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如何发展神觉?

讲道:

 

【什么是神觉?】在没说到发展神觉之先,我们得先知道什么是神觉。

按着神的创造,我们知道人是三部份组成的。外面物质的部份叫作体,或者说身体。在身体上有觉官,如眼、耳、鼻、舌等。体就借着这些觉官与世界的事物接触来认识世界上的物质,这个我们称它为世界觉,所以世界觉是身体的感觉,是身体借着觉官来感觉的。中间心理的部份叫做魂。魂的里面有心思、意志、情感三个机关。一个人是借着这三个机关来认识自己的,所以魂是自己觉的所在。最深的里面,有我们的灵。灵有三种功用,就是直觉、良心、交通。所说的神觉就是借着灵的直觉去知觉住在我们里面的神。所以灵是神觉所在的地方。

    所以认识神、知觉神,并非藉身体上的觉官,也不是借着魂里的心思、意志与情感,乃是藉灵里的直觉来感觉祂、认识祂的。所以说,我们的灵才是认识神的机关。

 

【一个难处】但是在这里有一个难处,就是在神的创造里,灵虽然是人里面最高的部份,魂是中间的部份,体是最低的部份,然而人的主体还是魂,人的特点还是魂,代表这人的还是魂。<创世记>三章7节是说,神将生气吹在他鼻孔里,他就成了一个活的魂(原文)。神称人为魂,所以魂是人里面的特点。因为一样东西的称呼(给一个名字),这名字就能够代表这东西。在这里代表人的不是最高部份的灵,也不是最低部份的体,而是中间部份的魂。岂不是在人的经历中,魂也是人的代表吗?因为人自我的感觉与寄托都在魂里面,而不在灵或体里面。人既然是一个魂,不是一个灵,而知觉神的――神觉――是灵,不是魂,所以在这里人就有一个大难处,就是人凭着自己――魂――的聪明、知识、学问――不管知识多大、学问多高还是无法真正地认识神。因为人的魂根本不是知觉神的机关,知觉神的机关乃是灵。

 

【世界的人无法知神觉】世界的人有灵,而他们的灵向着神是死的,因为世人有罪,这罪叫世人与神隔绝,同时他们的灵里没有神。既然在灵里没有神,你虽然有灵,也无从去知觉祂。因此我们就知道,为什么缘故全世界最有头脑的哲人、博士,对于物质方面可以有惊人的发明,而对于神的认识却是莫名其妙的。因为里面没有神,就根本无法借着自己的灵去知觉神。

 

【惟有基督徒能认识神】所以,祇有基督徒能认识神。一是因为罪蒙赦免,与神中间没有阻隔;二是因为里面有一个已经活过来的灵,能借着直觉来知觉神;三是因为有神的灵――就是神――住在灵里,并且基督徒的灵与神的灵是联合为一灵的(林前六17),或者说神的灵是住在我们的灵里的。神的灵与我们的灵有分别,可却是分不开的;这两个灵是二而一,也是一而二的。这样我们能说,我们的灵与神的灵是一直继续不断地有接触的。所以神的灵有什么动静,我们的灵是不该不知觉的,因为我们知觉神的条件都已经俱备了。

虽然如此,但大多数的基督徒对在直觉里认识神,仍是模糊不清、莫名其妙的。到底原因在哪里呢?

    第一、因为灵不能直接使人明白:在前面已经说过,认识神的机关不是魂,认识神的机关乃是灵,但是明白灵所认识的却是魂。表达灵的意思的、解释灵所认识的、翻译灵所知觉的,也都是魂。如果只有灵里的知觉而没有魂――心思――的明白,这人(请注意这人)仍然是莫名其妙的。因为人自我的感觉寄托在魂的里面,若要这人明白灵里的知觉,这人的魂――心思――非被光照不可,非看清楚不可。让我直说:魂是人己寄托的所在。魂不明白,就是这人不明白;魂里明白,才是这人明白。所以,我的话要这样说才清楚――灵是知觉神的机关,魂是不行的;在知觉这一点上,魂没有用处。但是在灵知觉了之后,就绝对地需要魂――心思――来明白灵所知觉的到底是什么,不然这人就是永远不清楚的了。直接去知觉神――认识神――的,是灵,但是间接地使人明白神的,是魂。所以我说:灵不能直接地使人明白。

