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第一章 诺士是什么

 

悟性二字,圣经中有多种译法,有译作悟性者,有译作心意者,有译作心地者,有译作心志者,有译作心术者,有译作聪明者,有译作心窍者。但在希腊文中,只用一字,就是诺士。诺士这字,在新约中计用过二十四次,这二十四次的章节,都要在下面列出。然后,我们要看诺士与信徒的关系是如何?信徒必须有更新的诺士,才能在神的面前有进步,才能在属灵的道路上有进步。

人是灵、魂、体三者合成的。圣经所给我们看的,人不只有灵,也有体;不只有灵,有体,也有魂。为什么人有了灵和体还不够,还要有魂呢?因魂是介乎灵和体之间的,是作灵和体的媒介的。魂是居间的介绍人。凡神所给我们知道的,都是在灵的直觉里使我们知道的。灵是神觉,使我们能与神来往,能感觉到神的。体是神给我们以与世界来往接触的,叫我们能感觉到世界的一切。神又给我们魂,叫我们有自觉,叫我们能感觉到自己的。我们人不像天使,只有无体的灵。我们人有灵和体,在灵和体中间的缓冲地这一部分,就是我们的魂。这样,我们灵和体的一切,都是借着魂来发表的。

人的心

我要附带提到人心是什么,我们才能知道人的悟性是什么。我们通常所说的心,凭着圣经来看,就是人灵里的良心,加上人魂里的悟性(这悟性也可称之为心思),这就叫心。灵是与神来往,与神亲密,明白神旨,知道神的机关。心就是灵的管家,是把灵中的一切表显出来的。灵所有的,是用我们的心发表出来。这个心就是人的良心,加上人的悟性而成的。全圣经都是这样说法。所以心,就是灵和魂工作的交感点,相接处,交线处。像电话局中所有电话线的交线处,叫所有电话都得从此交线通过一样。凡要进入灵的,都是从外面通到心,方能进入。凡要从灵中发出来的,也都是由心而出,因为心是交感处,接触点,会接处。灵藉心出去达到魂;魏从外面所感觉的达到心,再从心达到灵。这地方,就是我们的人格就是我们的真我,就是我们的自己。心是灵和魂联接的地方,可见心是我们的我。我们要读圣经,看它对于心是如何说法,然后才能看出心与我们有什么关系,是站在何等紧要的地位上。我们要略读几节关于心的圣经。

诗篇四篇四节:在床上的时候,要心里思想,并要肃静。照原文译,当作当与你自己的心交通。换一句话说,心就是我自己,所以我与之交通。正如我们平常所说的心口相商。

箴言四章二十三节:你要保守你心,胜过保守一切,因为一生的果效,是由心发出。你要保守你的心,当作你要守着你的心。原文并无保守的保字。意思是说,你不必作什么,只要守着心,因为这是你生命的出路。果效二字,当译作出路。所以,我们看出人外面所结的果,都是从心里出发的。所以我才说,这心就是我们人的自己。

马太福音十二章三十四至三十五节:毒蛇的种类,你们既是恶人,怎能说出好话来呢?因为心里所充满的,口里就说出来。善人从他心里所存的善,就发出善来;恶人从他心里所存的恶,就发出恶来。主耶稣说,人心里所充满的,口里就说出来。因为心,就是人的自己。所以,善人从他心里所存的善,就发出善来;恶人从他心里所存的恶,就发出恶来。所以罪人犯罪作恶,都是从心里出来的。心就是灵与魂的调和品,所以罪恶都是从心里出来的。

马太福音十五章十八至十九节:惟独出口的,是从心里发出来的,这才污秽人。因为从心里发出来的,有恶念、凶杀、奸淫、苟合、偷盗、妄证、谤讟。从心里出来的,是污秽的,因为你的里面实在是如此。

