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神为身体的生命

 

      我们从前已经看见过了,我们的身体怎样是圣灵的殿。最应当叫我们注意的,就是使徒在那里是特别注童我们的身体。我们平常的理想,都是以为基督的生命,乃是为我们的灵的,并非为我们的身体的。岂知神的救恩,在我们的灵得着生命之后,也注入到身体来。如果神的意思只要圣灵住在我们的灵里,只要我们的灵得着圣灵的益处,就使徒对我们说,你们的灵是圣灵的殿好了,何必明说是身体呢?我们现在应当明白,我们身体作为圣灵的殿不只是特别的欢利,并且是一种发生效力的能力。圣灵住在我们里面,不只要叫我们里面的人刚强,叫我们心中的眼睛得着光照,并且叫我们的身体康健。

      我们也已经看见过,圣灵怎样叫我们必死的身体又活过来了。祂并非等到我们死后,才叫我们复活,乃是今日就赐生命给我们这个必死的身体。祂将来是叫那些朽坏的身体复活,今日乃是叫我们必死的身体又活。祂生命的力量进入我们全人的每一个细胞,叫我们在身体上经历祂的生命和能力。

      我们现在不再相信身体乃是一个可怜的监牢,乃是在身体上看出神的生命来。我们现在乃是更进一步的经历现在活着的不再是我,乃是基督我里面活着的话。基督现在就是我们的命源。祂现今在我们里面活着,好像祂当日在肉体活着一样。现在我们就更要明白我来了是要叫人得生命,并且得的更丰盛的话。现在我们看见这个丰盛的生命,供给我们身体一切的需要。使徒对提摩太说,应当持定永生(提前六12)。自然,提摩太并不需要永生使之得救。这一个永生岂非就是下文所说的真正的生命么?使徒的意思岂非要他在今生就经历永生是怎样有力可以胜过一切死亡现象么?

      我们并非不知道我们的身体乃是一个必死的身体,但是,我们要得着生命来吞灭死亡的能力。我们知道身体里面原有死亡和生命两个势力:一方面有消耗,另一方面粮食与安息时常补满所消粍的。消耗带领我们亲近死亡;粮食与安息的供给维持我们的生命。过度的供养,会使身体发生堆积的现象,因为生命的势力太大;过度的消耗,会便身体衰弱,因为死亡的势力太大。最好保守生命和死亡这两种势力在平均的地位。但是,信徒在身体上所感受的困倦,与常人还有许多不同的地方。他们的消耗还不只是在肉体的方面而已。因为他们与主同行,为别人背负重担,与弟兄表同情,为神作工,向神代祷,与黑暗的权势争战,并攻克己身的缘故,叫粮食和安息不能补满他身体上所丧失的力量。这就是许多信徒在蒙召作工之前,身体是很康健的,但是,当他蒙召作工还过不久的时候,就觉自己衰弱下来的缘故。我们与灵界的接触,所有的属灵生活、属灵工作、属灵争战,都非我们身体力量所负担得了的。我们这样的与罪、罪人和邪灵的接触,叫我们身体的根源干竭,不能应付许多的要求。所以,信徒若要靠着一切天然的方法来补满一切身体上的要求,乃是作不来的。我们需要基督的生命来应付这样的需要,因为惟有基督的生命会满足我们的需要。我们应当知道,我们如果要倚靠物质的粮食、补品和药物来供给我们生命的需要,我们乃是错了根源。惟有主耶稣的生命才能满足我们属灵生活、工作和争战一切的要求。惟独祂能补满我们与罪恶和撒但争战的力量。当一位信徒真知道什么叫作属灵争战,怎样在灵中与仇敌摔跤之后,他才知道主耶稣作他身体生命的宝贵地方。

