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特别注意良善的灵)

读经:

 

     愿赐平安的神,亲自使你们全然成圣;又愿你们的灵与魂与身子得蒙保守,在我主耶稣基督降临的时候,完全无可指摘。(帖撒罗尼迦前书五23)

     你也赐下你良善的灵教训他们,未尝不赐吗哪使他们餬口,并赐水解他们的渴。(尼希米记九20)

 

讲道:

 

     <帖撒罗尼迦前书>五章23节的话,我们知道人是灵与魂与身子三部份所构成的。身子是物质的部份,是人的外壳,能看得见,能摸得着的,所以用不着解释,因为谁都是知道的。

     魂是比较抽象一点,比较里面一点,但是按着魂里的各机关――心思、情感、意志的功用,也就不难明白魂是什么了。

     惟有灵是全人最深的部份,是全人最隐秘的部份,也是人所最不认识的部份,因此世界的人对于灵的存在与否,都是发生问题的。不要说是世界的人,就是大多数的基督徒,对此也是莫名其妙的。但是那些认识灵的人,懂得灵功用的人,就指给我们看说:灵有三种功用,就是良心、直觉与交通。对于这些功用,在此暂不详述,可是有几点关于灵的事,在这里说一说。

 

【一、灵是认识神直接的机关】全世界的人一直问一个问题,就是:到底有没有神?为着这一个问题,人就用头脑去思想、推敲及研究,结果就有许多人武断地说:没有神。态度公平一点的人就说:我不知道有没有神。到底这难处在哪里呢?

     我想问题很简单,就是因为用错了机关。我们知道,人若要认识颜色,必须用眼睛,因为眼睛是认识颜色的机关。若要认识声音,就必须用耳朵,因为耳朵是认识声音的机关。假若有人偏偏要用耳朵去看颜色,或者是用眼睛去听声音,他最后的断案若不是说没有,就是说不知道――其实根本的原因﹐不是没有颜色,也不是没有声音,乃是用错了机关。颜色与声音都可以存在,而对于用错机关的人,就等于不存在。所以你不要奇怪说,一个生来的瞎子对于太阳的认识是如烛(其光如烛)如锣(其形如锣)了。

     照样,人若仅用魂里的思想去推敲研究出一位神来,其错误也就在此,因为魂不是直接知道神的机关。直接知道神的机关乃是灵。但是今天,人对于自己连有灵没有灵都发生疑问――对于灵的存在都不知道,都是迷糊的,要想借着灵去认识神,就更谈不到了。

 

【二、灵是与神同性质的】全人之中,惟有灵是与神同性质的,因为神自己是一个灵(约四24)。当人被造的时候,惟有灵的部份是出于神自己的(创三7)。神将生命的气――人的灵――吹入尘土所造的人里,人就活了。所以我们知道,人的灵就是神的气,是发源于神的,或者说,本来是在神里面的东西,在创造的时候吹入到人的里面,变成了人的灵。所以人的构造中,有一部份是与神同性质的。你知道﹐水与油是两件不同性质的东西,它们不能联合,也不能交通。冰与炭也是两件不同性质的东西,它们不能联合,也不能交通。交通的原则,是需要两件东西有相同的性质,性质不同就不能交通,不能联合。所以,人若不在灵的里面――与神同性质的灵里面――与神交通,在人里的任何部份都是不能与神交通的。人如果要遇见神而又想不在同质的灵里遇见,不在灵的启示里认识,就不可能。因为其它的机关,如心思,都不是直接认识的机关。

    这就是普通的人所以不认识神――直接认识神――的基本原因。不管你的头脑多聪明、学问多高深、经验多丰富、知识多渊博,你可以作一个博学多能的人,作一个智力超众、才干卓越的人,但是你却没法认识神,没法摸着神,没法真的直接遇见神。因为人所有的发展,都在魂的心思里。你的心思无论多发达,还是想不出一位神来的。我已经说过,这好像一个生来的瞎子,不管他的听觉多灵敏,还是没法听得出颜色一样,因为耳朵不是看颜色的机关。照样,心思也不是认识神的机关。人虽然可以借着神所创造的万物,推想有一位神(罗一20),但这一种推想的认识,是间接的,是模糊不清的,并不能说是实际的认识。

 

