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第二章 诺士的更新

 

神和我们来往的部分,是借着我们的灵,并非借着我们的魂和体;所以,我们在神面前,要常常有一个公开的灵,一个开启的灵,才能与神有活泼的来往。但是,今天我要你们注意的,是我们的灵与诺士的关系。什么时候有一闭塞的诺士,什么时候就有一闭塞的灵。诺士如果是闭塞的,神就不能把光给灵,因为就是把光给灵了,闭塞的诺士也无一个出路能把灵中所得的发表出来。换一句话说,基督人的头若发生疾病,他的灵也就随之而病。基督人的身体生病,并不会因此而影响他的灵,因为许多基督人终年的躺在病床上,仍可以好好的事奉神,顺服神,作祷告的工作。但是,如果基督人的诺士出了事,他的灵也必出事,因为他头脑里的毛病能立刻影响到他的灵。

圣经中有两个地方告诉我们说,我们信徒的诺士当更新。若不更新他的诺士,他就不容易走前面的道路。我们先看头一处的圣经。

诺士、灵、心

以弗所书四章十七至二十四节:因此我就说这个:并且在主里面见证:你们行动不要再像别人,就是随着虚妄的诺士而行动的外邦人,诺亚昏昧,与神的生命隔绝了,都是因他们里面的愚昧,都是因他们的心刚硬,他们既丢弃一切的感觉,就放纵自己,凭着热烈的情欲,行种种的污秽。但是你们学了基督,却不是这样,因为你们曾听见祂,也在祂里面照着在耶稣里的真理受了教,就如:你们已经脱去(按着从前行为的)旧人,这旧人是照着骗人的情欲而败坏自己的;并未在你们诺士的灵里常常更新;并且你们已经穿上新人,这新人按着神是在真理的义和圣洁里创造的。(照原文直译)

这一段圣经中两次提起诺士,这诺士就是我们所注意的。

十八节:他们心地昏昧。心地在原文是诺亚。这字与十七节的诺士同一字根,不过在字根后略变一变,就成为诺亚。所以十七至十八节的意思就是:你们行事不要再像外邦人存虚妄的诺士行事,因为他们的诺亚昏昧。诺士和诺亚有什么分别呢?诺士,是一个机关;诺亚,是一种动作。正如眼睛是一种机关,看见是眼睛的一种作用。所以,眼睛是一件东西,看见是这件东西的作用。诺士是机关,诺亚是作用。诺士是一个机关,十七节就是说这机关是什么性质;诺亚是一种作用,十八节就是说这机关的作用到底是如何。

十八节:与神所赐的生命隔绝了,都因自己无知,都是因他们心的刚硬。心的刚硬的心,就是我们的真我,就是我们的自己,就是我们的人格。

十九节:良心既然丧尽。原文没有说到良心。原文的意思是没有感觉,好像麻木似的。英文本的意思是超过了感觉。这句话是医学家所常用的。医生都知道,有的病人的创口,本来是很痛;但是,他痛到一个地步,就会不觉得痛了。虽然他的伤处是照旧的溃烂,但是,他不觉得痛了。译圣经者所说的良心丧尽,其实就是他们所说的不再感觉了。意即刚硬到没有感觉的地步了。

二十二节:就要脱去你们行为上的旧人。就要二字,原文是没有的。意思是说,你们听过在耶稣里的真理,说你们是如何已经脱去旧人,所以,你们要如何如何(25节)。

这旧人是因私欲的迷惑,渐渐变坏的。22节)原文的意思是:这旧人是因私欲的迷惑,一直往坏里去的。

人要将你们的诺士(心志两字的原文)改换一新。23节)。又要在原文是没有的。这里还是继续上文,讲在耶稣里的真理。意即信徒在基督里所已经有的。我们不只是已经脱去旧人,并且是该常常更新我们诺士的灵的。原文的意思是要继续的更新,正如旧人是继续的败坏似的。

二十四节:并且穿上新人,这新人是照神的形像造的,有真理的仁义和圣洁。穿上新人,原文乃是已经穿上新人。这与二十二节是相对的。这里也是说我们在主里所已有的事实。从二十二到二十四节都是我们在基督里所已有的事实。二十五节以后,才根据上文给我们命令,叫我们当如何。