顶希奇的一件事,人虽是灵、魂、体三样合成的,但是,圣经说到我们重生时,没有说神给我们一个新的魂,只说神给我们一个新的灵,一个新的心。神给我们一个新灵,叫我们能与神有来往,把我们已死的灵的功用恢复过来。神也给我们一个新心,叫我们能在地上有一个新的生活,新的趋向。

虽然心与灵有相同点,可是圣经保守此二者的界限,不使相混。以西结书三十六章二十六节:我也要赐给你们一个新心,将新灵放在你们里面,人从你们的肉体中除掉石心,赐给你们肉心。神不说,我给你们新灵、新魂,神看魂这机关不必改造。人的位格不必改造,但是,人的心却要改造,因为心是生命的果效,所以心应当弄好。

信徒若犯了罪,他的灵和心,又当如何呢?诗篇五十一篇十节:神阿,求你为我造清洁的心,使我里面重新有正直的灵。这一节说到心和灵。心和灵是神所注重的。一个信徒的心若污秽了,就当求神为他造一清洁的心,和正直的灵。所以,我们的心必须清洁,我们的灵也当正直。

圣经这样注重心,就是要叫我们看见,心在圣经里所站的地位是怎样要紧。心是非常要紧的,因为心是我们的真我。我们的心如何,就是我们实在是如何。心是人生命的源头,心包括人灵里的良心,和魂中的心思──或作悟性。我们与神来往是借着灵,但是神所看到的,却是我们的心。在我们的生活里,心是一个最紧要的要素。我们说我们是得救了,到底是如何得救的呢?是因我们心里相信。现在如何事奉神呢?是从心里事奉神。神祝福那一等人呢?神是祝福心里正直的人。将来神要审判人的什么呢?是要审判人心里隐秘的事。所以,你要到神的面前,你就必须有好的心。但是,要有一个好心,就得有一个好的悟性。所以,我今天要特别讲到诺士。