      每一个信徒都应当看见他与主联合的实际。主是葡萄树,我们是枝子。枝子和树干怎样联合,我们和主耶稣也是照样的联合。枝子和树干的联合,就是接受树干的生命流通在枝子里面。我们与主耶稣联合岂不也是如此么?我们如果要以为这种联合,只限于灵,信心不以之为然的。我们的主,就是呼召我们看我们和祂联合的实在;祂要我们相信并接受祂的生命流通在我们的灵、魂和身体里。我们如果与主断绝了,就不特灵里要失去平安,就是身体也要失去医治。如果与主是不间断联合的,就祂的生命不只要在我们的灵里充满,就是在我们的身体里也要流通。除了真与主耶稣的生命有分之外,我们是不能得着医治和健康的。神现今的呼召,就是要祂的儿女与主耶稣有更深的联合。

      所以,我们应当看见,虽然这些事是在身体里发生的,但是,却是一件属灵的事情。得着神医冶我们的疾病,加增我们的力量,实在并非一个属物质的经历,乃是一个属灵的经历,不过是在身体里发生而已。这种经历,没有别的,就是主耶稣的生命在我们必死的身体上彰显出来而已。主耶稣的生命,从前如何使我已死的灵复活过来,现在也如何使我这必死的体又活过来。神现在就是要我们学习知道如何让基督复活、荣耀、无往不胜的生命在我们全人的各部分,都表明出来。祂要我们逐日逐时从祂那里重新得力量。这才是我们的真生命。虽然魂生命依然是我们身体的生机,但是,我们却不靠着它而活,并且,乃是倚赖神儿子的生命,将生命给我们的肢体,就是魂生命所不能维持生活的地方。我们应当重看这生命两个字,我们所有属灵的经历,就是有这一个奇妙的什么,叫作生命,丰丰富富的进入我们里面。神就是要带领我们知道,基督的生命就是我们的力量。

      马太福音四章表明给我们看,神的话乃是我们身体的生命。人活着不是单靠食物,乃是靠神口里所出的一切话(4)。在此明是以神的话是会养活我们身体的。照着天然而说,人要活着,必须靠着食物,但是,当神的话发出能力的时候,人也能靠之而活。在此我们看见超然和天然的两种活法。神并不是对我们说,今后我们都不必食了;乃是要我们知道祂的话语能给我们以生命,就是食物所不能给的。神要我们知道,当食物在我们身上不能生出我们所盼望的效力时,祂的话是能给我们以食物所不能给我们的生命的。有的人他是靠着食物而活,有的人他是靠着神的话而活。前者有时要失败,后者永远不变。

      神将祂自己的生命隐藏在祂的话里。祂自己如何是生命,照样祂的话也如何是生命。我们如果以神的话当作一种的教训、信条和道德的标准,就它对于我们并不会发生什么能力。食物怎样乃是要被我们消化,而与我们联合,神的话也是。饥饿的信徒看见神的话乃是他们的粮食。当他们用信心接受的时候,这话要变作他们的生命。神说,祂的话是会维持我们生命的,所以,天然的食物失败时,我们可以按着神的话来相信神。此时,我们要看见,神是不只作我们灵的生命,并且也是作我们肉体的生命。我们现在的损失,就是并没有注意神的话(圣经)对于我们身体的预备是何等的丰富。我们就是将神的应许都留为我们的灵命,而忘记了肉体。岂知肉体的需要并不比灵命更少。

 

古圣的经历】神的目的从来没有要祂的儿女衰弱缠绵,祂的定旨乃是要他们健壮。祂并不要祂的儿女终生受软弱的围困,一直至死。祂的话是说,你的日子如何,你的力量也必如何(申卅三25)。这自然是指着身体说的。我们在世的生命多有一天,就主所应许的身体力量也多有一天。神从来没有意思要多给我们一天的生命,而不给我们以那一天的力量。都是因为信徒不用信心来支取这宝贵的应许,所以,他们的力量远赶不上他们所有的日子。神因为要祂儿女的力量,都像他们的日子一般,所以,祂就应许将祂自己作为他们的力量。所以,神活多久,我们活多久,我们所有的力量也必定有多久。因为神的应许的缘故,我们每天早起又见晨光的时候,都可以相信的说,因着神活着,今日的力量必定是有的,不只是属灵的,并且是属身体的。

