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在宝座中间的羔羊

 

【死过又活的羔羊】在启示录的开头告诉我们,这是神赐给祂儿子耶稣基督的启示,叫祂将必要快成的事指示祂的众仆人,祂就差遣使者晓谕祂的仆人约翰。在向约翰所揭露的启示中,我们能清楚的看见各各他在天上的光景,和被弃绝的神的羔羊(就是那死在十字架上除去世人罪孽的羔羊),所有的永远结局。

    使徒以三而一神的名义写信给七个教会,称主为从死里首先复活的,在他信息的开头就将我们带回到各各他。约翰乃是写信给那班蒙主爱的人,祂曾用自己的血洗净了他们的罪(启一4~6),并且从死里复活作了众弟兄中的首生者,进到天上,作为他们的先锋进入幔内,祂在天上作蒙救赎者的代表,祂为他们死了,也带着他们死了,使他们脱离了首先亚当的族类,成为一个新的属天的族类,在神面前为君王、为祭司,作神的后嗣,与基督同作后嗣。

    当约翰遇见这位人子时,他说他就仆倒在祂的脚前,祂的眼目如同火焰,他听见有声音──在地上曾一度对他是那么熟悉的声音──说:不要惧怕,我是...那存活的,我曾死过,现在又活了,直活到永永远远(启一17~18)。他曾见过祂受羞辱;曾摸过祂那被扎的手;也曾看过祂那有枪伤钉痕的身体;又曾看到祂升天。现在天开了,那死过的,现在又活了,直活到永永远远,并且祂掌握着死亡和阴间的钥匙。

    在祂要使徒向众教会所传的信息内,主再一次对那些在苦难中的人亲切的题起祂是死过又活的(启二8)。祂曾受苦,并在苦难中得胜,因此祂告诉他们说务要至死忠心,就必得着冠冕。

   

【惟羔羊配展开书卷】看哪!在天上有门开了...;我又看见宝座...中间有羔羊站立,像是被杀过的(启四1;五6)。这位荣耀的主再一次显露出来,天上的门开了,使徒在灵里被提到天上的中心,他看见主神全能者的宝座,他见有闪电,有声音,有雷轰,从宝座中发出;并看见宝座周围有敬拜的人,昼夜敬拜这位创造万有的主。天上的活物说:圣哉,圣哉,圣哉,主神,全能者...你曾创造万物,并且万物是因你的旨意而被造的(启四8~11)

    在主神创造者手中有书卷。地上罪恶的杯已经满溢了,创造者定意在日期满足的时候,将恩典的时代结束,而开始审判那些背叛的人。在天上有声宣告说,谁配展开那书卷?谁配完成祂永远的目的?至高的神能将对付这个背逆世界的庄严托付交给谁呢?在天上没有一人配展开,就是神的天使长也不配。那么谁能展开这书卷呢?

    但约翰却看见在神的宝座中间──有羔羊站立(启五6)。父已将审判的事全交与子,叫人都尊敬子如同尊敬父一样(约五22~23)。子曾为救罪人舍去自己的命,只有祂配审判那些不听从福音的人(帖后一8~9)。这位在宝座中间的羔羊是站立的,像是刚被杀过的。各各他的祭牲是常新的,安放在天的中心,活显在天上万物面前。

 

【在审判中的羔羊】祂拿了书卷(启五7)。祂将书卷握在祂被扎的手中,这意义真是深厚;难怪在天上那些蒙救赎者,当他们看见祂以羔羊的身位成全了父的旨意时,就唱说:你配拿书卷...你曾被杀,用自己的血从各族、各方、各民、各国买了人来归于神。千万的天使也大声说:曾被杀的羔羊是配...,一切被造之物也都说:愿颂赞、尊贵、荣耀、权势都归给坐宝座的和羔羊,直到永永远远(启五9~14)

    这位曾在各各他被钉死的羔羊,已经得了荣耀,天上一切的敬拜都以祂为中心。今天在天上关于祂工作的显示,都是根据祂在十字架上的牺牲。在天上祂是那位在各各他得胜的主,是在十字架上得胜的羔羊,父神将揭开每一印的权柄赐给了祂,叫祂在弃绝祂的地上施行审判。父将一切审判都交在那位为世人作了罪的代替的主的手中。

    在圣洁的神的眼中,人最大的罪乃是轻看并拒绝神为人类的罪而预备的赎罪牺牲。羔羊爱罪人,为罪人的缘故受尽痛苦和羞辱,舍了祂的命,难道现在还不配向这个罪恶的世界施行审判,表明在公义的神面前是无法宽容的吗?因为地被罪玷污了,所以基督就为罪人的原故献上了祂的生命,从神获得了恩免,现在这一切都已过去,祂也将一切执政的,掌权的,有能的都毁灭了,就把国交与父神(林前十五24~28)

    当审判临到时,地上惊恐的万民并不需要别人告诉他们,这审判乃是因他们弃绝了钉十字架的神的羔羊,因为他们大声的呼号,大山小山压在他们身上隐藏他们,不只躲避造他们的主,也躲避羔羊的忿怒。当这爱与怜悯被弃绝时,谁能探测因此而引起的忿怒的深度?