诺士在中文圣经中各种的译法

悟性二字,在原文是诺士,全新约用过二十四次。在中文圣经中有不同的译法,现在要一一录之于后,盼望读者记得每节所说的相同点。

路加福音二十四章四十五节:于是耶稣开他们的心窍,使他们明白圣经。心窍,就是诺士。

罗马书一章二十八节:他们既然故意不认识神,神就任凭他们存邪僻的心,行那些不合理的事。邪僻的心,当作邪僻的诺士。

罗马书七章二十三节:但我觉得肢体中另有个律和我心中的律交战。心中的律的心字,就是诺士。

罗马书十一章三十四节:谁知道主的心。主的心,就是主的诺士。

罗马书十四章五节:只是各人心里要意见坚定。心里的心。就是诺士。

哥林多前书一章十节:只要一心一意彼此相合。一心的心,就是诺士。

哥林多前书二章十六节:谁曾知道主的心去教导祂呢?但我们是有基督的心了。这里主的心,就是主的诺士。基督的心,就是基督的诺士。

以弗所书四章十七节:不要再像外邦人存虚妄的心行事。虚妄的心,就是虚妄的诺士。

歌罗西书二章十八节:随着自己的欲心,无故的自高自大。欲心,就是欲的诺士。

帖撒罗尼迦后书二章二节:不要轻易动心。心,就是诺士。

启示录十七章九节:智慧的心在此可以思想。智慧的心,就是智慧的诺士。

罗马书七章二十五节:我以内心顺服神的律。内心,就是诺士。

罗马书十二章二节:只要心意更新而变化。心意,就是诺士。

哥林多前书十四章十四节:但我的悟性没有果效。悟性,就是诺士。

哥林多前书十四章十五节:这却是怎么说呢?我要用灵祷告,也要用悟性祷告。我要用灵歌唱,也要用悟性歌唱。两次的悟性,就是诺士。

哥林多前书十四章十九节:但在教会中,宁可用悟性说五句教导人的话。悟性,就是诺士。

以弗所书四章,二十三节:人要将你们的心志改换一新。心志就是诺士。

腓立比书四章七节:保守你们的心怀意念。意念,就是诺士。

提摩太前书六章五节:并那坏了心术心术,就是诺士。

提摩太后书三章八节:他们的心地坏了。心地,就是诺士。

提多书一章十五节:连心地和天良也都污秽了。心地,就是诺士。

启示录十三章十八节:凡有聪明的,可以计算兽的数目。聪明,就是诺士。

诺士与基督人的关系

这诺士对于基督人的生活、工作、事奉神、走道路等等,有什么关系呢?我们信主耶稣的人,每人都有一个新的灵,每人都有一个新的心。这是事实,是不能推翻的。每个信主的人,无论他是多软弱的,或是多刚强的,都是神生的,都有新灵和新心。所以你能从心里爱人,你能从心里事奉神,你能凡事都从心里作。但是,心虽然是新的,心里属诺士的那一部分,却不一定都是更新的。按人的论理来想,人的心既是新的,人心所包括的良心和悟性,也必定都是更新的。事实却不然。就如心里属良心部分,在得救时是新的,但是,过后不一定是常新的,不一定是天天新的。一件衣服买来时是新的,不一定以后一直是新的。你必须加上一部分工作,叫它能常常是新的才好。你得救了,你的悟性是新的,但是,过一时就不一定还是新的。这是许多信徒所共有的经历。我告诉你们,人一信主得救,他的良心就是新的,真心的功用就已恢复原状,叫他能恨罪,不喜欢犯罪。但是,良心能否常常如此新呢?不能。你若犯罪,并容让罪,一次一次的容让罪,不听良心的声音,到了好多次后,你的良心就不再责备你了。你的良心又失去它的功用了。良心如何能失去感觉和得着更新的,悟性也是这样。所以,我要讲一点关于诺士的事。因为这个与信徒的地位、生活,发生很要紧的关系的。

诺士是什么

新约中所说的诺士,到底是什么呢?我们可从三方面来看:我们人有头脑,这是指生理方面而言。我们人有诺士,这是指心理方面而言。我们人有直觉,这是指灵理方面而言。凡关于物质方面的,就称之为头脑;凡关乎理智方面的,就称之为诺士。但我不敢说,诺士就是心思。虽然心思中有一大部分是诺士。我们的灵是借着直觉从神那里得着感觉。此时,我们的魂就借着诺士把直觉翻译出来告诉我们,使我们知道。虽然我们是凭着直觉知道神旨的;但直觉是无理性的,无条理的;所以需要诺士把直觉所知道的发表出来。

我再准确一点的说,人有三个得知识的机关;一、在身体方面的是头脑;二、在灵方面的是直觉;三、在魂方面的是诺士。但是,它又是受直觉的支配的。我们都知道,当人剖解头脑时,不过看见灰色和白色的东西而已。这是头脑。直觉呢,有时人觉得有,有时又觉得没有,好像有时会催促你,有时会阻止你。这个在你里面的东西,就是直觉。你的诺士,却是介乎直觉与头脑之间的。诺士,把直觉的意思表明出来,叫头脑去想出来,发表出来。信徒的直觉就是顶强,头脑也不错,但是,他的诺士如果出了毛病,他的生活,就一天到晚,都无准则,就是讲道,也不会把里面的意思发表出来。他一天到晚,都是胡涂度日。这个光景,都是因为他的诺士没有更新。