这段圣经,给我们看见三件特别重要的事:(一)我们属灵的生命;(二)我们的心;(三)我们的诺士。十七节讲到诺士,十八节讲到诺亚,就是诺士的作用,是关于诺士方面的。十八节讲到与神所赐的生命隔绝了。就是说灵闭塞,不能与神来往。不只外邦人如此,基督人也会有闭塞的灵。十八节的心里的刚硬是说到心。十九节的良心丧尽也是指着人的心麻木无感觉而言。总括来说,这一段圣经,是提到诺士、灵和心方面的光景的。

心先坏了

我们先注意十七和十八节所讲的。这里说外邦人的诺士是坏的,心是刚硬的,是与生命隔绝的。一个外邦人,坏到没有感觉的地步,到底是从那里起头的呢?知道从那里起头,就先对付那一部分。到底是人的诺士先坏呢?是人的生命先坏呢?还是人的心先坏呢?我们若知道什么是先败坏的,我们就可照样对付。病源若是从心发起的,就要先对付心;若是从诺士发起的,就要先对付诺士;若是从生命发起的,就要先对付生命。十七至十八节所给我们看见的,就是此三者堕落的先后。使徒叫他们不要凭着虚妄的诺士去行事(这虚妄的诺士,就像中国人所谓空中的楼阁,西人所谓空中的炮台)。为何不要如此行呢?因为他们诺士的作用、思想,是昏昧的。诺士的作用所以昏的缘故,都是因为他们与神的生命隔绝;他们所以与神的生命隔绝,都是因为自己无知,心裹刚硬。所以,我们可看出毛病是从心起头的。是因为心刚硬了,所以与神生命隔绝;因为与神所赐的生命隔绝了,所以诺亚就昏昧。弟兄姊妹们,人所有的病源,乃在乎人的心。我常和同工们说,不是人的头坏了,乃是人的心坏了。人们常想,人的头坏了,我说,不是的,是人的心坏了。

外邦人是心里不肯信

上文岂非说是人的头不好,不是人的心不好么?是的,但这是另一件事。这是关于道德方面的。人要他的行为好,就要他的心先好。你们知道一个外邦人为什么不肯信主耶稣,并且发生许多辩驳呢?是不是因为我们没有理由叫他们信神,信基督呢?不。我们有理由。诗篇十四篇一节说:愚昧人心里说没有神。并非他的头脑不行,乃是他心里说没有神。主耶稣对犹太人说,你们为什么不信我呢?是因你们不肯到我这里来得生命。这乃是心的问题,并非理智的问题。乃是心里不信。

有的人不信神,我就对他说许多有神的理由,他说很有理由。我再对他说主耶稣是救主的理由,他说也很有理由。但是,他并不因此就相信。所以,人的头不会错,是人的心错了。所以保罗说,心里相信,就必得救。所以主耶稣说,若心里不疑惑只要相信是得着的,就必得着。头脑并不成问题,并不要紧,只要心相信就够了。这心,就是我们的真我,就是我们的本己。所以圣经上说不信的恶心,没有说不信的恶头。是心坏了,不是头坏了,所以他们不肯相信得救。是人的心先不对,所以,人的诺士也不对。

基督人的存心与诺士的关系

不只外邦人是如此,基督人也是这样。许多基督人不知道神的旨意,不肯顺服神,不明白圣经,没有别的,是因他的心有了毛病。诺士不好,是一种病状;心不好,是诺士不好的原因。我不是说诺士是完全无病的,我所注意的是说,主要的点是心先有病了。所以,心必须先正了,然后诺士的动作才能更正。治标是无用的,治本才能见效。

对于顺服

例如受浸这件事,在圣经里是很明显的,顶准确的启示了我们。但是,为什么许多信徒不但不顺从圣经的教训而行,反而发生了许多分别呢?这个原因,不在乎头,乃因心出了事。若有一位信徒,在这里听见了受浸是合乎圣经的,是神所明显告诉人当行的一件事,他听见了以后,就对神说,神阿,只要这件事是出乎你的,我愿顺服。那么当他去查圣经时,他就可以知道神的旨意而顺服神。但是,另有一位信徒,听了这事之后,当时就拒绝说,这是无意思的。他以后就是去读圣经,也是不会明白的。当他听见人讲这真理时,他不过像法庭上的律师那样的存心,不问对方所说的有理无理,只说他自己的理由而已。律师的第一个思想,是准备着驳倒对方。所以,许多问题发生,还不是先在乎头脑如何,乃是先在乎存心正不正。