 

【羔羊是元帅】因为宝座中的羔羊必牧养他们(启七17)。羔羊在地上被杀,但在天上却登上了宝座,不仅成为天上敬拜的中心,也成为地上审判之印的开启者,并且是蒙救赎之人的首领。

    地上那些因恐惧而战兢的人,知道是他们杀害了羔羊,但在天上那些蒙救赎的人,也知道他们所以能在那里乃是借着祂。第一幅图画给我们看见的是四活物和长老,当他们看见羔羊拿了书卷,开启前六印的时候,就说祂是用自己的血买了人来归给神(启五9)。此后我们又看见有无数的人,是从各国、各族、各民、各方选来的,他们站在宝座前昼夜事奉神,坐宝座的要用帐幕覆庇他们,他们的衣裳被血洗白净了,并且那忍受十字架的羔羊,已成为他们的牧人,要领他们到生命的泉源,他们的苦难已经过去,神自己要擦去他们一切的眼泪(启七9~17)

    我们看见羔羊站在另一班人的前面,这班人是有一定数目的,也是从地上人间买来的,羔羊无论往那里去,他们都跟随祂(启十四1~4)

 

【羔羊是战士】他们与羔羊争战,羔羊必胜过他们(启十七14)。当七印被揭开时,一个审判就接着一个审判临到地上,灾祸的号筒也吹响了,罪孽是越演越烈,直到求神伸冤的声音从坛的四角出来(启九13)。在旧约的预表里,金坛的角都要用血(就是在铜祭坛上所献牺牲的血)涂抹,因这血可获得神的赦免,但现在这声音却呼求神施行审判。

    现在神所设立的赦免之路已被摆在一边,而恩典救赎的神圣制度和救恩已被拒绝。人类的罪行已亵渎的宣告反对神和好的计划,地上的邪恶已起来敌挡神,尤其反对十字架,因此那本来呼求怜悯的金坛,今天反被迫呼求伸冤了。

    背逆的人们竟成了撒但权势使用的工具;他们喝醉了圣徒的血,全力起来抵挡羔羊。但有一队战士出现,就是那些从与罪恶争战中出来的得胜者,有羔羊作他们的首领。十字架上被杀的羔羊乃是万主之主,万王之王。祂是各各他的战胜者,祂确保能得胜,并且那些蒙召被选有忠心的,在这大争战中与祂在一起的战士们也必得胜(启十七14)

    在羔羊与所有抵挡神和祂的受膏者最后的争战过去之后,天上就有大声,好像众水的声音说:主神全能者作王了(启十九6);我们将荣耀归给祂,因为羔羊婚娶的时候到了(启十九7)

    那在十字架上得胜,呼召祂所赎回的人从各国、各方出来的基督,现在已得到最后的胜利,将一切执政的、掌权的都伏在祂脚下,祂舍命的最终目的已经完成了,因为祂爱教会,为教会舍己...可以献给自己,作个荣耀的教会,毫无玷污、皱纹等类的病;蒙恩得穿光明洁白的细麻衣,就是圣徒所行的义。

    又见天开了,各各他的人子出现了,祂眼睛如火焰,天上众军穿着又洁又白的细麻衣,跟随着祂。祂是来占有这个被征服了的地,祂要在这里作王,魔鬼要被捆绑一千年,世上的国要成为我主和主基督的国,那些蒙救赎的君尊的祭司,要与主作王一千年(启十九1~6)

    这些事以后,约翰又看见永世的光景,有一个白色大宝座,和最末了的仇敌──死──的遭毁灭。又看见新妇的城自神那里降下,就如新妇妆饰整齐,等候丈夫。先前的天地已经过去了,坐宝座的说:看哪!我将一切都更新了。但在这里是否各各他就被忘记了呢?没有。那位死而复活者的名字仍是羔羊。基督其它的名字在这荣耀丰满的异象中都不需要了。所有的名号都消失在这个超绝的名里了,羔羊这名世世代代永远新鲜。

    那些与主在地上同受试探的蒙拣选的使徒的名字刻在圣城的根基上,因为他们在人的嘲笑和背逆下传扬了十字架的信息,立下了教会的根基,除了那些名字从创世以来就记在被杀羔羊生命册上的人,都与圣城无分(启十三8)。那些以祂的十字架为夸耀并接受因祂的死而来的生命的,都要被模成羔羊的形像。

    我未见城内有殿,因主神全能者和羔羊为城的殿;神的荣耀光照,又有羔羊为城的灯;有神和羔羊的宝座,祂的众仆人都要事奉祂,也要看见祂的面(启廿一22~23;廿二3~4)。──摘自宾路易师母《各各他的十字架》