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魂的得救――三线与一纲

读经:

 

    耶和华神用地上的尘土造人,将生气吹在他鼻孔里,他就成了有灵的活人,名叫亚当。(创世记二7)

    所以你们要脱去一切的污秽和盈余的邪恶,存温柔的心领受那所栽种的道,就是能救你们灵魂的道。(雅各书一21)

    我们却不是退后入沉沦的那等人,乃是有信心以致灵魂得救的人。(希伯来书十39)

    祂便救了我们,并不是因我们自己所行的义,乃是照祂的怜悯,借着重生的洗和圣灵的更新。(提多书三5)

 

讲道:

 

    神创造人的时候,是用地上的尘土作原料的。尘土就是泥土,原文的意思是红泥红色的泥土。这件事是绝无问题的,因为人身体上所有的东西,地里头都有。人的身上有磷、钾、钙、镁、铁、碳、氧、氢、氮、硫等等的元素,都是从土而来的。人是出于土,也归于土,所以是土造的,毫无问题。造好了之后,神将生气吹在他鼻孔里――气一吹进去,这人就活了,他就成了有灵的活人。有灵的活人应该译作活的魂。在这裹我们看见,人是泥土与神的气所合成。这二件东西一加起来,就产生出第三件东西,这东西叫作魂。这是一件希奇的事,因为按着创造的原料来说,身体是泥土造的,但是神并没有称人为活的土。他的灵是由于神所吹进去的气而来的,但是神也没有称人为活的气,而偏偏称人为活的魂,就是气与泥土合并后而产生的第三件东西。

那么这里定规是有讲究的,因为你知道,一件东西给它一个名字,定规这名字是能表明这东西的特点的。比方说,我现在说话是用这一个扩音机,人称这东西为扩音机这三个字就将它的特点说出来了,意思就是我说话的声音,经过了这一个机器,就扩大了。扩音是它的特点,所以称它为扩音机。再看上面,有许多的电扇在那里转。你知道我们普通用的扇,有各式各样的扇,例如折扇、团扇、芭蕉扇等;而那些却称作电扇,这是因为它的动力是靠着电流的。电使它能扇,这是它的特点,故以电扇名之。

    那么照样,神既称人为活的魂,这一个魂必定是人的特点,这一个魂必定是能代表人的,所以一个人就是一个魂。魂就是自我感觉的地方,是人自我寄托的所在,也是人自我的中心。人的魂可以分作三部份,或者说有三种功用,这三部份就是心思、情感与意志。人要发表他的自己,就是借着这三个部份的功用发表的,因此你就能清楚地看见,魂是人的特点。所以,神称人为魂――活的魂。

 

【人的堕落是从魂――心思――进去的】撒但用诡诈诱惑夏娃,是从思想进去的。<哥林多后书>一章3节的心原文是思想。夏娃的思想一偏于邪,原文是说,从单纯里腐败了,她就堕落。我们看<创世记>三章夏娃堕落的故事,你就知道撒但将这果子的功用提议到夏娃的心思里去,叫她想:这果子又可吃(满足肉体之欲)、又好看(满足眼目情欲),又能使人有智慧(满足今生的骄傲)。在夏娃的魂里就起了一个作用,就是心思引起情感的爱好(悦人眼目);情感转动了她的意志;意志一定规,就摘下果子来吃了。诱惑进了第一道门,以外面来说是眼目,以里面来说是心思。心思的思想从神单纯的话里一败坏、一出去,结果意志就接受了撒但的提议而犯罪。哦,这第一道门――心思――是多么危险呀!所以那些在神面前有更深学习的人,得胜(首先)是在思想里。思想一不行,一被觉察,立刻拒绝,当然意志就没有被转动而犯罪的可能。旧约律法所注意的是外面的行为,但主在山上的教训里所注意的,乃是心思,就是不恨人,不是不杀人;无淫念,不是不犯奸淫等等。因为心思的确是一个可怕的东西,只要心思能受管理,罪就不容易进入了。

    罪一进入人的里面,人的灵立刻死了,就是向神失去了交通,人的魂满了死亡的毒。你看见人由魂里发出各样污秽与恶毒(可七21~22),结果身体也跟着而死。因此全世界的人在神看来都是死人(让死人去埋葬死人)。死亡充满了这个世界――活着的是活死人;死了的是死死人。

 