对于听道

我们对于听道的事也是这样。当我们听了某人所讲的道,与我们的所信所行不同的时候,我们就要问神,他所讲的到底错了没有?若是不错的,就我是在什么地方错了呢?我们若能如此谦卑的在神面前受教,我们的心就是正的。这样,就是他的思想曾有错误,但是过了不久他的头脑也是要不错的。如果他的存心不正,只想辩驳,他就可以找出一、二节圣经来反对别人所讲的真理。许多基督人读圣经,好像律师读法律,目的只为保护自己的行为。所以,是他存心先不正,并非他的头脑不好。并非因他不会思想,乃因他的心先有了贪的倾向,所以也把他的头脑和整个的人,拖倒陷入这贪的危境里了。

对于读经

我们中间的许多弟兄姊妹,有头脑不明白圣经的么?我说,我们所以不明白圣经,也是因我们的心有了毛病。圣灵是要引导我们进入一切的真理的。我希奇为什么有人竟然那样的不明白圣经。这是因为人心的倾向不对、不正。也许因他自己太主观,所以他的诺士不能得着神的话的亮光。因他的心先不好,所以他的诺士也随之而不好。心不持平,结局头脑就坏了。有人说,夏娃的堕落,并非在她吃禁果的时候,是因她的存心先已不正。她同撒但说话时,她的心已经不满意神,她的心已经坏了。所以到创世记六章说,人心里所想的尽都是恶。诺士坏了,是因心先坏了。

有一位西国的弟兄曾说:夏娃在未吃禁果之先,已经堕落了。当她对撒但说话时,在神的话上加上不可摸三字,她的心已经不正的了。到了创世记六章,神才说,人的思想(原文当作思想和幻想)都坏了。所以先是人的心不正,其次是人与神的生命隔绝,末了是人的思想幻想坏了。今天心正的基督人就能读圣经,就能从圣经中得神的光,能顶容易的知道神旨,并且能从神得着顶丰满的恩惠。

对于听话

要知道一个人的心正不正,头脑对不对,只要与他谈话就可知道。凡会听话的人,他的头脑就是不错的。有的基督人的头脑,像车轮一样,整天的转着,人家与他谈的话,他都听不进去。又好像车轮行动时,把泥土一直溅出来一样,他只会发出问题,不会听进真理。这种种情形,都是表明他的头脑已经错了。头脑所以错,是因他的心出了毛病。另外,当人谈话时,喜欢从中搀入,打断人的话头,也是他的心出了毛病的明征。虽然有的时候,我们听人谈话,可以加入一二句以表赞成与否,但是,常常如此行的人,怕就是心有病的证据。

你的头脑中一切的思想,若是终日旋转不息,就你的诺士必定是有毛病的。在这样的光景中,不只人对你说话,你不能听进去,就是神对你说话,你也不能听进去。这个病源,是在你的心。是因为你有了自是的心,或者自持的心,或者自以为聪明的心。先有了成见,所以就不能听别人的话。不能听别人的话,乃是诺士的一种病状,病源却是在乎心的不正。我们知道,我们无论听见什么之后,我们必须把所听见的转递到里面去,我们才能明白所听的是什么。这种转递的工作,有点像翻译。好像人听英文不懂,必须有人先译成中文才能明白。这种翻译的工作,在我们里面,是很快的。人听话不明白,就是诺士不会翻译。人听话听错了,就是诺士翻译错了。一次我在某处讲道,告诉人得救不是靠人的行为,乃是靠基督所成功的。听众中有两位道教的人,听后对人说:他所讲的不过是劝人作好罢了!许多人的里面,已经装满了,所以他不能领受神的话。里面的既没有除去,他就永不能领会神的话。我们的心,当如婴孩般谦和的在神面前受教,对神说,神阿,我不知道这人所讲的是好是坏,是对是错,求神给我一个审定,叫我知道何者为对,何者为错。这样,你就能知道,就能看出神所要你看出的。许多人以为不明白真理,是因为头脑不好,岂知根本的原因,乃是因为心不好。