罪人的诺士

我现在要先讲到罪人的诺士是如何。罗马书一章二十八节说,他们有邪僻的诺士。以弗所书四章十七节说,他们有虚妄的诺士。歌罗西书二章十八节说,他们有肉体的诺士。提摩太后书三章八节说,他们有坏的诺士。提多一章十五节说,他们有污秽的诺士。这种种的诺士,就是罪人的诺士的光景。你们得救了,是过来人。你们试回想未得救的时候,你们对于神是如何呢?罪人的诺士,在神的面前,有怎样的光景呢?在这里有一个最笨的罪人,是无论什么都不知道的,但是,你一与他谈起神来,许多理由都有了,他会驳你说,你所说的这样不对,那样不对。他要硬说没有神。你们要顶希奇,为什么一个笨人也如此说没有神呢?这是因为他的心地昏黑。他的诺士是昏暗的,是死的,他灵里完全是黑暗的,他无法认识神。对于神的道理,他一点不懂,为什么他却能有许多辩驳的理由呢?这是因为他们的诺士是邪僻的、坏的、污秽的、虚妄的。这是世上最笨的人的光景。同时,你若与世上最聪明的人,就是懂哲学的人,来讲论神的事,他虽然什么都懂,都知道,但是,他也不信神,也会找出许多的理由来辩驳。他和世上最笨的人,是同样反对神的。这两种人虽然有智愚的不同,虽然在凡百事上都有天渊之别,但是,在不信神这件事上,却是志同道合。这没有别的,这是因为他们的诺士昏黑,这是因为他们的灵是死的。他们的诺士既是死的,就不能看见神的光,他们的思想就是无法正轨的,是野蛮的。所以神说,一个未得救的人,是被这世界的神弄瞎了心眼,是心地昏暗的,叫福音的光不能照着他们。他们虽懂得哲学,也懂得许多别的事,但是对于神,他们却不知道。他们虽能按字面知道一些关乎圣经的道理,他们却不能清楚、透彻进入道理的里面,真确的明白认识神。

诺士与得救

什么是得救呢?就是认识神。认识你独一的真神,并认识你所差来的耶稣基督,这是永生。永生,就是能认识神。什么是得救呢?不是能讲几条的道理,乃是能有知识认识神。我们若请全世界上最通最有学问的人,与少年信徒(就是才得救的人)来谈道,有学问的人可以有几百个理由来辩,说没有神。少年信徒自然讲不过他。但是,少年信徒能说,我知道我有永生,我知道我是得救了。这就是他们的分别。一个没有得救的人,他的诺士顶不通。他的诺士还没有亮光。当他得救之后,他的诺士就有亮光,他的诺士就能知道神。有许多的人,当他们第一次听到有能力的福音时,他们的眼开了,知道他们是罪人,耶稣基督是他们的救主。虽然他们起先讲理还讲不通,但是,他们有一种知识,能说,我知道我得了大光照,我知道我是罪人,我知道耶稣基督是救主,我知道我是得救了。这一个知道就是诺士作的工。

神在直觉中所给你的,乃是借着诺士传达到头脑。在神面前属灵的人,在直觉里有神的动作,在他的诺士里立刻注册,他的头脑立刻明白。我们人得救后,就有一种知识认识神。直觉、诺士和头脑,这三部分是接联的,同时工作的。我们是为着分析它们,叫人容易明白,才把它们分开来说。

诺士更新的紧要

我们得救的时候,诺士就有亮光了。我们以为我们有了新心就够了,但是,圣经所说的,不只这一点,我们的诺士还得更新。这在英文圣经中,译得很清楚。(有的地方是英文圣经比中文圣经译得更清楚。同时,也有许多地方,是中文圣经比英文圣经译得更好。)我们的诺士,在得救的时候是新的,但是,你有没有更新呢?对神那一部分,是已经蒙了光照的,但是别的部分如何呢?我怕许多人的诺士,在得救后,并未更新,不过像他们没有得救的时候一样。我也要顶直的说,许多信徒今天头脑的思想,还像一个罪人。我常觉得,许多信徒的灵和心是新的,但是,他们的诺士并不是新的,他们的诺士,还是同罪人的诺士一样。一个信徒的诺士如果没有更新,就不能盼望他在神的手中有什么用处。所以,我们的诺士不只当新,而且应当更新。今天的毛病就是在此:当得救的时候,得了一个最大的启示;但得救以后,他的诺士并没有更新过。得救是你一生中最大的启示,但是,此外你有没有继续得别的大启示呢?我怕许多人,并没有别的大启示。得救的启示固然是一生中最大的启示,是要带入永世的。但是,你有没有常得新的启示呢?为什么你信主的时候,因为那光照你的缘故,你就认罪,不怕逼迫,任凭父母和世人反对你,你也肯舍去世界呢?哦,就是这诺士,叫你认识救恩,叫你认罪,叫你舍去世界,叫你让父母逼迫你。若是这诺士的光,天天照在你的生命里,你就不会像今天的光景,你必须有真实蒙光照的生活。

