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灵魂体的分别

 

      现在的人多以为人是分作两部分:一是灵魂;一是身体。他们以为灵魂是不可见的,是在人里面的一种精神;而身体是可见的,是人外面的躯壳。不错,身体是人外面的躯壳,那当然是个事实;然而灵魂是不是一种精神,却是个疑问。灵魂到底是合成一种呢,还是分开为两种呢?灵和魂是相同呢,或是有分别呢?人的答案常是一种,认为它们是相同的;且说除了字面上的分别外,灵和魂是一样的──在实质上。

      但人的答案往往是靠不住的,我们要查考圣经──要信靠神的话。神告诉我们人不只分作两部分:灵魂和身体而已;人乃是分作三部分:就是灵、魂、体。帖撒罗尼迦前书五章二十三节说:使你们全然成圣,又愿你们的灵,与魂,与身子,得蒙保守。这一节圣经已明明指出灵与魂是有分别的;不然,它就不会说你们的灵与魂,而必定说你们的灵魂了。神既然这样说,可见人的灵和人的魂是有分别的,所以就可断定人是分作灵、魂、体三部分了。

      灵和魂的分别有这么重要吗?有绝顶重要,这关乎到信徒灵命的增长;因为信徒如果不知道灵的界限到那里为止,他怎能明白什么是灵性的生命呢?既不能明白,又怎能有灵性的生活呢?有些信徒就是因为不能分别灵与魂,或是不知道怎样分别它们,所以他们的灵命始终长不大。

      不只帖撒罗尼迦前书将人分为三部,就是圣经其它地方,也有这样的分别。如希伯来书四章十二节说:神的道是活泼的,是有功效的,比一切两刃的剑更快;甚至魂与灵,骨节与骨髓,都能刺入剖开;连心中的思念和主意,都能辨明。这里也是视魂与灵为不同的二部分。魂与灵既然是可以剖开的;那么,灵与魂必定是不一样的。

 

初造的人】创世记二章七节说:神用地上的尘土造人,将生命的气吹在他鼻孔里;他就成了能活的魂(原文直译)。用尘土造人,这是人的身体。吹入鼻孔的生命的气,就是人的灵。活的魂,就是人的魂。所以一个完全的人,是合灵、魂、体三部分而成的。

      照上一节圣经看来,魂是从灵与体合而后生的。灵入人体,生出魂来。体原是死的,生命的灵与之相遇,就生出第三部分的魂。无灵,体是死的;有灵,才会生活。有灵在体,就有生机;这生机就叫作魂。

      神的生命之气是人的命源。主耶稣说:叫人活着的乃是灵(约六63)。生命的气叫人活;所以这气就是灵。灵、体两下相合,生出魂。经上记着说:就成了能活的魂。意即亚当的灵和他的体相合,就总归入这第三部分的魂。他的灵与体,都联合在第三部分的魂之内,所以神的话称他作一个活魂(原文,林前十五45)。我们信主的人与主的复活生命有分,灵就管理全人;此乃因我们信主的是联合于第二个亚当,就是叫人活的灵(林前十五45)

 

灵魂体的作用】人是用两种独立的质造的:一是灵,二是体。灵入土壳的体之后,就生出魂。因为灵是无法直接管理身体的;所以必要倚赖一个媒介,这个媒介就是魂,它是在灵和体接触时生出来的。

      灵与体完全和合而生出魂;人即变成一个活魂。因此,魂是灵与体二者相合的结果,也就是人的人格。

      体是魂的壳,魂是灵的壳。人未跌倒之前,是灵管理全人,灵一有动作就达意于魂,魂就运动身体,以服从灵的命令。这就是魂作媒介的意思。路加福音一章四十六节至四十七节:我的魂尊(现在式)主为大,我的灵曾(过去完成式)在神我的救主里喜乐。灵当(先曾)喜乐,然后魂才尊主为大。灵先把喜乐通达到魂,魂就转达到体。

      体是世界的知觉,魂是自己的知觉,灵是神的知觉。身体的五官叫人有五种知觉;由这物质的身体,叫人能与这物质的世界相往来,所以叫做世界的知觉。魂分为人智力的部分,帮助人知晓存在的意义;爱情的部分,叫人与别人或事物发生恋爱;刺激的部分,就是从知觉中所生的。这是属于人的自身、人的人格,所以叫做自己的知觉。灵是人与神来往的部分;在这部分中,人知道怎样敬拜服事神,知道他和神的关系,所以叫做神的知觉。