对于思想

有的人的头脑,太会思想了;有的人的头脑,又太空白,一点都没有思想。有时人觉得里面懒惰,不愿思想;有时人觉得头脑沉闷,不能思想。大概基督人的头脑,不外上述两种的情形。不是一直旋转不停的思想,就是空白一点不思想。有的信徒记忆力顶坏,专门倚靠日记度日。我个人并不反对日记。但一个信徒若日常专凭着日记来替他记忆,他的头脑就有了病。宾路易师母说,信徒不可作日记的奴仆。自然我们也都有遗忘的时候。有的事在我们的头脑中印象刻得不够深,所以就遗忘了。这是天然的。但是印象是够深的,而又不能记忆,就是错的了。不能记忆,和过度的忘记都是不该的。人若不能运用他的思想,就是他心思有病的征象。我们的四肢,除非瘫痪才不能使用。照样,心思除非有病,才不能运用。人一不能自动的思想什么事物,就只能凭外面的人给他的思想而动作,这样他就成为一个心思被动的人。信徒的心思不能思想是病;信徒的思想一直思想也是病。一直思想是不能停止;不能想是不能发起。两样都是不该的。有的人的头脑,沉闷得像被捆绑,一点不能思想。他这种光景,与有的人不能停止自己的思想,是一样有病的。

诺士没有更新的危险

我不过提题一些关于各种诺士有病的情形。这些病源,都可推测到心的地位上去。许多人的头脑,所以发沉发闷,原因就是因他们的心懒惰。正如有的病人病久了,就喜欢患病,他们宁可病,不愿起来作事。许多时候,人的头脑疲倦得不能思想,就不能作事,这时应当与以相当的休息。但是,他若一直不喜欢作事,就是因他的心是懒惰的了。人的心思想得太多,或一点不想,都是诺士出了事的明征。

使徒在这里说,外邦人的心刚硬,所以与神的生命隔绝了,神的光就不能照入他们的诺士。因着神生命的光不能照入他们的诺士,所以,他们的诺士是昏昧的,他们诺士的作用也昏暗了。他们的诺士所以这样,原因全在乎他们的心刚硬。这是外邦人的光景。信徒在神面前的危险,就是在这件事上像外邦人一样。

诺士的更新

今天我们要问,如何能得诺士的更新呢?新生命,我们已有了;新的心,我们也有了;我们的诺士最少也已更新过一次,被神光照过一次。我们现在所需要的,是每天叫诺士向神开启,能接受神的一切,能知道神的旨意,能懂得神的心意,能明白圣经的教训么,这是我们今天要注意的。弟兄们,你要明白神的旨意么?你要懂得神的心意么?.你要明白圣经的教训么?如果你要的话,你的诺士就必须更新。

在以弗所书这一段圣经里,使徒是叫我们知道,我们既已听见,既然学了在耶稣里的真理,就应当在实行方面表明出来。所以他在二十五节以后的劝勉,就是根据于他在二十节到二十四节的教训。换一句话说,二十至二十四节乃是基督人在主里的事实,二十五节以后,乃是基督人在那地位上所该有的行为。我今天不是要讲一整段的圣经,乃是要借着这一段讲基督人在主里面的地位,来看明悟性的更新,和旧人新人所发生的关系。按着事实而言,我们在主里是已经脱去旧人的了;但是,这并非说,在经历上,我们就完全不见旧人的影子了。所以我们的悟性,按着地位说,已经更新了,但是,这并非说,我们的心思是无须常常更新的。悟性的更新是常常需要的。

脱去行为上的旧人

二十二至二十三节:就如:你们已经脱去(按着从前的行为的)旧人,这旧人是照着骗人的情欲而败坏自己的;并未在你们诺士的灵里常常更新。诺士的灵,诺士和灵是特别有关系的。我们诺士的灵若要更新,就应当脱去旧人。我们如果在经历上没有实行脱去旧人,我们就不能在经历上得着心思的更新。