【三、灵是与神联合的部份】圣经告诉我们说,我们与主的联合是灵的联合,因为是与主联合为一灵(林前六17)。这里没有说与神联合为一体,因为体与灵性质不同,所以不能联合。这里也没有说与主联合为一魂,因为灵与魂的性质也不相同,也不能联合。这里乃是说与主联合为一灵,这是灵与灵的联合,这就是神的灵住在人的灵里面,联合成为一灵。

     (注:在敬虔一文里,提起新造是神与人的联合,是至高的神与最卑的泥土联合。按普通来说是可以说的,因为圣经本文也说我们的身子――物质的部份――就是圣灵的殿(林前六19),好像说神的圣灵住在我们的身体之内,与身体――物质――联合;但是按着属灵的实际来说,圣灵只住在我们的灵里,与我们的灵联合,而不是与身体――物质――联合。)

 

【四、灵是永生所在之处】当人一信主时,圣灵就进入人的灵里,与人联合。人一接受圣灵,也就接受了永生,因为基督的永生是在圣灵里赐给我们的。人有了圣灵住在灵里,也就有了基督的永生。因为圣灵是赐生命的灵(罗八2)。所以生命是在圣灵里面,同时基督是我们的生命(约十四6;西三4),也是给生命的灵(林前十五45该译作末后的亚当成了给生命的灵)。我们与圣灵联合,也就是与主的灵联合;我们属灵的生命――永生――既是基督,就要看见我们的灵就是永生所在之处,因为基督借着圣灵住在我们的灵里。

 

【五、灵与真分不开】有一次,主对撒玛利亚的妇人说:那真正拜父的,要用心灵和诚实[]拜祂。......神是个灵(约四23~24)。在一个人的里面,惟有灵是真的,所以出于灵的也就是真的。出于灵以外的就不能说是真,或者说不够真,或者说是虚假的。若要真,就当是出于灵,因为灵就是真理[](约壹五7)。灵的出来就是真的出来;摸着灵,你才摸着真。人的思想可以骗你,人的言语可以骗你,惟独人的灵一出来,就骗不了你。人尽可以这样说、那样说,但你不要听他的话,只要摸他的灵。若光注意人外面的话语,你就要受欺,连说话的人自己也会自欺而不知。但你一摸着他的灵,一碰着他的灵,他的真就显露出来,就不能骗你。因为一切出于灵的,就定规是真的;从灵出来的绝无虚假的可能。所以说,灵与真是分不开的。

 

【六、灵是人的底】如果我能比方人是一只茶杯,人的灵就是这茶杯的底――最下层的底,是最深的所在。你看见这里有一杯清水,你看看它相当清洁,但是到底清洁不清洁呢?我们并不注意这杯水的上层,就是说,即使这杯水上层有百分之九十九是清洁的,但若底下最深一层是污秽的话,我们知道,这杯水经不起搅――一搅一摇之后,全杯的水会变作浑浊的。所以,一杯水真的清洁或不清洁,是要看它最深的底是否清洁。

     照样,一个人很可以说温柔爱人的话,态度很可以良善谦和,情感里也可以自觉有爱,心思里也可以有良善的思念,这些都可以顶好顶好。但是有一天当你的灵一出来,是骄傲的,就证明你所有谦和的外表都是假的。有一天当你的灵一出来,是凶恶残暴的,就证明你所有的爱与良善都是虚假的。所以今天的问题,不在乎外面的态度如何的好看(我不是说外面的态度可以不好看),里面的思想多么良善(我也不是说思想可以不良善),而是在乎深处的灵到底如何。因为惟有灵里的谦卑才是真谦卑,灵里的良善才是真良善。请我们记得,只有从灵里出来的美德,才是在神面前算得数的真美德。这里没有伪装,不能虚假。从这里出来的都是真的,也都是实在的。

 