      对于神作人身体的力量,或者将祂的生命给人的身体,在古昔的圣徒中,是一个很常见的经历。我们最初所看见的,就是亚伯拉罕。当他将近百岁的时候,虽然想到自己的身体如同已死,撒拉的生育已经断绝(罗四19),却因相信神的缘故,得生以撒。在这里我们看见神的能力怎样在一个如同已死的身体中彰显出来。这里的问题,并非自己的身体如何,乃是神的能力在我们的身体里如何。

      当我们读到摩西的时候,我们看见圣经记载说,摩西死的时候,年一百二十岁;眼目没有昏花,精神没有衰败(申卅四7)。这明是神的生命在他身上彰显的能力。

      圣经也记迦勒身体的光景。当以色列人进入迦南之后,他说:当日摩西起誓说,你脚所踏之地,定要归你和你的子孙,永远为业;因为你专心跟从耶和华我的神。自从耶和华对摩西说这话的时候,耶和华照祂所应许的,使我存活这四十五年;其间以色列人在旷野行走;看哪,现今我八十五岁了!我还是强壮,像摩西打发我去的那天一样。无论是争战,是出入,我的力量那时如何,现在还是如何(书十四9~11)。在这里我们看见一位专心跟从神的人,神如何照祂的应许,作他的力量,使他虽然经过了四十五年之久,竟然没有丧失一点的力量。

      当我们读到士师记的时候,看见了参孙的力气,就叫我们知道圣灵是能以这样的力量给人身体的。虽然参孙有了许多不道德的事,圣灵也不一定都要以这么大的力量给一切的信徒;但是一件事是定规的,我们如果倚靠祂的居衷,我们总可以得着祂的能力来供给我们日常生活的一切需要。

      我们若看大在诗篇上所歌唱的,我们就能知道大在身体上怎样得着神的能力。十八篇一节说:耶和华我的力量阿,我爱你!三十二至三十四节说:惟有那以力量束我腰,使我行为完全的,祂是神!祂使我的脚快如母鹿的啼,又使我在高处安稳;祂教导我的手能以争战,甚至我膀臂能开铜弓。二十七篇一节说:耶和华是我性命的力量,我还惧谁呢?二十九篇十一节说:耶和华必赐力量给祂的百姓。六十八篇二十八节说:以色列的能力,是神所赐的。三十五节说:以色列的神,是那将力量权能赐给祂百姓的。一○三篇五节说:祂用美物,使你所愿的得以知足,以致你如鹰反老还童。

      在别的诗篇上,还有神作祂子民身体力量的记载。七十三篇二十六节说:我的肉体,和我的心肠衰残,但神是我心里的力量,又是我的福分,直到永远。八十四篇五节说:靠你有力量的,这人便为有福。九十一篇十六节说:我要使他足享长寿,将我的救恩显明给他。

      以利户告诉约伯,论到神的惩治,和后来的光景说:人在床上被惩治,骨头中不住的疼痛;以致他的口厌弃食物,心厌恶美味。他的肉消瘦,不得再见,先前不见的骨头,都凸出来。他的灵魂临近深坑,他的生命近于灭命的。一千天使中,若有一个作传话的,与神同在,指示人所当行的事;神就给他开恩,说,救犊他免得下坑;我已经得了赎价。他的肉要比孩童的肉更嫩,他就反老还童(伯卅三19~25)。这就是神的生命如何在一个临近死门的人的身上彰显出来。