脱去旧人,是一件专一的事,是一个关,不像一条路是一直走的。信徒必须有一次特别、专一的对付。关和路是不同的。学生考入学校,是一个关;入校后读书,是一条路。所以,信徒若要自问,我有没有更新的诺士,只要问我有没有一次专一的,把行为上的旧人脱去,而穿上新人?另外,要请你们注意一件事。罗马书六章对于旧人所讲的和这里不同。罗马书六章六节所说的,是我们在主里面所已有的事实,说到我们的旧人如何是已经钉十字架了的。所以那里只要我们算,就是相信。这里不是讲到已经钉十字架的那个事实,乃是讲到脱去的那个事实。钉死是需要我们相信的,那是信心的问题。脱去却是意志的问题。我们脱去一件东西是需要一个意志的行为的。我们不只相信我们的旧人是已经钉死的了,乃是要专一的用我们意志的能力,摔掉我们这个旧人;如果我们光用信心,而意志无意除去旧人,是不成功的。在我们信心之外,意志是一样需要的。

所以,这段圣经给我们看见,我们的悟性与心思如果要更新,我们就得专一的脱去旧人。我们如果要继续着更新,就得继续着脱去。我们在脱衣服的时候,如何是专一的用意志定规将衣服脱下,摔在一边,我们也应当专一的用意志定规将旧人脱下,摔在一边。一切属乎旧人的,不管是在言语方面,思想方面,或者行为方面,都当专一的丢弃,不论是罪恶,是污秽,或是自己,都当拒绝。另一方面,要专一的求主,信托圣灵来将我们的诺士更新。这个更新是圣灵的工作。我们如果除去阻碍,并信靠祂来作这更新的工作,祂就必渐渐叫我们的诺士更新。

对付心里的罪

在此还有一件事是我们所该注意的。就是诺士的毛病是从人的心生的。所以诺士若要更新,偏见的心也得更正。虽然不是指着正心而言,但是却也包括在里面。一个不正常的存心,会阻挡神的光。一叶之微,可以蔽明。我们只要有一点罪,就能遮掩神的亮光。顶多的人都是在心里先有罪;心里的罪一对付,就好了。信徒的心若是正的,他就能明白神的旨意。没有一个不明白神旨意的信徒,不是因为他的心.先是不好的。

什么人是神可教的呢?就是肯对神说,神阿,你若在此时指教我,我感激你;你若不在此时指教我,我也肯让它过去的人。一个在神面前受教的人,在他听人讲道时,他要问神说,神阿,我错不错?他所讲的对不对?听道,会试验信徒的心到底正不正。

更新的诺士,有一部分最宝贵的,就是能开启你的思想,也能关起你的思想。更新的诺士,对于神,能知道神的旨意;对于己,能管理自己的心思,能叫自己的思想清楚;对于人,能分辨,能领受人的话,能听得懂人的话。

穿上新人

二十四节:并且穿上新人,这新人是照着神的形像造的,有真理的义和圣洁。这是积极方面的行为。我们如果要得着诺士的更新,或者叫诺士常常更新着,就得在经历上穿上新人。这也是一个意志的行为。穿上新人是什么意思呢?我们的新人,是照着神的形像──真理的义和圣洁──造的。换一句话说,新人的特点,就是有真理的义同圣洁。公义是神的道路,圣洁是神的性情。

关乎神的,我们可以分三方面来说:(一)荣耀,是指神的自己;(二)圣洁,是指神的性情;(三)公义,是指神办事的方法。我们是按着神的形像造的,这只限于像神的义和圣洁方面。我们不能像神的荣耀,荣耀是神的神格。我们不能有分于这个。但我们有神的圣洁和义。所以,一个信徒若要像神,你当让神的性情,用神的方法来对付你。今天有几个信徒,对于罪的感觉是顶深的呢?我惭愧的说,我对于罪的感觉不够深。和受恩教士,她顶懂得什么是罪,什么是神的圣洁。你平日不过是觉得骄傲、妒嫉,但是你并不知道什么是骄傲、妒嫉。乃是当你到了和教士面前,你就要感觉平日所没有的感觉。她顶恨恶罪,顶会对付罪。他对付自己顶严。所以,她对于人,也顶直。只要你在她面前,你就能够看见骄傲、妒嫉是什么。她真是认识神。所以,许多时候,我们不能从人的讲道来学习真理,我们乃是要从人所行出来的真理来学习真理。