      灵有知识,但不是像心思一样的知识。属灵人知道他的自己,但灵却不是心思。哥林多前书二章十一节说:除了在人里头的灵,谁知道人的事?人虽然是藉心思以知事;而实际上,人的心思是靠不住的,是不会知道人的事的。心思有知识,然而惟有人的灵能知道人的事,能以自知;所以神的话才会照着事实说:灵知道人的事。这灵是人和神交通的部分。在人里面有灵,全能者的气使人有聪明。(伯卅二8)人的灵是耶和华的灯,鉴察人的心腹(箴廿27)。人的灵是人与神交往的部分。

      魂是容易受刺激,觉得烦躁(诗四二11,心应作魂),产生忧伤之情的(太廿六38,心应作魂)。总而言之,人格所包含的,都是魂。所以说魂是人格,因为圣经中多不说人,而说魂。例如:雅各全家下埃及时共有七十人,经上所写的是七十魂(创四六27)

身体则像仆人,是顺服在人的掌管之下。

      魂是灵和体聚会的地方,人借着灵与灵界往来;借着体与知觉的世界相联。魂则居中:一方面藉灵与灵界相通,一方面藉体与物质界相通。

      魂在灵与体的中间,他把灵与体束缚在一起。灵借着魂来治服体,叫它顺服神的力量;体也可以借着魂吸引灵来爱慕世界。

      总括而言,魂是人格的出产地,人的判断力、智力、爱情,都在魂里。灵是人与灵界来往的部分。体是人与天然界来往的部分。魂是站在这二部分的中间,正运用其判断力以决断是灵界掌权,抑或物质的世界掌权。当魂照着它的智力和刺激来掌管全人时,这便是魂让理想的世界在掌权。如果不是魂肯给灵掌权的地位,灵就不能。所以是魂决断灵要掌权,然后灵才能掌管魂和全身。这一切皆是因为魂是人格的出产地。

 

人堕落后的灵魂体】灵本来是全人中最高的部分,魂和体都应服从他。在正常的光景中,灵像主母,魂像管家,体像仆人。主母有事,交给管家,管家转命诸仆分头去做。不幸的是人堕落、失败且犯了罪,以致灵、魂、体原来应有的正当秩序也散乱了。

      亚当之所以能生活,完全是倚赖生命之气──就是灵。灵有神的知觉,知道神的声音,可以和神交通,对于神有极敏锐的知觉。亚当堕落之后,他的灵就死了。

      当初神对亚当说:你吃(知识善恶的果子)的日子必定死(创二17)。亚当和夏娃吃了果子之后,还活了几百岁;可知神所说的死,必不光是指肉体的死。这死所指真正的意义是什么呢?按死的科学意义是:死是人不能再与环境交通。亚当的死,既不光是指他的肉体死,那就是意谓他的灵死。灵死,不是说灵没有了,乃是灵对于神已失去其敏锐的知识,也就是向神死了。灵死,其意是不再与神交通。就拿哑巴来比方吧,哑巴不是没有口,也不是没有肺;只是因他的口有点毛病,所以他就不会说话。他的口对人类的语言而言是死了。而亚当因着不顺服神,他的灵就死了。事实上,他的灵还是存在的,但是对神却算是死了。如果亚当当日用他的判断力选择了生命树,那么神的永远生命就进入他的灵里,透过他的魂改变他里面的人;他属土的外体本来当死当坏的,就也改变了。然而因着抉择的错误,他里面的人变得没有秩序,也堕落了;所以他的外体必死,而且败坏了。

      分别善恶的果子是吃了能使人的魂高升,并管治灵的果子。分别善恶是属魂的工作。神禁止人吃这果子,不是因祂要试验人,乃是因祂知道人里面有灵和魂的生命;若是吃了这果子,必定只启发人魂的生命,而叫灵的生命死,意思是失去对神的认识,向神死了。这是神的爱心。分别善恶于此世界中必会生出罪来,知识是由人魂的智力部分生出来的,吃了分别善恶的果子,当然只启发魂的生命,叫他上升。魂的生命一被启发、上升,灵的生命当然就下降,就失去了对神的知识,如同死去一般。

      从此之后,他(和他的子孙)的灵就被魂所压制,不久,灵因魂的压制就合于魂,两部就紧紧的织在一起。所以在希伯来书四章十二节说到神要刺入剖开灵与魂。这是因为灵与魂合而为一,所以才当剖开。魂与灵既是这样的紧织一起,人的生活就都在理想世界里了。凡事都是从智力或感觉而行的。灵在此时,完全失去其能力和知觉,如同死睡一般。犹太书所说的属乎魂没有灵(十九节),这里的灵不是指圣灵,乃是指人的灵。因为上一句说:属乎血气,血气在原文是魂。上句既说属魂──魂是人的,所以下句的灵,当然也是人的。希腊文的冠词也是这样证明的),实在是灵被魂所闭塞,失去了作用,虽生犹死。

