求医药。如果他是寻求神的能力的,就不如此。信徒若是要倚靠神得着医治,他就要实在的认罪并除罪,甘心完全奉献自己给神。

      现今患病的信徒真是不少,但是,主在他们身上,都有祂的目的。什么时候,自己失去了势力,什么时候,主就要施行医治。信徒如果不肯低下头来,甘心乐意的害病,以为神所给他的是最美好的,乃是在祂之外去追求医治,心里反抗神这样的对待他,神不得已就得让他再病。信徒如果不肯除去自爱的心,仍然是斤斤的顾念自己,体贴、怜惜、思念自己,而不在神里面失去自己,就神还要给他许多可以使他自怜的。信徒如果不肯停止自己的方法和活动,而在主耶稣的救恩之外,去寻求医治,就神还要让他看见人世的医药并不会以长久的痊愈给他。神要祂的儿女知道,强壮的身体并非用以使自己快乐,并照着自己意思行的,乃是完全为着祂。医治的灵就是圣洁的灵。我们所缺乏的不是医治,乃是圣洁。我们所应当首先脱离的,不是疾病,乃是自己。

      当信徒肯不用什么人世的法子和医药,而专心倚靠神之后,他就看见自己的信心比平常要强壮得多,叫他与神中间有了新的关系,叫他起首生活一个前所未有的倚靠和相信的生命。不特灵魂,就是身体也是交在神的手里。他要看见神的旨意乃是要彰显主耶稣的能力,和祂为父的爱心,叫我们运用,并坚固信心,证明主不只救赎我们的灵魂,也救赎我们的身体。所以我们不必为身体忧虑(太六25);我们交托主了,祂必定照顾。如果我们立时看见拯救,我们应当赞美神。不然,如果病症更为严重,我们也不可疑惑,只当注视神的应许,不要又像从前自爱起来。也许神要借着这个,把你自爱的心涓滴都醡出来。你若顾念身体,就要疑惑;如果注视应许,就要亲近神,加增信心,并且得着医治。

      不过在另一方面,我们也得谨慎,不然就要流入极端。虽然神要我们完全倚靠祂,但是当我们真是拒绝自己的行为,对祂有完全的信心的时候,祂也喜欢我们用一点天然的东西来帮助我们的身体。我们的意思,就是指着提摩太的胃口不清,屡次患病,保罗并没有责备他缺乏信心,以致他不能得到神直接医治他;反而劝他用一点酒,因为酒于他是有益处的。一件事值得我们注意的,就是使徒竟然叫他用一件像酒这样的东西,而这件东西是个居在善恶之间的。

      我们从这件事可以学一个功课。就是我们必须信神,倚靠神(提摩太是如此的),同时不应当趋入极端。如果我们的身体有点软弱,对于我们身体有补益的东西,也是我们应凭着主的引导而用。这样补益身体的物品,如果随着主的引导而用些许,乃是会增加我们身体的力量的。在我们身体没有得赎以前,我们还是一个人,还有一个身体,所以天然方面相当的注意也是应当有的。

      这样的用补品,是可以与信心并行不悖的。不过信徒不应当只知用补品,而不知如何相信神。

 

医治是更好的】但是,有一班信徒走得太过了。他们本来是最刚硬的,但是,因为神让疾病临到他们身上的缘故,他们便被神打碎了。他们因为顺服神责打旨意的缘故,叫他们变作非常的温柔、慈爱、和顺并圣洁;他们就以为疾病在他们的身上既是有这样的效力,他们就喜欢疾病过于健康;以为疾病会叫他们的属灵生命飞腾。他们现在并不寻求医治;如果他们是应当痊愈,就让神自己来医治他们。他们就是接受一切临到身上的疾病。他们以为生病时比康健时是更易于敬虔的;寂静与苦痛叫他们更亲近神,过于活动的时候;躺卧床上的时候是比奔走各处更为佳美的;所以,他们就不愿向神寻求医治。他们怎样知道强壮是比软弱更为有益的呢!我们承认许多信徒乃是在病中才离弃他们的恶行,才有许多高深的经历;我们也承认许多的废人,和有残疾者真有超人的敬虔与属灵的经历,但是我们不能不说,许多信徒在这里是有好几点不清楚的。

      病人虽能圣洁,但是,这不过是勉强的。也许如果他是强壮的,能以自由拣选的,恐怕他还要回转到世界和自己里。患病才会使他圣洁,没病他就要属世。主必须叫他长久患病,他才会长久圣洁。他的圣洁是靠着他的疾病的!我们应当知道,属主的生活,是不限定于疾病的。不要让人以为信徒除了受神用疾病制伏之外,在日常的本分中是没有能力荣耀神的。信徒应当在逐日的生活中,彰显出神的生命来才可以。忍痛固然是好,但是,在满有力量的时候,若能顺服神,岂非更好。