你若第一次容让罪,第二次,第三次,你就失去对罪的感觉。你若第一次给罪一个正当的名称,以罪为罪,给罪以正当的看法,正当的想法,并有正当的对付,你下次就能对付罪了。你若在第一次不以罪为罪,不对付罪,反而说发脾气是基督人的常事,你下次必再犯罪。凡不知什么是罪的,就不知什么是圣洁。圣洁是什么?圣洁就是认识罪。亚当、夏娃未犯罪之先,并不是圣洁的。他们是浑浑噩噩的。惟独知道什么是罪的,才知道圣洁的意义。

什么是不义?凡不应当的就是不义。我本来不知道什么是不义,有一次,我在报上看见一段故事说,有一个人有一天在礼拜堂中,听一个人讲道。这人讲道之后,就走下讲台,坐在他的旁边。当他就座时,无意中把前排座位上一位女子的雨衣踏污了。他不过把雨衣蹴到一边,并未把污泥除去,也未向雨衣的主人道歉。这个人就批评说,这是何等的不义呢!什么是不义呢?不义就是亏欠人。你若不赔偿她,也当替她除去污渍,否则在神的面前,你永远是亏欠人的。

所以诺士是与在神面前的生活有关的。何时你忍让罪,何时你就不义,就不能与神交通,并且你的诺士也昏暗了。所以,信徒当在消极方面,脱去污秽,脱去不正的存心,脱去不义等等。在积极方面,应当穿上新人。弟兄们,这个关,你们必得过。诺士更新是一件专一的事。你们不要想,我们只要渐渐长进就可以了。

诺士与灵的关系

好几年前,我看见宾路易师母在报上所写的几句话,内中有:你的灵若闭塞,是因你的诺士闭塞了。换一句话说,灵之所以闭塞,是因诺士闭塞了。当时,我看了,知道这话的可贵。但是我那时候,在灵程上很浅,不能深深领会,过后我才看出这句话是真确的。若有人的诺士是闭塞的,他的灵也必是闭塞的。因为灵是借着诺士表明他的意思的。诺士若闭塞,灵就没有出路。正如电流虽有能力,若电泡中的电丝断了,就不能发光照亮人。不是电力公司没有电力了,不过不能流通到这灯泡上而已。照样,我们的诺士若是闭塞的,灵就无所发表,灵就无力发表。我不知怎样讲,才能把你们带入这深奥的道理里面,叫你们得着更新的诺士。你的诺士若是闭塞的,你的灵就也是闭塞的,你的灵力就无处可发表。

我不是说,头脑能帮忙神的工作,这不过是魂的势力。我乃是说,信徒的诺士若是不更新,灵就没有出路,神就不能用这人。彼得说,我们不是醉酒的人。他们若是醉酒的人,他们的头脑就不清楚;他们的头脑如果不清楚,他们就不能有开启的灵,为神所用。按我所知道的,凡被神所重用的人,他的灵,他的悟性,他的诺士,他的思想,他的思路,都是清楚的。至于他的知识如何,又是一件事,因为不一定神所用的人,都是顶有知识的。

如果我们的诺士是更新的,我们的悟性是敏捷的,我们就能明白神的旨意,就能明白神的心意,并且能明白圣经。

奉献与诺士的更新

罗马书十二章一至二节:弟兄们,我以神的慈悲劝你们,将身体献上,当作活祭,是圣洁的,是神所喜悦的;你们如此事奉,乃是理所当然的。不要效法这个世界祂只要心意更新而变化,叫你们察验何为神的善良、纯全、可喜悦的旨意。心意二字,在原文是诺士。在此又提到诺士的更新。保罗劝人将身体献上给神,事奉神。诺士的更新,是根据于奉献的。

朋友们,有没有什么是拖住你,压住你,拉牢你的呢?你若能把这一切都奉献了,你若能把一切都放在祭坛上,你更新的诺士,会得神加倍的力量,叫你能领会神的心意,能明白神的旨意,能想,能懂一切关乎神方面的。同时,你也能将它分给人。这件事,你当专一的在神面前作过。结局是叫(意即以致,主使)你的悟性能明白神的旨意,能看清楚,能察验,何为神所喜悦的旨意。