      先知以赛亚也为着这件事作见证说:看哪,神是我的拯救;我要倚靠祂,并不惧怕;因为主耶和华是我的力量,是我的诗歌;祂也成了我的拯救(十二2)。他又说:疲乏的,祂赐能力;软弱的,祂加力量;就是少年人也要疲乏困倦,强壮的也必全然跌倒,但那等候耶和华的,必从新得力,他们必如鹰展翅上腾,他们奔跑却不困倦,行走却不疲乏(四十29~31)。这些都是明显的指着身体说的。神的力量要临到等候祂的人,使他们能以如此。

      当但以理看见神的异象时,他便浑身无力,面貌失色,毫无气力(8),但是,神却差遣天使来加增他的力量。他提包这件事记载说:有一位形状像人的,又摸我使我有力量。他说:大蒙眷爱的人哪,不要惧怕,愿你平安,你总要坚强。他一向我说话,我便觉得有力量,说:我主请说,因你使我有力量(18~19)。在这里我们看得最清楚,神怎样能将力量赐给人的身体。

      神的儿女们现今所应当知道的,就是神是顾念到他们身体的。神不只是作我们灵的力量,并且也要作我们身体的力量。旧约的时候,恩典所显明的,还没有我们现在这么多;然而,旧约的圣徒就已有神作他们身体力量的经历,难道我们现今所得着的福分,反赶不上他们么?我们在身体上的经历,应当和他们一样才可以。我们如果不认识神的丰富,也许要以为祂只能将那关乎灵性的赐给我们。我们如果是有信心的,就必定不肯将神的生命和力量只限定在灵性里面,而忘记了身体。

      一件事是我们在这里所特别注重的,就是神的生命,不只医治我们的疾病,也是在没有疾病的时候,保守我们的健壮。我们从前已经说过神如何医病了,我们在这里是注重神作我们的力量,使我们不只胜过疾病,并且也胜过软弱。神不只医治我们的疾病,让我们身体强壮了,又靠着天然的生命而活,乃是亲自作我们身体的生命,使我们身体也靠着祂而活;以致常能供给神工作中所需要的一切力量。我们记得当以色列人出埃及的时候,神对他们说:你若留意听耶和华你神的话,又行我眼中看为正的事,留心听我的诫命,守我一切的律例,我就不将所加与埃及人的疾病加在你身上,因为我耶和华是医治你的(出十五26)。后来我们看见这一个应许完全应验。祂支派中没有一个软弱的(诗一○五37)。让我们知道,神医治我们的意思,并不只是神医治我们的疾病而已,是神使疾病不临到我们身上,保守我们强壮不软弱。我们如果完全顺服,没有在那一件事上存心违抗神的旨意,并用相信的心接受神的生命作我们身体的力量,就我们要看见耶和华还是医治我们的。

 

保罗的经历】当我们接受圣经对于我们的身体是基督的肢体的教训之后,我们就不能不接受基督的生命是流通在我们身体里的教训。因为基督的生命乃是从元首流通到祂的身体,使之得着生命、生机和生气。我们的身体既是那一个身体中的一个肢体,就生命流通到我们的身体来,乃是一件定规的事。然而这一个生命是借着信心接受的。我们用信心接受这个生命的分量是如何,我们得着这生命的分量也如何。我们从圣经里已经看见过主耶稣的生命乃是信徒的身体所可得而支取的,但是,没有信心就不行。自然有许多的信徒首次看见这样的教训,也许要诧异不置。但是,我们不能减少圣经所明显教训的。我们如果查看保罗自己的经历,我们就要看见这件事的宝贵和实在。

      使徒保罗在哥林多后书十二章说到他自己身体的光景。他最初告诉我们,怎样在他肉体上有一根的刺;他怎样三次求主叫这刺离开他;但是主对他说:我的恩典够你用的,因为我的能力,是在人的软弱上显得完全。因此使徒就说:我更喜欢夸自己的软弱,好叫基督的能力覆庇我因我什么时候软弱,什么时候就刚强了。到底使徒肉体上的这根刺是其么,我们可以不间,因为圣经没有告诉我们。但是一件事是定规的,就是这根刺在使徒肉体上所生的效力,就是身体变成软弱。这里的软弱,在原文是身体上的软弱。马太福音八章十七节就是用这一个字。就是哥林多人也知道使徒的身体是软弱(气貌不扬的正译)(林后十10)。使徒自己也说,当他首次和他们同在的时候,他乃是软弱的(林前二3)。我们知道这里必定不是说,使徒没有灵力,因为前后两封书信充足表明使徒是充满灵力的。并且,这里的软弱与以上所说的身体软弱是同样的字,在别的地方曾有两次用这字以表明身体将死的光景。