【神的拯救】感谢赞美神!祂借着祂儿子在十字架上的死,解决了人的罪,使人不至灭亡,反得永生。人因信神的儿子就得救了。按着人的经历来说,得救可以分作三个阶段:一信的时候,他的灵里有了神的灵,他的灵与基督联合为一灵,这时他的灵活了。后来这灵的生命渐渐灌注,渗入到魂里面,使魂更新而变化,以致像祂,这是魂的得救。将来有一天,号筒末次吹响的时候,死人要复活,活人要改变,变作荣耀身体的时候,就是身体的得救(得赎)

    但是在这里,灵与体的得救是一下子的事――人什么时候一信主,就在那一分那一秒立刻得救,是极快的事。在我个人的经历中――给人传福音的时候――我曾遇见一个人,和他谈了五分钟,他得救了。还有一个人,我和他谈了两个钟头,他得救了。有的数天,有的数星期不等。无论如何,灵得救是一件快的事。只要一信,在信的时候就得救了。身体的得救也是极快的事,差不多还不要一秒钟,因为圣经说是一霎时,眨眼之间,号筒末次吹响的时候我们要改变(林前十五52)。惟独魂的得救是天天的事,是一生的事,是多年的事。你活在世上五十年,魂的得救也需要五十年;你活一百年,魂的得救也是一百年。灵与体的得救是一下子的事,而魂的得救是一辈子的事。灵与体的得救是一忽儿、一眨眼的事,而魂的得救是一生之久的事。重生的洗是一次成功的,圣灵的更新是需要一生才成功的。在这里,魂的得救就变作一件非常紧要的事了。因为魂的天天蒙拯救,就是基督徒的得胜。我们藉此在地上有见证,神也藉此在地上得荣耀。

    所以,神在<启示录>七个教会中所呼召的是得胜者。你若要作一个得胜者,你就得作一个天天魂得救的人。我实实在在地告诉你们,灵已经得救,用不着你挂心;体的得救还在将来,那是神要作的事,权柄不在你们手里。惟有魂的得救,才是我们该天天注意的事。我们的聚会,我们的劝勉,我们的忠告――我们一切属灵的努力追求,都是为此呀!真不愿意仇敌蒙蔽我们的眼睛,以致看不见这魂得救的紧要。

 

【魂堕落有多深?】在我没有说到魂如何得救之先,让我告诉你们魂的堕落到底有多深。哦,这是许多人所不知道也不注意的!如果知道的话,基督徒就再也不敢夸他的学问、聪明、知识、才干、道德以及他天然生命里所有的各种本领了。弟兄们,到底十字架告诉我们的是什么?十字架是说,在亚当里的人都需要死――死是神的判决。全世界的人没有一个在神面前是该活的。所以在神面前,不管你知识多高、学问多深、道德多好,神说你是该死的罪人。人所行的义,不过是污秽的衣服而已。人若不在基督里死,就得担当永远地狱的死。所以十字架的死所包括的有多深,人的堕落也就有多深。请你记得,十字架并没有告诉我们,有学问的人不需要它,有善行的人不需要它,有道德的人不需要它。圣经的见证是说,世人都犯了罪,亏缺了神的荣耀(罗三23);又说,没有行善的,连一个也没有(罗三12)。人因为没有光,所以还自觉不错。如果有光,你就会喊着说:我是罪中的魁首,是该下地狱的!

    也许你要问:人初造的时候,神岂不是说好的吗?我说是的,神所造的人的确是好的,但是人好像一碗清洁的水一样,现在撒但借着那善恶果,将毒放进去了――这碗水不再是清水,乃是毒水了。清水固然是好水,但毒一放进去,水也变毒了。人在初造时是好的,但堕落后,人的所谓良善、道德、义行等等都有毒在里面了。所以圣经说,人是魔鬼了,因为魔鬼是他们的父亲(约八44)。你看,堕落多深!如果人有属灵的眼光,就会看见人的败坏与魔鬼没有一点两样,因为人就是魔鬼,所以人的堕落是已经不能再往下堕落了,已经到了极处了。这是它的深度;除了死的判决之外,连神也没有其它的办法了。

    这样我们才看见一件事,就是基督十字架所包括的死有多深!今天在实行方面,圣灵在我们身上治死我们的天然生命――魂生命――也该有多深。哦!让我说一句话:神在我们身上要作彻底拆毁的工作,一直到一块石头也不留在石头上,然后才能叫基督复活的生命完全被建立在我们的魂里,使我们活着就是基督。