有一女子,她最爱世界,无论如何,她舍不得世界。有一天她在一个礼拜堂中,听见一个人讲道。这人讲的并不见得好,但是,他所读的圣经是:使我们胜过世界的,就是我们的信心。这句话抓住了这女子,她一连听这人说了七八次:使我们胜过这世界的,就是我们的信心。她一生都不知道什么叫世界,她那一天才看透了什么叫作世界。她就在那天,把世界摔破了。这一个知道,就是诺士的知识。许多人所以不能摔破一切,就是因他的诺士没有亮光叫他看透东西。此外如听道作工等等,我们的诺士若不同工,就没有用处。每一次的听道,都需要诺士的同工。当你没有得救的时候,无论人用什么理由劝你,你都不信,但是有一天你信了,就是因为你的诺士已经知道了,所以不能推翻了。因为认识你独一的真神,又认识神所差来的耶稣基督,这就是永生。什么叫诺士的功能呢?我们的思想力、评判力、观察力,都是属于诺士的。这就是诺士的功能。

没有更新诺士的光景

一个没有更新的诺士,它的光景是如何呢?我们可分三方面来说:一、是对于人的;二、是对于神的;三、是对于自己的。我们的诺士有没有更新,可由我们对人、对神、对己这三方面看出来,就是凭着他如何支配他的思想而定。(请你们注意,诺士二字是原文字眼的音。这字很难解释。若解释作悟性,仍不能把原文的意思完全表明出来。因为诺士是包括悟性和思想的,若单独译作悟性,或单独译作思想,都不足以表达出原文所包含的意义。所以,我不得已,就一直用诺士这两个

没有更新的诺士对于人

一个人的诺士,若是还没有更新,他的诺士,对于人,必有特别的事发生。他的诺士若没有更新,他对于人,自然有顶不准确的思想。有一件希奇的事,就是他从来不信托人。他对于人,总是怀疑的。所有从他里面出来的,都是批评,都是吹毛求疪的思想,总是把人说得很低。一个人只要自问,我对于人的思想是如何,就可断定他的诺士是如何了。圣经说,主耶稣不凭着眼见和耳闻来断定人,是凭着灵里的知觉来断定一切。今天的信徒,却只凭着目见耳闻的来断定人。我们若像保罗所说,凡事都要试验,那就好了。所以我们可以断定这一等信徒的诺士是不对的。腓利门书中有一节,是顶宝贵的,就是保罗说,腓利门对于主耶稣和众圣徒有信心。若有信徒把别人一切的价值都降下来,就是说他的诺士有毛病。所以我们当自问,我每次对人,或是听人讲话的时候,我对他是不是给他一个更低一些的估价呢?

我认识一位弟兄,他每次对于人送他的东西,所估的价总是比原价低些。比方别人送他两元的东西,他说这只值三角钱。人若送他三十元的礼物,他说这不过值十余元吧。不只他是这样,有顶多信徒的思想也是如此。这原因在那里呢?就是因为他的诺士是属世的,是旧的。世人总想别人不好,总想别人不对,总想别人话语背后有话,好像包子里还有馅儿一样。这不是你所当想的。至于信徒所以如此想法,是因他的诺士没有更新,同时撒但又在他背后作工。因为一个没有更新的诺士,是撒但作工的根据地。一切属乎亚当的,都可以作撒但作工的根据地。