      所以,照着这几节的圣经看来,使徒保罗身体的光景是可知的。他身体本来的情形乃是非常软弱的。然而,使徒是这样长久软弱么?不,他告诉我们说,基督的能力覆庇他,使他刚强。在这里我们所当注意的,就是一个对抗的原则。刺并没有离开保罗,从此刺而来的软弱也并没有离开保罗;但是,基督的能力却覆庇这个软弱的身体,使它能以应付一切的需要。基督的能力与保罗的软弱相对抗。这一个能力并没有使那根刺离开他,也没有使软弱离开这个身体,乃是住在保罗里面来应付保罗软弱的身体本来所不能应付的。这好像就是火烧灯芯,只因充满膏油的缘故,灯芯并不消灭。灯芯仍然是那样的软弱,但是膏油却代替它供给火所要求于它的。

      在这里看见神的生命作我们身体力量的原则。神的生命并不改变我们身体软弱必死的性质,不过充满人的身体来供给人身体本来所不能供给的而已。所以,保罗照着他天然的情形说来,乃是最软弱的,但是,照着他所得的基督能力说来,乃是最刚强的。我们应当知道,圣经这里所说的刚强,乃是特别指着使徒的身体说的。我们知道使徒保罗所作的工是怎样的昼夜不息,劳心劳力的,就是三四个最刚强的人尚是作不了的,如果他的身体没有得着圣灵使他又活过来,就他那样软弱之躯,那能担当这么多呢?神把力量给他的身体,乃是一件的确的事实。

      神如何使他刚强呢?他在上文(四章)已经说到他身体的问题了。他说:身上常带着耶稣的死,使耶稣的生,也显明在我们身上。因为我们这活着的人,是常为耶稣被交于死地,使耶稣的生,在我们这必死的身上显明出来(林后四10~11)。这里最叫我们注意的,就是十节和十一节好像是重复的,但是,实在并非重复。第十节是说到耶稣的生命显在我们身上的问题;十一节是说到耶稣的生命显在我们这必死的身上的问题。有许多人可以在他们的身上彰显耶稣的生命,但是,他们并没有更深一步的在他们必死的身上彰显耶稣的生命。此中的分别是很大的。多少的信徒当他患病的时候,他真是顺服,真是忍耐,没有怨言,没有焦灼,他觉得主的同在,他也在面容上、声音上、举动上表明主耶稣的美德。他借着圣灵真是显明耶稣的生命在他的身上。但是,他并不知道主耶稣是会医治他的疾病,他并没有听见主耶稣的生命也是为他这个卑贱的身体的。所以他并不运用信心得主医治他的病躯,一如他从前相信主的洁净,得主复活他的死灵。因此,他没有在他必死的身体上显明耶稣的生命来。他蒙主施恩能以忍受痛苦,但是,他并没有得着医治。十节的经历有了,但是十一节的还没有。

      我们在这节的圣经中能以看见,神到底是怎样医治我们,怎样使我们刚强有力量,就是用主耶稣的生命。这是最紧要的事。我们必死的身体得以刚强,并非谓今后这个身体的性质已经改变了,成为不死的了。这个身体的性质仍是如旧,但是,供给这个身体力量的生命已经换一个了。我们本来是靠着我们天然的生命作我们力量的根源,但是,现今乃是靠着基督的生命得着供给。因为我们得着基督复活生命维持我们身体的缘故,就叫我们能以刚强作工。