    现在我要告诉你们魂得救(得胜)的三线与一纲了。我们已经说过,人的魂有三部份,就是心思、情感与意志,因此就有三条线,叫魂的生命受对付、被破碎、被拆毁。同时我们也看见,循着这三条线,在复活这一边,叫魂的生命得救、得胜、蒙保守、被建立。简单地说,凡是出于亚当的,都该被破碎、除去;凡是出于基督的,都得以在魂里被建立起来。

 

【第一条线――心思】我们先看一点关于心思的事。请看<哥林多前书>十五章54节:这必朽壤的,既变成不朽壤的;这必死的,既变成不死的;那时经上所记死被得胜吞灭的话就应验了。请注意:死被什么吞灭了?这里是说,死被得胜吞灭了;吞灭死亡的东西叫作得胜。请再看<哥林多后书>五章4节:我们在这帐棚里,叹息劳苦,并非愿意脱下这个,乃是愿意穿上那个,好叫这必死的被生命吞灭了。<哥林多前书>十五章54节与这里所讲的是一件事。那里所说的必死的,是指着我这个血肉之身体而言的;那里的不死的,是指着将来荣耀的身体而言的。这里的帐棚――暂时的居所――是指着血肉之体说的;这里的天上来的房屋(林后五2)――永久的居所――是指着将来荣耀的身体而言的,所以是指着一件事。但是这里的必死的是被生命吞灭了,那里的死是被得胜吞灭了。那么让我问你们:什么是得胜?我想这里的算学,是初小的学生就该作得出来的。很简单:生命就是得胜,因为吞灭死亡的是得胜,吞灭死亡的也就是生命,所以生命就是得胜,得胜也就是生命。这两个是二而一、一而二的东西。

    现在,让我另找一段圣经来证明什么是生命。请看<罗马书>八章5~6节:因为随从肉体的人,体贴肉体的事;随从圣灵的人,体贴圣灵的事。体贴肉体的,就是死;体贴圣灵的,乃是生命......这里说体贴圣灵的,乃是生命体贴这一个字在原文是思念,所以可以译作圣灵的思念,乃是生命。在6节里的思念,是动词作名词用的。按着这里的话,你看见生命与死亡是凭着思念来定规的。思念是心思的功用:你的心思如果是思念圣灵的事,就是生命――得胜;如果是思念肉体的事,就是死亡――失败。得胜与失败,不必等到你话语说错了,也不必等到你事情作错了,而只看你心思里的思念在哪一边想。我已说过,主在山上的教训里,岂不也是注意人的心思吗?古人的话是不杀人,主说不可恨人。古人的话是不可奸淫,主是说不可动淫念。你看,在心思里已经禁止、已经拒绝。这样,故意犯罪就要变作不可能的了。人在行动上犯罪之先,必定在心思里已经犯罪了。因此你就看得很清楚﹕什么是得胜?得胜就是叫你的心思思念属灵的事,失败就是叫你的心思思念肉体的事。

    在这里,圣灵与肉体放在心思的面前。现在的问题是:到底心思站在哪一边?或者说用在哪一边?用在肉体这一边,就是死亡;用在圣灵这一边,就是生命。心思就得在这里定规这个人是生活在死亡里还是生活在生命里。弟兄们,一天24小时,除了八个钟头睡觉之外,你的心思到底在哪里?你自己知道。你知道你是在生命里或者在死亡里,是在得胜里或者在失败里。你的心思所想的到底是什么事――是圣灵的事或者是肉体的事?在这里,不必我替你定规,你自己能定规:到底你是得胜的,还是失败的?