【七、灵就是真我】圣经中有一句话,是我初信主时一直信不来的,就是<罗马书>三章4节:人都是虚谎的。为什么说人都是虚谎的呢?或者说,都是说谎者呢?难道一个真实的人都没有吗?我知道,许多人是说实话的,我觉得我自己也是说实话的。一个说话诚实的人,怎么说他是虚谎的呢?我真是不明白、不能懂。今天我知道了:问题不在乎你说的是真话,或是谎言,乃是说你从哪里说出来?从哪里发源?是从灵出来,还是从魂出来?凡从魂出来的都是虚假的,因为魂的本身就不是真的所在。所以一切出于魂的,也就不是真的;惟有出于灵的,才是真的。今天,除了少数活在灵里的人之外,大部份人都活在魂里面,所以人都是虚谎的。但是人已经虚假惯了,若不是圣灵的光照,也看不见自己是虚假的,反而以虚假为真实。人若不蒙怜悯、被光照,就要一辈子作一虚假的人而不能认识。因为人都活在魂里而没有活在灵里。魂变作了我的代表,我的代表不是灵。人活在假我里,没有活在真我里。灵就是真我。凡不活在灵里的,都是虚谎的人。

 

【八、灵与审判】<罗马书>二章16节告诉我们,神藉耶稣基督审判人隐秘的事。对这一个,我有两种领会:1)已往我是这样想的,就是说有许多人作了许多隐藏的事,除了作事的本人自己知道之外,没有第二个人知道。到了审判的日子,这些事再也无法隐藏,不能继续为秘密了,要在审判的光下显明出来,谁都要知道。在此,所谓的隐秘,是向着别人隐秘,向着他自己本人是不稳秘的,是明显的。2)今天我另有一个领会,即所谓隐秘的事,不止向着别人是隐藏的,就是对于本人也是隐藏的。什么意思呢?就是说,有的人外面行为很光明,有爱心,肯舍己,能忍耐,不止自己感觉自己很不错,就是别人的评论也说某人是好人。但是到了有一天,在审判的亮光照耀之下,他要看见自己的真相,要自觉希奇,别人也要看见他的真相,也要希奇。因为在真光照耀之下,也许他要看见他的好行为不过是粉饰的坟墓,他的爱心好像(某些)继母的爱心,他的舍己不过是要得着大善士广告的称许,他的忍耐是咬着牙根、存着报复的心的。没有光照之先,他活在黑暗里,不认识自己的真相,他能很平安地过去;但一到亮光之下,丑态毕露,是再也无法隐藏的。所以,当受审判的时候,发现自己的丑恶,他要看见他从来没有看见过的自己,那时他就要十分地惊奇和惧怕。

     原因就是不认识自己的灵,看不见自己的真相;就将那虚假的代替那真实的,将那不是的代表那是的,以为自己是一个行为光明的人,有爱心的人,肯舍己的人,能忍耐的人,岂知根本没有那么一回事!凭着灵来说,你没有一点的光明,没有一点的爱心,绝对不肯舍己,也没有忍耐,竟然自欺也欺人,但是不能欺神。

    说到这里,我觉得这问题不是一个小问题,乃是一个严重的问题。因为认识灵的人不多,也是不容易的,若没有神的光照,是没有法子认识的。哦!在此何等需要人在神面前自卑,仰望神的怜悯,给我们更深﹑更彻底的光照,好叫我们今天就被带到审判的光下,认识我们灵实际的光景,并且就在今天受了神的对付,受了圣灵的审判,不至于到那天才显露了。

 

【九、杀人的灵】弟兄们,请我们不要感觉希奇。许多时候,负着救人使命的传道人,他们的灵还是杀人的,并且连自己也不知道。你看旧约里的约拿,是奉差遣去尼尼微城传悔改之道的,目的是要拯救尼尼微的人。如果尼尼微城里面的人肯真地悔改,离开他们所行的恶,他们就可以不至灭亡。他去传了神的道之后,那城里的人真地悔改了,神也转意不将所说的灾祸降于他们了。但是约拿反而大大不悦,且甚发怒(拿四1),因为约拿的口所传的道是要人悔改,而他的灵却是巴不得他们不悔改,好将神藉他所说的灾祸降给尼尼微人。他的灵是一个杀人的灵,并且他还不知道(在黑暗里)自己灵的光景。所以神安排一棵蓖麻树教训他,让他学一个功课。

    弟兄们,请我们不要太责怪约拿。多少时侯,我们的情形和约拿一点都没有两样。当我们出外去传福音的时候,人家好好地听了,接受了,我们觉得很好。但当听道的人反对你、骂你、难为你的时候,你岂不想:你们这些罪人反正有一天是要下地狱的!可惜地狱不能在那时由我们支配,若能的话,恐怕会立刻将他们丢下去。哦,弟兄们!口是在那里传救人的福音,要人得永生,而灵却受不住人的反对,仍然是杀人的。