      使徒并非谓当他这样靠着主而活之后,他就不会再发软弱了。怎么时候,基督的能力不覆庇他,他还是软弱如旧的。我们可以因着大意、独立,或犯罪缘故,而失去主耶稣的生命在我们身体上的彰显。有时,或者我们自己并无什么不好的原因,只因我们奋勇向黑暗权势进攻的缘故,而在身体上受了牠们的攻击。或者因为我们与基督身体的经历是顶深的,我们就也会常因着基督身体的缘故,而时常受苦。不过未后此二者,若非顶属灵的人,是不至如此的。但是,有一件事是定规的,我们虽然还是会软弱的,但是,神的旨意总非要我们变成残废的人,不能为祂作工,使祂受亏。使徒保罗是时常软弱的,但是,神的工作从来没有因他的软弱而受亏损。我们承认神无限的权威;但是,我们也不可推诿。

      在这里我们看见耶稣的生显明在必死的身体上,乃是根据在常为耶稣被交于死地。换一句话说,我们自己的生命必须完全否认,主耶稣的生命才会在身体显明。在这里我们看见属灵无己的生活,与身体康健的关系。神的生命乃是为着神的。神在我们身体上显明祂的生命,乃是为着祂自己的工作。神断不肯将祂的生命和力量赐给我们,好叫我们为着自己而生活工作。祂并非将祂的生命给我们的身体,好让我们来浪费祂的力量。祂并不肯供给力量以成功我们的目的。如果我们并没有要完全为着祂活着,什么都是为着祂的,就祂是不肯以这个生命给我们的。在此,我们看见许多人寻求医治并力量终久不能得着的原因。他们以为健康和力量乃是为着自己享福的。他们寻求神的生命为着他们的身体,乃是要叫他们自己更舒服、更快乐、更便当,要有什么举动时,更没有阻挡。所以,直到今日他们还是软弱不能起来。神决不肯将祂的生命给我们,作为自己的用处,叫我们更随从己的生命而活,叫祂的旨意受更大的损失。神现在等候祂的儿女来到他们自己的尽头,然后将他们所寻求的给他们。

      耶稣的死是什么呢?就是主耶稣继续将己交于死地的生命。我们看见祂的一生都是拒绝己的生活。祂从来没有凭着自己作什么,祂乃是作神的工作,一直至死。使徒在这里告诉我们说,他就是让主耶稣的死这样的在他身上作工,所以,主耶稣的生命就也在他必死的身体上显明出来。我们受得住这样的教训么?神现在就是等候愿意接受主耶稣的死的人,好让主耶稣活在他的身体里。谁肯完全遵行神的旨意呢?谁能在凡事上都不自己发起什么呢?谁肯为着神不间断的向着黑暗的权势进攻呢?谁肯不利用自己的身体来为着自己成功一件事呢?这样的人才配得着主耶稣的生命显在他们的肉体上。我们如果注意死这一方面,神要照看生那一方面。我们将软弱奉献给祂,祂将力量还给我们。

 

天然的能力与耶稣的生命】我们如果完全将自己献上给神,我们就会相信神曾经为了我们预备一个身体。我们最常以为最好我们能够自主我们的身体是如何作成的。我们最盼望的,就是我们身上没有许多先天的缺欠,而有更大的抵抗力,好无痛无病的享受长寿。但是,神并不与我们商议。神知道我们所当有的是什么。我们不能怪我们祖宗的过错与罪恶。我们也不当疑惑神的爱心与智慧。一切关乎我们的事,都是在创世之前定规好的。这个会受痛苦疾病支配的身体,乃是神有美意在里面。祂的目的并不是要我们遗弃这个身子,以为是一种的累赘,乃是要我们借着住在里面的圣灵去抓住一个新的身体。祂预备我们的身子时,明知其所有的限制与危险,好叫我们在痛苦的经历中去寻求一个新的身体;不是借着固有的力气而活,乃是借着神的生命。我们就是这样的将我们的软弱与祂的力量交换,看见我们的身体虽然没有变新,但是,它所靠着而活的生命已经是新的了。