    或者有人要问:按着俞弟兄所说的,我们岂不是糟了吗?我们都是有职业的人,哪里有许多时间一天到晚去想念圣灵的事呢?我们教书的,要用心思在书本上;我们作医生、作护士的,要用心思在医病﹑护病的事上;我们作买卖的,要用心思在生意上。这样,我们岂不是都在死亡里了吗?得胜哪里还可能呢?弟兄们,请你们放心,这里的思念的意思是这样:好比一个好赌的人,不错,他是常常思念到赌博的事,但这不是说他不作别的事,没有别的念头;乃是说他爱赌如命,一直有赌的倾向,有赌的要求。在他的意识界里,很可以想别的事,但在他的下意识里,一直不断地在那里思念赌、倾向赌、爱赌――可以说念兹在兹(念念不忘),惟赌是求。赌在他里面有极大的地位,有很重的分量。他是一个嗜赌的人。照样,你也很可以作教员、作医生、作护士、作买卖,但是你心思里面只要一直是倾向圣灵、爱慕主、要主,虽然在外面可以作一千一百件世界的事,而在心思的下意识里却一直是念兹在兹,念念不忘地以主为至宝、为一切,爱之如命或过于命,就好了。这样,你就变作一个思念圣灵的人了,当然你也就是一个在心思上得胜、有生命的人了。

 

【心思的破碎与建立】所以,你若拒绝你的心思,叫它不体贴肉体,不思念肉体的事,天天治死肉体的思念,这一个心思就是被破碎的,被拆毁的。这里有十字架的记号,是向着肉体死的。若能彻底到完全思念圣灵的事,对肉体毫无留恋的话,你就要看见你的心思是一个蒙拯救的心思,是一个得胜的心思。这心思要渐渐更新到像基督的心思;复活主的生命要从这心思的机关流露出去,基督就得以在这心思里被建立起来。这心思是新造的,是受圣灵生命支配的,是伏在灵的管理之下的。

 

【第二条线――情感】情感是魂的里面很强烈的部份,是人兴趣所在的地方。人也藉此享受世界的一切,并且这东西是没有理性、不讲道理的――高兴就笑,不高兴就哭。它的寄托所(情感所喜爱的, attachments) 就是人、事、物,它所爱好的就是人、事、物,它所追求的就是人、事、物。

现在我们看几处的圣经来证明这个事实。

    <马太福音>十章37~39节:这里叫我们看见,人的情感是贴在人――亲人――上面的。有的人特别爱他的父母,有的人(特别爱的)是妻子,是丈夫,是儿女等等。但是主的要求是:爱父母过于爱我的,不配作我的门徒;爱儿女过于爱我的,不配作我的门徒;不背着他的十字架(用十字架的刀斩断爱情)跟从我的,也不配作我的门徒。得着生命()的――因着爱亲人而魂有所享受的――将要失丧生命(),就是魂没有从爱亲人这件事里蒙拯救,就是魂里面情感的部份没有被神得着;凡不被神得着的就是失丧的。为我失丧生命()的,将要得着生命(),意思就是为主拒绝人间亲人的享受,就要在主的里面,得着主无上的享受。这是魂――情感――的得救。

    再看<路加福音>十七章31~33节:当那日,人在房上,器具在屋里,不要下来拿;人在田里,也不要回家。你们要回想罗得的妻子。凡想要保全生命的,必丧掉生命;凡丧掉生命的,必救活生命。这里你看见,罗得的妻子是舍不得东西的人,她的心贴在所多玛的财物上面。她人虽然出来了,心却在所多玛。她的回头一看,把她心里的故事(恋慕世界)都说出来了。但是这一回头,死亡立刻就临到她。人爱地上的财物,为着想保全他的魂的,结果是丧失魂的。基督徒若不肯将他一切的财物献给主、让主支配的话,他就要在基督里丧失魂。他也许可以在肉体方面有相当的享受,但属灵的生命却不能在基督里得着完全的建立。多少时候,人甚至是舍去性命比放下财物还容易,这是多可怕的情形呀!人若能像希伯来的信徒一样,家业被人抢去,也甘心忍受(来十34),就有福了。<马太福音>十六章26节说:人若赚得全世界,赔上自己的生命(),有什么益处呢?全世界是没有一个人赚得到的,但是为着讨饭的(乞丐)手里的篮与碗那么少的财物而丧失生命的人,却不在少数。

    再请看<约翰福音>十二章25节:爱惜自己生命的,就失丧生命;在这世上恨恶自己生命的,就要保守生命到永生。这里你看见,人是自爱的动物,己是他天然生命的中心。全世界没有一个人不自爱、不爱己;人都是自爱、自怜并且是谋自存的人。实在说来,爱亲人、爱财物也就是自爱的表示而已。所以己这个东西是这里的根;情感之所以不能蒙拯救,就是因为爱自己。有一天人若蒙恩典能拒绝自己、放弃自己、恨恶自己――就是以己为中心的自己――他就要起首蒙拯救了。这里叫我们看见,爱惜自己魂的,结果就是丧失魂;恨恶魂的,就要保守这魂一直到永生。