      我们应当知道医治──神医治我们──乃是属神的。我们如果去寻求人世医药的医治,自然我们是要与神隔开的;但是,我们如果寻求神的医治,就叫我们与神更亲密。一位得着神医治的人,要荣耀神过于长久患病。患病可以荣耀神,因为患病给神有一个彰显祂医治能力的机会(约九3);如果长久患病了,就神那里会得着荣耀呢?当我们得神医治的时候,我们因着看见神的能力,也就看见了神的荣耀。

      主耶稣从来没有以为疾病乃是一个福气,是信徒所当忍受到死的。祂也没有说这是父神爱心的表显。主耶稣要祂的门徒背负十字架;但是,祂并没有说,病人应当长病。祂对他们说到他们要怎样为祂受苦,但是,祂并没有说,他们要为祂的缘故患病。祂说,在世界里我们有苦难,但是,祂并不以为疾病就是苦难;祂真是在世受苦的,但是,祂并没有患病。并且,当祂每一次看见病人的时候,都是医治他们。祂都是以为疾病是从罪和鬼来的。

      我们必须分别受苦与患病。虽然义人多有苦难,但耶和华救他脱离这一切;又保全他一身的骨头,连一根也不折断(诗卅四19~20)。雅各说:你们中间有受苦的呢,他就该祷告(雅五13),以得着恩典与力量;但是你们中间有病了的呢,他该请教会的长老来(14),使他得着医治。

      哥林多前书十一章三十至三十二节已经将疾病对于信徒的关系,说得净尽无遗了。疾病始终是神的惩治。信徒如果肯自审,神就要叫疾病过去。神始终没有要信徒长久患病的事。信徒若肯除去神所定罪的,若再容让疾病在其身上,就是不知道神使他患病的原意了。我们应当知道没有一种的责打是长久的。责打的原因一除去,责打就也随之而去。凡管教的事,当时不觉得快乐,反觉得愁苦,后来(来十二11)。信徒现在几乎都忘记了神的后来。后来却为那经练过的人,结出平安的果子,就是义(11)。我们在此看见,责打不是永久的,并且最美好的果子,乃是经过责打之后才结出的。我们也不当误会,以为神的责打,就是神的刑罚。严格说来,信徒是不再受刑罚了。哥林多前书十一章三十一节就是证明这个。我们千万不要让律法的意念存在这里。并非谓我们犯了多少罪,所以必须受多少刑,才得抵罪。这里并非法庭里的事,乃是家庭里的问题。

      我们如果回转来看圣经直接的教训,我们就要看见神到底是要我们的身体如何。我们只要读一节圣经,就可将许多人的理想完全推翻。亲爱的兄弟阿,我愿你凡事兴盛,身体健壮,正如你的灵魂兴盛一样(约2)。这是圣灵默示使徒的一个祷告,所以,这是表明神对信徒的身体,在永世里是存着什么心意。神并不要祂的儿女一生总是疾病缠绵,不能为祂作活泼的工的。祂欢喜祂儿女的身体,能够同他们的灵魂一样健壮,一样兴盛。这个叫我们毫无疑议的断定,长久患病并非神的旨意。祂可以暂时责打我们,使我们失去健康,但是,祂并不喜欢我们长久软弱。

      保罗在帖撒罗尼迦前书五章二十三节里所说的话,也叫我们看见,长久害病并非神的旨意。灵与魂的光景应当如何,身子也应当如何。如果我们的灵与魂乃是无可指摘,全然成圣的,而我们的身子乃是软弱、患病、充满疼痛的,神就必定不满意。祂的目的,原是要救一个完全的人,并非一个人的那一个部分而已。

      主耶稣在世所有的工作,都是证明神对于疾病到底有什么旨意,因为祂一生除了遵行神的旨意之外,并没有再作别的工了。特别那次医治长大痲疯的故事,叫我们看见天上神的心,到底是要怎样对付疾病。长大痲疯的说:主若肯,必能叫我洁净了。在这里我们好像看见一个人要叩天的门问看,到底医治疾病是不是神的旨意。我们底下看见,耶稣伸手摸他说:我肯,你洁净了吧(太八2~3)。医治常是神的旨意。信徒如果以为神并不愿医治他,乃是要他长久患病,就是不知道神的旨意。主耶稣在世的工作,乃是治好了一切有病的人(16)。我们不能以为祂今天已经改变了祂的态度。

      我们知道神在今日的目的,就是要祂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太六10)。神的旨意是行在天上的;但是,天上有病么?这样看来,神的旨意绝对不是与疾病投合的。现今的信徒,也不知道有多少,当他们为着医治祷告一时,好像神是不听,已经绝望了之后,就说,愿主的旨意得成,好像主的旨意就是疾病与死亡的代名词一般。这是一个大错误。神的旨意并不是要祂的儿女患病。虽然有时祂允许的旨意曾让他们患病,为要裨益他们;但是祂命定的旨意永远都是要祂的儿女康健。天上没有疾病,就是证明神的旨意,从来不是要祂儿女生病的。