      从此江河日下,身体中的肉身(或作血气)就操起权来了。所以到了洪水的时候,人已变作血气了(创六6英文本)

      人属魂的时候,常觉得今生是靠不住的,而要寻求来世的永生,但却又不能借着人的心思或理论找着生命的道理;因为这些都是靠不住的。你常可看见两个十分聪明的人,他们的意见多是不合的。理论最会引人致错,是梦中的楼阁,最终不过引人到那永远黑暗的地方。

      人属血气的时候,就被他身体的嗜好和私欲所操纵,他拚了命要使他的视觉、嗅觉、听觉、味觉、触觉种种私欲得着饱足。因此一些最污秽的罪就发生了。

      全人是分为三部分的:灵、魂、体。神的意思原是要灵居于首位,来管束魂;然而人变作属魂之后,灵就下沉来服事魂;人变为属血气之后,最卑下的肉身就作起王来了。人是从灵治,下降至魂治,更而下降至肉身治。步步堕落,以致肉身操纵,真是何等可怜的景况!

 

重生前后不同】人未重生,亦即表示:()他的灵是远离神,是死的。死的意思是离开生命。神就是生命最终的称呼。神既是生命,所以死就是离开神。人的灵离开神就如同死,不能和神有所交通。()魂操纵全身,生存于理想中,或是刺激中。()肉体的私欲和嗜好愈来愈大,反叫魂去服从他。

      人未重生的时候,是从肉身生的,就是肉身(约三6)。所以人应当重生。重生之后,就是灵(约三6,还未属灵),然而尚多是属魂的。重生就是圣灵把十字架的功劳加于人;人只要相信耶稣是他的救主,且替他死,又从死里复活,他就重生了。

      人一重生,圣灵就进入他的灵。然后,一步一步的趋进,直到人变得完全。

      人在未重生前,他的魂管治着他的灵;他的己管治看他的魂;他的肉身(血气)管治着他的体,魂作了灵的生命;己作了魂的生命;肉身作了体的生命。人一重生就变成由圣灵管治着他的灵;他的灵管治着他的魂;灵由魂管治着他的体,圣灵作灵的生命;灵作全人的生命。

      人的灵是耶和华的灯(箴廿27)。当人重生的时候,圣灵住进人的灵里,就好像把灯点起来一般;这就是以西结书三十六章二十六节所说的新灵,因为旧有的灵像死了一般;现在圣灵把神的非受造的生命放在里面,那灵就有了生命,活了,如同新的一样。

      人原本黑暗堕落的灵由于蒙了圣灵的能力,而活了过来,这就是所谓的重生。圣灵使人重生的根据是在于十字架(请看约三14~15)。耶稣代人死于十字架上,还清了罪债,使人得生;所以信祂的人就有了永生(约三16)。永生就是神的生命,是圣灵放在人的灵里面的,因为这生命是神的生命,是永不会死的;所以重生的人就有了这生命,我们说他是得着了永生。什么时候神的生命在里头死了,也就是人的永生灭亡的时刻!重生只是灵命的起步,这时虽然有完全的灵命,但却是不成熟的。就好像一个刚生成的果子,虽然生命是完全的,但其形式却还是生的。完全只是在生机上,对有机体的各部分而言仍是不完全的。人的重生也是这样。注意!重生绝不是已完全了。

 

信徒生命的三个时期】人既然接受耶稣基督为他的救主,他就是重生了。不错,重生的人是永远得着这分救恩了,但这只是灵命的初步。信徒既有重生的生命在他里面,他的基督徒生活概括来说,可以分成三个时期:一是属肉身的时期;二是属魂的时期;三是属灵的时期。

      一个人重生之后,在第一个时期中,仍是容易常常发怒、骄傲、嫉妒、犯罪等等。有的人就因此怀疑自己(或别人)的重生是靠不住的;殊不知他是早已重生了,只不过还是属乎肉身罢了。然后就渐有进步,对于读经祈祷产生莫大兴趣,心中多有一种觉得的喜乐;到此地步时,许多信徒就以为自己是一个很属灵的基督徒了;岂知他还只是属魂的,仍在觉得的理想世界中活着而已。一直到圣灵在他里面作更深的十字架工夫,叫他不随从自己,不顾感觉,不忽上忽下,只安静生活于灵中;他就是属灵的了。

      当他属乎肉身时,肉身是他的主。当他属魂时,魂是他的主。当他属灵时,圣灵就在他灵中作他的主。―― 倪柝声《得胜有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