    请看<约翰壹书>二章15节:不要爱世界和世界上的事,人若爱世界,爱父的心就不在他里面了。你看这里我们的情感该有所拣选――爱世界还是爱父呢?前面我们已经看见过三个例子:人若爱世界的人、东西,或自爱,结果就是丧失――死亡。为着主的缘故肯弃绝这些,结果就是得着――生命。所以现在你要决定,如何运用你魂里的情感?世界是与()父为敌的,那么你的情感该用在世界这边叫你丧失呢?还是用在父这边而得着呢?弟兄们,让我问你:你爱什么?这不是小可的事,因为你所爱的是什么,就要定规你的得着与丧失。你到底爱什么?你可以带到神面前去问。哦,这是严重的事!你情感倾向哪一边,就要定规你是哪一边的人。倾向世界,你是死人,是失丧的人;倾向父神,你是蒙拯救、得着生命的人。生命或死亡,要看你如何运用你的情感来定规。

 

【第三条线――意志】<民数记>二十一章6~9节:在这里,以色列人因为旷野的路难行,就怨讟神和摩西,神就使火蛇进入百姓中间,有许多人被咬死。后来百姓认罪,要摩西求神叫蛇离开。神并没叫蛇离开,但是叫摩西制造了一条铜蛇挂在杆子上。凡被咬的,一望这铜蛇,就活了;不望铜蛇而望伤口的人,就死了。这也正是我们信徒的写照。我们像以色列人一样,巴不得叫蛇――魔鬼――离开我们。但是神不这样作;神是将铜蛇――成为罪身形状的基督――举起来﹐钉在十字架上,这是神的救法。

    今天你也许还有许多软弱、过错、脾气胜不过来,蛇的毒在你身上有各样的彰显。你想:如果没有外来的试探多好!最好神能将由魔鬼而来的在你里面的毒除去,或将从外面来的试探除去。但是,神不这样作;神叫你仰望十字架上的基督。一仰望主,你就得医治,就有生命。如果一直看你的伤口,你定规死亡(属灵的死亡),你定规里面灰心、丧胆、瘪气,爬不起来――见罪人不能作见证,见弟兄惭愧,在聚会中不能开口赞美,里面老是受压。但是,在前面属灵的弟兄们可以对你说一百次:要望断自己以至于基督(参来十二2),意思就是不要看自己,要仰望基督这样的话,而我们的经历仍然告诉我们,是看自己伤口的人。哦!弟兄们,伤口是引你去仰望基督的,失败(并不鼓励失败)是给你机会去依靠基督的。神并没有意思要你自怨自艾,忧伤致死。

    请我们回头看看当初得救时,神用圣灵光照我们,叫我们认识自己是一个多污秽、多罪大恶极的人。因此我们就大大地痛哭流泪,忧伤懊悔。但是神没有叫我们停止在懊悔里。神是借着我们认识自己的罪,好使我们信祂的儿子耶稣基督,以致得救。请你记得,懊悔的本身不是得救;信耶稣才是得救――懊悔不过引你去信耶稣。因为人若不看见自己的罪,他就不能懊悔,也就没有对救主的需要。所以看见罪,是引你去信耶稣的。害病的人,如果只在那里为着病一直痛哭,他是得不着医治的。病如果是引他去见大夫,他才能得着医治。神作事有祂的原则。当初在罪人身上作的原则,也就是今天在信徒身上作的原则,即神为何不要罪人一直停在懊悔里(这是犹大的懊悔――他不信救主;这也是世上别的宗教的忏悔――他们没有救主可信),乃是借着懊悔,引领人去信基督。照样,神也不要信徒在失败时一直看伤口,乃是借着伤口引领你去仰望基督。看伤口不能叫你得着医治,仰望基督才能叫你得着医治。

 

【为什么仰望基督即得医治呢?】也许有人问:为什么仰望基督就能得医治呢?是的,也许有很多人不明白。让我在这里告诉你们:

    第一,因为基督在十字架上已经替我流血;祂的血能随时随地洗净我一切的污秽,除去我一切的罪。所以问题不是说我没有残缺,乃是说有宝血作我随时的洁净。所以仰望主,一面就是仰望祂替我所流的血,解决我一切消极方面的问题。