第二、心思不在家:既然心思是使人明白神的一个间接的机关,心思的责任也就不小了。但是心思对于灵却没有负该负的责任;它像一匹野马,是游荡惯的――它一下子被眼睛带到外面去,一下子又被耳朵带到外面去。世界有数不过来的事物,都能将心思带到外面去。心思不在家,灵也就无法将它所知觉的使心思明白。

第三、心思被占有:要明白灵里的知觉,需要一个安静、不被占有的心思,但是今天的心思有今生的思虑、钱财的迷惑以及各样的私欲,将心思霸占了,以致神的道――生命――受到拦阻,不能长大。因为心思没有空去明白灵在里面的知觉,结果人变作胡涂了。所以一个被霸占的心思,是一个神觉出路的拦阻。

第四、心思不习惯注意灵里的事:自从人堕落之后,几乎有六千年之久,人的心思总是受身体上觉官的支配,受世界各种事物的支配,而不会受灵知觉支配的。这样,我的心思就不能常常像一个婢女一直注意她的主母(参诗123:2)――灵――注视里面灵的动静、学习解释明白灵的知觉。这样,灵里的知觉也就此埋没了。

第五、灵本身的功用也埋没太久了:人若没有得救,人的灵是没有办法知觉神的。因人的灵对于知觉神这件事已经埋没太久了。一个机关或说一个肢体,你越用它,它就越发达,功能效率也越大;若不用它,它就要渐渐退化痿缩。灵也是如此:人的灵既然不在知觉神这件事上彰显它的功用,就难怪许多人连灵有没有也不敢断定了。这是撒但在败坏人的事情上一个极大的成就。那么,

 

【我们有什么方法使我们的灵在神觉上长进呢?如何能使它发展呢?】刚才说过,身上的肢体须要使用,它的功能才发达。譬如眼睛,如果你将一只眼睛包起来不用它,过了几年,视力会减退的,位置会歪斜的。如果一只手,你一直不用它,这手上的肌肉就会瘦小,力量会减退,所以须要用它,它的功能才能正常。当你用眼睛的时候,你不止是用外面的眼睛,你也实在同时用里面心思的眼睛。你若光用外面的眼睛而不用心思,结果就是视而不见。照样,外面的耳朵可以听,而里面的耳朵――心思――可以不闻。所以一个正常的看见,必须是眼睛和心思同时并用的;一个正常的听见,也是耳朵与心思并用的。这样,外面的眼睛就能视,并有视的操练,其功用加增;里面的心思能见,并有见的操练,其功用也加增。

    现在让我说一个比方来说明我的意思。比方一个不识字的人,看见一章圣经的字,以外面的眼睛来说,他看见的字形与我所看见的字形是一样的,但他只能看见外面的字形,而我却看见字里面的意义。在他,我只能说外面的眼睛没有病,是正常的,而里面的眼睛――心思――却没有操练。或者比方说:一个识字的十岁的孩子读一章圣经,我也读一章圣经。这孩子也有相当的领会,但他的领会不如我的领会,因为我心思的操练比他多。虽然外面的字形是一样看见的,但是我里面的认识却比他多。我在这里所注意的点,就是:要看见并明白世界的东西,眼睛与心思须要合作,才能得到合适的效果。

 

【神觉与心思的操练】照样,我的灵是一个神觉的工具,或者说机关,好像眼睛是看的机关一样,灵里的知觉好像眼睛的视()一样。眼睛视了东西而没有将所视的东西带到心思里,这叫作视而不见。照样,灵里有感觉而没有将感觉带到心思里叫心思明白,这个人仍然不领会灵的意思。虽然灵里有感觉,却无心思里的解释,就像视而不见一样。无论从眼睛到心思――由外到里――或者从灵到心思――由里到外,心思总是这一个人明白的机关。所以一个正常的神觉,必须是心思与灵同时并用的。灵里有感觉,心思也能解释这感觉才行。多少时候,我们可以有两位基督徒对于某一件不对的事,在灵里有同样的感觉;但是,甲只感觉不对而说不出不对在哪里;而乙呢,不止感觉不对,并且能说得出不对在哪里。这就好像一个不识字的人与一个识字的人一样,字形是一样地被看见的,而一人能解释,另一人不能解释。那能解释的人,就是心思有操练的人。心思有属灵操练的人,也就是能解释灵的感觉的人。这样,心思的操练就变作明白神觉的一件非常紧要的事了。

 