     对付事情的时候,人常常用不正当的灵去对付不正当的事。比方说,这里有一位弟兄犯了罪,负责的弟兄(如果没有在主面前学过功课)常会恨恶弟兄、轻视弟兄、甚至于发脾气辱骂弟兄(不是说不可以责备弟兄,乃是说在什么灵里责备弟兄)、甚至有意思巴不得将弟兄赶出教会。也许所责备的话语都是对的,但是里面的灵所发的火是从地狱里点着的。这里我们看见,犯罪的弟兄是在事情上错了,而责备弟兄的人是在灵里错了。前者是第一个错,后者是第二个错。在人的面前好像第二个是光荣的,第一个是羞辱的,但在神的面前,两个人一样是犯罪的。

    我想这一类的事,在未信的人中是太多太多的。可以说,人难得看见有对的灵去对付不对的事的,总是以不对的灵对付不对的事的。同时人也总是定那作不对的事者为有罪,而不会定不对的灵者为有罪。这个我们不怪,因为他们是没有生命的人。但是今天基督徒竟然也是如此,这的确是需要我们十分警惕的。当事情临到我们之先,总得先让我们到神面前求问:到底我的灵对于处理这件事是否正常?若不然,我就是犯罪的。

     弟兄们――特别是在教会中负责的弟兄姊妹们――请你们不让这些话从你们里头随流失去。

 

【十、良善的灵】因此,人是多么急需一个良善的灵――这灵没有恶毒、仇恨,没有骄傲、嫉妒,没有恼怒、脾气,却是充满了慈爱、悯怜、宽容、忍耐、温柔、谦卑。换一句话说,一个良善的灵,就是一只羔羊的灵,被人牵去宰杀的时候,是不出声的――不为自己说话的。这一种的灵是多美丽啊!

    摩西的灵――<出埃及记>三十二章32节叫我看出摩西的灵是多么良善的一个灵。以色列人犯了拜牛犊的罪,本该被灭绝,并且神有意兴起摩西的子孙来代替他们(出卅二10),但是摩西不肯。你看,他一定要救以色列人,不肯叫自己的子孙被兴起来。不仅如此,他还宁愿牺牲自己永远的前途(这不是一个好玩的牺牲)来拯救神的百姓。你想想看,这是什么样的灵!

    保罗的灵(罗九1~3)――你看保罗的灵与摩西的灵在同一良善的情形中,这可以说是灵极度良善的表示。若知道保罗是宁愿丢弃万事,看作粪土,为要得着基督(腓三8),就可知道他对基督的估价是多么高!他为要得着基督的缘故,出了多大的代价!但是今天为着他的弟兄,只要弟兄能得救,甚至自己被咒诅、与基督分离,他也愿意。这又是一个永远的牺牲。你想,他的灵是多美丽啊!

    主在十字架上的灵――主在十字架上,手脚被钉,头被荆棘刺伤,在倾刻之间就要断命的时候,祂祷告说,父啊,赦免他们。凶狠的敌人要祂的命,而丧命的主却替仇人求赦免。哦,这是羔羊的灵极度彰显的时候。在这里你只看见爱――纯爱,绝不受对方影响的爱;这种爱的灵的彰显,是叫神最得荣耀的,因为神对罪人的心就在此表明了。你若问神如何爱你,你只要看主在十字架上被你钉死的时候是如何爱你的就够了。

    说到这里的时候,我就联想起一个问题,就是什么是神的荣耀?当然,这个问题是超过我们所能想、所能答的,不能在此详细地说。但是有一件事我信,就是神的荣耀最彰显的时候,还不是祂的能力与智慧(这些当然也是彰显神的荣耀的),乃是在乎祂的良善,在爱的里面彰显出来。曾有一次,摩西求神显出祂的荣耀给他看,神说:我要显我一切的恩慈[良善]在你面前经过(出卅三19)。摩西所求的是要见神的荣耀,但神给他看见的,是一切的良善,可见良善就是荣耀。圣经说神就是爱,却没有说神就是能力或智慧。可见能力与智慧不能代表神的自己,只有爱能代表神的自己。所以神的爱就是神的荣耀。主说只有一位是良善的,除祂[]之外,没有良善的。可见良善是神独有的品德,只有神有良善;除神之外,寻找不出良善的,所以荣耀也是神独有的东西。当然,有份于神良善的人,也能有份于神的荣耀。哦,有一个良善的灵是多么宝贵啊!