    第二,因为基督这完全――不止,而且成全(perfected)――的生命借着圣灵住在我里面。祂是神的儿子,祂的生命本来是绝对完全的;没有一个试探能够叫祂跌倒,没有一个难处能够使祂失败。祂是得胜中的得胜者,是无法犯罪、不能堕落的。祂的爱()神是完全的,祂的顺服是一直顺服到死,并且是死在羞辱的十字架上的。哦,祂是我的生命!只要我依靠祂,让祂在我里面活出祂的生命来,怎么不得胜呢?并且我说,祂的生命不止是完全的,并且是成全的。

    这是什么意思呢?让我告诉你们,我曾有数次对弟兄们这样说――如果你们不误会我的话――我说:在我里面的生命,比在基督耶稣里面的生命(编注:指主耶稣降世为人前的生命,那时祂尚未经过人间百般的试验和试探)更可靠。请你别误会,让我解释给你听:你知道铁路上的钢轨,不是炼钢厂里一制好就可以放在轨道上的。未放上之先,要试验它到底能载多少吨的重量。譬如说,一节车辆是二千吨的重量,那么就当用三千或四千吨的重量去压这钢轨,看它弯不弯、曲不曲?如果这钢轨是次等钢制的,不要说三、四千吨,就是一千吨压下去,它已经弯了。你想它能用吗?定规不能用的。如果三千、四千吨放上去,它一点不动、不曲,那才是合格可用的。我的点就在这里:生命在耶稣里,好像刚从炼钢厂出来的钢轨一样,是未曾经过试验的。耶稣自己就是这生命的试验场。这时,你不知道这钢轨是一等钢还是次等钢?能不能载得起三千或四千吨的重量?你觉得未经试验,不敢依靠。但是,在我们里面的生命,是已经在基督耶稣里经过百般的试验和试探而站得住的生命,是十分可靠的了。哦,弟兄姊妹们!我们所仰望的是这一个得胜的生命呀!你还怕靠不住吗?

    我说了这许多话,还没有十分说出第三条线所要说的,但是要点在这里。请我们看<约翰壹书>三章8节:神的儿子显现出来,为要除灭魔鬼的作为。魔鬼到底作了多少,我们不知道;但是有一件事我们知道,就是魔鬼所作的,不止在地上污秽了地,并且也污秽了天。因此,<歌罗西书>一章20节给我们看见,主的血不止使地上的与神和好,也使天上的与神和好了。这就证明说,主若不流血,至少有一部份天上的东西与神出了事,是不和好的。同时,<希伯来书>九章23节也给我们看见,天上的本物要更美的祭(主十架流血的祭)去洁净,这也照样证明天上的不洁净。现在主的显现,就是藉十字架上的流血,将魔鬼一切所作的都除灭了。祂除灭到像魔鬼从来没有作过一样(这个在本书第十一篇撒但在人心思中的几点工作里已说了,故不多提)

    现在我们要看这两面的工作:一面,魔鬼作了败坏的工作――不止在地,并且在天;同时我身上所有的伤口也都是魔鬼作的。但在另一面,基督已替我流血,宝贝的生命已经放在我里面;祂已经借着死,打败了那掌死权的魔鬼。现在,你的意志要定规你站在哪一边。你若信你的伤口太大、毒太多,以为你的罪是主的血所不能洗净的,你的伤口是没法得医治的,我告诉你,你站在撒但这一边,因为你信撒但所作的是大于主所作的,你看重撒但所作的过于主所作的。你定规失败,定规死亡,因为你的意志站在撒但这一边。你当知道,思想是心思最大的功用,爱好是情感最大的功用;照样,信心(是一种决定)也是意志最大的功用。所以,当你信撒但所作的大于主所作的时候,就是说你的意志是站在撒但这一边(可惜许多时候你不知道),你是在意志里失败的人。约翰的见证是说:神的儿子已经除去了魔鬼一切所作的。牠作了多少败坏的事,主耶稣借着十字架所流的血也除灭了多少。如果你还相信魔鬼的能力在你身上比主的能力在你身上更大,你就定规失败。这一种轻看主伟大工作的人,结果就是死亡。

    得胜的人不是说不感觉伤口,乃是说一感觉就立刻抬起头来感谢主说:你已为我流血,你生命又在我里面,我能轻看伤口,嗤笑伤口。这样一来,你要看见你得着(属灵的)医治,你的灵能爬得起来,能见证,能赞美,因为你活了。