没有更新的诺士对于神

我们基督人的生活,对于神不一定是一律的。诺士没有更新的信徒,对于神的特征,可于下述各点看出。他对于神,不能相信靠托,不能知道神,像他知道主耶稣是他的救主那样。他有顶多的疑惑。他疑惑神的能力、神的智慧、神的慈爱。这三点包括了他对于神的态度。他疑惑神的能力,以为神不能;他疑惑神的智慧,以为神错了;他疑惑神的慈爱,以为神不肯。

另外,他不能懂得圣经,他不能懂得神的教训。他的诺士不通,不能在诺士中得神的光照。他得救的时候有光照是不错的。若是他的诺士每天向神开着,就不会像今天这样无能力,像今天这样紧张。你们每人若都有开启的诺士,你们要得顶多的光照。我们若只会作一个传递的人,不过把别人所给我们的传递给别人,自己并没有从神新有所得,就我们的诺士,必定出毛病了。你若光倚靠别人传递给你,叫你得一点,又把你所得的去讲给别人听,你并没有从神直接有所得,就并没有用处。我不是说不要别人来帮助我们,我乃是说,我们若不直接从神有所得,我们的诺士就出了毛病了。我自己也很喜欢得人的帮助,只要讲的人是从诺士中蒙神光照而得的,就他的信息自然能光照人的诺士,而帮助人。所以我才说,我们每人当在诺士中从神有所得着。

一个诺士没有更新的人,他定规不能知道神的旨意。他可以用论理的办法来推论,但是,他不能在诺士中知道神的旨意。他本当知道神的旨意,像他得救的时候,知道基督是神的儿子,知道自己是得救的人一样。知道神的旨意应当是一个里面的认识。并且我们知道神的旨意,只知道这是神的旨意,多少时候,并无理由可说。正如一个才得救的乡愚,若是有人把他放在一个不信而又有知识的人面前,叫他们辩论,虽然地被人驳了两三个钟头,虽然他说不出一个理由,但是,他却能说,我知道我是得救了。我们对于知道神的旨意,也是如此。

今天有许多人,不知道神的旨意。我可以说,这是因他们没有知道神旨意的机关,所以不能知道。今天是主日,可算为全世界无线电最忙的一天,欧美各国的大礼拜堂中,都装置无线电,以便传递他们所讲的道。这电波可以播得顶远,为什么我们在这里听不见呢?唯一的原因是因我们没有收音机。照样,神的旨意本是顶明显的,但因为人没有一个知道神旨意的机关,所以也就不能知道神的旨意。我曾说,一个信徒能知道神的旨意,如辨别麦子和稗子一样。为什么你不能知道神的旨意呢?是因你没有收音的机关。是因你没有更新的诺士。你的诺士,在得救的时候,是新的,得了对于神的启示,但过不久,又是不新的了。

我们的思想,今天又是如何呢?我们的思想也坏了。我们得救以后,就想我们基督人应当有好心。我们想,我们若心中恨人、犯罪、犯奸淫,这是得罪神的。所以我们想,我们应当保守存心不错;但是我们忘了,我们的思想也应当好。我们今天的头脑,今天的言语,和我们今天的思虑想法,岂非与未得救的时候一样吗?我姑且不说你的存心和你心中的目的,我只问,信主后你的头脑到底如何?顶希奇的,一个人没有信主以前,他的头脑是顶纷乱的,但是他得救后,仍是如此。一个人没有得救的时候,他的言语是如何,今天仍是如何;他的思想是如何,今天仍是如何。我们若在思想上不能得胜,就我们什么都失败了。

和教士有一次写信给余慈度小姐,有几句话说:撒但若能抓住我们思想的生活,撒但就已经抓住我们所有的生活。这是事实。你们不要想这句话是轻易出口的。她是在神的面前有五十多年顶深的经历,才有这话。哦,弟兄们,你们莫想我们的存心是好的就可以过去。如果我们的思想,仍与未得救时一样;我们对人的看法,也与未得救时一样;就我们所想所看的人和事,虽然与前不同,但是那个想法和看法,并没有改变,仍是照着从前的法子来下断案。我们若不能胜过我们的思想,我们就是在撒但的手中,就无法得胜仇敌。