 

【十一、良心与良善的灵】今天许多好的基督徒都活在良心的里面,而没有活在良善的灵里面。一位真的基督徒常常肯出代价,照着他良心所告诉他的行事为人,的确是一位好基督徒,也可以说是很好的了。老实说,有许多的基督徒还够不上良心,还不及良心;良心所要求的,还没有完全答应。所以,能活在良心里的人,已经是很好的基督徒,是难能可贵的了。但是,活在良心里还不够――神是要我们活在良善的灵里。

    如果弟兄们不见怪的话,让我说一句重的话。教会里弟兄中间出了事,不能彻底解决,不能从根本上除去,彼此间不能绝对和谐,不能从心里真的合作,就是因为人与人中间的对付只够得上良心而够不上灵。

现在,让我更具体一点地来告诉你们。比方说,这里有两位弟兄出了事,有了磨擦,有了争执,甚至于吵嘴相打。过后彼此都感觉到失败,彼此都觉得这是羞辱神的名,也亏负了弟兄,良心里受了很厉害的责备,也许吃也不安,睡也不安,觉得这件事总该弄个清楚,若不然,饼也不敢去擘了。于是彼此就怎样做呢?彼此一面在神面前认罪(请注意,所有得罪弟兄的罪就是得罪神),求主的血洁净,同时也彼此认罪,大家承认自己的错,承认亏欠了弟兄。结果呢?彼此的良心就得了平安,因为在神与在人面前,良心回到无亏的情形里,再也不责备了。

这样做好不好呢?这样做很好。我怕能这样做的人,还不太多呢!能降卑自己在弟兄面前认错,的确是需要恩典的。但是我又要说不客气的话了。多少时候,彼此认罪,不过到良心为止,不过求良心不责备,要得着良心的平安,而够不上良善的灵。若说得重一点的话,这不过是贿赂良心,并没有在灵的里面真地赦免弟兄、爱弟兄,所以不够――不够彻底,不够真,在神面前还算不得数。

     在这里,有一个法子可以试验你的认罪(对你弟兄所认的罪)真不真、彻底不彻底?有一个方法可以试验你赦免你的弟兄是到良心为止呢,还是真的彻底到是出于良善的灵的?不过是贿赂良心呢,还是有主的爱呢?试验的方法很简单:当那和你出过事的弟兄有不幸的遭遇时,你对他的态度到底如何?你有什么样的反应?比方说,那位弟兄――就是和你作对的弟兄――家被火烧了,或者被盗劫了,或者被水淹了,或者遇见其它不幸的事件,你到底对他如何反应?你的心里若说:哦!这真是天有眼,现在遭遇了神的管教,神的手重重地加在他身上。神替我伸了冤,出了气。你幸灾乐祸――人家遭灾,你觉得舒服,觉得痛快。或者你比较进步一点:你一听见对方的遭遇,你漠不关心,视若无赌,隔岸观火,不关痛痒。但是让我告诉你:如果是这样,那你当初的认罪,就不过是贿赂良心,你的赦免并不是出于良善的灵,因你里面还有仇恨,还存报复的心,并没有从灵里出来真的赦免,不过是叫你的良心不责备而已,所以经不起这一个试验。这试验一来,立刻显出你的真相,因你的里面并没有过去,并没有爱。

     如果当你的对方遭遇不幸事件时,你的感觉就好像这是你最亲爱的人的遭遇,你就立刻要发出同情的心――你会替他伤心,会设法帮助他,会看他的遭遇好像是你自己的遭遇一样。你不但不会隔岸观火,更不会幸灾乐祸。若能这样反应的话,我相信你当初的赦免和对付已经够得上良善的灵了。灵里的赦免才是真的赦免,才不是贿赂良心的赦免。

     哦!贿赂良心的认错与贿赂良心的赦免太多了!愿神更深地怜悯我们。―― 俞成华《与神同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