    在这三条线上面,你看见一件希奇的事:肉体是圣灵的仇敌,现在是看你心思的思念站在哪一边?世界是父的仇敌,现在要看你情感的爱情站在哪一边?魔鬼是父的仇敌,现在要看你意志的信心站在哪一边?你的魂站在父、子、圣灵一边,就是得胜,就是生命,也就是魂的得救;你的魂站在世界、撒但、肉体一边,就是失败,就是死亡,也就是魂的失丧。

 

【一个总纲】对于魂的得救,在三在线已经说得差不多了。现在要说一个总纲。这个没有别的,就是魂的三个部份――心思、情感、意志――一直服在圣灵的管治之下,受里面基督生命的支配,就好了﹐这样它就变作一个得救的魂了。

    如果主的圣灵充满着你的灵,你里面的人很刚强,生命的感觉极敏锐,你试着想一想肉体的事看看?生命立刻起来反对你,打你的岔,不许你再往前想下去。在这里﹐你将你的心思从思念肉体的事上收回来,去思念圣灵,你(的心思)就得救了。照样﹐当你的情感在那里爱好世界的人、事、物时,里面的生命岂不也给你一个拦阻,叫你心里不平安吗?当你觉察的时候,你若肯不爱世界的人、事、物,而专一爱神,你就是一个得救的人。在意志这一方面也是一样:当你注重撒但的工作过于主时,里面就有一种莫名其妙的不合适、不对、不妥。你有这一种隐隐约约的感觉,但你说不出来。如果你一抬起头来仰望主和主替你所作的,你就得着释放――这就是你信主所作的大于仇敌所作的。当你和主站在一边,轻看仇敌所作的时候,你就得胜,也就得救了。

    当摩西打发十二个人去窥探迦南地之后,回来的人多数报告说:他们比我们强壮,是吞吃居民之地;他们身量高大,我们看自己好像蚱蜢一样。只有迦勒与约书亚的看法不同――他们相信能胜过敌人,想立刻上去得地。结果你们知道,六十多万人中,只有他们二人进入了迦南。他们信神,他们是得胜者(<民数记>14)。普通对于思想的错用与情感的错用,比较容易觉察,而意志里信心的错用,就不容易觉察。这也就是人从思想与情感里得救比较容易,从意志里得救比较难的原因。怪不得多少人多次地说要看基督,不要看自己而人仍然多看自己的原因――是因为不清楚看自己的伤口即是死亡呀!

    哦,弟兄们!让我切实地告诉你们,属灵的争战不是善恶之战,不是是非之战,也不是好歹之战;属灵的争战是生死之战。撒但只要能将你放在死亡中,牠就已经得胜。所以请你们注意:什么是生命?什么是死亡?惟有出于父、子、灵的是生命,站在这三而一的神一边的是生命,照着在里面生命所觉察而行的是生命;此外都是死亡。恶固然是死亡,善也是死亡;非固然是死亡,是也是死亡;歹固然是死亡,好也是死亡;罪固然是死亡,道德也是死亡。惟有出于三而一的神的才是生命,因祂是我们的得救,是我们的生命。

 

【一得之言﹕觉察】<路加福音>十五章17节:醒悟过来――这是浪子回头的一个大转机。醒悟过来,我称它为觉察,就是觉察到自己的光景,看见了自己的真相。这一个转机是多么紧要!正是生死关头藉此一转!若无此一转,浪子永不能回父家。这一种转机,岂独是浪子的需要吗?岂不也是在日常生活中每一位神儿女的需要吗?这怎么说呢?你看撒但可以将不少污秽的、贪心的以及各色各样的思念放在神儿女的心思里,如果人不觉察、不醒悟,他就不能拒绝它,不能抵挡它。人可以一天二十四小时忙于世界的事务而不去亲近神;若不觉察,也就失去了亲近神的机会。人可以说话随便、行为放肆,若不觉察,就不能审判(受良心的审判),也就永远不能改正。

    哦!觉察就是光照的第一步,因为它是叫你看见自己的真相的。对于我们各种不正常的情形,包括灵、魂、体,能越早觉察就越好,因为觉察是一切事情的转折点。人若顺服觉察的光,他必定要得着更多的光,觉察的能力也更强、更敏锐了。―― 俞成华《与神同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