没有更新的诺士对于自己

1. 不能管理自己的思想

一个没有更新诺士的人,他对于自己的思想,是绝对不会管理的。顶多基督人的思想力,都是浪费了。我们的手,若一天只能作八小时的工,这八小时如果是作的不正经的事,就是空花了力气,反妨碍作正经的工作。照样,我们的脑力,一天只能用几小时之久,若浪费在无意思不正当的事上,就也不能再思想正当的事了。有一位弟兄曾问我说:为何我的思想不能集中?我祷告五分钟,思想就出去周游了。我就问他说:你是整天都是这样思想的呢,还是只限于祷告时思想才流荡呢?我可以替你回答,我知道你的思想,整天都是不集中,都是在那里周游世界。你的思想完全是散漫的。你一天十二小时,头脑都是纷乱的,就怎能在祷告时集中呢?你的思想若整天都不能集中;就何只读经祷告时是如此光景呢?所以,一个信徒的诺士若没有更新,他就不能管他自己的头脑。朋友们,我一再注重的说,一个信徒若不能管理他自己的思想,他在神的手中,是无多大用处的。

有人说,若把太阳一天所发的热力,集中聚在一起,放在地上所有的工厂里,就够各工厂一千万年之用。但是,世人为什么不能用太阳的热力呢?就是因为不能把太阳的热力都集中。我们知道,我们若把太阳的光,用收光镜集中,它的热力可以使放在镜下的手指烧痛。许多信徒是把思想力空花了,真是可惜。他们一天到晚的想,都没有想出一件好的事。他们整天把时间浪费在纷乱的思想中,难怪神不能用他们。他们的诺士必须更新了,才得作一个好信徒。

2. 回想自己

信徒最大的毛病,就是回想自己。信徒以为自省是好的,其实自省并不能叫我们真认识自己。没有一个信徒能因他向自己里面看,而得以自知的。自知乃是因为神的光光照他,然后他才得自知。(关于自知这件事,我曾详细讲过,请参看自知与神的光一文。)所有的自己评论自己,自己分析自己,无论想自己是如何好,如何坏,这样作都叫心思不得安息。若我们偷偷的把自己与别人比较一下,无论是与谁相比,都是不应当的。每次信徒回头看自己的时候,他就不会进步。你们想,一个人正走着路,若他要看自己,就必定停步不前。他不能一面看自己,一面又向前走。所以,凡回头看自己的人,不是退步就是站住。在属灵的事上,也是一样的。如果你一直回想自己,结果要弄到顶灰心。若无人带领你往前,你要想入危境了,甚至想到你还没有得救,或者犯了不能赦免的罪了,神不要你,弃绝你了。这种光景,都是你回想自己的结果。这就是没有更新的诺士的光景。

3. 不能把神的话好好给人

我们的诺士若没有更新,就不能把神所给我们的分给人。有的信徒,谈话顶会谈,无论有几百件事,都会一一以合式的言辞说明出来,真可谓有口才的人。但是一摸到属灵的事、真理的事,叫他谈时,他一件都不能明白的告诉人。这是什么缘故呢?是因他的心思不够被神用。他的心思似乎像小孩子的膀臂,力不能胜十余斤重量的东西一样。他的诺士太软弱,他虽有许多思想,但都是无条理的。他不能明白什么是从神来的。个人在直觉里所得的,他自己懂了,但是他却不能把自己所懂的编成道理给人。这就是他的诺士没有更新。自然神既要人讲祂的道,神要给我们口才话语。这些虽是需要的,但是,人若没有更新的诺士,就不能把他里面所得的发表出来。比方有一个信徒。他的诺士是蒙光照的,却并未更新到一个完全的地步,所以就不能把神的话编出来讲给人听。我们不能以他为榜样,以为我们只要有一次的光照就够了。我们应当一天过一天,知道得更清楚,能把我们里面所知道的,用话语表明出来,使别人能懂。