许多人就是糊里胡涂的说,什么我都肯顺服。其实他还差得多,他不知道他所说的是什么。彼得在主快就死时,说,主阿,我就是与你同死,我也甘心。许多人也像彼得一样。你不知道神向你所要求的是什么,你根本不知道神对你有什么要求,所以,你不会长进。要看一个信徒在灵程上的深浅和进退,只要看神向他所要求的是如何。比方:一个罪人才得救,就丢弃烟赌外面等事,这并不是深深的长进。你们都知道,这是得救的人灵程上的起码步骤。不久,他知道嫉妒骄傲等不好,这是更一步的长进。再过不久,神叫他看见在工作中,他应当放下己意,这又是深一步了。总之,神的要求,是渐深渐进的。有的基督人,知道应当不吸烟,不赌钱了。有的基督人,知道不应当骄傲、嫉妒了。但是,别的他们还不知道。我们必须按着我们所知道的奉献给神,然后诺士才会更新。同时,更新的诺士叫我们更知道应当如何奉献给神。

更新后的诺士

许多人的诺士,本像厨房中的玻璃窗,是满了油污的。诺士更新后,就像洗净的玻璃窗,能让日光射入。他能越过越清楚,越过越领会神向他的要求。他的诺士要变成顶锐利,顶敏捷,他能顶清楚的知道神的要求是什么。许多基督人不明白神的旨意,是因没有收音的机关,他只能推测、推想、断定而已,他不能知道神的旨意。他的诺士若更新,他的机关就要越过越清楚知道神的旨意。

断定

罗马书十四章五节:有人看这日比那日强,有人看日日都是一样,只是各人心里要坚定。此节的心当作诺士。在此,保罗说,有人看这日比那日强,有人看日日都是一样。你们到底凭着什么来断定是非呢?可以凭各人的诺士来断定。你们各人可在各人的诺士中清楚的断定。所以,若有什么是神旨的,你们可以凭着诺士清楚的来断定。

明白圣经

路加福音二十四章四十五节:于是耶稣开他们的心窍,使他们能明白圣经。心窍二字,在原文是诺士。主耶稣开他们的诺士。为什么呢?是叫他们能明白圣经。请你们记得,必须主耶稣开了我们的诺士,我们方能明白圣经。诺士一开启,结局就能明白圣经。所以当你每次读经时,你要对神说,我谦卑像婴孩似的在你面前,我不知道,也不明白这段圣经的意思,求你给我亮光。不一定都是在你读的时候,神使你明白,或者得着神的真理。有时是在你走路时,作事时,临睡时,或起身时,神会开通你的诺士,使你能明白真理。神一启发你,你就越过越有系统。按着我自己和许多人的经历来看,神给人一个真理,从来不是不整个的。最初我们读经所得的是零落的,后来就能从神明白得着整个的真理。比方:关于权柄这真理,我认识一位在主里面的人,有四五个月之久,都被这一个真理抓住。神一直给他看见,圣经中一切关于权柄的真理。自然,他在每天晨更时,也是另有所得的。

讲道

有一次有人问我说,讲道要不要预备?我说,不要预备,却要天天都预备。我们应当天天从神领受。无论何时,当在诺士中得着神给我们看见的真理。这样,在长期或短期中,你就知道了,明白了一个整个的真理。讲道并非临时预备两点钟就得了。这是没有用处的。许多属灵的人,每年都能从神那里顶清楚的,领受有系统的、顶大的真理。神在诺士中给他们看见这些,叫他们被这些真理养活;另一方面,让他们把从神所得的真理去帮助别人,养活别人。

心思的管

关乎更新这一件事的进行,只要你作你的事,让神作祂的事。这事可以说,是一时可以解决的,也可以说不是一时可以解决的,是像婴孩似渐长的。有一件最紧要的事,就是每一更新的心思,都需自己管理。停就停,想就想,应当顶天然的管理自己。心思更新之后,千万不可让外面的思想来管理你,若是这样,你的思想就要生病了。这也不是说,你当分析你的思想,因为你去分析,你的头就要感觉顶痛苦。这件事,当顶自然的去作,像你的眼皮启闭那样自然,不必你想,不必你命令,它自然或启或闭。我们对于管理思想的事,在最初当用工夫管理,后来就不必用功夫,只要顶自然的去作。我们当管理我们的思想。但应当自然的,天然的去作,不必太重于分析、回想方面。若是这样,你要感受痛苦,要陷入危境。这是不可不注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