【如何操练心思?】当将游荡的心思――往外跑惯了的心思――用意志把它收回来,拒绝一切灵以外的思念,集中心思在灵上面,思念灵的事(罗八5~6)。在思念时是不用力的,多注意在灵的上面过于思念的动作。在此,心思的态度是安静的、谦卑的、柔和的、敬爱的、敬虔的,在那里注视一位住在里面的神。这样操练过一段时间之后,心思里闲杂的思想就会减少,集中的力量就更强,思念变作单纯,连言语也稀少了(一个多言多语的人表明他的心思没有经过操练)。这样,因为心思一直注意在灵上面,心思和灵的接触自然加多,也更认识灵的情形,灵也就有更多的机会将它所感觉的传达到心思去,这样心思明白灵的能力就要越过越强,到了后来灵一有感觉,心思也在同时能有准确的解释,好像眼睛一看见东西,心思就立刻明白这东西的意义一样。结果就变作一个属灵的人,因为这心思是一个认识灵的心思,也就是一个更新的心思。

我想这里有一个定律,就是心思多注意什么事,多思念什么事,它就在什么事上长进。我记得当我年轻的时候,有几个月之久,一直研究象棋。后来到一个老朋友家去,他的棋艺本来和我差不多,但我经过数次研究之后,他就远不如我了。这没有别的,因为我的心思在下棋的事上比他更长进、更通达而已。同样,心思如果一直注意灵的事,一直思念灵,一直与灵接触,就自然而然地能更多地认识灵,并能很快地明白灵的意思。这就叫我们看见心思该往里面去――向着灵的方面去――操练的紧要。但是请你记得,差不多全世界的人的心思都是往外发展,在世界的事物里转念头呀!

 

【当保守灵在正常的情形中】通常来说,灵可有三种情形;在这三种情形中,前二种是不正常的,最后一种是正常的。第一种情形就是下沉的灵、受压的灵――灵好像是瘪了气似地爬不起来,是一种不正常的情形。在此应该找出原因,把原因除去,恢复正常的状态。第二种情形就是灵过于伸展,变作狂放。灵能高升本是好的,但过于高升,就要变作不受约束,情形反而不正常了。在此,意志该起来管理它,约束它,不许它过于伸展。第三种――正常的灵,乃是镇定的、安静的,既不下沉,也不狂放。这一种灵的情形,在神觉上才有正常的功用。所以,我们应当保守我们的灵一直在正常的情形中。

现在让我极简单地说:你要神觉发展,神觉长进,只要收回心思,停住在灵的上面;同时有一个安静的灵,保持在正常的状态中,就行了。像盖恩夫人所说的简易祈祷法(参盖恩夫人着<简易祈祷法>)与劳伦斯所注意的与神同在(参劳伦斯着<与神同在>),只要人肯去实习,神觉就自然发展。

    注意:借着神觉认识神,是惟一直接、真实的办法,是直接用灵去摸着神的自己的。所以,请特别注意。

 

【神觉()

一、神觉使我直接认识一位无限的神――虽然是借着我的灵来知觉一位住在我里面的神,但也就是知觉那位坐在宝座上的、绝对无限的神。因为在<歌罗西书>二章9~10节圣经里,我们能看出住在基督里的神是一位怎样的神。这里说的神性在原文里是指着神之所以为神的绝对无限的神性,并非指着神某一种性格而言的(请看圣经达秘译本之注),再加上一切的丰盛这句话,就叫我们知道,住在基督身体里的一位神,是不折不扣、绝对无限、坐在至高宝座上的那位神。神和神一切的丰富完全住在基督的里面(参西一27)。这一位满了神一切丰富的基督,借着圣灵,住在我们的里面。所以在我里面的丰富,也就是在基督里面的丰富。哦,我是多丰富!哦,我所能知觉的是多丰富、多无限的神!哦,神觉使我认识一位无限的神!

二、神觉要使我像神――借着灵知觉神,接着心思就得着光照,使我明白神,藉此使我的心思更新,也就是我的魂改变。<歌罗西书>三章10节的在知识上更新,应该译作更新到完全的知识,并且是照着创造它的主的形像的意思就是我们要完全更新;主的形像如何,我们知识更新的程度也要如何,这就是要更新到完全像祂。今天因为身体还未得赎,更新的部份还是限于魂,但是魂可以更新到有完全的知识,就是像祂一样,因为我的魂受着里面(藉神觉)神生命的熏陶,使我照着神的形象更新。这样,我的魂就越过越改变,满了认识神自己的知识。―― 俞成华《与神同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