所以,一个信徒需要有更新的诺士来带领他在世度日,不然,他一生一世要受亏损,受许多害处。他对于人,会错想人;对于神,不能明白神旨;对于自己,也会想错自己,他一生都不能好。所以对于更新诺士这一步工作,我们每人都必须专一的寻求。世人只有得救和沉沦两等的分别,重生和不重生的分别,在基督里和在亚当里的分别。这些分别,是绝对的,是完全不同的。照样,我们信徒的诺士,也有更新的诺士和不更新的诺士的分别。这也是绝对的界限的。我们得救了,我们的诺士也必须更新。并且诺士的更新,不是一次,乃是天天应当更新。你若如此,你对于神的旨意就要顶清楚了。

慕迪先生有一次走在路上,忽然向邻街的一家家主请求,许他到这人楼上去作一件事。那位家主许了他。他就上楼向神祷告说:神阿,你的手应当停了,太多了,我受不住了。你们若有天天更新的诺士,你们要看见神借着你们的诺士给你们的,是你们所受不住的。我再说,这是应当专一去作的,像你对于得重生所作的一样。如果你的重生,是叫你在生活上有改变的,你的诺士,也当照样清清楚楚的得着光照,并天天得着更新。

你们不当想,我本来是头脑顶笨的。你莫想,天然聪明的人,对于神的道理,就会长进明白得快。没有这件事。如果人在道理上长进的快慢,是以天然的智愚来测量的,就这件事完全是属于肉体的了。你个人的登造,与你的智愚无关系。你的诺士如果更新了,你就能懂得神,知道神的一切;在你旁边顶通顶聪明的人还不能懂得的,你反而懂得。所以你当专一的求神给你更新的诺士,不然,你无法走前面的道路。我再一次注重的说,你们必须专一的去向神寻求。

你还没有信主以前,是不爱人的,你信主后,就看见你在爱人的事上进步了。你若无此现象,我要说,我怕你尚未得救。你若是得救的,你必看见你在爱人、忍耐人、事奉人的事上,从你心里有了改变,总是比前进步。以前你爱作大,现在你宁可吃亏容忍。这是因你有了新心。别人也要看出你的改变,说,某人从前如何,如今却改变了。但是,我要问你们,你们的思想有没有进步,脑力有没有进步呢?你们的思想,是否更有条理,更能集中呢?或者仍与未得救的时候一样呢?如果这样,就是说,你的诺士还没有更新。

一个信徒,无论智愚,不但应当知道他的心当好,也应当知道他的头脑当好。在他的诺士方面,当有同样的进步。神并不偏待人。神败坏智慧人的智慧,聪明人的聪明。神把智愚都列在同等的地位上。愚者的诺士需要更新,智者的诺士也需要更新。只要你的诺士更新了,你就能知道神,明白神的旨意,看出、分析、编辑神所给你的,就是你在从前所不知道、不明白、不能看出、不能说出、不会分析的。并且你能走前面的道路。

真的,更新的诺士与没有更新的诺士的分别,好像明亮的玻璃窗与暗污的玻璃窗的分别一样。一个信徒的诺士若没有更新,他就不能想,不能作一个诺士更新了的人所想的,所作的。他的诺士若更新了,他现在所能想的,就是不比从前多十倍,最少也能多几倍。并且他的思想力,是越过越进步的。但是,他的思想若未得救,他就不能如此思想,因为他的思想是死的。死和活有如何的分别,更新与未更新的诺士也有如何的分别。天与地有如何的分别,没有更新和更新了的诺士也有如何的分别,我们若好好的、专一的,对付我们的诺士,像我们当日对付得救一样,我们就要看见,我们的天是常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