      主喜欢将祂的力量充满了我们的每一根的神经、血管与细胞。祂并非将我们的弱质改变为强壮。祂也不将一大股的力量赐给我们应用。祂乃是要作我们肉体的生命,使我们时刻靠着祂而活。有的人也许要以为得着主耶稣作我们身体的生命,意思就是神为我们行神迹将一大股的力量灌入我们的身体里,使我们一生不再受苦,不再患病。这个并非使徒的经历。因为他说:我们这活着的人是常为耶稣被交于死地,使耶稣的生在我们这必死的身上显明出来。他的肉体乃是时常衰弱下来的。但是主耶稣的生命却不间断的流通,进入他里面。他时时刻刻靠着主的生命而活。接受主耶稣作我们身体的生命是需要长久的倚赖的。若是按着自己而言,没有一时是能以应付环境的;但是,因着倚靠主,主要一刻过一刻将所需要的力量赐给我们。

      神对耶利米所说的话,就是这个意思:你无论往那里去,我必使你以自己的命为掠物(耶四五5)。并非使我们因着先天的力量而自以为稳,乃是在一呼一吸之间,将我们的生命交托在主的生命里。然而,这个是万无一失的,因为祂是长远活着。我们并没有什么积蓄的力量,叫我们能够随意举动,乃是在每一次要使用力量的时候,向着主来吸取。一刻的吸取,是为着一刻的生活的,并无堆藏的可能。这是一个与主完全联合,并完全倚靠主的生命。我因父活着,照样,吃我的人,也要因我活着(约六57)。就是这个生命的秘诀,我们如果可以脱离赐生命的主而单独活着,就我们要怎样的随着自己,而失去倚靠的心呢!我们岂非要像世人任意花费自己的力量么?神要我们有不断的需要,而不断的倚赖。吗哪怎样只能一天收得一次,照样我们的身体也只能时时顺着神而活。

      这样我们就不再以我们固有的力量来限定我们的工作,也不因着身体的缘故,而时常罣虑。如果是祂的旨意,就虽然人的智慧以为是冒险,我们也敢顺服。祂是我们的力量,我们就是等候受祂的差遣。我们自己并没有力量来担负什么,但是,我们的眼睛仰望祂。我们是完全无倚无靠的,但是,因着祂,我们要一直进前得胜。我们都是太强壮了!我们并不知道如何不相信自己的力量,如何无依无靠的投靠祂。祂的力量,惟独在我们的软弱中显明。我们越无依无靠(指着态度而言),祂的力量就越显明。我们的力量断不能与主合作。我们若打算利用什么出乎自己的来凑足神的力量,就除了失败和羞辱之外,没有别的结果。

      主既是这样的要求倚靠祂,就这一种的经历并不只是为着先天软弱的,也是为着先天强壮的。有的信徒也许要以为他的身体现在甚是强壮,所以用不着追求这个经历,应当等到起首衰弱的时候,才用得着。这是一个错误。先天的力量和先天的软弱都是一样的需要神的生命。我们在旧造里所接受的,没有一件是可以在神前满意的,信徒如果深受神的教训,就虽然他的身体是最强壮的,好像用不着寻求神的生命,他也要放下自己的力量来接受神的。这并非说,他用意志来拣选软弱,乃是说,他不相信自己的力量,一如他不相信他的才干一般。这样的奉献要叫他免去靠着肉体的气力而自高就是今日主的工人的通病。他就不敢行动过于主所命令的。他也要像那些天然软弱的人一般,若无主的加力,就不敢举足。他也就不敢过度作工,随便饮食,任意暴露,一如天然软弱的人一般。