      我们如果回转过来看到底疾病是从那里来的,我们就要知道我们是应当寻求医治的。使徒行传十一章三十八节告诉我们说,所有的疾病都是被魔鬼所压制。主耶稣论到腰弯的女人说,她是被撒但捆绑了(路十三16)。当祂医治彼得的岳母的时候,祂斥责那热病(路四39),一若斥责邪鬼一般。我们若读约伯记,我们就会看见,乃是魔鬼叫约伯生病(一至二章),神叫约伯痊愈(四二章)。使保罗软弱的剌乃是撒但的差役(林后十二7),叫他刚强的乃是神。希伯来书二章十四节告诉我们说,掌死权的乃是魔鬼。我们知道病一成熟就死。病不过是死的一种表示。如果撒但掌死权,就撒但也必定掌病权;因为死不过是进一步的病,病不过是后一步的死而已。

      读过了这么多的圣经之后,我们不能不断定说疾病是从魔鬼来的。都是因为信徒有了什么缺欠的缘故,所以,神才让撒但来攻击祂的儿女。所以,神的儿女如果()不肯除去神所要求的,而让疾病留在他的身上,或者()除去神所指示的,而依然欢迎疾病继续留在身上,都是自动的将自己放在撒但压制之下。当我们照着神所启示的而行之后,我们就当拒绝疾病,以为这是从魔鬼来的,那有自甘受牠捆绑之理。我们应当清楚明白,疾病是属乎我们仇敌的,并不是我们所应当欢迎的。神的儿子乃是要我们自由,并非要我们受捆绑。

      当信徒用不着患病的时候,为什么神不使疾病离开呢?这是许多人所要问的。让我们知道,神乃是照着我们的信心为我们成全(太八13);这永远是祂对付我们的原则。多少时候,神是愿意医治祂的儿女的,只因他们没有这样相信,也没有这样祷告的缘故,所以,神只得让他们继续患病。信徒如果就是容让自己患病,或者更甚的欢迎疾病,以为疾病会使他脱离世界,更为圣洁,主就也只得照他们所求的赐给他们。神常是照着祂的儿女所能接受的对付他们。神也许是最喜欢医治他们的,但是,只因其没有信心来求,所以,他们就得不着这个恩赐。

      我们不应当比神更有智慧,也不应当过于祂圣经所启示的。虽然,病室有时很像圣所,使到里面的人都受感动,但是,这个总非神命定的旨意,总非神的最好。我们如果就是照着我们情感的意见,而不顾神启示的旨意,就神也只得让我们自行其是。多少的信徒就是说,无论什么我都是交在神的手里,痊愈也好,患病也好,我就是让神主张,让神对待我。然而,最常的就是这样的人,并非不用医药的。这是什么都交在神的手里么?对于寻求神的医治,就推诿是交在神的手里,对于寻求人的医治,就依然使用医药。这是太相矛盾了。其实多少的信徒因为卧床已久,已失去他意志的能力,所以,不能用力抓住神的应许。他这样的顺服,其实乃是一种灵性的懒惰而已。他心里也是喜欢康健的,然而这个并不会使神作工。许多信徒被动的顺服疾病太久了,以致他好像病惯了一般,并没有胆量来寻求自由。他最好就是别人代替他相信,或者神不顾他怎样,而将信心给他,使他相信。但是,如果他的意志不活泼起来,不抵挡魔鬼,不抓住主耶稣,神所赐的信心是不会来的。多少的病人并非他们必须病,乃是他们没有力量来支取神的应许。

      我们应当知道,在疾病里所得的灵性上祝福,是远不及在医治时所得着的。我们如果是靠着神,并且将自己奉献给祂,而得着医治,就自然的当我们痊愈之后,我们还要继续圣洁度日,才会保守我们的健康。当主这样医治我们的时候,乃是祂得着我们的身体。这样的喜乐真是不可述说;不是因为得着医治,乃是因为与主有新的关系,对主有新的经历,从主那里得着新的接触和生命。在这样的时候,信徒要荣耀主,比他在疾病时更多。

      所以,神的儿女们,应当包来寻求医治。先在神的面前听祂借着疾病所要对我们说的话,然后专一照着祂所启示的去行。再后让我们自己的身子专一交托在祂的手里,并奉献给祂。如果在我们旁边有教会的长老能为我们涂油(雅五14~15),就要请来,照着圣经的命令而行;不然,就让我们在寂静的中间,用信心抓住神的应许(出十五26)。神要医治我们。―― 倪柝声《属灵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