      在这样的生活中,自己受圣灵的监禁,乃是紧要的。因为不然就失败是定规的。有的信徒原也喜欢寻求这个生命,但只因其不能完全停止自己的工作,仍是不顾神的旨意,而任意作去,以致虽然博得人一时的称羡,他身体的力量却支持不来。神的生命不是作为我们己意的奴仆的。神不肯将祂的力量供给我们去作祂所没有命令的工。如果我们在祂之外去活动,就我们要看见神的生命是会泄漏的,又是我们自己的残躯在那里负担这个工作。我们如果要靠着神而活,就我们不能任意妄为什么事,应当切实知道神的旨意,才可起首。我们如果顺服,我们要看见祂的生命实是为我们的;不然,就祂断不肯给我们力量来悖逆祂。

 

这个生命的福乐】我们如果接受主耶稣的生命作我们身体的生命,我们就要看见不只我们的身体,要因着主而健壮,我们的灵命也要因主而兴盛。

      照着知识而言,我们早已知道我们的身体乃是为主的了,但是,因为己意缘故,叫主不能完全充满我们。现今我们将一切都交在祂的手里。祂无论如何对待我们,都是可以的。我们乃是将我们的身体献上作活祭,不再支配其生活和将来。我们现今真明白什么叫作身体为主了。从前所叫我们罣虑的,现在不能再摇动我们了。仇敌虽然要试探我们,以为这个太冒险,那个太不自爱;但是,我们不再如前的恐惧了。我们所知道的,就是我们是完全属乎主的。祂所不知道、不允许的,断不能临到我们的身上。无论有了什么攻击来到,不过都是为要表明祂是有目的的,也是要保护的。我们的身子现在不再是我们的了。所有的神经、细胞和器官都交给祂。我们已经不再自主了。所以现今不再是我们负责了。天气如果要忽然改变,这是祂的事。夜里如果忽然失眠了,也不会使我们急忿。无论撒但要怎样的在不意之中来攻击,我们总记得争战不是我们的,乃是神的。当我们这样的时候,神就能在我们的身上活出祂的生命来。别人在这样的时候,也许要不安、失志、忧愁,或者非常焦急的想法子来补救;但是,我们却安静的运用信心靠着神而活,因为我们知道,我们现今并不是靠着吃喝、安眠,或者寒暖适宜而活,乃是靠神的生命而活;所以,这些是不能危害我们的。

      信徒现在知道神乃是为着他身体的,所以,神一切的丰富都是随着他应用的。他知道无论何时一有急需,神总能供给,他因着神的预备的缘故,就安息。他不要比神所供给的更多;他也不满意比神所应许的更少。在神的时候未到之先,他总不肯用自己的力量来作什么帮助神的事。他仰望父的照顾。世人虽然在此时要因着肉体苦难的缘故而急切、而奔跑;但是,信徒因为与神联合的缘故,就要安静的仰望神的丰富和时候。他并不将生命放在自己的手中。这是何等的平安呢?

      在这样的时候,信徒就要在一切的事上荣耀神。无论有什么事情发生,他都是以为这是一个彰显神荣耀的机会。他不忍用自己的法子,使神失去祂所当得的赞美。神出能力为他所施行的拯救,乃是他称颂神的机会。

      现在信徒的目的,并非只要得着神的祝福而已。神的自己比祂所有的恩赐都宝贵。如果医治不是表明神的自己,他就不要。我们应当知道,我们如果不过贪求神的保护和供给;我们呼求祂,不过是要脱离我们的试炼,就我们已经堕落了。神作我们的生命,并不是要我们存着营业的心的。真实认识神的信徒,他所要求的并非医治,乃是神自己。如果他的健康是不会荣耀神的,是使他远离神的,他是不要的。信徒应当时常记得,当我们目的只在乎寻求神的恩赐,而不在乎祂自己时,我们已是逐渐堕落了。信徒如果乃是完全为神而活,他就必定不急切要求帮助、追求祝福、寻求供给,乃是将自己无条件交在神的手里。―― 倪柝声《属灵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